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英雄救美,真是不错的好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以为关昊扬是要打她,没想到他竟然把她给压到了沙发里,将她禁锢的双手都扣紧,让她在他的身下无法动弹。
  她微微蹙着眉,盯着在自己上方的关昊扬,视线所他的相接,看着他阴冷的面容:“关昊扬,你要做什么?你赶快放开我。这里是医院,是公共场合,请你尊重下你自己,也尊重下别人。”
  如果有护士进来看到话,以他们现在这样暧昧得让人浮想连篇,那怎么好?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尊重?秦语岑,我就是太过尊重你,所以才会让被霍靖棠暗地迷惑,才会被你和他,还有钟làng你们三个人给耍得团团转!才会成为这京港市上流里最大的笑话!你现在和我谈尊重!你都这么不要脸,在我们有婚姻关系时早就和霍靖棠勾搭在起了,我也不会做正人君子!”关昊扬认错了情敌,被玩弄,是他心里最大的耻辱和痛处。想到这里心湖就无法平静,就会灼得疼痛。
  秦语岑对关昊扬也是无语了,她的眉心拧得很紧,被他压得很不舒服,可是她却挣不开他,只能这样任他压着:“关昊扬,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从来不会检讨自己,总是把错误推到别人的身上!这不是个成功的领导者,也不是个真正的男子汉的所做做为!”
  她那诱人的柔软红唇,闪亮的色泽,让他滋生出想要把她占有的念头。如果把她的身体占有了,才会能阻止她和霍靖棠在起是吗?如果非要这样做,那么他不会介意。这个想法在他的心里滋生丰长扩大。
  “想知道我是不是真正的男子汉?”关昊扬抓住的却不是秦语岑所说的重点,而是想到了边去,“也是,这五年来我都没有碰过你,让你寂寞空虚了,也没有让你体味到真正的男子汉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做真正女人的滋味,真的是太可惜了。秦语岑,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这个滋味如何?”
  “关昊扬,我和你已经不是夫妻了,我们离婚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敢碰我根头发,我都不会放过你!”秦语岑扭动了下被他扣紧的手腕,恨恨地警告着他,她就怕他会失去理智的乱来。
  “秦语岑你要怎么不放过我?哦,我忘了,你现在已经找到了霍靖棠这座大靠山!你就觉得自己高在等了吗?你以为我就不敢碰你下了吗?秦语岑,你真是想得太天真,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女人!离婚弃妇,丑闻缠身的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对你另眼相看?知道像霍靖棠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他就是不想安定下来,因为有家室的话,他在外面玩女人是很麻烦的!你以为他会对你认真吗?霍家是不可能接受你这样的女人!他母亲是白家人,是曾经的京港市第名媛,她对媳妇的拜把是很挑剔的,就算不是出身名门的千金,也总该是清白家世的小家碧玉,你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你根本就过不她那关!而霍靖棠是个孝子,他也没有必要为了你而去和他的父母,和整个霍家为敌!所以秦语岑你把太把自己当回事!他对你只不过是玩玩而已,个离婚的走投无路的女人玩起来完全没有负担!”关昊扬替他分析着她和霍靖棠困难重重的未来,所说的每句话都在浇灭着秦语岑心里那微薄到可怜的希望。
  他盯着她平静的你,继续道:“所以秦语岑,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被他抛弃后,你就会知道后悔了。你都经历了次婚姻,知道了豪门里的婚姻是有多么的残酷,你竟然还会天真的相信霍靖棠吗?我妈都挑剔你,更何况是他妈!婚姻不是仅仅是两个人想在起那么简单,还有婆媳关系,像霍家人多,他还有个私生子的哥哥,兄弟之间的斗争……太多了,你觉得你适应吗?秦语岑,霍家比我们关家复杂多了。我们关家除了我爷爷,我妈,我,就还有个在国外留学的妹妹,除了我妈嘴碎了些,挑剔了些,我们都对你挺好的,多单纯,秦语岑,这么简单的家庭你的婚姻都走不下去,你还想在霍家跌个狠狠地跟头才会死心么?”
  秦语岑狠狠地瞪着他,急急地反驳着他:“关昊扬,他和你不样!我相信他!”
  她的心被他说乱,可是她还是努力地让自己冷静。
  “他和我有什么不样!都是正常的男人,都喜欢漂亮点的女人而已!都会想对你耍流氓!”他的脸庞在秦语岑的眼前放大,灼热的鼻气吸拂地她的脸上,他将鼻尖凑到她的发间,贪婪地深吸了口气,那是属于她的独特的馨香刺激着他的嗅觉:“真香!就是这个香味让霍请棠他蠢蠢yù动了吗?”
  “关昊扬,你无耻!不管你怎么说,在我的心里他比你高尚太多!”秦语岑咬着唇,眸底的光芒都带着怨恨,“至少他没有把我丢下五年,让我个人为公司打拼,他没有相信传言逼我去做检查证明清白,他也没有阴谋设计我害得我身败名裂!他更没有连离婚后都还要如此羞辱我!关昊扬,你觉得你哪里比得上他?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就算他是对我玩玩,我也甘愿!至少比和你这样的人渣过辈子强!”
  她的心中怒痛,像只被惹怒的刺猬竖起自己的刺把他扎得。他让她难受了,她也不会让他好过!她羞辱了他,她也要毁了他的尊严!她不会再是那个任他欺负,不会对他再忍让的秦语岑!
  “你--”关昊扬也被秦语岑给激怒了,他愤怒得额上青筋突起,握着她手腕的力道加重,仿佛是要捏太多了她的手骨般,疼得她咬紧了唇。
  在她的心里,他竟然比不上霍靖棠,还和他差那么远。她竟然宁愿被他玩弄,也不愿意和他继续婚姻!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关昊扬脸色阴冷,眼底泛起浓浓的寒意,铺天盖地地袭来,把秦语岑紧紧包围住。
  “既然你这么看重他,这么心甘情愿被玩弄,那么也让我玩玩,我倒要看看他还要不要被我玩弄的人!看看他嫌不嫌你脏!”关昊扬的手抚过她的脸蛋,抚上她的唇,这样的动作只让秦语岑觉得恶心无比!她用力地偏开了头,躲避着他的碰触,然后这样的动作只会让关昊扬更加的愤怒。
  他的手改过掐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不许逃避!
  “霍靖棠他就可以吻你,我就不可以吗?和他接吻你就疯狂缠绵成那样!秦语岑,你说你不是不已经被背着我和他发生关系了?”关昊扬想到有这种可能,他心里的怒火燃烧得更加的旺盛了。
  “关昊扬,你就是混蛋。”秦语岑想要踢腿,却被他的腿给压住,怎么也挣不开他的钳制。
  “是,我是混蛋,那我就做个混蛋该做的事情才不会让你失望,不是吗?”听到她骂自己是混蛋,全心全意维护着霍靖棠,他的怒火无边,“五年没有碰你不为了把你送到别的男人嘴里吃掉,我今天就要补偿自己五年都没有得到的东西,今天我若是不能碰到你,我就不是关昊扬!所以秦语岑,今天我非要你知道我才是有资格碰你的那个人。”
  关昊扬捧住她的脸,让她的面对自己,然后发怒样吻向她的唇,秦语岑看到他的唇压向自己,她瞪大了眼睛,看到他的眼底那嗜血的癫狂与怒火却更加的疯狂,席卷成个黑色的漩涡,把她卷入吞噬。她用心全力地努力在挣扎,不让他得逞,可是她的力量终究是没有关昊扬的力量大。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口咬在了他的掐着自己的虎口上,疼得他缩了手,秦语岑终于得到了丝的自由。她心乱的顺着粗气,厉声道:“关昊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你要这么对我,这是犯罪。”
  秦语岑没想到关昊扬真会这样对她,冰冷的寒意从她的心底升起,但更多却是害怕,他真的怕他在这样被激怒的情况下不顾切后果,为了羞辱她而把她给强迫了。所以她只好和他谈法律了,也许可以震慑到他。毕竟他是堂堂关家之主,也不想闹出这样的丑闻来。
  “说我用强!你有证人吗?”关昊扬的目光放肆地落在她的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蛋,“放心吧,我会让你体会到快乐,这样我就不信你还能说你是不自愿的。”
  秦语岑的脸因为他这样的话而涨得更红,她想要护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无法将双手从他的控制里挣脱开来。只能咬着唇瓣,把愤怒与屈辱吞下。
  “关昊扬,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说了算!”秦语岑的心里滋生的恐惧。
  “可也不是霍靖棠说了算!”关昊扬轻笑着,看着秦语岑眼底那点点聚积起来的无可奈何,还有害怕,他的心里就好像愉悦了起来,“秦语岑,你就别再挣扎了,也别想着霍靖棠会来救你,他不会知道在这里遇到了我,你就从了我吧。”
  秦语岑听到关昊扬这么说,身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就再也不动了。关昊扬见秦语岑不动不挣扎,而静静地躺着,也对她好像放松了戒备。
  “要比力气是你比不过我的,挣扎只会让你受伤。所以乖乖的躺着享受这就对了嘛,我会很温柔地对你。”关昊扬难得看到秦语岑这么柔顺地对自己,他满意笑,对准她的唇就要吻上去。
  她别开了头,关昊扬的吻落在了她的雪颈上,虽然没吻到她的嘴,他有些愤怒,但是见她也没有太大的挣扎动作,唇上感觉到她的肌肤那种柔软细腻,他也没有和她太过计较。他的吻就在她的耳边轻落,而秦语岑则难受的承受着。她的双手都握紧了拳头,如果是自由的,她定会往他的脸上揍去。她告诉自己要忍,在见机行事。
  等关昊扬对她完全放松了控制,已经被他逼得走投无路的秦语岑盯着他的颈子,口就咬了上去,用尽了她身体里余尽的力气。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关昊扬是防不胜防,完全没想到温顺的小白兔竟然对他张开了嘴,咬得他措手不及。他疼得只能松开了秦语岑。她见他疼得起了身,她咬牙,抬起自由的只腿,往关昊扬的要害处脚踢上去,结果,没踢准地方,但还是把他给倒得栽倒在了地上!
  秦语岑趁机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就要跑开,没想到关昊扬伸出脚横过去,把没留意的秦语岑给绊倒了。她趴倒在了地上,关昊扬也没顾上疼痛,起身就拉住她的脚祼。
  “该死的!秦语岑,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关昊扬拉住她,把她给拖了回来。
  秦语岑看着面色狰狞的关昊扬,眼底都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她知道他这次真的是彻底的怒了!他那模样仿佛是要把她给撕碎般的愤怒!
  “关昊扬,你放开我,你就是心理阴暗的变态!”秦语岑骂着他,“爷爷就在里面,你当着爷爷的面这么对我,你还是人吗?”
  “在你的心里你早就不把我当人看,我又为什么要对你尊重!”关昊扬真的不会不放过她了,他颈子上针扎般的疼痛提醒着他刚才她是多么的伪善,放松装乖,趁他放松警惕便咬伤了他。
  关昊扬伸手把撕开她的衣服,与此同时,门板被人从外往里狠狠的撞开,弹过来打在墙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关昊扬还没来得及抬眸看清楚来人是谁,就感觉到个人影快速地移到了跟着,个带着破空力量的拳头狠狠在挥过来打在了他的脸上。力量大到把他从秦语岑的身上给打下去,趴在了地上。他感觉到脸颊上片火辣辣的疼痛,口腔里有腥甜的味道地唇齿间漫延开来。他啐了口血水出来,吐在了地上。
  秦语岑躺在地上,是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的头发已经汗湿在了脸颊边。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高挺笔直,身的怒气散发开来,还有那紧紧握在了起的拳头,指骨泛白,手背青筋颇突起,可见他正处于极度愤怒的边缘。
  就算她看不到他的脸,也知道这个救他的人是霍靖棠,有他在的地方,她就感觉到无比的安全。她的心里重重地松了口气,唇角也染上了笑意。
  关昊扬也缓过劲儿来,抬手擦了下唇角的血迹,然后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却是点都不害怕地面对着霍靖棠,也无惧地对上他那丝幽暗得没有丝星芒的黑眸,里面是无比的愤怒。
  “霍靖棠,英雄救美,真是不错的好戏,你就是用这样的手段来迷惑女人,让女人对你死心塌地的吗?”关昊扬竟然还有心情冷讽地轻笑着。
  “关昊扬,我已经警告过你她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都别想碰她根头发,你这是在触碰我的底线!敢挑战我底线的人都是不知天高地厚,急着送死的人!”霍靖棠活动了下刚才打了关昊扬的那只手,“你自己不想活也就算了,可别逼我出手!为你这种人而脏,不值得!”
  “霍靖棠,别以为人人都害你三分,我关昊扬不怕,这夺妻之仇我与你不共戴天!”关昊扬心中的怒火也燃烧着,这份被愚弄的感觉糟糕透了,他辈子都不会忘记!也会永远记住!总有天他会讨回来!
  “很好。”霍靖棠轻笑着,“我等着你来寻仇。”
  秦语岑却急了,她用手缓缓地撑着自己直起了上半身,站在门口的简希看到她这样,几步上前,蹲下去扶起了她:“秦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秦语岑借着简希的力量站了起来,“关昊扬,你能别这么不要脸吗?要结束这段婚姻的人是你,现在你倒表现得像我对不起你样!我和你走到今天,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与他人无关!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扯进来,成为你责怪他人的理由!”
  关昊扬却不管这些:“谁给了我伤口,谁就是我的敌人!”
  霍靖棠完全不在意,把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你的敌人就是我!随时奉陪!这种事情若有下次,关昊扬,我定会亲手拆了你关山!”
  “关山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你打败的!”关昊扬也气势十足。
  “如果下子就玩死你了,这游戏也没有什么意思。”霍靖棠转身,走到了秦语岑的身边,把身上的大衣脱下了搭在她的肩头上,再从简希的手里接过了秦语岑。
  “我们走吧。”秦语岑靠在他的怀里,这个怀抱是让她安心的,依靠着就不想离开的怀抱,谁都无法代替。
  霍请棠抱起了秦语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简希也跟着离开了。三人起进了电梯,霍靖棠盯着她苍白脸蹙了蹙眉心,看来她是被吓坏了,这样的事情对于任何个女人来说都是个恶梦,没有人愿意去经历。
  “简希,给她检查下。”霍靖棠对身边的简希道。
  若不简希发现了秦语岑和关昊扬待在病房里太久没有出来,而通知了他及赶到。那么后果真的有些不堪设想。在医院这样的公众场合关昊扬都敢这么放肆的,是完全的没有理智,心中的报复心太重了。以后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了。
  他从关昊扬的那句“这夺妻之仇我与你不共戴天”里已经听出了关昊扬对秦语岑的在乎,那份感情深种在他的心里,只是他没有真正意识到,也不懂得要怎么去珍惜个女人,才会错再错。
  “我没事,不用去做什么检查了。”秦语岑搂着他的颈子,抬眸之处看到的是他性感而突起的喉结。
  “检查下比较放心,乖。”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
  秦语岑知道是拗不过霍靖棠的,所以她只能任他把她交给简然去做了个全身检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有小部分软组织损伤。她皓白的手腕被握得泛起了红痕,还有膝盖处也跌青了。
  霍靖棠看着她手腕上那么清晰的那抹红痕,心里很不舒服,自责着自己没有早些赶到。而秦语岑也觉察到他的自责,抬手抚上了他紧蹙的眉心,她温暖的光滑的指腹轻轻地抚过,像是带有魔法般,把他的眉心给抚平了。
  “这样才帅嘛。”秦语岑看着他不再拧着眉心,也开心地笑了起来,瞳孔里晶亮的,已经看不到刚才的伤害。
  “真的?”霍靖棠半信半疑的挑眉。
  “真的!”秦语岑配合地重重点头,就怕他不相信她般,“你若是能再微笑个,就更帅了,所以没事要多笑笑,帅得能迷死大片女生。”
  霍靖棠果然是笑了下,抬手起来捏了下她的脸蛋:“只要能迷死你就好了。”
  “能能能,那以后多笑笑,有益身心健康。”秦语岑萌萌地眨了两下眼睛,抬手指了下自己的眼睛,“看到没有,已经变成心型了。你看是不是被你给迷住了。”
  “少寻我开心了。”霍靖棠下了秒立即板起了脸,脸手严肃,“以后不能再个人和关昊扬单独待起了。他的危险性太高了,你根本就应付不了。有什么事,都要叫上我。今天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如果我晚来会儿,你说我要怎么办?”
  他的声音里带着丝的害怕,他怕会失去她。
  他抬手抚上她的头发,顺着就抚上了她的脸蛋,眸光里浮着的是担心。他今天的会刚开了十五分钟,就接到了简希的电话,说她看到秦语岑了,还有关昊扬。他想到他们两人待在起,颗心就顺烦躁不安的,他无法再冷静的开会了。各部门的报告他完全没有听进去。只好中断了会议,赶到医院里,果真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幕!他怒了,去他妈的沉稳和优雅,他拳就打得关昊扬趴在了地上。他本想再给他几拳的,但是事情闹大了,对秦语岑的伤害是最大的,他只能让自己忍,让自己冷静,强压下那xiōng口灼灼燃烧的怒火,他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我儿。
  公司的事情虽大,但是若是让秦语岑被关昊扬伤害,那是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他那个时间应该是在公司里。以后我会加倍小心,不让你操心的。”秦语岑拉下他的手握在手里,她也很自责自己的不当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和他单独在起了,遇到他,我绕着也要走开。”
  霍靖棠也不想再多加责备她,毕竟她承受的伤害比他的还要大。他不能味地责备她,只会让她感到更委屈。因为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长臂伸,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肩上。两人亲密相依偎,温馨幸福。这幅画面太美让去取药回到办公室的简希完全不敢看。
  她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进是退。倒是秦语岑先了现了她,她伸手轻推了下抱着她的霍靖棠,低声道:“简希来了,你放开我了。”
  “我们又没做什么,她有什么不好意思进来的。”霍靖棠也将目光转向了门口,看到简希背对着他们站着。
  “你个大男人,就是什么都不懂。人家简希还是个没有男朋友的女生,没经历过些事情,当然会不好意思。你以为像你,脸皮厚够的。”秦语岑还是推开了他,自己坐正,“况且这是简希的办公室,你以为是你家那么随便吗?你好歹也要尊重别人!”
  霍靖棠也没有反驳霍靖棠的话,冲简希道:“简希,药取来了?”
  “哦……嗯……”简希听到霍靖棠叫她,便马上进来,把手里的药递上去,“这里的药膏,天抹三次,是化淤消肿的。”
  “简希,谢谢你。”秦语岑心里感谢万分,若不是她自己现在肯定哭死了。
  “二哥的事就是我的事。秦小姐别太记在心上。”简希笑着道。
  霍靖棠牵过秦语岑的手,离开之前对简希道:“简希,你也二十四了吧,该交个男朋友了。否则你这脸皮这么薄,以后恋爱可怎么办?”
  “二哥,你再瞎说,我就不理你了。”简希又转头请求着秦语岑,“秦小姐,你赶快把二哥给拉走吧,我还得上班。”
  “走吧。”秦语岑拉了下他,“别再取笑简希了。”
  霍靖棠被秦语岑给拉走了,他们出了医院,刚走到大厅,霍靖棠去取车,她就站在医院的台阶之下等着。然而福无又至,祸不单行。刚摆脱了关昊扬那个人渣,又遇到了秦语容这个贱女。真是让秦语岑无语了,她低着头,想这么避过去,却还是被陪着秦语容的陈桂秀给眼尖的发现了。
  “秦语岑,你给我站住!”陈桂秀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秦语容也跟着母亲上前,两母女就这么挡住了她,秦语容的小腹还不太明显,也不知道她这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不在。
  “小婶,麻烦你让开。”秦语岑收回目光,对上他们尖锐的目光。那目光恨不得将她剥皮剔骨般。
  “秦语岑,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换成我是你,真没这个脸。”陈桂秀抬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脸,“听你说现在是身脏水,别人都躲你还来不及,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于关昊扬和秦语岑的那场婚礼,他们虽然是没有接收到观礼的邀请,但也多少听说了婚礼上的事情。秦语岑现在的处境他们也是多少了解些。想到她被警察在婚礼上带上,他们母女就觉得狠狠地出了这口恶气,恨不得秦语岑从此都无法再站起来。那么秦语容才有机会。
  “既然别人都躲不及我,那小婶也该带着你的宝贝女儿赶紧离我远点,沾上晦气可就不好了。”秦语岑得体的微笑着,“若是落得个比我还凄惨的下场,非得让小婶你哭断得了气不可。”
  被秦语岑这么奚落,陈桂秀气得咬牙,可是这里人多也不好作,只能化为声冷笑:“秦语岑,你都这样了,还想抓着关家不放吗?识相的快和关昊扬离婚!”
  “妈,你若是要离早就离了,也不会为了报复我这么恶毒逼我打掉这肚子里的孩子你才肯离婚!”秦语容想起关昊扬对她说的秦语岑唯同意离婚的条件就是她不要这个孩子,心中就充满了对他的憎恨!
  秦语容这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和关昊扬唯的联系,就算他不爱她,但有这个孩子在,他们就是孩子的父母。她怎么也不会舍得,所以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也没有打掉。
  秦语岑则听得有些糊涂:“你说什么?我逼你打掉孩子!你脑子进水了吧!”
  秦语容却不听她的话,只顾着指责着她:“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这么狠心,他好歹是你的侄儿!他何其无辜!秦语岑,你诅咒你这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你孤孤单单辈子!”
  “叭”的清脆声,秦语岑无法控制自己地甩了秦语容个耳光。她的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你可以怎么恨我都可以,但是我不允许你这样诅咒我!”
  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个温馨的家庭,有疼她的老公,有可爱的孩子,他们家三口过着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这便是她此生最大的满足!她怎么会允许秦语容这充恶毒的诅咒她!还有她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孩子!
  秦语容抚着自己被打得疼痛的脸颊,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不可置信地瞪着秦语岑,没想到她竟然敢打她!她可是孕妇!
  “秦语岑!你不知道我是孕妇吗?”秦语容疼得眼泪都浮了起来。
  秦语岑的手心也疼得麻木,可见这巴掌不轻:“这巴掌我早就想打了,个破坏我婚姻的小三而已,也该受这个教训,也好警醒他人,以免再误人子弟。”
  陈桂秀也尖叫着,吸引着周围的人的注意:“秦语岑,容儿是孕妇,医生说她胎儿不稳,她和孩子若是有什么闪失我不会放过你的。”
  “等有闪失再说。”秦语岑越过她就要离开。
  秦语容却改态度,拉住她的手,眼泪汪汪的:“姐,我给你赔罪,刚才是我态度不好。但是我求你了,不要再占着不属于你的位置好吗?因为你,他不要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孩子出身就没有爸爸,我该怎么办?怎么对他说啊?”
  “你就实话实话。说你破坏了人家的婚姻,是你勾引了别人的丈夫才有了他。这就是做人小三的报应。”秦语岑面色冷淡,无情地甩开了她的手。
  她觉得自己的心在面对秦语容的时候总这样的残忍,说出的话也是狠毒的。
  秦语岑听着这话,泪水就流出来:“是,我是对不起你,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个人没有他可以活得好好的,可是我不行,孩子不是行……你要打我骂我都好,只求你这么无情!好歹我们也是姐妹不是吗?”
  被吸引过来的的也是不知道内情,看到可怜的秦语容就是孕妇就自觉地认为她是弱势方的,对着残忍的秦语岑指指点点。她也不顾这些指点,反正她的名声已经坏不到不能再坏了,再添笔欺负孕妇又有什么关系。
  秦语岑见所有的都站在她边,都指责着秦语岑,这心里似乎也得到了群众的力量,更是苦苦乞求:“求求你了。姐,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要孩子的父亲回到我们身边,我爱他……我是真的爱他……”
  “那你们就好好相爱吧,我没有意见,也管不着。”秦语岑淡淡地,关昊扬的切与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走开两步,又回转了身体,看着脸泪水的秦语容:“我和他已经离婚了,其他的我帮不了你!”
  终究她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语容,反正这是她想要的,而她现在又和关昊扬没有关系了。就让她去争取吧,算是替这个无辜的孩子争取点机会。也算是为自己好,如果秦语容和关昊扬在起了,不管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孩子,只要关昊扬能有个家把她给拉回正道上去,看到孩子,有了做父亲的责任感后,就不会再对她有sǎo扰了。
  也许她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想让关昊扬为没有感情的秦语容而收心回归家庭,这样的希望太小太小了。可总有丝的希望也要试试吧。
  秦语容不再哭泣了,睁大了眼睛看着已经消失在人群后的秦语岑。她完全不能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震惊她的好消息,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妈,刚才她说什么?他们已经离婚了?”秦语容拉着陈桂秀的手,脸上是抑止不住的欣喜。
  陈桂秀也才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看着女儿:“她好是说她匀离婚了。容儿,你有机会了。”
  “真的会有机会吗?”秦语容都有些怕了,很是小心翼翼地问母亲,“我怕他还是不要我和孩子。我怕……毕竟是我算计他在先,才有了这个属于他骨血的孩子。男人最讨厌被算计了。妈,他不会原谅我的。”
  秦语容想到这里,就难过的哽咽着,抬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她在为这个孩子感到难过。亲生的父亲根本就不认他,忽视着他的存在。
  “傻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都是他们关家的长孙,他们关家想赖帐都赖不了。”陈桂秀看着自己泄气的女儿,鼓励着她,“我听说这京港市的第名门霍家的长孙就是霍氏总裁的在外面的私生子。十岁的时候才以领养的方式被带回了霍家,现在拥有自己的公司,还是霍氏的股东,你看私生子也能和嫡子平起平坐,这荣华富贵是享受不尽!就算等十年,你才才三十三四岁,还很年轻的。就能母凭子贵,什么都不用愁了。”
  “可是如果他若真能认这个孩子,早就和我在起了,也不会到现在也不点头。连和秦语岑离婚了,也不找我。他就这么狠心吗?”秦语容心里却觉得没有什么希望般,这样的日子好苦。每天都活在痛苦里,以后都要个人带着孩子吗?看着自己爱的人与自己的距离不可跨越吗?
  “关昊扬现在还年轻,缺少个男人的责任感,有些事情还不太稳重,所以不太明白孩子是重要性,等随着时间的推荐,总有天他会明白的。”陈桂秀安抚着女儿,“别多想了,你还孩子着孩子,对孩子不好。以前秦语岑不也和关昊扬不离婚吗?你看现在还不是照样离了。你奶奶肯定也没想到会这样,她就是直偏心,否则你早就是关太太了。”
  是啊,以前关昊扬和秦语岑不就是不离婚,现在也离了。这说明老天爷都是在帮她,在可怜她和孩子。她就要抓住这个机会,看能不能有丝希望让关昊扬接受他们母子。如果能的话,真的就太完美了。
  “妈,那我们该怎么办?要去找关昊扬吗?”秦语容想到这些心里也浮起了丝希望。
  “把这些检查单都带上,我们去关家找他们。今天我们就算是跪也要跑到他们承认这肚子里的孩子。”陈桂秀这次是狠了心,“他们若是不承认,我们再找些媒体来威胁他们,不看他们怎么办?”
  秦语容有些急了:“妈,这样不行吧?关昊扬知道了,更不会要我了。”
  “如果他真不要你,也得从他们关家要笔钱安置你们母子,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陈桂秀的目的更多的是在于钱,“你听我的,妈会有分寸的。”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