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我和你玩够了,也该回家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感觉到指尖上尖锐的疼痛袭上大脑皮层,疼得她本能地“呀”了声,接着看葱白的指尖上沁出了鲜红的血水,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滴落,在白色的地砖是开出了红梅花儿朵朵,特别的触目惊心。
  秦奶奶也看到了,担心道:“岑儿,疼吗?”
  关昊扬放下手里的东西,就两步走上去,拿过她手里削了半的苹果和水果刀放在了床头柜上,语气透着关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手指给削到了。”
  关昊扬握起秦语岑的手就往嘴里含,用嘴替她吸走了血水,温暖她的伤口,他秦语岑的目光无意地扫过站在那里动不动的霍靖棠,整个人冷得和冰雕样。瞳孔是深幽的冷,让人不寒而栗。秦语岑不敢多看,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抵不过关昊扬的力气,根本动不了。而在霍靖棠的眼里关昊扬和她俨然是对恩爱夫妻。他觉得自己是来找虐的,有木有?
  “关昊扬,你放开我,我自己来。”秦语岑推着他。
  关昊扬这才放开她:“我陪你去让医生看看。”
  “这点小伤,没有什么关系的。我自己可以处理。”秦语岑从椅子内站起来,然后冲到了外面去。
  这些看在秦奶奶的眼里是夫妻间的打情骂俏,两人的关系在她的眼里好像已经融冰了,可以像以前那样好。她满意而欣慰的笑,叫着正准备去追秦语岑的关昊扬:“昊扬,岑儿是害羞了,她从小都这样,脸眬薄。你让她自己去吧,你过来陪奶奶说说话,可好?”
  关昊扬这才止住脚步,然后向她走过去:“奶奶,你还好吧?我听说是小婶把你气倒的,这都怪我。”
  “没事,没事。”秦奶奶对关昊扬倒是和谐多了,他把目光转向了站在那里的霍靖棠,“昊扬,这位是……”
  “哦,奶奶,忘了给你介绍,这是和我们公司准备合作的棠煌集团总裁霍总。”关昊扬差点忘了还有霍靖棠在这里,“我们刚才在医院遇到,听说你病了,所以来要看看你。”
  “真是多谢了。”秦奶奶冲着霍靖棠笑,却不知道昨天晚上守在这里的就是霍靖棠。
  “这是应该的,奶奶你好好休息,我也不打扰你们聊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霍靖棠此刻心里挂着秦语岑。
  “霍总,我送你。”关昊扬道。
  “不用了,你还是多陪陪奶奶,她个人在这里,我这出门就是。”霍靖棠推脱着,若是有他跟着,怎么去找秦语岑。
  就这样,霍靖棠个人离开了里间,并随手带上了门,也上为了遮蔽关昊扬的视线。因为他出来就看到了秦语岑站在洗手间里,正在冲洗着手指上的伤口。她的侧脸看起来神情专注,点也没有发现霍靖棠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后。
  她都不知道他站在后面有多久,自己才发现了他。她抬起头来,就看到他映在镜子里的那么冷肃而棱角分明的俊脸,黑眸是她曾经熟悉的冷漠幽暗,目光像是两道冰冷的利箭刺向她。她就这么站着,不敢动,仿佛他的目光将她冻结。
  “你是怎么进来的?”她看到洗手间的门都被他给反锁上了,她都没有发现,刚才她走神得很厉害。
  “当然是走进来的。”他的视线紧紧将她的脸攫住。
  狭窄的空间,她觉得空气有些低窒,低到连呼吸都要很用力。加上与她贴近的他,那种灼热的温度都在炙烤着她,让她身心都不安。她试图想想从旁边挪动自己的身体,可是却在下秒被上前步的他给抵在了冰冷的洗手台边缘,冰冷坚硬的感觉让她颤栗了下。他把她压得很紧,让她无法动弹。
  男人的坚实紧绷的xiōng膛摩挲着她纤细优美的背脊,他们滚烫的体温透出白色的衬衣传递到她的背上的肌肤上。她觉得头皮都在发麻。
  “你……你让开。”她克制着自己不尖叫出来,紧守着自己的理智。
  他却好像没有听到样,大手抚上她的腿,细着美好的线条往上,在她挺俏的臀上捏了下。她身体里那些疯狂的因子开始如潮水样汹涌,流向小腹处,那里仿佛有团火在燃烧着。理智开始从她的大脑里化为团团的白雾,让她茫然。
  她的白皙的小脸又开始不争气地泛起了羞耻的酡红,她紧咬着自己的唇,紧紧地留住自己那几yù崩溃的理智:“霍靖棠,把你的手拿开,你这是耍流氓的行为,你知道吗?”
  “哼……我就是想对你耍流氓了,但我会负责。”霍靖棠的大手抚过她盈盈握的细腰,停要了她平坦的小腹处,掌心的温度熨烫着她的肌肤,暖暖的柔柔的。
  “你--”
  不等她的话说出口,他已经将她个转身,面对向自己,接着他已经捧起她的脸主封住了她的樱唇。
  他就是喜欢吻她,她的唇很柔,很软,让他yù罢不能,让他沉迷难抑。他以唇描绘着她的美好压线,大手顺着她的面颊滑至脑后,手指插/入她的长发间,扣紧她的后脑勺,让她无法推开她,在她的唇上加深这个吻。
  他的黑眸里的颜色像是融在水里的墨汁黑眸幽深,那种黑是极沉的,仿佛在吸走的光线般黑。她没办法推开她,还渐渐瘫软在他的怀里,吻得放肆,就像是受伤的野兽那般。因为缺氧,她的呼吸浊乱,像是羽毛在撩着他的心尖。他抱起她,坐到了洗手台上,想要得到更多。
  秦语岑完控制不了自己,大脑呈现放空的状态,不知道自己自己的衬衣扣子就解开了,冷空气就匍匐在她的肌肤上,细细的带子也从肩上滑落。
  她雪白晶莹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如质地上好的玉般温润通透,她微仰着头,不断地吸气。而他在她秀气的锁骨上落下烙印。
  “唔……”声低吟从她微启的红唇间逸出,真真的勾人心魂。
  她耐不住身体里点燃的火种,葱白的小手没有章法地在他的身上乱mō,这让本压抑着yù兽的霍靖棠暗自咬牙,性感的喉结艰难地滚动着。
  “你再动,我就在这里要了你。”他抓住她的作乱的小手,反扣在她的身后。
  秦语岑星眸微合,媚眼如丝,纤密的羽睫毛在害怕地颤动,浮着潮水的小脸蛋,还有被汗湿的黑发贴在脸上,被吻得红肿潋滟的唇瓣,连雪白的肌肤也因此而染着淡淡的粉色,这样的她是无比的诱惑人心,让向克制的霍靖棠也有些蠢蠢yù动。
  秦语听到这句话后,理智也开始回笼,肌肤上的越来越深的冷意,让她打了个哆嗦,迷离的双眸终于找回了焦距。她盯着眼前发乱衣皱的高贵男人,看着自己半luǒ的模样。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伸手用力去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开。
  “你放开我……”她急急地把从衬衣给拉了起来,遮住自己的暴露地肌肤。
  “刚才不是很热情吗?现在知道怕了?”霍靖棠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和冷静,并戏弄着她,就是想看她像小白兔那样受惊的模样。
  他是想和她承之欢,可是这个地方实在不安全,让彼此全身心的投入。
  “不要这样……”秦语岑紧紧地咬着唇,为自己这样的放梭大胆而羞耻难耐,“奶奶还在病房里,还有关昊扬……”
  “现在才知道你是有夫之妇么?那当初为什么跑到我家来,抱着我不放,对我又亲又mō的,我是吃了大亏了。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当初干嘛去了?”霍靖棠突然有些生气,她竟然拿出关太太的身份提醒他,他们之间现在无法跨越的距离。
  “我没有,我那是喝醉了……”她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点底气都没有,“我说了保持距离,是你硬要凑上来。”
  她的意思是在说他厚颜无耻。他很是学悦地将浓眉蹙起,下巴紧绷,那模样很是生气。可是却又气不起来。他清心寡yù的洁癖生活被他搅乱后,他根本无法阻止自己向她靠近。明知道她是有夫之妇,明明知道这样下去是在玩火,是把自己的名誉拿来赌,可却还是想要和她纠缠在起。和有夫之妇玩暧昧,他真的是疯了!
  “我是疯了,才会跑来给你羞辱!”霍请棠低声道,语气里包含着压抑的怒气。
  她不敢抬头,微卷的长发垂落,将她的脸遮挡。
  他赤红着眸子,看着她那无辜的模样,悄然地退开了身体。她感觉到身上的重力消失,瞬间轻松了不少。可是心里却为什么那么得沉重?
  “既然这样,我们不如把话说清楚。”她依然保持着坐在洗手台上的姿势,说话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的。
  她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平和,不带丝的私人情感在里面,仿佛是在面对着陌生样。可舌头却有种打结的感觉,后面的话却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口。
  霍靖棠的目光越来越冷,讳莫如深让她倍感窒息。
  他不知是不是猜到什么,眉峰挑高,眼神变得锋锐,“好,你说。”
  “以后……我们划清界限,以后都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好吗?”她深吸口气,将心里反复准备准备了夜的话给鼓起了勇气说了出来,却不敢去看他的脸色。
  心跳得特别快,这不是因为对个人有好感的快,而是害怕,是抽痛。
  她没有想到自己在说出这样的话后,竟然会有这么难受的反应,她更没有想到自己对他的那种好感比自己想像中要强烈。
  她低敛着眉眼,紧咬着唇,手指在身后收握成拳,尖尖的指甲点点掐进了掌心细嫩的皮肉里,可却不觉得疼,因为心里的那份伤痛已经远远超过了身体所承受的。
  他没有说话,空气里是片静默,无止尽的沉默,气氛低到冰点,水龙头没有关紧的水滴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格外的刺耳惊心。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不,却仿佛怎么也跨不过去。她虽然没有抬头,但却也给感觉到他眼神像是要将她凿穿了样,阴冷逼人得让她觉得煎熬难耐。
  她知道自己的话定伤了他的自尊,他的心。他是个那么傲娇男人,那样的尊贵,却为了他步步妥协,为了她不惜耍赖,可是她却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来,把她给他的那点希望打破熄灭。她觉得自己是残忍的,何况是他。
  心尖,漫上了酸涩,复杂的情绪在xiōng口撞击着她,让她难以承受,双手握得更紧,掌心被切割得更痛。可她却不能叫出声来,她只能咬着唇,把这份无法让他倾诉的痛吞下去,个人慢慢的品尝。
  “我说的话,你听……听懂了吗?”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她轻问着他。
  “说的都是真心话?”他这才问出了声。
  “是。”她轻点着头。
  “看着我的眼睛!”他就算是愤怒也是极为压抑的,“再说次。说你点都没想过和我做,对我点感觉都没有!”
  况且关昊扬和秦奶奶还在里间,若是听到什么大的响动,跑过来的话,到时候婚内出轨的人就是秦语岑了,而出对象还霍氏名门之后霍靖棠,旦爆出去,到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巨大风làng,难以想像。
  他可以承受切,但却不能毁了她的人生。
  他毁了可以重来,他是男人,他姓霍,而她毁了,就真的毁了,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
  在她对他说出残忍刺痛的话后,他心想的还是为她。
  “你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说第二遍又有什么意义。”秦语岑缓缓地抬眸,对上他阴鹜的眼睛,还有那矣冷死人的脸。秒后,她又侧开了目光,她承受不了他的目光,那种目光说不上的凉薄,让她想哭。
  “为什么要说这些话?是谁逼你的?”他从裤袋里掏出了烟盒,修长的手指取出了根烟放到唇边。
  安静的空气里传来了“叭”的声,纯黑的金属打火机打开,泛着幽蓝光芒的把他嘴上那只烟给点燃。他深深地吸了口,把烟雾吸到了肺腑里。他很少抽烟,除非心里有解不开的烦躁。而她也没有过他抽烟,更没有闻到过他的身上有烟味。所以当她看到他抽烟后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惊愕。他抽烟的姿势特别地优雅魅惑,没有人可以抵得住他这样的诱惑。
  “没有谁逼我,我只是清醒了。”秦语岑觉得眼眶涩涩的难受,喉咙在渐渐发哽,“其实我老公还是挺在乎我的,是我太过矫情,和他有太钦的误会,才把他推到了别的女人的怀里。婚姻是两个人的,所以我也错。现在他向我道歉了,向我保证会对我好。毕竟我们结婚五年了,我们彼此了解,我们是原配夫妻,经历过这些磕磕碰碰后才会便更懂得婚姻。他虽然犯了错,但我和你这样又和他有什么区别。我和他算是扯平了,我们现在想好好地走下去,所以--”
  “所你不想玩了,想抽身而退了?”他接过她的话,冷笑着,薄唇角边弧度讥诮。
  他吐出口烟,烟雾缭绕,模糊着他那样成熟英俊的面容,让京港市的女人疯狂的那张脸。她看不清他的的表情,却能猜到他脸上的讽刺。个“玩”字足以说明。
  “是,我玩够了,该回家了,你也该回去了。”她把“是”字咬得重重地,顺着他的意思。
  “关太太还真是这种游戏中的高手,霍某自叹不如。”声“关太太”已经彻底划分了彼此的距离和位置。
  她依然抿着唇,他依旧抽着烟,唇角仍然勾着笑意,是那种优雅中的傲慢,温和中的高冷。这个男人温柔起来让人心醉,恨不得直沉溺地他的怀里,旦恢复他的冷酷冰霜,却又真真的让人无法靠近触mō。
  “吃亏长智,以后霍总就能识清他人了。”秦语岑从洗手台上下来,脚尖沾地,却软得有些站不稳,只能双撑着洗手台稳住自己的身体。她深呼吸着,直到找回从身体里流失的力气,她努力镇定地迈开了脚步,向洗手间门而去。
  她就这样撑着他的肩而去,高大的身影笔挺如峰。
  蓦在,她的手腕被他给扣住,用上的力道大道要将她的手腕骨捏碎。
  他指尖的温度在她的手腕肌肤上漫延,她不想挣扎,只是静静地感受着他们之间的这最后的靠近,还有他的温度,气息……以后,他们就会回到属于自己的人生轨道上,再也不会相交,老死不相往来。
  他正要开口,而她已经抢先,极力忍着眼底浮起的水雾:“你是霍靖棠,只要你想要,这京港市的女人任你挑,又何必扭着我不放,这做样做只会掉你的身价。和个已婚姻的人玩,只会输。”
  “我还真要感谢你善意的提醒。”他吐出的每个字都寒气缭绕。
  他把烟蒂随手扔在了地上,抬起脚,用黑亮的皮鞋鞋尖将烟火。她突然想起在哪本书看到过分析过男人熄灭烟的行为动作,其中个就是指喜欢用脚踩熄烟头的男人在感情方面,比较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太làng漫,虽然常让女性抱怨,但是除了喜欢的人之外,他是不会随便跟别的女性上床。说明这种男人十分的专情。可这样专情的男人不会再属于她所有。她没有这个资格拥有。
  她在恍惚时感觉到他的手松开,她的腕间力道消失,得到自由。
  “你说得对,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
  霍靖棠却快她步,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没有丝的留恋,他迈出了洗手间,扔掉了犹豫与不舍。就连眼里的那份愤怒都已经消失不在。
  他离开后,秦语岑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跌坐在了地上,洗手间里都是他留下的呛人辛辣的烟味,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切都是幻觉。是她亲手把他推开,甚至有意推到别的女人的怀里。
  她让他伤心了,难过了?
  可是她也痛了,才鼓起勇气抛下过往的她退缩了回来。那些和他快乐开心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那些甜蜜和宠爱越是深浓,越是让她体味到此刻有多悲伤。
  xiōng口那颗心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了……
  她双手抱着膝盖,埋头在双膝里,黑色的长发垂落下来,显得特别幽怨。眼圈酸涩,她现在可以痛快地落泪。
  昨天夜里,她把霍靖棠赶走后,便陪在奶奶的床前,奶奶睡眠不是很好,没有多久又睡了,说是要和她说话。
  “岑儿,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听奶奶的话。你不能和昊扬结婚,奶奶相信他本性不坏,你就给他次机会,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不能遇到点事就要离婚,婚姻不是儿戏。当初你答应嫁给昊扬,也没有想过以后要离婚,既然没想过,就不要想。”秦奶奶握着她的手,温软细语,“岑儿,关家就是你的家,你不能离开。奶奶做的切都是为你好,你要答应奶奶不要离开,否则奶奶死了也不会瞑目。”
  “奶奶,你不能胡说。爷爷病了,你也倒下了,我不许你们胡说。我要你们都好好的。”秦语岑知道自己没有处理好和关昊扬的事情,才让后来的事情发生,才会让两位老人相继倒下。
  “岑儿,奶奶有件事情要对你说。你仔细听着。”秦奶奶握着她的手用了用力,让她的精神集中,“奶奶几前年前做的那个心脏手术,那颗心脏你知道是谁的吗?”
  “谁的?”秦语岑摇头,并不知道,虽然还没有知道答案,但总觉得不安。
  “是关昊扬的父亲的。他父亲车祸身亡,他的心脏正好和好和匹配,所以关爷爷就安排了这次手术,把他儿子的心脏给了我,我才能活到现在。关家对我们家的恩情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还是还不完的人情。”秦奶奶说着说着眼角就湿润了,“俗话说钱债易还人情债难还。奶奶这把把老骨头,也没有那个能力去还了,你是奶奶的孙女,奶奶只能委屈你替奶奶还了。奶奶知道这样做是对你不公平,但是以后你就会知道奶奶所做的切都是为你好。为了你有个完整的家,能直待在亲人的身边。奶奶罪孽深重,死不足惜,只是奶奶不愿意看到你走偏你原本的人生。岑儿,答应奶奶和昊扬好好过下去,他改,你就能他机会,奶奶相信他也是爱你的,只是他的爱没有表达出来,或者表达错了方式。否则你让奶奶死下下了黄泉怎么向关昊扬的父亲交待,奶奶没脸……”
  秦语岑震惊了,奶奶xiōng膛里跳动的那颗心脏竟然是关昊扬的父亲的。她直以为关家只是出了钱,原来还提供了颗心脏,否则奶奶早在几年前就撒手人寰,不会现在还陪在她的身边。
  她想这都是命吧。是他们先欠了关家,所以现在是她欠了关昊扬。
  “岑儿,对不起,是奶奶自私了。”秦奶奶老泪流淌,心里虽然很对不起秦语岑,可是她必须要这么做,否则她更是对不起关家,“岑儿,答应奶奶,好吗?”
  秦语岑的羽睫也染上了湿意,她说过她可以失去切,但不能失去奶奶,现在奶奶有求于她,如果不答应的话,只会让她心中焦急抑郁。反正她已经和关昊扬过了五年,也不怕再过下去。
  “好,奶奶,我答应你,不和他离婚。”秦语岑忍痛点头答应了。
  她答应的是她不和关昊扬离婚,但如果关昊扬主动和她离婚的话,她也不会赖在关太太的位置上不走。这场婚姻终究还是她没有主动权,她是被动的。她无法给自己答案,又怎么能给霍靖棠答应。
  她给不了他想的,她也不想把他给连累了,长痛不如短痛。断了彼此的念头也是好的,这样才不会越陷越深。以至于以后受到无法估计的伤害。
  但是她终究还是伤到了那个高傲的男人,以后别想再从他那里得到原谅,更不用说温情了。
  秦语岑自双臂内抬起了头,净精致的脸上竟是泪痕斑斑,纵然悲恸却也要咬牙撑下去,始终保持着那份微笑。
  “岑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关昊扬和秦奶奶谈完后,还不见她回来,便出来找她,就看到她坐在洗手间的地上。
  他站在门口,身影落在秦语岑的脸上,片阴影覆盖着她,而她被泪水洗过的眸子却格外的明亮动人,对着站在外门口的关昊扬,缓缓扬起了笑容:“你来做什么?”
  “地上凉,会感冒的。”关昊扬上前,在她的面前蹲下去,将她从地上抱起来,也看清楚了她脸上的的泪痛。
  而她也没有挣扎,还顺势依偎在了他的怀里,将脸也贴在他的xiōng膛上。以前多想他可以像像现在这样温柔地对自己。可现在他真的这么做了,他却感觉到他的xiōng膛已经不再是她依恋的那个人。
  辛酸,难过,委屈,痛苦……所有不好的情绪都纠结在起,像潮水漫上她的心口,冰冷了她那颗原本为霍靖棠开始温暖的心。
  “怎么了?”关昊扬感觉到xiōng膛的衬衣片温热,知道她是哭了,泪水浸湿了他的衣服。
  她不语,他也不再问。把她抱起来:“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她和他真的还能有家吗?
  关昊扬把秦语岑带回了鹂山,她已经睡着了,这些天,她真的太累了,就想这样沉睡下去。他把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深色的床单被子衬得她小巧的脸更加苍白。
  他的的指尖抚上她还残留着泪水的眼角,这眼泪是为何而流?
  和他继续这份婚姻真的有令她这么折磨和痛苦吗?
  秦语岑的羽睫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对上关昊扬的视线,解释着:“我是担心奶奶。”
  “奶奶不会有事的。”关昊扬落坐在床侧,想了下后,才道,“奶奶都和我说了,她说你不会和我离婚了,是吗?”
  秦奶奶把关昊扬叫住,就是对他说秦语岑在她的劝导下已经想通了,不会再提离婚了。但有些事情别人说了不算,得听当事人的意见。他要从秦语岑的嘴里亲耳听到。
  “是,我答应奶奶不会提离婚,但是你若是要离婚的话,我不会纠缠。”秦语岑把主动权放到他的手里,这是她的无可奈何。
  “你能不离婚,我很开心。”关昊扬眸中染笑,“你睡会儿,我让李婶给你煮些清淡的粥,你把身体养好了,你才能做个漂亮的新娘。爷爷和奶奶也会开心的,他们就期盼着这天。”
  对了,婚礼。
  在他们闹离婚之时,爷爷说的婚礼。现在不能离婚了,所以这个婚礼的举行是势在必得。
  对于披上婚纱做个美美的新娘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少女般的那种期待和雀跃了。因为要执手生的人已经不再是自己心中勾勒的那个人,所以也就没有喜悦。这对于她说只是个过程,必须要经历的。让京港市的人知道她是关家的媳妇,可如果可以,她愿意这样直隐婚。
  秦语岑逼自己不要去想,她闭上了眼睛,侧过身去,背对着关昊扬,逼迫自己入睡。
  关昊扬见她睡了也不再打扰她,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门,而她却在这时又泪水流淌。
  和秦语岑之间闹不了愉快的霍靖棠的心情是沉重的,他完全不想说话。只想找个地儿,坐坐,静静。
  最后她来到了人间的窟--妖色,是京港市人人皆知的高级场所之,会员制,简而言之就是有钱人和美女汇聚的地方。在这里钱色交易十分正常,霍靖棠虽然有这里的会员,但也只是在应酬客户的时候来,不会个人单独来这个地方。
  这里的女人虽然是顶尖的美,但多多少少是被财大气粗的人星过,而向爱干净的他觉得脏。
  可是现在他需要释放下,所以他个人来了这个地方,但进去之后他掏出了手机分别打给了乔冷幽、白雪宸和钟làng三位好兄弟。
  进去后他去的是vip区,坐进了深紫色的沙发内,他点了四瓶酒,会儿他们来了,人瓶好好。
  这里光线昏暗,只有楼大厅那宽大的舞台上的光最耀眼眩目。
  他的长指握着酒杯摇晃着,目光却落在了舞台上,台上的五个美女正在斗舞,她们拥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因为跳的是钢管舞,所以着装清凉,火辣的身材在灯光下更加的完美。
  他们在台上使尽浑身解数,卖弄着风情,只为留住那些有钱人的丝目光。她们跳得热烈激情,下面的男人看得亢奋狂热。
  而他霍靖棠,看着这些人间尤物却真的点感觉都没有。只要闭上眼睛,他的脑子里浮起的却是那个该死的小女人,那张樱桃样可口诱有的小嘴却说出了那么刻薄伤人的话。
  他眸色幽暗而冰冷,仰头,把暗红色的酒液狠狠地往嘴里灌去,杯不够,接着两杯,三杯,喝得又急又快,可却如火是浇油,把心口的火焰浇旺,灼得只有他个人。
  台上五个女人最后都漂亮的动作完美落地,结束了整场舞。
  台下热烈的掌声四起,欢呼雀跃,片靡丽的景色。
  下面才是今天的重点,每个选手都接受全场客人的竞价,谁出的价高谁就是优胜者,奖品便是被客人标中的那个舞者的杯酒加个香吻,当在是亲脸,亲嘴的话,则是格外出钱。
  而竞价最高的那位舞者将得到积分,以得到的积分在在妖色里排名,前三名自然是身份最高的,男人都有种攀比的心态,就是找最好的。就会选最有身份的。而且有了身价,妖色还会大力推荐宣传给这进而的最高级别的钻石vip客户。那么就能认识有钱人中的有钱人,就不愁没有钱赚,万运气好,就能成功挤身豪门从良,最差也不过被个男人睡,得到的也是辈子花不完的钱。
  马上就是场土豪砸金不手软的饕餮盛宴。
  在这场热闹无比的盛宴中,霍靖棠却是直远离喧嚣的那位。
  主持人在台上,号召着全场人员:“现在,拍卖开始,请向你喜欢的那位小姐送玫瑰花,底价为万,朵玫瑰花代表万。而尊贵的客人你只需要报号,我们有服务小姐替你送花到你喜欢的美女手中。”
  主持的身边就站着两位提着花篮的服务员。
  台上五名最终优秀的女人站在那里,妆面艳丽,身材妖娆,就站那里都是道靓丽的风景,勾得太多凡夫俗子蠢蠢yù动。
  “1号。”
  “3号。”
  ……
  下面的人开始报号,每报次便加价万,如果没有人报号,那么就归最后那个人所得。
  霍请棠远远地看着,薄唇轻扬:“还真是有意思。”
  以前应酬客人时也没有仔细看过,因为会安排美女陪酒,所以并不需要这样去激烈争抢。
  当白雪宕和乔冷幽到的时候,霍靖棠已经是几乎整瓶酒下了腹。他看到们来了,扬起酒杯:“怎么才来?”
  “我正在开会。”乔冷幽冷冷道。
  “我正在外面谈事。”白雪宸依旧是最干净的存在,雪白的衣服纤尘不染。
  最后个到的是钟làng,他行色匆匆:“二哥,你这是干嘛呢?”
  “你们那边,我们好像都没有玩过。”霍靖棠的目光指向舞台,眼底似有醉意,“要不也试试,看上哪个了,就叫号。”
  乔冷幽、白雪宕和钟làng都相视眼,这……今天的霍靖棠太反常了吧。
  “二哥,你这是咋了啊?”钟làng蹙眉,“你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霍靖棠瞪了他眼:“我这是开心。你们不是觉得我不近女色不正常,想让我快点找个二嫂吗?现在让我就是多看了两眼台上的美女,你又不乐意了?”
  “哥,我们是想你找个二嫂回来,可不是在这里。”白雪宸扫了眼台上的女人,没个能配上他哥,“我们说的是良家妇女。”
  “对,是小岑岑。”钟làng又附议道,却换来了霍靖棠记冷眼,眉稍微挑,“她是良家妇女吗?”
  “小岑岑当然是,她给人的感觉就不是样,不是那种乱来的人。”钟làng细说着秦语岑的好,“可惜的是就是关昊扬太渣了。毁了朵清纯可人的小白花,我替小岑岑可惜。”
  “呵呵,你快把她捧到天上去了。”霍靖棠的声音里带着三分酒醉的熏熏然,沙哑的嗓音透着股嘲讽,“你还知道她是有老公的人。有夫之妇想玩出轨算良家妇女吗?”
  他的带着质问的语气有些重,让钟làng更是觉得事情不妙。乔冷幽和白雪宕都听出了不对劲儿,便对钟làng摇了摇头,示意他闭嘴,结束这个话题。
  见霍靖棠倒酒,乔冷幽及时握住了他手时里酒瓶夺走:“靖棠,你喝醉了。”
  “二哥,少喝点。”白雪宸也劝着。
  “冷幽,你说我连喝这点酒的酒量都没有吗?你少瞧不起人!”霍靖棠不服,又重新拿了瓶倒了两杯,递了杯给乔冷幽,“出来不就是图个痛快吗?你们是来陪我的开心的,还是扫我兴的。那要么走,要么留,自己选。”
  霍靖棠似乎也有些生气了,不就喝点酒,他们个个阻挠他干嘛。
  如果能醉倒好,他就不用这么清醒的看着自己在痛苦中沉沦挣扎,却无能为力。
  台下3号的价现在是最高的,她手里的玫瑰花比其他人多至少十朵。不过这妞也的确比其他四个看起来顺眼,刚才的舞也跳得特别好,难怪会有那么多人选她,看来今晚她是大赢家。
  霍靖棠灌了口酒,从紫色沙发内站了起来,眸色转冷,直盯着台上那3号,薄唇抿成条直线,语调很淡,却清晰有力:“3号十朵玫瑰花。”
  ------题外话------
  美妞们都在催离婚,所以这章是要离婚前二霍和小岑岑必经的痛苦之路,分开到婚礼,就是离婚了,所以大家不要因为今天的章节而桑心抛弃叶子,因为离婚就近在眼前了。叶子已经很乖的写到离婚了,所以美妞们要支持,不然桑心的就是叶子了。在此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还有没有来领首订三天抢订抢楼活动的美妞们,速去看看留言区置顶的贴子里的获奖名单,然后留言领奖,过期可要作废了。不要怪叶子没有提醒大家啊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