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我和他就要举行婚礼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十朵就是十万!能次就出手十万,也算是高价了。
  霍靖棠站在那里,白净的衬衣雪白精致,笔挺的西裤,暗淡的灯光柔柔地打在他的棱角分明的俊美五官上,只是那墨眸中结着的是冻死人的冰霜。他的叫价,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他们所在的方向。只是因为在二楼,又因为光线暗淡下面的人也不太能看清楚上面的人是模样。
  所以那些人特别好奇是谁,而台上那个三号也心里暗自窃喜,拿走花的手都有些按捺不住的颤抖,她想她定是遇到了个金主中的金主。如果真是这样,她抓住这次机会就能飞黄腾达了。
  乔冷幽表情淡淡,握着酒杯轻抿了口:“靖棠,你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你那么爱干净,你也不嫌脏吗?”
  这说的到是实在话,在女人方面,霍靖棠有些洁癖,从不会碰这些风月场所里的女人。他向洁身自爱,所以他们才会担心他,让他快点找个二嫂来。
  白雪宸叹息下:“哥,你真的醉了。要不,我们送你回去。”
  “我倒宁愿自己能醉,可我他妈的现在非常清醒!”霍靖棠第次这么不优雅地暴了粗口,可见他的心里是有多烦乱。
  而钟làng自然从刚才的对话里听出了霍靖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和秦语岑有脱不开的关系,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他咬了兄弟牙,副要豁出去的样子:“二哥,你和小岑岑是不是闹掰了?”
  “我和她什么关系,可以闹掰吗?”霍靖棠拿眼横她,并提醒着他,“不许在我面前提没有关系的人。”
  这时只听到下面主持人在重复着:“十朵玫瑰花次,还有没有谁送给美女更多的花呢?”
  3号手里现在加上霍靖棠送的十朵花已经差不多有三十朵了,就表示她现在值三十万了,而这三十万却只值杯酒钱和个吻脸的机会。算算,其实并不划算。得到好处的都是妖色了。
  众人没有出声,用三十万都可以睡上面五个美女夜了,怎么折腾都不可以。可杯酒,却连点肉都吃不到。那些人也不会那么土豪的白砸钱。所以并没有要叫价的人。
  “十朵玫瑰花第二次,十朵玫瑰花第三次……”主人人宣布3号便成了今天晚上的获胜者,得到了积分,“现在让3号去献酒送吻。”
  而霍靖棠他们几人正在专心聊天,所以也没有太注意主人说的内容,也没看到3号把玫瑰花放下,从台上下来,往这边的二楼vip厅而来。
  乔冷幽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目光盯着那暗红色的酒液染红杯壁:“为了个有妇之夫就把自己弄成这样,值得吗?早就提醒你要注意,现在倒是知道了,也是活该。”
  白雪宸用手肘去轻撞了下乔冷幽,意思是让他别在霍靖棠的伤口上撒盐。
  而钟làng从刚才的对话里也听出了霍靖棠来买醉的事情定和秦语岑脱不了关系。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有些恶化了,否则也不会有这出。钟làng抿了抿唇,副豁出去的模样:“二哥,你和小岑岑之间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是不是你惹到小岑岑了?所以她就不理你了,你就伤心地个人跑到这里来了?二哥,这样可不对了,你是大男人,要有广阔的xiōng襟,不能和小岑岑这样的小女人计较的。所我觉得你不该在这里喝酒,而是以实际行动去告诉小岑岑,你是想和她好的。她定会感动的,你若真和小岑岑这样闹掰了,你可就对不起我牺牲自己替你和小岑岑打掩护,让关昊扬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对我恨之入骨。”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这么会说了。”霍靖棠现在是在气头上,怎么也听不进去各位好兄弟的话,“她说她玩够了,想回她老公那里,想回家了。我有什么资格阻止她回家?以后也就别再瞎操心了。”
  秦语岑说的话的确够狠的,个玩字就把霍靖棠所有的付出踩碎在了脚下。也的确是打击到他了。
  “二哥,我不相信小岑岑会说这样刻薄残忍的话。”钟làng当下就否认了,因为她根本不相信,“二哥,你定听错了,要么就是误会她了。二哥,你不能让小岑岑回去,让她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关昊扬那种渣男只会毁了她!”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我没的逼过她。”霍靖棠舌尖抵着齿间,说得淡然,毫不地乎。
  明明切都好好的,为什么过了个晚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拉开了,她就变了,变得那么陌生。
  “二哥,我去找小岑岑,她定是有苦衷的,定是关昊扬那个王八蛋逼她的!”钟làng从沙发内起身,准备离开去找秦语岑问个明白。
  “阿làng,站住!”霍靖棠叫住了他,“少管闲事!”
  “阿làng,二哥和秦小姐之间这样断了也好,不要忘了她是关太太,你让二哥去当男小三吗?”白雪宸伸手拍在她的肩上,“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
  “今天就不醉不归。”乔冷幽也向霍靖棠举起了酒杯。
  “你们不懂小岑岑,我定要找她。”钟làng还是坚持,“二哥,你不怕这样放弃而后悔吗?”
  “后悔的人应该是她。”霍靖棠的骄傲已经被那个女人粉碎,他不会让自己再卑微。
  3号美女已经走向他们,她化着浓妆,长女卷曲,眸大肤白,那身段是前凸后翘的,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让人酥软的娇嗲:“各位先生,我该陪谁喝这杯酒?”
  “二哥,你太荒唐了!”钟làng看着离他最近的3号美女,那浓妆就让他觉得俗不可耐,哪里的点比得上秦语岑。
  “就他!帮我把嘴给他堵上了,太啰嗦了!我耳朵都听起茧了。”霍靖棠指了下钟làng。
  白雪宸和乔冷幽却都没有太惊讶,因为他们深知霍靖棠是不会花钱买个女人来发泄的。他那么近干净,又怎么会这么放纵把自己给染脏。钟làng现在也是失去了分寸。
  “来吧,先生,怎么喝?交杯酒,还是……”美女已经端着酒杯大胆上前,对于这样伺候客人已经是习以为常。
  这里的四个人都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这样英俊又多金,气质又好的男人,就算是赔本的生意也愿意。若是能抓住其中之,那可就是享福了。
  “离我远些!”钟làng蹙紧了眉,然后主动退开,“谁爱喝谁喝去!”
  “阿làng,好歹我也花了三十万,总不能这样làng费了吧。”霍靖棠与乔冷幽撞了下杯,悠然地抿了口酒。
  “阿làng,你就从了吧。”白雪宸温和的眸底笑意淡淡。
  钟làng收起了向的玩世不恭,黑着张阳光俊脸,目光从他们三身上个个地扫过去,最后落到了霍靖棠的身上:“二哥,你花这三十万你不享受这艳福,倒是推我身上了?”
  “所以你看我对你有多好。”霍靖棠干净的声音里是丝戏谑,“如果你那这么聒噪,也许我能对你再好点!”
  “二哥……你太太太……坏了!”钟làng觉得自己说这么多个坏字都不开形容霍靖棠的坏,就因为他话多就找个美女来堵他的嘴,这也太价了吧,“难怪小岑岑他不要你了!”
  霍靖棠本来闪着星芒的眸子突然就黯淡下去,深幽如千年的古井,冷睇着钟làng:“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嘴给他堵上!”
  钟làng快速地溜到了霍靖棠身边,倒上杯酒:“二哥,不是说要喝酒吗?好,喝就喝,不醉不许走!”他先干了杯为尽,然后看了眼那个美女,“至于那个3号,你就让她撤了吧,我保证不会只喝酒。”
  “就让她站在那里吧,时刻提醒你此时说的话。”霍靖棠也算是放过了他。
  其实刚才也只是时冲动,发泄下,他从没想过要在别的女人的床上来慰藉自己的伤口。他若是这样的男人,也不会清心寡yù这么多年,在快三十岁的时候栽在了个已婚妇女身上。像秦语岑说的那样,他霍靖棠在京港市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他真没有那种优越感,如果真有这样种想法,也没必要把自己在秦语岑的身上弄得这么狼狈!
  也不知道怎么过的,当大家分开的时候,霍靖棠这个时候才真的是有醉意了。走到外面看到灯火升起,他觉得眼前的景物晃晃的。但他硬撑着对他们道:“我没事的,况且代驾司机已经来了,你们也快回去吧。”
  霍靖棠坐在车座后面,看着大家都离开了,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吐出口气来。
  “霍先生,是回家吗?”司机礼貌地问他。
  “你下车。”霍靖棠冷厉的声音很是淡漠,像了水中的浮冰般冷。
  代驾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霍先生,你说什么?”
  “我让你下车。”霍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黑色的钱夹,从里面抽出了叠钱递给前面的司机,“这是给你钱,下车!”
  司机愣愣地接了过去,然后打开门下了车,而霍靖棠也推开了车门,下来。司机退开,霍靖棠便上了驾驶座位,便将车开了出去,车速很快,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霍靖棠根本没有看时速表,现在已经开到了百二十码了,幸好深夜没人,任他潇洒。他把车开到了星光小区,停在了席言所在的单元楼下,锁了车便走进去,乘电梯到了6楼。他站在席言的门前,抬起了手,准备去敲门,可却又在下秒僵在了半空中。
  他怎么能这么没脸没皮,没尊严呢?她都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他又不是白痴,怎么还听不懂她的话呢?
  他慢慢在垂下了手来,就站在门前,接着掏出了烟,点燃,烟火在指间明灭,烟雾缭绕开来,呛人的烟味就在空气里浮动。他不知道站了多久,他到底是不心甘。最后还是响响了席言的门,敲了好会儿,没把席言给敲起来,倒是把他隔壁下邻居给敲醒了。
  “大半夜的,你不睡,你敲什么敲!敲魂啊你!”那年轻人显然是被声音给弄醒了,脸的困意。
  霍靖棠冰冷的眼神扫了记过去,瞪得那人不敢哆嗦了下。
  这时,席言的门被打开了,看到霍靖棠站在门口,黑着张那么好看的俊脸,倒是把她给吓了跳:“霍总,你怎么在这里?”
  “席小姐,请你管好你男朋友,半夜三更敲门会影响别人休息的。要不你拿把钥匙给他也好。”那人见席言出现,便对她道,说完就砰地关上了门,表示自己的不满。
  席言听着那砰声,也惊得蹙了眉,她没有和那个男人多计较,把目光收回落到了霍靖棠的脸上:“霍总,你喝酒了?”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吐纳气息间都是红酒的香味,看他这样子,也没少喝酒,看来是醉了。再看他脚下还有好几个烟头,看来他已经在外面站了些时候了。他能在这半夜三更出现在她的门前,想必是有事情。
  “进来坐吧。”席言伸手准备去扶他。
  霍靖棠却越过她,个人走了进去,虽然有轻飘飘的感觉,但他还是极力地稳住自己的脚步,不至于在席言的面前丢了脸,毕竟她是他的下属,在下属面前丢脸是件十分耻辱的事情。
  他扶着沙发坐了下去,因为喝多了酒心里很是难受,他仰头搭在沙发背上,双臂舒展开来,放松着自己的神经与身体。他感觉好累,仿佛个在烈日沙漠下行走到筋疲力尽的人,再找不到出口,就要倒在沙漠里。
  席言见他难受,替他煮了杯醒酒茶,送到他的面前:“霍总,这是醒酒茶,你喝点会舒服点。”
  今天霍靖棠没有应酬,除非有必须的应酬,他也很少出去,所以今天他竟然喝成这样是为什么?
  霍靖棠缓缓地睁开眼,把席言手里的那杯茶接过来:“吵到你了?”
  “霍总,岑岑今天没有回来,她奶奶在医院,她应该在那里陪着。”席言大概也知道他上来也是为了找秦语岑,“你不知道吗?”
  霍靖棠的心思被席言看穿,他面无表情,把那杯茶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喝了口:“我打扰到你了,先走了。还有谢谢你的茶。”
  “霍总,你喝酒开车不方便,要不我找公司里的司机来送你。”席言建议着,并不放心他个人开车回去。
  “没事,我没事。”霍靖棠还是起了身,坚持离开。膝盖却不小心撞到了沙发角,疼得他蹙了蹙眉。
  “霍总,你没事吧,若你不嫌弃你就在这里睡夜,岑岑的卧室在那里。”席言见他身形不稳,还撞到了自己,更是担心他个人开车回去,便只能这样邀请他。
  霍靖棠站起了身体,没有回席言的话,往门口而去。
  他拉开门,回了下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席言:“今天晚上我没有来过。”
  说完,便出了门,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席言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跌坐进了沙发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完全不像她认熟悉的那个严谨不苟的上司。看来事情定和秦语岑有关。想到会是这样,便心急地拨了电话过去。
  秦语岑接了电话,声音有些沙哑:“言言,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岑岑,你和霍总怎么了,刚才霍总喝醉了跑到我这里来分明是想看你,他知道你不在,又走了,我怎么也拦住。到底是怎么了?”席言揉着头发,被霍靖棠吵醒后,睡意也跑了大半了。
  “他去你那里了?”秦语岑的手紧握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是真的伤了他的心,可是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为是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席言问她,也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没有,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秦语岑只是淡淡道。
  “岑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席言知道两人的问题肯定不小。
  这个时候,关昊扬敲门进来,看到秦语岑在打电话:“我饿了,想煮面,你要不要吃点?”
  秦语岑摇头,关昊扬也没有多问她是在和谁打电话,便转身离开了。
  席言的耳朵也尖,听到了关昊扬的声音:“岑岑,你这么晚了和关昊扬在起?在医院?还是……”
  “言言,我和关昊扬就要举行婚礼了。”如果痛让她理想清醒些,痛痛也好,“我和他结婚你来做伴娘好不好?”
  “秦语岑,你疯了吗?你好不容易要和关昊扬离婚了,现在又在办婚礼了,你是几个意思?”席言时间没法接受她的转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霍总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所以才会喝醉是不是?他那么好的男人,你竟然抛弃不要,和关昊扬在起?你是想折磨谁呢?告诉我,为什么?”
  ------题外话------
  亲们,叶子感冒了,喉咙痛得吞口水都痛,吃饭也痛,头也晕,总之很难受,所以今天只码了这么多,更得也晚。以后叶子会把这字能补上的,这两天可能更得晚,非常抱歉,但是请理解叶子,叶子是爱你们,所以不要离开,请多多支持,叶子才有动力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