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送出做为一个男人应该给予的祝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面对好友席言生气的质问,秦语岑是个字都回答不上来,她根本回答不了。就算有苦衷又能怎么办?她要做的就是彻底地拒绝,让霍靖棠完全的对她没有丝的留恋,长痛总不如短痛,就算她也痛,可总比直这样纠缠下去,却给不了他渴望的东西要好。如果她不是被束缚着,那么她定会不顾切地扑到他的怀里,她个有夫之女是没有资格得到他给予的好。
  “言言,你冷静点,其实没有为什么,我们本就不该是个世界的人,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我和他都玩不起。我们之间的纠缠在起就是个错误,我只是看清楚了,所以清理智的结束这个错误。”秦语岑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冷静到不带丝的感觉和软弱,“我不能让他陷入段没有回应的感情漩涡里,以我现在有夫之女的身份和他起谈感情,那是在欺骗他,而我不想伤害他。”
  是的,她不想伤害他,其实还是伤害了他。她只是在都还没有太投入时放开,这样伤害也会小些。如果直这样纠缠下去,只有两败俱伤,谁都不会完好。
  席言握着手机,听着秦语岑说的话,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如果她是那种坏女人,她就不会放开霍靖棠,而是纠缠不休,不管这段感情有没有结果,不管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都不会在乎,更不放手。可是为什么才短短没两天,这转变像是过山车样太大了,让人无法适应。
  “岑岑,你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可是为什么不和关昊扬离婚了,你还要和他举行婚礼?是不是他逼你的?”席言能想到便是秦语岑被关昊扬给逼迫了。
  “没有,他没有逼我,是我自己改变了主意。”秦语岑摇头,“言言,不要再问我了,和他之间根本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还是守着我的家好了。太晚了,你休息吧。”
  秦语岑情绪不好的挂了电话,逼自己不要去想霍靖棠,不去在意他现在的切行为。忘记,才能重新开始,才能给彼此条生路。因为难过,她夜翻来覆去就是睡不太好,直都是迷迷糊糊有。脑子里都会浮起霍靖棠那张脸,依旧和平常样冷肃,只是眼底却有不易察觉的悲伤。
  清晨,秦语岑起床,准备去医院看奶奶。她在镜中看到自己的气色不太好,便用手轻轻拍打了几下自己的双颊。
  她下了楼,看到关昊扬已经把早餐准备在了桌上,看到秦语后,微笑着向他招呼:“早餐是我去买的,看合你胃口吗?”
  “谢谢。”秦语岑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来。
  看着可口的早餐,她发现自己是点胃口都没有,她还是深吸口气,让自己努力振作,逼着自己吃。她不会让自己在这样的困境里倒下的,就算再痛再痛,也要走下去,就算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起,只要他好,对于自己来说也是种幸福。
  秦语岑吃得沉默,没有说话。
  关昊扬剥了个水煮蛋,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会儿去医院吗?”
  “嗯,看奶奶和爷爷。”秦语岑依旧埋头,羽睫轻掩着眸子。
  “我和你起去,爷爷知道你要留下,定会很开心的。”关昊扬优雅地舀起的稀粥送到了嘴里,轻轻咀嚼,吃得特别香般。
  秦语岑微怔了下,又继续吃着。
  早餐过后,关昊扬便载着秦语岑往人民医院而去,两人起去看了秦奶奶,看到关昊扬握着秦语岑的手,奶奶是满脸的微笑,知道秦语岑是说到做到,不会再和关昊扬提离婚了,这让她非常放心。
  秦奶奶也趁机说了句:“这样就好了,夫妻之间只要彼此包容,就能长长久久。奶奶看到你们能重新在起,真的开心。”
  看了奶奶,他们又去看了关让,关让也看到了两人相握在起的手,也感觉到了丝不寻常的气氛。他的眼底开始有点点喜悦的星光升起:“岑儿……你是原谅昊扬了吗?”
  秦语岑轻挣开了关昊扬的手,走到关让的床前:“爷爷,我想留下来直做你的孙女,可好?”
  是的,只是做他的孙女,和这场婚姻没有关系。如果终究是走不出这婚姻的牢笼,那么选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吧。
  “好,好好。”关让眼底的喜悦在扩大,连连点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到你们能和好,爷爷是现在闭上眼睛也瞑目了。”
  “爷爷,说好了不许再说这个字的,您怎么又忘了。”秦语岑轻轻地责备他。
  “好,不说,不说,爷爷还想你们给我生下曾孙抱抱,爷爷以后都不说了,但是你们也要多加努力。”关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般。
  秦语岑可还没想过要和关昊扬之间做有名有实的夫妻,但也不好扫关让的兴:“爷爷,切都随缘吧。”
  关昊扬自然要敏感些,他能听出秦语岑其实并不想给他生孩子。他眼底泛冷,插在西装裤内的双手握紧,唇边有丝几不可察的讽刺。她不愿意生,倒还有大把大把赶着替他生的,只是他不屑像秦语容那样的女人替他生而已,至于秦语岑……他已经给太多机会,也许将不再给她。
  “爷爷,让岑儿陪你吧,我该去上班了。”关昊扬抬手,看了下腕间的钻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八点二十分。
  “去吧,好好工作,但也不能因为工作而冷落了岑儿,有时间就陪岑儿散散步,爬爬山,出国旅游也行,公司时没有你还倒不了。爷爷是过来人,两人幸福,事业也会有长进的。”秦语岑能回心转意,这让关让是格外的重视她,也不想关昊扬再欺负她,“你若不好好珍惜岑儿,我饶不了你。”
  “爷爷,我知道。”关昊扬便离开了。
  他出了住院部,来到了停车场,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看着那闪烁的号码虽然没有名字,但他是那么熟悉,只是已经好久没有再联系过了。
  他想了会儿,还是接了起来,那边是抱怨的女声:“昊扬,你回国怎么就不接我电话了,你现在这个号码我可是让我在的朋友帮我找到的。你怎么能不理我了呢?你知道人家有多伤心吗?”
  “我工作很忙,我时候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关昊扬耐着性子对那那个女生道。
  “就算你工作忙,个星期打个电话,或者个月打次也好啊。”女生心有不甘,“你难道忙到连自己的感情都不要了吗?”
  “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关昊扬不想和她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
  “我明天就回国了,你能来机场接我吗?”女孩子也很快收起了伤心,“听我朋友说这几年京港市的变化更大了,我怕回来我都找不到路了。”
  “你家不是有司机吗?”关昊扬手撑在方向盘上。
  “明天是周六,你又不上班,都没有时间接我吗?”女生早就计划好时间的,她坚决要求,“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来接我。会儿我把航班信息发到你手机上,明天机场见,你若是不来,我就会到你公司楼下等你给我个交待。”
  说完,那女生也不由关昊扬反驳便挂了电话。关昊扬看着那黑掉的屏幕蹙了蹙眉,觉得自己头疼。他在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小魔女。从国内就招惹到了国外,从学校到工作,他对她还真是无奈。
  他放好手机,就看到给爷爷带的几本书没有拿上去,只好拿起来,下车去。刚走到住院楼下小花园里,就看到钟làng拉着秦语岑往旁的长廊架子而去。他也不好靠近,只好找上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钟先生,你放开我。”秦语岑用力挣扎,直到被钟làng给拉到了架子下,他才松开了手。
  “小岑岑,你是不是甩了二哥?”钟làng经过打探才知道秦语岑今天在医院,所以他便连公司都没有去,直接杀到了医院里来,就是想替霍靖棠讨个公道。
  秦语岑揉着被钟làng捏痛的手腕,白皙的手腕上泛起了丝丝红痕,可见向风度佳的钟làng是真的生气了,才会手上没有轻重握疼了她。可是这也是因为钟làng心急,想快点知道答案。
  钟làng的目光不再是平时的不恭,而是锐利的盯着她。秦语岑低垂着头,咬了咬唇:“他是这么对你说的?”
  “难道不是你甩了二哥吗?否则他怎么会那么反常,跑去买醉?”钟làng看着这两个人相杀,真是比他们还难受,“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对二哥这么狠?小岑岑,我相信你定是无心的,是有什么苦衷是不是?你告诉我,我们起解决不好吗?”
  “我没的苦衷,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二哥那么好的人不应该和我这样的有夫之女纠缠在起,这样只会害了他。”秦语岑抿着唇,“我有家,有丈夫,我有亲人,我怎么可能离开他们。我只是时冲动才会……犯错。”
  “犯错?”钟làng咀嚼着这两个字,不禁笑,“你竟然把你和二哥之间的发生的事情就用犯错二字来概括。就不说你和二哥之间怎么样,你这样回到关昊扬的身边,你真的好想了吗?那个男人就是渣,你跟着他没有好处的。小岑岑,你清醒点好吗?”
  钟làng很是担心秦语岑是被关昊扬给迷惑或者逼近了,怕她号亏还会再吃亏。他不想看她会有这样不好的下场。
  “钟先生,我现在很清醒,无比的清醒,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请你不要再说了,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秦语岑不想和霍靖棠以及他的朋友有任何的牵扯,“这是我选择的路,不管前面有什么在等待着我,都是我的命。”
  如果她和霍靖棠之间是有缘的话,也不会出这些事情。他们终究是有缘无份。她也不会去强求。
  钟làng只是蹙紧了眉,黑眸里都是忧心:“真的要这样吗?”
  “我和他就要举行婚礼了。”秦语岑默默道。
  “既然这样,那我还能说什么。”钟làng已经被她这句话给堵死了,“看来你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秦语岑抬眸,羽睫丝丝分明,然后浅浅笑,就是她的回答。
  “虽然你放弃了二哥这么好的男人,让人觉得非常可惜。我还是要祝福你,希望你能幸福。”钟làng也不再去逼问或者埋怨秦语岑,他始终相信她心地纯质,“就算你和二哥不能在起,但是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朋友了,所以以后有什么难处,定要找我。就算想找个人说说话也可以找我,小岑岑,以后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记住了吗?”
  面对钟làng的宽容和祝福,秦语岑心里是满满的感激,她忍着眼眶的酸涩,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声。
  “别太感动了。”钟làng也恢复了他阳光般温暖的笑容,那牙齿雪白的整齐。
  “谢谢你。”她看着他放肆的微笑,扫这两天的悲伤,眼底的笑意在加深。
  “最后,我可以抱抱你吗?”钟làng在她的面前张开了又臂,鼓励着她对他投怀送抱,“朋友的拥抱而已。”
  “好。”秦语岑干脆应道,能拥有钟làng这样的朋友,她觉得也是种收获。
  秦语岑上前步,钟làng也上前步,张开的又臂将她轻拥在了怀里,没有暧昧,只是单纯的个属于朋友之间的拥有,他想给她点温暖与力量。
  而这切都看在了关昊扬的眼里,看到他们竟然在医院这样的公众场合不避嫌地拥抱在起,让他觉得特别刺眼。在他的眼里两人就像是深深思恋的情人般,谁也舍不得谁般缠绵。
  她说他出轨在先,那她现在和别的男人拥抱在起难道不算吗?真是不知廉耻!表面上清高傲骨,可骨子里却是水性扬花的贱货!
  关昊扬觉得有怒气腾地就升了起来,燃烧着他,让他xiōng口灼痛,张脸阴冷如暴风雨的天空。他轻勾起唇笑,然后转身离开。
  他发誓,他会把这切都从秦语岑的身上讨回来的!
  关昊扬回到关山集团,坐在办公室里,手机响了下,他拿起来看到了发来的那个手机上航班信息,上面写着明天下午5点10分降落。他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可脑子里浮起了钟làng和秦语岑抱在起的画面,那样得难舍难分。
  她根本不是像奶奶说的那样只是使小孩子的性子才提出离婚,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秦语岑从没有向他撒过娇。从今天的情形看来,她和他和好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可能是因为奶奶逼她吧。否则以她的性子应该是离婚到底,但奶奶是怎么说服她的,难道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他都不允许秦语岑践踏他的男人尊严。
  第二天,关昊扬在医院里陪了爷爷,情况已经稳定了。
  因为秦语岑和关昊扬和好,让操碎心的关让和秦奶奶都宽了心,这心情高兴起来,这病也好得特别快,所以病情和心情有特别重要的关系。医生说没明天就能出院出回家了。
  下午四点过,他说回去让母亲赵玉琳收拾下,明天好接关让出院。关让也不疑有他,便同意了。
  关昊扬开了车去了机场,他开得慢,到了机场,飞机已经着地了。就等着取了行礼出来。
  关昊扬戴上了墨镜,也是怕有熟悉的人在这里认出他来。他来到2号出境大厅等等着。没有会儿,他就看到了安倩妮推着行礼箱出来,五个箱子都是糖果色的,特别有少女的青春气息。
  安倩妮也看到了关昊扬,冲他甜笑着挥手,把行礼车推到了他的身边。他自然地替他接了过来,看到这么多礼行箱,他道:“你竟然这么多行礼?五个箱子,你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安倩妮如他印象中那样甜美可人,白皙水嫩的肌肤、长长的睫毛和大大的眼睛,染成了金棕色的长发,发尾向内卷曲着,发顶别着枚蝴蝶结发卡,十分的漂亮可爱。
  “想知道?”安倩妮顺势自然地挽上了他的手臂,将头依偎在他的肩头上,“那也得到酒店了我才告诉你。”
  “酒店?”关昊扬侧眸看着她,她扬着短短的笑容,然后点点头,“对,我要去酒店。”
  “为什么不回家?”他追问他,任她依靠着自己的肩,没有去推开她。
  “我不想回家,我回国还没有告诉家里人。而且回家后,就要被我爸我妈我奶给念叨,还有我不想看到我姐。”安倩妮不耐烦的抱怨着,“我回去不被他们给烦死了,我想清静几天再回家。所以不想回家,你得把我送到酒店去。”
  关昊扬依她的意思把她送到了棠煌酒店里,开的是vip房间。酒店的装潢是顶极精品,在国外待了五年的安倩妮看了也满意地称赞。
  安倩妮推开房间门,看到里面房间里应俱全,而且特别温馨。她看到柔软的大床,便扑了上去:“真软。”
  关昊扬让客服把安倩妮的行礼放好,然后给了小费,便关上了门。
  他走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点餐。”
  “西餐。”安倩妮在国外待久了,饮食都习惯了西式的。
  关昊打了客服替她点好餐,然后他从钱包里掏出了钱放在柜子上:“我先走了。”
  “你说什么?你要走了?去哪儿?”安倩妮听到他要走,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抱住他舍不得他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今天我想和你待在起,把你欠我的那些时间给补回来。”
  说到这里,安倩妮已经从他的肩上抬起头来,挑眉看着他的俊脸。
  “我还有事,今天真的陪不了你。”关昊扬对上她质问的眼神。
  “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我好不容易回国了,你都陪我吗?在美国时,你对我说的话你忘了吗?”安倩妮不依他,渴望他能陪着自己。
  “妮儿,我爷爷在医院,我必须得去陪着他。”关昊扬抬手,将她鬓角边的长发别到她的耳后,“你都回国了,以后我陪你的时间多的是。不急在这时。”
  “我就急在这时。”安倩妮伸手推,就把关昊扬给坐倒在了床上,她侧爬上床来,坐在他的胯部,双手搂着他的颈子,而他则是本能地扶住她的细腰,才至于两人倒下去,“妮儿,快下来,别闹了。”
  她离他很近,她身上的馨香窜到他的鼻尖,把他的呼吸占有,他觉得xiōng膛那颗心急跳了下。她瞪着双美眸,而他则浅淡笑:“生气了?”
  “我不是在闹,我是认真的,对你是认真的。从学校到国外,我路追着你的脚步都不是闹着玩的,昊扬,我爱你。”她的表情很认真,双手捧住他的脸,让他面对着自己,看着自己眼里的真诚和深情,“昊扬,你爱我吗?”
  她那张明艳的小脸认真起来真的是让人移不开目光,他扯下她捧着他脸的双手握在手里:“这个问题你还不知道吗?”
  “我想从你的嘴里听到嘛。”她撇了下嘴角。
  “男人说的话都不可信的。”关昊扬眉眼间是难得的带着暖意的笑意。
  “可是我相信你。”她神色温柔,是小女孩的那种娇羞,那种美让有悸动,他恍惚着抬手,抚上了她的脸。
  她看他近有咫尺的俊脸,她心中因为喜欢而笑,接着便向他凑了这过去,他感觉到薄唇上突然重,已经被她给吻上了。他的手落到她的肩头上,想要去推开她,但转念想,不想伤了她女孩子的自尊,但将手改为扣住她的肩,两人缠绵相吻。
  两人吻到窒息,安倩妮才不舍地放开。两人躺在睡床,她侧躺着搂着他的颈子:“昊扬,今天晚上别走好吗?”
  “今天真的不行,改天,改天我会好好陪你的。”关昊扬也单手紧搂着她,温声安抚,“乖,今天住晚,明天就回家去,别记你爸妈担心。”
  “你还真啰嗦。我听你的就是,但下次你定要陪我个晚上。”安倩妮也没有再不依饶的。
  “好。等忙过这阵子,我就有时间了。”关昊扬有心里规划着时间。
  等爷爷出院回关家,那他和秦语岑的婚礼就要提上日程了,现在他对他们的婚礼已经没有前段时间那样期待了。毕竟秦语岑和他闹离婚没成才又和好的。她不再提离婚不是因为她对自己有感情,想来想去,应该还是舍不得关家这颗大树吧,可以让他们秦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虽然钟làng家也有钱,但钟家怎么可能让自己唯的个儿子娶个离婚的女人。这点他想秦奶奶看得比秦语岑透,所以才不愿意他们离婚。
  他们秦家是想赖上了他们关家,真是无耻!
  秦奶奶出院后回了临县老家,走时千万般叮嘱秦语岑要好好和关昊扬起好好过日子,也让关昊扬好好对秦语岑。秦语岑不想奶奶担心,也就直点头答应。
  而关让出院回家后,也就如关昊扬所想,把他和秦语岑的婚礼提上了日程。好像他们的婚礼比他的八十大寿还要重要。他要把他们的婚礼办得豪华隆重。
  “爷爷,真的不需要这样做,简简单单就好了。”秦语岑并不想太过调高,越是调高越是让她觉得和关昊扬结婚是种人生的讽刺。
  “当然需要,太需要了,这么重要的日子,爷爷当然想你毕生难忘,让别人都羡慕你。”关让是心为秦语岑好,希望能从物质上让她得到补偿。
  “还有这些酒店,婚庆,婚纱……都让你妈选好了,你们看看合不合适。”爷爷把张清单给秦语岑。
  秦语岑接过来,目光从清单上面浏览过去,看到棠煌酒店的名字赫然在内:“爷爷,能不能换其他的酒店。”
  看到棠煌酒店就像是看到他的人般,那是属于他的地方,在那里举行婚礼就像是在他的面前样,让他看到自己走到别的男人的怀里。如果不经意碰到他,她怕自己会坚持不了自己的决心。
  “棠煌酒店在我们京港市是最好的,这也能衬得上我们关家,足以配上你们的婚礼。”关让解释着。
  “我看棠煌酒店挺好的,我们就听爷爷的意思吧,爷爷准备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关昊扬也赞同关让的话,“而且爷爷已经给了订金了。”
  秦语岑看自己是无法换酒店了,心里必然失落,也没有什么心思再看下去了。为什么要让他们残忍的面对呢?
  “这酒店的菜品,你们去试吃下,还有看看酒店套房的布置这些,若有什么意见就向他们酒店经理提出来,他们会配合我们的。”关让顿下来喝了口水,“还有婚纱店说让你们去试你在图片上选好的婚纱,有什么需要改的他们好敢改。你们的婚礼就这个月未,也没有多少时间了。不你怪爷爷急,是爷爷想看岑儿你披上婚纱嫁给扬的美丽样子。”
  关让把结婚的每样都让赵玉琳替他们打点好了,只是需要他们去亲自完成的部份让他们去。对于关让的细心和用心,秦语岑也无法可说。只是笑着点头。
  “走吧,我们去酒店看看。”关昊扬从沙发内起身。
  “去吧去吧。”关让拍着秦语岑的手背,笑着,在他的眼里,似乎切都已经雨过天晴。
  关昊扬和秦语岑到了棠煌酒店,他们起到了前台,询问着:“你好,我是关昊扬,和你信总经理约好今天试菜。”
  “关先生,请稍等,我们马上通知总经理过来。”前台服务人员礼貌微笑,打了通电话过去询问,然后对关昊扬道,“关先生,你到大厅休息区坐下,总经理马上来。”
  “好。”关昊扬点头。
  关昊扬迈步在前,秦语岑在后,刚走两步就看到,抹颀长的身影正沉步走入酒店大厅,步履匆匆。他的身后还跟着席言,职场上的席言把那黑色的套装都能穿出女人味,漂亮的眉眼间带着丝冷利,副高冷的御姐范儿。
  酒店里进出的职员见到霍靖棠都站定,低头,恭敬的打招呼,他的英俊的脸上总是淡淡的冷漠,对下属都只是略略颔首,算是回应。脚步却从没有停顿分。
  关昊扬见霍靖棠进来,当即就走上前去,仿佛是老友样打着招呼:“霍总,好久不见。”
  “关总,你怎么来酒店了?”霍靖棠停下步脚,看着面前的关昊扬,而站在关昊扬身边的秦语却仿佛并不存在。
  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也没有去刻意去打听他的消息。今天这么近的距离看到他,他袭酒红色的西装配上白色的衬衣,特别的帅气迷人,玉树临风。他眉眼棱角分明,墨眸沉静敛,仿佛如她第次见他般,那样的高高在上,眼底不曾有过她。
  秦语岑也努力地让自己站定,抬眸,却上撞进了席言的眼睛里,她对她轻拧了下眉,这个情况下席言也不好和她说什么。
  “我和我太太在这里举行婚礼,今天是来试菜的。”关昊扬伸手过去,把站得自己身边的秦语岑的肩给揽住,让她和自己贴近,仿佛才能彰显出他们是恩爱夫妻。
  “是吗?真是恭喜。那我到时也要讨杯喜酒喝。”霍靖棠眼底平静如常,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点变化都没有,仿佛看待普通的夫妻样,而秦语岑与他之间从来就不曾认识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秦语岑站在那里,直没有说话,脸上也是淡淡的微笑,看到霍靖棠回到从前那个冷峻严谨的模样,她的心里反而不痛,更多是欣慰。她高兴他能理智地行走在他的人生方向上,而够直这么优秀下去,很好,真的很好。她真的不难过,点都不难过。
  “真是谢谢霍总。”关昊扬微笑着感谢着霍靖棠,“到时我们夫妻定好好敬霍总杯。”
  这时候酒店的总经理赶了过来,先是恭敬地叫了声霍靖棠为总裁,再招呼关昊扬:“原来总裁和关总认识。”
  “关总婚宴我们给8。8折,吉利。”霍靖棠吩咐着酒店的总经理,“我还有事,关总和林总可以好好谈谈,记得,都按关总的意思办。”
  霍靖棠浅点笑,与关昊扬告辞,便携席言离开,与秦语岑擦肩而过。从始至终他的眼角余光都不曾经落在她的身上,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两个陌生人。
  秦语岑也表现得很好,直保持着自己脸上的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幸福的待嫁新娘。
  霍靖棠和席言走进电梯,电梯缓缓合上,也把那道美丽纤细的影给遮蔽。霍靖棠站在按键边,身姿笔挺。镜面的电梯清晰地倒映着他那张冷毅的脸,眸中的寒气在眸中渐渐凝结。席言站在他的身后,感觉到他身上的冷气,都有些大气不敢出。
  “总裁,婚宴的事情应该不是岑岑故意要选在我们酒店的。”席言怕霍靖棠误会秦语岑是想借些向他炫耀自己的幸福,“很多人结婚都选我们酒店,是因为我们的酒店的满意度最高,服务流,顾客看中我们酒店的高品质。”
  霍靖棠盯着金属面板:“席秘书,酒店是棠煌经营的主业之,我是商人,在商言商,开门就是做生意,只要生意好,便好,其他的根本就不重要。”
  “是,总裁说的对。”席言抱着手里的文件,也不再多话了。
  而秦语岑和关昊扬则在总经理的带领下试了婚宴的菜,还看了选的房间,以及他们的准备。全程秦语岑都没有说话,仿佛只是个行尸走肉,没灵魂般的傀儡。
  关昊扬问她:“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很好,都很好。”秦语岑道。
  既然没有什么样意见,他们便离开了酒店,关昊扬开着车,用眼角余光扫了下秦语岑:“我们去婚纱店试婚礼礼服?”
  “我没意见。”反正都是要做的,早些做完也好,也让这种无力与失落次来得猛烈些,也许到了极限过后就会慢慢退去。
  随后,他们又到了婚纱店,店里的服务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他们替关昊扬和秦语岑取来了礼服和婚纱,让他们到更新室里试衣。
  秦语岑随着服务人员来到了圆形帘幕式的更衣室前,做了个请的动作:“秦小姐,就这里。”
  “谢谢,我自己来就好。”秦语岑接过婚纱进了更衣室内,服务人员帮她拉上了帘子。
  她捏着洁白的婚纱坐在更衣室里,纤细的手指颤巍巍地抚着婚纱,这是她人生里第次穿婚纱,却不是嫁给自己想嫁的那位,还要有足够大的勇气才能穿上。婚姻破碎的阴影直深藏在秦语岑的心底,自己的婚礼却是自己爱情的葬礼,要她怎么才可以忘记这种悲痛,怎样才能坚强地走上红毯。她直期待的美好的婚纱婚礼竟然成了她现在的恶梦。
  秦语岑深深地吸了口气,甩甩头,将那些阴霾从心底暂时的甩走,她已经走到这步了,她再也无法回头了。
  “秦小姐,你换好婚纱了吗?”外面等待的店员见她久久不出来,询问着。
  “哦……马上就好。”她这才起身开始换下衣服。
  “秦小姐是,每个第次结婚的新娘都会难免会紧张,不过你那么漂亮,身材也很好,不用担心。”店员帮她以为她紧张,和她说话缓解气氛。
  “谢谢。”她换好了婚纱,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要有勇气直走下去。
  秦语岑换好了婚纱便拉开了更衣室的帘子,两上工作人员的眼里都是赞美。他们把秦语岑引领来到了大厅,每个人的眼眼里都是闪过惊讶的光芒。而已经换好礼服站在那里的关昊扬也缓缓转头,看到轻盈向他走来的秦语岑,时间失去了呼吸,原来她可以美得像画中人样。
  婚纱是字肩的透明薄经纱蕾丝设计,xiōng口以下,细腰以上是样式繁复的纹样式,下面是层层的轻纱,前面长至膝盖,后面则是迤逦在地,露出白晳匀称的美腿,足踩双五寸的细跟银色的高跟鞋,透明的水晶鞋跟上镶着水钻,光采闪耀,更衬出她双腿诱人而美好的线条。
  她妩媚的波làng长发三七分,全部垂落于左肩上,特别的有女人味,透出万种风情。她的右边露出和耳朵上别着朵白色的玫瑰花,加上她精致的五官,漂亮得像是油画上的美女,那般高雅而动人,颦笑都的着说不出的美丽和魔力。
  “秦小姐,真漂亮。”婚纱店里的每个人都在惊叹她的美丽。
  她微笑着答谢,缓缓走到关昊扬的身边,清澈的眸子里含着最动人的笑意,晶亮得如夜空里明亮的星辰。
  关昊扬袭纯白的婚礼礼服,俊雅的五官,被白色衬得更是帅气迷人。他和秦语岑站在起,仿佛是对金童玉女。
  他知道她是美丽的,直都是美丽的,只是今天的她美得可以夺去他人的呼吸:“真漂亮。”
  “关先生和秦小姐站起,靠近点,拍组照片给你们看看效果。”
  婚纱店正好是在十字路口,因为红灯,辆沙金色的宾利欧陆缓缓停下,霍靖棠看着前面显示的99秒,蹙了下眉无聊之际,他把眸子转开,透过婚纱店那透明的玻璃墙看到了正要亲密拥抱拍照的秦语岑和关昊扬。
  他俊酷的脸上凝重片,眸子里有破碎的星光在闪耀,他们真的结束了,所以也不要再有丝的留恋,他要做的就是做为个男人应该送出的祝福。
  ------题外话------
  叶子这两天生病了,更新不稳定,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叶子会尽量调整到以前的时间。感谢大家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