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她不是来找他,他的心会不会碎成一地渣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看着徐锐是刻都不停的急跑开了,他的唇角不自觉地拉开了丝柔软。就爱上。520。
  秦语岑来,好像再重要的事情都不再重要了。切也都雨过天晴了,他的心情微微明媚了起来。
  徐锐乘电梯下去,出了公司,急跑到了小花园里,就看到了个人秦语岑坐在那里,匆匆上前:“秦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这里就想来看看。”秦语岑站了起来,总不说自己是刻意跑来吧。
  “这些是什么东西”他低头看着那两袋子,上面的某快餐店的名字,“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我听说今天他发了很大的火是不是”秦语岑下意识在往棠煌大厦最是我买的,是霍总请你们吃的,知道吗”
  徐锐感觉到头了那不是我女朋友。你们可不能乱说,小心霍总知道你们加班还这么闲,把你们分到非洲去嫁给黑土鳖,就有你们够哭的。”
  “徐特助,你可别对霍总告状。我们不说了行不行”其中个抓着徐锐的手臂轻摇着,乞求着,“可那真不是你女朋友吗”
  “真不是”徐锐很是斩钉截铁道。
  若是让霍总知道他们误会秦语岑是他的女朋友,他是有十条命都不够用他可不想被霍总分配到非洲去娶黑珍珠
  “那还真是可惜了,那位小姐长得好漂亮啊,气质又好,那肌肤好到连我这个做女人的都自叹不如。”某女职员是脸的羡慕嫉妒恨,真恨得不自己拥有秦语岑那样的花容月貌,“哎,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
  “还有机会。”徐锐微微挑眉,眼里闪过丝戏谑,“你可要去韩国整容,保证变成美女。”
  “徐特助,你太坏了”那女人听,抱怨着他。
  “谁让你们胡说”
  “徐特助,你说那位小姐不是你的女朋友,那她干嘛给你买这么多东西”有人问出心里的疑问。
  “你们自个儿猜。”徐锐也不下面做答。
  他们这些下面的职员接触不到站在云端的霍靖棠,能接触到他身边最得力的助手,自然是也开心的,所以个个扭着徐锐不放,东拉西扯的。加上徐锐平日里很好说话,不像些助理傲慢冷漠,所以他们下面的人都很喜欢他。
  “她不会是暗恋你吧”
  徐锐瞪了那人眼:“和感情无关再胡说,这东西就没份吃”
  “我知道了,她就是个送外卖的。”有人聪明的举手,所有人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她,她就有些得意了,“只是个送外卖的长得这么漂亮,真是可惜了。”
  “是啊,若是生人豪门,就是极品女神只是这出身太太太寒酸了”
  “所以我这心里平衡了,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得出生好”
  徐锐只能轻笑着摇头,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心理就是这样的,比不过别人好的,就拿别人的不好的地方大做文章,找些心理平衡,其实这只能证明个人是自卑的。
  而他相信这里的人终有天会对秦语岑刮目相看,会咬掉自己的舌头。
  徐锐留了份给这里的人,让他们拿去发去给各层主管。然后拿了袋上她就不上来了,她不想打扰你的工作。”徐锐说的也是实话,“秦小姐十分的体贴懂事。”
  她来了竟然还不上来,就这么见不得人吗还是不想见他既然不想见他那还买什么东西给他。
  霍靖棠修长的手指端起了自己手边的上好的骨瓷茶杯,抿了口清新甘甜的茶水:“她让你下去就是让你拿东西上来那她走了”
  “我上来的时候她还在外面。”徐锐不知道她现在走了没有,不过这天很冷,她在外面肯定会冷的。
  “你下去吧。”霍靖棠冲他挥了下手。
  徐锐悄然无声地退开,在他掩上门板时,他透过门缝瞄到了霍靖棠冷漠的唇角扬起了丝的甜蜜,然后把那杯奶茶拿起来送到了嘴边喝了口,虽然表情有嫌弃,但也透着丝欣喜。
  徐锐偷笑着,明明是很喜欢秦小姐贴心的准备,可却死要装作很不喜欢的样子。这样不别扭么
  霍靖棠完全不知道自己那傻样被自己的下属看到。他吃了口披萨,然后用纸巾擦了下指尖,拿起了手机打给了她,这个时候秦语岑正好找了棠煌集团附近家串串店,个人在吃着热气腾腾的串串。
  她想今天席言加班是不会回家吃饭了,而霍靖棠要赶回去霍家聚餐,也没有时间陪她。她只好个人解决这生计问题,所以离开后就找了附近这家店,个人也吃得欢。
  她这个人就是喜辣,和席言样,无辣不欢,所以火锅串串这些是他们两个人的最爱。
  手机音乐响起,她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下手,拿起来接电他的电话:“干嘛会开完了”
  “来了为什么又走了就这么不愿意见我面”霍靖棠问,声线低沉。
  “你们工作那么忙,我不好打扰。”秦语岑嘴里的菜还没有咽下去,声音有些含糊。
  “是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选择逃避”霍靖棠剖析着她真实的想法。
  秦语岑沉默了会儿,微敛的羽睫轻颤了下,声音清晰有力:“我没有逃避,我只是不想太高调了。我只想和你简简单单的。”
  “”霍靖棠也在那端沉默了,有好多的情绪在他的xiōng膛里激荡着,“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吃饭”秦语岑回答他。
  “怎么不等我”霍靖棠此话声,又有些自责,“让你饿坏了所以个人吃了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有电话打进来了,我先接下。”
  秦语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挂了她的电话。
  霍靖棠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白雪霄”三个字,薄唇轻莞:“找我”
  “姑姑打我电话说打不通你的电话,找不到你,所以让我找找你。”白雪霄的声音有别于霍靖棠冷淡的温和,不徐不急,如潺潺的溪流,“我就打给了徐锐,他说在加班。我就不明白了,以棠煌集团现在的实力,还需要你亲自加班你这么拼命,你还想让别人有活路吗”
  “我让谁没有活路了都是他们自找死路”霍靖棠觉得白雪霄今天是话里有话,“你给我说清楚我让谁没有活路了”
  “哥,你这火气真的很大,秦小姐也不能安抚好你吗”白雪霄的笑声低低的传来。
  “你和她在起”霍靖棠问他,如果在起的话,秦语岑应该会对他说的。可似乎又不定会告诉他,这个小女人,他真的是有些看不透这个小女人了。
  “我开车路过,看到她个人在店里吃饭。只是你怎么舍得她个人独坐呢”白雪霄开车经过时,看到她个人走进店内,“哥,你若是不好好疼爱个女人,总是这么拼命工作,难免冷淡他人。你现在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个能陪你白头的女人。”
  他就觉得有丝不对,然后打了电话给徐锐了解些情况,所以才以自家姑姑白沐兰为借口打了这通电话。
  “小宵,今天的你似乎有点爱管闲事。”霍靖棠的印象里的白雪霄可不是这么热心关心别人感情的事情的人,“你该不会是被席言给影响了吧”
  白雪霄不自觉地微微挑了眉梢:“她是你的秘书,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我是在关心的感情问题,也是我这个兄弟的心意,否则你会说我们不关心你了。”
  “是关心我,还是关心其他人这是你心里应该很清楚。”霍靖棠自薄唇角拉开了抹笑弧,“听说岑岑你和席言在交往”
  “哥你也关心起我的闲事了”白雪霄没有下面回答他,而是反问着他,“那我向你要你,你是放还是不放”
  霍靖棠微思之时,办公室的门就敲响了起来。他看向门板:“进。”
  有人从外面推门而入,传来了阵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声,不那么刺耳,却还十分得有节奏。霍靖棠看到席言抱着文件进来,身姿窈窕,步子利落。她走到他的办公桌前,霍靖棠不动声色地把手中的手机轻点了下免提,搁在了桌上。
  “什么事”霍靖棠目光轻落在了手机上,长指轻放在桌上。
  “总裁,这是你刚才要修改的文件,已经做好了,还有这份是从海南三亚传过来的关于酒店的切报表,还有合作商等。请你过目。”席言报告着,“还有些数据都在整合检查,会儿给你过目。”
  “嗯。”霍靖棠漫不经心地点头,“席言,你可以下班了。”
  “嗯”席言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心蹙,十分的不解,“总裁,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我会自查和改正,希望你能让我继续为公司效劳。”
  白雪霄坐车里,手里握着手机,在电话里听到席言小心翼翼的态度。她也是个反应很快的女人,也是敏感的,就因为霍靖棠很普通的句话就似乎听出了什么异样。整个人就绷紧了神经,然后自在检讨。
  “不是,你做得很好,我对你很满意。”霍靖棠有过两任秘书,第任因为结婚生子,所以回了老家工作,而席言便被升了上来,她很认真努力,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所以才能年纪轻轻地就得到了霍靖棠的重用和赏识,“只是有人对我不满意了。”
  席言阵头皮发麻,感觉到自已完全跟不上自家oss的节奏。他这分明是话里有话,可是她却猜不透。
  这世是敢对他霍靖棠不满意的人只有个,那就是秦语岑。这丫头不会又出了什么妖蛾子,把他oss给惹到了吧然后她又要收拾烂摊子吧。
  她不是已经电话里提醒她了定要好好的安抚他们现在正处于怒火边缘的霍总吗怎么这么不听话这么不让她省心
  当然,这些抱怨的话她只能在心里说说,可不敢当着霍靖棠的面说他的心肝宝贝。
  她还是不要往oss的枪口上撞,当炮灰,还是先走为妙:“总裁,那没事,我去工作了。”
  “席言,别走。”霍靖棠叫住就要转身的她,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不着痕迹地打量。
  席言也是漂亮的,但不同于秦语岑的漂亮,秦语岑是属于惊人瞥的美,是楚楚动人的,也是风情万种的,而席言的美是冷艳的,像是冬天里绽放在雪地里的红梅,高傲,艳丽不太容易接近。
  红梅配白雪
  这有点意思。
  “霍总”席言顿住脚步,这目光
  “收拾下下班吧,祝你约会开心。”霍靖棠唇边泛起笑痕。
  席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霍靖棠在笑,不是那种冷笑,但却说不上暖,总之很诡异:“霍总,我不明白你说的话。约会我没有什么约会,大家都在加班,我也可以个人走了。”
  “人都在公司楼下等着你,你赶紧去。”霍靖棠也从皮转椅内起身,抓起椅背上的大衣搭在腕臂上,“今天加班到此为止。下班吧,别让人等急了冲上来找我要人。”
  霍靖棠又拿起了车钥匙和手机,越过席言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席言看着霍靖棠高大挺拔的背影,这是疑惑不解:“霍总,我真不明白。谁在楼下等我岑岑”
  “你下去就知道了。”霍靖棠拉开门,闪身离开。
  席言愣在原地,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然后她也不再逗留在办公室里,然后也迈步离开了这里,走出办公室后就碰到了徐锐。见他正悠闲放松地哼着什么歌曲,脸上已经不复刚才的烦躁与焦急,很是轻松愉快。
  “徐锐,你这是得意什么呢”席言拉住他。
  徐锐的目光落在了她拉住自己手腕的手上,冲她眨眼轻笑:“霍总刚才心情特好的出来说不加班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我这个人就是直,什么表情都在脸上,所以啊,他们说遇到我这样的好人就嫁了,席秘书,要不要考虑下”
  “徐锐”席言立即松开手,并咬唇瞪他,“你给我正经点就是你这副不正经样吓跑了女孩子,所以你活该单着”
  “我单身我快乐”徐锐点也不和她计较,并且暧昧在眨眼,“今天不加班全托你的福。你是不是和霍总说了什么让他个从暴君变明君了”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席言不再理他,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你以为是你嘴里的秦小姐啊,那么有能耐。可能是霍总良心发现了吧。”
  “没这么简单,霍总都说是你的功劳,让我们感谢你。”徐锐两步追上来,与她并肩而走,“你以后更是霍总身边的大红人儿了。人人都会把你给巴结着。”
  “谁稀罕巴结”席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徐锐靠在门口,向她举起了大拇指称赞着:“霸气”
  “滚,有多远滚多远去”席言没好气道,今天真是忙疯了,心里也有太多的疑惑让她茫然。
  “遵命”徐锐做了个标准的军礼,哼着他的小曲儿离开了。
  席言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关了电脑,换了脚上工作时穿的高跟鞋,穿上黑色的长靴,拿起玫红色的大衣套上,关灯,出门。
  席言乘电梯下去时,想到霍靖棠说公司楼下有人在等她。这个人她想来想去也只有秦语岑了,她是点惊喜都没有,而且还会好好教训下秦语岑
  她到了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开出去,经过公司前的广场,停下去去搜寻着秦语岑,却没有看到她。倒是看到了霍靖棠,还有和他说话的白雪霄。这个点了白雪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反正与她无关了。他们之间的假情侣关系已经结束,而霍靖棠与秦语岑之间的真恋爱已经开始。
  席言准备不知不觉地离开的时候,却被霍靖棠给叫住了:“席言。”
  她听到这声呼唤,只能硬着头皮下车,走了过去,站好:“霍总好,白总好。您有什么吩咐吗”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雪霄找我吃饭,你也知道今天周天是霍家聚餐,所以没有空,你呢,正好加班还没有吃晚餐,你就和雪霄起去吧。”霍靖棠十分的自然随意,“雪霄经常不按时吃饭,今天你就代我好好地陪他,也帮我监督他。席言,我可把雪霄交给你了。”
  席言微微睁大了眼睛,这真的是意外惊吓。她怎么能陪着白雪霄吃饭,他们之间可没有关系的。
  她自本能地咬了下唇角,白雪霄见她不回答,温和轻笑:“哥,你就别为难美女了。我回家让我妈给我下碗面好了。”
  白雪霄似乎点也不在意,手指扣着自己的车钥匙,手轻拍了下霍靖棠的肩,准备走开。
  霍靖棠把拉住了他,却是对席言道:“席言,这很为难你吗”
  “哥”白雪霄轻挣了两下。
  “没有啊。”席言的脸上堆起了笑意,瞳孔晶亮,“这怎么会呢能和白总起吃饭,这是莫大的荣幸。”
  这可真是苦差事,她的大老板真是想起出是出的,今天她真的折腾够了,好好回家躺下好好放松下。她感觉陪白雪霄吃饭比她加班还累样。
  “那你坐雪霄的车去,你的车让保安给你开到停车场去,你明天来取。”霍靖棠向席言伸出手来,掌心摊开。
  席言哪里敢多说个字,只能双手乖乖地把车钥匙给奉上,放到他的掌心里,看着他又把钥匙给了保安,交待了几句。
  “好了,祝你们周末愉快 。”霍靖棠便刚走步,又回头,盯着席言,“席言,你是懂的。”
  席言点连连点头,她怎么会不懂。霍靖棠是在警告她可不能趁他离开了就把白雪霄给扔了。就算借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好不好
  “如果你有事情的话,我个也ok的。”白雪霄看着霍靖棠上了车,利落在开车汇入了车流里,“你别在意我的哥的话,下了班,他就不是你的领导了。”
  “白总你错了,我天二十四小时都是霍总的,他就算半夜叫我办公,我也不会拒绝。”席言说得其实点也不夸张,在她最初当上霍靖棠的秘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只要他全电话,她半夜也会从热和的被窝里爬出来抱着电脑办公。她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当女汉纸了。
  “敢情我哥是把你这如花似玉的美女当成了女汉纸来用”白雪霄看着她脸的认真表情。
  “白总,你说对了。我就是无所不能的女汉子枚”席言赞同地笑了,笑意在瞳孔里渐渐荡漾开去,像是纷纷绽放的红梅,艳丽,夺目。
  “席言,我能提个小小建议吗”白雪霄趁她这会儿心情好的时候,“就算我们之间不是假情侣的关系,我也希望我们是朋友,你不该和我这么生疏,叫我白总这太官方了吧”白雪霄似有些小小的不满,“叫我名字。如果不叫我名字,那我只好找我哥了。因为你比较怕他,不怕我。”
  席言抬手抚在自己的嘴上:“这真的要叫你名字”
  “反正你已经叫过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白雪霄走两步把自己的车门打开,“上车吧,外面太冷了。可能又要下雪了。”
  席言走过去,他的手扶在了车门上,怕她会撞上。他的细心体贴,席言也是有感觉到的,白雪霄这样的男人是优雅的绅士。
  白雪霄也没问她,直接把她带到了家日式料理店。
  而去找秦语岑的霍靖棠很快就找到了她,他英俊高挺,衣着不凡,优雅如贵族。他走到秦语岑所在的桌位,也没坐,看着那层油辣椒在锅里翻滚着,烫色红亮鲜艳,十分的勾人食yù,可是他却蹙了下眉。
  “你来了。”秦语岑抬起了黑亮的眸子。
  “吃好了吗”霍靖棠连声音都是好听的,他的出现引得这普通消费的大众餐店的人都纷纷看着他。而他身上的每次都与这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好了。”秦语岑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吃点”
  她出口就知道自己是白问了,尊贵如霍靖棠这样的男人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他是有洁癖的人,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小老百姓的店里吃东西。这会降低他霍靖棠的身份和口味。
  秦语岑取过自己的包包背上,站了起来:“走吧。”
  “结帐。”霍靖棠对服务员道。
  “共九十八块钱。”服务员觉得站在霍靖棠面前,好有压迫感,说话都有不自在了。
  霍请棠从大衣内袋里掏出了皮夹,抽出了张百块声给她。然后就去牵她的手,她也没有避讳,两人十指紧扣着,往门口走去。
  “先生,找你两块钱。”服务员跟上前去,手里拿着两张块的。
  “不用找零了。”霍靖棠掀开店门口的帘子,把秦语岑护在了怀里。
  门口,是属于他的宾利欧陆,他体贴地替她开了车门,将她轻推进去。
  他上车后,发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冬天的京港,很冷,晚上的温度降到了零下十度都可能。
  “今天霍家聚餐,你和我起回去吗”霍靖棠开着车,也不隐瞒地问她。
  “我这都吃饭了”秦语岑的声音渐渐变小,因为她瞄到他的脸色阴沉着。
  这个男人的脾气有够差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受过来的难道她真的有被虐倾向
  “吃饭是重点吗嗯”霍靖棠从鼻音里发出了冷哼,“你那点小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愿意去霍家,不想面对我的家人。我知道你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么快走到这步,我也不逼你。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到时候你可别说你还没有准备好。”
  秦语岑咬了下唇,这个男人是x光吗能把她心里想什么都知道。这也是她被他给吃得死死的原因吗
  “对我想要的我都有足够的信心。”他这算是回答她的疑问了。
  “咳咳咳”秦语岑真的被吓到了,“能不能给我留点”
  “不穿衣服的我你都看光光了,你觉得还有什么。”霍靖棠想到昨晚,那场温绵入骨,这身体里的血液就有些热了起来。
  他倒是是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了,某些方面完全无法克制,而她坐在自己身边就会撩得自己心痒难耐。
  “霍靖棠,你羞不羞的你。”秦语岑被他说得耳根子泛红。
  “我羞什么,羞这种事情不的男人都是不行的。你想我不行么”霍靖棠伸手握起她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着。
  秦语岑也不再说话了,别开了脸去看车窗外滑过的夜景。
  霍靖棠看着她含羞带涩的脸庞像是春日里灿烂绽放的粉色的桃花:“害羞的样子很可爱。”
  “你专心开车。”秦语岑不也不理他,这个男人就是人面兽心。
  他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这个点了,他都还没有回霍家,肯定是家里人打电话来催了。
  他戴上耳机通话:“妈--”
  “霍靖棠,你今天是不是还要像上次样不回来了”白沐兰把他的话给打断,“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所有人都回家了,每次回家最早的都是老大。他陪你爷爷下棋,你看看你,能不能让妈少操点心你别总是拿工作忙来敷衍我公司天两天没有,是不会倒的我告诉你,你若是今天也不回来,以后就永远不要回霍家了--”
  电话断了,白沐兰直不见儿子回来,果然是很生气她气得个人坐要床边上,眼睛里都含着憋屈的泪水。她深呼吸口,仰着头,把泪水给压了下去。
  秦语岑虽然没有听清楚内容,但是也感觉到不对劲儿:“你要不把你放下,我个回去,你快点回家。家庭聚餐个都不能缺,才像家。”
  “我送你回去再回去。”霍靖棠脸上并没有异样的情绪,只是眉心拧了下。
  他加快了速度,把车开往星光小区。
  秦语岑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他却把拉过她紧抱在了怀里,将巴搁在她的肩上,贪恋着深吸口气:“没事可以多想想我。”
  “”她在他的怀里轻点着头。
  “我妈就那样,你别被她吓到了。”霍靖棠真怕母亲会把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秦语岑给吓跑了。
  “我知道。我明白。我不会像以前那么傻了。”她向他保证着,“你还是早点回去,多安抚下你的母亲。”
  “如果我妈知道有这个么个贤惠懂事的儿媳妇定会开心的。”霍靖棠取笑着她。
  “快走了。”秦语岑推了推他。
  霍请棠舍不得,却也不得不放开她,还在她的唇狠狠缠绵了阵,狂野肆意到她的舌尖都发麻了才放开她。
  ------题外话------
  二霍:票票花花钻钻砸来,我就上luǒ照
  祝大家看文愉快啊记得每天都要投票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