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若不能避免伤害,那就不让他为自己担心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秦语岑,仙气得不可方物,她的是纯洁而高雅的,素净如莲。不用太多的形容,他也知道她是多么的漂亮迷人,只是这样的她不是她却不是为他披上嫁衣,不是把她生的幸福交到他的手上。虽然心中有着无限的遗憾,但他也不会怨恨。他是男人,怎么也不可能连这点xiōng襟都没有。
  他这就样盯着婚纱店里的秦语岑,时走神。都没有注意到红灯已经闪烁变成了绿灯,后面的司机都在按喇叭催促着他,他才回过神来。霍靖棠这才收回目光,换档,加油,个转弯,把车停到离婚纱店有段距离的地方。然后他下车,走到了婚纱店对面的家咖啡店。他出现这家咖啡店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像他这样的男人永远都是自带光环,那种高贵无法让人忽视而成为焦点。
  他也是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这种惊艳的目光,所以点都不会受他人影响。他找了个能看到婚纱店方向,但又不会让秦语岑看到他的桌位,坐进了红色的沙发内。
  服务人员上前礼貌询问:“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
  “杯拿铁吧。”他看了下桌上的饮品单,选了第个。
  其实他不太喜欢喝咖啡,他更多的是喜欢品茶,茶水的那种清新甘甜让人无法拒绝它的美好。
  他坐在那里,目光却不受控制地看向了婚纱店里,店里的秦语岑和关昊扬已经拍摄了组简单的婚纱照片。拍摄结束,秦语岑便离开了关昊扬和怀抱,与他拉开距离,不愿意太过亲密。这让她很不自在。
  “我去换衣服。”秦语岑轻声对关昊扬道些,便里去看他眼,转身离开。
  秦语岑口气憋到更衣室内,她就坐在了那里,小小的空间只剩下她个人,她就不会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假装坚强,可是让自己软弱点,放松自己些。人生中的第次披的婚纱不是为了那个可经让自己笑,让自己幸福的男人而披,是不是种遗憾?
  而比秦语岑先步换好衣服的关昊扬刚从更衣室内出来,手机便响了起来。他看号码是安倩妮打来的,他走到边接起了电话:“我这个时候正忙,你打给我有什么事情?”
  “昊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安倩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怜,夹着丝哭音。
  “你这是怎么了?”关昊扬蹙了下眉,“你小脑袋里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如果你还在乎我,那么现在来找我,我在棠煌酒店里等你。”安倩妮撂了话在这里。
  她是安家的小姐,从小到大没的吃过苦,也没有人对她说过个不字,她想要的东西,轻而易举地就能得到,加上从小追她的男孩子很多,所以优越感极好,只是在关昊扬这件事情上踢到了铁板。
  她这么漂亮,家世又好,她想没有男生是不喜欢她的,当然包括关昊扬。可关昊扬却真的对她没有多看两眼。以她要强骄傲的个性,她就不服。她就想证明关昊扬也是逃不开她的魅力,所以就主动出现在关昊扬的周围,去引起他的注意。她身边的闺蜜也放话出去说关昊扬和安倩妮是男女朋友。
  关昊扬对于这个女孩子才引起了注意,但他还是没有接受她的感情。直到他出国,安倩妮也义无反顾地追随他出国,在国外那些年,她这个娇纵的大小姐开始为他学习做饭,虽然还是只能做简单的蛋炒饭和煮面,但比起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已经是进步不少。
  最让关昊扬记忆深刻的是他有次感冒,身体会发冷,盖了两床被子都还是冷,把安倩妮都吓哭了。她抱着他:“昊扬,你快快好起来。”
  “我冷……”他的身体在她的怀里颤抖着。
  他靠着她,感觉到她身体上那温暖的热度,就直往她的怀里靠,想要得到更多的温暖。但他的脑袋无意蹭在他丰满的xiōng前,让安倩妮红了脸。她也不是个不自爱的女生,所以她对于男女间的那种事情虽然充满了好奇,但也是害怕的。因为她听她某个偷吃了禁果的朋友说,第次的时候那个挺疼的,还要流血。所以她心里也就留了个阴影,从没有和男生有过如此亲密的行为。
  直到现在,关昊扬是她唯个算靠近太多的人。只是他们之间还没有突破那步,方面上关昊扬不主动,而她也害怕。
  而此刻,安倩妮被关昊扬给中意得心里痒痒的,说不出的那种陌生却又异样的欢愉感往那空虚的小腹窜去。
  她紧咬着唇,不敢动,连呼吸都在发紧。但看到关昊扬难受的样子,她咬牙,先是将关昊扬的上衣臆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将自己不着缕的身子去紧贴上去,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捂在两床被子里。
  关昊扬汲取着她身体的温度,渐渐地似乎不那么冷了,而安倩妮却因为两床被子给热得流了汗水。她这个人最讨厌出汗了,总觉得汗水脏脏的。可是为了关昊扬,她什么都能忍。
  两人就这样抱着过了个晚上,直到第二天醒来,关昊扬才发现自己和安倩妮光着身子抱了夜。而她睡着时那安静的睡颜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明媚动人。
  也就是这晚,让关昊扬对安倩妮的小大姐作风有了改变。她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子,可是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付出切,改变自己。她个娇滴滴的大小姐竟然为了他而照顾他夜,就算他再铁石心肠也被她给柔软了。
  关昊扬就这样低头吻在了她洁白的额头上,安倩妮的羽睫颤动了两下,缓缓半睁开迷蒙的眸子,看着近在眼前的关昊扬:“你好些了吗?”
  她抬手抚上他的额头,又mōmō自己的,感觉温度差不多:“你知道吗?你昨天晚上你把我吓死了,你身发冷,我抱着我说糊话,我以为你就要死掉了……你说如果你死掉了,我怎么办啊--唔……”
  她的话没说被就关昊扬覆上来的嘴给堵住了。她的话被他的给吃掉。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在他的亲吻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看着他就这样吻着自己,唇齿缠绵,汹涌而激烈。
  “闭上眼睛。”关昊扬沙哑着声音对她道。
  安倩妮这才听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再次袭来,她心里窃喜,双臂轻搂着她的颈子,开始回应他。两人吻得是难舍分难分。身体上的温度开始攀升,焚烧着两个人的理智。他的吻从她的唇上移开,吻着她的下巴,肩头,锁骨……让她在自己的怀里沉沦,他们紧紧地拥抱在起难舍难分。
  他吻了吻她的鬓角,缓解着她的紧张与不安。经过他的耐心的安抚,她在他的怀里渐渐放松,等待着属于她的美好蜕变。
  两人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关昊扬从身后抱着她,她与他十指紧扣,目光落在他们相扣的手指上:“昊扬,我们终于在起了,是吗?你再也不会把我推开了是吗?”
  关昊扬的xiōng膛紧贴着她的背脊,双手在她的腰间收,他贪恋地问着她身上那诱人的香味,声音还是哑哑的:“是……”
  他却没有勇气开口告诉她自己已经在国内有妻子了,他也不想让安倩妮知道秦语岑的存在。他想他和秦语岑之间没有夫妻之实,他回去便要和她离婚。他便可以和安倩妮在起了。
  “我好开心。”安倩妮的羽睫间都染上了水珠,“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开心的事情。昊扬,我爱你。”
  她转过身来,与他面对着面,捧着他的脸蛋,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吻。两人又痴缠在了起,好像怎么吻也不够样。
  自那以后,他们算是正式同居了,在国外,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像是普通的情侣样,牵手,拥抱,接吻,睡觉……这五年的国外生活,他们都很开心,陪伴彼此这么长的时光。
  只是他因为爷爷的病情,先步回国,回国换了国内的号码忘了告诉安倩妮。也因为工作很忙,加上和秦语岑之间发生的事情,他是忽视了安倩妮的存在。他以为这几个月不联系,她也就放下他了。没想到她回来第件事情就是找他,他当时除了惊讶,其实还是有心动。毕竟他们曾经的异国他乡只有彼此。
  所以对于安倩妮他是把她放在心里的,只是回来后看到秦语岑,他们觉得年少时的那份青涩,他也割舍不下。但他和秦语岑因为分离五年之间存在太多的问题,她也不会像安倩妮这样对他柔软。个男人在外打拼疲累时需要的就是个女人温柔的安抚,秦语岑做不到,而且他以外的男人纠缠不清。他自然也向往安倩妮的柔情似水。
  关昊扬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他握着手机,看到秦语岑还没有出来,便压低声音:“不要在棠煌酒店,换个地方。”
  “你不是要在这里举行婚礼吗?你怎么就不敢来了?”安倩妮咬着唇,不让自己哭泣,语气里都是委屈,“你不来,我就去找你。关昊扬,我对你那么好,可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瞒不了她,她终究是知道是,所以才会这么急地找自己要个解释吧。
  “你等下,我马上过来找你。”关昊扬的心软,也就依了她,“你等着。”
  关昊扬结束了和安倩妮的通话,放好手机就看到秦语岑也换下了婚纱走了出来。他便走过去:“婚纱还满意吗?”
  “就这件吧。”秦语岑也不想去挑剔,因为不是对的人,所以连婚纱也不想去费这个精神,只是穿着走走过场而已。
  “把这婚纱和礼服都包起来吧。”关昊扬看了下时间,对秦语岑道,“刚才助理给我打电话,说急事让我去处理下,你打车回去吧。”
  关昊扬从钱包里取出钱给她,秦语岑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有带钱。你有事就先走吧,我自己个可以回去。”
  “那到家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关昊扬表现得很急,秦语岑点头,他也就匆匆离开了婚纱店。
  秦语岑坐在沙发里,等着工作人员把婚纱和礼服装好。有人替她送上杯水,她看着书上那些婚纱照,他们都笑容满脸,幸福洋溢,哪里像她,点高兴的兴致都没有。
  等工作人员把大纸袋送上:“秦小姐,你和关先生的婚纱礼服。”
  “谢谢。”秦语岑站起来接过袋子,便走出了婚纱店。她个人走两步,站在十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计程车,却没有招手打车。她想个人静静,个人走走也好。
  她提着袋子,虽然不是很重,但提着东西在手,总归是不方便的。她今天穿着件白色的铅笔裤,件白色的圆领衬衣,外面套着件纯红色的遮臀的韩范儿大衣,虽然宽松,但穿着她那高挑纤细的身上,特别的有味道。
  她个人走在大街上,眼睛也没有看其他地方,只是这么没有目的的,沿着这条路往前。
  而看到她独自出了婚纱店的霍请棠连咖啡都没有上口,便抓起车钥匙走出咖啡店,步行跟在她后面几米远的距离。因为是冬天,天黑的都比较早,而秦语岑也没有往回看过,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没也没有发现霍靖棠跟在她身后。
  天暗了下来,气温又降了好些,天上开始飘落起雨夹雪,而秦语岑却仿佛不在意,孤独地行走着。
  不知道她走了多少个十字路口,而他又跟着她走过多少个十字路口,直到天黑到华灯齐放,她终于在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她站在那里等着红灯变绿灯。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将她笼罩在片温和的光晕之中,眉目间有精致依旧,只是似乎少了丝灵魂。
  她站在那里红灯变绿,绿灯变红,都没有过马路。
  霍靖棠就这样看着她,心里泛起的还是不忍和疼惜。都下雪了,她还个人孤独地街头徘徊,不知道回家吗?外面又是这样的冷,她穿得那么单薄,身子骨那么纤细,看着她冷得发白脸,这怎么经得起折腾。
  秦语岑看着那变化几次的红绿灯,她觉得自己是无家可归。她觉得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里,她要面对着个背叛伤害自己的人,还在强颜欢笑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她想能在外面多待会儿是会儿,回去后就往床上躺就睡了,不用有太多的交流。
  又是绿灯,她迈开脚步过去,冷风吹起,把她的长发吹乱,扬起,遮住了她的眼晴,辆转弯的车开了过来,秦语岑所在的位置正是他的死角,天地昏暗,他也没注意到。等她把长发从脸上拨开,看清楚车子向她驶来时,惊得就让在了原地,所有的声音都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叫不出来。
  霍靖棠以急速跑向她,把她抱住旋转开去,可是手臂还是被车子给险险地擦到了。司机也吓得不轻,停了车子上前来:“小姐,你是怎么走路的?没看到转弯车可行吗?就这么冲到了路中间,多危险。你想找死去找别人,别给拉我垫背,真是晦气!”
  秦语岑被霍靖棠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双冷眸轻瞪着那个司机,冰冷地吐出个字:“滚!否则我让你进局子里去!”
  司机被霍靖棠那强大的冰冷的气息给震慑住了,吞了吞唾沫,也只好把车开车。
  霍靖棠把秦语岑给拥到了路边,她就这么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趁这难得的机会再次好好地感受着他的温度,这样的机会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她闭着眼睛,贪恋地闻着他身上那清新的薄荷气息,还要那强烈的男人味道,让她温暖得有落泪的冲动。可是她还是忍住了,把浮上眼眶的酸涩湿润压了下去。
  霍靖棠先松开了她,他们这样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很引人侧目。她感觉到身体上的温度冷,看着他们之间拉开的距离:“霍靖棠……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做梦?”
  “以后过马路记得看路。”霍靖棠叮嘱着她。
  “我……”秦语岑抿了下,变成了轻轻地点头。
  她的心微微颤抖,现在站在他的面前好像没有那天的痛苦,更多是种平静。平静地看待彼此现在的关系,不流露出丝的悲伤,如果不能避免伤害,那就不让他为自己担忧,不再让他牵挂,看着她好好,也好。
  “饿了吗?我请你吃饭。”霍靖棠跟着她走了这么久,她都没有喝过吃过任何东西。
  “我不饿。”秦语岑柔软的唇角扬起笑。
  霍靖棠抬起手表,看着面的时间,算了下:“你已经走了个小时零五分钟了,天都黑了,又这么冷,吃点热东西暖暖胃也好。”
  秦语岑怔,她走了有个多小时吗?她真的走了这么久了?而他又是怎么知道的?不会直跟在她的身后吧,也走了这么久?就算是她不饿,他也该吃饭了。她不能让他这么又冷又饿,又担心。
  “好像也对。”秦语岑左右看了下,目光落在了前面个火锅店的招牌上,“我们去吃火锅好吗?你能吃辣吗?”
  “还可以。”霍靖棠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那家火锅店,“冬天里吃火锅,是不错的选择,走吧。”
  他们便在绿灯时过了马路,走进那家火锅店,现在是冬天又是晚上,所以生意是特别好。他们两个人进去就看到片忙碌的情景。有服务人员上前招呼着:“请问几位?”
  “两位。”
  “那这边请。”
  服务员领他们到了个靠窗的位置,两个人坐也刚好。霍靖棠接过服务递上的点菜单转手给了对面的秦语岑:“点菜。”
  秦语岑也不客气,她拿起笔在菜单上勾划着她喜欢吃的菜,抬了眼看他:“你喜欢吃什么?”
  “你点我吃什么。”霍靖棠端起了水杯,但是也只是看看,也就放下了,却落进了秦语岑的眼睛里。
  “那我就自己做主了,会儿你觉得还差什么就再点。”秦语岑点好的菜单给了服务员,并嘱咐着他,“先给我们来两瓶可乐。我们口渴了。”
  “好。”服务生拿着菜单还离开了。
  这速度也快,没会儿就拿来了两瓶玻璃瓶的可口可乐来。秦语岑看着霍靖棠:“喝吧。”
  秦语岑和他之间好像没忘记了那天的不愉快,像是朋友般聊着些事情,也许这样的定位对于他们是最好的。没有怨恨与伤害,这是她所期望的。
  这顿火锅,他们吃得很开心,秦语岑点了那么多的菜,两人都不嫌多。
  如果这生做不成爱人,做朋友也可以关心对方,看到对方,这也足够了。
  秦语岑满足地用手抚了下自己吃得胀胀的小肚:“我都吃撑到了。”
  看到她满足,他的薄唇角是丝丝浅笑。
  最后结账的时候秦语岑阻止了霍靖棠:“这次我请你。”
  “说好我请客的。”霍靖棠坚持自己的立场,“我是男人,要女人请吃饭,传出去我就太没风度了。”
  “就次,我请你这次。”秦语岑也坚持着,两人目光相接,她的眼底带着点点渴求,“好吗?也许以后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句话,把他们都拉回了现实,霍靖棠僵着手。
  最后是秦语岑给了钱,两人走出热门的火锅店,外面是清冷的街,身体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在店里的热度。冷风次,寒意窜起。
  辆黑色的塞拉利昂慕尚缓缓地停在了店外,从车上下来的是徐锐:“总裁,秦小姐,上车吧。”
  “你送秦小姐回去吧。”霍靖棠不想与她起,以免在关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回席言那里,我准备去收拾下我的东西,起吧。”秦语岑不想把他个人丢在这里,她怎么着也不忍心。
  这个男人给了她太多的温暖与感动,帮助与支持,还有宽容……她想以后在别人的身上难以得到。
  霍靖棠听才与她同行,两人在车上也没有说话。徐锐也把车开得很缓慢,明明四十分钟的车程足足用了个小时。
  到了席言楼下,秦语岑下车与霍靖棠和徐锐挥手再见。
  霍靖棠坐在车内没动,脸部轮廓被阴影模糊。他倏地抬眸,看到她眼底的水光浮动,他冰冷而幽暗的眸子对上她那双清澈到可以滴出水来的美眸,带着可以吸引切的强大力量让她无法转开视线,紧紧地被他的目光给攫住。
  秦语岑的心跳在那瞬间漏跳了拍,脸上的笑容淡淡,却也有苦涩,更多的是淡然。
  “徐锐,走吧。”霍请棠收回了目光,不再让自己留恋,她很快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今天就算作是他们彼此做最后的告别。
  秦语岑看着远去的车影渐渐消失在暗黑暗里,她睁得生疼的眼睛轻轻眨,那逼到眼底的泪意终于涌上,滴泪水从她浓密的羽睫间坠落,在这暗夜里的闪烁着光芒。
  秦语岑站在那里,仿佛他还是眼前,她痴痴地在这里守候。
  突然她感觉到肩上沉,身体暖,回头,泪眼迷蒙中看到是席言:“言言……”
  “既然是喜欢他的,为什么偏偏要放手?”她在楼上看到下面这分离的幕,是心酸,也心疼。秦语岑低眸不语,席言也不想再在她的伤口心撒盐:“天冷,上楼吧。”
  秦语岑随席言上楼,打了个电话给关昊扬,说她今天在席言这里过夜,就不回鹂山了。
  而那边关昊扬还在棠煌的酒店里,正安抚着安倩妮,就接到了秦语岑的电话:“好,我知道了,早点休息。”
  他和秦语岑结束了通话,刚转过身去,就看到安倩妮站在自己的身,盯着他:“是不是她打来的?让你回家是吗?”她却把抱住关昊扬,把脸紧贴在他的怀里:“你今天晚上不许走,必须陪我。”
  “妮儿,别瞎想。”关昊扬怜惜地抚着她的发。
  “你让我怎么不瞎想?你都要结婚了,可是新娘却不是我?”安倩妮气愤地咬唇,眼底又开始漫上了眼泪,“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好了?比不上她,你要丢下我去和别的女人结婚?昊扬,你结婚我竟然是最后个知道的,你骗了我多久?”
  这几天京港市最热门的消息就是关山领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关昊扬和秦语岑的婚事。虽然大家都不太清楚秦语岑是谁,但却也已经好奇这位能让关昊扬心甘心愿走进婚姻的女人拥有怎样的魅力。
  而安倩妮也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她当时就气得把报纸给撕碎成渣,家里人看着她莫名其妙的举动都无语了。
  “妮儿,对不起,我并不想让你知道,可是你还是知道了。”关昊扬有些自责,然后将她的脸捧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你相信我吗?”
  “我想相信你,可是你结婚的消息全市都知道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安倩妮生气心痛地拉下他捧着她脸的手,负气伤心地坐到了床沿。
  关昊扬叹了口,上前揽着她的肩将她拥在怀里:“你要相信我,我和她之间是因为我爷爷……爷爷他生病了,而她又深得爷爷的喜欢,我不得不这做么,否则我将失去关山。我这么做都是不得已的,但是你要相信我……”
  这个婚……他希望的是结不成。
  “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怎么舍得你?你这么可爱,这么爱我。”关昊扬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你mōmō这颗心,是不是在你的手中跳动?妮儿,如果连你也误解我,我这日子该怎么活下去?”
  安倩妮在他的肩头听得伤心yù泣,她的眼眶被水气湿润,洗得她那又明亮更加发亮:“可是你就要成为别的女人的老公,你就是有妇之夫!我以后和你又怎么能在起?难道要我安家的的千金小姐去做第三者,做你的地下情人吗?昊扬,你说,你让我怎么活?”
  她紧紧地揪着他身前的衣襟,脸上的悲伤,还有眼里的破碎,心是空空的。当她看到这个消息后,她整个人都愤怒了。那种痛顿时就让她全身无力,像是害了病样无精打采。
  “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如果你要离开我,我也无话可说。如果你相信我,我保证会尽快和她离婚的。”关昊扬抬手,用自己的大掌将她的手掌握在手中,“妮儿,你愿意等我吗?”
  关昊扬是难得的声线柔和,柔到让安倩妮都感觉不真实,她红着眼眶,泪水温温浸出来湿润了他的衣服。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揪着他衣服的指尖加重了力量。
  安倩妮深吸着气,轻轻启唇:“昊扬,可是我的心好痛好痛……”
  谁让她是那么的爱他,爱了多少年,她用情之深,他也是自己第次男人。他把她从青涩的少女变成了有情趣的女人。她离不开他,她爱他。所以又怎么能舍得这么放弃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妮儿,现在让你受的委屈,以后我都会补偿给你。”关昊扬拥着她,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那你定要答应我快点和她离婚,你不能再骗我了。我怕我会心痛死的。”安倩妮放低了自己千金小姐的姿态,再次为这个男人妥协自己。
  “我会的,如果有其他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委屈你。”关昊扬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今天晚上我不走了,我留下来陪你。”
  安倩妮听到他要留下来陪自己,她原本盛满哀伤的眼睛里终于有喜悦之光闪耀。她却嘴倔道:“谁要你陪--”
  关昊扬已经在她的唇上狠狠吻,放开她:“是不是不要我陪?”
  安倩妮别开脸,不去看他,不让自己承认自己心软。
  关昊扬将她把扑倒在了床上,她瞪着他:“昊扬,你太坏了。你是也对她这么热情……”
  “我和她有名无实,你才是我的关昊扬的女人!”
  关昊扬的话让安倩妮心里也更有分踏实,她伸手勾下他的颈子,他低头吻,两人就缠绵在起,呼吸混浊。
  床下上散落的是男人的衬衣、西裤,与女人的文xiōng,裙子暧昧的纠缠在起……
  而床上两人身影重叠摇晃,激情热烈,室的春光旖旎,只听见男人女人的叫声交织在起的,让人脸红心跳……
  第二天上班,关昊扬把份资料递给了自己的私人助理:“把这份资料拿给警方。”
  “总裁,总裁真的要这么做吗?”
  “按我说的做。”关昊扬冷了声音。
  “是。”
  每天清晨,当秦语岑睁开眼睛就在祈祷着婚礼的时间不要这么快就到了,可每天睁开眼就表示日子又过天了,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而秦语岑也越来越不安。她多么希望婚礼这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越是不想的事情越是来得很快。
  婚礼依旧如期而至,她没有做新娘子的那种喜悦和激动,有的是满满的失落,还有害怕。她怕在自己的婚礼会遇到霍靖棠,她不想自己在他的面前假装很好,可又不得不假装。这样身心都好累……
  婚宴被安排在了中午十二点。
  冬日里,白雪纷飞,银装素裹的世界仿佛童话般。棠煌酒店被璀璨的灯光映照得分外富丽堂皇。酒店大厅大门被火红的玫瑰花与洁白的香水百合装点,配上纯白紫两色的轻纱在晚风中飞舞,荡漾出làng漫梦幻的涟漪。
  门口有秦语岑和关昊扬甜蜜相拥的巨幅婚纱照,秦语岑闭着眼睛将下巴搁在关昊扬的肩上,阳光在他们中间散开,金色的光芒把她的脸都柔和在了阳光中。
  鲜红色的地毯从酒店门口直铺到二楼的婚礼宴会厅。
  婚礼大厅采用了欧式设计,高阔的穹顶,优美的罗马柱,精致的雕花,从上面垂吊下无数金灿灿的宫庭水晶灯,昂贵奢华,迷醉了人眼。南面是结婚礼台,白紫两色的轻纱和垂幔,还有美丽的水晶流苏,鲜艳yù滴的香槟玫瑰,正中央是电子屏幕,正播放着他们的婚纱照,俊男美女甚是相配。
  礼台左边的酒台上叠起了高高的高脚杯,在光芒下光泽闪耀。
  右边的乐队,正现场凑出轻柔的乐曲,倍加温馨。
  关昊扬作为关山集团的总裁,他的婚宴自然是受到本市名流的重视。前来参加婚礼的人络绎不绝,每个客人衣着华丽得体,发饰精致,珠光宝气。
  十二点整,结婚婚仪式正式开始,在乐队现场演奏的《婚礼进行曲》中,主持人上台,调节气氛,在深情的念白中,关昊扬出现在了礼台上,袭纯白色的结婚礼服正式得体,勾出他俊挺的身材,突显绅士的优雅,英俊的脸庞扬着淡淡的微笑。
  “有请美丽的新娘秦语岑小姐。”婚礼司仪高声宣布。
  秦语天生丽质,柔美高雅,长发全部垂落左肩,头上戴覆着薄纱,把她美丽的容貌遮掩,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却也好奇她的美丽。洁白的婚纱把她玲珑浮凸的娇人身段勾勒诱人。
  霍靖棠并没有就坐,而是站在三楼的楼栏边,看着红毯这端的秦语岑在秦父的带领下步步走向了让在台上的关昊扬,她每走步,他的心上仿佛就被薄薄的刀片划过下。
  关昊扬从秦父的手里接过了秦语岑的手,两人相对站立,接受着整个大厅内所有人的祝福的目光。
  他们的婚礼流程由繁化简,就到了宣读结婚誓词的时候,可以说秦语岑整个过程都不在状态,她的眼角余光扫到三楼那个高大俊挺的身影时,颗心狠狠怔。
  霍靖棠和她的目光在空中纠缠,主持连问她她才回过神来,看着脸色不郁的关昊扬,他压低声音道:“嫁给我,你是有多么的不愿意?”
  秦语岑没有开口辩驳,只是看向主持人,回答他的问题:“我愿--”
  楼上的那抹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地下留下地沾着暗红酒渍的玻璃碎片,还有点点鲜血。
  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婚宴厅门口传来阵sǎo动,便看到有三名穿着制服警察从门口走了过来,现场的喧闹声被窃窃私语所取代。众人的目光都追随着警察落在了台上。
  警察站定在关昊扬和秦语岑的面前,他们看了看两人:“关先生,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但不好意思,公事还是要公办。”
  “我们理解,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关昊扬表示理解。
  为首的那个警察把目光落到了秦语岑的身上:“请问你是秦语岑小姐吗?”
  “是,我是。”秦语岑因为被打断的婚礼而松了口气,并没有感觉到警察来的事情有任何不妥。
  “我们是京港公市安局天京区分局的,经人举报,你泄露了商业机密,所以现在要你随我们去局里配合调查。”警察同志说明了来意。
  “泄露了商业机密?”秦语岑不明白他们说的事情,“你们是在怀疑我是吗?”
  “秦小姐,我们是在例行公事。”警察面无表情,“你泄露了关山集团的商业机密,对关山近期的利益造成危害,还有你在关山这五年里,公司的财务有问题,怀疑你有偷税,漏税行为。”
  秦语岑脸听,脸色变,紧咬着牙关:“这不可能!我从来没在做过!”
  ------题外话------
  婚礼明天继续哈,走到这步,离婚也是再所难免了。所以亲们不要急,写文也是步步的来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