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既然觉得我帅那你还在等什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见她已经把他说的话都听进去了,也知道她这样的退缩是不对的,他的心里也因此而不那么焦躁着了。这段时间的彼此冷静还是有结果的,有好处的。让她更能看清楚他们之间是不是该纠结这样不值得的问题。也让彼此看清楚对方在自己的心里的位置是不是真的点都不重要,这个人也点都不值得留恋。
  还好,那次小堂妹过生日怕是有些刺激到了她,所以她才会这么生气,说话这么的生气愤懑与酸意浓浓。这不为是件好事。对他们之间也起了些催化的作用。看来偶尔刺激下这个笨女人也是好事件。
  更是值得他庆幸的是她没有再这么直努力地钻着牛角尖下去,否则真的会让他更加的头疼。他想过最坏的打算便是把她给打包拖走带回家,把她给吃了再说,也话这样她会怨恨他,可是比失去她,直这样不承认自己的心意更痛苦吧。明明就近在咫尺却不能在起亲密相拥,这对他的残忍与折磨,他经历了这次,不想再尝第二次了。这次就是要紧紧地抓住她,不择手段也好。
  “霍靖棠,你能不能别得寸进尺!”她不经不起他这些话的戏调,在他的面前总会脸皮子薄薄的红起来。
  “这下气消了吧?”他的口吻带着丝愉悦,切终于雨过天晴了吗,“都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了,怎么不还真个小孩子?”
  “要你管!”她拍下她扣着自己下的手,“谁让你……让你……”
  “我怎么样了?”霍靖棠见她急得说不出话来,眼角都含着笑。
  “反正就是你坏,我不理你了。”秦语岑又羞又恼地别开了头,可是这心里却扫这段时间的阴霾,状态好了很多。
  “坏吗?”霍靖棠抬手轻mō着自己的下巴,反问着。
  “你最坏了!总是欺负我!”秦语岑重重地点头,睁着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眸子,十分的认真。那样柔弱如小鹿样的无辜眼神,是楚楚动人的,也是想让人把她给压在身下狠狠拥有的感觉。
  霍靖棠眸中有深墨的色泽地流转着,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坏坏的欺负是这样的。”
  他是有多么没有吻过她了,所以才会这般的急切,像是刚谈恋爱的年轻小青年样。他倾身过去,身体的阴影落在她的脸上,将她素白的脸给遮蔽。而她却咬了下柔软的唇,双眸子还是那样稚嫩的微瞪着,眼底带着诱人的蛊惑和沉沦。她看到了他眼潭里那微微掀起了的惊涛。她知道这体表着是什么,个男人动情的光芒。而她知道自己可能逃不了,可的身体还是本能地往后靠,就抵在了车门之上。他的大掌适时的横过来,搂在她的身后,避免她的的背脊被冷硬的车门给磕疼了。他的长臂收,她便扑理了他的怀里。
  “折磨死人的小妖精,你想往里哪里逃?”他的带着笑意的语气里是戏谑的味道。
  这样的笑意听得秦语岑的身体都开始酥麻了,她拧了拧眉,又咬了咬唇。她这些细小的动作和表情落在霍靖的眼里都是那么的可爱,撩动着他心里最深的那根弦,好像是怎么斱看不够样。
  这个女人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总是副被老公冷落的可怜兮兮样。喝了点酒就不正常了,就大胆地跑来勾引他,那个时候的她好热情好放纵。可是现在好像却胆小了,看来他要多调教下她。
  他本没想过会和她有这么深的纠缠,没想到越是接触,越是知道的越多,就越是心疼这个女人的坚强,还有个人的孤独柔弱。没想到就这样让她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他真的中邪了般,明知道她当初是有夫之妇,明知道自己应该放手,不能玩火,就算真的要玩,也该适可而止。可事情往往是超乎他的意料,他竟然不想放开她的手,想和她尝尝谈情说爱的滋味。
  他就是放不下她,这个世界上能让他这么退让包容的女人就只有她了。也只有她才敢次次挑战他的耐心,能牵动他的情绪。
  “霍靖棠……”她的声音软软柔柔的,在夜色中,在彼此纠缠的呼吸里,叫得更是撩人心痒。
  她让他有种失控的魔力,只想这样要了她。可又怕吓着了她。
  他忽然捧住她的小脸,凝视她的眼神里有波光潋滟,黑曜石般幽暗的目光像是磁石般紧紧地将她的目光吸引,把她的灵魂也吸住了。她觉得呼吸好紧好慢。
  她不敢逃,也不想逃。她轻眨了下眼睛,他的俊脸就低了下来,薄唇覆上了她的唇瓣,四唇相贴,急切的摩挲,那唇上的温度就瞬间灼烫了起来,仿佛有融化切的力量般,连灵魂都不再属于自己了。他吻得狂野放纵,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失去的都要经过这吻补偿起来,吻得她呼吸被夺,只能依靠着他嘴里度过来的氧气维持着呼吸。
  脑海里,被这火山岩浆般的温度溶化成片空白,她只能本能地随着他的节奏回应他,雪白的藕臂纠缠上他的颈子,可能让他从这吻中得到更多的愉悦和鼓励。
  她感觉到肌肤上温度烫,呼吸窒:“别……这在车里,还有人在呢?万言言回来碰到,我没脸活了……”
  她低声乞求着他,水眸汪汪动人,红唇被他吻得红肿如开放得最鲜艳的红蔷薇。她发丝散落在了玉白的脸颊边,衬得红唇雪肤更加的动人,这样的她是诱人采摘的。他真的是不想放手,有股难受的感觉在小腹处折磨着他。
  她不是放荡的女人,是不会和他在车里承欢。而他也不想他们的第次在这样的地方,他们应该有更好的地方,能拥有更美好的回忆。他把喉间那声闷哼压了下去,只能努力地克制住自己奔腾而出的渴望。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鼻尖也贴在起,混乱而灼热的气息都纠缠在起,她看到他眼里那都是压抑的难受和迷乱。
  “今晚,个人恐怕是孤枕难眠了……”霍靖棠轻轻地苦笑了声,伸手抚上她浸上了薄汗的脸,他的掌心也是片潮湿,“要不和我回去,可好?我会想你,想到睡不着……”
  他这话说得真是露骨,这种看似越正经的男人越是闷sǎo的,他不脸红,她都会替他脸红。
  她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像只掏人心的小妖精:“这不行……我若不回去,言言会知道的。”
  “都是成年了,她知道了也不会取笑你的。”霍靖棠将她抱着,“要不搬出来住吧。你这样和她住起,席言若是有男朋友怎么赶往家里带呢?多少会不方便的。你撞见了也会尴尬的,不是吗?万好好的毁了席言段感情,这不是罪过吗?”
  秦语岑已经无力,瘫软在了他的怀里:“我……我已经对她说要搬走了,只要找到房子。”
  “真的?”他惊又喜的,看来是不是席言已经说服她了。
  “你知道吗?其实白少和言言在交往……我也不想打扰他们。”秦语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小宸和席言?”霍靖棠蹙眉,这个可能性有些不大啊。而他们又怎么会交往在起,以前怎么点预兆都没有呢?
  “嗯,这段时间白少天天送言言回来,他们还抱在起,我看到他亲了言言。我问言言,她也默认了,你说这还能有假吗?”秦语岑的手指在他的衣服上划着圏儿,“言言能找到白少这样的男朋友,我觉得比我自己找到了幸福还让人高兴。言言她个人这么多年,都没有交过男朋友,这次能开窍,我心里是满满的祝福。”
  “小宸的确是不错的男人。”霍靖棠对自己的表弟也是称赞有加,但话锋转,“你能不能多操心我们之间的事情。他们的事情就随他们去。你准备搬到哪里去?要不要我帮忙?”
  他虽然早就安排好任务给了席言,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希望从她这里打探到消息。
  “白少说他有在棠煌碧景有房子空着也没人住,所以他让我去住,说是补偿我。他今天和我吃饭就是说这件事情,他把钥匙都给我了,我自然是不想白住,他说每个月给他千块的租金就好了。我才答应的,我也是有原则的。”
  看来席言是通过了白雪宸的手把这把钥匙给了秦语岑,看来这席言的办事能力还是如既往的让他另眼相看。可是她与白雪宸之间的事情又是真是假呢?不过程以他的直觉可能是假的,可能是因为他给席言的任务,但没想到她会找白雪宸来配合她,而他又愿意配合,这其中肯定不简单。不过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思管这事,他得抓紧把他面前这个小妖精收拾了才是正事。
  “是,你是有原则的,所以才会这样狠心的折磨是我吗?”霍靖棠抓下她轻揪着他xiōng前衬衣的的小手,又在她的唇上讨了便宜,“就不能好好的顺着我次?”
  “你……赶紧走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她推了推他,想要从他的怀里退开坐正,不想去惹了他,倒霉的就会是自己,“反正今天是不行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都红了,看她这可爱妩媚的模样,他眼底的笑意扩散开来,低低浅笑:“就这么怕我吃了你吗?”
  “我……”她有些窘迫地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虽然她和关昊扬结婚五年了,关于夫妻男女之事,她并没有亲身的经历过。虽然是成年人,了解的也少,可是真的真正的行为起来,她总是不放不开的。除了那次检查外破了她的身体外,其实严格来说她还是不经世事的处子。在这方面多少是有顾忌与退缩的。女人总是会有矜持,会放不开。尤其是她在感情上这么的小心翼翼,更是怕。
  “这次放过你,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开了。”霍靖棠接了她的话,眸光幽深,“你已经自由了,和自己喜欢的人在起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不用这么难为情。”
  他句句是暗示,也很婉转,可是听在了秦语岑的耳朵里,就是让她羞怯的。她是大气都不敢说,生怕又惹得他兽性大发的。她又红着脸推了推他:“你赶紧走了。我也要休息了,明天有早课。”
  “脸皮怎么就这么薄,都不知道你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和他相处的时候又是怎么过的。”霍靖棠的语气里不觉间就浮起了丝酸意与失落。
  “你吃醋了?”她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
  “那是你们女生的专利。”他摇头,才不会承认这样丢脸的事情。
  “你就是有嘛,还不承认。”她的淘气地抬起手指轻点在他的薄唇上,“说谎都这么理直气壮!”
  “你不上去吗?”霍靖棠张口不客气地咬了下她的唇,“你不上去的话,我就把你给带走了,可不会让你有后悔的余地了。”霍靖棠不想逼她,也是想给她些时间,给她足够的尊重,今天只是给她些暗示,如果哪天他真的忍不住了定会把她给带回家给吃了的,也不至于让她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听到霍靖棠这样的话,秦语岑也不再敢戏弄他了,伸手去推门。却被他给拉住,往怀里带,薄唇又重重压下来,堵住她的呼吸,湿热缠绵,久久回味,就是不舍得这么轻易放开她。
  “别让我等太久了,会受不了的。”他沙哑的声音再次的出卖了他的心情。
  秦语岑的耳根子发烫,推开了她,然后就推门下去了,他还不忘趁机伸手在她的腰上掐把,再顺着腰线往下轻拍她的俏臀。这种轻佻孟làng的动作总让秦语岑觉得和霍靖棠那副正人君子的表相点都不配。他怎么可以边这么正经,又可以边这么得不要脸呢?
  外面的夜好冷,可是脸上的温度与身体的躁动却怎么也冷却不下来。
  而直在远处观察着的徐锐见秦语岑已经下车了,也就走了过来,站在车边:“霍总,可以回去了吗?”徐锐恭敬问道。
  “走吧。”霍靖棠的声音又恢复成了平时的冷冷淡淡,与刚才和她在车里耳鬓厮磨的那个男人判若两人。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地沉得着气,不像她现在都是脸红耳臊的,根本就停不下来的节奏。
  徐锐对冲秦语岑道:“秦小姐,再见。”
  他便上了车,发动了车子,而霍靖棠坐在后座里,双墨眸在幽暗里却是那样的明亮,那样的滚烫得灼人。她避不开他的视线,抬手向他挥了挥手:“慢点。”
  霍靖棠轻点了下头,徐锐将车驱离开去。
  她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渐渐融入漆黑的夜色里,而霍靖棠也直盯着倒车镜里那抹纤细的身影,那样固执地倔强地守望在那里。他掏出了手机,打了几个字,就发了出去。
  秦语岑站在那里,包包里的手机微微响。她从大衣口袋里掏了出来,指间滑亮了手机屏幕,点开了微信就看到了行字,温暖而简单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动就在于这点点的小小的温暖。她看着那六个字,心里像是沁上了丝丝缕缕的甜蜜,像是融化在心湖上的蜂蜜,那样的甜腻。
  她的唇角在光线里拉开了柔软的弧度,接着又来了条
  这句是属于他霍靖棠对她独有的耍流氓的话,可是现在听起来却不觉得流氓,而是幸福,那种感觉在她的心里无限地延伸着……
  她抬眸笑开,将手机收回口袋,天空漆黑到看不到颗星子,可是她却觉得天空好开阔般。她举起双臂,想要拥有这片天,属于自己的天空。
  也许只要她努力向前,就能拥有!
  她轻闻着这不样的空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给她来来回回的感动。她缓缓地收回双手,把自己拥抱。
  秦语岑站了会儿便上了楼,刚打开门,所有的灯光就暗了。屋里片漆黑,她去按灯,却不亮。她本能地往后退,不敢进屋。她从小就怕黑,这会儿是个人更是不敢进去。她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后退的身体突然撞到了个温暖的怀抱里。这个xiōng膛是这样的熟悉,她像是抓住块救命浮木般,转过身来,就扑在这个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把我抱得这么紧,是想我把你打包回家吗?”他的双臂也紧紧地环抱着她,温热的鼻息就喷洒在她的耳窝里,让她觉得痒痒的。
  “你怎么回来了?”秦语岑把自己紧紧地往他的身上贴,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引火烧身。
  “我就是舍不得走啊。好不容易把你给说服了,我怕你又反悔了。就不顾切跑上来了,再确认下我是不是在做梦。”霍靖棠轻拍着她僵硬的背脊,“有我在,别怕。我陪你进去。”
  其实是他看到小区里的楼都熄灯了,想起她上次在他那里停电那次。她特别的怕黑,所以就让徐锐停车,大步跑了上来,幸好是六楼,否则真要累断气,还让她多担心。
  “不好,言言回来那怎么办?”秦语岑可不想让席言看到他们这样。
  “跟我走。”霍靖棠便打横抱起了她,便往步梯而去,mō着黑往下走。
  “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这样看不见很危险。”秦语岑搂着他,却不敢动。
  “你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照路。”霍靖棠提醒着她,“这样我就能看到了。”
  秦语岑也才反应过来,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的功能,用这不太明亮的光线照着楼梯,也好让他走看见。六楼的时间,下去的也并不容易。
  车子停在门口,而徐锐已经没有人了。他已经被霍靖棠给支走了,也是怕秦语岑尴尬。他知道她就这么点小心思。
  “徐助理呢?”她被好放到车上坐好。
  “我让人接他回去了。”霍靖棠上了车,把车开出了星光小区。
  路上秦语岑很是不安与挣扎矛盾,她其实真的没有要主动的意思。可是无奈小区停电,她也不敢待在那里,也不敢让他陪在那里。
  霍靖棠见她双手不安地扣着,他腾出只手来去握住她的手,给她安定的力量:“你不敢往前,那就站在原地,让我来努力向你靠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能从百步缩短到零。”
  “我……”
  秦语岑话未说出口来,他又握了握她的手:“你可以放心地把你交给我。”
  其实他只是单纯地表达让她相信他。可是想起刚才他们那番在车内的缠绵,她就忍不住往那方面想。狭窄的车厢里气氛就低窒了下来,她突然感觉到口干舌燥的。
  “你能专心开车吗?”她将脸别向窗外,看着夜色中闪过的景物。
  也许切都是冥冥中自我注定的,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谁都挡不了。她能做的便顺其自然。
  刚才在黑暗里她抱住他的时候,听到他那急乱的心跳,他定是快步跑上来的,还喘着粗气。这能让她感觉到他是多么的关心在意她。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
  霍靖棠和她路无言,似乎更这片刻的安静。直到他将车开到了棠煌帝景,直接停到了他的别墅车库里。她被他连拉带抱到带上了二楼属于他的卧室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还晕乎乎的。她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的上来了?她这真的是像席言说的要献身的节奏么?
  她闭上眼睛,伸手轻拍了自己的额头。
  “想什么呢?”他见她那模样,不知是气是笑。
  “嗯……你……我……”她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先去洗澡,你随便坐坐。”他倒是自然无样。
  霍靖棠便进了浴室里,秦语岑站卧室里听着哗哗而落的水声,仿佛是全洒在她的心上,不知道是该坐还站,是走是留。她咬着唇,心慌而意乱。
  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只好给自己倒了杯水。她憋着气喝了大杯水,她深呼吸地告诉自己,不要怕,这有什么好怕的。她来这里不是来主动倒贴的。她是因为小区停电了,而她又害黑,家里又没人有陪她。霍靖棠在那里又不合适,那毕竟是席言的家,所以她才会跟他这里的。
  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不会的。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也就慢慢地放松了。
  可是当水声停后,她整个人又不好了,身体瞬间就紧绷了起来。然后转头盯着浴室的方向。
  “岑岑,我忘了拿浴巾了,帮我去在柜子里最下面的那层抽屉里取张干净的给我。”霍靖棠的声音从浴室的方向传来。
  她只能硬着头皮道:“哦……好。”
  她走到旁的柜子里,抽开了最下面的抽屉,取出了张洁白柔软的浴巾。她拿着浴巾,上心地走过去,站在门前深呼吸口。抬手去敲门:“浴巾给你。”
  只听到门锁“咔嚓”响,虚开了条缝,他结实有力的小手臂伸了出来,他的黑发湿润滴着水。脸上也有水珠,此时看起来是那样的魅惑性感。
  她只觉得喉咙不自觉地吞咽了下,羞窘地别开了脸。
  他薄唇邪气轻勾,伸手把她手里的浴巾拿了过去,关门,围好了浴巾这才出来。他祼着上半身,黑发上的水珠滴在肌理分明的xiōng膛上,水珠顺着他的xiōng线往下流淌,顺着那性感的人鱼线消失……
  他站在灯光下,光芒在水珠的折射下五光十色,棱角分明的立体五官透出男人的深度魅惑。她就这么看着他,移不开目光。他轻笑着:“帅吗?”
  她想都没想地点了点头。
  他冲她勾了勾手指:“那你还等什么?”
  “啊--”她惊呼声。
  这是赤祼祼的男色引诱!他霍靖棠为了她已经堕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是不该觉得荣幸呢?
  秦语岑只觉得他太美,也太危险。她摇着头本能地地往后退,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整个人往后栽倒,她惊恐的尖叫出声:“啊--”
  “小心!”他眼疾手快地长臂伸扣住她的纤腰,将她拉向自己的怀里。
  她还不没有反应过来,另手快而急地扣住了后脑勺,个用力把她给拉了回来。她还没有把自己的呼吸给调整过来,他已经低头擒住了柔软的唇,重重的,仿佛是饥渴了很久的野兽,极具侵略性,也极其的危险。
  他将她抱起,走到了大床边,轻放下她来,昏黄的灯光下,身影重叠,暗香浮动,漫漫长夜,室的旖旎媚色。
  她在他的怀里被他温柔以待。
  这夜,是他待了许久的夜,交付身心与灵魂,完全契合的夜。
  他就是那年轻冲动的小年青,在她的身上不中厌倦和满足的,不休不眠的沉沦。
  ------题外话------
  今天更了7000,还有3000是免费给的亲的。今天更新依然是万字没少。想要的免费文的亲请看留言区置顶的魔幻安娜发的贴子,认真阅读,照上面的说明进群,就能得到。祝大家看文愉快。记住是给的亲才能得到,盗版请自觉止步,勿扰!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