61就让他们姓秦的去斗个你死我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之所以这么说,第是因为关家曾经帮助过他们秦家,给了钱给奶奶做过手术,并在她和关昊扬结婚的时候给过五百万的彩礼。这笔钱用些来给父亲秦祥置办了出海捕鱼的盘和工具。还剩下大部分,却是被二叔二婶他们拿去还赌债了和供秦语容读书。如果不是他们,这钱应该还有,他父亲和奶奶的生活就不会那么拮据。不过他们也不是贪钱的人,他们还是愿意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金钱,这样才能用得心安理得。
  第二,她不想和关昊扬最后分开还有丝的纠缠,那些属于他们关家的东西,她点都不想沾染和拥有。那样只会在她以后的生活产生影响,要断就断得干干净净的。那些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她根本在意。她不是那种和前任断了关系还用着属于他的钱的那种女人。是的,没有人不喜欢钱,但是她相信可以推行同自己的双手挣回来,她这五年的职场历练不是白练的,所以她不需要他的可怜。这也许是她最后的点自尊和骄傲,她要保持。就算有人说她傻,说她辛苦的付出了五年为关山打拼来的东西她分都不要,她也不在乎。因为现在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只要能自由就好。
  “秦语岑,你别得意!”赵玉琳也不敢下面去答应秦语岑的要求,这毕竟是儿子的婚姻,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这个做妈的还是不敢对儿子的事情做全部的主,“你以为我们不敢和你离吗?我儿子别人是可怜你,怕你离开了关家针对饿死,好心留你在关家做享福的少奶奶。你还真不知好歹,竟然这么对我儿子!秦语岑,你会遭报应的!”
  “是,这做错事的人是该得到报应,可这报应还不知道会落在谁的头上。把关家丢下五年的人不是我,把自己的妻子推到检查台上的人也不是我,把自己妻子的堂妹弄大肚子的人也不是我。老天爷是有眼睛的,妈,你说呢?”秦语岑站在那里浅浅微笑,仿佛不经受伤,那些经历过的苦难都没有在她的脸上表现出来,晨光打在她的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染着柔和的光芒,她像是开在早晨的栀子花,淡雅清新。
  “你--”赵玉琳被秦语岑堵得句话都说不出来,xiōng口泛疼,她伸手按住了心口,起伏不定,“秦语岑,你这下贱的女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赵玉琳准备走过去,却被关昊扬把拉住:“妈,我求你别闹腾了。”
  “儿子,不如离吧。”赵玉琳最终还妥协了,压低声音和儿子商量,“她有什么好的让你这样不放手?”
  “妈,我说了不离,难道你真要我和岑儿离了,把秦语容娶回来吗?她不配,也没有资格做的我关昊扬的老婆。”关昊扬压根就看不起秦语容。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玉琳被他给堵得抿了抿唇。
  “不是这个意思就不要再管我们的事情了。”关昊扬眉心的皱褶越来越深了。
  “玉琳,你就是这么当人婆婆的?竟然这么辱骂岑儿?你真当我是死了是吗?”关让所拐杖往地板上重重敲,“这个家还是我做主!”
  说着,他便杵着拐杖走到了过来,站在秦语岑的面前,看着脸微笑的她:“岑儿,爷爷没有教育好扬儿,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爷爷对不起你……”
  “爷爷,这和你没有关系,是我和昊扬之间的问题,我们从开始就不合适。现在也该是结束这段错误婚姻的时候。”秦语岑面对关让,心里却有愧疚,好以前答应他不离开关家的事情是做不到了,“爷爷,我是不想对你食言的,我也不想事情弄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同,可是我们真的走不下去了。我累了,我也想好好休息下,个人静静。爷爷,你就成全我好吗?我会感激你辈子的,我还是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爷爷样尊重和孝顺,爷爷,你说这样好吗?”
  秦语岑说到这里已经是喉咙哽咽着,眼泪已经积聚到了眼眶染红了她的眼眶,眸子上氤氲着层水雾。她轻眨了两下羽睫,然后深吸口气,把眼中的泪意给压了下去,只是喉咙深处泛起了浓浓的苦涩,比吃了黄连还苦。
  关让看着秦语岑是如此的柔弱,却又无比的倔强,她不愿意在他们的面前掉滴眼泪,她不想表现自己的脆弱。她总是把伤痛压在心底,把微笑展现。他是心疼着,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岑儿,你知道吗?爷爷最不愿意看到你哭,也不想看到今天这样的画面。”关让也觉得心里酸涩浮起,把目光转向了关昊扬。
  关昊扬对上关让的视线,再次重复着:“爷爷同,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婚的!”
  “这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有脸在这里说话!”关让张经历岁月风霜的脸庞上是愤怒的表情,就连向温和的眸子里燃烧起了火焰。他拧着眉,走到了关昊扬的面前,盯着关昊扬看,眼神里透出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你说说刚才岑儿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竟然怀疑她把她带到医院里去做检查,你是疯了吗?”
  他想到秦语岑为关家付出的心血,想到关昊扬的所作所为,越想越是气,冷不防就扬起了手里的拐杖往关昊扬的小腿上敲打而支去,疼得关昊扬当时就咬紧了牙,眉闲拧在了起。而他却声不吭,也不躲不闪,承受了关让的这棍。
  “你这个不长进的混帐东西,我让你欺负岑儿,我让你不知好歹……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免得气死我!”关让边怒骂着关昊扬,边把手里的拐杖又高高扬起,又要打关昊扬,他却仿佛点都不在意被打,就站在原地动不动。
  赵玉琳眼看着拐杖要落了下来,她是心疼这儿子的,便挡在前面,伸手抓住了关让的拐杖:“爸,昊扬他可是你的亲孙子,关家就他子孙了,你把他打死了,关家就断了香火。等你百年的那天,也没有子孙替你端灵!”
  关让听,眼珠子瞪,口气没有换过来,就这样倒下,顿时吓得赵玉琳花容失色。她连忙松开了手里的握着的拐杖,整个人都害怕地往后退开,双手还不停地在颤抖。
  “爷爷!”关昊扬见关让倒地,立即上前,焦急地查看。
  “爷爷!你怎么样了?”秦语岑也同时上前,蹲下,扶着他的肩,满眼的担忧。
  “你……你……”关让句话都没有说完,就直接晕了过去。
  “赶快送医生。”秦语岑对关昊扬道。
  关昊扬抱起关让,便往客厅外跑去,秦语岑也跟上去,在路过赵玉琳的身边时怒目地盯着她,警告着:“如果爷爷有什么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然后她越过赵玉琳离开,双拳紧紧地攥在起,咬紧了唇瓣。
  “秦语岑,你凭什么这么和我说话!你凭什么!”赵玉琳回过神来,冲着秦语岑的倩影大吼着。
  她像是发泄般,眼眶却已经漫了上热的泪水,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身体样,就这样无神的跌坐在了地上。
  外面,秦语岑把停在外面的车打开,关昊扬把关让放到了车上,秦语岑坐进去,扶住关让,让他能靠着自己。
  关昊扬则上车,发动车子,他急得也是额头浮起了汗水,车子刚在开出去,个人影就冲到了前面撞拦住,在关让立即啋了刹车,看清了是自己的母亲,他头伸出去道:“妈,你这是做什么?”
  “我也要去。”赵玉琳的眼眶红红的,站在车头前,唇瓣在害怕的颤抖。
  “那快点。”关昊扬道。
  赵玉琳跑上前来,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双膝上,不安的揪着自己的裤子。
  关昊扬油门踩,便开了出去,直奔到了人民医院,送到了急诊科。
  秦语岑和关昊扬,还有赵玉琳都站在外面,焦急地等等着,特别是赵玉琳坐立不安,在那里走来走去的。
  关昊扬则靠站在墙边,看了眼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的秦语岑,又看向自己的母亲:“妈,你能不能坐下,你这样走来走去,会让我的心更烦。”
  赵玉琳看向儿子,然后走过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扬儿,你说你爷爷会不会有事啊?”
  “你现在才担心会不会有事,不是太晚了,你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关昊扬也不客气地责备着母亲,“爷爷大病场后,身体不好,医生也说过他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了,你怎么就不能顺着他,还要顶撞他?你是真的想把气死了才高兴是吗?”
  赵玉琳咬了咬嘴,却觉得自己委屈:“你这不都是为了你吗?难道你真要我看着你被你爷爷打死吗?还是为了她,我就不服气!”
  “妈,他是爷爷。你不能这样,他打我都是应该。”关昊扬微侧着头,看着秦语岑,她从来到现在直坐在那里,都没有说过句话,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妈,这次后,我求你,别再顶撞爷爷了,万他让你搬走,我可帮不了你。”
  “我是你亲妈,你怎么能这样。”赵玉琳瞪了他眼,“你心里就只有你爷爷和那个女人,我这个妈算什么?看来就我个人是多余的是不是?我若是被赶出了关家,你们就皆天欢喜了是吧?”
  赵玉琳负气地往右边的长椅上,别开了头,眼角浮起了泪,她抬手去擦了擦。
  关昊扬看抿着薄唇,迈步走到了护士台,取了纸杯倒了两杯水过去。杯给了赵玉琳,另杯递到了秦语岑:“喝口水吧。”
  “不用了。”秦语岑看着平静的水面,现在的她没有任何心情,对于他的给予的温柔,她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我不渴,你自己喝吧。”
  “杯水而已,这样用得着吗?”关昊扬阴冷着脸,也是不悦地把水杯往她身边的椅面上放,转身走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熄了。三人都绷紧了神经,然后都站到了手术门口,等待着医生的出来。赵玉琳格外的紧张害怕,手里的纸杯都被她捏得变形了。
  门被推开,医生走了出来,位年龄有四十左右的男医生,是关让的主治大夫,还有位是昨天晚上那位美丽的女医生。而简希也觉得关昊扬和秦语岑眼熟。
  男医生摘下了口罩,蹙紧了眉头:“关先生,关老的身体本就虚弱,你们把让他受刺激?他明明可以活年,现在可能只有年的时间,到甚至更少了。你们若是再不注意的话,他下次可能直接就被气死了。我说话不好听,但是他是老人,又是病人,你们不能这么对他。”
  “黄医生,我们知道了,谢谢你了。”关昊扬的心情有些沉重。
  在他记忆里他的爷爷就是个打不倒的巨人,现在也老了,生命像像耗尽的油灯,已经接近熄灭了。
  “这最后的的时间里,希望你们都能顺着他点,也让他生命最后的时光能开心快乐,记住,他是病人!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大罗神仙也难救了。”黄医生再次提醒他们,然后就越过他们离开了,轻轻地摇了摇头。
  简希把口罩拿在手里,长发挽成个小丸子,漂亮中又透出了甜美:“关老现在还在昏迷中,你们可以去看他,但不能吵到他了。他清醒后你们就通知我们。”
  简希也离开了,秦语岑也赶紧往关让的病房而去。
  关昊扬看了眼母亲:“妈,你现在也听到了。爷爷的时间不多了,我们都顺着他点,好吗?”
  “好。”赵玉琳喉咙深处涩涩的,点了点头。
  “走吧,看看爷爷。”关昊扬也跟在秦语岑后面大步过去。
  关让住在vip病房,单独的病房温馨得像是住在家里样,这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可就是觉得阴冷。
  秦语岑轻推开了病房门,看到护士正在给关让掖好被角,看到秦语岑进来,她微微笑。
  秦语岑走过去,护士小姐便离开了。她站在病房前,轻握起了关让的手,心里涌起了太多的心酸难受。晶莹的泪水也浮了起来,还不及压下就已经从眼角滚落而下。
  “爷爷,你会好的。你会的。”秦语岑像是在自言自语。
  关昊扬起来进来,就看到泪水从秦语岑的眼角涌出。他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后,句不说。
  秦语岑也没有理会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关让,她多么希望医生说的话都不是真的,她希望关让给健康长寿。
  她在医院里守了着,不敢离开,她想看着关让醒来,才能放心。下午快五点的时候,霍靖棠给她打来了电话。正好关昊扬不在,出去买东西了。
  她犹豫了会儿才接起来:“喂……”
  “你在哪儿?酒店里陪你奶奶,还是带他们出去逛街了?”霍靖棠的语气带着丝轻快。
  “我……我在医院。”她咬了下,还是据实以告。
  霍靖棠听到医院后,神经也绷紧了些:“你在医院做什么?哪里不舒服?我听徐助理说今天去接你,你脸色不太好。我今天忙,现在才想起来。”
  “我没事。”秦语岑摇了摇头,却发现自己这么做是多余的,他根本就看不见的。
  “你在人民医院?在那里等我,我来接你。”霍靖棠霸道地叮嘱着她,“不允乱跑。”
  “霍……靖棠……”秦语岑都还没有说完话,他已经把电话给挂了。她只好给他回拨过去,他接电话也挺快的,“刚挂电话,你就想我了?”
  “你能正经点吗?”秦语岑拧紧了洁白的眉心,“那个……你不能来医院。”
  “为什么?”他反问,习惯性的挑眉。
  “关昊扬的爷爷在医院,我在这里守着他,等他老人家醒来,况且关昊扬也在,你来做什么?撞见了怎么办?”秦语岑压低声音的同时,也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关让,就怕他下秒醒不听见了,“你别来,好吗?”
  “怎么?你以为我会怕了他?还是怕他打我,你不知道该拉他还是帮我?”他有些阴阳怪气的。
  这个男堂堂七尺男儿,还是霍家之后,棠煌领集团的总裁,手下的职员不计齐数,却还为这么点儿小事而生气!这是不是太小气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没有必要撞见。”秦语岑如此道,“所以你还是不要来了,回家吧。”
  “我下班了。”霍靖棠的言外之意是不说了。
  就这样挂了电话,秦语岑握着手机都有些不安,她真的怕霍靖棠出现在医院里,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的。她还没有离婚,在关昊扬的面前和他撞见的话,她怕自己会紧张,会让关昊扬怀疑。她在心里祈祷着霍靖棠不会来,否则真的麻烦大了。
  秦语岑看了下时间,五点了。她天都没有回酒店,奶奶和爸爸定会担心她的。她现在又抽不开身回酒店,也不知道房间里的电话号码。只好打给了席言:“言言,关昊扬的爷爷生病住院了,我在这里守着,抽不开身去酒店找奶奶和我爸。你去帮我看看他们,让他们别担心我。言言,麻烦你了。”
  “和我客气什么啊?你真是的,再跟我这么客气小心我跟你急。”席言温柔的安抚着,“你在医院里也放心,我会照顾好奶奶和叔叔的。不要太感动了哦。”
  “好。”秦语岑拉开唇角笑了起来。
  和席言结束了通话,秦语岑看到走进来的关昊扬,他手里提着个精致的方形食盒,这是佳珍楼专用的。上次钟làng来找公司她,送的餐也是这种盒子装的。
  “吃饭了。”关昊扬说了声,便出了里间,去了外面的客厅。
  秦语岑收好手机,走了过去,看着他把菜从食盒里取出来放到了茶几上,精致的菜肴让你看就觉得食yù大动。
  她也没客气,坐下便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她不傻得不吃他买的菜饭而饿自己的肚子。
  关昊扬见秦语岑吃得挺香的,便替他夹了块排骨在她的碗里:“喜欢吃就多吃点。”
  她则停住了吃饭的的动作,视线落在了那块排骨上面。红烧排骨是她非常喜欢吃的道菜,如此美味的菜被关昊扬夹给她的后,她突然就失去了吃饭的兴致,觉得这么好吃的菜点都不美味了。
  关昊扬看着她不动,就这么盯着那块排骨,问道:“怎么不吃了?排骨是你喜欢的,我特意点的。”
  “现在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人是会变的……”秦语岑伤感道,为什么人总是在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呢?为什么不能从开始就好好的把握呢,“我现在不喜欢吃排骨了。”
  秦语岑没把排骨从碗里夹出来,也没有吃下。
  她去夹其他的菜吃,只是下的时间,这些菜的味道都变了。
  关昊扬像是受到了羞辱样,脸色阴沉得可怕,他重重地放下了筷子:“秦语岑,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你不需要做什么,我也没让你做什么。”秦语岑依旧吃着,怎么着也要把肚子填饱不是吗?
  他盯着她,紧紧地盯着她,目光幽深,有些受伤的感觉。
  “你能让时光回到以前吗?”秦语岑也淡淡道,“如果能回到曾经,我绝对不会选择嫁给你。如果你娶的是语容,今天的切就都不样了,今天你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家三口。哪里还有我什么事,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她的语气分明是在后悔,是在遗憾。
  “就这么后悔嫁给我吗?”关昊扬声音低沉,有些怪怪的。
  “是,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只能是承受自己的失败。”她暗自吸了口气,隐忍住自己的情绪,“关昊扬,我承认我不懂婚姻,不懂你。现在这么做,又是几个意思?我不再是天真的秦语岑,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的。离婚吧……”
  关昊扬与她的目光纠缠在起,真的是要离婚吗?可是他就是觉得放手的话,她就真的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就像陌生人样……她说得这么干脆坚定,可是他却没有勇气回答她。
  “爷爷不想我们离婚,现在他更是不能受刺激。”关昊扬丢下这句话后,从沙发内起身,没有吃几口的饭就丢在那里。而他已经到了内室里。
  秦语岑把暗藏在肺腑里的那口气吐了出来,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她还是逼着自己把那碗饭吃了,然后收拾了下,把没动过的饭菜给留下。洗好碗后,从卫生间出来,她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她还是接了起来:“我是秦语岑,你是哪位?”
  “秦小姐,我是简希,你能到我办公室来下吗?”简希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过来。
  她听到这个名字后,脑海里立即浮现起了简希美丽的脸庞:“好。”
  接着她便出了病房,乘电梯离开,到了急诊科,找到了简希的办公室,抬手去轻敲了门。
  门从里面被拉开,只手伸了出来,紧扣住她的手腕便将她给拉了进去,随即关上了门,把她给压在了门板上。这此动作都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秦语岑看清楚面前的人后,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在这里?简医生呢?”
  “医院是公众场合,你能来,我也能来。”霍靖棠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细腻的肌肤上。
  她敏感得脸红心跳,她总不不适应和他这么近距离的亲密。越是靠近,她就觉得自己像是害了病样,对他完全没有抵抗力。
  “不是让你别来吗?你怎么还是来了?”他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霍靖棠的手指抚上她的唇角:“他爷爷醒了吗?”
  她摇头,他又道:“那你今天是要在医院里过夜了?你有给我请假吗?我批准了吗?他也在这里,你们这是孤男寡女共处室,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能有什么后果?”她的脸上不动声色,表现得很镇静淡定,“这里是医院。”
  “对于个禽兽来说地方不地方并不重要,并不能妨碍兽性大发。”霍靖棠手指轻捏了下她的脸蛋,手感十分好,特别柔滑,“不要给我找借口。”
  秦语岑觉得脸上疼:“疼,你松开。”
  “疼才会让你长记性,否则被人卖你都不知道。”霍靖棠这才松开手,也退开了抵着她身体的身子。
  “我只是担心爷爷,我和关昊扬之间真的为可能了,我已经对他说离婚了。”秦语岑看着他,他的潭底有复杂的颜色糅杂。
  他似乎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轻轻挑眉:“那他同意了吗?”
  他的心里却已经按捺不住喜悦的气泡浮起,她终于聪明了次,终于把他的话听进去了,勇敢地走第二步了。看在这个份上,他不和她计较不向他请假的事情。
  “他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这婚肯定是要离的,只是你要给我点时间。”她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是他给了她勇气,让她勇敢,她又怎么能辜负他的片心意。
  她慢慢走向他,站定在他的面前,伸出手,穿过她的腰身,将他抱住,然后依偎在他的怀里,把头靠在她的xiōng前,静静地倾听着他的心跳声。这是可以让她无比安心的声音。
  他却嫌弃地别开了头,没有伸出的徕回抱她,也不说话。
  “生气了吗?”她在他的怀里说话,见他不语,“别那么小气嘛。这些事情处理好以后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给你的。”
  “你要离他三丈之外,不和他说话,他找你说话,你也不理他,不能看他。他看你,你就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类。晚上睡下后,你要把里间的门给锁了,你做得到吗?”霍靖棠和她约法三章,保障属于他的利益。
  “这都不难。”她笑,眼睛里的涟漪在荡漾。
  “我都这么大度让你在这里过夜,是不是该有什么安慰呢?”厚颜无耻是指他这种人吗?
  他的话里的意思,她当然知道。只是让她主动,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她对上他期待的眼神,双颊已经泛上了羞涩的薄红,然后她踮起了脚尖,凑上唇,快速在他的脸上亲了下,又退开。唇是的温度和柔软让他感觉到特别的美好,仅仅只是个简单的吻,也让人满足。
  “有情况立即给我电话。”霍靖棠伸手在她的鼻尖上点了下,“我可不想上次的事情再发生。”
  “上次的事情?”秦语岑有些不明白。
  霍靖棠还是没有隐瞒她,把上次他找秦语轩帮忙,让秦语容去搞破坏,从关昊扬的手里保住了她的清白的事情说了出来。秦语岑听完后,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了,好像除了感动感谢还有庆幸。
  “机票和身份证的事情,也是你做的?”秦语岑想起今天在他的书桌里发现的东西。
  她本来也想过要去找他问问,但关让生病住院让她忘了,现在说起事情后又想了起来。
  “嗯。”霍靖棠也不隐瞒。
  “为什么呀?”
  “挖墙角。”
  秦语岑抡起拳头打在了他的肩头。他任她发泄了下,等她打累了这才道:“我听席言说你要和关昊扬出差。出差是男女jiān情发生的最佳机会。关昊扬打的什么主意,我比你清楚,我当然要把他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原来,他早就对她有不轨之心,只是他行事低调又闷sǎo。
  秦语岑在霍靖棠走后,才明白他默默替他做了好多的事情,却从来不让她知道。若不是这后来他们的关系进了步,否则她永远不会知道。幸好,她知道了。这样的男人,她应该争取,不管前方有再多的困难和阻碍。
  对,加油!她给自己在打气。她相信自己可以坚强地走下去。因为她不是个人,还有个他会帮她。
  秦语岑在关让的病床边守了夜,第二天早上9点,他终于醒来了。她看到他睁开了眼睛,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脸上扬起了笑容。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啊?饿了吗?想吃些什么?”秦语岑询问着他。
  关让转了转眼珠,看向了秦语岑,向她伸手过去。她看到后,也紧紧地握住:“爷爷,我让医生来给你做个检查。”
  说话间,医生已经来了,原来关让醒来,关昊扬便去通知医生了。经过医生的检查,关让现在病情稳定,可以正常饮食。
  秦语岑对关让的好,让他心里是满满的欣慰:“岑儿……”
  “爷爷,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先把身体养好,我去给你买粥好吗?”
  她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赵玉琳来了,手里提着个保温桶。她在路上就接到了关昊扬的通知,说关让醒了。她怯怯地看着关让:“爸,你醒了。这是我替你熬的小米粥,你趁热吃点。”
  关让根本不去看赵玉琳:“你拿走,我不吃,吃了我会死得更快。”
  赵玉琳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上的笑挂着,有些僵硬:“爸,您看您说的是什么话。昨天是我说错话了,我以后不会再胡说了。你也别拿你自己的身体和赌气,这可是您的身子。”
  “我说了拿走!听不懂吗?”关让冷声拒绝。
  “爷爷,我帮你盛碗。”关昊扬接过赵玉琳手里的保温桶过支去。
  “你给的我也不吃。我们想看到你们,你们都出去。我只要岑儿陪我。”关让像是小孩子样,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无论他们怎么说都拒绝。
  关昊扬和赵玉琳无奈,只好先出去。两人站在外面,对视了眼。
  赵玉琳抱着手里的保温桶,看了眼关上的门板:“你看你还让我给你爷爷熬粥,他点都不在乎。他现在心里只有秦语岑,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药让你爷爷为么护着她。而你是他的亲孙子,对你可是天壤之别。若是你爷爷把所有的遗产都给了她,你落得无所有,那你怎么办?儿子,你不能不防……”
  关昊扬双手插在了裤袋里:“我会处理的。”
  赵玉琳准备把手里的保温桶扔到旁的垃圾桶里,却被关昊扬伸手拿过去:“有会需要这个。”
  “谁需要啊?”
  “你别管了,先回去吧。”
  他拿着保温桶便去了三楼,秦语容就在这层楼,虽然不是vip病房,但也是的病房,也什么都不缺儿。他来到门前,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秦语容坐躺在床上。
  秦语容也看到了他,突然眼眶就泛红,盈上了泪水:“昊扬,你是来看我的吗?还有我们的孩子?”
  陈桂秀和秦和听到女儿的话,也转头看到了关昊扬,那暗淡的眸子里也绽放出了光彩。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要嫁入豪门的希望了。陈桂秀特别狗腿地上前:“昊扬,你坐。”
  “没早餐吧。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小米粥,养身体,孕妇最适合了。”关昊扬走过去,把保温桶放在了床头柜上。
  “昊扬……这真的是伯母给你做的吗?”秦语容看着那保温桶,高兴得落下了泪来,也带着无尽的心酸,她终于要苦尽甘来了么?
  “别问说这么多了,趁热吃。”关昊扬还替她打开,倒了碗出来,这让秦语容是受宠若惊。
  陈桂秀和秦和看着也是心中窃喜。这逆天的转变让他们都不敢太相信了,可是却又真实的发生了。
  秦语容颤抖着手接了过来,用勺子舀了口,送到了嘴里慢慢品尝,她边吃边落泪。好像她吃的不是小米粥,而是燕窝。
  “好吃吗?”关昊扬问她。
  “好吃……太好吃了。”秦语容大口大口地吃着,特别得满足和幸福,却不注意被呛了口,咳嗽了几声。
  “别急,慢慢吃,还有很多。”关昊扬替她拿了张纸巾,给她擦嘴。
  最前的关昊扬温柔的不像是他,这也是秦语容从没有见过的他,虽然很让人觉得幸福,但却又隐隐觉得不安。对,他说着关心的话,但是却让感觉不到温暖。
  “容儿,你看昊扬对你好多。”陈桂秀笑容满面,扫前两天的阴霾。
  秦语容进来后,关昊扬没来关心看望过,也没有个电话问候。这让秦语容很崩溃,很难受,总会躺着床上就流泪。病房里的气氛死气沉沉的,连人也是憋得慌。还好关昊扬来了,这让他们见到了阳光般。
  “昊扬,这个孩子……我可以生下来吗?”秦语容擦了擦嘴,试探着问他。
  “我就是为这个孩子而来的。”关昊扬的目光低垂下,扫过她平坦的小腹。而秦语容已经呼吸了紧,眼里是期盼又是害怕,怕失望。她抿紧了唇,等等待着他下面的话,“多少钱你才打掉这个孩子?”
  轻轻的句话让秦语容家的希望破碎,她眼里的光芒瞬间黯淡:“我不会打掉孩子的,这是我和你的,我要生下来。”
  “生下来也别想和我结婚。”关昊扬冷冷警告,“我和你姐是夫妻。”
  “她不是我姐!”提到秦语岑,她心里就会浮起恨意,“是她抢了你。”
  “她现在要和我离婚,但条件就是要你打掉这个孩子。”关昊扬面无表情,“这是你的机会,你还年轻,没有这个孩子,以后还能生。你考虑下。这是二十万的卡,先用着。还有,我今天没有来过。”
  关昊扬便点也不留恋地离开了。
  关家的切都是他的,绝对不可能让他落到秦语岑的手里。
  他不离这婚,就是给她机会。可是她却是像铁了心样,把他对她的好贱踏。也是不想她对他不仁,就不要怪他不义。那就让他们姓秦的去斗个你死我活吧。他要让她付出代价。这个代价让她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题外话------
  16号获奖名单看留言区公告。
  婚权独占/落风夜内容:他,顾溪墨,顾氏尊贵、权势滔天的大少,外貌俊美至极,冷酷无情,龇牙必报,却从不近女色。
  而她,贺惊羽,贺氏落魄归来的千金。
  三年前,场感情背叛,将她从天堂坠入地狱,从此她对感情嗤之以鼻,再也不相信。
  场意外的婚姻交易让他们交集。
  三年婚姻里,两人相敬如宾,他自问做到个丈夫的职责,以为把所有切掌控在手里。
  他从没把这场婚姻当回事,更没有把对方当回事,
  而她也依旧秉持婚前的条件理智、平静理智对他,毫不强求。
  他表面满意,心里却渐渐开始不甘,越想掌控越发失控。
  在这场谁先爱上的感情碰撞中,究竟谁输谁赢?
  句话:忠犬是怎么被训练成功的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