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都是成年人了,你别这么保守好不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席言是他的首席秘书,他出差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她处理吧。女人总要比男人细心些。
  “你不会是在吃席言的醋吧?”霍靖棠的手里拿着拿着刮胡刀和须后水,递给她。
  “她是你秘书,做这些事情也是应该的。我有什么的醋好吃的啊。”秦语岑将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放到了行礼箱里,她却又问了句,“真的是席言帮你准备吗?包括内裤……”
  “不是。”霍靖棠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手指轻点她的鼻尖,瞳孔里是笑意深深,“我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碰我这么私人的东西。你想太多了,不会真的是连席言的醋你都要吃吗?”
  秦语岑摇头,双臂圏住他的颈子:“你都说没有了,我还吃什么醋呢。”
  她忘了他是有洁癖的,是不会让别人轻易碰他的私密东西。而她算是例外,他们之间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这不算什么了。
  霍靖棠见她这么主动的攀着他,盯着她的红唇,就低头吻了上去,这个吻很轻柔,却也绵绵痴缠,温柔地让她无法拒绝。她也主动吻着他,与他的唇舌都勾缠着,想要直这样独霸着他给予她的温柔。
  “胆子越来越大了。”霍靖棠觉得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害羞了,与他亲吻也不躲避了,可谓是真正的放开享受这样的美好,“不过我喜欢。”
  他的薄贴近她的耳窝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敏感处,酥痒的她直往他的怀里钻。
  切准备完毕,霍靖棠把黑色的小行礼箱提着下楼,边牵着秦语岑的手,她则帮他拿着大衣。两人下了楼,楼下的门铃便响了。
  霍靖棠抬起手腕看了下左腕上的钻表:“是徐锐来接我了。”
  “你和徐锐下去出差吗?”秦语岑把大衣递给他,。
  他接过来穿上:“嗯。”
  “为什么不让席言去呢?”秦语岑有些不明白,“她可是你的秘书。”
  “徐锐是我的助理啊。”霍靖棠解释着,“席言是女的,出差多少有些不方便。个没有单身的女人出差多少会被其他人占点便宜。我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能不出差我尽量不会让她陪同我去。徐锐是男人,比较保险。现在我知道她是你闺蜜,又和小霄有点关系,我更不敢让她出差了。出点差池,你们都会找我拼命的。”
  他的语气里带着哀怨,好席言在秦语岑和白雪霄的心里,都比他来得重要。
  “谢谢你这么替言言着想。”秦语岑从心里感谢他。
  难怪席言在棠煌里再苦再累,霍靖棠的脾气再不好,都没想过要离开,只因为这样为员工着想的有良心的领导真的太少了。
  霍靖棠却拉起她的手,手拖着行礼箱的拉杆:“感谢我得用实际行动,我回来后乖乖让我吃就好。”
  秦语岑耳根子热,抿着唇却没有辩驳,随她起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就看到徐锐站在门外。
  “总裁,让我来。”徐锐从霍靖棠的手里接过了行礼箱,然后走到了宾利雅致,把行礼箱放进后备箱里。
  “我送你去机场。”秦语岑很是主动,因为霍靖棠要离开几天,她这心里总觉得很失落,还没有分开她已经开始了对他的想念。
  他们上了车,今天是有司机开车,徐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子离开了这里,往机场高速而去。
  到了机场,徐锐去办理登机前的切手续,而霍靖棠和秦语岑坐在旅客休息间,两人并肩坐在起,他与她十指紧扣着。
  “马上就要登机了。”霍靖棠抬眸看着大厅里的电子时钟,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突然不想和你分开,想把你起带走。要不你陪我过去,我让徐锐重新买票坐下班的飞机,我们先过去,怎么样?”
  “这样不好。”秦语岑虽然也不想和他分开,可是他是去工作,是解决很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去打扰你的工作,我希望你能专心处理,然后早些回来,好吗?”
  她不想他公私不分,不想他工作的时候还带着女人。而且这次事情不是谈合约这么简单,而是人命关天,稍微处理不好,就怕会引起负面舆论,造成更恶劣的影响。
  霍靖棠轻拍着她的手背,知道她也是不会随他去的,所以也只是说说而已。
  徐锐走过来,手里里已经拿着登机牌:“总裁,我们准备登机了。”
  “嗯。”他点头,转道对秦语岑道,“让司机送你回去。”
  “你到了那边给我打电话。”秦语岑做了下打电话的动作,。
  “记住了。”他与她起起身。
  他们往安检通道而去,秦语岑与霍靖棠在分离前,紧紧地拥抱在起,他的吻轻落在她的耳鬓边:“等我回来。”
  “等你。”秦语岑也眷恋着他的怀抱,是那么的不舍,可却又不得不分开,“你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我就走。”
  霍靖棠被她轻推开,目光温柔的凝视了她好会儿,想你把她美好的模样都镌刻在心版上,看得秦语岑都不好意思了,这大庭广众之下,人来人往的,又推了推他,催促着他。
  霍靖棠才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开,往安检通道而去,在进去的前秒,他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秦语岑。她微笑着冲他挥手,那站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成了背景,只有她美丽动的的微笑凝固在他的心上。
  秦语岑见霍靖棠高大英挺的身影消失之后,她才转身离开了这人潮汹涌的机场。走到外面,司机已经等在那里,恭敬地替秦语岑开了门:“秦小姐,请上车。”
  “谢谢。”秦语岑弯腰上了车,坐好。
  司机将秦语岑开车送回星光小区,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却也没看到清楚那些景物。她只觉得自己的颗心都随着雪靖棠离开了自己xiōng膛,随他而去。
  秦语岑到了星光小区,上了楼,席言已经起床上,看到从门外进来的秦语岑,有些惊讶:“你这是干嘛去了?”
  “我就是出去走了走。呼吸下新鲜空气。”秦语岑并没有告诉席言自己昨天晚上被霍靖棠叫走,今天早上才回来的事情。否则她定会质问她是不是和霍靖棠之间发生了关系。
  “早饭在那里,你去吃吧。”席言坐在客厅里翻看着最新期的星秀杂质。
  “我在外面吃过了,走着走饭了就找家店吃了。”秦语岑走过去,坐下来,替倒自己倒了杯水。
  “吃了早餐,你还这样有气无力的,你怎么了?”席言见她脸的失落,那表情都写在了脸上,
  “言言,霍靖棠出差的事情你知道吗?”秦语岑喝了口水,看向她。
  “听霍总说过,不过他出差的事情多数是由徐锐打理。”席言的目光没有从杂志上离开过,翻了页过去,“我说你怎么这样,原来是我们的总裁大人去出差了,这得分别两三天吧?心里不好受吧?不过呢,这小别胜新婚,等总裁回来了,你们就更恩爱了。”
  席言说分析着,其实也不无道理。
  “周末你怎么不去和白少约会,不会他也去出差没时间陪你吧?”秦语岑还真是不习惯霍靖棠不在身边,旦这心里装了个人,不能看到,这思念就会越来越浓,浓连自己都不知道会陷这么深。
  席言听到白雪霄的名字,这才从杂志上抬起头来,盯着她:“那个周末……他也该多陪陪父母。”
  “言言,你可真为白少着想,他父母若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有这么个孝顺体贴的女朋友,定会很开心的。”秦语岑起身走过去,和她挨着坐,“你和白少什么时候见家长啊。”
  “你不去霍总家,哪轮到我啊。”席言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打转,“霍总出差了,你也没事,我们出去逛街吧。昨天说送你礼物的,可是却因为加班,在外面吃饭没有时间,今天我们去。”
  秦语岑想了想:“好。”
  反正霍靖棠也走了,这人坐在这里,就觉得空荡荡的,所有的精力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想那个人。所以还是出去走走,做点别的事情转移下注意力,这样就不会老是让思绪沉寂。
  席言是行动派的,立即去取了外套穿上,拿了包包和秦语岑出了门。
  席言开自己的车,红色的奥迪tt跑车,买得席言是肉疼,她还不是全款,是分期付款。因为买了房子,让父母出了部钱,加上她自己的这些年挣的钱,所以她买车无力,可是又不能不买好点的车,因为出去谈事,别人也是很看重这方面的。
  席言和秦语岑去了市中心,去了恒天百货,席言拉着她往女式内衣专卖店而去。席言拉着秦语岑进去,看着琳琅满目的,各色各样的内衣:“你看这些内衣,多漂亮,多性感,这蕾丝花边做的多撩动男人的心。”
  席言从衣架上取了个往秦语岑的身上比划,秦语岑没想到她有这样的举动,伸手去拍她:“你干嘛?”
  “这内衣适合你,能把你最美的面呈现出来给霍总看,你若是给她这样的福利,出差三于回来的霍总他定会乐坏了。”席言冲她俏皮的眨眼睛,那眼里的暧昧让秦语岑都有些淡定不了。
  那套内衣只有三分之,透明的蕾丝引人遐想和犯罪,那细细的带子,脆弱到办要轻轻碰就会断掉。这种轻薄的底裤只适夏天穿。那仿佛和没穿样,秦语岑看着已经脸红了。
  “你若是喜欢就买套回去穿给白少看啊。”秦语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却止不住脸上的热烫感。
  “我现在是说你说,而且这样的内衣我有,你有吗?”席言看了下上面的标签,是适合秦语岑的,她便取了下来,另外又选了套性感火的。
  “言言,我不要需要。”秦语岑扯了扯她的衣袖。
  席言也没管她,走到了旁的睡裙那那里,挑了两件,件玫红色的,件黑色的,xiōng前和后背都是大片镂空的蕾丝,几近透明,轻薄如丝,这完全是想祸害她,想让霍靖棠把她得渣都不剩的节奏嘛。
  她结婚五年都没穿过这样的内衣和睡裙,这样好像是她们没的男人要样,要用这些香艳的手段去勾引男人样。
  “你就这么想我被他……”秦语岑小声地问席言。
  “都是成年人了,你别这么保守好不好?”席言的眼里都是嫌弃,“霍总这么抢手的男人,你不能比别人快步的话,你就等着哭吧。真是没息,等他成了你的男人,其他女人接近他,你就要权利发言了!”
  秦语岑真的是很无奈:“我真的不需要,你要买就买给自己,你的本事就穿着去诱惑白少啊,只知道祸害我。你有胆把白少拿下,我就把霍靖棠扑倒,怎么样?”
  席言咬了下牙,捏着手里的东西瞪着她:“这个小没良心的,我都是为你好,你到还和我杠上了?”
  她怎么好说她和白雪霄不是真的情侣,他们是在演戏,只是现在秦语岑还没有从她家搬走个人住,所以她现在还不能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让她穿成这样去勾引白雪霄?他们的关系可没熟悉到到这样的程度。不如拿把刀杀了她算了。可是在秦语岑面前她还得演戏。
  “我和白雪霄之间的事情我的分寸,我知道该怎么做。”席言把东西拿到了收银台去结帐,“这就是我替你准备的礼物,你不能想到的我都替你想好了。等霍总回来,你就把他拿下。”
  席言和秦语岑说着,便离开了这家店。他们又去逛了五楼的女装部,逛了好大圈儿,脚都走酸了。席言买了套衣服,秦语岑也买了件外套。两人商量着去喝杯东西,坐下来休息下。
  这是秦语岑手手机响了:“喂?”
  “我到了。”霍靖棠是下飞机就给她打电话过来,她听着他的声音觉得分外的想念,“在干嘛呢?”
  “我和言言在逛街。”秦语岑挽着席言,就看到她在冲她笑。
  “买了什么,有给我买东西吗?”他问。
  “没……”秦语岑想到那些内衣,就脸红了,都是席言惹得事儿,让她都不好意思。
  席方却冲手机大声道:“霍总,岑岑买了新内衣哦,保证让您耳目新……”
  秦语岑想要伸手去捂住她的嘴,被他给躲开了。她心里就记恨着这叛徒,到底是哪边的儿人!她现在是点都不怀疑席言是霍靖棠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
  “内衣?是穿给我看的吗?”霍靖棠的可灵了,听清了席言的话。
  “你别听她胡说,是她买来穿给白少看的。”秦语岑解释着,可是脸上却依然烧得厉害。
  霍靖棠不用看,也知道她肯定是害羞了,叮嘱着她:“看到喜欢的就多买些,别舍不得花钱,有我呢。我让席言帮你办张我的副卡。”
  “不用了,我还有些钱,我也不想用你的钱。”她和他谈的是感情,不是钱,她不想他们的感情掺杂着物质的东西,“你坐飞机也累了,好好休息下吧。工作很精力的。”
  “好。”霍靖棠便和她结束了通话。
  秦语岑收好手机,瞪着席言:“席言,告诉我,霍靖棠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出卖我?”
  “我哪有出卖你?”席言叫着冤屈,“我都是为你好,帮你把霍总的心和人紧紧地抓住!你怎么能这么误会我,你对我还有真爱吗?”
  “你对我才没有真爱!”秦语岑和席言只顾着争辩,所以没注意到有人,便和迎面而来的女人撞在了起。对方惨叫了声。
  “对不起……”席言和秦语岑都连连道歉。
  “你没长眼睛吗?你是怎么走路的!”对方揉着疼痛的肩,怒气责备着,抬头看到是席言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是你!”
  “宋太太,宋小姐。”席言也记起这位厉害的宋太太。而宋婕就是昨天晚上和白雪霄吃饭的时候遇到的宋家千金。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你们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宋婕想到席言和白雪霄之间的暧昧关系,她心里就不舒服。
  “真没事?”席言又再问她次,“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因为刚才这么撞,席言手里的袋子也掉在地上,里面的性感的内衣和睡裙就散落在了袋子外。她蹲下去往袋子里捡,秦语岑也帮着忙。宋太太和宋婕看到这些羞人的内衣,两人都变了脸色,都咬了下唇。
  在他们的眼里席言就是那个长得稍有些姿色,仗着这些狐媚手段勾引男人的坏女人。竟然买这样露骨的衣服……这肯定是想诱惑白雪霄,想用这样的手段坐上白家少奶奶的位置。这个女人手段太坏了!
  “席小姐买这么多内衣,穿得过来吗?”宋太太语气都是讥讽,“个女人还是自重些好。”
  “我怎么不自重了?就因为买了这些衣服吗?”席言把袋子提起来,脸上平静淡然。
  “席小姐,我是就事论事,也是为你好。”宋太太好像是好心人样,“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被美色所迷,特别是像白雪霄这样有修养要身份有男人,都是有自己的原则!不是几件暴露的衣服就能征服的。”
  “宋太太这么介意是怕穿了也没有人看,所以妒嫉我?我都习惯被人羡慕嫉妒恨了,谁让我天生丽质难自弃,总会让别人自卑不如。”席言的脸上是越发美丽的微笑,看得让宋太太和宋婕都咬牙切齿,心里不好受。
  “你有什么好让我家小婕嫉妒的?”宋太太冷笑了声,“席小姐,不要以为白少和你吃了顿饭,你就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了。告诉你,我们家小婕才是白家相上的媳妇人选。就算你买这些也没用的!白家不会需要个任人睡的表子。”
  席言蓦地就怒了,她妈的从没想过要进白家好不好:“他白雪霄,我点都不稀罕,你们至于这宝贝吗?你女儿有本事,就让他白雪霄承认她!早点喜结连理,我还会随礼喝杯喜酒!”
  “你们怎么这么说话?”秦语岑盯着说话难听的宋太太,“她就是白雪霄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他们做什么不需要你们外人来评判!”
  “这不可能!”宋婕脸色瞬间苍白无色,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打击般,双手指尖紧紧的揪紧了自己的衣服。
  如果说昨天白雪霄和席言都没有表态过彼此的身份,她这心里还可以说服自己他们之间关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可是今天从秦语岑的口气得到了证实,她觉得自己的颗心像是被只手紧紧地握着,握得发疼,呼吸顺不过来。
  “对,不可能,白雪霄从没有对外承认过他有女朋友。”宋太太也不相信。
  “这怎么不可能!”秦语岑的语气是坚决的,“这样的事情有必要骗你们!况且不公开就不代表是了吗?白少只是不想感情受到大家的关注,所以想拥有更多的私人空间,所以才不公开。”
  席言的心里却是虚的,她和白雪霄真没那种关系,若不是想让秦语岑相信。她挽着秦语岑的手臂:“我们不要和他们般见识,我们走吧。”
  “站住!”宋婕却挡住了席言的去路,眼睛紧紧地盯着席言的脸,“你真的是白雪霄的女朋友吗?”
  席言也对上她的视线,与她的目光纠缠了好会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回答我!”宋婕紧抿着失去血色的唇瓣,“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不会相信你是真的在起!”
  这个时候席言是无法当着秦语岑的否认她和白雪霄的事情,可是她又和白雪霄说好他们的假情侣关系已经到此为止。她不会再打扰他,所以她也不能承认。她微微拧了眉,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了?不敢回答是吗?他根本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宋婕见席言不敢当众承认,这心里又燃起了丝希望。
  就在这时,道白色的身影众他们面前的咖啡厅里走了出来,温润手嗓音悠扬悦耳:“言言,语岑。你们还在这外面杵着做什么,我把咖啡都给你们点好了。”
  ------题外话------
  二霍:出差回来看内衣秀……有眼福了。
  小岑岑:我让你看得到,吃不到,心里如刀绞……
  每日念:有票投票,个都不要放过!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