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他的女人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有非分之想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放开她,指腹抚过秦语岑红肿如热烈绽放的蔷薇红唇,薄唇边的笑意有些邪恶:“今天不能陪你了,下次好好补偿你。”
  “我不要。”秦语岑立即否定着。
  他说得好听,是补偿她,其实是想榨干她吧。她昨天晚上被他折腾得浑身不适到现在都还不没有恢复过来,她可不想再和他纠缠不清了。要不是今天有课,她可能也硬撑不了,会倒在床上三天不下床。幸好明天是周六,她可以好好休息两天,才可以恢复自己的体力。
  “你不要可以,但我会给。”霍靖棠好不容易才品尝到她的美好,怎么可能放弃。
  “总是这么不正经。”秦语岑脸蛋微微烧烫了起来。
  “你不是说要搬家吗?什么时候搬?”霍靖棠想了这件重要的事情,只要她搬了家,他才有机会和她夜夜缠绵,想想就觉得很美好。
  “我收拾好就搬,我都不急你急什么?”秦语岑忽略他眼底那抹愉悦的光芒。
  就算她不想面对,也要面对。她必须得搬走了,否则真会打扰白雪宸和席言谈恋爱的。如果影响了他们,真的是罪过了。为了好友,她也得搬走。
  “搬家的时候定要告诉我,我陪你起搬,也好熟悉去你那里的路。”霍靖棠装作什么都不知情。
  如果秦语岑知道这切都是他算计的,会不会不再给让他吃素?想想没有肉吃的日子都是可怕的。
  “好了,你真啰嗦。”秦语岑不想和再和他说下去了,“我走了。你快回去吧。”
  霍请不舍得松开秦语岑,她才能推门下车,站在车身边冲他挥手:“拜拜。”
  她不再多做停留,转身往里走,消失在他的眼前。秦语岑上楼,进了屋,听到楼下汔车呼啸而去的声音。她知道他真的走了。她个人在家里,而席言怎么还没有回来。
  霍靖棠都没有加班了,她也该下班了吧。可这也说不好,毕竟霍靖棠是老板,他可可以自由离开,席言是下属,就算老板离开了,她也可能还在加班。
  秦语岑想来想去,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关心下:“言言,你在哪儿呢?不会还在加班吧?”
  “我没有,霍总开恩说下班了。”席言此时和白雪霄正在日本料理店内,两人没有坐包厢,那是因为席言想坐大厅,他也依了她,两人对坐着,“岑岑,今天真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句话,我想霍总这会儿还在压榨我人们呢?”
  白雪霄正在看菜谱,点着菜,听她这么说,自菜谱上抬眸看了对面的席言眼。
  席言突然忘了白雪霄和霍靖棠的关系,所以竟然这么直接说霍靖棠压榨他们。她自知失言的轻咬了下唇,俏皮了吐了下粉舌。这样的席言不同于平晶里的白领丽人的严谨模样,透出女孩子独有的可爱面。这样的真实的席言定是很少被人看到,但白雪霄看到了两次。上次是在农家店里吃鱼头豆腐火锅,这次是在这里。
  “我帮你说话?”秦语岑不明白的蹙眉,“我没有说什么,我就是让徐助理帮我把吃的东西给你们,我没有对霍靖棠说过什么。”
  “你没说过?他就这么放了我们?”席言也被弄糊涂了,“霍总说有人向他要人,我想向他要人的人只能是你了啊,你是我的中国好闺蜜才能这么替我着想。”
  “真不是我。”秦语岑很肯定地回答她。
  席言握着手机,完全茫然了,心里腹诽,这人不是秦语岑那会是谁?她的目光微微抬起就落在了对面白雪霄的身上,他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大衣,肌肤比般的男人要白皙些。他正低头点着菜,而旁的服务员认真的记录着。她心里的那个疑惑似乎有了新的答案。
  “言言,你在听吗?”秦语岑见她没反应,“你什么时候回来?”
  席言不再追问这件事情:“我在外面吃饭,吃了饭我就回来,你若是累了早点休息,不用等我了。”
  “我知道了。”秦语岑突然问,“你个吃饭?”
  “我和白……雪霄。”她让自己记住要叫他的名字。
  现在她是谁都不敢告罪,个是自己的霍总,个是白总。谁让人轻言微,抵不过人家的yín威。
  “你和白雪霄在起啊,那慢慢吃,不急着回家。”秦语岑本来是想和她说搬家的事情,这两天周天正好的时间把事办了。她不想拖再拖了,就要下个星期去了,又要打扰她和白雪霄段时间。但是她听到他们在起,这心里也开心得笑了起来,觉得这件事情点也不重要了,“你若是今天不回来也没关系的。祝你们约会快乐!”
  “再胡说我和你翻脸!”席言脸色凝,她怎么可能不回家。她和白雪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种情侣关系,她是为她牺牲自己好不好?可是现在又不能让她知道,因为秦语岑还没有搬走,等她搬走了,她会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她和白雪霄“分手”的事情告诉她。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甜甜蜜蜜了。”秦语岑便结束了和她的通话。
  席言放好手机,白雪霄把菜谱递到她的面前,声音温润如丝:“我刚才点了些招牌菜,你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你已经点了那么多了,吃了不够我们再点。”席言把菜谱接过来,轻放到了桌上。
  “也好。”白雪霄点了头。
  服务员便去张罗着上菜,两人都端着水杯抿了口水。
  席言觉得有些疑问堵在心里十分的不爽,她想要求证于白雪霄,又怕自己太过鲁莽。那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她们在加班,而他却适时的出现在了棠煌集团,这太过巧合了。可是她也不会把自己想得太重要,她只是个普通的人,幸运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她要做的是是比别人努力,坚强,做好自己。
  所以就算她心里有疑问,让她很好奇,但也不会主动开口去问,有些纸是不能去戳破的,到时候尴尬的就是两个人。像这样轻松地坐在起吃饭,聊聊天就很好。
  “席言,有没有想过要跳槽?”白雪霄突然问,优雅在轻放下了水杯。
  “没有,的确是从没想过。”席言柔软的唇瓣微微浅笑。
  在棠煌集团她做得很开心,而且上司的脾气有些阴晴不定,但是人他做人做事都有原因,对于女职员也会保持距离,薪水福利又好。这是别人挤破头都进来的大集团,而她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她已经视棠煌集团工作为她这生的目标。
  “我哥收买人心真有套,让你这么死心踏地。”白雪霄淡笑。
  “我这个人习惯个环境就不想换地方,而且我做得很开心,这比什么都重要。”席言回答他。
  这时,菜品上来了肉松寿司、三文鱼刺身、青花鱼甘露煮、鱼子酱饭团、日式营养蛋盅……都是用精致的小碗小碟盛盘,看起来琳琅满目,精致可口,这也是日式料理的种特色。让人很有食yù般。
  “随意点。”白雪霄道。
  “我不会客气的。”席言现在也是饿了,准备要大吃了,“可别被我的可怕的吃相给吓到做恶梦。”
  “没那么夸张。”白雪霄用精致的小筷替席言夹了声寿司,“你加班应该是饿了。”
  两人便吃着饭,边聊了些很平常的事情,席言没想到白雪霄这么高雅的男人还能讲冷笑话,笑得她唇角抽。
  正开心的时候,有两道身影投射在了他们面前的桌面上,席言和白雪霄同时抬眸看来人。席言不认识对方,白雪霄则微微拧了下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宋太太好。”白雪霄轻声招呼,声音温和却有力。
  宋太太身珠光宝气,头发盘起,十足的贵妇样,而她身边的挽着她的个年轻女孩子正是她的小女儿宋婕。她属于那种柔美型的,大大的眼睛,小巧的红唇,找发垂落,第眼就很招人疼的女孩子,这让席言不免多看了两眼。
  “白少,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宋太太的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席言的身上扫过,落在了白雪霄的身上,“这是你女朋友?”
  “我不--”席言准备解释,却被白雪霄给打断了,“宋太太,你也在这里吃饭吗?”
  “小婕喜欢吃日本料理,所以我们就来这进而试试。”宋太太也只好随他转移了话题,她把宋婕往白雪霄的面前轻推下,“白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的小女儿宋婕,刚从日本毕业回来不久,以后还需要你多多帮忙照顾。小婕,这就是我常常对你说的白家公子白雪霄,你还不快打个招呼。”
  “白少好。”:宋婕连笑起来都是甜美的,“以后请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大家相到帮助。”白雪霄为人随和。
  “如果白少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搭桌起吃,人多也热闹。”宋太太如此提议着。
  “宋太太不好意思,言言比较喜欢安静,所以你们自便,今天这顿我请。”白雪霄看着席言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光泽流转。
  席方大概也能猜到这宋家太太和小姐是青睐于白雪霄的,上流社会的恋爱婚姻都大多如此。所以只要是其他女人和白雪霄坐起吃饭,就成了他们心里的那个疙瘩,让人不好受,想除之而后快。
  席言只觉得这空气好窒息,那个太太锋利的目光像是刀子样在她的身上来回扫过,仿佛要把她给刺穿样。她也不好说话,只能硬着头皮,吃自己的东西,无意于这样的事情。可是白雪霄句话就把她给置身事外的她给拉进了战局里。
  宋太太见白雪霄这么说,点情面都不留,还依着席言,这心里自然是浮起了不少怒气,可是又不能在这里发作。她强颜而笑:“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和白太太约好了,改天两家起吃个便饭,到时还请白少赏脸。”
  “这由我妈安排就好了。”白雪霄连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们。
  因为白雪霄不冷不淡的态度,因为他和席言在起吃饭,还表现得体贴温柔。宋太太心里很是不悦,她看着席言的的目光是轻蔑。她转身的时候,手里的名贵挎包就扫过了桌上的碟酱汁,打翻落到了席言的身上,她今天正好穿的是白色的衬衣,这深色的酱汗洒上去,就晕开了,片脏污。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宋太太装作很意外的的抱歉模样,还扯了几张纸好心地递上去。
  席言正要掉手去接时,白雪霄快了她步把宋术术递上的纸握在手里,起身来到了席言的面前,去替她擦着xiōng口的那片脏污。白雪霄本是无意,可是席言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手在擦动时总会不经意地磨蹭着她的xiōng口,这让她很不自在。她理解是回事,可要接受却是另回事。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开始发烫了起来,她竟然不争气的红了脸。她急急地挡开他的手,自己用纸巾擦着:“我自己来就好了。”
  “这擦不干净了。”白雪霄看着那片污渍就染在白色的面料上,觉得十分刺眼,“我陪你去重新买件。”
  “不用了麻烦了,反正晚上了也不去哪里了,我把大衣穿,没有人会看到的。我回家再换。”席言也放弃了擦衣服,坦然面对。
  白雪霄直起身子来,目光扫过旁的宋太太,那目光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向温和的白雪霄卓此时身上都散发出丝丝的冷意。让宋太太不禁咽了下口水,拉着宋婕:“白少,这真不好意思,我真的没看到。”
  白雪霄重新坐到了位置上:“我们想好好吃饭,宋太太和宋小姐请自便。”
  宋太太也不再多留,拉着女儿便离开了,宋婕有些担心道:“妈,白少是不是生气了?”
  “他生气?我还更生气!他们白家不是说他儿子没有女朋友吗?这会儿不是和别的女人吃饭吗?”宋太太有些气愤,“他们的白家这是在欺负我们宋家!”
  “妈,那真的是白少的女朋友吗?那个女的挺漂亮,有气质。白少喜欢那种的类型的吗?”宋婕的心里有些失落,能在白家的独子相亲,这是多少人的心愿望,在母亲给她看过白雪霄的照片后她就心动了,这样像月华样高雅美好的男人正是她喜欢的类型,“妈,我是不是没有机会了?”
  “小婕,自古而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白雪霄喜欢什么样的不重要,重要是的要得到白家的认可。那女的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你没看到她身上穿的哪样有你的贵重。她不过是白少心情好时的个玩弄对象而已。男人嘛,结婚前都会玩玩,你别在意。只要结婚后对你好就行了。”宋太太拍着女儿的手,安抚她,告诉她人生哲理,“婕儿,这外面不要脸的狐狸精很多,你若是不好好抓住机会,白少就会被别人抢走。等下次的相亲饭吃了后,只要白家对你满意,你就多主动点,现在害羞已经没用了,主动才是硬道理!记住了,定要讨得白家的欢心!我们宋家的女儿难道还比不是那个下等女人!女儿,妈对你有信心!”
  “妈,我会努力让白家和折少喜欢我的。”宋婕也反握着母亲的手。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宋太太满意的笑,“刚才妈是故意弄脏那个女人的衣服,让她出丑,给她个教训警告她离白少远点,否则我会对她不客气的。妈会你保驾护航的。”
  “谢谢妈。”宋婕的心情也因些而好些。她想想也对,那个女人有什么能比上她,她是宋家的千金!就凭这点就够了!
  席言看着已经消失在转角的宋家母女,无奈的在心里叹气,这喜欢也是可怕的东西!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就可以这样对待别人!这次还不算过份,她也不放在心上!如果下次再这么对她,她也不是好惹的!
  “对不起,把你给连累了。”白雪霄向她赔礼。
  “白雪霄,是他们误会了。下次你把话说清楚她就不会对我这么有敌意了。”席言本想解释,却被他给打断,还叫她“言言”那么亲密,这落在谁的身上都会误会的。
  “说清楚什么……”白雪霄脸的装傻。
  “说我不是你女朋友,就没有人会针对我了。”席言看着衣服,件好好的衣服就这么毁了,虽然不是很贵重,但是也花了她不少钱好不好?
  她的工资用在衣服,鞋子,化妆品上的的钱最多,所以她也没有什么存款。她是霍靖棠的首席秘书,如果穿得太寒酸可是会被人给笑掉大牙的!这个圈子里就是这样!穿着也是要符合自己的身份,更是种品的体现!
  “你不觉得解释就是掩饰吗?那是yù盖弥彰,清者不是自清吗?”白雪宸这话……让席言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你不解释那以后我解释。我不想大家误会,这也是不想给你造成困扰和影响。”
  “看来你时刻在替我着想,这份心意真难得。”白雪霄的眸中带电。
  席言被电到了,立即撤开了目光,用纸巾轻试了下唇角:“白雪霄,我吃好了。想回家休息了,今天太累了。”
  “好,我送你。”白雪霄也优雅轻试唇角。
  今天席言没有和他争结帐的问题,反正她争也争不过他,而且白雪霄有这家店的专属vip卡。
  白雪宸把席言送回星光小区,席言真的很累了,就靠在了椅背上睡了过去。直到车子稳稳地停在她的单元楼门口,她都没有醒来。白雪霄解开安全带,侧眸看着她偏着头,恬静的睡颜柔和美丽,纤长浓密的羽睫在眼下投映出青色的阴影,肌肤细腻白皙,触感应该十分美好。他的目光顺着她挺俏的鼻尖直游走到她的如玫瑰花般鲜艳的唇瓣上,唇线完美,丰润饱满,引人采撷。
  白雪霄不自觉地倾身过去,更加近距离地欣赏着席言的睡颜。因为他的靠近。他温热的呼吸不可避免的洒落在她的肌肤上,让她觉得有些痒痒的。睡得并不是太沉的席言以为是有虫子在飞,伸手本能地去拍打,却挥在了白雪霄的脸上,虽然力道不大,但是却还是有声响发出,那触感像是柔软的肌肤。
  席言立即就睡意全完,猛地睁开了大眼睛,就对上了白雪霄双双黑亮的眼眸,而他正定定地望着自己。
  席言不适应和白雪霄这么近,心跳加快,她本能地想往后退,却无路可退。她哑着声音:“对……不不起,我为为有虫子在我脸上飞……真不好意思……”
  虫子?有他这么帅的虫子吗?
  白雪霄也不说话,慢慢地在靠过来,目光落在了她的红唇上。
  席言是屏住了呼吸,车厢里还有舒缓悠扬的轻轻地流淌,却也缓解不了此刻的紧窒的气氛。她只觉得手足无措,口干舌燥,他的靠近,让彼此的呼吸声仿佛缠绕在起。
  她的心跳好快,她怕会跳出xiōng口,便抻手按在自己的xiōng口,他的脸点点地低下来……
  她咬牙,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别开头去,不去看他张魅惑女人的俊脸。
  白雪霄见她如此警备又可爱的模样,低声笑了起来,声音淡淡:“睁开眼睛……我不会吃了你。”
  席言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他抬手伸向她的左眼边上,温暖的指腹在她的上眼皮上轻轻碰,然后不着痕迹拿开。
  席言正不明白他的举动时,他的手指送到了她的面前,食指指腹上有根黑色的睫毛,她盯着睫毛好半天,这才把视线移到他的脸上:“你刚才只是想帮我弄掉这根睫毛?”
  “所以呢?”白雪霄反问她,笑意里有明暧昧不明。
  所以,刚才他靠近她,只是想帮她弄掉这根睫毛,并不是想亲她?所以是她想太多了?
  是啊,他怎么可能是想亲她?她真的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他们不是情侣,又怎么会想亲她?她这是什么脑袋,什么想法?
  可是他刚才靠近的时候,真的让人有种他想亲她的错觉?那种感觉很强烈!她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到!
  “所以谢谢你。”她深呼吸口气,让秘书镇定下来,不要去胡思乱想。
  白雪霄薄唇轻莞:“不客气。”
  席言解开了安全带,拿着包包:“那我上去了,你回去开车小心。”
  “好。”白雪霄点头操持着浅笑。
  席言推门下车,冲他挥手,然后才转身离开。
  白雪霄从她的背影收回视线,看着自己指腹上的那根睫毛,定定的出神,他真的只是想帮她弄掉这根睫毛吗?
  席言上了楼,进了屋,换了鞋,看到秦语岑还没有睡,在客厅看电视。
  她走过去坐下:“你怎么还没有休息?”
  “我不困啊。”秦语岑抱着个抱枕。
  “没的霍总陪着,你是孤枕难眠。要不你搬他那里去好了,省得你们折腾。”席言插了牙苹果入口,细细嚼着。
  秦语岑盯着她,灯光下席言白皙的脸庞上有层淡淡的薄红:“白少又送你回来了,是不是亲了你,看你脸红的……我觉得该你搬到他那里去,这里留给我和小轩住好了。”
  “秦语岑,你给我弄清楚了,这是我的家,只有把你赶出去的份,没有你赶我的道理。”席言蓦地站了起来,“我去洗澡睡了。”
  “脑羞成怒就是你这个德行!”秦语岑继续看着他的电视。
  “真是懒得理你!”席言瞪了她眼,“我给你买的东西明天会送来。”
  说完,便回去了屋,收拾准备早点休息。
  秦语岑坐在那里,心里浮起了个问题,她真的是孤枕难眠吗?
  而回到霍家的霍靖棠及时的赶上了吃晚餐,看到儿子回了家,这让白沐兰的心里也稍微安慰了些。看来她发火还是有用的!
  霍家每到周末都是热闹的,气氛十分好。聘请的大厨做的菜也十分的适合霍家人的口味。
  顿可口丰盛的晚餐后,众人都移到了客厅里坐下,女人就聊聊天,男人就陪着老爷子霍填山下下棋,或者打打扑克还是可以的。今天霍靖锋已经陪霍填山下了好几局棋了,所以晚饭后就都在客厅里聊天,休息下。
  霍家二媳妇郑芳华切了水果端到了客厅里,招呼着第二次来霍家聚餐的安倩美:“美美啊,多吃点水果,美容的。”
  “谢谢二婶。”安倩美和霍靖锋正式交往后,霍家人就把她当自家人了,每周聚餐都会让霍靖锋把她带来。算算,这是第二次,而安倩美大方不娇气的性格也深受家里的人喜欢,都和她谈得来。
  “奶奶,来我给你剥根据香蕉,帮助你饭后消化。”安倩美把剥好的香蕉送给了阮丽芬。
  这么让见机的女孩子,阮丽芬也喜欢,接了过来:“谢谢美美了。”
  “奶奶,你和我客气什么啊。你是奶奶嘛,替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安倩美这话说出来让人听着舒服,多收买人心。
  “老大找到你真是福气,我这也放心了。”阮丽芬又看的目光扫过霍靖棠和霍靖帆,数落着他们,“就你们两个最让我担心,还是老大省心。你们看看美美多好,你们能找到美美这样的,奶奶这是死也瞑目了,个个不孝子孙!”
  霍靖锋和安倩美坐在起,两人相视笑,那眼看在众人的眼里是多么的恩爱有加。
  “奶奶,感情是需要缘分的,缘份到,靖棠和小帆就会把女朋友带回来给你看的。”霍靖锋帮着他们两人说话,“我和美美也是这样的啊。”
  “是啊,奶奶。”安倩美也这么说。
  白沐兰白了身边总是沉默的儿子:“你看奶奶就数落你了。”
  “奶奶就是喜欢说,不说说我她心里不高兴。”霍靖棠低声道,“我已经习惯了,她不念我我才觉得不自在。”
  “你……”白沐兰都快被气死了。
  “奶奶,我和二哥哪里不孝了,我们是没有大哥这福气,能找到美姐这么好的女孩子。”霍靖帆替自己辩驳,“我和二哥可是和大哥样孝顺您的。”
  “是啊,你孝顺的话就去把今天我给你介绍的岑岑给我追回来给我当孙媳妇。”阮丽芬这心里都想着秦语岑,这么好的姑娘她可是不想落到外人的手里。
  “岑岑”两个字扎入了霍靖棠的耳朵里,让他瞬间就绷紧了神经,目光落到了自己奶奶身上,先不插话,注意听着。
  “岑岑?”郑芳华问着阮丽芬儿子的事情,“妈,这是哪家的姑娘,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和小帆……”
  阮丽芬清了清喉咙,坐正后,本脸的严肃,“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推开天窗说亮话了。我上次认识了个女孩子,她漂亮有气质,和小帆在年纪上相当,各方面都般配,所以我今天就把那女孩子给约出来吃饭,顺便介绍给小帆认识,结果啊,他们竟然认识!小帆不是在京港大学教画画吗?岑岑正是他的学生,你们说是不是缘分到了。这缘分到了,小帆你就要抓住,反正奶奶很喜欢岑岑,你必须给奶奶追回来?”
  “奶奶,秦语岑是好女孩子--”
  阮丽芬已经打断了她:“对,你自己都承认她是好女孩子了,所以你更要主动去追!我希望最迟个月后的聚餐能在家里看到她。”
  秦语岑!还是学画画的!
  这无疑就是他霍靖棠的女人!
  她竟然被自己的奶奶介绍给了自己的弟弟!这个女人竟然该死的点口风都没有透给他!若不是今天回家吃饭,恐怕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知道!真是好样的,看他怎么收拾她!
  霍靖棠的脸色冷凝如下雨天的积雨云!如千年幽暗的古井般的眼潭底也已经卷起了黑色的巨làng!
  他的女人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有非分之想!
  他把手握着的杯子重重在往茶几上放,发出了巨大的“砰”的声。他的举动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看到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题外话------
  二霍知道了小帆帆和小岑岑相亲的事情,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啊?
  月票投起走!本月不投,就要作废的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