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她根本不是在降火,而是在火上浇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的心里是不安的,可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安了?见他脸色冷冰冰的,她讨好地扬起了笑容:“那你就大人大量不和某人计较就好了。你这样生气会气坏自己的身子,拿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多划不来,是吧?来,我替你消消气。”
  她那张漂亮的脸上堆着笑意,伸手葱白的手掌放到他的xiōng口心,温柔地来回地替他抚着怒气。那温暖的掌心,纤细的手指在在他的xiōng口作乱,美好的顿时让他身体紧,热血上涌,口干舌燥的。她根本不是在降火,而是在火上浇油!
  而秦语岑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这样的动作根本是在勾引着霍靖棠那颗蠢蠢yù动的心,指尖带电燃火样,在他的肌肤上点起了簇簇火焰,把他的身体上和灵魂都起燃烧,他的冷静的克制和理智在她的面前完全溃败不堪。她就是折磨人的小妖精,个小小的眼神,个细微的动作就让他变得不像自己,不是那个夜冷肃平静的他,他就像是根干燥的木头,被她柔软无骨的手瞬间点燃。
  他按捺不住自己身体里的躁动和火焰,脚来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秦语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她定会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她的身体还是惯性地往前,然后抓住安全带,稳住身体,侧头冲着发神经的他道:“你这是干嘛啊?”
  “秦语岑,你是故意的是吧?”霍靖棠解开安全带,倾身向她。
  他的只手撑在椅背上,另只手则环过来按在了椅面上,他浓烈的男子阳刚气息就将她紧紧包围,把她的呼吸充盈。她盯着他近在咫尺俊脸,那双如琉璃般镀着幽幽光泽的深邃眸子是那那样的迷人,夺人呼吸。他挺直的鼻尖就要贴在她的鼻尖上了。她轻咬着如花瓣般柔软的粉唇,屏住呼吸,可是心跳却在加快,快到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喉咙。
  “你……你要干嘛?”秦语岑问出后,才知道是明知故问,有些做作。
  他眼底那情动的颜色已经很好的说明他的心思,她知道自己的反抗应该是没用的,男人想这方面的事情总是会失去理智。而他霍靖棠也不例外,根本不会容她讲道理。
  “我要干嘛你不知道吗?”霍靖棠挑眉轻问。
  “霍靖棠,这里可是大路边上,你这样真的不太好,我倒是没关系。你可是霍家之后,身份高贵,若是被别人发现你在这里……会有损你的高大光辉形象的,所以你最好不在轻举妄动。当然,我是真心为你好才这么说我,你可不要觉得我是要逃避什么,我有什么好逃避的是吧?”她晶莹的眸子冲他微笑着,说着讨好又为他好的话。
  “这话说得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霍靖棠话里带着玩味,可是下秒却已经捧起了她的脸,“可是我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说罢,他就低头,吻上了她的唇,他的吻重重的,带着些让她无力抵抗的情绪,仿佛是对她的惩罚般又咬又啃的,可却又不失温柔的安抚。缠绵的吻最终让她失去了呼吸,需要他渡气给她,直到他吻到满意和满足,他终于放开了她。
  他的黑眸是漫天融化开去的幽暗,铺天盖地袭来,将她紧紧地包围住,她无力地瘫软在他的怀里,每次她都被他吻得神魂颠倒,灵魂飞到九霄云外。
  她在他的怀里呼吸混浊,起伏不定,耳边听到的是属于他的强有力的心跳声。他伸手抚着她的发鬓:“这只是我为自己先讨点利息。接下来会有你受的……”
  “霍靖棠,你欺负人……”秦语岑抬手,拳头上点力量都没有地打在他的xiōng膛之上,抗议着他刚才对她的蹂躏。
  “我欺负的就是你的人!”霍靖棠这心里的怒气可是没有丝熄灭的迹象,而且还有越燃越烈之势,“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下你,否则你是不清楚你是我霍靖棠的女人!”
  “我怎么招你惹你了……”秦语岑抬眸,眸光水亮,潭底丝丝缕缕的妩媚风情特别地勾人,“我凭什么这么对我?”
  “反正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他不仅仅因为生气而要惩罚她,还因为他是真的想要他。
  昨天晚上的承欢让他是食髓知味,就那么次,让他这心里总着牵挂着,想要再次把她的美好拥有。他这堆积了快三十年的yù兽已经饿坏了,这下终于从内心深处清醒过不,这点点肉是不够满足他的。
  “我要回去……你让我回去。”秦语岑心里害怕了,她不想这么快又和他发生亲密的关系。
  “现在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你只能跟着我走下去,我霍靖棠就是要你!”霍靖棠字字清晰,不顾她的害羞。
  他重新发动了车子,往黑夜的深处行驶。秦语岑的手始终被他握在了手里,不松开,就怕她会下秒消失般。面秦语岑试着挣了几下,没有挣开,只也只作罢,任他这么牵着。
  很多事情,她知道会顺其自然地发生下去,只要有第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及接下来的无数次。她心里明白,可是她却做不到像霍靖棠这么直白。她总是会有属于女人的羞怯不安。总会想要能避免次是次,女人在男欢女爱上总是不会主动,但旦陷进去却又是那样的放纵与享受。嘴和心是不就诚实的,身体的反应才是最真的。
  霍靖棠很快将车开回了棠煌帝景,车子刚停好,他便迫不及待地把秦语岑从车内拉了出来,揽过她拥在怀里,往屋内走去。秦语岑每走步都会心跳加快次,白皙的脸庞也不自觉的泛起了粉色的绯红。
  进屋后,霍靖棠在柔和和灯光下看到她那含羞带春的脸庞,他的薄唇角勾起了邪魅的笑意,盯着她微敛的,扑闪着的羽睫:“还什么都没做,你就脸红成这样了?你是不是和我样期待……”
  “我……我没有……我就是感觉有点热而已……”秦语岑紧张到呼吸深长,咬了下如花瓣般秀美的嘴唇。
  “热,那就脱衣服。”霍靖棠的身体压了上来。
  “霍靖棠,能不能别想这些。”秦语岑被他抵在了墙壁上,背脊上的冷硬让她也无法缓解身体的寸寸紧绷。
  他的压迫力实在过于强大,就只是这样,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发软到无法站立。他伸手过来,手搁在她的腰际搂着她,他温暖干燥的掌心温度透出面料传递到她的腰上,肌肤上片滚烫在灼烧。
  她看着他眼时的渴切,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任他的唇落在她的眼睑上,他的唇瓣像是带着火般的滚烫。
  她站不住,只好将双手攀上他的肩,借着他的力量站稳,他吻得急切,吻得她不得不张口迎合着他。她的主动又刺激了他,他像是头饿坏的野兽轻易地就剥落了她的衣服。他只要碰到她,就克制不了冲动,压抑不住身体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忍不住回到卧室里和她再恩爱。
  但是在这里秦语岑肯定是放不开的,她的身体紧绷得那么厉害,僵硬如木头样。他边吻着她,边将她往楼上楼,半抱半拖的就进了卧室,他就迫不及待地将她给弄上了床,大手不安分的解除了彼此身上的束缚。他狂热放纵,用了许多少花招,让她身体和灵魂都在他的怀里燃烧,而她在他的身下绽放出只有他人能看到的风情万种。
  室的春光风限,交织的是男人沉重的粗喘和女人婉转的轻吟,暧昧丛生,让人脸红心乱。
  他们折腾到了凌晨的两点,秦语岑无力地在他的臂弯里真的睡下,而他却依然精神奕奕的,神清气爽。刚才这么长时间的折腾让她都疲倦之极了,可是他怎么却精神那么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在体力上的差别吗?
  “你怎么还不睡,还这么有精神?”她在他的怀里完全不想动了,和第次的感觉是样的,虽然没有第次那么疼,更多的是快乐,但这很消耗体力的。
  “我把你当宵夜吃了,体力自然就恢复了。”霍靖棠怜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他是满足了,但却把她给累坏了,“我抱着你睡。”
  他的手臂横过来,环在她的细腰上,触感极好,这也是让他疯狂的个原因。
  “霍靖棠……”她缓缓睁开了已经闭上了眼睛,抬眸,对上他的。
  他半靠着床头,光着上半身,xiōng膛的肌理分明,精实而柔韧,他的手臂将她揽在怀里:“想说什么?”
  秦语岑盯着他好会儿,觉得有些想说,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以人之力搞起关山的那段最困苦的时候都没有软弱过,每步都咬着牙挺了过去,她以为自己经历过那些年已经锻炼得十分坚强。可是现在她在他的面前却柔软如柳,他可以走进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霍靖棠,你会直对我这么好吗?”秦语岑突然变得很小女人,很依赖他,“你不会欺负我,会永远相信我对不对?”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霍靖棠取笑着她,伸手在她的鼻尖上轻捏了下,“不过我会欺负你辈子。每天晚上都会像今天这样狠狠的欺负你……”
  “你这是耍流氓的行为……”她抱住了他的腰身,俏皮地责备着他。
  “我已经做好辈子对你耍流氓的准备了。”他在拥有她的那刻就对自己如此承诺。
  个女人愿意把美好的第次给你,特别是像秦语岑这样小心地守护着自己的清白的女人,给了自己的身体就是认定了这个男人,就是生的事情。他自然也是很看重彼此,他也不是随便的男人,所以才会终于等到她,就这会轻易地说放手。
  “你坏……”秦语岑的心里冒起无数甜蜜的小气泡,眉眼和唇角都染着最幸福的笑意。
  有句话说得好,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人对你耍流氓,耍就是辈子!下辈子接着耍!
  “可是辈子不够!我要你下辈子接着耍,下下辈子……生生世世。”她轻声呢喃,将这份美好的期限延长,“我想和你长长久久。”
  “好。”霍靖棠沙哑的声音轻轻道,却是十分的坚定。
  这声回答让秦语岑很放心,微笑着扬唇,闭着眼睛,在他的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放松着自己,而后沉沉睡去。
  他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的甜美睡颜,知道她真的是累坏了。
  他也关了灯,拥着她,享受着两个人拥眠的幸福,此后这张大床上不会再只是他个人,他的臂弯也不会再是空荡荡的,他醒来后就能看到她美丽的容颜。这都是他渴望了许久的圆满,他的虚空终被她填满。
  清晨,阳光稀疏,轻轻洒落了地,把整个房间都染上了暖意。
  秦语岑在那张属于他味道的大床上清醒过来,他已经不再身边,但身边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温度与气息。她埋头到他的枕头上,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的味道真好闻。她闭着眼睛,甜甜的回味着,柔软的唇角就会不自觉地扬起弧度。这样的幸福会不会只是场梦,场随时都会醒来的梦。
  人总会在拥有太多的美好时就会觉得不真切,就会不安。而她也不例外,她以前做的全是恶梦,现在好不容易做了个好梦,就有担心。
  可是她和他又是多么真实的在这张大床上交付了彼此,她告诉自己这切都是真的,否则又怎么会疼?
  秦语岑闭着眼睛,细细地回思,安静的空气里浮动着都是甜腻的味道……
  突然,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室的安静,秦语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床头属于他的手机屏幕在亮着。
  她裹着被子伸手去拿起旁的睡袍准备穿上,这时门就从外面推开了,霍靖棠走了进来,而秦语岑像是受惊的小白兔,双手立即抓紧了被子紧紧地裹着自己,脸上潮红浮起,羞涩如海棠春睡。
  “流氓的事儿都做了,还怕我看?”霍靖棠的视线落在她露在被子外面的香肩上,那里有他昨天晚上留下的属于他的烙印。
  “你的手机响了……”秦语岑指了指床头的手机。
  “你是想多睡会儿,还是起来吃早餐。”霍靖棠边说走过去,拿起了手机,是母亲的电话,“我妈打的。”
  “你妈不会又来了吧?”秦语岑听是他母亲的电话,心头紧绷着。
  她想到起上次,白沐兰的突然出现,她和霍靖棠还是清白的关系,当时别提人多么的紧张。而现在她和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若是被他母亲给抓住,不会以为她是勾引他儿子的坏女人吧?她可不要这么被她发现和认为。
  “应该不会,这个周末她会去孤儿院教那里的孩子谈钢琴。”霍靖棠指尖轻点,当着她的面前接起了电话,“妈,有事吗?”
  “你昨天晚上没在霍家留宿?”白沐兰今天早起来,准备去找他的吃早餐的时候,听下人说的。
  “嗯,昨天晚上有点事,就先回来了。”霍靖棠的目光却落在了秦语岑的身上。
  “这也快年底了,乐乐下周回国,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多抽点时间陪他,尽到你的责任!”白沐兰说到乐乐,语气也变得柔软了起来。也许能让她心里的念想的就是这个孩子了。
  “妈,我知道了。”霍靖棠知道有些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终究是要去面对的,他努力地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到时候和我起去接他,他看到你定会很开心的。”白沐兰难得与儿子这么平和的说话,也没有催儿子交女朋友的事情。也许她是倦了,也许是想放任霍靖棠了,“就这样了,我会儿还要去孤儿院教孩子谈琴。”
  这是白沐兰从未出嫁时就直坚持的慈善事业,就是至少每个月末去绿苗孤儿院教那些失去父母,孤独可怜的孩子弹钢琴。这坚持就是近三十年。这也是白沐兰在当初为什么能成为第名媛的个原因。她比别的傲娇的千金小姐更有爱心和毅力。这为白沐兰,还有白家,以后来她嫁入的霍家都赢得极大的美名。
  白沐兰对那些可爱的孩子都能用颗慈爱的心去包容,可唯独对霍靖锋不能轻易接受,这让霍仲明也无法理解。如果霍靖锋是与她在起背叛她的的产物,那么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可霍靖锋不是这样来的,他才接受了他,认回了霍家。他只希望白沐兰能有理解和想通的天,可是天却已经过了二十年了,还没有到来。
  霍靖棠和母亲结束了通话,转身依然在床上发呆的秦语岑:“这么不愿意起床,是不是想再回味下昨天?”
  秦语岑戒备地盯着他:“你不是说早餐准备好吗?你不用等我先吃吧,我洗漱后来。”
  霍靖棠也不想逗她,便转身离开了卧室,离开前深深地看了她眼。
  秦语岑这才从床上下来,披上了睡袍往浴室里跑去。她快速地冲了个澡,洗濑整理好自己便出了卧室下了楼。
  入开放式的厨房而去,看到霍靖棠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煎着蛋,听到蛋在平底锅里发出“嗞嗞嗞”的声音。这种声音听着就是种幸福。个男人愿意为个女人下厨,这种男人就值得女人不顾切地嫁给他。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站在霍靖棠高挺伟岸的身后,伸出双手去环住他精窄的腰,将自己的脸轻贴在他灰色的居家服上,柔软纯棉的感觉十分不错,仿佛是他手掌心的触mō。
  霍靖棠被她这么温柔的环抱住,垂眸,视线落在她紧扣在起的十指上,满足感爆棚。
  他们像是对恩爱已久的夫妻,早晨起醒来,起做着早餐,这种陪伴是简单,也是满足,是温馨。
  霍靖棠只手轻放在她的手背上,拇指细细地在上面抚mō着:“岑岑,不如搬过来好了?”
  他想她从席言那里搬走,并不是想她个人住,而是想和她在起。以前是没有发生关系,现在他们什么都做了,没必须那么生分了吧。
  她听,从他的背上抬起脸来:“霍靖棠,虽然我们已经……但是我不想这么快就同居在起了。而且我还有小轩要照顾。”
  “你可以把小轩带过来,我们起照顾他。”霍靖棠关了火,拉下她环着自己腰身的手,转过身来,与她面对着面,“这样不好吗?”
  “靖棠,小轩的情况你也是知道。他就像张纯洁的白纸,他什么都不知道,对于男女恋爱的事情更是无所知。若是我若是带着他和我住在起,这对于他的影响不好,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对吧?”秦语岑不想秦语轩被这些事情污染,他现在的心性正处于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好奇的阶段,就会对某些事情问到底,他们要如何回答他,“而且也不方便,不是吗?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靖棠,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霍靖棠将她拉在自己的怀里,手抚着她的柔软的发丝:“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是我心太急了。”
  “谢谢你的理解。”她知道他会明白的。
  “那什么时候搬家?”霍靖棠问她。
  “明天吧,我今天回去把东西收拾下,明天就把小轩起接过去。”秦语岑觉得自己不能再赖在席言家了,影响她和白雪霄发展。
  没有任何对热恋中的男女是希望被别人打扰的,她也不想当电灯泡。
  “明天……”霍靖棠轻吻了下她的发丝,缕缕馨香窜入鼻尖,“我今天会儿要飞三亚,公司在那边的酒店出了些事情,我必须要过去。这两天你别搬,我回来帮你,这是我的事情。其他人不能代劳。”
  秦语岑从他的怀里直起了身子:“你要出差?你怎么都没有听你说呢?”
  “我昨天被你气到了,后来又开心了,所以忘了这件事情。”霍靖棠得亲自过去看看,去处理下事情。
  如果不是出了人命,这件事情并非定要他亲自去解决,但是人命关天,对他们还没有建起来的酒店这是种致命的打击。会让人觉得他们的酒店是没有安全感的,以后谁还敢住他们的酒店啊。他做为最高的领导出面善后,将会给别人种重视和有责任感的表现!
  “那去几天?那我帮你整理行礼。”秦语岑对于他的工作自然是理解和支持的,她也这么走过来的,更懂得出差在外的辛苦。
  “不忙,吃了早餐再整理。”霍靖棠拉住自告奋勇的她,“尝尝我的手艺。”
  “只要是你做的就是最好吃的。”她撒娇地伸的搂住他的颈子,脚尖微微踮起。
  “这张小嘴可真甜,是抹了蜂蜜吗?来,让我先尝尝。”霍靖棠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就印下了自己的吻。
  大早的,两个人就在厨房里拥抱着,热烈的亲吻。秦语岑似乎是因为霍靖棠要出差的原因,可能好几天不能回来,又见不到他,所以她对于这个吻是主动的,吻得那么缠绵入骨,唇齿相叩,直到无法呼吸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果然和我想象中的样甜。”霍靖棠低头,用鼻尖与她的鼻尖想摩挲着。
  秦语岑却只是笑了,眼潭里笑纹层层荡漾开动去,明媚动人。
  霍靖棠松开她,把锅里的蛋翻到了了盘子里,她接过来,端到了桌上放好。
  两人坐在起,吃着这美味的早餐,秦语岑也调皮地冲他道:“这早餐也如我想像中的样美味。”
  “如果能和你住起的话,我饿的时候你能随时填饱我,而你饿的时候我也可以做饭给你。这样我们都能品尝到美味了。”霍靖棠意有所指。
  秦语岑故意忽略着他眼里那抹像如饿狼般的目光,镇定道:“愿望是美好的,你就想想好了哈。”
  吃过早餐后,秦语岑与霍靖棠两人个洗碗,个擦碗,分类归架。
  收拾好厨房后,他们便上了楼,霍靖棠取出了个黑色的小行的行礼箱。秦语岑打开,然后从他的更衣室里取下了三套衬衣西装,配上三条领带,还有两套休闲服、袜子、皮鞋等,他男士的洗漱用品套。
  “你看看还缺少什么?”秦语岑也是第次帮别的男人准备这些东西,关昊扬她从没有替他弄过,他都是秘书或者助理准备,根本用不上她。
  霍靖棠扫过箱子里眼:“你怎么能忘了给你准备内裤呢?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会想让我出丑吧?”
  “我不知道你的那放在哪里了?”她真的不知道,而且也不好意思。
  “左边第个抽屉里。”霍靖棠提醒着她,然后就步出了更认衣室。
  秦语岑打开抽屉,里面清色的黑色平角内裤,没有任何花纹,但都是个牌子的。她替他准备好,他便从外面折了回来。
  “你以前出差是谁给你整理这些呢?”秦语岑再次检查着东西,好奇问他,“不会是席言吗?”
  ------题外话------
  小岑岑遇到大灰狼了……
  小岑岑:救命啊,二霍欺负我——”
  二霍: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嗓子也没有人来救你。因为大家都喜欢看我欺负你!
  每日念:投票投票……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