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他的长腿在在桌下对她放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声音霍靖棠是再熟悉不过的,也是他这么多年心底最隐秘的伤口。以前他年少轻狂的时候不懂得把自己情绪好好隐藏,总是爱被他激怒,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商场历练和沉浮,他现在把自己的真实情绪和心思都深埋在心底,不会让别人,特别是敌人看清楚。他也不会被对手的几句放就激怒了。
  霍靖棠看着霍靖锋从容沉稳的走过来,这个男人没有霍靖棠长得那样俊美,但重在他这个人很有男人味,五官刚毅大气,也是讨女人喜欢的那种,特别是那霍家人都具有的大长腿,要迷死几个也是很有可能的。他喜欢深色,尤其是黑色。他的穿着也都偏这个颜色。他着件黑色的衬衣,件灰色的v领羊绒衫,外面是纯黑色的及膝大衣,黑色在他的身上彰显得他更具男人的那种成熟的气度。
  霍靖棠也没有看霍靖锋眼,语气淡淡:“人多这说明我人缘好。”
  而和霍靖棠行的乔冷幽,白雪宸,钟làng都不主动和霍靖锋打招呼,除了简希,她都出于礼貌还是叫了声霍靖锋:“锋哥。”
  霍靖锋在霍靖棠这些发小的圈子里是完全不受欢迎的,谁若是他们其中个人的敌人就是会他们所有人仇视。就算是面子上会招呼两声,但是里子根本融不到块儿。虽然霍靖锋也是霍家的人,但是在他们的眼里,他就是那个突然出现把霍靖棠霍家长子嫡孙位置给夺走的人。个私生子如果不那么嚣张,安份地做人,那么他们到不会对他特别歧视,但这些年霍靖锋对霍靖棠的所作所为他们都无法认同。而他霍靖锋的野心很显然就是要和霍靖棠争霍家的切。谁在这场家族争夺战里赢了就可以拥有霍家的切。
  而秦语岑却并不认识霍靖锋,所以也没有去在意这个人。倒是把目光落在了关昊扬身边的安倩妮身上,他们这才刚离婚。他就已经找到新的女朋友了吗?看他们挽在起的手臂,关系可不简单。
  席言跟在霍靖棠身边这些年,也多少知道些霍家的事情,也认识霍靖锋。但是这样的场合她也不好在这里对秦语岑说霍靖锋的事情。
  “人缘好是好事。”霍靖锋笑着点头赞同,“这点可还要向你多多学习。”
  “有些事情是学不来的,到时学得不像反类犬就伤自尊了。”霍靖棠不咸不淡的反击了回去。
  乔冷幽是个冷面人,白雪宸是个温和的人,都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可是这钟làng则就是很直的人,所以他听霍靖棠的回答,就毫不客气的笑了声,完全没在意霍靖锋的会有什么样的脸色。
  “二哥你这话说得也太好了吧。”钟làng止不住的笑意,又冲霍靖锋道,“霍靖锋,记住我二哥对你善意的提醒,可别去冒险了。你可能不知道这种人缘好也得是大家的磁场频率相同,我看在场的和你个频率的不多。”
  霍靖锋也没有被钟làng这夸张的笑给激怒,脸上的表情和刚才样:“还真要多谢提醒。”
  显然直不在意霍靖锋的秦语岑也感觉到了他和霍靖棠这边人的那种紧张的关系,好像是有些敌意,对,就是这种感觉。她侧眸看了眼身边的席言,她将耳朵靠近她的耳边,轻声道:“有时间和你说。”
  秦语岑回过头来,感觉到霍靖锋双犀利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她抬眸就撞进了他打量的视线里。秦语岑很快就别开了目光,不却与他对视。霍靖锋从来没有在他们的圈子里见过秦语岑,所以对于她的出现,倒是有了分好奇。
  当初关昊扬和秦语举行婚礼那天,她全程戴着头纱,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也没有取下,所以很多人并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事情发生后,霍靖棠又找了很多关系把这事事情给低调处理了,如果不去细细地追究也不会从秦语岑这里看出什么。
  霍靖棠自然是没有放过霍靖锋刚才打量秦语岑的目光,钟làng却适时挪了两步挡住了秦语岑。霍靖锋勾唇笑笑:“这位小姐看起来好面生。钟làng,你这么紧张,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霍靖锋,我可能不告诉你吗?”钟làng不正面回答。
  “可以,这是你的自由。”霍靖棠只是淡淡笑。
  这时直站跟在霍靖锋身边的的女子发现了关昊扬身后的安倩妮道:“妮儿,也在这里吃饭?”
  这个女子就是安家安安集团总裁的长女,长得清丽,但胜在气质上佳,成熟大气,这点和霍靖锋相似。她目光扫了圈她发现了站在关昊扬身后的安倩妮正看着别处。
  “姐,你是,你怎么也在这里?”安倩妮站在关昊扬的右手边,被挡住了视线,若不是安倩美发现了她,她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姐姐也在这里。
  “原来大家都认识,不如块吃饭吧,人多更热闹。”霍靖锋如此建议着。
  他的脸上盈着淡淡的笑意,可是他的眸底却是片幽深,那种笑是浮于表面,不达眼底。这个人表面看起来友善,其实耍阴的手段其实比关昊扬强太多,所以并不好应付。
  “我看没这个必要吧,省得大家吃得闹心。”钟làng直言不讳,也不怕得罪谁。
  霍靖棠伸手握在门把上,准备去推门,声音淡淡:“好啊,起吃不làng费。”
  乔冷幽、白雪宸和钟làng看着率先进包厢的霍靖棠,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也跟着进去,接着是秦语、席言和简希三个女生。
  霍靖锋看了眼身边的安倩美道:“靖棠是我弟,和他们起吃饭,你没有意见吧?”
  今天算是他们第三次起约会吃饭吧。
  安安集团经营的是主要经营彩妆护肤品饰品,还有洗护方面。他们还开设些彩妆学校来培养属于自己的彩妆发型师之类。他们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
  而霍靖锋和安倩美认识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霍靖锋虽然没有在霍氏集团中无法担任要职,只是个股东,但是他却和霍靖棠样拥有属于自己的产业--京港市最大的星锋娱乐集团,时下最当红最挣钱的明星模特都是在他的旗下。而他这里需要化妆师,发型师,所以就和安安集团合作,和派出的就是安倩美与他谈合作,两人来二往就熟悉了,然后霍靖棠就请她吃饭看电影,约会过两次,他就把安倩美带回了霍家,深得爷爷霍填山的喜爱。安倩美觉得霍靖锋对她也非常有诚意,所以两人的恋爱关系也是在霍家吃过饭后确立的。
  “他是你的亲人,我怎么会介意。以后总是要认识的,现在认识也好。”安倩美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样,问身边的霍靖锋,“他就是上次去你家吃饭时没有回来的那个二弟?”
  安家和霍靖棠没有生意往来,虽然听说过他的大名,但是因为霍靖棠也是行事低调的人物,所以她还没有见过他的真人。今天见,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优秀迷人。
  “嗯。”霍靖锋点头,“走吧。”
  当他提出起时,没想到霍靖棠竟然没有拒绝。这让他有些意外,其实他不是非要吃这顿饭,而是让霍靖棠吃不下这顿饭。有他在坐在那里,想他也不会有多大的食yù,所以他们除了霍家每个月规定的必须回去聚餐次,其他地方从不会同桌吃饭。
  霍靖锋刚要迈步进去时,关昊扬却对安倩美道:“我们就不去了。”
  安倩妮本不也是不想去的,可是看到秦语岑在里面,她的硬脾气就上来了,她拽了拽关昊扬的手臂:“昊扬,你不敢去吗?”
  “我不是不敢,是觉得没必要去。”关昊扬的确是不想去,不想去看秦语岑和钟làng在起。
  安倩美见看两人就知道是恋人关系,但这关昊扬不是前几天风头正劲,婚好像是是没举行成,据气道是新娘被警察带走调查了。但很多人对关昊扬那位妻子却不怎么清楚。所谓的事情闹得大,可人却好像不怎么让人记得清。其实这也是因为霍靖棠找关系低调处理。
  安倩美上前拉过了安倩妮走开了几步问她:“妮儿,你们是在谈恋爱?”
  “是啊,姐,昊扬是我男朋友,人挺帅吧?”安倩妮有些炫耀有些得意。她和他经过这么多年的纠缠现在是终于可在光明正大的在起了。
  “妮儿,不是姐多心,只是这关昊扬不是才举行婚礼,虽然没成,可他也是有夫之妇。你和他现在搅在起合适吗?妮儿,你才回国不到个月,你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你就这么冲动的和关昊扬在起。若是让爸妈知道了,他们可能会生气的。感情的事情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安倩美小声地劝着自己的妹妹,“姐是不想在感情上吃亏,因为伤害最大。”
  安倩妮握着自己家姐姐的手:“姐,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我也不会那么笨的。婚姻的事情是他前妻对不起他,现在他已经离婚了,离婚证我也看到了。”
  “就算他现在已经离婚,是单身,但也你也不能这么快和他谈恋爱。你也应该好好的去考验他。”安倩美总之是对关昊扬不太放心。
  “姐,我其实爱他好多年了。现在能和他在起,我真的很开心。我相信他的,他直也是爱我的。”安倩妮说到这里,就有些感慨,那么多年执着地爱着个人,真的很辛苦,“姐,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你和他在他结婚前就认识了?你不会是头脑发晕,去做了第三者吧?你可是堂堂安家的二小姐,怎么能做这种降低自己身份的事情。你看我和霍靖锋都是他主动约我,前段时间他还诚意地邀请我去霍家吃饭,见了他爷爷奶奶和家人。个男人愿意带你回家去介绍给自己的亲人认识,这说明他是的诚意和认真的,所以我才答应和他交往的。妮儿,你这样和他,姐总归是不放心的。”安倩美说着,又无意地扫过关昊扬,“恋爱可以,但不能随便把自己给了他,知道吗?”
  安倩妮叮嘱着她,可是她哪知道在多年前,在国外,他的妹妹早就和当时已经结婚有妻子的关昊扬上了床。还被关昊扬给蒙在了鼓里这么多年,到近期回国才知道他已经结过婚了。
  可是安倩妮不敢对自己的姐姐说实话,并有些心虚的点了下头:“姐,我知道了。我们去吃饭吧,不能让姐夫,还有他的朋友久等我们,这样太没有礼貌了。”
  安倩妮不敢和安倩美再深说下去,她怕自己说得越多会让姐姐看穿切。要知道安倩美已经经历过商场的磨练,而她安倩妮只是小海归而已。有很朋事情没有安倩美那么有经验和心眼。
  安倩妮挽着她走了过来,对霍靖锋甜笑着:“姐夫,我是安倩美的妹妹安倩妮,还请你多多照顾,以后我也可就交给你了,你可以好好对她。”
  “妮儿,乱叫什么啊……”安倩美伸手轻拍了下她的手背,“叫锋哥就好了。”
  “这叫姐夫还不是迟早的事嘛,姐,你就别害羞了。”安倩妮取笑着,然后把安倩美轻推到了霍靖锋的身边。接着挽住了关昊扬的手臂在,向霍靖锋介绍着,“姐夫,这是我男朋友关昊扬,昊扬,我姐夫霍靖锋,想必你们应该听说过对方。”
  霍靖锋与关昊扬相互点了下头,关昊扬这才知道原来他说是霍家的长妇,霍靖棠的哥哥,听说是养子,但很多人认为他是私生子。
  “起吃个饭吧。”霍靖锋伸手去推门,便进去了。
  安倩美在进去之前对安倩妮道:“妮儿,你才回来也该多认识些人,这里面的人都是京港市的名门公子,将来也是家族企业的掌权人。顿饭就可以攀上人脉,你以后才能为安家出力。走吧。”
  其实安倩美更想自己的妹妹多接触和认识些本市的名门公子,而现在这包厢里的四个男子都是名门中的名门。她想让妹妹多些的选择,至于关昊扬,她不太看好。
  关昊扬还有丝的犹豫,安倩妮却拉了拉他:“你看我姐夫都亲自开口了,你难道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他可是霍家的人,若是你能和他多多熟悉,以后有什么事你才好找他帮忙嘛。商场上不是人脉关系最重要吗?还是你真的怕了那个女人不成?”
  “妮儿,我想既然离婚了,我和你又在起了,就没有必须和她再见面了。我这也是怕你吃醋嘛。”关昊扬用手指亲昵地点了下她的鼻尖,说着让她心里开心的话。
  “今天我不吃醋,我倒还会会她。”安倩妮想到秦语岑竟然和亲关昊扬结过婚,做了他那么多年的妻子,她的心里就很不舒服。这就像是秦语岑抢了她的男人样,她很介意。
  就这样关昊扬也拗不过安倩妮,不过她说能认识霍家的人以后行事方便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最后还是和安倩妮进了包厢。众人看到关昊扬和安倩妮还真的进来了,倒也有那么丝的惊讶。
  “这顿饭看来是有意思了。”钟làng压低着声音对身边的白雪宸道,指尖地眉骨上摩挲着。
  “既然觉得下饭那会儿就多吃点。”白雪宸把外套脱下,搭在椅背上。
  “我订的餐,我自然是不会làng费。”钟làng又看向白雪宸手边的乔冷幽。
  乔冷幽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谁买单还不定。”
  钟làng的右手边是秦语轩和秦语岑,她的旁边是霍靖棠,而席言则坐在他的旁边,简希坐在乔冷幽那边。霍靖锋和霍靖棠的位置对着,然后手边依次是安倩美和安倩妮、关昊扬。
  这几人凑在起真的是台戏,看看这么人脸上丰富表情就知道。
  这会儿安倩妮才有机会近距离地打量着秦语岑。她坐在那里不说话,很安静,也很美,听说她出身不好,被关昊扬的母亲嫌弃,但她的气质挺好的,安静的坐在那里,和他们这些名门后人点违和感都没有。
  可是她怎么可以长得那么漂亮,可以说是他们这几个女人中最吸引人目光的,那大眼睛里全都是勾人的诱惑。这让安倩妮很妒嫉,她在桌下揪紧了桌面。
  钟làng起身,走到了秦语岑的面前,只长臂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只手则按在她的椅把上,这样姿势看起来像是把秦语岑给圈在了怀里:“小岑岑,你不热吗?这里暖气很足,你可以把外套脱下来。”
  “我……还不太热。”秦语岑抬眸,对上钟làng的视线,她怕自己这脱衣服,会把她身边的霍靖棠给吓到。
  钟làng却凑近她的耳朵边,轻声道:“你没看到那姓关的那个人渣在吗?那个安倩妮顶多也只是甜美可人,而你才是最有女人味的,脱了给他们个惊喜……”
  以秦语岑的姿色想要进军娱乐圏也是很容易的,而关昊扬却弃这样的美女,那真是眼晴瞎了。秦语岑越是表现得美丽优雅,就越是往关昊扬的脸上甩耳光!
  “来,让我帮你。”钟làng调皮的向秦语岑眨了下眼睛,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霍靖棠侧眸看着钟làng,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又淡淡扫过秦语岑眼,好像大家都脱了外套,只有她没有。他也没多说,目光落回到自己面前的玻璃杯上。
  钟làng把椅子拉开,方便秦语岑站起来。她在心底暗自深呼吸了口,葱白的纤指mō上自己的大衣腰带,慢慢地解开,动作优雅地脱下了大衣,里面那件火红色的贴身抹xiōng裙这才展现真颜。也把她的火辣的身材曲线勾勒诱人,极致的红把她雪白的肌肤也衬得晶莹通透,如上好的凝脂般鲜嫩。她伸手将垂落在xiōng前的波làng长发轻拨到了身后,露出了线条优美的玉颈,性感的锁骨,圆润的香肩,还有那在深v下若傲人的事业线,真的是秒杀到了众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而她也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下缓缓落坐。
  钟làng笑得特别贼,他想要的效果都达到了,特别是关昊扬的目光深深地看着成熟诱人如蜜桃的女子。
  安倩妮的脸都阴沉了,人长得美就算了,连这身材也是如此的有料,真的是气死人了。虽然她的自身条件也好,但和秦语岑比,好像不只是差点点。她咬了下唇,侧眸却看到身边的关昊扬,目光紧紧地盯着秦语岑。
  她看到这样的情况更是生气,在桌下,她伸手过去掐在他的大腿腿肉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他收回目光看着身边的安倩妮,伸手把握住她的手。
  “你在做什么?”关昊扬的声音轻到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
  “那你又是在做什么?你的眼睛珠子都落到你前妻身上了。你当我眼睛瞎了吗?”安倩妮的个性就是这样,不顺心就会大发小姐脾气。
  “你没看到她今天才和我离婚,这才多少个小时,她就打扮成这样,我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多自甘堕落!”关昊扬才不会承认自己对秦语岑是余情未了,“她现在已经名声狼藉,看看在场的男人,她只要抓住个就可以让自己吃喝不愁。她付出的是你可以轻易得到的,你觉得我会因为她而放弃你吗?除非我脑子进水了。妮儿,你说不让你来,你偏要来,来了又怀疑我面吃醋。如果我们两个人闹得不愉快,你说谁才是最开心的那个人,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受她的影响。我关昊扬不是吃回头草的人,既然已经离婚了,我绝对不会再多看她眼。”
  关昊扬说得信誓旦旦的,说得也很有道理,安倩妮这才松了那颗揪紧的心,松开了掐着他腿肉的手。她脸上的怒气扫,对关昊扬扬起了甜美的笑容。她不能在秦语岑的面前和关昊扬闹别扭,不能让她和所有人看了笑话去。而关昊扬见她明白了,抬手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尖,两个人看起来感情很好。
  秦语岑也不受关昊扬和安倩妮恩爱的影响,心中对他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情分,又怎么会在意他的言行。他要和谁恩爱都好,都与她没有关系。
  秦语岑瞬间就成了全桌的焦点,她优雅地端起了水杯,轻抿了口。
  而坐在她旁边的霍靖棠在看到她穿得如此清凉的模样,那美丽的xiōng线是如此的勾人,刚喝进去的口水就卡在了喉咙里。他放下水杯,手握成了拳头抵在唇上,轻咳了两下。那脸色依旧冷漠,只是眼底已经阴云遮蔽。
  他甚至在心里想,如果没有其他人的话,他定会好好收拾下她,竟然敢这么大胆出位!
  坐在他身边的席言见霍靖棠这样,递了张纸巾给他:“霍总,你还好吧?”
  “还好。”霍靖棠接过纸巾来,轻轻地擦了下唇角。
  席言推开椅子起身,把自己的条鹅黄色的丝质围巾拿起走到了秦语岑的身后,替她围在了颈子上,围巾垂下,正好可以把她xiōng前的春光给遮住:“岑岑,我觉得这条围巾配上这条裙子更好看,你说呢?”
  霍靖棠的心思席言这个做秘书的很能察言观色。个男人,特别是个闷sǎo又有占有yù的男人是不愿意自己在意的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穿得如此妖娆夺目,虽然他本人也欣赏这样的美丽,可那也得只能穿给他个人就好,别人是没有资格分享的。
  霍靖棠不能主动,她席言便替他主动。
  这也是席言这么年轻为什么能在霍靖棠这样的大人物身边直待着。第,她不会因为自家的老板长得帅,就不自量力地往上贴,第二,她很能察言观色,霍靖棠个小小的表情动作她就能猜到他的心思,第三,她的工作能力很好,第四,她长得也漂亮,不仅能赏心悦目,带出去也有面。
  “谢谢你。”秦语岑也觉得正好。
  她有小心翼翼地观察过霍靖棠的脸色,除了刚开始的那丝惊喜,眼底更多的是生气,好像是生气,也只有她能读懂的生气。
  就在空气低窒的时候,服务员把菜给送上来了,他们点了八大菜系里最具代表的几个招牌菜,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让人食yù倍增加。
  服务生取发红酒给大家倒上,安倩妮觉得刚才的风头全被秦语岑抢走了,怎么着她也要扳回程。她握起高脚杯,冲自己的姐姐笑:“姐,你和姐夫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和靖锋才交往,这么早就谈结婚的事情太早了,我们都有意好好了解下彼此,结婚的事情至少也得等两年再说。”安倩美和霍靖锋在婚姻爱情观上是达成了高度的认知。
  “还要这么久?说不定我和昊扬比你们早哦。”安倩妮与关昊扬十指紧扣放在桌上,笑得特别甜蜜,“我和昊扬从读书就认识了,直到现在也有很深的感情了,我们很了解彼此,是吧?”
  这不是在向秦语岑暗示她安倩妮比她认识关昊扬认识得早,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同般,这是在luǒ的炫耀。可是听在秦语岑的耳朵里就是幼稚,她丢弃东西又怎么会去在意。她只是当成个笑话听着。
  关昊扬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承认他们认识得很早:“我们是多年的同学,没想到妮儿回国就让我她饭,就碰到大家了。”
  “是缘分让我们走到了起。”安倩妮言外之意是说秦语岑和关昊扬之间无缘才会分开,“昊扬,我结婚的时候,我要的婚纱得从法国订做,还得是那个知道的婚纱设计师cathe日ne量身订做的,而且在我回国前,她在纽约举办了个人的婚纱设计走秀,我还和她合了张影。”她还拿起手机把拿照片给安倩美看,“姐,你看,这就是她,你看她设计的婚纱多美,你结婚也让她做,看起来像妐主样,不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可以比的。”
  “是挺好看的,不过我我不急。”安倩美看了两眼也没看了。
  “所以我才不要本地的婚纱,那婚纱丑得要命,布料又不好,我的皮肤天天都用牛奶玫瑰浴养着,穿太廉价的婚纱会皮肤过敏。本地的婚纱只适合那些没有钱的女人穿。”安倩妮句句都透着嫌弃,她说完后,看着对面的秦语岑,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唇,脸上浮起不好意思,“秦小姐你别介意,我不是在说你过本地那廉价的婚纱,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在座的安倩美和霍靖锋并不知道秦语岑和关昊扬曾经是夫妻,安倩妮不想自己的姐姐知道不仅要数落她,还会告诉父母,若是父母不同意她和关昊扬在起,她可就得急坏了,所以有些话只是点到而已,不会刻意去提某人的名字。
  秦语岑点也不生气,反而微笑回应着:“我穿的婚纱是廉价,却只是曾经那个人订的,他们家比较穷酸,比不上安小姐的男朋友。”
  秦语岑也不想别人知道她和关昊扬曾经的那段关系,这点上她和安倩妮是有着共同的想法,所以都避开了人名。
  可是两人之间燃起的火药味好重,就连霍靖锋都觉得有意思,看来这顿饭还真没起白吃。
  “是吗?可是我听说秦小姐曾经的那个家世还不错的,我他们不愿意花钱可能是因为觉得你只值那个婚纱的价而已。”安倩刀叹息声,好像是在替秦语岑惋惜样,“都说金钱是衡量爱情的必要条件,这连婚纱的钱都不愿意多出,看来对方也不是真的爱着秦小姐。”
  “爱或不爱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虚情假意和狼心狗肺,这比什么都重要。以后也不会再识人不清而受骗。安小姐可得多看看身边的人,可别像我样吃亏上当,到时候后又失心可就无处可哭诉了。”秦语岑点也没有被别有用心的安倩妮给激怒,她直都保持着自己得体的微笑,
  “秦小姐还是多操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吧。”安倩妮暗自咬牙。
  秦语岑心不浮,气不躁的,反观,安倩妮才是招架不住的那个人,想要羞辱别人却反被羞辱,这种难堪在场的人也能看出二。
  关昊扬却握住她的手道:“妮儿,有些人就算是嘴上功夫厉害些,你是有教养的千金小姐,别和那些小地方出来的女人般见识。你想要的,以后我都满足你。”
  “还是你对我好。”安倩妮因为关昊扬的句话而心情放晴,至少现在关昊是她的男人。而秦语岑是被抛弃的女人,就这点她就比她强!
  是啊,她秦语岑是从个小小的渔村出来的,她是比不是这些城市里的名流圈里娇贵的大小姐,所以她才是被牺牲的那个。
  秦语岑也不好接关昊扬的话,倒是钟làng抿了口酒,替秦语岑打抱不平:“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霍靖棠也将桌上的餐巾布拿起来,慢条斯理地打开,铺在自己的大腿上:“关总都这样贬低个女人来讨另个女人的欢心,是不是太没有风度,也不大度。做为个男人,还是个商人,人品很重要。”
  “霍总,你误会了……”关昊扬没想到直沉默的霍靖棠会掺和进来,相必他对自己对关山的印象不好,这合作方面难免会有影响。
  “我有没有误会,关总的心里应该很清楚。”霍靖棠抬眸,盯着关昊扬难看的脸色,“我亦心如明镜。”
  “霍总--”
  关昊扬的话却被霍靖锋打断了:“靖棠,你向不喜欢管别人的事情,今天是怎么了?不会是秦小姐太漂亮了,所以让你晕了头吧?”
  “别装作副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从来就不清楚,我们可不是同个妈生的,没有心有灵犀!”霍靖棠也犀利地回击过去,面色波澜不惊。
  “至少我们也生活十多年了,不说全部还是有些了解。”霍靖锋今天晚上好像心情很好,不管霍靖棠什么态度,说什么话他都不生气,还笑着迎视过去,“靖棠,你也不小了。爷爷奶奶,还有爸妈都替你急。如果有自己看上的女人,情投意合是最好的,若是没有,让倩美给你介绍些,她是女生,认识的女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这桌上的菜不够吗?是不是让服务员替你再点两个。”霍靖棠向站在旁的服务电招手,“把菜谱拿给那位先生,霍靖锋,多吃点,不够再点。”
  他就不信这样还堵不住他的嘴。服务员拿着菜谱上前,霍靖锋挥退了她:“这顿饭我请,所以大家随意。”
  “靖棠,你大哥也是关心你。”安倩美见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些不和,所以开口缓和着气氛。
  “他有时间和心思还是多关心下安小姐你。”霍靖棠便不再多说。
  “菜都上齐了,大家随意。”白雪宸把话接了过去。
  钟làng则献殷勤般,替秦语岑夹了好多菜。而秦语岑这才知道原来霍靖锋竟然是霍靖棠的大哥,也就是传说中他父亲的私生子?难怪霍靖棠对霍靖锋的态度很冷淡,没有般兄弟间的亲热。
  也是,私生子是婚姻不忠的产物,也是对他人最大的伤害。没有个家庭是愿意容忍私生子的,所以霍靖锋是他霍靖棠心上的道伤口吧。小小年纪就要接受个不知道从哪里来陌生男孩子是自己的哥哥,而且还不是自己母亲亲生的。
  秦语岑用眼角余光扫了下身边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霍靖棠,想到这些她的心为她而轻轻颤抖心疼。可是现在这么多人在场,她却什么都不能替他做。
  她看着自己碗碟里被钟làng堆满的菜,却点食yù都没有。她自责自己不能替他做什么,而他却总是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她真的是太没用了是吗?她垂眸,看到他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扣在膝盖上。她想她得做些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先在桌下悄悄地伸手去,将自己的手轻覆在他的手背上。她温软的小手触感极好,让霍靖棠有些发紧的心情放松开来。这双手温柔无骨,却将他心坦里的烦恼抹而去。他主动反握住她的手,而后十指紧扣在起,牢牢地扣着,就像那天在白雪宸父亲的生日宴会上,他也是这般扣着她。
  桌布的流苏很长,层层垂落。他的长腿在桌下半曲着,而她的腿则穿着黑色的丝袜。他本正经握着高脚杯,长指骨节优美,动作优雅,但是桌下他已经抬起腿去蹭秦语岑的美腿,柔软的肌肤触感十分美好。他竟然还和她的缠在了起。秦语岑白皙的脸庞上浮起了淡淡的绯红,她转首,有些微怒地盯着霍靖棠有些的流/氓动作,而他的脸上表情依然那么正经,好像这个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不是他。秦语岑真想撕碎了他那张正人君子的脸。她本是想安慰下他,把小手给他握握,没想到他却得寸进尺了,在桌下对她放肆。
  她转首,目光扫过了霍靖棠,轮廓深邃冷硬,薄唇微抿,眼底有层薄霜,这样的男人是不好融化的角色,但他在看秦语岑时眼底会有丝若隐若现的温和。
  如此冷情的男人,他的温柔只会为人而绽放,那个他在意的,捧在心尖上的人。
  霍靖棠这才觉得这顿饭终还是可以吃的。
  席间,再也没有人针锋相对,还给吃饭个安静的空间。
  这吃过饭后,不知道是谁起哄要去唱歌,还说个都不能少。所以谁也没有撤退的意思,跟着就转战了会所。
  看来是大家吃饱了饭,又有力气斗了。
  ------题外话------
  每日必修课:要票,实在是没有票,也要给点鼓励嘛。
  今天是吃点甜点,明天的斗争会更精彩的,想二霍在关昊扬面前承认小岑岑么?想的话,鼓励是不可少的,所以呢亲爱的美妞们都懂得……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