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已经名花有主,还敢到底招蜂引蝶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这动作,所有人不仅看着他,而且所有的欢声笑语都瞬间消失,整个宽敞的客厅点声音都没有,空气里很静。@樂@文@小@说
  霍靖棠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冷郁,整个面部线条都紧绷了起来,完全铁青了张英俊帅气的脸,潭底开始飞霜凝雪,寒意森森,戾气十足。这样的他看起来比平时的冷酷更加的阴鹜,感觉暴风雨就要倾盆而下。
  霍填山和阮丽芬对视眼,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在抽什么疯。但对于霍靖棠他们是了解的,他就是那个阴晴不定的性格,就算没事,有时候也会冷着张脸。其实他并非冷脸,而是那是属于他的的个人风格。他的个性让人难以接近,不像霍靖帆那样随和。
  对于这个孙子,他们是骄傲的,也了解,所以不会太多的和他计较。
  霍仲明看了眼白沐兰,这意思是问她儿子怎么了?这好好的家庭聚会让他给坏了气氛。
  白沐兰也没有理会霍仲明眼色里的质问,别开了目光。
  这个时候霍靖锋却打破了空气里的沉默,冲霍靖棠浅笑:“靖棠,你这是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手滑了而已。”霍靖棠虽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额头上的青筋都忽隐忽现,但是看不出怒气,也好像是把所的有怒气都压在了心里,表面上表现得很云淡风轻,可这心里却因为秦语岑的“欺骗”和“不忠”给绞碎了地渣。
  手滑?鬼才会相信这个解释!特别是的霍靖锋,如果他是点儿玄机都没有听出来那他就是脑残!
  刚才霍靖帆有说到那个女孩子的全名叫秦语岑……上次吃饭的时候他们见过。那个漂亮夺目的女孩子,印象深刻到让人过目难忘。那雪白的肌肤和傲的人事业线是那样的让人蠢蠢yù动。她比他星锋娱乐集团里那些多数整形的美女自然舒服,美丽动人。如果她有意进娱乐圏,只要经他的团队包装,定能炮而红。
  虽然那天霍靖棠并没有承认过什么,但是他的眼睛不会骗人,老二对那个叫秦语岑的女人好像特别关注,加上她是第次出现在他们的圈子里,真的让人感到特别好奇。
  “靖棠,你太幽默了。”霍靖锋勾了勾唇,“这个解释……是不是有些牵强?”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霍靖棠眸光锋利地扫过过,眼底是深深的警告。
  霍靖锋自然是接收到了他眼里的讯息,可是他是能被霍靖棠威胁的人吗:“靖棠,这奶奶给小帆介绍女朋友,你这个当哥应该替弟弟高兴才是,怎么脸色突然就这么差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的脸色向都这样,你是今天才知道吗?”霍靖棠拿起水壶替自己倒了杯水,重新端起来,送到了嘴边,抿了口,语带讽刺,“果然不是打小起长大的兄弟,所以对我太了解还不够。小帆,你说你有女朋友了,我这个做哥的能不替你高兴吗?”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你!”霍仲明听到霍靖棠说这样生分的话,有意针对着霍靖锋私生子的身份,特别是安倩美还在场的情况下,脸色不悦的低斥着儿子,“小心让美美笑话。”
  白沐兰就不喜欢霍仲明就因为亏欠了霍靖锋母子,所以就什么都护着他:“靖棠他说了什么,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这孩子就是给你惯什么这样的,都快三十了,还拎不清楚什么话不该说吗?”霍仲明数落着白沐兰,“就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他!”
  “你这个做爹的不疼他就算了!还不允我这个当妈的心疼自己的儿子!我可做不出来!”白沐兰这心里有气,但凡沾惹到霍仲明护着霍靖锋,她就会护着霍靖棠,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欺负!
  “我怎么不疼他了?是我的孩子我都疼,你这个做妈的也该给孩子做个好榜样,美美还在呢,你就要有做长辈的样子。”霍仲明提醒着白沐兰今天家里可是有外人在,怎么着也要保持形象。
  白沐兰咬了咬唇,心中有火,却无处可发。她自沙发内站了起来:“爸妈,我先上楼了。”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妈,我扶你上去。”霍靖娴也起身了,扶着母亲离开。
  霍填山也不好说什么,因为霍靖锋的存在,所以对于这个儿媳妇他们自知是亏欠了:“你们聊,仲明,仲军,随我去书房。”
  霍填山把两个儿子给叫走了,这下客厅里人少了几个,气氛好像又冷了些。
  “好了好了,大家别只顾着说话,吃水果。”郑芳华活跃着气氛,推了下身边的小女儿霍静柔,“去给你哥哥和美姐拿点水果吃吃。”
  “哦……”直玩着手机的霍静柔根本没怎么注意这场无硝烟的战争,端起了水果盘去给霍靖锋,安倩美和霍靖棠递水果。
  霍靖棠把水喝完,伸手将水杯放回原处,杯子却从他的掌心里脱落,掉在了茶几边的地毯上,掉在他的脚边上。他对上霍靖锋的眸子:“不好意思,手又滑了。”
  霍靖锋没有说什么,只是勾了勾唇,此时在他的心里的霍靖棠真的好幼稚!竟然为了和他置气再次的故意把杯子给摔在地上!这样的家庭聚会,所有的长辈都在,霍靖棠表现得很差劲儿!外人都觉得霍靖棠很厉害,可是在他的眼里却是如此的不堪!总有天,他会拥有比现在还多,霍家不可能会是他个人的!
  安倩美坐在霍靖锋的身边,伸手去轻放在他的手背上,只听她对霍靖棠道:“靖棠,你大哥也是关心你。”
  “安小姐可真会说话。”霍靖棠并不买她的面子,“他该关心也是关心安小姐。操心我做什么,我可对男人不感兴趣。”
  霍靖棠的薄唇角勾着笑,可是却是冷笑,连眼底那份寒意都未曾退去,依旧是浓黑到没有颜色。
  霍靖帆看了眼霍靖锋,又看看霍靖棠,两人之间只要在起这气氛就不会正常,他把话题给转移了:“你们都别听奶奶胡说,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八字--”
  “我怎么胡说了?”阮丽芬不悦地打断了霍靖帆,“你敢说你今天没有去相亲,对岑岑点好感都没有!奶奶把这么有修养气质,又心地善良的妇孩子介绍给你,那是奶奶最疼你了,你竟然这么不体谅奶奶的苦心?小帆,你再这样下去,奶奶可就伤心了……这日子是没法活了……我……”
  阮丽芬又是要死要活的这招,弄得霍靖帆是哭笑不得:“奶奶,你这真的太夸张了。你会长命百岁的!”
  “长命百岁!你看看你,让你去追个女孩子你都不敢,你这是要气死的我节奏,还什么长命百岁,我看你们都想我命呜呼!省得我在这里聒噪你们是不是?”
  “奶奶,你怎么这么样,我真的没有。”霍靖帆被逼得额头都冒了冷汗,这奶奶也特能折腾了。
  “妈,小帆没那个意思,你多想了。”二媳妇郑芳华安抚着老太太,也替自己的儿子说情,“小帆他是最听你话的了,只是这感情的事情让他们年轻人去沟通就好了。若是小帆和那个叫岑岑的女孩子情投意合,我们都支持!”
  “小帆,听到没有,你妈都支持了,你还有什么理由反对?”阮丽芬这还真会抓“重点”。
  “哥,我也支持你。”霍静柔插了句,又专注到她的手机上了。
  “小帆,奶奶喜欢你就试试,这不试你又怎么知道彼此是不是合适,对吧?”霍靖锋也眉目舒然,眼底却有深深的阴冷起伏,言语间却像个知心兄长,“别再让奶奶操心了。靖棠,你说是不是?”
  霍靖棠的舌尖轻抵了下唇,脸上并无异样,潭底甚至浮起了笑意:“是啊,小帆,有喜欢的人就带回来看看,也好让我们大家替你参谋下。你说行吗?”
  这霍大就是想探他的虚实,想看他有什么反应,他怎么会让他如了心,称了意!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让秦语岑随他起来霍家,她就说她没准备好。那他给她时间,他耐心地等待。只是他想看看秦语岑会不会答应霍靖帆来霍家!如果她敢来,那他就敢做不要脸的事!
  “你看看你大哥二哥都说行,你就别再给我说废话了,我要的是行动,个月后的聚餐你就邀请她到家里做客就好,也别吓到人家了。”阮丽芬下了最后的命令,但还是让霍靖帆用委婉的方法,女孩子是惊不住吓的。
  霍靖帆见大家都这么支持,甚至连向寡言和不关心这些事情的二哥都这么主动的支持他。他也只好松了口:“那我试试,只是试试哦,奶奶,你可再出什么花招了……”
  “奶奶怎么会呢?只要岑岑来家里做客,我就很开心。”阮丽芬见霍靖帆松了口,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觉得秦语岑马上就可以成为他的孙媳妇了样。
  霍靖棠看着脸得意的笑的奶奶,那眉飞色舞的!还有霍靖帆唇角淡淡的柔笑,都太让他太扎眼!他甚至有些恶作剧的想,如果让奶奶和霍靖帆知道秦语岑是他的女人,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定会很精彩的!
  想到这里,霍靖棠如黑矅石般幽亮的眸子忽闪了下精光,薄唇角勾着丝意味不明的笑痕。
  “奶奶,二婶,我出去下。”霍靖棠从沙发内站了起来。
  “这个时间了你出去干嘛?”阮丽芬瞄了下对面的古朴的落地摆钟,都已经晚上九点过了。
  “去兜风……”霍靖棠拿起大衣,就往外走。
  “这大冷天的,你兜什么风……”阮丽芬念叨着这个不按理出牌的孙子,对他是头疼不已!
  霍靖锋见霍靖棠离开,也对阮丽芬道:“奶奶,天色不早了,我也该送美美回家了。”
  “奶奶,我回家了。”安倩美起身走过去,给阮丽芬个拥抱。
  “哦,那去吧,路上小心。”阮丽芬拉着安倩美的手叮嘱着她,“下次再来玩。如果老大欺负你,你就告诉奶奶,奶奶替你做主。”
  “好。有奶奶这句话我就知足了。”安倩美看了眼身边的霍靖锋,“你看,有奶奶给人撑腰,我可不怕你了。”
  “我哪敢欺负你。”霍靖锋对上她的目光,两人的瞳孔里都有笑意渐染开去。
  安倩美抿着唇,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两人此刻看起来是那样的般配又恩爱有加。
  告别了霍家的长辈,霍靖锋和安倩美走出了霍宅,下了台阶,外面是如苏州园林般的江南古风设计,处处雕梁画栋,古朴奢华。
  他们的车子就停在了客前的空地上,两边是繁花修竹,参天树木直入云天。
  霍靖棠刚把车子解锁,霍靖锋对安倩美道:“你先上车,我和靖棠说两句话。”
  “好。”安倩美接过他拿给她的钥匙,便往他的车子而去。
  霍靖锋的步伐转,往霍靖棠走过去,而霍靖棠也感觉到霍靖锋似乎也有找他有事。他站在车身边,等着他的走近。
  “有事?”霍靖棠那张英气的脸面对他是格外的冷漠。
  “今天我们是难得意见统。”霍靖锋盯着他那张冷漠的脸,“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奶奶口中的秦语岑好像就是那天我们起吃饭的那个美女。我还以为她和你有关系,没想到竟然是小帆的学生,这师生恋也挺好的。”
  霍靖棠冷笑:“你就是想对我说这些废话吗?”
  “霍靖棠,你看你想要的好像都不是你的,你说这霍家子孙可够窝囊的!”霍靖锋的话里都是讥讽,“你曾经的未婚妻江书燕和你解除婚约了,秦语岑被奶奶相给小帆了,真是太可惜了。我这找不女人,我都替你着急啊……这身体没女人泄火,不会是憋坏了吧?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我们公司的明星给你玩玩,不用负责,也不会收费,怎么样?”
  江书燕,这个曾经是他霍靖棠未婚妻的女人,虽然他和她订婚是迫于爷爷要做手术的无奈,他对她没有爱情,可是她对自己却上了心。他能做的只是做好个男人的本份。她也温柔贤惠,他以为这辈子就会是这样平淡的过下去。没想到最后发生的意外!也许是老天在可怜他吧!否则他又会遇上让他动情的秦语岑!
  江书燕离开后,所以这么多年,他绝口不会提这个女人!仿佛她从不在他的人生中留下过痕迹!
  “那些女人还是你自己留着玩!”今天霍靖锋竟然敢在他面前提起往事,他的眸子瞬间就充满了阴鹜的戾气,冰冷生寒:“你算什么东西!你mōmō你的良心,你也配提她的名字!”
  “个女人而已,女人之于男人不是棋子就玩物,靖棠,你不会还对她念念不忘吧,所以这么多年都不敢谈感情!”霍靖锋好像是很了解他的心思般,“这个女人他配不上你!”
  “禽兽!”这两个字从霍靖棠的齿缝中吐出来。
  “呵呵……”霍靖却不以为意的低低笑出了声来,“骂得真好!你以为你又有多高尚,她主动解除婚约,我看是你逼她的!她都生了乐乐,你最后还不是把她脚踢开了!我和你比,你说谁更禽兽?”
  乐乐!
  霍靖棠咬紧了牙关,他不想把残酷的真相让个无辜天真的孩子知道!如果他做了,才真是禽兽!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无权过问!”霍靖棠不想与他多在这个话题上讨论,伸手去拉车门。
  霍靖锋上前步,伸手把车门给关上,直直地盯着他波澜不惊的脸:“现在倒是沉得住气了!”
  “霍靖锋,你到底要怎么样?”霍靖棠与他对站着,彼此身上都卷起了暴风,“你这样让安小姐久等,可是没有教养的行为!霍家都是有教养的人!”
  “霍家!”霍靖锋眼底的笑意在灯光下十分清晰,“不管你怎么不愿意承认,我终究是爸的儿子,身上流着的是霍家的血脉!就因为我母亲不是白家千金,不是第名媛,所以她就得不到该有的尊重吗?我母亲早在你妈和爸结婚前就是恋人,她不是小三!如果不是她的离开成全,还有你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你本就该是霍家的长子!你该有的,我霍靖锋也不份不能少!不给我,我就用自己的能力得到!就像上高中会那儿……”
  他说到这里,伸手抚上了自己的眉骨处,那里淡粉色的伤痕已经永远的停留在那里,任凭岁月流逝都不会淡去!
  “我不过用点小手段就得到了长子的位子,用这点伤痕就换来了霍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这百分之五比公司的股份值钱多了。”霍靖锋的手指从疤痕上摩挲下,然后放了下来,“而你呢,从霍家大少爷的位置上变成了霍二少,这种落差和滋味很不好受吧?可以你又能怎么办呢?这摔,可能疼了。如果是摔在了眉骨上,就会有致命的危险,我知道,可是我就要赌把!看看爷爷和爸爸更疼你还是我!结果我赢了。”
  霍靖棠没有说话,脸色比这夜色平静,只是默默地听着,好像是在听着别的故事,听他得意地炫耀着他有胜利果实,其实更多是的想羞辱霍靖棠!
  “怎么了?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霍靖锋就是看不惯霍靖棠这副冷静的模样,如果能像从前样激怒他该多好。
  “你希望我说什么?霍靖锋,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我都是我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你拿走的只是我不屑的,是施舍给你的!你别以为我真的怕你了。我霍靖棠还没有怕过谁,包括你!”
  “呵呵,说得真好听!”霍靖锋也是心机很深,就算心里生气,他也是暗藏于心里,不会表现出来。此刻,他眉稍微挑,“可是你说的话他们信你了吗?”
  时间回到了高中他们两人发生争执的那天,霍靖棠站在楼梯上:“让开!好狗不挡路!”
  而霍靖锋就堵在那里:“我不让!”
  “不要逼我对你这客气!”霍靖棠冷冷道。
  “难道你还能把我从这里推下去吗?”霍靖锋脸的挑衅!
  霍靖棠不去理会她,准备从他的身侧走开,他却往他面前移动,霍靖棠无可避免的撞到了他的肩。霍靖锋整个人就往后栽倒而去,倒在了楼梯上顺着台阶滚了下去,滚到了缓步台上,整个人就躺在那里不动动的。他眉骨上方正好磕到,瞬间就流出鲜血脸,把半边脸都染红了。
  霍靖棠不理不睬,踩着台阶走下去,经过霍靖锋的面前时也没有停下脚步,却感觉到自己的裤腿紧,低头看到霍靖锋竟然用手抓住他的裤角,不让他走开:“救我!”
  霍靖锋的手上沾染着鲜血,也把他浅色的裤角给抹上了血迹,鲜红的血,是那样的触目惊心,可是霍靖棠却对他没有半分的同情之情。
  “自己摔倒自己负责!”霍靖棠冷漠地抬脚从他的手里扯开息的裤角,他却紧抓着不放,突然就大声喊到,“救命啊!救命……”
  听到他呼唤后,有几个人跑了上来,霍靖锋才松开了霍靖棠,他却因为用力的作用,被他这么松,脚上有力道往前,看起来像是在踢霍靖锋!众人看着这样幕,都倒抽了口冷气!
  乔冷幽跑过去,拉过霍靖棠,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霍靖锋:“靖棠,这是怎么回事?”
  “……”霍靖棠紧抿着唇言不发!
  “让我来处理!”乔冷幽便让人通知学校,又给霍家人打了电话。
  后来霍靖锋被送到了医院里去进行了急救,霍仲明直守在外面,祈祷着霍靖锋没事。白沐兰陪着阮丽芬来医院看了下,表面上还是要做足面子的,毕竟名义上是养子,更是要比自己的亲儿子还要关心才不会落人口舌!
  “小棠竟然这么狠心地把小锋推下楼梯!你这个儿子是怎么教的?”霍仲明指责着白沐兰,眉头直未曾松开过,“小锋是他大哥!他怎么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白沐兰听霍仲明这么说自己的儿子,她心里就觉得憋屈:“霍仲明,是,他是我的儿子!我也只生了这么个儿子!”
  “你--”霍仲明气结,盯着眼眸上浮起水气,却倔强地微扬着下巴,高傲不低头的妻子,“沐兰,我说过,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错!和小锋没有关系,你们不能对他这么生分!他不是我和你在起的时候背叛你在外面有的小锋!他是无辜的,难道你要让我的的骨血,让霍家的子孙流落在外你才高兴吗?沐兰,你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你的教养,有身份,有心xiōng,你可以地个陌生的孩子百般宠爱,这什么对小锋为什么要这样排斥?你要是恨,就恨我,我求你不要针对孩子!”
  其实严格的说来霍仲明并没有对不起白沐兰,他也不知道会有这个孩子的存在。只是现在已经知道了霍靖锋的存在,他没有理由不去管他,而且霍家名门,做了那么多的善事,怎么能连自己的子孙不认?
  失去了母亲,失去了亲人孤身人的霍靖锋只有他这个亲生父亲可以依靠。他自然也给了他更多的父爱,有时候难免会忽略霍靖棠,那个孩子是他和白沐兰亲生的,他得到的本就比霍靖锋更多,他以为自己就可以分点父爱给他。只是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这样的结果。
  做为个父亲,孩子这间吵闹打架都会揪心,会心痛。
  “他是无辜的,可是小棠也是无辜的!”白沐兰与霍仲明就是在这点上达不到共识,各自护着个孩子,“小棠本能拥有父亲独无二的爱,可霍靖锋凭空冒了出来,他就活该被霍靖锋夺走父亲,抢走父爱吗?他又何其无辜!”
  “他们都是我的儿子,我样疼爱!可是他不能因为我多个儿子来爱,这样就把小锋从楼上推下去。医生说若上摔碎了眉骨,小锋就会没命!小棠这样做就是犯法,你知道性质有多么严重吗?”霍仲明蹙紧了眉,感觉到头疼不已。
  “你在场吗?你凭什么说是小棠推的?”白沐兰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这样的事情,虽然他性格上是冷酷些。
  “当时就他们两个人,除了小棠还会是谁?”霍仲明反问着妻子,“难道小锋会自己拿性命开玩笑摔下去吗?况且小锋不是这样的人!”
  “他不是那样的人,那小棠就是那样的人吗?”白沐兰也据理力争。
  “真是不可理喻!”霍仲明气愤地拂袖。
  “好了,这里是医院,你们都不要吵了,有事情慢慢问孩子,知道原因再吵也不迟……”阮丽芬拉着身边的白沐兰,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沐兰,有话和仲明好好说,你们这样吵下去只会伤了彼此的感情。”
  “妈,我和他已经没有感情了,若不是为了孩子,我不会要这样的婚姻!”白沐兰咬着唇,说的都是自己的心声。
  霍仲明盯着她,这心里也是纠结万分,边是心爱的妻子,边是受伤的儿子,哪边都扯痛他的心。而他却不能好好的处理……
  “沐兰,千万别说这种话,若是让孩子们听到了会伤心的。”阮丽芬虽然能体谅媳妇的心情,但却不想儿子的家庭破碎,她冲霍仲明道,“仲明,小锋固然重要,可是也别忽略了小棠和小娴,还有沐兰,沐兰能为你做的都做了,你也要体谅她。”
  阮丽芬的话戳中了白沐兰的泪点,她倔强地不让自己掉泪,可是经她这么说,心里最软柔的地方疼,泪水还是掉了下来。她别开了脸,深吸口气,不让霍仲明看到。
  这时霍靖锋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出来,眉骨上方敷了下白色的沙布,因为失血的原因,他的脸色看起来异样的苍白和憔悴。
  “好些了吗?”霍仲明关心着霍靖锋,看着他的伤口。
  “没事了。”霍靖锋扬唇笑,“让奶奶,爸和妈担心了。”
  “回去我会好好的教训小棠。”霍仲明安抚着霍靖锋,“回家吧。”
  回到了霍家,霍仲明让人把霍靖棠找来,这个时候霍靖棠自己出现了,步步走过去,站定,离他们有两三米的距离,口气平淡:“我在这里,不用找了。”
  “你来得正好,快向你大哥道歉!”霍仲明表情严厉,命令着他。
  “我没有把他推下楼梯。我没有错,凭什么要我道歉!”霍靖棠字字清晰明了,态度坚决。
  “做错事了还不知道改性!”霍仲明气得身发抖,“你这个逆子!”
  说罢,霍仲明随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作势就要砸向霍靖棠,白沐兰跑到儿子面前挡着,目光灼灼:“你要砸就砸我身上!有我在,谁都别想碰我儿子根头发!你也不能!”
  “爸……算了,小棠也不是故意的,都怪我没用,我自己没站稳,不怪他!”霍靖锋适时的出声阻止,替霍靖棠说话,伸手把霍仲明手里的杯子拿下来放到了桌上,“你们就别为我呕气了,气坏了身子可那儿子就不孝了。爸,以后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霍靖棠,你看看你做了错事,你大哥都还替你说话!这些年你的都学些什么?真是目无兄长了!”霍仲明觉得还是大儿子让人省心,“这件事情不管你承不承认,都是你错了。这次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记住,没有下次!”
  “在你的心里已经认定我有错,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霍靖棠也不再多说。
  霍靖棠终于明白什么叫吃次亏就长次记性,所以那次后,无论霍靖锋怎么激怒他都没用了。
  而他也由此得到了他想的,地位,身份,权利……
  可这些他霍靖棠并不在乎,那些东西他不用争都会有!
  这就是私生子和嫡子之间的区别!他和他永远都不样!
  思绪又回到了现在,霍靖锋知道彼此都想起了曾经的事情:“高中那次摔下去,你的确是并没有推我,是我自己摔倒的,我就是在赌是你赢还是我赢!爸不信!爷爷也觉得我懂事!所以那些是我该得的!不是你施舍的!我也是霍家的孙子,凭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就因为你是正统嫡子吗?霍靖棠到现在你都没办法回击我,你这个原本霍家的嫡子根本就废物!女人你留不住,霍家你也别想个人拥有!”
  他们之间的仇恨,他们之间的战争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算了!
  “霍靖锋,谁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霍靖棠似乎根本不在乎那百分之五的股份,“要想更多,还是先断把你公司里的那些女明星的丑事给断干净了,等你娶了安家大小姐你才有资格和我站在起跑线上,我等你!”
  霍靖锋看着嚣张狂妄的霍靖棠,这心里压抑了十分的痛苦似乎已经将他的内心腐蚀注空,疼得他抽抽的。
  “很好!我会让你的跌得很惨!”霍靖锋阴魅的勾唇,“我会不择手段,让你生不如死!”
  “对,用尽全力才有打倒我的成希望!”在霍靖棠的眼里他根本不是对手,“你--不足为惧!”
  “先让你在嘴上逞能!”霍靖锋松开了按着车门的手,转身走向了自己手车。
  安倩美已经在车上等他许久了,坐在车上,又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加上距离的原因,她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但可以看到两个人之间那无硝烟的战争中无比的激烈。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但却又特别得平静,平静之下那暗自涌动的暗流却又是无比的汹涌,让人看得是揪紧了把汗!
  安倩美见霍靖锋上车,关心道:“你……还好吧?”
  “还好,让你担心了。”霍靖锋暗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把不好的面全都压下去,“走吧,我送你回去。”
  他发动自己灰色的兰宝基尼急速的呼啸而去,车身流畅锋利的线条,如他的人般凌厉。
  安倩美知道他的心情不好,所以开车才会这么快,路上句话都不说。她也安静的不说话,伸手去轻放到他搭在扶上箱上的手上,温柔地轻轻地,手指扣入他的手指缝间。
  而后步出来的霍靖棠却不再那么在意,因为他拥有的都是名正言顺的,是霍靖锋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他比他还累。看着他这样,他的心里也就愉悦些。
  霍靖棠开车穿过片密林,延着下山的路往市区而去。
  他抬手,看了下腕间的的钻表,在光芒下闪烁着七彩的冷光,现在已经十点了,不知道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女人睡了没有。这刻,突然好想好想她……
  想到她今天下午竟然背着他去和他弟弟相亲,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是却知情不报,隐瞒着他,就冲这“欺骗”他也决定要好好收拾下她。让她时刻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已经名花有主了,还敢到底招蜂引蝶的!
  他想到这里,就踩下了油门,加快了速度,路飞驰到了星光小区。他将车缓缓地停好,掏出手机打给了秦语岑。
  秦语岑这会儿刚洗澡躺下,听到手机响了,立即抓过来,看到是霍靖棠的名字,她指尖轻点下,接了起来:“这么晚了,干嘛?”
  “你在干嘛?”他独有的磁性嗓音传来,“睡了吗?”
  “我刚洗澡躺下,你就打电话了。”秦语岑的语气里有些抱怨,“你呢?睡了吗?”
  “换衣服,下楼。”他简洁的命令着她。
  “干嘛啊,这都几点了?”秦语岑拧了下洁白的眉心。
  “我在楼下,是我上来,还是你下来?”他从车窗边抬头,看向六楼的方向,已经漆黑。
  “你……你在楼下?”秦语岑的舌头有些打结,这十点过了,他跑到楼下来做什么?也不怕吵到别人吗?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我耐心有限!”霍靖棠才不管她能不能适应他的突然出现,“你动作快点。”
  说完,他不容她有拒绝的机会挂了电话。秦语岑捏着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更是皱紧了眉:“霸道!*!暴君!”
  秦语岑仰头看着天花板,却也不敢怠慢,就怕霍靖棠跑上来敲门,把邻居给吵到了不说,还会吵到席言。席言上了天班,又加班已经够累了。她匆匆下床,换下睡衣,套上白色的羽绒服,取上鲜红色的围巾系上,背上黑色的包包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她乘电梯下去,便跑出了单元门,看到霍靖棠的车就停在那里,有细细地雪花开始飘落下来,纷纷扬扬,在晕黄的灯光下显得那么得柔美。
  她走过去,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你这是睡不着吗?”
  “答对了。”霍靖棠冲她笑,然后发动了车子,调个头开出了小区,“没有你我是孤枕难眠。”
  秦语岑脸上热:“你是这带我去哪里?”
  “把你带回家当宵夜吃。”霍请棠笑得够坏的,让秦语岑是无力招架他的流氓态度。
  “你……没事吧?!”秦语岑觉得他很不正常。
  “我有事,很大的事。”霍靖棠把了下自己的心口,“你知道吗?这里是满满的怒气!”
  “这谁又惹你生气了?”秦语岑小心翼翼地问他,看着他的脸上已经不复刚才的坏笑,取而代之的是难看,脸色臭到了极点,“这世上敢惹你的人存在吗?”
  他这么的凶神恶煞的,脾气又不好,高高在上,只有他发火的份,没有别人敢对他摆脸色。
  “有啊,就有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偏要惹我!”霍靖棠的眼角余光细细地观察着秦语岑的表情变化。
  她果然轻咽了下喉咙,心里隐隐有不安升起,他说的某人是谁呢?
  ------题外话------
  哈哈哈,二霍表面很平静哦,可是内心已经掀起了怒涛,而咱们的小岑岑好像还些后知后觉哦……还不知道要怎么被二霍收拾呢?
  每日念:投票投票,不投二霍就要罢工了。啦啦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