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二哥看到这样的你会不会兽性大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握着手里的离婚证,不再去看关昊扬眼,她迈着步子往民政局在大厅外走去,脚步格外的轻盈。她想没有了他的爱不要紧,失去了婚姻也没关系,还好没有让自己倒下,而且她也获得了自由,从关家离开了,以后她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凭自己的意愿来做。就算现在她跌得很惨,但她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定可以站起来的。天无绝人之路不是吗?
  秦语岑走出了民政大厅,刚下了台阶,个人影便冲了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抬眸看,竟然是钟làng来了。
  “小岑岑,看到我有没有惊喜到?”钟làng在她的面前扬着那明朗的笑容,他对她张开了又臂,“来,我们先来个大大的拥抱庆祝下。”
  “钟làng,你怎么来了?”秦语岑真的有被惊喜到,然后也不避讳地投入了他的怀抱里。
  这时随后出的关昊扬看到钟làng和秦语岑就在这民政大厅外和钟làng搂搂抱抱的,眉心蹙。
  “这样大喜的日子我来能来帮你加加油吗?”钟làng的目光越过她,看着步走过来的关昊扬,西装革履,依旧是帅气的豪门贵公子,“小岑岑,恭喜你终于摆脱了人模狗样的人渣。从今天开始,你的世界将充满了阳光,有我钟làng在,你放心,绝对不会再让他人欺负你的。”
  关昊扬两步走到台阶下,与秦语岑站在起,冷睨着她漂亮的脸庞,却是冲钟làng道:“钟公子,你说谁人模狗样的?”
  “谁接我话谁就是。”钟làng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有几分小孩子的心性。
  “钟公子,我念在你是钟家名门,对你的侮辱性的言行忍再忍,可忍耐也是有个限度的,所以你下次再对我出言不敬,我就不会再客气了。我会让我的律师向你发送律师涵的,到时候大家法庭上相见可就难看了,所以请好自为知。”关昊扬冷酷平静的句句说着。
  秦语岑侧眸看他,正要张口,钟làng却握住她的手按了按,示意她不要管,而他也站到了他们中间,把两人的距离给隔开:“关昊扬,你以为我是小岑岑,因为心软,念着曾经的情分所以对你忍让吗?我钟làng才不怕你,关昊扬,你有什么损招,尽管使出来,冲我来,若是敢对我的小岑岑耍阴的小动作,我定不会善罢甘休。”钟làng的脸上的狠劲是不同于面对秦语岑的阳光笑容。
  关昊扬竟然也不怒不气,反笑着:“秦语岑,这刚离婚就和你的新欢在这里不要脸的抱在起。我该庆幸自己火眼金睛,早就看出你背着我的出轨之心,我关昊扬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你离婚,免得你给我戴绿帽子。”
  钟làng扣住秦语岑的的手顿,这心里笑开了花,冲关昊扬道:“关昊扬,你真的很二。不过我以后就是要和我的小岑岑甜甜蜜蜜过日子去了,你就等着后悔吧。”
  直到现在关昊扬都还没有发现他和秦语岑之间仅仅是朋友之间的情谊,而小岑岑真正的新欢是他们那优秀伟大,又高高在上的二哥。如果让关昊扬知道霍靖棠才是那个中意秦语岑的男人,要不是二哥说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他定会告诉他,那么他的脸定会五彩缤纷,会很好看。想想就觉得很好笑,很期待。
  说完,他便搂着秦语岑的肩往停在民政局门外去,那里停着辆白色的宝马m6。这是钟làng的车,他的人就适合这种白色款的车,符合他阳光般的性格。
  钟làng带着她走近宝马车,神秘兮兮地道:“小岑岑,不仅我来了,二哥也来了。”
  “嗯?”秦语岑又是惊,往四周看,没有看到霍靖棠平时开的那辆宾利欧陆,眼底浮起了抹失望,以为钟làng是逗她玩的,。
  霍靖棠向工作严谨认真负责,这会儿应该是在棠煌集团的办公室内工作吧,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离婚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的事情,他干嘛要来。
  钟làng笑了声,然后抬手往宝马车的玻璃车窗上轻轻敲,车窗降下,秦语岑看到坐在后座的霍靖棠。他静静地坐在那里,英气逼人,五官的线条染着浅淡的柔光,瞳孔也镀着光泽,仿佛醉人的琉璃。他雪白的衬衣,暗蓝色的西装,骨骼优美的手轻放在膝盖上,他就像是幅赏心悦目的油画般,紧紧地吸引着她的目光。
  霍靖棠的目光凌厉扫过钟làng的脸,又落到他揽着秦语岑肩的那只手上,眸色变暗。钟làng也意识到这点,立即把放在秦语岑肩上的手拿开,呵呵地笑了两声就应付过去了。
  “看够了吗?”霍靖棠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侧眸对上她的眸子。
  秦语岑像是中了魔咒般,顺着他的问话点了点头:“够了……我……”
  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她羞囧的咬了咬唇:“你怎么来了?”
  “看来你不太想看到我。”霍靖棠的目光落到她手里的离婚证上,眼底流转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不是,我是想你工作那么忙,没想到你会来。”秦语岑捏紧着手进而的离婚证,她面对他,总会笨嘴拙舌,好像总是会说错话,所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离婚证拿到了。”霍靖棠是明知故问,“挺好。”
  “二哥,关昊扬出来了。”钟làng提醒着他。
  霍靖棠的目光越过车窗,看向了背脊挺直,走出来的关昊扬。而关昊扬的目光在扫过钟làng和秦语岑的时候,也瞄到了车内坐着的霍靖棠。他微顿了脚步,想要不要上前打招呼。
  而些时霍靖棠已经推开了车门,从车内下来,站在身身旁,双手随意的插在了西裤口袋内,目光扬起,与关昊扬的相接。
  “霍总,你好。”关昊扬还是和霍靖棠友善的打招呼,毕竟双方以后可能有合作,这点面子还是要卖的。
  “关总今天真是好气色。”霍靖棠的身体轻靠着白色的车身。
  “霍总真是会说笑,不过今天的确是很高兴。”关昊扬脸上终于有了丝笑容,“我想霍总还不知道我的前妻和你的好兄弟钟公子之间的关系可不浅。若不是看在霍总的面子上,我关某也大方交次,成全他们。”
  霍靖棠的抬眸看了眼并肩站在了起的钟làng和秦语岑,深看了眼,然后才把目光转向了关昊扬:“关总,想多了。他们只是好朋友而已,而我倒是听说关总和秦小姐的堂妹好像有个孩子,不知是真是假。”
  关昊扬听,脸色白了白,却是看向秦语岑,以为是她说出去的:“霍总,谣言都是止于智者。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步。”
  关昊扬便咬牙离开,而身后传来了钟làng的声音:“小岑岑,为了庆祝你今天你得到自由,我们今天晚上去吃大餐。你说在哪儿吃?二哥的酒店里,全场免费,多叫些朋友来起高兴高兴。”
  “你是想趁机玩吧。”霍靖棠与秦语岑对视眼,彼此笑了。
  关昊扬打开车子坐上去,耳边还萦绕着霍靖棠说的话,说他想多了。可他真的是想多了吗?钟làng和秦语岑之间牵手拥抱,亲密如此。他透过自己的的倒车镜看着他们三人,特别是秦语岑和钟làng笑得那么开心,那笑好像是对他的无尽嘲讽。
  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是安倩妮打来的,他连忙接了起来:“昊扬,你在哪里?离婚证办了吗?那个女的没有对你死缠烂打不离吧?我听说她奶奶昨天还跑到你家去跪着你求你不离婚,他们家的人还真是恶心,就是不愿意放弃你们关家这颗大树--”
  “妮儿,够了,好吗?”关昊扬的心里不知哪里来的烦躁,说话的语气些重了。
  “昊扬,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她你心疼了?”安倩妮因为被她打断话而产生了妒嫉,“你和她都离婚了,你还想着她吗?”
  关昊扬深深地拧着眉,眼底有破碎的光芒闪烁着。他手握着方向盘,手握着手机,“妮儿,你想多了。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我在你公司楼下,我本想给你个惊喜的,可是你却这么对我,我不会等你了,我走了。”安倩妮的确是要关山的地下停车场等他,坐在自己的车内。
  “别走,我需要你。”他急急地叫住她,握紧方向盘的手骨节都泛着青白色,“我等着我,我很快就赶过来。记住了,别走!”
  关昊扬结束了通话,发动车子开了出去,倒车僮里的秦语岑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凝固成个黑点,直到消失不见。关昊扬总觉得自己的xiōng口堵着口气,怎么喘息都很用力。
  关昊扬用风般的速度赶回了关山集团,把车停好在自己的总裁专属车位上,打电话给安倩妮却没有人接。他下了车,边往电梯而去,边继续打着电话。他踌进电梯,门缓缓合上时,个火红的人影就闪了进来。安倩妮脸不高兴加委屈地站在边。
  安倩妮不说话,就是瞪着电梯面板。关昊扬伸手过去握住她扣在起的手,她却扭捏着甩开他的手,紧咬着如花般的红唇。
  “妮儿,你看我这么快就赶过来了,你还生我的气?”关昊扬的手改去扶住她的双肩,把她扳过来,面对自己。
  “我说那个女人,你就生气,这说明你在骗我,你明明心里就放不下她,既然放不下,那干嘛还要离婚。”安倩妮说完,红着眼睛,咬着唇瓣便不说话了。
  关昊扬将她的脸扳过来,面对自己,有些无奈地叹息了声:“妮儿,你真的想太多了。我怎么会放不下她,她背着我勾引了钟家公子,还把关山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做出这么多对不起关家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原谅她吗?如果我能原谅她,我就不会提出离婚了,妮儿,我现在想要的人只是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安倩妮有些不确定地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羽睫都沾上了丝丝水气:“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关昊扬冷峻的脸庞泛起了温柔,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啊,就是个小醋坛子,这么爱吃醋,也不怕被酸死?”
  “我就是爱吃醋。”安倩妮还不服气的扬了扬下巴,眼底晶亮,话语柔。“我吃醋那也是因为我爱你。昊扬,你能明白吗?”
  安倩妮似乎很没有安全感,将她自己的脸庞贴在他的肩头,双手挽着他的手臂,手掌握住他的手。
  “我知道,所以以后我会对你好的。”关昊扬抬手,抚着她的脸庞
  安倩妮从他的肩上抬起脸来,与他对视着。她的手指抚上他的眉眼,最后停在了他的唇上,关昊扬坏笑下,张口就咬住了她的指尖。她拍板的脸蛋红:“昊扬,会有人看到的。”
  “这是我的专属电梯,直通顶楼,不会有人进来的。”关昊扬说话间就松开了她的手指,双手扣住她的纤腰,将她拉近自己的怀里。
  她伸手抵在她的xiōng膛之上,而他的大手在她的腰间掐,痒得她手松。他就低头含住了她的唇。这如花般娇艳的唇瓣比他想像中的还要美味,还有柔软。关昊扬的唇齿与她的相抵,两人吻得呼吸急促,温度骤升,身体像是被丢在火上炙烤般,只想扯下彼此的衣服。
  关昊扬的吻落在她雪白圆润的肩头,安倩妮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无力瘫软,声音也中哑哑的:“昊扬,这里是电梯,不能这样……”
  他的眸底已经燃烧起了灼人的火焰:“那去我办公室,那里有个休息间。”
  话音落,电梯也到了顶楼,发出了“叮”的声。关昊扬把她的衣服拉好,但她脸上的热度潮红却时无法退去。她理了理了揉乱的长发,看着电梯面板上自己的模样还算正常,这才和关昊扬出了电梯。
  两人并肩往他的办公室而去,秘书裴仙仙上前,却格外看了眼安倩妮:“总裁,刚才丁助理找你。”
  “让他过会儿来。”关昊扬伸手去推办公室的门,让安倩妮先进去,他才对秘书道,“我现在有事,半个小时内不希望被人打扰,明白吗?”
  “是。”裴仙仙看着消失在门后,已经紧闭的门板,盯了好会儿,才转身离开。
  关昊扬和安倩妮进了办公室,便热情的吻在了起,吻得如胶似漆。他边吻着她,连将她带向了休息室,脚踹开了门,将人带进去,又用脚背把门给掀过去关上,动作如行云流水般。
  安倩妮这才安心,纤指已经迫不及待地伸上了他的衬衣扣子,却解开,而关昊扬也开始脱着她身上的束缚。两人是如此的急切而渴望,双双倒在了柔软的床上,开始了最最热烈激情的男欢女爱。
  就像是场火山爆发样,仿佛是要融化了彼此。
  渐歇,空气都是属于他们恩爱后的那种暧昧受味道。
  关昊扬在休息间1。5米的床上将安倩妮抱在怀里,还贪恋地吻着她的肩头:“我让你幸福了吧?”
  “你坏……”安倩妮伸手捶打在他的xiōng膛上。
  她想起刚才自己那样的热情,就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女人只有幸福才能更加的青春靓丽。女人也想要满足和幸福也并没有错。
  “好了。”关昊扬吻了吻她的额头。
  “昊扬,以后就只能让我陪着你,我要占满你的心,你不能分点点去想那个女人知道吗?否则我会很生气的。”安倩妮的心里还有有些不安。
  “我的心全部装得都是你。”关昊扬把她的手轻放在了自己的左心上,让他感受到他对她的爱。
  “你今天不是离婚了吗?我想和你起庆祝下。”安倩妮窝在他的怀里,“扫以前的晦气。”
  “好,什么都听你的。”关昊扬都依了她。
  关昊扬和安倩妮温存了会儿,便起了身,去冲了个澡,把衬衣套上。安倩妮自他的身后,用双臂圈着他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轻声撒着娇:“昊扬,你多陪陪我嘛。”
  “我还要工作,等我忙完了,我们早点去吃晚餐,好好庆祝。”关昊扬安抚着她,拉下她的手,把长裤套了,又恢复成那个体面的男人。
  安倩妮把床单裹在身上:“你忙吧,我去准备今天的庆祝,就我们两个人会不会太冷清了。”
  关昊扬摇头:“两人才làng漫不好吗?”
  其实他是不想和其他不认识的人起吃饭,多少会有些不自然,所以便想打消安倩妮的念头。
  “那就我们两人。”安倩妮也也被làng漫两个字给软了心。
  关昊扬先步出去工作,安倩妮也冲了个澡,把衣服穿上。她从休息间出来,就看到关昊扬的助理丁树推门进来。他对安倩妮轻轻含首:“安小姐好。”
  安倩妮也回以个浅笑,便对关昊扬道:“昊扬,我先走了,晚上见。”
  “嗯,路上开车小心点。”关昊扬冲她笑。
  安倩妮走后,丁树这才报告着事情:“总裁,我去过警局了,秦小姐是保释人是霍总,不是钟少,钟少好像迟了步。不过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也怕是钟少托霍总帮个忙。这件事情上,有霍总和钟少插手,秦小姐要被判刑的机率很小了,听说秦小姐的律师是沈清,京港市的最有名的金牌律师。我们是要和他们对着干吗?要知道棠煌酒店要在海南新建酒店的计划,我们不是在和棠煌商谈中吗?秦小姐的前期工作做得很好,霍总也属意我们关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们还是不要和霍总有什么冲突才好,否则得不偿失。总裁你认为呢?”
  关昊扬听了助理的报告,伸手捏着直巴,似在思考问题:“事情发展到这步,也只能这么做了。可是不代表我妥协了,那是我看在霍靖棠的面子上,也是为关山的利益着想……所以这次秦语岑,我放过你!”
  从民政局里出来,秦语岑坐上了钟làng的车,与霍靖棠坐在后面。她把手规矩地放在身侧,却不小心扫到了他的西装裤,刚要收回手去,就被他默默地握住,攥在了掌心里,力道不紧,但也让她挣不开。
  秦语岑侧眸看着他,他翅侧头,手撑着脸庞,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好像并没有他握着她的手这回事情。
  钟làng在前面开车,看着这两个人,他的心里去是说不出的喜悦。
  这下好了,秦语岑终于自由了,他二哥可是等了太久了,久到他们都替他着急啊。
  路上,他就这么握着她的手,她则盯着前方,没在说话,直到快到了席言所在的星光小区。他突然冒了句:“你准备直住在席言在这里?”
  “我住这里有问题吗?”秦语岑反问着他。
  “没问题,就是随口问。”霍靖棠说话间松开了她的手,而车子也停在了席言的楼下,他道,“上去吧。”
  秦语岑推开门下车,向他们挥了挥手。钟làng将头伸出来对秦语岑道:“小岑岑,下午五点半,我来接你,记住,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定要是迷死所有男人的那种漂亮哦。”
  他这句话把秦语岑给逗笑了,这是什么比喻。
  秦语岑转身后,钟làng才把车开走,他从后视镜里看着霍靖棠:“二哥,你说小岑岑直住席言家,这于你恐怕多少有些不方便吧。”
  “她愿意住哪儿是她的自由。”霍靖棠收回目光。
  “小岑岑被关昊扬害各那么惨,这离婚肯定没有不会给小岑岑任何好处。现在她可能是身无分文,没车没房的。要不,把你要棠煌碧景的那套房子给她住,前面有花园,后面的泳池,以后你想看她随时可以去。想要来个恩爱什么的,也不会有外人打扰。”
  “她是不会同意的。”霍靖棠白了他眼,“我这样做,你觉得以秦语岑的性格,她会怎么想?我可怜她,还包/养她?”
  秦语岑的性格那么要强,肯定不会轻易地接受他把房子给她住的。以她现在的刚事了这件事情,正处于敏感期,这样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和霍靖棠之间的关系想歪。他不想让她这样想他,也不想她这样想自己。
  钟làng也觉得霍靖棠分析得对:“二哥,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若小岑岑直住在席言家里,总归是不方便你们谈情说爱的。要不,让小岑岑直接住到你的棠煌帝景好了。”
  “这就不用你费心了,把我送到公司,你就可以走了。省得你直在我耳边聒噪个不停,我烦都烦死了。”霍靖棠十分不悦地拧紧了眉
  钟làng则没好气地道:“我都是为你着想,二哥,你这么说我们还能起愉快的玩耍吗?”
  “回去玩你开发的游戏就好了。”霍靖棠看着车窗外飞过的景物若有所思。
  到了棠煌集团,霍靖棠下车,钟làng对他道:“二哥,别忘了今天晚上我们起陪小岑岑庆祝,地方我订,叫上雪宸和冷幽,还有席言,她是小岑岑的好朋友,还有简希那丫头,人多热闹些。”
  霍靖棠也没有反对,想想也是难得高兴地聚次,也就任他去安排。他便进了公司,步进大厅,众人恭敬地向他打招呼:“霍总。”
  有些难得见面霍靖棠的女职员是大气都不敢出,阵阵孤晕眩感袭来,几yù昏倒。
  霍靖棠依旧是冷面无情地步进电梯,根本不去理会别人的表情。直到到了顶楼,他步伐沉稳地走向办公室,席言刚好有事找他,便上前替他推开了厚重的双扇雕花木门。他便率先走了进去,办公室里非常的温暖,点也感觉不到冬日的寒冷。他边步向办公桌,边解着自己的西装扣子,把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了了皮转椅的椅背上。
  他优雅地解开了钻石袖扣,把衣袖挽到了小臂处,然后坐进了靠椅内。
  席言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他的面前:“这是项目经理给你过目的文件,五家公司已经剔了三家,现在只剩下了本市关山和海南那边的南建。”
  霍靖棠点头,目光落在翻动的文件上,却是对她道:“席秘书,你好像快二十六了,还没有想过要交男朋友吗?”
  席言有些不明白了,她与他之间的工作伙伴关系这些处,从没有从自家老板的嘴里听过到关心下属感情的话。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主动关心她有没有交男朋友了?是在试探她有没有把心思完全放在工作上!对,定是这样的!
  她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啊,只能小心翼翼问道:“霍总,感情这种事是需要缘份的,强求不来。而且我现在心都想好好工作,打算是三十岁再考虑结婚的问题,所以现在还有些早了。”
  霍靖棠翻了张纸过去,安静的办公室里听着这声音格外的清晰:“你也别总想着工作。我听人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你这样天天总想着工作,也不出去交际应酬,你又怎么能找到优质男人。如果你等到三十岁再找,好男人都被挑光了,剩下的自然不必我说你也知道是什么样的。不如从明天开始,我就带你多去参加些宴会之类的,我也认识很多不错的优秀男人,到时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这……这是要逆天了吗?席言完全受不了霍靖棠这种关心她的态度,让她站立难安,连手心和额头都渗出了冷汗。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脑袋抽风了?
  她看着脸淡定平静的霍靖棠,觉得自己是风中凌乱了。
  颗心像是丢在油锅里煎熬般难受,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总裁,你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比如小岑岑那里……难道她今天没有和关昊扬离婚吗?”席言还没有收到秦语岑给她的离婚消失,难道是离的不顺利,还是关昊扬那人渣又反悔了?
  霍靖棠突地抬眸,目光凌厉,让她抿了抿唇。他看着她:“席秘书,如果你找到男朋友了,他到你家可能会有些不方便吧。毕竟秦语岑直住在你那里,万你和你朋友要恩爱之类,而我时不时会来找秦语岑,若是你们被人撞见真的很不好。”
  “总裁,我没有男朋友。”席言提醒着他。
  “总有天会有,不是吗?”霍靖棠身体往椅背后靠去,手肘支撑在椅把上,十指交扣。
  席言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扬唇而笑:“总裁,我明白了。我回去就把岑岑给赶出去。至于什么男朋友你真的不用替我介绍了。”
  “最好你是有男朋友了,她才会主动给你们挪空间。”霍靖棠把钥匙给她,“这是我在棠煌碧景的钥匙,至于怎么说我想你应该知道。你比我更了解秦语岑的性格。”
  席言拿过他推过来的钥匙:“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然后席言握着钥匙便转身离开,霍靖棠的声音便在她的身后响起来:“今天晚上起吃饭,阿làng说是替语岑庆祝。下班后等我起。”
  “好。”席言拉开门出去。
  秦语岑现在正在车站,奶奶执意要回去,她也留不住,但她把秦语轩留下了,趁她现在没有工作的时间,带他去好好做个检查。她替秦奶奶和父亲买了两张票过来连打了两个喷嚏,她揉着鼻子,却不知道自己被最自己最亲的朋友和信任的人给全谋“出卖”了。
  “岑儿,天气冷,奶奶和你爸回去后,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秦奶奶见她打喷嚏,便关心着她。
  秦语岑把车票给奶奶:“奶奶,你回去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活儿让爸做,你身体不好,不要逞强。”
  “我知道。”秦奶奶拉过秦语轩的手,也是番叮嘱,“小轩,你在这里可要听你姐的话,否则奶奶就把你给事带回去。”
  “奶奶,我会听姐的话的。”秦语轩拉着秦语岑的手,特别地依赖着她。
  “岑儿,记住奶奶的话,定坚强。奶奶相信你以后会有更好的男人来疼爱你的。”秦奶奶也知道秦语岑今天和关昊扬换了离婚证,看到那红色的本本,刺痛的是她的眼睛,更是她的心。从今以后,秦语岑和关昊扬果然是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这段缘份,算是尽了。
  “有二哥……”秦语轩小声的嘀咕着。
  他想到霍靖棠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姐夫,他的心愿就算是达成了,他的心里就十分的开心。
  秦奶奶没有听清楚,问了句:“小轩你说什么?谁?”
  秦语岑用手轻撞了下秦语轩,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奶奶,快上车了。”
  秦奶奶也没有追问下去,便和秦祥拿关票进站。秦语岑和秦语轩对他们挥手说再见。
  姐弟两人送走了亲人也走出了车站,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来,看是钟làng打来的,便想起了今天钟流说晚上要起吃饭的事情。她指间轻点了屏幕,接起电话,钟làng就问她:“小岑岑,准备好了吗?我已经从公司出发来接你了,可要美美哒,让我眼前亮才行。”
  “钟làng,不好意思,我不在家。我和小轩在车站,刚把奶奶和爸送走。”秦语岑拉着秦轩的手。
  他在这里点都熟悉,加上智力的问题,怕他会走掉。而过往的姑娘们把惊艳的目光落在这对姐弟身上,特别是秦语轩,他黑发白衣,肌肤晶莹白皙,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媲美当下的当红小鲜肉们。
  “那你在车站等我,我来接你。”钟làng便将转弯改变了车子的方向。
  秦语岑本想说不用麻烦,打车回去就好的,可他已经挂了电话。她和秦语轩便走到了站台去等待着。
  这时个戴着墨镜礼帽的男人上前,向秦语岑姐弟递上了名片,做了个自我介绍:“小姐,先生,你们好,我是盛星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刚才无意看到你们,我看你们外形条件都挺好的,有没有想到娱乐圏发展的想法,我可以对你们免费培训包装,帮你们走红--”
  秦语岑便打断了他的介绍,安抚着往她身后躲的秦语轩:“对不起,我们没有兴趣。”
  “小姐,这位先生呢……其实现在正是先生这种是大众喜欢的偶像,我相信只要推来,他定会红透半边天的,你不用给我马上答复,拿着我的名片,什么时候想好了都可以打电话。”那名男子很热情,然后也不多打扰便开车离开了。
  “姐,什么是偶像……”
  “就是自己很喜欢的人……”
  “那我的偶像是二哥。”
  秦语岑看着无忧无虑的弟弟,又想他直这么快乐下去,但又想他的病能够好起来。
  等了没多久,钟làng便来了,把他们姐弟给接走。在回去的路上,钟làng看着秦语岑他们:“小岑岑,在去佳珍楼前,我们先去个地方。”
  “哪里?”秦语岑问他。
  “个拥有魔法的地方。”钟làng冲秦语轩道。
  “我喜欢。”秦语轩拍手鼓掌。
  结果钟làng说的地方是造型工作室,他们姐弟被钟làng给推了进去,对着里面个发型很怪易的男人道:“nick,他们两个交给你了,我只要surp日色和perfect。”
  那个男人两边的头发剔了,间的头发留长,贴着头皮编着辫子垂在xiōng前,真的很有个性!
  “ok。”男人把秦语轩将给了另个叫amanda的女子,这里的人都很怪,这个女子也是长发挑染成了好几种颜色,脸上的妆,特别是眼睛的妆化得很浓。
  秦语轩有些害怕,秦语岑不放心,钟làng便陪着秦语轩。
  秦语轩半个小时就弄好了造型出来,件白色的衬衣,外套件白色外套,xiōng前的图案水墨的蝴蝶兰,同色的白色找裤,双银色的短靴,加上发型弄,那模样简单是帅呆了。
  秦语岑也出来了,件大红色的抹xiōngv领的连身群紧贴着她优美的身体曲线,前凸后翘,衬得象牙白的肌肤晶莹若雪,那v领处若隐若现的事业线更是露了把属于秦语岑的性感。长发弄成了蓬松慵懒的狂野卷发,加上特别妩媚的优雅的妆容,双耳坠在炮光下璀璨闪烁,风情万种不过如此。
  这对姐弟站在起,真的可以把所有惊艳的目光给吸引,成为焦点。
  钟làng看着如此完美的他们,称赞地竖起了大拇指。
  钟làng从nick手里接过秦语岑的大衣,披在她的肩上,她穿好系上腰带:“这样好吗?”
  自从她辞职后还没穿得这么正式和暴露过,那xiōng前的春光,让她多少有些不适应了。
  “个字美,两个字漂亮。”钟làng安抚着有些不安的秦语岑,“小轩,你说是不是?”
  “嗯。”秦语轩重重点头,“姐,直的很漂亮。”
  “女人的漂亮就是资本,就是要展现出来给人称赏,也要证明自己离开了渣男后活得更美好。”钟làng鼓励着秦语岑,“你总不想被姓关的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面吧。不过二哥看到这样的你会不会兽性大发?”
  说话间,他们就到了佳珍楼,在这里可以吃到中国最正宗的八大菜系。
  时间刚好六点,钟làng约的人也都准备到了,霍靖棠和席言,白雪宸和乔冷幽,还有简希,沈清和沈淳有事没来。
  见到钟làng把人接来了,霍靖棠只是淡扫过秦语岑,便先往里走了,上了二楼,到了订好的8号包厢前,他们遇到了站在对面9号包厢前的关昊扬和安倩妮,这真是狭路相逢。
  双方就这么看着对方,还未说话,就听到阵脚步声传来,还有那带着丝阴冷的笑声:“靖棠也在这里吃饭,人还挺不少的。”
  ------题外话------
  每天要票的节奏,大家自觉点,把票票交上来哈。
  这些人凑在起了,明天肯定是有好戏的,所以票票拿来哦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