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你这么爱耍流氓,你麻麻和粑造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关昊扬跳水“自杀”的消息引来了些在歌城的工作人员和客人的围观,都纷纷跑来看这场好戏,往游泳池这边的人越来越多了。人都是存在好奇心理的,所以就想知道是谁在这大冬天的跳水自杀。
  走在起的人,其中个问道:“知道是谁自杀吗?”
  “不知道,好像也是来这里唱歌的人。”有人摇头回道。、
  “知道是男是女吗?”
  “好像是男的。”
  “那知道他是为什么要自杀吗?”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跑来看看。”
  “这大冬天的去跳泳池,不淹死,也会被冻死的。这个死法真不好。”
  “肯定是受什么大刺激了,走走走,去看看就知道了,在这里猜是没用的。”
  群人是窝蜂地涌上前去,当那些人跑到目的地时候,关昊扬已经捡起了大衣披上,走了有段距离,高挺的身影已经渐渐融于夜色之中。那些人还是在努力地辨识着到底是谁。
  有人蹙紧了眉,似在思索,另个撞了下他的肩:“想什么,这么出神?”
  “总觉得这个人好眼熟。”那人mō着下巴。
  “你知道是谁?”那人双目闪着火花。
  有人拿着手机,放大才照下的照片,仔细地研究着,有人还是认出了关昊扬:“这好像是关山集团总裁关昊扬吗?他竟然自杀?”
  “不是吧,关家那么有钱,他还是唯的继承人,花不完的钱,怎么会想不开自杀?不可能是他的……”
  “真的,你看这张,有侧脸,我以前在个慈善晚宴上看到过他本人,整个人都不太爱说话,比较让人不容易接近。听说不爱说话的人总是有那么点点的心理疾病,比如抑郁症,强迫症等……”
  “那他这么有钱都要自杀?这为什么?”
  “不会是因为公司快倒了吧?”
  “不会,关山这五年的业绩年年增长,不会是公司的事情。”
  “不是为了事业,那就是感觉,难道是因为失恋了?感情是最伤人,让人失去理智的,这个应该是很有可能。”
  “对,听说关昊扬不是前些天举行婚礼,突然就暴出他老婆泄露商业机密,偷税,漏税等行为,这对关山的打击不小,他是受到了事业和感情的双重打击,这才想不开吧……”
  “嗯,有道理,定是这样的。”
  关昊扬被人分析出来的“自杀”原因瞬间就众口相传,不乏添油加醋的,就是越传越玄幻。
  而关昊扬却根本不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这么议论着他,他从另边走出了小花园,走向了雅典娜的大门口。
  远远地钟làng、霍靖棠行人站在起。
  “听说有人跳水自杀了?”钟làng好奇道,冲霍靖棠道,“去看看么?”
  “没兴趣。”霍靖棠淡淡道。
  关昊扬刚才真没注意到他们,走近后才发现都在门口等着泊车员把车开过来。他身湿透地,头发上还滴着水。他把大衣扣子扣好,钟làng却眼尖地看到了他,冲关昊扬打量着,然后笑出了声来:“关昊扬,他们说的跳水自杀的那个人不会是你吧?你看你身湿得……像是落汤鸡样。”
  “我是被人泼成这样的,不可以吗?”关昊扬冷冷地看着他。
  “被人泼成这样?”钟làng那脸上怀疑的表情显然是不相信他说的,“谁和你这么深仇大恨的,把你泼得像是跳水自杀?呵呵……”
  钟làng是抑止不住的笑起来了,肚子都笑疼了。
  而关昊扬本就冷得惨白的脸色更加的阴鹜难看,比鬼还难看。可是这样的他却得不到秦语岑眼的关注。
  而安倩妮和安倩美站在起,安倩妮虽然没有去看关昊扬,但听到钟làng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可是想到刚才关昊扬对自己恶劣态度。她就狠着心不去看他眼,反正她已经把再也不理他的话说出口了,这会要是去关心他,就是往自己的脸上扇耳光。
  安倩美看到妹妹咬着唇,双手绞着自己的衣角,就知道她不对劲儿:“你这是怎么了?和关昊扬吵架了?”
  “姐,我不听到这个名字。”安倩妮拒绝回答。
  “真的吵架了?”安倩美觉得自己的猜中了,“大家分开冷静下也是好事,好好想想什么样的感情才是你需要的。”
  安倩妮把唇越发咬得紧了,句话都没有说。
  “走吧,车来了。”霍靖锋的车先到,他对霍靖棠道,“靖棠,我们先走了。”
  霍靖棠也不主动,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也不理人。
  霍靖锋也没有在意,反正今天他已经收集到了他想的情报,这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安倩美便拉着安倩妮起随霍靖锋上了车,他们三人先离开了这里。
  “我们也走吧。”霍靖棠牵起了秦语岑的手走向他的宾利欧陆。
  今天席言是坐霍靖棠的车来的,她的车停在了公司,现在霍靖棠和秦语岑起走了,似乎完全忘了她。席言也不好打扰两个恩爱的人。人都散了只剩她个人,她站在原地,看着漆黑片的天空,仰头吐了口气。刚才的热闹更是衬托此刻她个人的孤独。只是自己的好友能得到幸福就好。
  她往路边走了些,准备打车回家。这时辆黑色的雷克萨斯缓缓地滑到了她的面前,昂贵优质的车窗慢慢的降下。张斯文俊雅的脸出现在席言的视线里。他墨色琉璃样的眸子里盈着柔和的光泽,薄唇如刃,透着浅绯色,五官都非常的秀气俊美,不同于雪霍靖棠的冷酷淡漠,也不同时钟làng的明朗热烈,他就是温和的,是清俊的,却也是带着淡淡的疏离,可以与他人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这就是白雪宸。
  “白总,有什么事吗?”席言轻声叫他,没想到他还在最后面。
  “就剩你了个了?”白雪宸转头,看着席言,冷艳的职场丽人,气质优雅,时尚短发透出她的干练,身姿高挑,拥有又大长腿。可以说席言是个品貌与能力俱佳的秘书,也直跟随着霍靖棠,在这个圈子里大家还算是比较熟悉。
  “嗯,霍总他有了新欢就忘了我这个……秘书了。”席言无奈地笑。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白雪宸把车子解锁。
  “那我就不客气了。”席言便拉开了车门,也没有避讳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对他感激笑。
  白雪宸开动了车子,驶向了路中间,车内没有放音乐,所以异常的安静。而席言又是个比较能活跃气氛的人,她便先和白白雪宸聊了起来:“白总,听说霍总母亲是你的亲姑姑,你应该比较了解太太,你说太太会接受岑岑和霍总在起吗?其实我倒不是担心霍总,只是怕岑岑过不了太太那关。白总,你人最好了,能不能支点招?”
  “呵呵……”白雪宸轻轻笑。
  “白总,你就行行好,告诉我怎么样可以让岑岑过太太那关吧?”席言咬了下唇,然后双手合十,脸的乞求。
  “秦小姐真是没白交你这个好朋友。”白雪宸对她称赞道,却又话锋转,“只是我哥和秦小姐还没有走到见那步吧。你现在就替她想这么是太早了。”
  席言却不以为然:“我能感觉得到霍总这次是真的栽了,他们迟早会走到这步的,我当然要为岑岑想好,白总,你不会不告诉我吧。”
  “我姑姑出身名门,又是其名的钢琴家,大学教授,你想她最在意她将来的儿媳妇是什么?”白雪宸反问着她。
  “身份吗?”席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以白沐兰的出身,还有霍家的地位,霍靖棠的妻子应该是千金中的千金,名媛中的名媛。而像秦语岑这样的女人没有家世不说,还是离婚的女人,根本就入不了曾经第名媛白沐兰的眼。
  想到这里,席言拧起紧了眉,也开始对秦语岑和霍靖棠的未来都忧心忡忡。
  白雪宸见她拧眉愁苦的模样,不忍心让她纠结:“家世固然重要,但人品也很重要,我姑姑是很在乎我哥老婆的出身。但是我姑姑也不是个固执的人,有关她儿子的终身幸福,她不会不在乎我哥的感受,只要是我哥执意选择的,她终究会接受,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真的吗?”席言听到白雪宸这么说,心里也有了希望和转机。
  “应该是。”白雪宸温和浅笑。
  他们边聊天,边就到了席言所在的小区。没想到霍靖棠的车也停在席言楼下,而霍靖棠和秦语岑正在那里难舍难分。
  霍靖棠脸冷漠在站在车子边,秦语岑则在他的脸上亲了下:“你回去吧,我也要上去了。”
  “这样是不是太不够诚意了?”霍靖棠觉得这远远不够。
  他长臂伸将她揽过来抵在车身上,他的身体压下,紧贴着自己,吻覆下,瞬间就夺走了她的呼吸。
  每次的吻都是这么的热情,这么的缠绵,这么的不舍。好像他吻她已经上了瘾,yù罢不能了。
  “霍靖棠,你这么爱耍流氓,你麻麻和粑造么?”秦语岑喘着气息,怒瞪着他,真的太过放肆了。
  ------题外话------
  叶子今天有事所以耽误了码字,也没有时间码字了,非常抱歉,叶子万更了这么久,也让叶子喘口气,今天是更的最少的,叶子心里也过不去。但是叶子会在以后多更补偿给大家的,明天还是恢复万更,不会食言的。今天就抱歉了,各位,理解万岁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