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只在你的心里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席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霍靖的神色,连说话的声音都特别的轻,说完也很规矩地站在边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霍靖棠没在待在会议室,而是单手插地裤袋里站在走廊上,看着外面的雨水打在透明的玻璃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清冷眉目,微抿在薄唇,都透出股生人勿近的信息。就连席言在他的身边站了会儿都觉得有寒意爬上了背脊,今天的霍靖棠特别的诡异不正常。
  他就这么直看着雨水,好像是没有听到席言的问话。席言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也不敢这么离开公司,可想到秦语岑可能在淋雨,这心里也有些担心。她抬眸看着他的挺直的背脊,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总裁,我说的话你有听见吗?”席言鼓起勇气试探地再次问他。
  “火气那么大,让雨淋淋她也好。”霍靖棠盯着雨水,冷漠道。
  “呃……”席言咬了下唇,她就知道他们的大老板阴晴不定定是和秦语岑有关,这两个人定是闹别扭了,否则以霍靖棠对秦语岑的在乎反应不会这么冷淡,“总裁,岑岑她是不是又说错什么话惹你不高兴了?她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小性子上来了,说话就不经大脑思考了。总裁,你要多多包容她。”
  霍靖棠依旧不动,只是微微仰起了头,这密密而下的雨水都无法把他心里的那股烦躁的火给熄灭。和秦语岑自早上闹了别扭开分,她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连个短信都没有。他就像是傻子样直都关注着手机,怪异到连身边的徐锐都多看了他两眼,嘴里也不敢多说。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中途给她打过电话,正在通话中。她都有心思给别人打电话,怎么就没想到给他打个。这个女人就这么铁石心肠吗?说句气话就可以气整天吗?
  哦,不,她没有生气,倒是快活到外面去潇洒了,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遇雨而打不到车而让席言去接她。他心里就是不乐意,就是想和这个小女人计较下。
  “她都把我给推开了,想包容也没有机会。”霍靖棠终于淡淡的说了句话。
  “总裁,做为岑岑的朋友和你的下属,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有些心里话我想说说。我直都鼓励着岑岑在勇敢地面对着自己。可是你知道岑岑她经历过次失败的婚姻,她受的伤害是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的人所不能体会的。以前关昊扬的母亲总是挑剔岑岑的出身,说她出身下等,不配他们关家,若不是关昊扬的爷爷护着,岑岑的日子怕是更是不好过。而你……那么地高高在上,是霍白两家的孙子,霍夫人的眼光怕是比关昊扬的母亲还要挑剔吧。如今的岑岑已经无所有,还身缠丑闻,她和你的差距是天与地,云与泥的差别,她想要努力地靠近你的这路上势必是很艰难的。现在的她敏感而又自卑,她怕自己没有勇气……而这勇气我是给不了她的,只有你……”席言说的都是心里话,是这段时间她和秦语岑相处得出的结论,“如果你也没有准备好和她起走下去,我们都不会怪你,只要趁这伤害还不太深时放开手,就好。让她个人安静地过日子。至少她还有我们这些朋友。”
  席言也知道霍家那是比关家还要复杂的豪门上流,秦语岑想要进霍家的确是有很多的困难,来自于自身的,来自于外部的,这样的情况下,秦语岑的压力的确很大。而霍靖棠其实真没必要为了个女人而和霍家闹别扭。他们之间的差距决定了两人的未来的道是十分的坎坷的。
  “我该说的都说了,总裁,开会的时间到了。”席言看了下时间,十分钟已经过去了,“我能请假去接岑岑吗?这样的雨淋下去,她怕是会生病的。”
  霍靖棠直盯着打在玻璃墙上的雨水,蜿蜒流淌:“去办公室把我的车钥匙和大衣拿来。”
  席言抬眸,有片刻的怔忡,而后唇角淡淡扬起笑痕:“好。”
  席言快瞳去了他的办公室,取来了车钥匙递给霍靖棠,这时徐锐正好过来,看到霍靖棠拿着钥匙,有些诧异:“总裁,时间到了,主管都在等着你。”
  “今天的会议明天早上继续,我也累了,都散了吧。”霍靖棠把大衣搭在自己的臂弯里,然后步伐沉稳地离开了。
  徐锐和席言看着霍靖棠离开的背影都明显的松了口气,再这样神经高度紧绷下去,这神经迟早会断掉的。
  “总裁走了,我们去通知他们散了吧。”席言对徐锐道、
  徐锐侧眸看着并肩站在起的席言:“席秘书,是你把总裁给说走的吧?你和总裁说了什么?他就这么放过我们?”
  “说的全是心里话。”席言冲他眨眸笑,有些神秘兮兮的。
  “是和秦小姐有关吗?”徐锐其实也有猜到,只是不敢说,“只要是和秦小姐有关的事情,总裁总是会失控。”
  “总裁单这么多年了,也该谈个恋爱了。”席言眼眸中笑意盈盈,接着迈开了轻盈的步子,希望她这剂催化剂能有用。
  徐锐也迈开步子跟上去:“席秘书,你的追求者也不少,都没见你上个心呢?”
  “徐助理,你就别取笑了,你还是多操心你自己吧。”席言走到了会议室,推开了门,对着在位置上严谨以待的众人,“各位经理散了吧,警报已经解除了,总裁他有事走了。会议明天早上继续。”
  众人听,都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和身体都松懈了下来,如释重负。
  而开车离开的霍靖棠已经往临江别墅方向而去,雨势有些大了起来,路人人多车多,红绿灯也多,走走停停,让霍靖棠颗心都受着煎熬。
  秦语岑在小区外面躲雨的时候,没想到关家的吴婶来了。她打着把伞,她把手里的伞递给了秦语岑:“少奶奶,给。伞。”
  “吴婶谢谢你。”秦语岑接过那把伞,雨水都把她的头发都湿润了,“我已经和你家少爷离婚了,以后别这样叫我了。你叫我名字就好。”
  吴婶叹了口气,看着她羽睫上都落上了雨丝:“少奶奶,你还记得你生病那次吗?你嘴里直叫着少爷的名字,可为什么少爷回来了,你们却分开了?我是不会相信你会做对不起关家的事情,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少奶奶,你去和少爷解释下就好了。”
  这五年秦语岑在关家和他们这些下人都相处很好,没有少奶奶的架子。她为关家尽心尽力,每每因为工作总是会很晚回来,有多数时间都是身的酒气。赵玉琳就看不惯秦语岑这副模样,总是会说她是在外面鬼混。有次秦语岑喝醉了,就躺在了客厅的地上,吴婶打了盆热水给她,想要给她擦脸,没想到赵玉琳却取了冷水来泼在了她的脸上,冷得她打了个冷颤。那天秦语岑就生病了,躺在床上,嘴里直念着关昊扬的名字,哭得像是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吴婶看在眼里都觉得心疼,悉心照顾着她,这次是是秦语岑生病最厉害的次。她知道秦语岑定是想关昊扬了,那样的辛苦却得不到份该有的家庭温暖,而心里的心酸却又没有人可以倾诉。漫漫的长夜总是个人抱着枕头等天亮,又把自己武装成了刀枪不入的职场丽人,穿梭在个又个客户之间。
  “吴婶,有些事情不是你眼睛看到的那么简单。我和他之间再也回不去了,我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我现在过得很好,关家的切都与我没有关系了。”秦语岑淡淡笑,这个笑已经把曾经的所有都淡忘,抛在了脑后,“吴婶,谢谢你,改天我把伞还给你。”
  “少奶奶,这伞是少爷让我给你拿来的。少爷还是很关心你的……”吴婶替关昊扬说着好话。
  “吴婶,我借的是你的伞。”秦语岑把伞撑开打在头顶,便离开了这里,步步,坚定不移,不再回头。
  “哎,这是造得什么孽啊。”吴婶觉得惋惜,眼睛里也浮起了水雾。
  秦语岑撑着伞行走在大雨里,每走步都让自己的内心更加平静,曾经的切都不可能再影响到她了。因为曾经就是过去,她不是个喜欢留恋过去的人。
  秦语岑走到十字路口时等待着红绿灯。今天若是关昊扬亲自来给她送伞,她肯定是不会要的。他的施舍她不会要,尤其是在这样阴狠地设计她之后。他不爱她,她觉得自己倒能释然,毕竟感情的事情,谁都捉mō不定的,不爱也是没有理由的,她也不想去追问理由。只有有些伤害是不能忘却的,也时刻提醒着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人行道对面是绿灯,她愣了下,迈开脚步走过去。走到对面,辆宾利欧陆个转弯便停到了她的面前。那个样字数的车牌号,她想记不住都难。她站在原地,雨从从伞面上滚下来,形成道道雨线。
  车门打开,霍靖棠就这么下了车,站在她的面前,雨水把他的的眼睫打湿,短发上也落了不少雨滴,水珠溅起的水弄脏了他锃亮的皮鞋。她将雨伞撐高,将他遮在了伞下。
  “你怎么来了?”她明明是让席言来的,怎么他会跑来?
  这肯定不是巧合这么简单,肯定是席言告诉他的,否则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
  “上车。”霍靖棠伸手过去将她拥过来,以免雨水落在她的左肩上。因为伞不够大,他又太高大的原因,她被罩在了伞下,但是他却有半边身子露在了雨伞外面,他高档的羊绒大衣沾了水珠,在面料上晕染开大块的水渍。
  “你的衣服湿了。”她看着雨水丝丝浸染开来。
  “再不上车就要感冒了。”霍靖棠拥着她走近车子,伸手拉开了门,把她往车里塞进去。
  他才又绕琮车头,上了驾驶座位上。车内开着暖气,上车就觉得暖和多了,和外面的寒冷的雨天相比,这里就是春天的感觉。
  秦语岑的衣服也有些湿了,头发也是润着。霍靖棠把自己的大衣衣扣,边对她道:“把湿了的外套脱了吧。”
  “……”她侧脸看着动作利落的男人,他已经把自己有大衣扔到了她的怀里,“我的衣服厚点,还没有浸湿,穿着暖和着,别感冒了才好。”
  秦语岑握着他的大衣,面料特别的软和,衣领上的标签上是串英文,不用细看也知道是国外的某男装奢侈品牌。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里面是件绿色的高领的长薄款毛,紧贴着身体的曲线,勾勒出她女人的凹凸有致。她身形苗条,腰肢纤细,这样的她却十足的有料。霍靖棠这么扫她眼,就移不开目光,看着她,喉结处上下滚动。
  秦语岑穿好他的大衣,大衣内衬里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和气息,温暖着她有些发冷的身子,这种感觉,像是被他拥在怀里般那样的奇妙。
  “谢谢。”秦语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除了谢谢,无话可说。
  说完这句,她就低垂下了眼眸,羽睫被雨水湿润到丝丝分明,白皙的脸庞浮着丝红晕,素黑的长发衬着凝脂般的玉肤,仿佛雨中的梨花,柔弱怜人。
  “感谢不是嘴上说的,而是行动上。”霍靖棠把自己的视线从她的身上收回来,张脸淡漠没有表情。
  “我……”她刚说了个字,霍靖棠又不知道从哪里取来的毛巾丢在了她的身上,“擦下你头发。”
  她听话地拿起了毛巾,接着把湿润的长发给擦了擦,然后递给他:“你……要擦吗?”
  霍靖棠又看着她那像是被水洗过的晶莹眸子,里面是属于女人那种可怜,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柔弱。他原本直有些冷硬的脸部线条都在无形中放软。
  秦语岑见他并不伸手来接,想到他这个要是有洁癖的,也就不再多问,默默地民自己手,可没想到他的长臂伸了过来,将她的柔软的细腰给揽住。她与他的脸就近在咫尺,他抿了下薄刃唇,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就把自己的唇压在了她的唇上。
  秦语岑被他的阳刚气息给紧紧地包围着,呼吸间都是属于他的味道,她的脑子就浑浑噩噩的,拒绝不了他的吻。他的唇从轻到重,点点的加深,夺取着她肺部里的空气,也品尝着她独有的甜美。唇齿的摩擦的高温度让彼此都有些烫到了,可就是舍不得分开,甚至有些有些迫不及待,急切地纠缠投入。
  这个吻把霍靖棠今天压抑了天的怒火消灭于无声,他觉得自己的xiōng口不再那么烦闷不堪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虽然外面还是雨天,但他的心情也放晴了。
  这样的热烈的吻,让秦语岑都不敢去看他,别开了脸,红色的晕纹都烧到了耳根,颗心在xiōng膛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她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又吻在了起,她不是做好决定要和他断了这缕关系么。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把他推离自己的世界吗?可这才过了最多有八个小时而已,他们又纠缠在起做着最亲密的事情。这让她觉得自己的革命意志十分的不坚定!她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地被他个吻给吻得晕头转向了。
  真的如席言所说,男人害人不浅,果然她是中毒太深,才无法拒绝。她觉得自己好窝囊,好没有骨气。
  秦语岑有些懊恼地自责着自己,拧紧了眉。
  “要承认对我有同样的感情很丢脸吗?你的眉头皱成那样?”霍靖棠从玻璃窗上看到她映在上面的脸苦恼的表情。
  秦语岑听到后,倏地松开了眉,缓缓转头,而他则倾身过来,她大气不敢出,整个人都抵在了车门上:“你……”
  “我就这么让你没有信心吗?”霍靖棠又是句质问。
  秦语岑咬着唇,直沉默不语,她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他哪句话。
  “说话!”他微微提高了丝音量,“别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看腻了,换点新鲜的!”
  “你……要我说什么?”秦语岑的轻声好轻,轻到霍靖棠不仔细听,都会听不清楚。
  “秦语岑,你告诉我逃避能解决问题吗?”霍靖棠又退开了身体,整个人往车椅背上靠去,“还是在你心里我和关昊扬那个浑蛋样无能!你认为他无法替你做到的,我也不能!你这是在轻视我吗?你总是知道怎么打击我的男性自尊!”
  他还没有遇到可以打击到他的人,还是女人,不可否认。既即使他为人冷漠,可是追着赶着的他的姑娘还是大把,只是他不愿意多看眼。那些名门千金都差不多是个模子性格,对于他来说真的乏味,味的讨好,全是花痴。
  而秦语岑轻轻句话就可以让他整天的心情都不好,把私人的情绪带到了工作里,这是前所未有!他太小看这个女人了!倔得像是头牛样,十匹马都拉不回头。
  “我没有。”她小心地辩驳着。
  “没有吗?”霍靖棠微瞪着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小女人,“没有你今天发什么火?今天的雨把你淋清醒了吗?”
  “明明是你在发火。”秦语岑觉得自己好委屈,“就那么大点事情,你至于吗?”
  “很好。”霍靖棠眼底抹精光闪过,薄唇勾起,“坐好。”
  他把车子开了出去,秦语岑觉得他有些阴阳怪气的,不敢惹他,只好乖乖的把安全带给系好。他的车速在加快,她握着安全带,提醒着他:“下雨天,开慢点。”
  霍靖棠的脸色和这阴雨天气有得拼,薄唇紧抿着。他这张好看的脸连生气都是帅气的,难怪那么多女人会喜欢她。她可能是那么多女人中最和他不配的那个人吧。失落浮起,她转眸看着前方,觉察到这不是回星光小区的路。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秦语岑急急地问他,这也不是回他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霍靖棠淡然而轻松,认真地开着车。
  他的车子在山路上开着,穿过片大茂盛树林,开到了扇巨大的中国古式风格的大门前,门匾上写着四个苍劲的大字“霍氏山庄”,这里是哪里?
  秦语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上面的那四个字,心里隐隐有着答案,可是却不敢却面对。
  “这是我家。”霍靖棠抬眸,与她的目光样落在了那匾面上,目光扫过那四个字,“那四个字是我爷爷题的。我爷爷很爱书法,也看喝茶,下象棋,思想也是保守传统的。我奶奶,很和蔼的个人,十分有趣的个老太太,只要你多叫她几声,她就开心什么都不会在意。我爸和我爷爷很像,但是不同的是他没有像我爷爷样是从军的,他是商人,很成功的商人,所以他的子女都遗传了他的这份优秀基因。我妈,你见过,就是只纸老虎,她喜欢有修养有气质有人品的女孩子。我妹妹,不活泼,甚至说有些刻板,心扑在工作上,我还有二叔二婶,他们……”
  “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秦语岑打断了他的话,她不敢听,不愿意听,这些都不是她该知道的。
  “给你科普下我家里人。”霍靖棠轻描淡写,仿佛是说在说别人家的事情。
  “你干嘛……霍靖棠别这样好不好,我害怕。”秦语岑看着有些歇停迹象的雨水。
  她的颗心就像是泡在这雨水里,又苦又涩,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去面对这让她无法面对的切。这里根本就不适合她出现。
  “我在这里,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都不会吃了你。”霍靖棠握起她的手在掌心,不容她的逃避,“他们早就想我带个人回来,今天好像比较适合,你是和我起进去,还是我个人进去?”
  秦语岑想把手从他的掌心中抽走,他却握得很紧,让她没办法抽走。
  “回答我。”霍靖棠盯着她的眼睛,这双美丽的眼睛像是盈盈的湖面,美现惊心动魄,“要不要和我进去见我家人!秦语岑,我是在很认真的问你,你能不能认真地回答我次。”
  秦语岑完全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竟然这样二话不说地把她带到了霍家来。霍家那么多人,她此刻是这样的狼狈,就要她去见他的亲人。这是多么的不妥,而她完全还没有消化这个信息。
  “霍靖棠,你觉得我这样合适吗?”秦语岑的水眸轻眨,眼角染上了轻愁,“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迈不开这腿。”
  “你走不动,那我抱你进去,也好。”霍靖棠倒不介意。
  “开什么玩笑。”秦语岑轻斥着他的不认真,“霍靖棠,不要冲动好吗?我们之间……不应该这样,我没有办法去面对现在的自己,又怎么能去面对他们?这点都不好玩!”
  “我把你带回家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这也是我快三十年的的人生里第次带个女人回来!秦语岑,以前你是个人面对,现在有我陪着你,你还有什么好害的?”霍靖棠指着那扇厚重的门,“只要你随我走进去,就是辈子的事情,我霍靖棠从不会开玩笑,特别是感情的事情,否则那样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还是我给会儿的安全感还是不够!你在自卑着什么,我和你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距离,这距离是在你的心里!是你自己把我和你的距离拉开!”
  “想得太多,负担就越多,烦恼就越多!曾经你可以为他勇往直前,现在为什么就不能为我坚强次?这很难吗?还是我直都在自作多情!”她的退缩,她的犹疑,让他不安。
  秦语岑微微别开了脸,泪水突然就盈上眼睛,刺痛了她。她咬着唇,无声无息地把泪意压下去。她也在反问着自己,是啊,她以前是多么的无畏,个人都可以抗起关山,还要忍受赵玉琳对她的挑剔责骂不满。可是现在,她怎么就变得不像自己了,她明明可以张开双臂去拥有这个男人,可为什么却做着直把他推开的事情。她明明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却不想再也豪门有丝的纠缠。
  她看着那近在面前的那扇门,他和她之间就是扇门的距离,却像是隔着天涯海角。她只要轻轻伸手推开,就可以走进他的世界,可是为什么她就是缺少了勇气。
  并不是每个豪门都是如关家那样,但伤害却是样的。
  她现在做的只是想保护好自己不去受伤害而已,这也是错了吗?
  “霍靖棠,对不起,这扇门还不适合我现在去推开!”秦语岑把话说得很委婉,“如果你愿意给我时间,我会努力做到,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欣然接受。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坚持,我只是想按我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只是想给自己时间让自己站起来,让自己的人生不那么糟糕的时候,可以自信地站在你的身边时再来试试,可以--”
  “够了!”霍靖棠打断了她,眉头紧拧,“我让徐锐送你回席言那里,今天霍家聚餐,我没有时间送你了。”
  纵然是情深不舍,她也不想肮脏的自自己这样走进霍家!请原谅她也有属于她的那份小小的骄傲!
  空气沉默,谁也没有再说话。直到徐锐开车来接秦语岑,雨水刚停,屋檐还有水线滴落,雨后的空气片清冷,混合着泥土青草的味道沁人心脾。
  秦语岑从霍靖棠的车上下来,他便把车开进了霍氏山庄。大门开启,秦语岑站在原地,就这眼就看到了气势磅礴的中古式的建筑掩映在片葱翠的绿意当中,看到那精致华丽的斗拱飞檐。霍靖棠的车子行驶在不知道蜿蜒往何尽的青石小砖的路上。霍家,果然是不同凡响,果然与她之间有太大的差距。她还是不要痴心妄想!
  徐锐替秦语岑撑着把伞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大缓缓合闭而上,把切繁华都隔绝。林子里有清脆的鸟鸣声,墙角边的蜡梅含芳吐蕊,画意深深。秦语岑觉得自己似乎站在世外桃源。
  “秦小姐,请上车。”徐锐对她恭敬有礼,不敢怠慢。
  秦语岑收回目光,随徐锐上了车,徐锐总觉得这差事好难做。他开车往回走,通过后视镜看着她:“秦小姐,总裁他心情不好。”
  “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秦语岑淡淡的,隐忍着丝悲伤。
  她不知道自己要拿什么去喜欢他?
  徐锐这个人还是有几分眼色,自然看得清楚这其中的事情:“秦小姐,喜欢个人是很单纯的事情,喜欢就是喜欢了,总裁他对你真有很上心。你别辜负了他,又痛了自己,这真有很不划算的。”
  “徐助理有女朋友吗?还是结婚了?”秦语岑问他。
  “我以前大学时谈过恋爱,现在还单身。”他与她的视线在后视镜上对上,“我们都来自普通的家庭,她想留在这个城市里,而我又给不了她什么。所以她最后选择了我们学校在本地的家公司少东。这也无可厚非,我也不会怪怨。她婚后就在家相夫教子,这些年我随总裁也在些宴会上见过她。她老公直想见总裁面,说些话,可都没有机会。”
  “那她有找你帮这个忙吗?”秦语岑倒是好奇了徐锐的事情。
  “她找过次,可这也不是我说了算。他老公的公司规模太小,霍总是不可能与之合作的。”徐锐有些感慨,“太多女人都被这个社会磨得太功利,秦小姐,你能保持你的本真很不容易。霍总看上的也是你这点吧,总裁辛苦很多年了,我和席秘书总说他该找个人陪陪他,秦小姐,在你坚持你的原则的同时,有很多同时却悄悄地在改变……”
  秦语岑被徐锐送回了星光小区,回到了家,身上还是穿着霍靖棠的那件大衣。
  席言看到坐在沙发内发呆的秦语岑:“岑岑,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秦语岑摇头,她把和霍靖棠发生的事情说给席言听,“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其实你不是错了,是你怕受到伤害,想保护自己,这也没错。只是岑岑,你觉得后悔吗?”席言倒了杯热水给他,“你的心痛吗?”
  “我该怎么办?”秦语岑痛苦的抬手撑着额角,她的压力好大。
  “如果霍总不再是霍总,是是平凡的男人,你还会这么踌躇不前吗?”席言打着比方,试探着她的心意,“难道就因为霍总他出身在霍家,你就判了他死刑吗?岑岑,这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你好好想。当然,我也尊重你的选择。”
  秦语岑自从那天后没有和霍靖棠像是断了联系样,她的生活就这样平淡而平静,回到了她想要的简单平凡,可是又像是少了丝什么样。
  她开始按自己的计划去了某大学上美术课,其中名年轻的男老师,眉清目秀,那双眸子温和如水:“大家好,我是你们这期的老师,主教你们素描。我是霍靖帆。”
  听到这个与霍靖棠只差字的名字时秦语岑不自觉地抬眸了,这个男子很干净。件白色的衬衣,件格子v领羊毛衫,灰色的大衣,特别的俊俏。
  秦语岑盯着他看,都有些出神,这个年轻的男老师和霍靖棠有三分神似,却不像霍靖棠那样疏离冷漠。他是温暖的春天,让人如沐春风。他讲课也很幽默,把枯燥的素描课都讲得很生动。而且班上的女孩子除了她,都是大学生,二十岁的年纪,又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有这样位年轻的老师感到特别的开心,总爱调戏帅老师。
  只有她的年纪最大,也最不爱说话。她若是有特殊关系,也进不了这个大学里上课。她只是上课就来,没课就走。很是自由,回到这学校里,就像自己也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今天下课秦语岑背着背包行走在去往画室的小径上,准备去钟làng那里。秦语轩直就住在了钟làng那里,席言这里本就是套二居的,加上他们两个是女生,秦语轩虽说智商有些问题,但毕竟是大男孩子。加上钟làng常年个人住,家里有太多的好玩的东西,秦语轩也贪玩。秦语岑偶尔会去看他,陪他玩。
  她走的是后校门,就遇到了霍靖帆:“你是秦语岑……”
  “是,霍老师好。”秦语岑礼貌道,虽然霍靖帆和她样大,但他是老师,她是学生。
  “去哪儿?我送你程。”霍靖帆把自己的车子解锁。
  “不用麻烦了,我朋友会来接我。”秦语岑摇头。
  “真不用了?”秦语岑浅浅笑,“我朋友都来了。”
  席言的车就开了过来,霍靖帆看,也就与秦语岑挥手,上车。秦语岑也上了席言的车。席言只看到了霍靖帆的个背影:“岑岑,那是谁?”
  “是我们素描老师,很年轻,很有才华。班上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秦语岑看着那些有着青春热血的女孩子,觉得自己都已经老了。好像对于喜欢这样的事情,不会像曾经样无畏无惧,更多的是害怕,考虑得太多。
  席言取笑她:“你呢?”
  “我……我和她们比起来老了,没那份激情了,我只想好好学完的课程。”秦语岑的心思全在这上面了。
  他们刚走到半的路程,接到钟làng的电话说是他带着秦语轩在棠煌酒店吃饭。秦语岑握紧了手机,这些日子以来,她觉得关于霍靖棠的切都似乎远离了她。只是好像都是在自欺欺人,关于他的切只是她刻意的不去想,并不代表已经不存在了。
  “那是去还是不去?”席言也知道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联系了。
  工作上的霍靖棠没有像上次那样折腾大家,但是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气压就低,所以谁也不敢轻易惹到他。都埋头好好的做好工作,不想被霍靖棠找茬。
  “小轩在那里,去吧。”她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淡然。
  到了棠煌酒店,秦语岑先借口去了洗手间,席言个先行去找钟làng和秦语轩。秦语岑从洗手间出来时刚好看到位老太太差点没命,便伸手扶了把。
  “老太太,你没事吧?”秦语岑扶住她,让她慢慢站稳。
  “我没事没事。谢谢小姑娘你。”老太太笑眯眯道。
  “你怎么个人啊?你家人呢?你要去哪里,我扶你过去。”秦语岑的心好,看着和自己奶奶差不多的老太太,就觉得亲切,想帮助。
  “那真是麻烦你了。”老太太也不措辞,很是乐意。
  秦语岑把老太太扶到了她说的包厢前,她向秦语岑道谢着:“小姑娘谢谢你。像你这样乐于帮助我们这些老太婆的人已经不多了。长得也真好,我喜欢。要不和我进去坐坐?”
  “不用了。”秦语岑摆手拒绝着,“我和朋友约好了,就不打扰你了。”
  “我觉得和你有眼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有空打电话给我陪我起喝茶,我家孙子孙女都忙,都没有人陪我这个老太婆……”她说着就觉得哀怨。
  这让秦语岑也感到伤感,便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这才推门进去,包厢门打开的那瞬间,她看到了霍靖棠,他西装革履,面容英气,就安静的坐在那里也是气场强大。
  个年轻俏丽的女孩坐在他的旁边,优雅地站起来,端着杯酒上前,脸上是羞涩的红晕,包厢门关上时她听到里面传来了阵阵欢笑声,其乐融融。
  ------题外话------
  不急不急,让二霍也气气小岑岑,她就知道了只要两情相悦就没有距离可言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