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你是她的心肝宝贝,怎么舍得冲你发火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话出口,真的好后悔,这样的话只会让他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产误会吧?霍靖帆自身条件非常好,在学校里欢迎的程度那是不可想象的。他们艺术楼在学校最北角,比起其他学院都要冷清些。可是也抵挡不住那些爱慕霍靖帆的女孩子的热情,每天都会有女孩子专程跑来送花送礼物的,表白,甚至还有只是跑来看眼有都有,只要看眼就能满足样。
  而听说霍靖帆的追求者里,最重量级的属于美术学院系主任的女儿和校长的千金之间的竞争。系主任的女儿和霍靖帆是同事,大家在个学校里,接触沟通较多,有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感觉。而校长的女儿却是某大公司里的主管,和霍靖帆是从小认识,这感情又胜在青梅竹马。双方的战争是触及发,很多人都在观战,看这场胜利是属于谁的。
  而秦语岑并不关心这些,她只是想好好的在这里学绘画,直到自己在有能力开个画廊就好了。还有那个自己爱的人陪着自己,她想要的并不多。
  只是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怕是会让霍靖帆觉得她真的是在默默地关心着他,像那些喜欢她的女孩子样疯了般的暗恋着他,那可就不好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若是让霍靖棠知道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明明和他在起,这会被他奶奶拉着和他弟弟相亲。这换做是谁都会有其他的想法吧。
  可是老人家的想法也是善意的,她怎么好责备老人好心办坏事,而奶奶也是不知情的人。
  “霍老师……”秦语岑的称呼被他更正,他将茶杯往桌上轻轻放,“是霍靖帆。”
  “霍……霍靖帆。”秦语岑有些挣扎地轻咽了口水,手心里都有潮湿的汗水浸出来。这个男人明明是他的老师,可叫着他的名字真的有些不习惯,“这些都是我听别的同学说的,你也知道班上那些年轻的同学有几个都比较擅长打听这些消息,而我也是顺道听到的。希望你不要误会。”
  “误会?会有什么误会。我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了,很多事情我都懂。”霍靖帆是他们三中兄弟里最温润俊雅的那个,也是最平和近人的那个,但是他和霍靖棠同姓霍,流着同样的血脉,承传着样的基因,他们在骨子里都是那种带着丝闷sǎo的坏坏男人,在表现上是无法看出来的,所以刚才的反问也是想逗她下,“你说那些是年轻的同学,那你是不年轻了吗?口气这么老成?”
  “岑岑啊,你别听小帆胡说,他这个要当老师当惯了,训学生久了难免语气上不对,还板着张脸,你别怕,我奶奶在这里,心里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别顾忌他,说错了,奶奶也站在你这边。”阮丽芬适时地插了句话,他就怕霍靖帆把秦语岑给吓到了,提醒着他,“小帆……对女孩子,特别是岑岑说话要温柔点,她可是奶奶喜欢的姑娘,可不容你欺负。”
  “奶奶,我哪有欺负她,我们是在交流好吗?”霍靖帆叫屈着,敢情她认识了这秦语岑这个朋友,就对他这个亲孙子嫌弃了,“奶奶,你有些喜新厌旧哦。”
  “奶奶,霍靖帆他没有欺负我,你误会他了。”秦语岑也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对她连句重话都没有,哪是欺负啊。老奶奶也太夸张了,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看岑岑还帮你说话,心地这么好的姑娘可稀罕了。”在阮丽芬的眼里两人不仅外在般配,连交流方面都是没有问题的。她在心里为自己今天的聪明配对而感到莫大的骄傲。她后面那句压低了声音对霍靖帆道,“小帆,这样的机会可要珍惜,错了过了可就可惜了。奶奶是百个赞成你去追求岑岑。会儿,我借口离开,你和小岑岑单独处处,增进好感,借机交流。我看她对你的印象也很好的,只是女孩子比较害羞些,你是男人所以你要主动点,我就回家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可不能让奶奶失望了。记住,别学你二哥那臭脾气,否则奶奶就不活了……”
  她狠狠在威胁着霍靖帆,想比起固执刻板的霍靖棠,这个小孙子是比较顺着他的,所以在她的眼里把秦语岑介绍给脾气不好的霍靖棠那是把人家姑娘往火坑里推,而霍靖帆至少比霍靖棠温柔,就算不喜欢别人,也不会让对方太过难堪,而不是如霍靖棠直白地让人家蹲墙角哭去。她可舍不得这么好的姑娘伤心……只是她更不知道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
  “奶奶,你这样不好吧?”霍靖帆瞄了眼低头吃了口菜的秦语岑。
  “有什么不好的?你们年轻人在起才有话说嘛。我个老太婆把线牵到你手里,就该你努力了。今天必须给我圆满完成任务,反正你下午没课。你就带她去逛街,看电影,再吃晚饭,送她回家……让岑岑感觉到你的用心你的体贴温柔。女人最受不了男的温柔了。这样定能让她对你留下大大的好印象的,就算谈不上喜欢也是有好感的。奶奶是过来人,有经验,这么做是没错的。记住了!”阮丽芬伸手轻掐了下他的腿肉,让他长长记性。
  “奶奶……疼……”霍靖帆拧了下眉,这是他亲奶奶吗?下手可真够重的。
  阮丽芬完全不理小孙子的抗议,边对亲孙子下狠手,边脸笑意地冲秦语岑道:“岑岑啊,这里的菜还合你的胃口吧?”
  “味道挺好的。”秦语岑说的是实话,看着这对祖孙在窃窃私语,心里有些不安。
  “那觉得好吃就多吃点,不要和奶奶客气哈。而且小帆来了,今天这顿由他请,你千万不能和他客气的。”阮丽芬生怕秦语岑和她生分了,个劲儿的提醒她。
  “我不会客气的。”秦语岑眉眼染笑,这样的她瞳孔晶亮发光,特别的漂亮。
  又吃了两口,阮丽芬伸手轻拍了下额头,引起了秦语岑的注意:“奶奶,你怎么了?头疼吗?”
  “不不不是,我突然想起了件事情。”阮丽芬摆手否认不舒服,边自责着,“岑岑啊,我今天下午约好和我的老朋友打麻将了,刚才想起来了。现在都两点了,我怕是要迟到到了。我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我怎么能食言呢,是不是?所以我马上就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你就安心在这里好好地吃完这顿饭,然后小帆会送你回去的,你看这样行吗?”
  “奶奶,没事的,你有事就去吧。我也不用麻烦霍靖帆送我了,我自己出去打个车就能回去的。”秦语岑催促着她,“你去吧,别迟到了扫你朋友的兴了。”
  “岑岑,你可别怪奶奶啊,奶奶这人老了,记性真的不好了。我是不服老都不行了。你保证没有生奶奶的气?”阮丽芬求证着,秦语岑重重地点头,重复着,“我真的不会生气,永远都不生奶奶的气,您快去吧。”
  “你不生气我就放心了。只是你会儿定要让小帆送你,我才能放心,否则我打牌也不会安心的。你不会让奶奶直不安吧。”阮丽芬脸的担忧,然后又冲身边的霍靖帆严厉的警告着,“小帆,记住了,吃完饭,你就送岑岑回家,如果你敢不听话,小心回去我揪掉你的耳朵。”
  为了能让秦语岑和自己的小孙子凑成对,阮丽芬是软硬兼施,这个老太太真的太有意思了。
  “好,我送,必须送。”霍靖帆脸的认真。
  听到孙子的保证,阮丽芬前秒还哀怨的脸此刻又是阳光灿烂:“这样我才能放心去打牌。岑岑,我赢了他们的钱,我下次又请你吃饭。”
  “哦……好。”秦语岑真不敢下次再吃这饭了。
  “那我走了,时间还早,你们两个慢慢吃,多说说话也好。”阮丽拿起自己的包包,“我先走了。”
  “奶奶,我送你。”秦语岑体贴乖巧。
  阮丽芬推开秦语岑要扶她的手,把她的肩按住,让她坐好:“不用了,你就安心吃饭吧。”
  霍靖帆看着自己奶奶离开的背影,那小身板扭得贼欢了,像是在跳秧歌样。这有这么值得高兴吗?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奶奶怎么不去当演员,她表情丰富夸张,性格乐天派,这演技精湛,拿奥斯卡奖都没有问题。
  阮丽芬走后,秦语岑自肺腑里吐出了口气,缓解着自己的紧张与压抑。
  霍靖帆把她的细微动作都尽收在了了眼底:“让你难受了吧?”
  “有这么明显吗?我其实只是有点点的紧张。”秦语岑不在他的面前隐藏自己,说出真实的想法。
  “我奶奶就是这样,心性像个小孩子,贪玩了点,她真的是没有恶意,对你也是真的喜欢。希望你不能觉得她麻烦难搞……”霍靖帆解释着。
  “我也是有奶奶的人,老人到了这个年纪就是这样的。孩子依赖父母,老人依赖子女,很正常的。她也是因为太孤单了而已,陪陪说话吃饭都没有任何问题。”秦语岑其实能理解老人现在那种孤单的心态,“你们平时忙工作我能理解,有时间就多陪陪老人,他们会很开心的,精神是的富足比物质上的满足更让人快乐!”
  “我明白。”霍靖帆端起了桌上了茶水杯,“秦语岑,谢谢你。”
  “不用谢,我也从中得到了快乐,这是双赢的。”她举杯与她轻撞,两人之间的那尴尬也就烟消云散了。
  接下来,这顿饭也吃得比较顺利,霍靖靖招来了服务员结帐,服务员回道:“先生,这位小姐已经买单了。”
  “你付钱了?这怎么行?”霍靖帆蹙眉,这是她第次见他不悦,“我们霍家的教养第条就是男人不能让女人付帐。秦语岑,你是去洗手间的时候结的吧?”
  秦语岑承认:“我不想奶奶破费嘛,她是老人。你就别计较了。”
  “好,以后我定会请回来。这是必须的。”霍靖帆收好钱包,今天也不和她多计较了。
  霍靖帆取了外套穿上,拿起包包。秦语岑也提着自己的工具箱,两人起离开了品味轩,走向了霍靖帆的车子,没想到她却没动:“你怎么不走了?”
  “我觉得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你有事你去忙吧。”秦语岑看着他折回到她的面前,竟然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腕,“我答应奶奶要把你送回去的,你也同意了。你个人回去,若是我奶奶知道了,真会揪掉我的耳朵的。你也不会忍心她这么对我吧?”
  霍靖帆说得自己的奶奶心狠手辣样,可事情证明他奶奶真的对他很暴力,刚才就掐疼了他。
  秦语岑轻轻地挣开了他的手:“我跟你走。”
  “抱歉,情急所至。”霍靖帆见她不自在,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礼。
  他替秦语岑打开了白色的宝马车车门,她坐了进去,系好了安全带。
  霍靖帆绕过车身过来,坐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了品味轩。
  可能是因为刚才霍靖帆无意扣住她的手腕拉到车前,所以秦语岑此刻又有些不自在了,两人的气氛好像僵滞了样。她连呼吸都觉得压抑。她时刻都会想到这个面前的男人是霍靖棠的弟弟,而她和霍靖棠之间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发生了。他侬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容她再不承认他在她心上的存在,而现在又和他弟弟在起。这样的感觉真的些糟糕。她真怕霍靖棠知道了会误会她和霍靖帆不清楚,可是他会误会吗?会像关昊扬那样不相信她吗?
  越是这样想,这心里的负担越重,她的眉心也就拧得更紧了。
  霍靖帆专心地开着车,眼角余光也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的纠结的模样:“眉头皱这么紧,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如果不介意你可以说出来让我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没……没什么?”秦语岑现在还不想公布他和霍靖棠的关系,虽然他们已经在起了。她转移开了话题,“霍靖帆,你长得帅,工作也好,有修养谈吐,在我眼中有99分,这样几近完美的你还要奶奶给你介绍朋友吗?你的女人缘挺好的,至少主任和校长的千金都青睐于你。你还有什么的犹豫的呢?你就没想要过要和他们之中交往下吗?”
  这个问题他霍靖帆还真没认真的想过。她有他说的这么完美吗?
  她的问题让他犹豫了几秒钟才回答:“很多原因吧,第,我觉得我还年轻,我才二十五岁,还不急着交女朋友。我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我的工作上。第二,我上面几个哥姐都还单身着,我这下面的小弟急什么,是不是?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点,就算是有人喜欢我,但我对对方没有感觉,我也不会将就啊。这相亲说只是我奶奶剔头担子头热,她整天没事,就是想这些事情,给我们几个介绍对象。他老人家高兴,我也就随她去了。只要她开心,我觉得没什么。”
  秦语岑瞬间就对霍靖帆好感满满,原来他是这样个真心孝顺的男孩。他就算不喜欢的事情也为因为能得到自己奶奶的笑而去做的。看来,是她误会他了。他只是想让老人高兴而已。他并不是非要相亲。而且他也说到了重点,感情不是方有感觉就能圆满的。
  听了霍靖帆说着,她表示赞同的点点头。
  “其实……”秦语岑准备告诉霍靖帆自己其实有喜欢的人了。
  她刚说两个字,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就去戴上耳机通话了:“嗯,好的,张妈,今天晚上家里聚餐,我记住了,不会像上次因为工作而忘记了。谢谢你。”
  秦语岑只是安静地听着,今天晚上他们有聚餐?就是霍奶奶说的每周末次的聚餐?今天好像是周五。那霍靖棠今天晚上也要回霍家了,不能陪她起晚餐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竟然就升起了不小的失落。昨天晚上他们才热情似火想要燃烧对方,今天晚上就要各自边了吗?她突然想好他。
  霍靖帆把秦语岑送到了星光小区,停在了席言家的单元楼门口。
  “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秦语岑下了车,关上车门,冲他微笑挥手,“开车慢点。”
  霍靖帆也笑着对她说:“嗯,那再见了。今天家里有聚餐,必须回去。”
  “没事没事!”秦语岑正好也不介意,“你有事快回吧。”
  霍靖帆与她挥手,便将车开走了。秦语岑收回目光,转身上了楼,席言在上班,她今天下午也没课,这会儿个人坐在客厅里的些无聊了。她拿起手机看,今天他都没有打过电话和发过微信给她。是很忙吗?忙到中午都没有休息吗?
  昨天晚上那样折腾,加上今天的早餐吃没吃她还不知道。这中午再不吃饭的话,他能行吗?这胃受得了吗?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啊。
  秦语岑握着手机,想要打给他,却又怕打扰他工作,怕他认为她太黏着他。她不想让他认为她和他发生的了关系后,她就特别的依赖了她,也认定了他。关于婚姻,她还没有准备好。才失去第次婚姻,第二次,她还是要慎重,即使对方是霍靖棠让她如此相信。婚姻不是有感情就能结合的,而是需要长期间的磨合,在性格,生活,习惯,感情……各方面的磨合,彼此适合成熟后才走进婚姻,这样婚后才不会有太多的矛盾和摩擦。
  她点开屏幕,拨了席言的电话号码。她不能打给他,但是可以打给席言啊,可以从旁知道他的消息。
  她握着手机,微咬着唇,耐心地等待着回应,可是却直没有人接。
  她也就放弃了,看来他们真的很忙。可是又放不下他不吃饭,她还是鼓起了勇气,给他发了条微信过去
  可能有三分钟霍靖棠才回了她
  她咬了下唇,他真能从吃饭扯到身体上。他的语气多自然,而她却无法正常面对。
  秦语岑其实点睡意都没有,她盯着手机屏幕反反复复地看着微信,觉得自己都快疯了。可能是没事做才这么无聊。现在吃得正饱,她该找些事情来做做。那把屋子里打扫下。她说干就干,打来了水,找来毛巾,换起衣袖,就开始劳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秦语岑把家里打扫得整洁干净。平时席言有空会打扫下,没空就请人打扫。
  秦语岑好久没有这么累过了,她觉得身出了汗,暖暖的。看着自己劳动的成果,这心里也是特别的满足!
  她休息了下,便去浴室洗澡洗头,换了干净的衣服。她看了下时间,快五点了,也看到了席言的回电。她点开回拔过去,这次席言很快接了电话:“言言,你找我?”
  “岑岑,不是你找我吗?什么事?”席言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有些紧,有些急。
  “哦,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他吃早饭和午饭了没有?我怕打扰他,所以想问问你。”秦语岑口里的他,席言自然是清楚不过的。
  席言这位会站在办公室里,吐了口气:“岑岑,霍总他吃了,只是吃的不多。”
  “他不舒服吗?”秦语岑担心着。
  “不是,霍总没事。只是在海南的新建的酒店出问题,材料商那里出了问题,摔死个人。这对公司影响不好。霍总今天中午开了个加急会议,发了很大的火。”席言以为今天还能看到眉目带春的风sǎo上司,结果事情又出现了变数。
  席言痛苦的抱怨着,秦语岑却没觉得霍靖棠有什么不样啊。今天和她微信时那些话字里行间都带着温柔呢。哪里像是火气大的人啊?
  “他发火?我中午给他发微信的时候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他心情不好?他还很关心我……”秦语岑说着说着就不说了。
  席言在那边冷哼下:“秦语岑,这就是我生气的地方。霍总就算有火也宁愿拿刀子割自己的肉,也不可能往你的身上发啊。你是他的心肝宝贝,我们是他的下属,这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好不好?他关心你……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这么刺激我!你气死我了!我怎么这么交友不慎!”
  “我以为有你给霍总泄火,他今天心情该好了。没想到又出这茬儿。哎……现在霍总是忍受着身心上双重的压迫,这痛苦不小。你今天晚上能不能好好安抚下霍总,否则我就要累成狗了。”席言又在怂恿着她自动献身。
  “言言……你又开始胡说了。”秦语岑脑海里已经自觉播放着自己昨晚的大胆,这脸上就会烧起来,加上席言这么露骨说,她更是无地自容了。
  “我的礼物还没有买给你,会儿回来给你。你今天必须给我完成任务,否则你明天就替我收尸!”席言狠狠地威胁着她,“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按时回来。今天应该加班,霍总的火气太大了!我伺候不下去了,岑岑,要不换你来!保证霍总从烈火化为滩温水。”
  “言言,我有那么厉害吗?”秦语岑觉得她真的是太夸张了,“你如果真的想找人诉苦,我建议你找白雪霄啊。他现在是你的男朋友,你所有的火都可以向他发,白少那么温柔,他也不会对你说句重话的。或者你让他娶了你回家做少奶奶,就不用这么辛苦的工作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我和他,你是不是扯太远了。这少奶奶的命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席言听到白雪霄的名字,这心尖儿就颤了下。她连忙道:“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我得赶紧工作了。”
  席言就急急和她挂了电话,又投入了紧张在胆颤的工作中去。
  可是脑子里就浮起了白雪霄……
  昨天晚上他们为了方便霍靖棠和秦语岑培养感情。而她也想知道事情的近况,所以他们全计让霍靖棠送秦语岑,而他则找她“约会”。白雪霄便到她所在的的餐厅找她。
  身纯白的他就像是童话里那最英俊潇洒的王子,从他到餐厅就是成了比那水晶灯还要耀眼的焦点,所有人欣赏的目光都带着惊艳。
  他却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直走到了她的面前,对她温柔浅笑,那瞬间她都以为他就是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只是她只有片刻的晃神,她就清楚这是梦,不是真的。他和她只是在演戏。
  “个人在这里坐多久了?吃晚饭了吗?”他优雅地坐下来,点了杯蓝山咖啡。
  “吃过了。”席言用勺子搅动了下咖啡,“你怎么和岑岑说的?她同意了吗?”
  白雪霄修长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眉眼在明亮的灯光下,特别的柔和,有星芒在她的深瞳里跳跃:“我说房子是我的,是我对不起她,这是对她搬出补偿。但是她坚持要给我租金,我就让她给我千块钱。这样她才会接受。她的性子并不如我想像中的柔弱……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是,她直就是这样的,所以这五年她过得很辛苦。”席言也有些伤感,难得在外人的面前表现自己的负面的情绪,哪怕是点也不可以,“我很心疼她,所以我想她和霍总能好好的,她能幸福我就放心了。”
  “那她幸福了,你呢?”白雪霄轻声问她,有些漫不经心,“你就点都不关心自己?”
  “我……我很好啊。我比她坚强,我个人真的很好,自由自在,想干嘛干嘛,最重要的点是不用爱到伤害。”席言唇角微微扬起,扯出个灿烂的弧度。
  白雪霄也没有再多问,只是他能从她的眼底看到她极力隐藏的那丝的软弱,只是丝而已:“你说的也对,但个人未免太过孤单。真的没有想过要交个……男朋友试试?”
  席言抿了下唇,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游移:“我习惯了没的男朋友的日子,有的话,我还会不习惯。这次,谢谢白总你的帮忙,否则言言和霍总还也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看到他们和好如初我也就放心了。”
  “帮你也是在帮我哥。”白雪霄的手指扣起咖啡杯把,送到了嘴边,浅尝了口。
  “那白总,我们之间的男女朋友关系就可以到此结束了。以后我就不会再打扰你了,这段时间感谢你的配合,以后你若是有需要的我地方,我定会帮忙的。我想你也没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你自己可以解决的。”席言自嘲笑。
  “会有我让你帮忙的天。”白雪霄的语气倒是有几分肯定。
  “那我会尽我所能。”她答应着,心里却觉得这天很渺茫。
  他白雪霄,要什么没有,怎么可能需要她忙,这话只是客套话,她明白的。但是她从心底感激他的帮助。
  结帐的时候白雪霄依然是最主动的那个,席言真的很不好意思:“白总,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都还没有感谢你,你却每次都和我抢着付钱买单。你能不能让我也请你次……次就好了。”
  席言对他伸出了只手指,那股子认真劲儿让他看到了她孩子气的面。
  他却摇头,嗓音干净如雪:“今天必须是我付账。第,让女士结帐可不是我的风格。第二,今天是我行使你男朋友权利的最后时刻,你总要让我这个男朋友完美的退场吧,也给你留下个美好的印象。所以你就不要和我争了。他们不会收你的钱,我在这里是常客。”
  席言是反驳无力,她在心里嘀咕着。他已经够完美了好不好?完美到让她觉得这段时间的演戏像是在做梦般。那种感觉倒还不坏。只是梦都有清醒的时候,该清醒时她不会去依恋。
  结完帐也是他把她送回了家,跟着她的车路,送她到了小区门口,这才离开。也标志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此彻底的结束。
  席言深吸口气,不去想其他的,开始让自己忙碌起来。
  而秦语岑看着结束通话的画面,可以想像着席言现在是多么的水深火热。做为好朋友是不是应该帮助她。席言帮助自己太多了,而她却什么都帮不了她。现在她正需要她的时候,她也该出份力了。
  她穿上大衣,拿起包包便出了门。她打了辆车:“棠煌集团。”
  司机把她送到了棠煌集团的路上,她看到了家快餐店,便让司机停车。这个时间人有些多,司机也不等她,让她付钱。她个去排队,买了些拉萨,蛋挞,热奶茶等东西。提了两大袋,重新打车去到了棠煌集团。
  她这样是进不去的,她就在大楼外的小花园广场上长椅上坐下,拿出手机打给了徐锐,此时的他正在霍靖棠的办公室里承受着他的怒火,手机铃声响,打断了霍靖棠的话,他掏出来看,看着秦语岑的名字,开心在笑了下。这电话来的还真是时候,让他有种要解脱的感觉。
  徐锐请求着霍靖棠:“霍总,我接个电话?”
  “不许接!”霍靖棠看到了徐锐眼底的那抹笑意。
  “总裁……是秦语岑小姐打的也不接吗?”徐锐刻意把“秦小姐”三个字咬得有些重。
  “她打给你的?”霍靖棠听到秦语岑的名字,这原本冷硬的脸部轮廓有了丝的柔和,随后他挑眉相向,“她怎么打给你而不是我?你是在证明你和她的关系比我和她要好些吗?嗯?是不是国内待久了,想换个地方放松下?非洲那边好像缺人……”
  这根本就是赤祼祼的威胁嘛,只是通电话而已他家oss就要把她发配到非洲那么远的地方。如果是有其他什么的,那小命可真要不保了。看来霍总对秦小姐的占有yù不是般的强大,这点他早有体会,但今天才真实的彻底感受到了。所以宁愿惹他们家oss,也不能对秦语岑有坏心眼,否则后果真的不是任何人都能承担的。
  “不……不是。总裁,我也不知道秦小姐为什么要打给我……这个得问问她好吗?”他真的很无辜好不好,现在他是惹不起这头发怒的狮子。
  他把手里的手机举起来,让他家大老板看看屏幕上面的名字真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的名字,希望能把他的火给灭了。
  霍靖棠扫了眼,却依旧淡定。这个女人找徐锐做什么?当着他的面子找他的下属,把他这个该找的正牌给晾在这里?霍靖棠多少觉得自己有些被她忽视的感觉。他就那么被她靠不住吗?
  他眼眸微眯,黑沉得厉害,目光凌厉,那眼神可怕得好像是他心爱的女人被别人抢了而他却不知道。
  徐锐小声道,等待着老板的指示:“霍总,这电话是接还是不接?”
  “这还用问吗?接!”霍靖棠整个人往椅背上靠,伸手揉了揉眉心。
  徐锐战战兢兢的,额头上都渗出了层汗水,主动的按了免提键让霍靖棠也能听到秦语岑的声音,听筒里就传来了秦语岑温柔好听的声音:“徐助理,你在忙吗,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徐锐笑了两声,表示着自己的轻松。
  “那你现在有时间吗?”秦语岑追问他。
  “有有有……”徐锐敢说自己没有时间吗,就算没有有也得挤出来,“秦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小事需要你帮忙。”秦语岑十分的客气有礼。
  “有事儿你说话,我现在正闲着没事做。”徐锐在说话间偷偷了眼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大老板,自作聪明的地建议着,“你不是找霍总,我可以把电话给他,你们聊聊?现在霍总在休息,有时间和你说说话。”
  秦语岑听他要找霍靖棠,急急地叫住他:“别……别,徐助理,我就是找你帮点忙,我不想麻烦他,所以你别告诉你们霍总。”
  霍靖棠听,她竟然还让徐锐别告诉他,整个人就坐不住了,睁开了原本闭着的眸子,锐利的光芒立现,像是最危险的猎豹。他没有说话,依旧静静的听着。
  “那秦小姐到底是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这才是霍靖棠关心地重点,而徐锐又怎么会不知道,所以赶紧问了这个问题。
  “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小花园里,我有些东西需要你帮我拿上去,你能下来下吗?”秦语岑看着自己身边两大袋的快餐。
  “哦,是这样的啊?好,我马上下来,你就在那里别动。”徐锐叮嘱着她,生怕她就跑了。
  “徐助理,我先谢谢你了。”秦语岑笑意浅浅。
  徐锐和秦语岑结束了通话,然后看向了直沉默的霍靖棠:“霍总,你去吗?”
  “不用了。她找的是你,你就去吧。”霍靖棠想她定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他知道,如果他出现的话,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没有给她相对的自由,不够尊重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他选择尊重。
  她说有东西倒底是东西需要拿徐锐去拿?难道是给他的?她是想托徐锐给他惊喜吗?想到会有这种可能,他的心湖上就荡漾起了层层微甜的涟漪,心情好起来,他整个人也不再那么寒意森森。这让徐锐都有些松了口气,还是秦小姐有魔力啊。暴怒的狮子都能被她倾刻安抚。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去!是不是想去非洲,然后娶个黑珍珠回来?”霍靖棠见他不动,蹙眉训斥着。
  ------题外话------
  今天叶子说话算话,是早上更的,而且是万字,美妞们,有木有惊喜到?感谢大家这几天的投票,送花送钻赏,你们的支持是叶子码字的动力。叶子爱你们!还有叶子有个强迫症,就是本文里的人物名都不允许读音相同,所以和的最后那个字读音相似,叶子睡不着觉,晚上2点睡,今天7点过起来了。在这里把正式更名为,前面的叶子也会修改,为此对大家带来的不便,请原谅!
  最后推荐清音随琴《名门逼婚》,喜欢的亲可以去支持个!
  他是突然出现在云城的神秘人物,她是叶家千金大小姐。
  外界传闻他不喜女色,她当了真。
  外界传闻她冷漠傲气,他却想砸开这座冰山看个究竟。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