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只是这关系,真的让她有些乱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阮丽芬和秦语岑结束了通话后,她坐在宾利轿车后座里,对着前面的司机道:“老张,你就在这里把我放下,你先回去,我想个人走走。”
  “老太太,这恐怕不好吧,若是让家里人知道我把您个人放在这儿大街上就个人回去了,我怎么交待啊?你就别为难我了。”老张脸的为难,这老太太可比般老太太会折腾人。若是出什么事儿,他十个脑袋都保不住,所以他是宁愿惹她生气也不会个人回去的。
  阮丽芬就不悦地皱眉了:“我就知道你是个死脑筋。罢了罢了,我也不为难你,我把车停好,我就在这家餐厅吃饭。我约了人,你只要不来打扰我就好。走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你看成不?”
  “好,我不打扰你。”老张还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成天想给自己的优秀孙子介绍对象。
  现在里的大少霍靖锋有安家大小姐交往,就剩下二少和三少了,也不知道是给哪个相的。不过看这老太太是很喜欢刚才电话里的女孩子。
  阮丽芬选了就近在这家品质还是不错的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慢悠悠地喝着茶水的阮丽芬是脸的笑意,那笑特别有意思。
  她之所以这么低调也是因为现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很虽然有多女人喜欢有钱的人,但是也有不喜欢的。她可不想把这次正式见面,她不能把这单纯的小姑娘给吓到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慢慢来才好。
  而秦语岑则收好了手机,刚才自己答应的那么快,这会儿倒有些顾忌了。可是想想她可以通过接受霍靖棠的奶奶多了解下他们霍家,也是自己走向他的家庭努力的第步。她不能总是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靠近。而她也要努力向他靠近啊。就像席言说的任何人都破坏不了他们身心完美契合。
  秦语岑走出的正校门,这边的校门比后校门要热闹些,也好打车。她走到校门口都用了二十分钟,毕竟艺术楼是在学术最北角,从后校门是最近的。现在她要去正校门打车,所以距离要远些。她走到校门,又接到了条从阮丽芬那里的信息,说她就在附近找了家中餐馆,叫品味轩。就在学校附近不远,她没去吃过,但是从那里经过。
  她打了辆车,上车后对司机报了地名:“师傅,品味轩。”
  “好。”司机点头,将车开走,往品味轩的方向而去。
  路上,秦语岑无语,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从眼前掠过。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了昨夜霍靖棠与她之间的温存,他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似水,却又像是最最热烈的火焰将她燃烧。她却从拒绝到羞怯,再到放开自己,都是在他的诱哄之下。而她也有心甘情愿在他的怀里化为灰烬的准备。即使现在身上还是酸疼不适,但是心里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甜蜜。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这样的满足快乐在关昊扬的身上从没来得到过,她以为这个会和她起白头的男人却与她分道扬镳了。不经意闯入她生命里的霍靖棠却成了她人生最最依靠的那个男人。世界总是这样的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下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更加的期待。
  直到到了品味轩,秦语岑才收回了思绪,付了钱。走到厅门前,穿着旗袍的美女迎宾温柔道:“欢迎光临!”
  秦语岑步入大厅,就有个服务小姐上前,贴心服务:“小姐,请问你几位?”
  “我约好了人,谢谢。”秦语岑记着手机上的信息是说在大厅里左边。
  她走过去,发现了阮丽芬正个人坐在那里,两至四个人吃饭的桌位,刚刚好。
  与此同时阮丽芬也看到向这边走来的秦语岑,她放下了手边的杯子,起身迎了上去:“小姑娘,你终于来了。”
  “老奶奶,你坐好。”秦语岑扶着住向她走来的阮丽芬,后者握住她的手,仔细地打量着她,满意地轻声称赞,“眉清目秀,好。”
  秦语岑天生丽质,化妆的时候显得更有女人风情,素颜的时候肌肤柔嫩,胜在清新动人。
  “老奶奶,你说什么?”秦语岑因为扶着她怕她像上次那样摔着了,所以便没注意到她说的话。
  “没……没什么。”阮丽芬对秦语岑是越看越觉得喜欢,拍着她的手背,“小姑娘,只是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能不能告诉奶奶啊?”
  阮丽芬是对自己那群子孙狠狠地控诉了番,把眼泪把心酸的,又把秦语岑给夸赞,这让她很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脸。
  秦语岑这才想起来,那天只是留了电话号码给她,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她这才正式地介绍自己道:“奶奶,我是秦语岑,秦始皇的秦,语文的语,岑寂的岑,也是姓氏。”
  “秦语岑,好听的名字,和你的人样漂亮。”阮丽芬记在了心里,可却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有丝丝的熟悉呢,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只是这时却想不起来了。算了,也不想了,能和有眼缘的女孩子在起说说话这心情也是好的。
  “奶奶,你这么说我真的太不好意思了。”秦语岑觉得她句句都在称赞自己。
  “岑岑,你能来陪我这个老太婆,我很高兴啊。点也不像我家里那些个个不孝的子孙,都没时间陪我这个老太婆……还是你好,我们非亲非故的,你都愿意来陪我,比我那些混帐孙子们贴心多了。奶奶这心里感激你。”阮丽芬伸手轻抚在自己的心口处,由衷地感谢她的善良。
  “老奶奶,我今天正好下午没课,才有时间陪你啊。如果我上课也没有时间的。”秦语岑扶了她坐好。
  “你上课的话我绝对不打扰你的。”阮丽芬直觉认为她还是在上大学的大学生,学校里的女孩子至少比社会上的女人要干净纯真些,“奶奶还是有分寸的,不打扰你的学习。学习很重要的。”
  阮丽芬要拿起茶壶要给往她面前的水杯倒水,秦语岑伸手去了过来:“奶奶,我自己来。”
  她把茶壶给她,又接着又问:“你在哪所大学上学啊?”
  “就是京港大学。”秦语岑替自己倒了杯浅黄色的茶水。
  “京港大学……哦,名牌大学啊。不错不错。”阮丽芬更是对秦语岑另眼相看,却不知道秦语岑就是从这里毕业的,只是现在又回来学习绘画而已,“那是学什么?”
  阮丽芬这第直问着秦语岑有关的事情,好像是在做人身调查样。秦语岑还没觉得不自在,她先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清了清喉咙:“那个我就是想多了解下你嘛,你看我们这么有缘是不?奶奶也没有你这么可爱的孙女,所以从打心底喜欢你。奶奶这上年纪了,也就啰嗦了些,你不要见怪才好。”
  “我也觉得奶奶很亲切,像我自己的奶奶样。”秦语岑冲她微笑着摇头,点也不介意,“我现在是学绘画,我很喜欢画画,想有朝日能有属于我自己的画廊,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以前我错过了太多属于自己的时光,现在我都想补回来,趁我还年轻,还有精力。”
  “对对对,奶奶看好你,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阮丽芬点头赞同着她的话,“只是像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不多了。我家里的孙子能有个半个像你对我这样好就好了。”
  秦语岑安慰着阮丽芬那颗“受伤”的心灵:“奶奶,您的孙子他们不是不愿意陪您,而是定是工作很忙的,也很辛苦的。奶奶,你要体谅他们。他们有时间定会陪你的。你想想那么大的公司需要他运筹帷幄,这真的很不容易的,万个决策下错了,这损失不可想象啊……”
  秦语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替霍靖棠说好话,也在不觉间泄露了些重要讯息。而阮丽芬也是精明的老太太,听出了她话里信息。她抬眸,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孙子是开公司?我有说过吗?”
  秦语岑这才觉得自己时失语,被抓住了漏洞,她抿了口茶水,掩饰调整自己的心慌:“奶奶,我是猜的。您看你气质这么好,你的孙子也定是人中龙凤嘛。在事业上定很有成就才会这么忙,忙到没有时间陪你啊。你说我猜得对吗?”
  接着,她轻笑了两声,又喝了两口茶。刚才真是吓坏她了,幸好她还没说出霍靖棠公司的名字,否则这定要穿帮了。她在心里按暗自深呼吸,她不能还没有从霍奶奶这里知道情况,就先把自己给暴露了出去。这未免太二了,就成了二岑了。
  “你也觉得奶奶气质好啊?我都七十多的人了,岑岑就会取笑我这个老太婆。不过奶奶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追求者的。”阮丽芬被秦语岑这第称赞,心里开心得不得了,那语气里也有丝的得意自豪,也不再怀疑有他,“我孙子他们是开公司的,整天忙个没完没了的。连吃个饭都得定时间,每周末次。”
  “七十多也可以是美美的奶奶啊。”秦语岑替她倒了些茶水,话都说到阮丽芬的心坎儿上了。而她从没有觉得自己像此刻这么会说话,说出的恭维的话都不显得刻意谄媚,那是因为她发自内心的,所以在丽芬听来也是真诚的,“大忙人都是这样的,哪像我和奶奶你这样清闲。奶奶,你也该离清福了,别操心他们了,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了。我答应你只要我有时间,我就陪你好吗?”
  “真的?”阮丽芬微微在些黯淡下去的眸子立即绽放精光,“你没有骗奶奶寻开心?”
  “我发誓,只要我秦语岑有时间就定会陪奶奶,好吗?”秦语岑认真地举起手来。
  “奶奶信你,信你。”阮丽芬拉下她的手,然后把菜谱递给她,“我刚才点了两个我喜欢的菜,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点点,今天奶奶高兴,奶奶请客,你别奶奶省。反正奶奶也是花他们的钱,他们都有能耐,也不差这几个钱。”
  “好。”秦语岑也不矫情,加了两个菜,和阮丽芬气氛融洽地聊着,聊了很多,但还不太涉及对方的家庭。
  四菜汤,精致诱人,虽然名气比不上佳珍楼,但是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秦语岑因为自己加课,现在点还没有吃饭,看到这色香味俱全的小菜,她才觉得自己真的饿了。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阮丽芬拿起了筷子,“岑岑吃过吗?”
  “没有,今天是第次,托奶奶的福。”秦语岑先替她夹了菜。
  “我也是。”阮丽芬多半是在家里吃,有专聘的私人大厨,有应酬才在外面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阮丽芬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是孙子打来的,目光扫过对面安静吃饭的秦语岑,接了起来:“终于想到奶奶了?”
  “奶奶,我到了,你在哪里啊?”对方语言间都是温和。
  “就在左边第六桌,你快点,我饿了,都开始吃了。”阮丽芬便挂了电话,然后她对秦语岑,“岑岑,我孙子,他没吃饭,我让他块来吃,你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呢?”秦语岑用纸巾,轻擦了下唇角,就算她介意,这有用吗?“反正是奶奶你请客。”
  “你这丫头……”阮丽芬觉得和秦语岑相处真的很开心,很融洽。
  “我去上个洗手间。”秦语岑便起身,她想他们祖孙也许有话要说,她离开下给他们点空间。
  阮丽芬见秦语岑离开消失在转角,就这么盯着,直到感觉到自己面前有手在晃动,才把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伸手轻拍着孙子的手:“,小帆,你太调皮了!”
  她的语气里都是宠溺,没有责备。
  “奶奶,你刚才在看什么?这么出神?”霍靖帆本想落坐在阮丽芬的对面,却看到那边的椅子上放着绘画工具箱,浅透明的紫色,里面是绘画用的铅笔,橡皮……这个工具箱看上去还那么有丝的熟悉。
  “你不是有事吗?怎么又来了?”阮丽芬没回答他。
  “我当时是有事啊,帮个学生补了会儿课嘛,奶奶,这你也要介意吗?”霍靖帆指了下对面的座位,“这里有人?是谁啊?”
  “是个漂亮可人的小姑娘,你可别吓到别人了。”阮丽芬拉了他的衣袖,让他坐到自己的身边,“我都打听过了,我告诉你这个女孩子也是你们京港大学的学生,是学画画的,你不是教画画的嘛。也许你认识哦,她叫秦语岑……”
  “咳咳咳--”霍靖帆口茶水没喝下去,倒是卡住了,喉咙疼得厉害,白皙的脸庞也因此而咳得涨红了,“奶奶,你说什么?她叫什么?”
  “秦语岑,秦始皇的秦,语文的语,岑寂的岑,也是姓氏。你们是不是认识?”阮丽芬见自己孙子这重叠反常的面,那小眼神里都是喜悦的火花,“如果你们认识的话,那交流起可就方便多了。”
  “她正好是我学生。”霍靖帆也没有避讳,把白净的茶杯放到了桌面了,“我说有事的时候就是替她补了会儿课。”
  “原来如此,那奶奶就不生你的气了。不过既然认识那么也不用我太操心了。”阮丽芬这心里也微微放心了,“会儿你可多和岑岑说说话,了解下她喜欢什么花,什么颜色这些……多上点心。”
  “奶奶,你是怎么认识她的?”霍靖帆没想到自己奶奶会和自己的学生认识,感情好像还不错的样子,重要的是奶奶好像很喜欢人家啊。
  “就是缘分啊。”阮丽芬把那天的事情简单地说下,“我直想找个机会让你们认识的,你看没想到你们果真还认识。这就是缘分知道吗?小帆,我觉得岑岑挺好的,年纪上和你般配,兴趣又和你相同,你看你们多配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学你二哥,还有静娴都二十七了,也不着急。”
  “奶奶你的意思是这顿饭是想让我们……相亲吗?人家同意了吗?你倒是自作主张了,若是她知道你是把自己的孙子介绍给她,你还不把她给吓到了。奶奶,你这么做是不行的,有些不尊重别人哦。”霍靖帆若是还不清楚自己奶奶的心里的意思,那可真的是白痴了。
  “不会的,岑岑很好的,不会生我的气,你们都不陪我,我给她打电话她就答应了。你说这样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好的。”阮丽芬觉得秦语岑不是这样小气的女孩子,“我很尊重她的,我有说你要来吃饭的。她说不介意。”
  “人家好当着你的面说介意吗?”霍靖帆盯着自己有些太活泼的奶奶,“那她听说我要来,她就走了?”
  “不是的,她就是上个洗手间,你没看东西都还在这里吗?”阮丽芬指了下属于秦语岑的东西,“小帆啊,我还没告诉她你中我的孙子呢。她怎么会走呢?”
  霍靖帆把外套脱了下来,搭在椅背上:“奶奶,既然你说二哥都三十了,你怎么不把这么好的姑娘介绍给他?而是我呢?”
  “他二哥那个人我没法说了,再好的的姑娘他都挑剔,别把这么好的姑娘làng费在他的身上了。”阮丽芬的语气里更多是无奈,是心疼,“我觉得还是配你更合适些,而且你向很听奶奶的话,比你二哥听话多了,奶奶最喜欢你了。”
  阮丽芬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两个孙子在她心里的位置都是样的。只是霍靖棠的婚事她也是尽力了,把她和白沐兰的心都碎了。他们给他的相亲对像都是样样不错的。可是他从不上心,也没主动去过次,他们也逼不了。
  “奶奶,你说二哥和燕姐之间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分开了,个出国多年不回,个也不涉足感情。他们是不是还在默默地等对方啊?是不是还有可能?”霍靖帆也想不出原因。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们自己说要解除婚约的,然后就分开了。”阮丽芬摇头,“算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提了,总有天他会开窍的。我们操心他不如你多操心自己。会儿岑岑来了,你可要热情点。这个女孩子,我很喜欢。若有什么闪失,奶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记住了吗?”
  “奶奶,她是我学生。”霍靖帆清俊的面容上有丝的为难,“就算我能放开自己,可是人家呢?你孙子还没有到人见人爱的地步。我对人家有意,也不见得别人对你孙子有意啊。感情这种事,奶奶,是要两情相悦的,你急是急不来的。”
  “我的孙子差吗?”阮丽芬把霍靖帆上下打量,脸的满意,他就是最温润的白玉,光泽淡雅,却足够吸引人,“她都说我气质好,我的孙子当然也好。我们家哪个孩子长得不俊?对自己要有信心嘛。我可听校长说了,你在学校里是最受欢迎的老师,你进了学校后,年年第,谁也把你拽不下来。喜欢你的女二老师和女学生多得数不过来,你少在我面前装哈。”
  “奶奶……”霍靖帆委屈地叫着。
  阮丽芬就已经在桌下轻拉了下他的衣角:“岑岑来了,保持微笑。”
  秦语岑觉得在时间差不多了,也就过来了,走到桌前,才注意到和阮丽芬坐在起的人竟然是霍靖帆。她的绘画老师,竟然就是老奶奶的亲孙子,是霍靖棠的弟弟了?
  这神马情况?她都有些晕眩了。
  秦语岑半晌没说句话,阮丽芬见状,主动介绍着:“岑岑啊,这就是我给说我的孙子霍靖帆。”
  “秦语岑,你不认识我了吗?”霍靖帆微笑向她伸出了骨节均匀的优美手掌,第次这么正式的认识彼此。
  “呀,岑岑,你和小帆认识啊?真是太我缘分份了。”阮丽芬装做惊讶的模样,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在她老辈人的眼里,这就是缘分,他们大抵都信这个。在阮丽芬的眼里,这就是个好的开始,属于他们的个好的开始。
  “嗯,奶奶,他是我的老师。”秦语岑点头,羽睫轻眨了两下,伸手也他轻握了下手,“霍老师好。”
  “在学校里我们是师生,现在在外面我们就是……朋友,你觉得呢?”霍靖帆只是像征性地轻触了下她的指尖,见她依言点头,“所以你可以叫我霍靖帆,或者靖帆都行。”
  “是啊是啊,这里不是学校。岑岑不用表现这么拘谨啊。”阮丽芬也在缓和着气氛,“大家都是朋友。岑岑,快坐啊,好些菜还没有吃过呢。我们三个人努力,可不能làng费了。”
  秦语岑坐下来,想要放松可就是有些紧张,她便默默吃饭,被辣椒呛了下。
  “小帆啊,帮岑岑盛碗汤。”阮丽芬用肘轻撞了下霍靖帆,让他抓住机会。
  霍靖帆依言替她盛了汤:“喝口汤,小心烫口。”
  “岑岑,个你这样就是没有人照顾。小帆和你样不针对照顾自己,他总是个人,都老大不小了,也好好找个女朋友。你说总让我们这些长辈操心是不是太不听话了。”阮丽芬随口说着,但话里的暗示她多少有些听出来,“岑岑,觉得小帆怎么样啊?”
  “啊……什么?”秦语岑装傻,头此因此而阵发麻,“哦,奶奶,霍老师很受女生欢迎的,这点你不急的,他会给你找个漂亮体贴懂事的孙媳妇的。”
  “原来你知道这么多?”霍靖帆优雅地吃口菜。
  “我也是听班上的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子说的,说你的办公室每天堆满了玫瑰巧克力,还有其他礼物的。”秦语岑也是说着别的女生在教室里传开的消息,“听说系主任的女儿追你追得很厉害,和校长的千金都水火不容了。所以奶奶,你真不用操心霍老师的,他行情很好。”
  后面那句话是对阮丽芬说的,也是让她放心,和打消想把她和霍靖帆凑对的念头。这不是她自我感觉良好,而她也不傻,她不会听不出弦外之音。就算是没有这回事,提防着些也是好事。
  而霍靖帆很淡定从容,表现得点也不慌乱,倒是秦语岑似乎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只是这关系,真的让她有些乱了。她和霍靖棠在起,而她又是他弟弟的学生,现在又在他们奶奶的搓和下吃饭,好像醉翁之意不在酒样。这总让她感觉有那么点点的怪异。她都不敢告诉霍靖棠,怕他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会不会来把这桌菜给掀了?
  “我见你在班上直都安静,没想到你其实是在心里默默地关心我。”霍靖帆的瞳孔里闪过抹慧黠,眼底隐藏的是有趣。
  “我……没有。”秦语岑后悔地差点咬了舌头。
  ------题外话------
  看到有留言的亲说什么加群的问题,在这里说明下。加群是自愿,加了可以看到免费的几千字,不加不看也不影响本文的阅读。所以大家不用纠结。
  今天就更这么多了,昨天折腾惨了,容叶子今天缓口气,万更神马的会有的。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