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从你这张小嘴里说出我喜欢你更动听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盯着这个有些没心没肺的女人,那心里就窜起了道怒火,真恨不得能掐断她那漂亮纤维的颈子。可是这样好像又不对,该是把她那张喋喋不体的小嘴给堵上省事些。
  “你说谁装冷酷?”霍靖棠不悦地板着张脸。
  “谁的脸冷就是在装呗!”秦语岑没好气地扫了眼又冷着脸的霍靖棠,别开了目光,不去看他,心里道,这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比别人多长得好看了那么点,有什么了不起的。谁喜欢看谁爱看去!反正她不稀罕!
  她咬着唇,在心里是这样对自己说,可是这些天没看到他了,却还有些心心念念的,可看到了又觉得特别别扭样。又有些不好意思去看了。女人是不是都像她这样,自我矛盾着。
  “段时间不见,这张小嘴果然口齿伶俐了许多,这脾气也是见长!”霍靖棠冷哼了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这个女人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温柔点吗?这才多久时间没见,人就变成这样了,凶成了母老虎了。
  “这也不关你的事!”秦语岑便越过他,向路边走了些,准备去打车。
  霍靖棠无奈地摇头,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后:“我答应了小宸要送你回去,你就别在这里让人不放心。”
  “你不说我不说他不会知道。”秦语岑没有回头看他眼,伸手去招车。
  辆计程车司机看到热播的秦语岑,便将车缓缓地滑过来,停在了她的身边。秦语岑伸手去拉车门,却被霍靖棠把抓住了她的手:“你还来真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秦语岑着眉,想要从好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给扣住不放。
  霍靖棠冲那司机道:“她不需要车。”
  “司傅,别走,我要打车。”秦语岑偏要和他对着来。
  司机见两人争执不下,也来气了:“什么人啊?你们两人闹别扭,别把我拿来耍。”
  他说完,就踩油门离开了这里,秦语岑见司机都走了,恼怒地瞪着他:“你能不能少管闲事?”
  “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霍靖棠紧扣着她的手,将她位到了自己的车前,拉开了车门,把秦语岑给塞了进后车厢。
  他不给出她逃脱的机会,接着就挨着她坐了进来,他还直扣着她的手不放。
  而前面的司机正是徐锐。他冲秦语岑道:“秦小姐,好久不见。”
  “徐助理,你好。”秦语岑也只好礼貌的回应。
  霍请棠就不满了:“徐锐,开车,注意前面。”
  徐锐只好将目光看着前面,不再多看秦语岑两眼。现在他的老板的火气和怒气是最大的时候,这段时间都没有正常过。他可不敢往他的枪口撞,然后当无辜的炮灰,万把他给发非洲,他就别想回来娶个漂亮的中国媳妇了。
  “你放手!”秦语岑的手在她的手里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开。
  “你怎么跟小宸起来吃饭?你们有什么事?”霍靖棠盯着她带着生气的眸子。
  秦语岑的心里因为憋着气而不舒服,加上他这么禁锢着她,她得不到自由,在他的身边只会心慌意乱。她怕自己撑不住而在他的面前柔软起来。
  “问你话呢!”因为她的漠视,他口吻有些急,有些躁,失去了耐心。
  秦语岑也带着火气回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得着吗?”
  “我管不了,那谁管得了?”他黑了张脸,“才多久,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你以为你有多好看,我凭什么把你放在眼里?”秦语岑似乎也没那么好的脾气,让霍靖棠见识到了小野猫的张牙武爪的,“我就是喜欢和白少在起吃饭,我乐意!”
  霍靖棠皱起了眉头:“我告诉你,小宸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他也不敢喜欢你这样的?他是我弟,你最好别打他的主意!”
  秦语岑抬眸,目光与他相接,点也不淑女道:“这些关你屁事!”
  此刻,因为她的任性,她的激怒,霍靖棠的的脸难看到不能再难看。那鹜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给生吞了下去。他咬着牙,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有本事你再说遍试试!”
  “男女授受清,霍总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么爱动手动脚!”秦语岑自然是不敢再说下去,只好转移了话题。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不识抬举。”霍靖棠的话里损了她,讥笑分,“什么授受不清?我们都抱过,亲过,睡过了……这还能分得清吗?想要撇干净,是不是已经迟了。”
  秦语岑见他在自己的下属面前这么口无遮拦的,她就脸庞发红,耳根子发热,很是不好意思起来。她瞪着他张平静又无耻的脸:“你胡说什么!谁和你……你再乱说,小心我……”
  “你怎么你?”霍靖棠薄唇微勾,挑眉看着她有话说不出来,急红了张小脸的可爱模样。就是这个该死的惹人爱的模样让他对她处处忍让,她倒还真是登鼻子上脸了,“你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的,越描只会是越黑,解释就是掩饰,不是吗?”
  “霍靖棠!你……你就是混蛋!你就知道欺负我!你这么闲,你去约会啊?去找人喜欢的人就好了,欺负我做什么?你和你玩不起!”秦语岑想到那天在棠煌酒店里,那个服务员说的他有喜欢的人,就要带回霍家见家长,要结婚的节奏,她这xiōng口怎么就堵了口气,“去和配得上你的千金小姐结婚啊,既然已经没有联系了,又何必来招惹我?”
  秦语内岑用愤懑的语气控诉着他,轻轻地咬着唇,眼底却有泪意氤氲在了眸中:“这些日子我的心都已经平静了许多,为什么你在有了结婚的打算后还要来搅乱我的平静的心湖,难道我就这么好玩吗?我个离婚的女人玩起来就是没有负担是吗?”
  口气说完这些,她就别开了头,不去看他的表情,反正现在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知道自己的心里不好受,想要发泄下。而他撞上来了,就该他倒霉承受她心里的怨气。
  霍靖棠没想到她的情绪反应这么大,看她的样子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他握着她的手松开,长臂横了过去,把她的肩头扣住,将她拥在了自己的怀里。她想要动弹,可是却逃不开他的怀抱。
  “我不动,你也别动。”霍靖棠抱着她,让她靠着自己,手还把她的双手给握住。
  秦语岑本不想和他这么亲密,可是闻到了他身上的那抹熟悉不过的味道,清雅而淡然,混合着男人独有的阳刚气息,就让她阵阵的不住的让她晕眩。她就没办法再挣扎了,只能这样瘫软在他的怀里,她觉得自己好没用,只要他轻轻地个小动作,自己就沉沦下去了。可是这样靠着他,听着他的心跳,也是种幸福。
  她让自己不再多想,如果这样的时光只是偷来的,就让她就这样享受片刻也好。就让自己没用次吧,反正也是拒绝不了,就让自己开心些吧。其他的烦恼,先过了这刻再说吧。
  秦语岑在他的怀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羽睫像两排小扇子样,忽明忽暗的光影掠过,在她的眼下投下了深浅不不的阴影,就像是她心里的那自卑的阴影样,时有时无。
  她多想有更多的阳光照进自己的心里,把那片阴霾给清除。她想要这样的温暖,让她依恋的,让她不舍的,可以直这样陪伴她生的。
  徐锐开着开得也慢,也想给他们两个人好好相处的时间。可是再长的路也有走到终点的时候。徐锐停好车后对霍靖棠首:“霍总,你和秦小姐坐下,我去抽支烟再来,行吗?”
  “去吧。”霍靖棠点头同意,自然也是明白徐锐这话里的意思。
  徐锐走后,霍靖棠还是没有放开秦语岑,两人在这安静狭窄的车厢里静静相拥。这样在起的每分每秒都是这样的让人眷恋。
  霍靖棠感觉到她没有再抗拒自己,心里也稍微放心了下去。他的手紧紧了她的肩,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的真实存在感。多长时间了,他没有抱过她了,没有像今天这样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时间流逝,他对她的那点生气也荡然无存了,他多想这样和她相拥着,起握着手,这样真好。
  时间如果能直停留在这刻,就是完美的幸福。
  他吻着她的发香,贪恋着属于她的美好馨香。他忍不住低头,在她的洁白的眉心上轻轻印下吻。
  秦语岑感觉到他那温凉薄韧的唇烙着她的眉心,他这轻轻吻,温柔尽显。她就算再怎么心肠冷硬,面对这样的柔情脉脉的男人。瞬间没了底气。她只觉得有湿热的水气就开始浸润着她的羽睫,湿了眼角。
  她怎么舍得放开他,怎么会这么没用!
  “刚才你说我要结婚了,你是听说?”霍靖棠低凝墨眸看着着她细浓密的羽睫,把她的的清澈如水的眸子遮掩。
  她只是轻轻地颤了下,片刻后,声音很浅:“那天钟làng和我们在棠煌吃饭,我路过你吃饭的包厢,我听服务员说的……我……”
  她怎么就这么老实地把答案告诉他了,这不是在证明她在吃醋吗?她怎么这么傻?他句话就她的心思给了解了。她有些懊恼自己的嘴快,可是覆水难收,她只能咬咬牙。
  听到她说的实话,他嘴角微翘,冷硬的脸部的轮廓也柔下来:“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我要结婚了,你到是知道?”
  句话说得她是无言以对,她蹙紧了眉,然后自他的怀里抬起了眸子有些不相信地抬头看他。难道她是误会他了吗?
  她的眼睛瞪大,黑白分的眸子镀着层水光,似水洗的玻璃珠般明亮,湿漉漉的,分外的好看,也迷人沉醉。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听错了吗?我明明有听到那个服务生从你在的包厢里出来,然后说他们的霍总承认有喜欢的人了,还要带回家见家长了。难道他们还敢在你的地盘上睁眼说瞎话吗?”她心里有点恼,也有点尴尬,脸颊就跟着烫起来,“我还看到个漂亮的小孩子向你敬酒。我总不会是眼睛瞎了吧?”
  “那天是我二叔二婶的小女儿,我家最小的妹妹二十二岁生日。她十岁成年,二十岁过生都大办了场。这次就家人在我的酒店里简单地吃了顿而已。难道我随便个女孩在起,我就喜欢吗?再说了,她是我妹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配在起。”霍靖棠从没有这么耐心地向个女孩子解释这么多话,可是在她的面前却这么的温柔解释,“是,我家里人就是想我去相亲,尽快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可是我是谁啊,我能那么轻易地答应吗?这不是把我的身价给掉了吗?若不是我同意,我是肯定不会其他女人相亲的。”
  “我是默认我有上心的女孩子了。可这个女人啊,就是喜欢揣着明白当糊涂。就是不愿意承认喜欢我。”霍靖棠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承认对我的喜欢真的有这么难吗?秦语岑……你想想我最近就带过个女人回去,可那个女人走到门口都退缩了。你说说我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原来那个漂亮得像公主样的女孩子竟然是她的堂妹?天啊,她怎么能这么想,可是那样的情况下,加上那些人那样说,她想不误会都难啊?
  秦语岑觉得头疼,他竟然又丢给她个难题,这不是在逼她吗?就想让她亲承认这心里的想法。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有感觉是因为他在她有困难时次次的帮助了她,给她温暖让她感动,还是因为她那些优秀的外在和内在吸引了她。他所拥有的切都让失意离婚的她有太多优越感,也让她有足够的虚荣心。她怕自己喜欢的并不是最最单纯的他。
  “想好了吗?”他的拇指指腹在她的唇上轻轻的摩挲下,“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女人不再口是心非。”
  “霍靖棠,你不怕我只是那么多虚荣的喜欢你的女人中的个吗?”秦语岑反问着他,眼晴里晶莹透出来,“连我自己都不敢肯定自己的心意,又怎么能回答你想要的答案。”
  “我说过,我看人的眼光不会差的。”霍靖棠薄唇染笑,“你能在关山那么困难的五年里,在姓关的远在国外,你个人都敢抗起关山,我就相信你不会这样的女人!就算我以后身无分文,我想你也不会嫌弃我的。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抓住,那我不是傻瓜吗?秦语岑,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乖乖的待在我的怀里可好。我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你也改变不了你已经离婚的身份,我们何不不管这些无法改变的,去改变些能改变的东西,比如他的的眼光,比如自己的努力……如果从来不努力,就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最后呢?现在就想逃走,这不是你的风格,如果是,五年前就该丢下关山离开。我相信你,是如此的相信你,可是你呢?是不是也该相信我次!次也好。”
  “霍靖棠……”她知道是自己的立场不够坚定,是她害怕了。
  “我对你从来就没有想过玩,感情不是拿来游戏的,否则最后受到伤害的只会是自己。这点,我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他是不是没看过那些只是贪图时玩乐的,他看得多了,也渐渐明白了太多。所以这些年才不会轻易的动情,“而你在我的心里就是最好的,哪怕别人的眼里都容不下你。你要知道这其实是他们妒嫉你!你应该感到高兴啊!所以以后都不许再逃了,知道吗?”
  他说好多好多,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你看见没有,我的手直在这里,在你的面前,你牵起来,我握紧,跟着我走,前面有风雨我都替你挡下!还怕什么!如果我做不到让你不受伤害,你就骂我没用,嫌弃我好了。”
  “霍靖棠……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真的会对你动心的,我怕我会依赖着你,就再也放不开了。”秦语岑的声音里带着想哭有鼻音。
  “那就不要放开,就赖着我好了。”他大方的拍着自己的xiōng膛,“够宽阔。”
  “霍靖棠……我是不做错了……”她眨着已经然湿润的眼睛,吸了下气。
  “知道错了就好,那该对我说什么,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霍靖棠挑眉看着她,伸手轻柔了下她的发顶,好像个在教育着犯错的孩子。
  “对不起……”秦语岑脸的无辜,楚楚可怜的让人不再忍心去责怪她。
  “我觉得从你这张小嘴里说出我喜欢你更动听。”霍靖棠忽然俯下身,个极轻的吻落在她的唇角边上。
  柔韧的唇印在唇角上,轻轻地,没有带着男女间的那种暧昧,只是个习惯样,仅仅是几秒便离开了。
  ------题外话------
  今天天气太热了,叶子头晕脑涨的,昏得厉害,所以只能码这么多了,福利明天争取早点给大家。希望大家理解下,感激不尽。叶子其实比大家都急的,所以求放过了哈!叶子早此事休息,明天满足大家,爱你们!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