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她的一些自卑,但更多是想考验他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81
  席言看着眉目清俊,连眼睫毛都在淡淡灯光下染成浅色,根根分明,黑色墨玉般的眸子流淌着温和如玉的光泽,这样的白雪宸,人如其名,干净如雪般纯质,美好到让这里的切都失色。
  温柔如水的嗓音,像是潺潺而流过耳边的溪水般,悦耳动耳。此刻的白雪宸让席言的心跳有了片刻的失停,就这样对上他含着笑意的眸子,怔忡了几秒。她突然就转醒了过来,心慌的眨了下眼睛,将目光移到了别处,掩饰着自己刚才的失态。
  “可是今天是说好我请你吃饭,你答应帮我的忙,所以这顿饭理应该我请的。”席言觉得如果不给这顿饭钱,好像又是欠了他什么样。
  “你已经答应你帮忙,所以要从现在分分钟入戏,进入自己的角色中,若是我们之间配合的不够默契让秦小姐看出破绽,觉得你是在欺骗她可不好。到时候这个忙帮成了倒忙,让我哥和她之间再产生什么误会,可就得不偿失了。”白雪宸却没有因为席言的失态有任何的不满,依旧那样淡雅温文,“再说了,买单是男士的权利,总不能这里吃饭的人说我小气抠门吧?这似乎太损我形象了。”
  他连要给这顿饭钱都能说出这么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来,让席言真的觉得自己若再这样和他争辩下去,矫情的人就会变成自己。她就再也没有和他再挣了,点了下头,表示了同意。
  “不过这件事情圆满结束之后,我希望我能请你次。白总,希望你到时候就不要再拒绝我的好意感谢,好吗?”席言不想欠任何人的,请人帮忙,就必定要感谢,否则就会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
  “好。下次满足你。”白雪宸把帐结了,微笑着对老板娘道,“胖婶,这味道很好,以后有机会再来品尝。”
  “谢谢白先生夸奖。”胖婶依旧笑呵呵的。
  白雪宸先步去开车,胖婶把席言给拉住,看着白雪宸走开的俊挺身影道:“席小姐,白先生真的只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男朋友”
  “真的。”席言点头微笑,觉得胖婶今天怎么这的八卦了。
  “席小姐,我觉得白先生长得真好,而且人又斯文有礼,这家教肯定好,还愿意陪你到我们这样农家店吃东西。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多了,你没想过主动点把白先生给追到手吗?席小姐,你也二十五了吧,秦小姐都结婚了五年了,你看你还单着,个人不难过吗?”胖婶今天的话特别多,但是关心席言,“你工作再怎么做得好,可你毕竟是个女人,有些事情是你个人抗不下来的,还是需要个男人做支柱的。这些年看你个人,希望你能找到个好男人,能成家生子,这才是个女人最终的归宿。胖婶也是替你心急,你可别怪胖发是嘴碎话多。”
  席言了解地轻拍了下胖婶的手背:“胖婶,我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看缘分的,缘分不来,我急也没有用,缘分来了,我自然也不会把那个对的人往外推的,所以胖婶不急,我有了男朋友定带给你看。”
  “缘分现在不是来了吗?白先生真的挺好,虽然我和他才第次见面,第印象很好,也骗不了人的。”胖婶真是看上了白雪宸,这么热情的。
  可是她也不想想人家白雪这宸是什么人,白氏集团唯的继承人啊白家是珠宝业的龙头,白雪宸现在是任白氏的总经理和首席设计总监两个职位,又怎么会看上她这个小小的秘书。如果能来电,早些年见过那几次就来了,也不会等到今天吧。
  “胖婶,我也该走了,不能让人等我。”席言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胖婶拉着她往门口外去,他们的车就停在门口:“走吧,我送你出去。”
  胖婶随着席言起出了门外,就看到本地的些姑娘不知道何时已经都跑来了,堵在了这里。
  这些好奇的姑娘也不知道是听说的,这里来了位有城市里的贵公子,听说人长得特别俊,百年难得见。这些正是情窦初开年纪的小姑娘哪还听得这些,个个都坐不住了,纷纷跑来,刚好碰到白雪宸走出来,不敢轻易的上前,都站得不远不近的,双双发亮的目光都盯着站在白色的雷克萨斯车前的白雪宸。他站在那里,长身玉立,优雅如月华,绝世,根本点也不受那些姑娘的量和议论的影响。
  白雪宸看到席言走了出来,目光转了过来,好像这么的人看着他,而他的眼里去只能看到她。
  “好了吗?”他嗓音淡淡,声音带着男人的蛊惑,听得那些小姑娘都臊红了脸。
  “好了。”席言准备走过去,胖婶拉了下她,“我让我老公准备了些东西给你们带回去。就是些土特产,这也快到年底了,这胖婶就点心意。”
  “胖婶,这不用了。”席言拒绝着。
  “听胖婶的就对了。”胖婶见她领情不悦地蹙眉。
  有个别大胆的女生上前,凑到了胖婶的身边:“胖婶,那位帅哥是谁啊?你认识啊?长得好帅,能不能介绍我咱们些个认识下啊?”
  问胖婶的这姑娘相了好多次亲,就是想找个有钱的人脱离这里。在这里的人总是向往着城市里的花花世界。但是她挑别的人时候,别人也是在挑剔她啊。所以每次都没有成功,拖这年龄也到了二十五了。
  “你就别想了,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胖婶就是这喜欢这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条件,眼界又太高的的女人。她把席言往她面前推,“这就是白先生的女朋友席言小姐,你自个儿比比,哪里有席小姐好?”
  席言短发时尚,星眸樱唇,不笑的时候冷艳迷人,笑起来的时候又特别的风情万种。待在霍靖棠身边这些年也有不少的追求者,但是她都没有感觉,但还是有不死心的直在坚持。她唯能做的就是不予理会,冷处理。她相信时间久了就会把这些人的时心血来潮给磨光的。
  “胖婶……”席言瞄了眼对面的白雪宸,这心里总觉得不安。
  白雪宸迈步过来,自然地伸手扣住了席言的手腕,这样的动作让席言有些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不适应。他的手掌温暖而干燥,食指指腹上的薄茧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肌肤。他们这样的举动也证实了他们的关系,就像胖婶说的男女朋友关系。
  让这票来争先目堵白雪宸的女孩子都眼底浮起了失落,还有嫉妒。
  他们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命,能遇到个这么优秀帅气的男朋友呢?
  “胖婶,我们走了,有空再来。”白雪宸却没有半分的不适应,表情动作都很自然。
  这时胖婶的老公抱着已经削好的新鲜的甘蔗过来,额头上都沁出了汗水:“白先生,席小姐,这是我们自家种的甘蔗,绿色的,很甜,你们拿些回去吧。”
  “这让你们太麻烦了。”白雪宸客气着。
  “是啊,胖叔胖婶,我们怎么好意思收你们的东西。”席言也有些为难。
  “这是我们自己种的,又不是买的,就是花了点劳力,又没花钱。你们有什么不好意思收的,你们若是不收,我们可要生气了。”胖婶立刻板了张脸,佯装着生气。
  席言和白雪宸对视了眼,白雪宸道:“既然胖叔胖婶这么热情,我们就不推辞了。”
  白雪宸把车子的后备箱给打开,胖叔把大袋的甘蔗放了进去。白雪宸的后备箱里的东西也多,什么名贵烟酒,茶叶营养品什么的。白雪宸也打车的茅台酒、两条和天下烟和提西湖龙井给了胖叔。他就算是没用过也见过。
  “白先生,这怎么使得……”胖叔摆手不敢收,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好几千了,够买好多的的甘蔗了,“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
  “礼物不在贵重,在于心意。”白雪宸给席言使了个眼色。
  席言也上前劝着,把东西往胖叔胖婶怀里塞:“今天这些东西不收也得收,否则我们也会生气的。”
  胖婶也就不再拒绝了:“好,我们收下。”
  席言还从自己的车上取了套她去韩国出差时买的护肤品给了胖婶:“都收下,不许说个不字。”
  随后,双方告别,白雪宸和席言都开了车,所以前后离开了这里。白雪宸将她路送回了星光小区,此时已经天黑,九点过的样子。
  席言停好车,走了过来,白雪宸也刚好下车,她微笑着:“白总,今天真是让你破费了。该不好意思的人是我。”
  “席言,你是不是让我假装你的男朋友吗?就算是假装的,但也不能表现得太假不是吗?”白雪宸叫着她的名字,“你觉得今天的我还算合格的男朋友吗?”
  “嗯。”她点头,完全就是个完美体贴的男朋友,谁都喜欢这样的男朋友是属于自己的。
  “那你表现的就些欠水准了。”白雪宸盯着她清澈的眸子,对于她的表现似乎不太满意。
  “白总……我……”席言觉得自己要求他帮自己,他配合的倒非常好,可是她却好像不太会适合演戏。
  他分分钟入戏,而她却会分分钟出戏。都让她分不清楚是谁在帮谁了。她是不是有些失败,这样下去,只会露出破绽,不但帮不了秦语岑,还可能让她更生气吧。联合起了白雪宸来欺骗她。哎……这真不是普通人可以做的差事啊。
  “你看你现在还在叫我白总,你觉得秦小姐会相信我是在交往吗?”白雪宸提醒着,“你应该叫我什么不用我提醒你吧。”
  “白……白雪宸。”席言轻声改口,觉得自己这么叫他的名字,都是亵渎他的美好干净样。
  如果可以反悔的话,她真想现在就叫停,这个游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面对他,她总是不能入戏。
  “不够亲热,太生疏了。”白雪宸还不满意道,然后示范了下,温柔婉转,“言言。”
  温温的嗓音,浅浅和呼唤,有丝深入人心的魔力,让她不自觉地抬眸与他的目光相接:“我的名字有这么难念出口吧?”
  她被他眼底的那抹柔光给掳获,樱红的柔软小唇开启:“雪……宸。”
  却说掉姓的称呼听起来,两人似乎才有让人觉得察觉到丝不寻常的关系。
  白雪宸这才满意的浅笑:“慢慢的就会习惯的。”
  席言也点点头,今天她点头的次数太多了,好像什么都在被好给牵着走。
  “好了,上去吧。”白雪宸也不再为难她了。
  这时秦语岑背着背包,手里还包着几本画册回来了,刚走到颗树下,就看到相对而站的席言和白雪宸,两人无论是身高,气质,还是相貌都很般配,看起来男才女貌,格外的夺目。
  秦语岑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进是退。反正就站在那里,树影将她笼罩在阴影里。树影婆娑着,树桠的阴影在脸上晃动着。
  席言是背对着秦语岑的方向,而白雪宸的眼力好,就算是秦语岑站在阴影里,他也看到了。他也不动声音,长臂伸,扣住席言的腰肢,把她拉进怀里,低头过来,薄唇就压在她的耳边:“秦语岑回来了,别动。”
  席言不敢动,只是眨着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们怎么办?”
  “自然放松点。”白雪宸的手掌轻掐了下她的柔软的细腰,让她僵硬着身体:“轻抱下我,然后分开,你便上楼。”
  他要她抱他?呃……
  席言还没有和个陌生的男人这么亲近过,这让她真的太太不适应了,脸庞上烧了起来,连耳根子都发烫起来。她看着他,深吸了口气,还是慢慢地抬起手来,轻环住了他的精实的腰身。而他把她轻搂着,手轻按在她的脑侧,让她的脸轻贴在自己的羊绒大衣上,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两人这么温馨的画面让秦语看到,就不自觉地想起,曾经那些霍靖棠送她回来的日子里。霍靖棠也是这么和她在这楼下轻拥着,不说话,安静地享受这份美好的感觉,仿佛只是听着对方的心跳声都是快乐的。如果只剩自己个人走在孤单的小路上,看着的是自己的好朋友和别的男人重复着他们的曾经。
  她是好像想他了……就算是把他推远了自己的身边,却从没有把她从自己的心上抹去。
  秦语岑就觉得眼眶有泪雾温上来,她总是这样的伤感,这样的无法忘记,只要个点轻轻的刺激就可以勾起她曾经所有美好的回忆。
  秦语岑今天下课去了钟làng家,钟làng今天不在,晚上她和朱婶起做的晚餐,陪着秦语轩吃饭,陪他打游戏,因为她不擅长,所以总是第关就死了。秦语轩就会抱怨她太笨了,没有钟làng厉害。要知道人家是设计游戏的,她对游戏却是兴趣缺缺。
  “姐,二哥也很打游戏哦。”秦语轩神秘兮兮道。
  “他有来过这里?”秦语岑有些不置信?他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应该是忙着约会哄女朋友,他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和秦语轩作陪?
  “是啊,二哥以前在也常啊渔村陪我的,现在我在làng哥这里,他也常来陪我,他和làng哥都陪我打游戏,他们两个都太厉害了。”秦语轩说到这里,就是羡慕,还有失落,“我是比不上他们。”
  他……和她之间都没有联系了,可是他还是不忘关心秦语轩。而且以前就爱陪他。这样的个默默付出的男人,她不要真的太可惜了。只是他这样对她好,是真的喜欢吗?是真的可以和她起牵手生吗?真的可以不惧风雨地把她保护好吗?
  霍靖棠,我可以不害怕受到伤害吗?
  秦语岑看席言和白雪宸这样轻搂着,心里泛起发无数的波涛。他们也似乎都忘了时间般。也不知道是谁先惊醒,席言与白雪宸分开,冲他微笑:“那我上去了。”
  “嗯。我看着你上去,就走。”白雪宸手插在自己的大衣衣袋里。
  这样的话,霍靖棠每次送秦语岑也会说,他说要看着她上去,他才放心。所以很多时间都是他看着她上楼,在他的眼里消失。
  席言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地侧头看向了秦语岑所站在地方,佯装作惊讶的样子:“岑岑,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语岑这才从回忆里走出来,眨了眼酸涩的眼睛,笑意浮起了在瞳孔里。她走了过来:“言言……白少,你也在?”
  “嗯,和言言起去吃饭,所以把她送回来交给你,你才会放心。”白雪宸开着玩笑,轻松着气氛。
  “有你在,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秦语岑浅笑着。
  席言握起秦语岑的手,对白雪宸道:“你要上来喝杯咖啡吗?”
  “不了,这不太方便。”白雪宸摇头。
  “那我们就上去了。”席言冲他挥手,便和秦语岑转身离开了。
  他们上去后,秦语岑在落在窗外看到白雪岑的车子消失在夜色里。席言泡了两杯热腾腾的咖啡,递给她:“看什么呢?”
  “你和白总什么时候好上的?”秦语岑接过咖啡握在掌心,暖着有些发冷的手心。
  “我和白……雪宸啊?”席言咬了下唇,看着夜色深处,“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和白雪宸之间的事情,她不可能就口肯定了,总要矫情下,女孩子在感情上的态度都是这样的,越是否认越是让人觉得是真的。
  “言言,对我还不说真话吗?有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能对我大方的承认吗?”秦语岑侧眸看着她的侧脸,“其实白少挺好的,感觉她对你很有心。你和他在起,我放心。”
  她也早想她能有找个男朋友,没想到现在还真的有人让她动心了。这真的是件好事。
  “岑岑,那你也喜欢霍总,为什么也不方承认呢?”席言对上她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漆黑的眸子,“是,霍总是出身太好了。那若是她愿意为你放弃现在的切,那你愿意和他在起吗?这样就是对你最好的爱吗?出生不是他能选择的,总不能让他因为而放弃家人父母,背弃姓氏,随你天涯海角吧?你以为看武侠片呢?切--”
  秦语岑被她说得惭愧到低了头。她是不是太有些固执了。她知道自己这样退让是不好,可是他也不该这么快去另寻新欢吧。
  “这段时间你冷静地想清楚了没有?对于霍总你要还是不要?”席言盯着她,“如果你不要,以后我也不再管你们的事了。”
  “这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秦语岑幽幽道,就因为步的退缩,他就离她遥远了,她就再也抓不住了她。
  席言有些惊讶的挑眉:“他有喜欢的人了?他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吗?假如他真的喜欢上了别人,那也是你活该好不好?”席言没好气的白了她眼,“给别人次机会,也是给自己次机会,伤害和幸福都只是半的机会,你握住了,幸福就你的,伤害就消失于无形了。不能改变别人的看法,就改变自己。”
  秦语岑抿了口咖啡:“你和白少是认真的?”
  “我们现在也是试着交往啊,当然,我会努力地抓住属于我的幸福,我才不会像你这么笨看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他从指缝里溜走。”席言转身回了屋里。
  秦语岑这夜想了很多,很多。她和霍靖棠之间身份上的距离是无法改变,可是他们心里的距离她是可以改变的。是啊,他们都说的对,这个距离就要她的心里。只要她勇敢地向他的心走,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就会缩小。她不该因不她的出身而这样对他,这样做是不公平的。很不公平的事情,她真的做错了。她要找他去道歉吗?可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还要带回霍家不是吗?她是不是已经晚了步了?
  他对她那么好,她却把他推开。个人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对个女人好,除了喜欢,除了上心,还有什么呢?她是不会相信她是和她玩玩的。现在的情况倒是她和他在玩了。哎,心里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的感觉。就算是个恩人,也不该这么对他,也该是知恩图报。
  她想自己这样,方面是自己的自愿感作祟,更多的是对这份感情没有安全感。分开的这段时间她想要冷静自己,也是想要考验他吧。而他还真的这么干脆地转身便去找别的女人了?她还能说什么?让她回头去找他是不可能的。就这样走步算步,按自己的计划吧。
  秦语岑翻了个身,然后裹着这被子就睡过去了。
  她每天就三点线过生活,上课,席言家和钟làng家。最近她都有看到白雪宸经常送席言回来,就像曾经霍靖棠那般对她体贴。但是白雪宸每次都没有上过坐过。因为他说过不方便,这不方便肯定是指她在这里夹在他们中间当电灯泡吧。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从这里搬走了,以免耽误席言和白雪宸,毕竟席言也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他们之间需要过二人世界,她在中间当电灯泡是多少有些不方便。
  这天,白雪宸照例送了席言回来,就送到楼下,就走了。
  秦语岑和席言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言言,我想……我去外面租房子。”
  “啥?”席言正吃着苹果,听到她这么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说你要去外面租房子?为什么呀?你在我这里住的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要到外面租房子呢?”
  虽然席言嘴上这么说,但听到秦语岑说到搬出去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至少她和白雪宸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让秦语岑意识到了她在这里不方便,让她产生了该离开的念头。
  “言言,住你这里是好啊。可是……”她咬了下唇。
  “不是因为白雪宸说的不方便,你才这么想?”席言拉过她的手,“你别听胡说了。哪有什么不方便的,是吧?”
  “不是不是这个原因。小轩直住在钟làng那里,我不能直让他住在那里啊,我也不方便照顾他。他是我弟弟,我的责任,我总不能把她丢给钟làng吧?这也太不首道义了。”秦语岑把秦语轩给找了出来做原因,但说得也是事实,“钟làng帮我也是出于好心,我不能直这直赖着他啊。你说是不是?”
  秦语轩已经在那里住了好长段时间,她还没有带他去检查。这事情不能再这么拖了下去了。她得好好替秦语轩去检查下。
  “你说的也是道理,可是钟少家又不缺人缺钱,小轩在那里也玩得开心,你又何必呢?你实在过意不去,就给他点照顾费就行了。”席言劝着她。
  “钟làng她是缺钱的人吗?”秦语岑抬眸看着,“反正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再多说了,好吗?我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就搬出去。”
  “岑岑……”席言的心里有些难过,她竟然这么狠心要要把她给赶走吗?让她个人带着秦语轩吗?她在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错了,“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们之间还说这些吗?”秦语岑轻拍了下她的手背。
  “关昊扬不是给了你百万吗?你何不买套便宜点的房子呢?”席言建议她。这样也有属于自己的个家。
  “我现在没有工作,吃穿住行都需要钱,而且小轩的病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所以这钱我还是不动。给小轩看病要紧。”秦语岑也想过要给自己买套房子,可以自己拥有个家,可是秦语轩看病需要钱,她不想乱花,等有了工作,再按揭套,就可以用每个月的工资来还贷了。
  “说的也是。”席言点头,“看房的事情,我们起。”
  席言却在心里说,她现在这样了残忍也是为了秦语岑的将来,只要她和霍靖棠好了,就切都不是问题了。到时候她也会明白她的苦心。这样现在受的这些罪也没有白白承受。
  当席言把秦语岑要搬出去租房的事情告诉白雪宸后,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打开办公室抽屉里那把席言给他的钥匙。是该出面的时候了,这把钥匙给她就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可竟然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他打了个电话给秦语岑:“秦小姐,没有打扰到你吧,我想约你见个面行吗?”
  “好,我下课后给你打电话。”秦语岑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你定好地方,我就来。”
  “我下班反正没事,我来接你。”白雪宸不想她麻烦。
  下班后,白雪宸亲自到学校里去了接下课的秦语岑,他们上车后,白雪宸带她去了家西餐厅,点的是牛排。
  “听言言说你要搬出去?”白雪宸开门见山,替他倒上了小半杯红酒。
  “嗯,小轩托钟làng照顾太久了。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小轩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把她丢给钟làng啊。”秦语岑看着面前可口的食物,也猜到白雪宸找她定是有事,“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白雪宸端起杯子轻晃了下,水晶高脚杯里暗红色的酒液波光潋滟:“嗯,小轩是部分原因。我想我的出现让你为难了。对不起。”
  “没有没有,你怎么会这么说呢?”秦语岑连忙摆手,摇头,怕他误会,“你别这么想。是我自己觉得该搬出去了,我住言言那里打扰她已经够久了。”
  “可是她不怕你打扰。”他说的是实话,若不是因为帮助她和霍靖棠,席言也不会出此下策,狠心把自己的好朋友给推出去,“你这样做会让她感到自责的。而我也会觉得对不起你。所以我想把这个给你做为我的心意,补偿于你。”
  白雪宸把那把棠煌碧景的钥匙掏出来,放到了桌面上,推到了她的面前。
  秦语岑看着那把冷硬的金属钥匙在灯光下折射着光芒刺入她的眼睛里,她抬眸:“白少……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在找房子住吗?正好我这里的套空在那里,也没有人住,你去住天上合适。也当是我对你的感谢。”白雪宸温雅莞尔。
  “我自己会找地方住的。白少,你不必这样的。”秦语岑很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意。
  “你若是不接受,那也不要从席言那里搬走。就当我今天的话都没有说过,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白雪宸最终的目的就是让她接受,所以她不接受只好为难于她。这也是他不想做的,可是非做为可,席言交待的任何,又关系到自己表哥的幸福,他能不出手狠点吧?不狠的话,秦语岑肯定是下不了决心的。
  秦语岑果然咬着唇,眉心蹙紧,很是为难,不知道要怎么才好。
  “秦小姐,这真的有这么难吗?你是席言的朋友,而我和她的关系……你也是我的朋友,难道接受朋友的帮助就这么让你为难?我只是想帮帮你来减少自己的歉意,你这么善解人意,是不是应该接受呢?”白雪宸就这么为难着他,又给她说着自好处,“反正你也是要找房子,何心找处更好的房子呢?而且那里的环境好,保全也好,能让你住得舒服,小轩也住得开心,你又何必去为难自己呢?总要为小轩想想,那些不好的环境总是会影响到他的。”
  白雪宸说得很好道理,她不得不承认那样的好环境对秦语轩是好有处的。至少那里的人不会太鱼龙混杂,都应该是有些素养的人,不会因为秦语轩有些问题而就太大惊小怪。
  “我可以接受,但是我不想白住,我每个会付你房租。”秦语岑细细考虑之下,还是接受了他的建议。
  “好。”白雪宸也没有再逼她,顺着她的意思,“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租金你多少给点算是意思,也算是你帮我看房子,免了部分,就千块钱就好了。”
  这个价钱能租到棠煌碧景的房子是很便宜的,各方面都很好。
  两人谈妥之后,白雪宸也就放心了,招呼着她:“快吃吧。”
  白雪宸和春语岑吃饭出来,不巧就遇到了人群中的霍靖棠。众人都围着他,他像是众星拱月的王者,争相和他攀话。
  秦语岑站在那里,握紧手里的包包。她好久没有见到他了,这眼仿佛万年,他还是她印象中那么英气逼人,五官被这夜色里的灯光勾勒立体深邃。
  白雪宸看了身边站着的秦语岑,觉得她有些紧张不安。而这时霍靖棠的目光也自人群中发现了他们,视线轻扫了过来。只是淡淡的眼,并没有多作停留,好像他并不在意,她和所有的人样都那么普通。
  其中个人恭维道:“霍总,真是年轻有为啊,我们这些都老了,比不是你了。听说霍总还没有女朋友,不知道霍总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我女儿今天二十二岁,从英国留学回来。不是我自己夸自己的女儿,长得真漂亮,又有常学识,不知道霍总哪天有空,赏个脸,我们起吃个饭,也认识认识,也好让霍总多多关照。”
  又是个变相相亲想介绍自己女儿的人,其他人有女儿的也介绍女儿,没有女儿的就介绍侄女儿的,这场面还真是热闹。
  “我哥向很受欢迎,秦小姐,你说是吧?”白雪宸的唇角擒着抹浅笑。
  “白少的条件也不差。只是你心有所属,所以对这些事情这些人不会上心。”秦语岑的话里不自觉地就透出丝酸意,而她却点都没有察觉到。
  “秦小姐,真是会说话。”白雪宸温润如玉的眸底笑意更加深刻,“走吧,我去和他打个招呼。”
  没想到霍靖棠已经把那些人给打发了,向他们走来,他的目光落在了白雪宸的身上:“你怎么在这里?”
  “我找秦小姐有些事情,所以就起美女起吃个饭而已。”白雪宸这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是席言打来的,肯定是想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的对他们道,“我接下电话。”
  他走开几步,指腹滑过了屏幕,接起了席言的电话,那边的她急急问他:“事情怎么样了?”
  “办好了,她同意了。”他回头看了眼站在起都不说话的两个人,“只是我们遇到了我哥也在这里吃饭。我想给他们制造个机会,你在家吗?”
  “我不在啊。”席言知道今天白雪宸要约秦语岑说搬家的事情,她哪里还在家里坐得住啊,“我在你们吃饭的餐厅的不完的星巴克的咖啡厅里坐着。要不你也来坐下,你就有借口走开,让霍总去送岑岑回家。”
  “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还真想到块儿去了。
  白雪宸和席言说完,便走回去,对秦语岑抱歉道:“哥,你能送秦小姐回家吗?我有点事……约会。”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秦语岑拒绝着,也不想耽误他和席言约会。
  “打车我不放心。还是要哥送你,秦小姐,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吗?”白雪宸可不能让这么好的机会泡了汤。
  秦语岑只好看在他的面子上勉为其难的点了下头,白雪宸便冲他们挥手,便往他的车子而去。
  秦语岑看着白雪宸离开的背影,想到自己要和霍靖棠待起,她的心里既是慌张的,又是害怕的,可又有那么点点的喜悦掺杂在里面。
  “你别看了,雪宸他不会喜欢你种类型的。你没听到他说他在去约会吗?”霍靖棠见她的目光随着白雪宸而去,却脸的不情愿和他待起,他有那么差吗?
  秦语岑收回目光狠狠地瞪了他眼,口是心非道:“很不巧,我就是喜欢白少这种类型的,既温柔又体贴!不像总是装冷酷!”
  ------题外话------
  今天没写到大家想的二霍和岑岑的恩爱,保证明天写到,因为必须写到!不过呢,有票票定是要投的,否则叶子就没动力了哦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