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被自己爱的人在乎,才是最幸福的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白雪霄的出现,让席言和秦语岑,还有宋太太和宋婕都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看着玉树临风的他,那疏朗的眉目,幽亮的眸子,脸上是淡淡的微笑,他就这样的夺目。
  席言和秦语岑相互对视了眼,眼里都是不敢置信,这白雪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时机这样恰到好处。
  特别是席言,她的心里突然有些心虚,有些尴尬,刚才她说的那话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那句“他白雪霄我根本就不稀罕”是不是有些伤他的自尊和骄傲。可是她真没想过要和白雪霄要扯上什么关系。上流豪门不是她愿意涉足的地方,她知道门当户对比什么都重要。她可以支持和鼓励秦语岑勇敢地面对霍家,可是当这样的事情落在自己的身上,她连想不会去想。她只想这么平淡简单地过生活。
  白雪霄见两人还是愣在那里,捕捉到席言的眼里闪过丝复杂的情绪:“你们还愣着干嘛?我就知道你们定逛累了,所以就在这里点了咖啡给你们。你们到是快点进来。咖啡凉了可不好喝。”
  秦语岑拉着席言往白雪霄走过去,冲他笑:“白少,你真是有心了,对我家言言这么体贴有心。把言言交给你我这心里很放心,我看好你哦。”
  “有语岑你的这番话,我做什么都觉得值得。”白雪霄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席言。
  她知道有秦语岑在场,席言是不会说破他们之间已经结束扮演假情侣的关系,她还会相当的配合。
  “不是说要喝咖啡吗?那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走吧。”席言不再感情的问题上多纠缠,也想躲开宋家这对母女。
  “袋子给我提吧。”白雪霄伸手过去。
  “不用了,我能提,又不重。”席言摇头,袋子里可是有惹火的内衣,若是让白雪霄到而引起误会,那她这么厚脸皮的人也该要害羞次了。
  他们正准备进咖啡店时,还处于震惊中的宋太太立即回过了神来,拉着也是同样震惊到无法说话的宋婕往白雪霄面前站。宋太太看着白雪霄:“白少,真是好巧啊,昨天晚上你和小婕碰上,今天又遇到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是吗?”白雪霄反问句,“我在这里是等我的朋友,和碰到你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宋婕咬白了唇,抬眸盯着白雪霄那张俊雅如玉的脸:“白少,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不是什么好女人!”
  说罢,宋婕激动地抢走了点也没有防备的席言手里的袋子,席言大惊:“你把东西还给我!”
  “我好意思买,有什么不好意思拿给白少看的。”宋婕心里难受,红了眼睛,她愤怒地把袋子里的性感内衣和睡裙都扯了出来,举起来放到白雪霄的眼前,“你看清楚!她买的什么东西!情趣内衣,她就是个不知自爱,就是想用这些狐媚手段勾引你的女人!白少,你不要被她骗了,你清醒点好不好?她有什么好的……”
  席言已经算是胆子大的女人了,可是这些东西luǒ地放到白雪霄这样个正常的大男人面前,加上她们又不是真的情侣的关系,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你不要听她胡说。”席言咬着唇,否认着买这些东西和白雪霄是没有关系的。
  白雪霄看着那些香艳的衣服,他的脸色依旧平静,似乎并不在意这是什么。只见他轻启薄唇:“她想买什么东西是她的自由!你凭什么以这样的理由就判断她的为人!她买这些这些穿给我看,是她乐意,我开心!宋小姐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宋婕见白雪霄不但没有生气,还护着席言说话。他脸上还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可是言语之间的凌厉已经说明他在生气了,就连向温和的眸子里都结成了冰封的镜湖,好冷!这让宋婕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以后我都不想再听到你用今天的语气对席言说话,若是有下次我不会像这次这么好说话!”白雪霄警告着他们。
  “白雪霄,你混蛋!”宋婕紧紧地揪着手里的衣服,然后发怒地扔在了脚下,然后就抬起脚就要踩上去。
  “不要--”席言的瞳孔放大,冲上前去,把推开了宋婕。
  宋婕被这么推,重心不稳,便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长发散乱了脸,点千金小姐的样子都没有。
  席言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放进了袋子里。
  宋太太也是气得脸色发青,她先是扶起了宋婕:“小婕,你没事吧?”
  “妈,她竟然敢推我!”宋婕揉着发疼的俏臀,刚才这么重重摔,疼得她水雾都漫上了眼睛。
  宋婕从小到大都是在父母保护是长大,看似柔弱可人,但也养成了骄纵的性格。她从小到大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今天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堪,宋婕这心里对席言是恨之入骨。可是在白雪霄的面前她却又不能发火。
  宋太太看着女儿痛苦的模样,这心里也疼了起来:“小婕……”然后她又冲着席言道,“席小姐,你太没有教养了!你竟然出手伤人,我要告你!还有白雪霄,你怎么能为了这样低下的女人,这么对待小婕,小婕是真的关心你,不想你被这样的女人伤害而已!”
  “宋太太,有时候不要把替他人着想的理由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白雪霄脸色不再温和,双眸阴冷,这是有别于平时的白雪霄,可见他是真的生气了,甚至可以说是愤怒了,“不尊重我的朋友也是等同于羞辱了我!我们之间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
  白雪霄伸手去扣住了席言的手,将她往咖啡厅里带,并对秦语岑道:“语岑,跟上。”
  秦语岑在霍靖棠的心里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不用说,他都知道,所以在关心席言的同时也要把她照顾好。
  宋婕见白雪霄当着这么多围观的人的面,牵起了席言的手,他们十指紧扣,是那样的亲密。这心里的无如之火是越烧越旺,看着他们出双出入的身影,想到自己受到的屈辱,她就失去了理智。她甩开了母亲的手,大步冲了上去,也伸手从背后去推席言。等白雪霄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上,前面位服务生端着滚烫的咖啡在他们的面前走过,席言整个人就扑了过去,撞翻了托盘上的两杯咖啡,滚烫的咖啡就泼到了席言的身上。这是宋家母女第二次这么无理取闹,把她的衣服弄脏。
  然后这样对于宋婕似乎还不够,她冲了上去,紧紧地抓住席言的衣服,就要撕扯着她,还捶打着她:“席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用这么露骨的手段勾引我爱的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白雪霄把席言长臂伸,把席言的肩给拥在怀里护着。另只手拉开宋婕:“宋小姐,你够了!你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不要怪我白雪霄欺负女人!”
  宋婕见席言被他保护着,她却被他无情地推开,她哪里还有冷静和理智可言。她觉得自己颗心都被揉碎了,她的心里好难受。她看着他的照片就对他见钟情。而且白家也与他们宋家约好今天晚上吃顿饭。所以今天她早早的和就母亲起来逛街,想买套漂亮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出现在今天晚上的相亲宴上,可是没想到就遇到了席言,还有白雪霄。他对她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曾施舍,双眸里都只装下席言个人!不管席言做了什么,他都这样的纵容。而对她的态度是是天差地远。这是凭什么!她才是白家相上的,为什么他白雪霄却不屑顾,看不到她对他的深情呢?
  对,就是席言这个女人,就是她这个狐狸精迷惑了白雪霄!
  宋婕把切的后果都推在了席言的身上。她就是想打她,想让她知道她做了多么可恶的事情!可是因为白雪霄护着她,所以宋婕所有的拳头都纷纷落在了白雪霄的后背上。他不叫吭声,只是把席言护在怀里,把她的脑袋按住,让她的脸埋在他的怀里。
  席言的脸深埋在他的怀里,虽然看不到宋婕打他,但也听到她的拳头落在白雪霄身上的声音,还夹杂着责骂:“席言,你躲在白雪霄的怀里算什么?有本事你就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席言的呼吸间都是属于白雪霄的清新的白玉兰的清香淡雅,他优雅如枝头绽放的白玉兰,高洁出尘!她的耳边还能清楚地听着他的心跳声,是那样的强有力,仿佛有排振奋人心的力量,让她安心的把自己交给他,他可以帮她挡去切的风雨不受丝的侵害。
  “白雪霄,放开我!”席言不想他因她被宋婕而打,这样她就欠了他。她不想欠人人情,因为她还不了!
  “切皆因我而起,也让我来承受这切!”白雪霄并没有放开她,而是抱得更紧了,低头,薄唇贴在她的耳边,轻昵道,“就让她打两下泄下气就好了。”
  秦语岑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看着发疯般不停手的宋婕。她咬了下牙,准备上去阻止她,白雪霄眼角目光扫过秦语岑:“语岑,你别动,退后!她现在根本就是个疯子!切由我来解决就好。”
  秦语岑眉头拧着,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进还是退,心里充满了矛盾。
  而因为这幕,围观的人越来越来,而宋婕却点都不罢休!
  宋太太上前看到,这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如果女儿再这么任性下去,这白雪霄更是不会同意这次的相亲,这若是打伤了他们唯的儿子,那连白家都会得罪了,这要进白家的门更是希望渺茫。
  宋太太上前把宋婕给拉开:“小婕,够了。你这样发你的小姐脾气,只会把白雪霄吓跑的,你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你是千金小姐,你不能这么当众打人没有修养,白家若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终于说到了宋婕的心坎上,她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只是恨恨地瞪着席言。
  “我们走吧。”宋太太劝着女儿,压低声音,“别毁了今天晚上的相亲宴,只要得到白家的认可,那个女人不足为惧,你不能因小失大。”
  宋婕恨恨地咬牙,宋太太拉着她便要转身,就看到了有两名警察走到他们身前:“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里发生打人事件,所以请大家配合调查。”
  经过询问,警察知道是宋家母女和席言雪霄之间的发生的事情,便将他们起带回了公安局调查。而秦语岑经厉过次,所以这心里对公安局是有抵触和阴影的,可是上次自己受罪的时候席言都直陪着她,所以这次她也顾不上那些害怕,随着起去的。
  到了警局,四人都分开接受询问灵口供,而秦语岑则坐在休息厅,焦急地等待着。
  这时个人影从她的身边走过进停下了脚步,驻足打量,是觉得秦语岑很面熟:“秦语岑小姐,是吗?”
  秦语岑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便抬起了头来,对上来人的视线,眸光中闪过丝惊喜:“沈警官。”
  她怎么忘了,沈淳就是在这个公安局里,上次也是他和他的下属警员将她亲自带回来的。可见他对自己的印象是多么的深刻。
  “你怎么在警局里?出了什么事吗?”沈淳虽然只和秦语岑有次接触,但那次已经是印象够深刻。谁都无法忘记霍靖棠当时的的焦急,他对她的那种呵护与温柔。
  “不是我……是席言,她出了点小事。”秦语岑站了起来,“沈警官,席言没有打人的,是那个宋家的千金打她,你能不能帮帮她。席言是无辜的。”
  “席言被人打了?我没有听错吧?她可是够凶的。”沈淳有些不相信的笑。
  “真的,还在接受调查呢。”秦语岑心里好急,双手合十乞求着,“沈警官,求求你帮个忙了。”
  “那我去看看。”沈淳便往询讯室而去,秦语岑则跟在了他的后面。
  沈淳在询讯室4号房间的门前,透过了门板上方那小小的长方开玻璃窗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席言,她的脸色不好。他抬手轻敲了下门。里面的警员侧头看了下,起身来开了门:“沈队。”
  沈淳点了点头:“问完了吗?”
  “差不多了,再做确认。”个警员道。
  “嗯,我看看。你们去倒杯水来。”沈淳把那两名警员给支走了,秦语岑才随他进去,就来到席言的面前:“言言,你还好吧?”
  “打人的不是我,我没事。”席言摇头,抬眸看到了沈淳,“你不会想借机整我吧?”
  想到上次秦语岑进警局时自己对沈淳的态度,他肯定是心里讨厌死她了。这次有机会不会对她不利吧?
  “不知道你脑子里想是什么!”沈淳起了桌上的的笔录本大致看了下,还瞄到了白雪霄的名字,“你还真是能耐了,和宋家的小姐为了个男人打起来了。”
  “姓沈的,你胡说什么!谁为男人打起来了,你长没找眼睛,你看清楚上面写的是姓宋的打我,不是我打她,好不好?你是幼儿园毕业的吗?不认识字?我席言不是这么肤浅的女人!是别人找茬,你看不出来吗?你还当成破警察。”席言怒地从椅内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沈淳那张刚硬的脸,虽然不够俊美,但特别得有男人味,加上身的正气凛然,这样的男人也是很吸引女人的。
  “这也是个男人引起的灾难!”沈淳上下打量着席言,女人长这样就是太不安全了。
  “你--真是没办法好好沟通。”席言不想和沈淳费这唇舌之争,无力地坐回了椅子内。
  “好了,言言,沈警官他是想帮你。”秦语岑见席言生气,安抚着她,“别气了,沈警官会还你清白的。”
  “就凭他?”席言不屑地冷哼声,点都不看好沈淳,“他有你说的那么好心吗?”
  沈淳也没和她再杠上,警员也倒了水过来,他问道:“宋太太和宋小姐那边怎么说?”
  警员看了眼席言后回答:“宋小姐口咬定是席小姐先出手在先,所以她是为了自卫才出手打人的,而且她说了并没有打席小姐,她打的是白少。她是白少之间闹了不愉快,所以宋小姐要告席小姐伤人罪。”
  “我知道了。”沈淳冲那警员挥了下手,抬手揉了下眉心,“席言,听见了没有,人家宋小姐要告你伤人罪,我看你怎么办?”
  “受伤的人是我好不好?她凭什么告我?”席言羽睫轻扬,手轻拍在了三角桌上,“沈警官,你们都是黑白不分的人吗?她恶人先告状,你看不出来吗?”
  沈淳的目光落到了她的纤纤手指上,手腕处有些泛红发肿:“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
  咖啡厅打翻的看咖啡大部是洒在她的大衣上了,也有小部分落在了手腕处,她不想让白雪霄担心和自责,就路藏着手,咬着牙忍着痛直到了警局来。
  刚才阵盘问让她都忘了这么回事,这会儿沈淳问到她才让自己想起自己受伤的事情来。
  秦语岑也注意到了:“言言……肯定是宋小姐推你撞到咖啡时洒到你手上的。你怎么都不说呢?”
  “逞什么强?这痛的还是你自己。”沈淳踢开了椅子,绕过桌子走向她,将她拉了起来,“跟我去办公室上药。”
  席言想挣脱他,却敌不过他的力量,沈淳将她带走,在警局的办公大厅里穿梭,引起了各方的注意,都将目光落在那个面容冷艳,短发时尚,身材火辣的美女身上。
  “你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呢?”席言很不好意思,这里可是警局,不是什么普通场合。她适应不了那么多人,特别是他的下属用那种暧昧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人。
  “觉得丢人了?”沈淳挑眉反问,“为了个白少和宋家小姐当众打起来,都不觉得丢人,这可没什么。”
  “我要说多少次,我没有为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打起来!你耳朵聋了吗?”席言不客气在回他。
  沈淳将她带进了办公室,将她带到了里面的洗手间里,把她的手拉到了水龙头下面,他拧开冷水,冰凉的水淋在了席言红肿的手背上,疼得她“咝”了声,就拧紧了眉。
  沈淳见她疼洁白的眉心蹙紧,抿了下唇,讥讽着她:“打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伤到自己?这会儿知道疼了吧?迟了……这次就当是买个教训。”
  席言倔强地瞪他:“你有完没完?哆嗦,不知道你的手下是怎么受得了你的。”
  席言的手在冷水下淋了好会儿,沈淳把她带回来,扔到了沙发上:“坐好。”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席言偏要和他对着干,从沙发内站了起来,迈步就要离开。
  沈淳将急救箱取过来,把拉住了她,重新让她坐回去:“处理好了伤势,我不留你。”
  沈淳从急救箱里取出了管烫伤药,挤出白色的药膏,拉过她的手,涂抹在上面,药膏抹上去,清清凉凉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肌肤上的火辣疼痛也似乎减弱了。
  待药抹好,席言吹了吹自己的手背,有些别扭道:“谢了。”
  “你少说我两句就不错了。”沈淳收拾着东西。把那药膏给她,“这个药不错的,你天抹三次,很快就能好,如果有什么意外,就去医院看看。”
  这时楼下等着的秦语岑看到白雪霄,还有宋婕,宋太太都出了询讯室。白雪霄走向秦语岑,却没看到席言:“席言人呢?”
  “楼上。”秦语岑指了下二楼,“她的手烫伤了,沈警官把她带上去处理了。”
  “那杯咖啡……”白雪宵有些自责着,看向趾高气昂地走出来的宋婕,那冷锐如锋的目光让她缩了缩了身子。
  “我上去看看。”白雪霄正要上去,就看到席言出来了,往楼梯这边而来。
  “你没事吧?”白雪霄拉过席言的手仔细检查,“事情完了,我带你去简希那里看看。”
  “不用了。沈警官已经拿药给我了。”席言已经把药收好了,其实她在心里还是在那么丝的感激沈淳。
  沈淳也跟着下了楼,他走向白雪霄:“白少。”
  “沈淳,这件事情和席言无关。”白雪霄与沈淳也算认识,“当时那么多人围观,要人证多的是。”
  “我也打过电话了,今天咖啡店的监控坏了,还没有修。我让人去咖啡店问了当时的客人和服务员,相信请快就会取来证据了。谁是谁非目了然。”沈淳已经交待手下去办了。他又走向这宋太太和宋婕,“宋太太,宋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情是怎么样的你们都心知肚明,若是闹大了,对你们对宋家影响你们想过没有?宋家太太和千金仗势欺人传出去可不好听!这件事情大家都放下心里的气,心平气和的解决好。这对大家都不会有指损失的。你们觉得呢?”
  宋婕自然是不想这么算了,她就想让席言出丑。但宋太太也知道沈淳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既然他都给了他们台阶下,那么也不必再这样硬撑着,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小婕,沈警官说的有道理,我们就卖沈警官个面子,把这件事情好好解决了。”她又拉住她夺低了声音,“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若是让你爸知道了,没有好处的!我们重要的是抓住白雪霄,不是和那个姓席言的面见识。若是和白家这次谈不好,你爸饶不了你的!”
  为了白雪霄,宋婕只好点头,她不是不会看脸色的人,只是刚才她是被嫉火给烧光了理智,这会儿平静了下,心里还是害怕白雪霄生气的,会对她产生不好的印象。她绞着手指,不知道要怎么办。
  在沈淳的调和下,便和平解决。
  “我不要什么赔偿,我只要她对我道歉!”这是席言的坚持,她的尊严不容宋婕再的贱踏。
  “要我向你道歉,不可能!你做梦!”在宋婕的眼里不过就是赔点小钱而已,要她当众道歉,这就是在折损她的尊严,她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真的不道歉?”白雪霄反问着宋婕,“你做事了事情,还点悔疚之心都没有。我妈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约你们吃饭。今天晚上的饭局就取消了。”
  宋太太听,就急了,轻推把宋婕:“小婕,忍得时屈辱,你会得到更多。你若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就去吧。顺着点白雪霄的意思。”
  “妈……他要我给那个女人道歉,我多没面子。”宋婕苦着张脸,与母亲小声的交谈着,“妈,那个女人还会以为我怕了她,我怎么可能怕她!若不是仗着雪霄护着她。她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
  “你若不道歉,今晚的饭局白雪霄肯定不会出席,就算去了,也会对他父母说的坏话。你不是很喜欢他吗?为了他,你就委屈下。”宋太太也劝着脾倔的女儿。
  宋婕这心里像是堵住了块大石头,呼吸很是难受起来,可是却又只能在白雪霄的面前惹着:“我是为了他才这么做,不是真心的道歉。”
  说完,她深吸口气,她攥紧了拳头,她要放下她这二十二年多的骄傲,向个勾引她爱的人,又是下贱的女人道歉,她的心里别说有多么的不甘心了。可是她又不得不这么做。
  宋婕上前了两步,几个字艰难地从她的齿缝里逼了出来:“对不起。”
  “没名没姓的,谁知道你要对谁道歉,宋小姐这样很没有诚意,我可以不接受。”席言并非故事刁难,而是宋婕这态度傲慢到哪里是像道歉,对她也是没有丝毫的尊重。
  “你--”宋婕刚想发作,可是眼角余光扫过旁脸色冷随的白雪霄,只好把怒气往肚子里吞,再次压下火气:“席言小姐,对不起。”
  “我大人大量也不和你计较了,只是希望宋小姐下次不要这么莽撞冲动。不要以为你是宋家的千金就可以为所yù为,我席言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若有下次,我不会像今天这样息事宁人!反正我不是出身名门,不怕那些流言绯语。”席言双眸冷凝,目光灼灼而坚定。
  说完,她拉过秦语岑就离开了这里,白雪霄和沈淳告辞,抬脚准备跟上去。宋太太挡住了他的去路:“雪霄,你看小婕都道歉了,你就原谅她吧。她就是孩子心性,这也是说明她真的在乎你啊,有个女人这么在乎得爱着,该是多么幸福的件事情。”
  “二十二岁还是小孩子?这发育得够迟缓的。”白雪霄完全不客气地嘲讽道,“还有件事情我要纠正下,不是被个女人爱着就是幸福,而是被自己爱着的人在乎着,才是幸福。”
  白雪霄移开步子,从宋太太的身侧擦肩而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站在原地的宋婕咬着唇,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就这么决堤而落。宋太太见状,连忙掏出纸巾去试着女儿脸上汹涌流水的泪水,看得她是心疼不已,恨不得自己能替自己的女儿痛。
  “妈,他不会原谅我了。”宋婕扑进了母亲的里,这心里难受得紧。
  “不会的,听妈的话,我们先回家再说。”宋太太把宋婕扶着出了警局。
  外面早已经没有了白雪霄和席言、秦语岑的身影。
  白雪霄开车着,载着他们两个:“去趟医院吧。”
  “真不用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席言真的累了,她真不很不喜欢这样的战争,女人真的是何苦为难女人。她只想清静的过这生,不想掺和这些事情。经过宋婕这件事情,她心里很乱,也很倦。
  “白少,那回去吧,我会照顾言言的,你别担心。”秦语岑也看出了席言的疲态。
  白雪霄通过后视镜看着席言靠着椅背,侧脸闭眸休息,也不再多说,把他们送回了星光小区。
  等车子停缓后席言对秦语岑道:“岑岑,你先上去吧,我有几话想和白雪霄说说。”
  “好。”秦语岑以为他们在说些亲密的话,也就微笑着点头。
  她先下车上去了,席言把视线收回来,白雪霄在她开口之前道:“席言,今天的事情,对不起……”
  “白雪霄……我不想今天的事情再重复发生,我很累,我也不想卷进这样的事情来。是我当初有错在先,不该把你扯到岑岑和霍总的事情中来,在这里我要对你说声抱歉。我说过以后不会打扰你,也请你还我个清静的世界,以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那位宋小姐,他配不上你,太娇纵刁蛮了,你应该找个温柔似水的女孩子。希望你能早日找到那个人,我祝福你了。”席言淡淡的说完,其实就是想让白雪霄能处理好和宋婕的事情,她夹在中间是很无辜的。
  “以后都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我保证。”白雪霄怎么会没有听出席言言语之让的委婉拒绝,换拒绝着他的靠近。
  “谢谢。”席言便推开了车门,“你回去小心点。”
  白雪霄看着席言转身离开,他握紧了方向盘,可温柔似水并非他的心有所属。
  有些事情,他真的好好和父母沟通下。他开车回了白家的别墅,把车子停好,便穿过大厅,步进了客厅,母亲余好正在客厅里端着欧式茶杯喝着红茶,看到儿子回来了,招呼着他:“我不是让你在楼的咖啡厅等我吗?我下来找你,你怎么就没有人了?害我只好打车回来。”
  今天余好让儿子起去陪着买衣服,他却不想去逛,她只好个要逛店,买了东西下来却找不到人,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只好个人回家了。
  “妈,你不是约了宋家今天晚上吃饭?”白雪霄坐进沙发里,单刀直入。
  “是啊,上次不是给你说好了这周六有饭局,你要出席的。”余好微笑着放下了茶杯,“你怎么知道是宋家?”
  “我遇上宋家太太和小姐两次,他们总觉得这是多么炫耀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吗?”白雪霄的话里带着不待见的语气。
  “那宋家的小姐,你也看到了?是不是长得特别水灵动人,妈可是给你挑的给匹配你的女孩子。没吃饭你们都见了两次,这得是多大的缘分。”余好觉得好像是有希望的模样,把桌上副首饰盒打开,“儿子,这套钻石首饰是我准备给宋家小姐的,会吃饭的时候你就送给她。另外副翡翠的就就给宋太太,你觉得怎么样?”
  白雪霄盯着母亲经过岁月依然保养得体的仪容:“妈,这顿饭取消吧。我不喜欢宋家小姐,我也不喜欢名门里的千金,你就别操心我的事情了。我能看上眼的只是平凡简单又能坚强,自我生活的女人!这样的娇小姐,还是给别人去折腾吧。”
  “这饭局早在周前就约好了,现在都到时间了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余好有些不悦的蹙眉,觉得儿子有些不顾大局,“你是想让你爸妈丢这张老脸吗?失信于他人?以后还怎么在这圈子里混?”
  “妈,你是没见识过那宋家小姐的脾气,打人不手软。”白雪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余好,“妈,这样的女孩子就是你的眼里的好女孩吗?什么温柔可人都是装出来迷惑你的吧?就你才会信,反正我是见识到了,就算她真的温柔可人,我也没兴趣。我已经有看上的女孩子了。这下你可以满意了,放心了。不用给我安排什么相亲宴了。”
  白雪霄走到这步已经不得不对母亲说实话了,对于席言,他本是没有上心的。没想到在假戏时竟然对她产生了怦然心动的感觉。他算是把自己给栽进去了。反正母亲让自己相亲就是想要自己快点恋爱结婚,他怎么也得按自己的心的里感觉走吧。
  “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余好感觉到了意外,二十七年了,他这个只会忙于工作的儿子终于开窍了吗?这真的是很意外很巨大的惊喜。
  “是。”白雪霄点头承认,“不过我还没有正式追求她,我怕吓到她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会慢慢来,你也别着急,反正时机成熟我会把你儿媳妇带回家来的。包你满意。”
  “她是哪家的姑娘?”余好好奇是哪个姑娘有这么大的魅力把他的儿子的心给偷走了。
  “妈,我说了,她并非名门,但是是个身家清白的好姑娘。橙色不许嫌弃她,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谈感情。”白雪霄威胁着母亲不能总想着门当户对,“妈,我们白家不需要通过和他人联姻壮大自己,我会凭自己的能力把白氏带上高峰。如果你相信你的儿子,以后感情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余好沉吟了下,盯着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话。
  “妈,如果你希望你的儿子快乐,那么就不要逼我。”白雪霄知道母亲还是有些犹豫。
  “儿子,不是妈要逼你,妈怕那些女孩子不怀好意思。怕他们只是看中你的身份地位,看到你的头顶着白家的光环,不是真正的爱你。门当户对就这点好处,你们都处于个比较平等的地位上,看到的就不是些华丽的外在。妈啊你受伤……”余好担心的是这个。
  “妈,她不是那样的女人。”白雪霄相信自己的眼光,只是他不确定是席言是不是也对他有同样的感觉,看她今天说的那些话,他总觉得席言的心不好走进。
  “既然她有你说的那么好,那哪天起吃个饭,让妈看总行吧?”余好建议着,“妈是过来人,看得多经历得多,比你会看人。”
  ------题外话------
  二霍:出差中,都没有戏份……明天回来……
  小白:你当那么久的男主了,也让我今天过章的瘾嘛……
  每日念:亲爱的美妞们,记得投票嘛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