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在你的面前节操早就碎了一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他们这样的名流圏里,吃喝玩乐最在行的属钟làng。他也特别爱寻美食,爱吃,只要是听到哪里的东西好吃,他定会跑过去的,他的个性就特别活跃,虽然拥有庞大的网络游戏帝国làng客集团,可却点也不像高高在上的领导者。其实是大家没有看到他在工作方面的那种丝不苟的样子,私底下,他从来都是很萌萌哒的。
  他们行人到了雅典娜歌城,奢华的歌城是西欧式风格的装潢,巨幅的油画,厚重的垂幔,优美的罗马柱,宫廷式沙发……都是欧式风,透着不凡的高雅和华丽。
  他们所在的vip8号包厢十分宽敞,可以同时容纳二三十个人,而他们共有十个人,这个包厢够用了。包厢里组昂贵的欧式真皮沙发,背景墙都是美丽的垂幔与流苏,墙上挂着各种油画。沙发前有两个巨大的茶几,上面放着燃放在水中的蜡烛,光影绰绰。
  正前面的墙上是两台超大高清显示屏,中间则是可供人跳舞和舞池。
  其实这样的地方秦语岑并不太喜欢来,第,她不喜欢唱歌,第二,她这五年为了关山谈合约没少来这样的地方应酬客户,客户有了这里的美女陪还要对她动手动脚的,要么就是逼她喝酒,想把她灌醉,而她也是有准备的,会带上酒量好的公关美女来替她挡酒。
  秦语岑安静地坐在了沙发的拐角,包厢内的灯光暗淡,她隐没在角落的阴影里,想想这五年的辛酸艰辛,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她双手辛苦创造的切都已经拱手让人。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笨好笨,直都没有看清楚他的阴狠毒辣,才让自己陷入了这样人生惨境了。
  她想如果不是有霍靖棠,钟làng和席言这样的朋友直在自己的身边帮助和支持着自己,她想可以能没有勇气面对今后的人生道路。她肯定会万念俱灰,也许还会走轻生的那步。不过,还好,她有他们,所以坚强了下来。
  包厢里最活跃还是钟làng和简希,安倩妮也还好,可能是年纪要年轻些,所以才充满了活动。就连秦语轩也被钟làng给拉走了,让他点歌。钟làng这个人真的很好,对她,对自己的弟弟都很照顾。
  人生能得这样位蓝颜知己,她别无所求,也会好好珍惜和感恩,上天对她还不是太残忍。至少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有他们站在自己的身边,扶着她,鼓励她。
  而像秦语岑这样安静的人还有霍靖棠,霍靖锋,乔冷幽,都是性子比较沉稳安静的人,所以更多的是坐着看着他们玩。
  钟làng在唱歌之际也不忘上关心秦语岑,他冲霍靖棠道:“二哥,你可要帮我照顾好小岑岑,我先玩会儿。”
  霍靖棠和秦语岑之间的距离就个人的位置,他能感觉到她心里的那份失落。他倒了杯酒,伸手递给了她。秦语岑看到他递上来的小半杯红酒,伸手接了过去:“谢谢。”
  “想什么这么出神?”霍靖棠的目光看着屏幕,长指摇晃着手里的的高脚杯,暗红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折射着光芒。
  “想年轻真好。”秦语岑低眸,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那抹红色在瞳孔里有些狰狞。
  想到这里,秦语岑又苦笑了下,她也才不过二十五岁,还正青春的时候,可为什么颗心却像是经历太多的沧桑,已经苍老不堪了。她伸出只手轻握在她另只手臂上,将自己环在自己的怀抱里。“你多大?”霍靖棠似乎还没问过她的年龄,不过看她这张脸年纪也不大。
  “二十五。我没有对你说过吗?”她转道,与他的目光相对,有浅浅的笑意在潭底荡漾。
  “我还以为你七老八十了才会说出年轻真好这话。”霍靖棠将高脚杯口送到自己的薄唇边,抬起酒杯,让暗红色的液体流进唇齿间,任红酒的醇香在他的口腔里漫延开来,“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改变,已经过去的事情不要想念,未来的每天都充满希望。”
  这真像老师对学生说的话,虽然说得普通大众化,但是也说得很有道理。她干嘛还要想那些已经生又不右改变的事情,未来的第天都充满了阳光不是吗?而她也要满血复活,充满正能量。
  “你说对,不想那些破事。”秦语岑微笑着,拿起手中的酒杯举杯向他,而霍靖棠也把酒杯往她杯身上撞,他便将剩下的酒全部喝光。
  而秦语岑也把杯子里不多的酒液喝光,拿起了酒瓶往他的杯子里倒了些,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倒。
  “少喝点。”霍靖棠叮嘱着她。
  “我的酒量可没想像的那么差。”秦语岑把酒瓶放下,也许是想通了,所以心境就不样了。
  秦语岑第二杯刚往唇边凑,席言已经坐到了秦语岑的身边,拿起桌上的酒杯抿了口:“直坐在这里做什么?走,去点歌。”
  “我不想唱。”秦语岑真是不想唱。
  “来这里就是唱歌图个高兴,你就别扫兴了。”席言伸手拽着她的手,想把她从沙发里拉起来,“你可难得和我唱次歌,不能làng费这个机会。”
  这时钟làng也走了过来,把话筒直接塞到了秦语岑的手里,冲她抛着媚眼:“小岑岑,来,和我唱首情歌对唱。”
  关昊扬这边听到眼角余光扫了过来,心里就觉得这两个人太不要脸了,竟然这么热情的秀恩爱。
  秦语拗不过钟làng和他起唱了首歌比较欢快的歌,气氛活跃,心情欢乐。她的声音如她样甜美动听,霍靖棠坐要那里静静地欣赏。
  “来点热烈的掌声,小岑岑你唱得真好听。”钟làng率先鼓掌,而席言也附和着。
  其他人也有掌声,除了安倩妮和关昊扬,他们两人见不得秦语岑出风头。
  安倩妮拉着关昊扬起身,不屑地扬起了下巴:“不就是会唱首歌嘛,有什么好好得意的,这歌谁不会唱啊。昊扬我们也唱首。再怎么说今天这日子值得高兴,是你摆脱苦难的日子。”
  “这谁受苦的谁还不定呢。倒是把自己说得像是苦菜花样。”钟làng冷讽地回声着他们。
  “是啊,有些人就会装逼。”安倩妮也不甘示弱。
  “安倩妮,你属狗的吗?你咬谁呢?”钟làng不服,这女人就是太会挑事。
  “你骂谁是狗?”安倩妮眼底浮起怒意,就要往前走去。
  “谁接我话谁就是。”钟làng开心笑,牙齿依旧雪白。
  “钟làng,你--”安倩妮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委屈劲儿上来,抱着关昊扬哭诉,“昊扬,你看他们都欺负我,欺负就是欺负你。你还不帮我吗?要看着我被那个女人给欺负死吗?”
  “别生气,不要和他们般见识。把自己给气到了真的划不来。”关昊扬看着靠在怀里的安倩妮,伸手抚着她的背脊,然后抬眸看着直不发说言的秦语岑,“秦语岑,请你管好钟公子,个大人人欺负个小女人,这有意思吗?”
  秦语岑从沙发里缓缓站了起来,不惧关昊扬那带着责备的目光:“关先生,明明挑事的是你的安小姐,凭什么要怪到钟làng的头上?你们都是属螃蟹的吗?”
  “你什么意思?”关昊扬浓眉蹙紧。
  “横着走,不讲理。”秦语岑说完,又坐了下去,也不再多说。
  “秦语岑,你就仗着钟公子给撑腰,你就得瑟了?”关昊扬觉得被她羞辱脸色难看。
  “安小姐不是仗着你是靠山吗?关先生,这世界上没有谁可以被谁任意欺负,我也绝对不会这么没用!”秦语岑警告着他,反正她也不怕撕破脸,她现在的情况就是光脚的,怎么也不会怕他破穿鞋的。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安倩妮气得咬牙,手指揪紧了关昊扬身前的衬衣。
  安倩美见状,只好起身上前劝着:“妮儿,你才喝多少酒,就在这里发酒疯,那些都是你锋哥的朋友,你不能这么任性,胡乱说话。还有你关公子,你也别惯着她,任她胡说。大家都是朋友,这话说错了,很伤感情的。”
  安倩美这个人经历得多,所以也比较会处事,顾大局。句喝多了酒,说的是醉话,就把这话题给过去了。双方也不会太尴尬。
  “姐,你怎么能说这么说我,我是你妹妹。”安倩妮不依不饶的。
  “好了,你就安静地给我坐在这里,喝点水,醒醒酒。”安倩美拉过她,坐到了沙发里。
  “好妹妹,就给锋哥个面子,乖乖坐在这里,听你姐的话。我下次请你吃饭。”霍靖锋也为霍靖棠他们说着好话,拿过杯温开水递给她,“来,把这杯水给喝了。”
  安倩妮看在霍靖锋亲自替他端水的份上,看在她又是自己姐姐的男朋友,就不再闹腾了,接过那杯水,喝了下去。
  安倩美轻轻拍了下关昊扬的肩:“好了,没事了。以后别顺着她,由她任性。她这大小姐脾气也该收收,否则以后也会吃苦头的。”
  “你说的是。”关昊扬也颓然地坐进了沙发里。
  刚才的秦语岑说话多得有底气,字字如刃,在她的眼睛里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她是这样的陌生,这样的犀利,说的每句话都让他反击不了。他竟然变得笨嘴拙舌的。
  小小的闹剧就这样平息了,空气里有些压抑。
  钟làng是活跃气氛的高手,他冲着简希道:“你停什么停,唱着走啊。”
  然后他把自己的话筒放到了霍靖棠的面前:“二哥,你也是,别光坐着喝酒,太闷了。我们今天不是要庆祝下小岑岑摆脱世纪大渣男,重获新生吗?二哥,你这样直坐着太没意思了。”
  “是啊,是啊。”简希也跑上前来,“二哥,我从没见你唱过歌,今天想开开眼界,看你唱歌是什么样的。”
  钟làng弹了个响指,冲大伙儿起着哄:“你们谁想看二哥唱歌?谁……有木有?”
  回答钟làng的就是热烈的鼓掌声,钟làng把手指曲起放到了嘴边得意的吹着口哨回应,突然间气氛就热闹了许多。
  “我,我最想看!”简希还不怕死的举手,又是鼓掌的。
  “我不会唱。”霍靖棠在众人的逼迫下点也不慌不躁的,表情淡淡。
  “你是很久没唱歌了,没关系,我们这里有最会唱歌的小岑岑可以带你起唱。”钟làng过去把秦语岑给拉了起来,把话筒给了她,“去,拿给二哥。”
  “这样真的好吗?”秦语岑手里握着话筒,不敢这么做。
  “真的很好。”钟làng又起着哄,“二哥就是有些害羞,小岑岑,我把二哥交给你了,你得带着他唱。席言,歌点好了吗?”
  “好了,最经典的《你最珍贵》,小岑岑就喜欢这首歌,唱得堪比原版。”席言把秦语岑的那点小料给曝了,“岑岑,快让我们回味下这首经典情歌。”
  “言言。”秦语岑轻瞪了这个出卖自己的好友。
  她已经的面颊滚烫,滚烫到了耳根子后面,双黑白分明的美眸水润晶莹。让她和霍靖棠唱这首歌,会不会太暧昧了,让别人听出什么来。他们可都不傻。
  霍靖棠飘棱角分明的的轮廓在暗淡的灯光下有些模糊不清。他看着放在他面前的话筒,专声线依旧平板:“这首歌我不会。”
  “二哥,你的车上有张cd就有这首歌,你也爱听,你现在竟然说你不会,少忽悠我们了。你这样让小岑岑等着你,可不太好哦。小心小岑岑生气,后果很严重。”钟làng冲霍靖棠眨了两下眼睛。
  超清屏幕上已经切换到了这首《你最珍贵》,播放着前奏。
  秦语岑也知道像霍靖棠这么闷的男人,肯定是不会喜欢唱这种肉麻的情歌,她理解他,所以并不会生他的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她更多的是选择尊重。
  “钟làng,要不你和我唱唱。”秦语岑把脸庞的长发别到了耳后。
  她直的确是钟情这首歌,有时候个人也会哼哼这首歌。相爱的男女就是彼此眼中最珍贵的那个,她也曾经幻想过自己就是关昊扬心里的那份珍贵。现在,他的心另人所属,她也已经释然。想要别人的珍视,不如自己珍视自己。
  秦语岑握着话筒站在了前面,屏幕上已经出现了男声唱的部分。她看着字幕,刚要开口唱,身后已经传来了低涫沉醇厚的男声,像是安静的夜里独奏的大提琴,那样的悠扬悦耳,也格外的动人心魂。
男)明年这个时间约在这个地点
女)记得带著玫瑰打上领带系上思念
男)动情时刻最美真心的给不累
女)太多的爱怕醉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
男)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女)你知道我爱流泪你别拿生眼泪相对
男)(女)未来的日子有你才美梦才会真点
女)我学著在你爱里沉醉
男)我不撤退你守护著我穿过黑夜
合)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你最珍贵
  ……
  秦语岑没有回头,也知道这个声音唯属于他,冷漠的不带丝感情,但她却能听出暗藏在里面的浅浅柔情。
  霍靖棠就坐在沙发内,盯着秦语岑那窈窕的身影,陪着她起唱完了这首歌,这个过程里包厢里都没有丝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人缠绵动情的对唱,和着悦耳的曲调,个声音磁性沉稳,个轻灵婉转,唱得也投入万分,情感到位,听得所有的人都痴痴如醉。连这首歌都结束了,众人还没有从这样陶醉的意境里清醒过来。
  关昊扬听着秦语岑曾经唱给他听过的歌,听着他们配合得如此的丝丝情真,好像他们才是爱痴了对方的恋人,那样的铭心刻骨,那样的让人感动至深,久久回味其中。
  他觉得空气好窒闷,他忽然就透不过气来,他努力地深呼吸,端起桌上的半杯红酒,减送到唇边灌下。丝酒液从他的唇角边逃逸,却怎么也通缓解不了心中的烦闷。
  他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唱了首歌么。只是她的对再是他了而已。
  就在他思绪的烦乱的时候,曝发出热烈的掌声,这是对秦语岑和霍靖棠的赞美,没想到他们可以把这首歌唱得这么完美契合。
  霍靖锋端着酒杯,透出杯壁看着对面的直冷面的霍靖棠:“没想到老二的歌唱得还真不错。如果深情……你说会不会是恋爱了?”
  他侧眸看着身边的安倩美,唇边浅笑,似在询问着她。
  安倩美拿起酒杯与他手中的轻碰了下,扬起了笑意:“他恋爱了不好吗?”
  “恋爱了挺好。”霍靖锋伸手握起了安倩美的手,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手背肌肤,“你说是吧?”
  “个总冷漠的人只要有在乎的人,就拥有了弱点。再强大的旦人拥有了弱点,就不再强大了,就脆弱不堪。”安倩美优雅地将杯中的红酒饮尽,然后眸中风情流转,压低了声音,“这应该是你所希望看到的。”
  “真是深知我心,所以这顿饭真没白吃。”霍靖锋薄唇邪气的勾起,“这收获很不小。”
  他可不是那么无聊的làng费时间的人,路跟随,直都低调,沉默地坐在角落,只为了更好的观察着他的敌人!知己知彼也能百战百胜。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的他抓住年少的霍靖棠的弱点,给他愤怒的击,让无所有的自己拥有了霍家的股份,还有尊严。现在,这个弱点可以让他拥有更多。
  他的手抚上自己眉骨处,那里已经发丝遮住的疤痕已经淡去,但是他的心里清晰地记得那天被霍靖棠从楼上推下去的那份痛。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直都在隐忍,为了就是等待机会,个把霍请棠从霍家连根拔起的机会,只是白家是他的阻碍。现在他已经和安家的大小姐在起交往,也算拥有了个靠山。当他那天把安倩美带回霍家吃饭时。爷爷和父亲特别高兴,而霍靖棠却没有回来。明摆着不把爷爷放在眼里,看着霍靖棠的母亲白沐兰白了那张脸,他的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高兴。
  “恭喜。”安倩美眼底的笑意更深。
  安倩美是比较满意霍靖锋的,出身霍家名门,虽然是私生子,但霍老爷和霍父对他的重视却并不比霍靖棠这个嫡系子孙少。而且她看中的是霍靖锋独自创业的那份能力,还有对她的尊重和重视,能在见第三次面后把她带回霍家给家人认识,这份诚意多过许多名门玩乐的公子哥。
  他们门当户对,男才女貌,经济,会是彼此事业上的最好帮手,也是好对象。也许在他们的交往中利益的成份要多于爱情。
  他们在说话间,钟làng又想了什么新点子要和大家玩:“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吧。”
  “我赞成,但是玩什么?”简希也是个活泼宝宝。
  “玩接吻冠军赛,抽签决定两个人组,哪组接吻的时间最长就胜出,还可以跟最先淘汰的那组提出个要求。”钟làng似乎对玩的太在行,这么刺激的比赛也能想出。
  秦语岑摇头:“我玩不来。”
  “这怎么能少得了小岑岑你,这里除了小轩不参加,都得参加。”钟làng拉过她,冲她挑了挑眉,“而且由你最先开始抽,谁让你最先退缩。”
  “可万抽到的两人并不太熟悉,在起那个不是太尴尬了。”秦语岑被他给推到了茶几前,然后吩咐着简希,“希儿,你去找点纸来和笔来。”
  “哦。”简希便去问旁的服务小姐要纸笔。
  “只是游戏而已,你若是觉得尴尬就闭眼睛,那对方想像成你有梦中情人不就行了。”钟làng又冲霍靖锋他们那边道,“你们敢不敢玩?”
  霍靖锋和安倩美还没有开口,安倩妮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冲他们道:“玩就玩,谁怕谁啊!”
  她安倩妮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会儿,她就要和关昊扬吻得难舍难分,就要让秦语岑看看他们彼此是多么得恩爱亲热。
  钟làng用笔在纸上写好了东西,然后折成纸条,让秦语岑先抽,她无奈:“我不玩,你们抽签吧。”
  “小岑岑,快抽嘛,大家出来玩就是要玩开心。你别这样,会扫兴的。”钟làng用肩膀去撞了下她,冲她又是眨眼,声音只有两人听见,“万你和二哥配成对,就吻得让那对人贱人嫉妒。快点。”
  钟làng拉过她的手去,秦语岑只好顺手抽了第个。钟làng急急道:“小岑岑,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秦语岑把纸条打开,上面是个圆圈,个很丑的圆圈。
  “这是你画的?”秦语岑有些嫌弃道。
  “还好啊。”钟làng倒不觉得有什么,然后把纸条拿到了霍靖棠的面前,“我们这里面二哥最大,二哥你抽。”
  “谁说他最大,是锋哥最大。”安倩妮走上前,“应该锋哥抽。”
  “二哥抽了就归他。”钟làng坚持着,这个游戏可是不为了大家好玩,是专为秦语岑和霍靖棠准备的,就是要气气那个关昊扬。让他知道秦语岑离开了他,会有更好的选择。他就是渣,丢了并不可惜。
  霍靖棠抬眸,冷淡地看着眼底压着坏笑的钟làng,他伸出手去,手指在纸条上游移,眼角余光瞄到了钟làng对他的暗示,抽了最后个。大家对于这样的游戏还是在他把纸条缓缓地展开,上面也是个丑丑的圆圈。
  秦语岑看着霍靖棠手里拿着的纸条,时间不知道是哭是笑。她并不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和霍靖棠这么亲密,虽然说是个游戏,可这样的亲密接触她不可能只是当成个游戏来看待,她怕自己会跟着自己的心走。
  “哈哈,这第对是二哥和小岑岑。”钟làng看到自己想的结果,拍手欢迎,“那是不是先来亲个!”
  “对,亲个,亲个!”席言也开始附和着钟làng。
  他们两个的想法是致的,就是想把这两个人凑成堆,然后亲个天昏地暗的,好气气那个不要脸的关昊扬。他们想要秦语岑幸福快乐。
  “亲个,亲个,亲个……”
  随着他们两人的起哄,好像全场也都沸腾了,甚至是安倩妮,她就是想秦语岑在关昊扬的面前和别的男人纠缠,就越能显现出她放荡的本性。
  秦语岑站在原地不动,但是脸蛋上已经浮起了绯红,而霍靖棠也坐在沙发里,都似乎很沉得住气。
  “钟làng,能不能--”秦语岑还没有说完,就被钟làng给打断了,说得是本正经,“这件事情可没得商量,小岑岑,二哥,虽然这只是游戏,但你们也要有做游戏的精神,不能这么敷衍了事,这样没有尊重比赛的精神!”
  白雪宸和乔冷幽更多的时间都是看着钟làng怎么玩转他精心而布局的游戏。
  他们都难得地附议道:“哥(靖棠),比赛的精神可不能缺。”
  “就是,你看雪宸和冷幽都发话了。二哥,你就从了小岑岑吧,我是点都不介意的。”钟làng把霍靖棠从沙发内给拉了起来,往秦语岑那边推。
  霍靖棠撞到了秦语岑,时措手不及,伸手把她给拉住往自己的怀里带:“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脸蛋更红了,连背脊上都能感觉到有细汗浮起。
  秦语岑在他宽阔的怀里,她的手掌掌心贴在他的xiōng膛之上,仅隔着件白色的衬衣,她能感觉到他衬衣下那线条分明的肌理,结实而柔韧,掌心像是被火苗烧到的感觉,她突地就缩回了手,本能地想往后退,却才发现他双手扣着她的细腰,让她无法退开。在这么多人在场地情况下,他竟然对她这样,让她她的身体微微颤,手心也渗出了些许汗水,身体的温度急速攀升在他的怀里有种前所未有的轻微晕眩。
  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放了刚才他们唱的那首《你最珍贵》轻扬的音乐,缠绵动人,又令人意乱情迷。
  钟làng又开始了吹口哨:“二哥,小岑岑,看你们的表现了,我挺你们,冠军非你们莫属。”
  “阿làng,你激动得好像都没有玩过游戏样,亲吻美女的人是我,我都没有太激动,你在那里激动个什么?”霍靖棠的声音平静低缓,不着急,也不兴奋,但是秦语岑能感觉到他放在她腰上的手似乎轻掐了她下。
  “我不激动啊,外国人亲个吻像是吃饭样平常,我在国外留学时见多了,我有什么可激动的。好吧,二哥,你别废话了,亲吧。”钟làng随意的耸了下肩。
  秦语岑知道自己是推不开他了,也阻止不了他,便也不再乱动,他们虽然已经吻过好几次了,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接吻是第次,她还是有些紧张和放不开。
  她抬眸,目光便撞进了他那双漆黑的潭底,像是被他的眸光蛊惑了般,就这样痴痴的望着他。他们的身体贴在起,他比她高出大半个头。她只看到他的那张俊脸在她的瞳孔里放大,脸上的肌肤被他喷出的灼热的气息弄得痒痒的,暧昧丛生,她只能睁大着眼睛看着他靠近自己,而呼吸已经停止。
  看着他们两人渐渐的贴近彼此,众人也开始神经紧绷,努力地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这马上就要发生的切。却只有关昊扬人坐在原地,手掌紧紧的握在起,脸色十分阴冷。
  秦语岑感觉到他的鼻梁已经蹭到了她脸上的肌肤,那薄刃的唇,就差点点就要贴上她的,她这才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双手紧揪着他背上的布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吻。
  安静的空气,乍然想起了酒杯被打翻的清脆声音,关昊扬起身,拿着手里的手机:“我有电话进来,拿手机的时候不小把酒瓶给打翻了,我出去接个电话。”
  关昊扬便起身,走到包厢门前,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他觉得自己的xiōng口像是有把火在熊熊燃烧,灼得他好痛。
  秦语岑和他在起那么多年,她都没有这么主动大胆过,和他离婚后可以那么随随便便了吗?他握紧自己的手指,指甲掐在掌心。他幸好早点摆脱了她,以她这么水性扬花的个性总有天会戴很多绿帽子。她和别人接吻他有什么不舒服的。
  而包厢里,精彩的游戏被打断,总是让人扫兴的。
  霍靖棠也放开了秦语岑,其实他也并不想和她在大庭广众下表演,接吻是美好的事情,所以要想和她亲吻,就他们两个人就好。
  “二哥……不继续了吗?”钟làng似乎还意犹未尽,想要看看下去。
  “已经没有必要了不是吗?”霍靖棠斜睨了他眼。
  钟làng心进而的想的是什么他非常的清楚,就是想刺激下关昊扬,现在人已经走开了,也没必须表演了。
  秦语岑觉得两颊烫得有些发烧,她心慌意乱的,颗心还在xiōng腔里砰砰直跳。她真的很不好意思,便道:“言言,我出去透下气,你帮我带着小轩。”
  秦语岑说完便匆匆离开了,她需要冷静下。
  她出了包厢门,走了出去,她想先去平静下自己的情绪和那颗滚烫的心。
  她边走边深呼吸着,不时用小手扇着脸蛋,想把热气借此带走。这个歌城还有小花园,小花园围着个50米的不规则的游泳池。她便推开大厅的后面的玻璃门,想走过去,透下气。
  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肩上沉,她忘了拿走的大衣便落在她的肩上。她回头,看到霍靖棠在自己的身后,两人相视微微笑。
  “你怎么也出来了?”秦语岑问她,
  “阿làng在里面太吵,我想安静会儿,否则头疼。”霍靖棠便主动扣住她的手,十指亲密交缠。
  他推开门,带着她走到门后,出门便是阵阵扑鼻的腊梅花香,在这冬天的夜里格外泌人心脾。他扣着她的手,手插在自己的裤袋里,两人这么牵着手走过青石板铺的小径,两旁都是树丛腊梅,沿着青石板走过去就到了游泳池边的小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他们就沿着这小路在月光下散步。
  是夜,特别的安静,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像是普通的情侣般,就这样散下步也是满足。也许就这样直走下去就能到白头,就能直到天荒地老般。
  秦语岑穿的是高跟鞋,虽然他们都走得很慢,可是她没注意,踩到了小石子,脚下崴,整个人就重心不稳,身体摇晃,她本能在抓住霍靖棠的手臂。而他也本能地将她的细腰扶住。彼此的眸光深情对视,他扣住她腰线的大掌,收,本来还有些距离的两人就完全亲密的贴合在起,连丝缝隙都没有。
  她低下头,他的呼吸喷在她的发顶,她突然觉得刚才褪下去的滚烫热度又升了起来,这大冬天的该的时候,她依然这么热。她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不敢出下大气。而她身上的味道混合着花香让他有些蠢蠢yù动。
  霍靖棠的手指,抚上她优美的下颚线条,摩挲着她的肌肤,让她身体紧绷,她咬唇不语。
  他的指尖将她的下颚挑起,让她的目光正视着自己:“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继续刚才那个未完的吻……”
  他并不是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说完就直接吻上来了,他微几天低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唇,让她无从逃避,心甘心愿的沉沦。他的唇,微凉,薄软,却带着火热的缠绵之势,将她的唇紧紧覆住,时而浅吻轻舔,时而重咬嘶磨,他的吻温柔中又不失强势地在她的唇上攻城掠地,将她檀口的甜汁蜜液给夺走,品尝,回味。
  然而被他这份热烈的吻给夺走呼吸的秦语岑,头脑片茫然只能被动地跟着他,给予他想要的回应,她的回应虽然并不成熟,显得青涩,但却是这份青涩让他沉睡的唤醒。
  他吻得太痴缠,把她抵在了旁的花架上,她美好让他已经有些控,疯狂到把花架上的花盆都给折腾得掉下去,砸在了小路上,碎了地。
  这样清脆的声音把两人的理智都唤了回来,霍靖棠双手撑在她身后的花架上,喘着粗气,潭底漆黑如墨,像是最浓稠的墨汁的渲染。而她也是后背贴在花架上,无力动弹,气息紊乱不堪,两人的呼吸也纠缠在起。
  霍靖棠看着衣衫不整的她,然后弯腰去把掉在地上了大衣捡了起来,重新搭在她的肩头,然后又替她系好了腰上的腰带。将她拉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如果这里不是在外面,他想他不会收手,而是把她吞下去。他竟然像是十七八岁冲动的小伙子样冲动了。不过也可以融解,他直都比较清心寡yù的,这次算是彻底被她给弄得热血沸腾了。
  “走吧,天冷,我回去吧。”霍靖棠的手改过揽着她的肩,“回去后继续……”
  秦语岑立即冷脸瞪他:“霍靖棠,你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是吗?”霍靖棠趁机在她的唇上偷了下香,“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坏吗?”
  “你的节操呢?”秦语岑又看到了这个男人不正经的面。
  他拥着她,两人并肩往前:“在你面前节操早就碎了地。”
  前面道身影拉长落在他们的脚尖前,他们两人缓缓地抬头,看向了站在前面的那个身影,背着光,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里面。但能感觉到那人身上充斥着森冷的气息。
  对方向他们走了两步,从阴影里往前,渐渐走到了光明处,他们才看清楚这个人竟然是关昊扬。他站在这里多久了,又看到了什么?他们当时吻得那么专心投入,连这里有人都没有发现吗?
  “你们……”关昊扬感觉喉咙处有刺卡在那里,连说话都痛。
  ------题外话------
  喜欢《盛婚厚爱》的妞们,看过来,叶子已开群。
  公众群号:此群是喜欢叶子的妞们都可以加入。
  读者验证群号、敲门砖为《盛婚厚爱》男主或女主的名字昵称都可以,此群为验证群,进群提交全文订阅,管理会给正版群群号,24小时内不冒泡,不验证,踢群不解释!进入正版群后,请认真阅读群公告,积极配合管理修改群名片,正版群不定期进行全文订阅抽查,请妞们积极配合管理进行工作。若有什么问题可以找管理魔幻安娜,亲爱的娜娜哦。
  群里不定期上传小剧场,种调戏,各位美妞快点进来看吧。
  v群福利请看留言区置顶公告,必看!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