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我就是你的晚餐,把我吃了你就不饿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余好探着儿子白雪霄的口风,既然他有上心的姑娘了,那么带回来让他们看看也是应该的。也好让她早点了解了解这个女人的为人品性怎么样?是不是如白雪霄说的那么好,并非贪图虚荣之人。这门不当户不对的时候就些就成了考验。余好也不是想儿子第次认真的谈感情的事情就受到伤害。
  “妈,我都说了我和她的关系还没有确立,这八字都没撇,你就让我把她带回来和你们起吃饭,那不吓到她了。”白雪霄也算拭探过席言对谈恋爱的看法,她却总说不想交男朋友,个人过着挺自在的,由此可看她是有些排斥感情的。
  “吓到她?她有那么不经吓下吗?再说了我和你爸有那么可怕吗?是狮子还是老虎会吃人?”余好没好气瞪了眼儿子,“你可真是有媳妇忘了娘,八字都没撇就这么护着她了?以后还不知道要成什么没出息样了。”
  白雪霄冲母亲轻柔笑:“妈,看你说的。我的意思就是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没到要见家长这步。你别急嘛,感情的事情是要慢慢来,女孩子也是要慢慢追的。等时机成熟我自然就带她见你和爸了。”
  白雪霄如果这么直接对席言说他父母要见她,吃顿饭的话,她肯定会觉得很莫名其妙,也会觉得他不够尊重她。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和她商量,就仿佛是强迫她个,而席言的个性就是只要不是她自愿的别人逼不了她。
  “这饭早吃晚吃都是要吃的。相亲时双方家长不都在吗?也没见哪个姑娘被吓到了。她是不是很娇气啊?”余好觉得这个女孩子未必如儿子口中那般好吧,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她在儿子的眼里就是最好的,没有丝的缺点。
  余好这才觉得儿子是被感情的事情冲昏了头,他看不到的缺点自少他们可以看出来,所以才提议吃这顿饭的。
  “妈,她很的,什么都靠自己的能力,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可以比的。”白雪霄就是欣赏席言这点,性格也直,所以人就没有什么心机,起相处才不会让人感觉到很累,“妈,追她的人挺多的,包括名门公子,可是她从没对哪个上过心,所以啊人家还不定喜欢上你的儿子,这饭吃不吃成还不知道呢。”
  余好听了,惊讶地放大了瞳孔,她的第儿子直那么优秀自信,今天是第次听到他这么没信心的话。这让余好是心里更是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让她向对任何事都充满了自信的儿子竟然也感觉到无奈,拧起了秀气的眉峰。
  “儿子,在妈的眼里你是最优秀的,想和你相亲的千金小姐多的去了。你竟然不能确定这个女孩子是不是喜欢你?这让妈很震惊哦。”余好轻拍着白雪霄的肩膀,“不过感情的事情不是你喜欢她她就会喜欢你,这也是要看感觉的,看心说话。如果你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你,妈自然也是替你开心的,可若是不能对你上心,你也别钻牛角尖,懂吗?妈不想你受到伤害。”
  余好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不对,有爱就会有伤害,无可避免。可是却私心的不想自己的儿子受点点的伤害,看着儿子轻蹙的眉,她更是肯定白雪赤脚对这个女孩子真的上心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妈,我明白,我会尽我的努力,努力后就算不能在起也没有任何的遗憾。”白雪霄侧眸对上母亲关心的目光,薄唇扬起温暖的弧度,“只是妈有件事情你必须要帮我。我真的很不喜欢宋家小姐还有宋太太,我连饭都没和他们吃,他们就到处说宋小姐是我们白家承认的儿媳妇,她就以为她是我未婚妻样,对我约束,竟然欺负她,让她的手都被咖啡烫伤了。妈,这件事情你必须帮我处理了,否则我喜欢的人吓跑了,我说过我辈子都不会再谈感情的。”
  余好知道儿子是铁了心了,不会和宋家的小姐相这亲了。可是这饭局已经订:“要不今天就去吃这饭,给个面子,至于其他事情妈帮你解决。”
  “这可是你说的。”白雪霄微微扬眉,感谢着母亲的支持,“谢谢妈。”
  余好看到儿子发自内心的微笑,她也跟着高兴。虽然她希望儿子给娶个名门闺秀,可若是他不喜欢,她也不能强求。
  到了晚上,白雪霄随父母白沐杰和余好却棠煌酒店赴宋家的饭局,双方见面就是客套的寒暄。
  什么白少表人才,宋家小姐美若天仙之类的……白雪霄都听腻了。
  而宋太太和宋婕看到白雪霄出席了今天晚上的饭局,这颗忐忑的心这才安放回了xiōng膛里。宋婕今天是经过精心妆扮的,特别漂亮,但也分外紧张到拽紧了身侧的裙角,轻轻地瞄了眼白雪霄,就微微红了脸,透出了少女的羞涩。
  宋太太见女儿这样,心握住她的手,给她打气:“你看白雪霄都来了,这下你该高兴了吧,所以妈说的话都是对的,以后别再当着他的面任性了。这样会给他不好的印象。”
  “妈,我知道了。”宋婕咬了咬红润的唇,轻颤着羽睫,“我以后会好好表现的。”
  “这就对了,男人嘛,都是喜欢温柔的女孩子。”宋太太开心地笑了,看来这好事是近了。
  双方先是吃饭,没有提双方相亲的事情,白雪霄和宋姨坐起吃饭,是点胃口都没有。想到她今天把席言弄受伤了,他这心里就憋着把火。他几本没有动筷,拿起手机看了下,查收到了段视频,他才满意浅笑,端起了桌上的水抿了口。
  宋太太见白雪霄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就用手肘轻撞了下宋婕:“白少没吃什么东西,你帮他夹些盛汤啊。”
  “哦。”宋婕拿起白净的汤碗,盛了碗山药排骨汤放到了白雪霄的面前,“白少,喝汤。”
  白雪霄的目光落在那碗汤上,却没有动:“谢谢宋小姐美意,可是这汤不合我的胃口,抱歉。”
  宋婕立即就觉得难堪,水眸受伤地看着白雪霄,难受地咬着唇:“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夹。”
  “不用了。”白雪霄看了下腕间的名牌钻表,表面里那颗颗小钻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烁着王彩的光芒,“时间不早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行告辞了。”
  “白少……”宋婕急急地叫着他,生怕他就走了。
  白雪霄推开靠椅起身,宋婕更是快了步的抓住他的衣袖。白雪霄不喜欢陌生的女人碰他的身体,随手就甩开了她的手:“宋小姐,请自重。”
  “这是怎么回事?”宋父宋汉见白雪霄修似乎对自己的女儿并不太喜欢,脸色虽然温和,可是眼底却有些冷意闪烁,“小女可能不懂事,白少,有话好好说。”
  “这饭也吃了,人也看了,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白雪霄也不拐弯抹角了,“宋小姐不愧是名门千金,白某自知配不上宋小姐,也不想làng费时间在这上面了。”
  宋婕感觉到阵晕眩,踉跄了步,若不是扶着桌沿,她恐怕就站不稳。宋太太起身扶着女儿:“小婕,你没事吧?”
  宋父见白雪霄都把话挑明了,这和白家之间的希望也没有了,他这心里也别提有多失落了。他是经过风làng的人,见过大场面,所以他还是冷静地扬起微笑:“白少,你这话可真谦虚,是该是小女配不上你。白先生,白太太,你们把白少教养得这么有风度,宋某佩服。小女是有很多缺点,都是我和她妈惯出来的,我们定让她改掉这此坏毛病,让她努力在配上白少。你们看是不是该给他们年轻下机会,好好培养下感情……”
  白雪霄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宋家还是硬想把女儿塞给他们白家。
  白沐杰没有说话,余好把手轻放到老公的手背上,示意他这件事情由她出面处理。她也站了起来:“宋先生,今天这顿饭就是让他们见个面,至于接下来彼此的发展,我们家是很开明的,尊重孩子的意见。毕竟这感情的事情他们自己亲身经历,而不是我们,我们做父母的就是牵个线。你觉得呢?”
  “这……这……他们如此般配,不试试不是可惜了吗?”宋先生见余好这么说,这话也没有说错,“况且我家小婕是真的很喜欢白少,每天在家里都念着呢。你看今天还特意打扮这么漂亮,这心思白少得多多体会啊。她若是有什么不对的,我这个做父亲的绝对不会护短的,只希望白少能给个机会。如果相处下来觉得不适合再分开也不迟啊……白少,你说是吧?”
  “是啊,白少,你都还没有和小婕好好相片,深入地了解彼此,现在就做这样的决定……”宋太太的心里也急,她可是对那些常起出席活动的太太们都说她女儿和白家独子白雪霄之间相到喜欢,这可是让多少太太们妒嫉。可现在美梦却被无情打碎,她以后还有什么脸出门,“白少,看在小婕这么爱你的份上你就给她次机会吧?”
  “若他人爱我都要给次机会,那么我成什么人了?”白雪霄自然是不会心软,对于个不爱的人心软就是给予很大的伤害,“宋先生,宋太太,宋小姐,抱歉。你们慢慢享用,我真的有事,先走了。”
  “不要走--”宋婕挣开了母亲,跑上前,又手死死地扣住了他的手臂,仰着脸看着他,眼睛有晶莹的聚积,“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给我次机会?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白雪霄厌恶的看着她扣住他手腕的手:“你从未拥有又何谈失去呢?宋小姐。放手吧,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感情是讲感觉,我对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也不会勉强自己去接受个没有感觉的人,这对你来说是伤害是不公平!也是对我自己的尊重。”
  “不,我不要放手,我就是喜欢你,我不怕伤害,我也不要公平,我只要和你在起,我想做你的女朋友。”宋婕在白雪霄的面前就放下了所有的娇骄傲,变成个为爱不顾切的小女人,委屈地掉下了晶莹的泪珠,“白雪霄,你不能对我这样……”
  她的眼泪对于白雪霄来说点感觉都没有,他冷静的把她扣着他的手根根指头的掰开。宋婕因为失去依托,脚下软,就跌坐在了地上,泪水直往地毡为滴落,她的耳边响起白雪霄不带丝感情的声音:“不是每件事情你想就能顺你的心意。宋小姐,不是吃顿饭就要在起,不要太天真了。”
  白沐杰和余好看着哭成了泪人儿的宋婕,看着自己冷心绝情的儿子,这心里感慨着,这感情总是唯心唯性的存在,不你想要就得得到。
  “宋先生,这件事情,小儿有些无理了,还请见谅。”白沐杰替自己的儿子说着抱歉的话。
  余好则上前扶起宋婕,温柔地替她擦着眼泪:“小婕啊,别伤心了,你这么漂亮,以后会碰到比雪霄更好的也疼爱的男孩子。是他没有福气。别哭了,再哭下去妆就哭花了,可就不漂亮了。”
  “阿姨,我就是喜欢雪霄,我求求你,你帮我劝劝他,你是他母亲,你说的话他定会听的。”宋婕委屈难过地扑进了余好的怀里,“阿姨你帮帮我……”
  “白太太,你就发发慈悲吧。”宋太太也愁苦了张脸。
  宋汉看着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场联姻对于他们宋家是特别长脸的,现在却落个空欢喜,他宋汉的心里更是不甘心。
  “白先生,白太太,若是白少愿意和小婕交往,等他们结婚五年后,我就把宋氏交给他,这怎么样?”宋汉抛出诱人的条件,他就堵这把。
  “宋先生这说的什么话,虽然我们白家是生意人,但我们白家不卖儿子,金钱和感情从不混在起。我们父母都是经历过的人,我们对孩子绝对的尊重。他有自己的选择权利!”白沐杰脸色暗,他们白家根本不需要这么做,这是对他们白家的侮辱。
  “白先生,我时情急才这么说。”宋汉知道自己似乎触到了白家的底线,真想抽自己个大嘴巴,“我的意思是他们结婚五年后我也就老了,该是退休了,这些商场上的事情该放手交给孩子了。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白沐杰不想听,“我尊重我儿子的决定。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免强的。我们白家什么都有了,我儿子也不缺东西,就希望他能快乐。”
  白雪霄没想到自己的父母这么支持自己,尊重自己。他的心里真的比什么都开心,他和席言之间父母这方面就不会有什么阻碍了。他庆幸自己有这么对开明的父母。瞬间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你们白家分明就是欺负人,这亲都相了,别人都知道我女儿要跟白少好了,现在你们说不要我女儿就不要,你们怎么能这样?”宋太太把宋婕从余好的怀里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指责着他们白家,“你们让我女儿以后怎么见人?谁还敢要你们白家不要的人?”
  “宋太太,你这样说就太不讲道理了。当初说好见面吃饭,切全看孩子们的意思。”余好也生气了,“我们家雪霄什么时候和你女儿好上了?都是你在外面散布的,只为你那点虚荣心而已。”
  “爸妈,你们都别说了。”白雪霄就知道宋家人胡搅蛮缠,所以他早有手准备,“我这里有东西给你们看,你们看了就明白了。”
  白雪霄把包厢里的电视打开连网,把手机里收到的那个视频传到了电视上播放。
  那个视频就是今天宋婕在咖啡厅里席言被他护在怀里被他捶打的画面,这个视频是白雪霄让助理去找当时在场的人要的手机录下来的,费了大半天才找到。他让人把前面席言的的部分都剪辑了,不想席言曝光,让宋家人找麻烦,也不想父母太关注她,所以只要这段他护着席言的画面,让人看不到她。视频足足播放了有两分钟,由此可见宋婕平时的温柔可人都是伪装的,而真实的面便是这样肆意娇纵。看得宋家家三口都白了脸,而白沐杰和余好也拧了眉心。
  他们的儿子可没被个女人这么刁蛮无理的对待过,这宋家小姐现在都敢打他儿子,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这要的媳妇自然是万万不可同意的。
  “不,不是这样的……”宋婕看着画面里那个像泼妇,还动手打人的自己,她摇头否认着,“是那个女人先推我,所以我才打人的……”
  “你承认自己打人就好了。”白雪霄要的就是这句话,“宋先生,宋太太,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你们逼人太甚,这个视频就能告诉你们答案!”
  “我以后不会,真的不会了。”宋婕还在乞求,还要报着丝希望。
  “你还不明白吗?不管你有没有打人,我都不会接受你。”白雪霄盯着她还沾染着泪的脸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是你,宋小姐,话已至此,我不想再多说,只会徒增更多的伤害。”
  白沐杰和余好看着那段视频也是心底愤怒,这顿饭也再吃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
  “宋先生,宋太太,这顿饭帐已经结了,我们先告辞了。”白家人不想再和他们待起,纷纷离开。
  宋汉也没脸在这里待了,拉起女儿就离开了这里,回到家里把将她推倒在地上!他是脸的阴鹜,空气静得到好怕,只听到宋婕无助痛苦的哭泣声,还有宋太太焦急的劝慰声。
  宋汉是气急败坏,听着女儿的哭泣声更是心烦躁不安,想着那段视频:“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事?竟然还有脸哭,你这样子哪有千金小姐贤淑的模样?竟然给我打人,还打白雪霄,你简单让我失望透顶!难怪白雪霄从进来到走都没有正眼看你下,原来就因为这样!”
  “小婕已经够难受了,你还这么说她做什么?往她伤口上洒盐你就开心了?”宋太太也难受得掉了眼泪,这下他们宋家就要成为上流的笑柄了。
  “你还敢顶嘴!她这样都是你给惯的!”宋汉上前把宋太太给扯到边去,把宋婕从地上拽了起来,“哭,我让你哭!”
  他扬手就是个耳光,带着怒气狠狠在扇在发宋婕的脸上,疼得她尖叫了声,接着又是个耳光,左右脸都不放过!宋汉脸的残暴,完全不像是在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没有慈爱的父爱,只是胩暴戾的男人!
  宋婕被打得又颊火辣辣的疼,打破了嘴角,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下。原本漂亮的脸蛋都红肿了起来,上面全是五指手印。而宋汉点都不心疼,像是得了失心疯样,依旧不停:“我让你把这桩好事给我破坏了!我还指望着和白氏结亲,给我们宋氏注资,既然你把我的好事办砸了,就不要怪我这个做父亲的残忍!明天我就把你送给杜氏,反正那个杜家那个老头就喜欢你这种水嬾的。”
  “你不要打她了。”宋太太上前抱住宋汉的小腿乞求着,“她知道错了还不行吗?不要把小婕给杜家,那个老头儿都可以当小婕的爸爸了。你不能毁了她。”
  “你以为她还会有人要吗?她就只要这么点利用价值就得好好发挥!”宋汉也是脚踢开了宋太太,盯着躺在地上不断抽气的宋婕,“别想着寻死,如果你敢不从,你就折磨你妈!反正我也不缺女人和女儿!”
  宋汉的正妻已经过逝,还有三个妾室,却全都是给他的生的女儿,共四个,全部被他当成联姻的棋子嫁了出去,现在未婚的只有宋婕。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亲情,这也是宋婕可悲的地方。有三个女人也为了争宋汉正妻之位将女儿当成筹码,谁嫁得好,谁的功劳就越大。谁坐上正妻的位置的机率就越大。
  白雪霄离开后便去了医院,今天简希值班。他说了下席言的情况让简希开了些烫伤的药给他。他便往星光小区而去,他没有给席言打电话,而是直接上了楼。这是他和席言认识这么久以来。第次主动上楼,他站在门前,竟犹豫着要不要按门铃。
  挣扎了许久,他还是掏出了电话打给了席言,她很快就接了起来,他道:“席言,你有空吗?我在你家门口。”
  席言本能地盯着门板:“你在门外?”
  “嗯,你能出来下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竟然紧张了。
  席言便披了件外套,走到了门口,把门打开,就看到白雪霄站在门口,走廊上晕黄的灯逆光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镀着柔柔的光芒,如圣洁高贵的优雅神祇。
  白雪霄温润浅笑:“打扰到你休息了?”
  “我和岑岑都在看电视。”席言摇头,把门轻掩上,“有事吗?”
  “你的手怎么样了?”白雪霄的目光落到了她的手上,白皙的肌肤已经不那么红肿了,“这个是我到简希那里去让她开的药,有抹的,有吃的。我让她写得很详细,你看上面的说明吃。”
  他把小袋子递上,席言盯着那袋药,有好几种,看来他是费心了:“谢谢,沈警官给我的药抹了挺好的,你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不过是小伤,你别太在意了。”
  她的声音轻柔好听,在这寂静的夜里柔柔的散开,让他觉得倍加悦耳,她明亮的眸子也带着丝蛊惑般。白雪霄觉得自己此刻有些失神于她的美好。
  “不麻烦,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烫伤。”白雪霄深深的自责着。
  “岑岑在家,我就不请你进来坐了。如果没别的事,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席言并不喜欢陌生的男人闯进她的所在地,以前请他上来做只是客套话,也是想做给秦语岑看的。让她相信他们是情侣,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那你也早点休息。”白雪霄点头。
  席言准备转身之际,白雪霄竟然长臂伸,将席言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空空荡荡的怀抱因为有她的存在而满足。席言没想到白雪霄会抱她,她的呼喊里都是属于他的白玉兰的清雅,每次的呼吸都扰乱着她的心跳。
  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轻而暗哑:“席言,以后我都不会让宋婕再伤害你。”
  席言自知是挣扎不了,就这么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白少,我不能呼吸了,能松开我吗?”
  白雪霄听立即松开了手:“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累了,想休息了,你也回去吧。”席言不想往深处想,转身回了屋。
  席言缓缓地关上了门,把白雪霄那张清俊的脸隔绝在门后。她转过身来,靠在了门板上,有种虚脱的感觉,心跳好像在那秒加快。白雪霄他……怎么了?她不是单纯的女生了,她不会点都感觉不到白雪霄对她的好。可是她想要的只是个简单普通的生活,而不是白雪霄这样名门出生的人。她要不起,真的要不起!
  秦语岑看着席言个人那里发呆:“你干嘛呢?”
  “没……没事。”席言结巴了,举步便往卧室而去。
  这夜,席言有些睡不好,梦里是现在和过去的交织,具体梦了些什么,她醒来后却又什么都记不住。
  这个周末因为思念个人的原因,秦语岑觉得过得好慢,虽然霍靖棠每天晚上都有打电话给她,但是却觉得只听到个人的声音远远不够。她好不容易盼到了星期,她收到了霍靖发给的微信,上面是写着他下午的航班,他说不让她去接机,他会直接回棠煌帝景。让她按着时间去那里等他就好了,他想好好看看她。
  秦语岑哪里按捺得住颗雀跃的心,她这息抱着速写本坐在小区的花园里,画着那些晨练的大妈大叔都没有颗的专注的心了,满脑子都是霍靖棠,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
  她无奈的合上了速写本,就这么消耗着时间。
  他八点到的飞机,她下午五点就开始忙了,穿什么衣服发愁了,拿着衣服往身上比划:“言言,你说我穿哪件好?”
  “穿我送你的内衣最好看。”席言抱着杂志坐在沙发里,边吃着苹果,边抬眼睛都没抬下,“你想想霍总已经和你分别三天了,你总要给点惊喜给他看看是吧?而且我买都买了,你不穿我就会生气,保证个月不理你!”
  “……”秦语岑直接无语了,转身回了卧室,默默地挑了身衣服穿上,拿起了包包就离开了。
  她没有开车,只是打车去的,到了机场才门点过,这个时候该是吃晚餐的时间,可是她却点都不饿。她坐在旅客休息区,手里直不停地看着手机,看着时间分秒地过去,等待的时间总是如引的煎熬。以前五年的时间她都能等,现在只是和霍靖棠分开三天而已,她怎么就这么着急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青春期热恋的小女生样,只要是想想他这个人都觉得是甜的。
  秦语岑正看手机时,有十多岁的卖花的女孩子微笑着冲她推销着:“小姐,买束花吧,送给你最最亲爱的那个人。”
  “我……”秦语岑有些不适应,哪有女孩子自己买花给自己的。可是转念想,她说是送给最亲爱的人,她就给霍靖棠个惊喜吧,“好啊,我要束玫瑰花,红色的。”
  “好,我去给你拿,很快的。”小女孩子眼睛里亮了亮。
  秦语岑觉得自己这点小举动能帮助个小孩子,让她获得满足和开心,也算是做了个好事。
  果然,很快的,那个女孩子把大束包好的红色玫瑰花取来,小心地递给了秦语岑,她也把准备好的钱给了小女孩子:“谢谢你。”
  “是我谢谢姐姐,你定会幸福的。”小女孩子诚心的祝福是发自内心的。
  秦语岑抱着花束,仿佛觉得是有人陪伴般,时间静静流淌,直到8点十分,从三亚来的航班降落。秦语岑颗心被紧紧地揪紧,却又是异样的甜蜜开心。她抱着花束来到了号通道,她在大屏幕上看到的。
  她翘首以望,伸着脖子都酸了,个个人出来,却不见霍靖棠和徐锐的身影。她难道是记住了,不是这个航班吗?
  她又打开手机看上面的微信,没有啊,就是这个航班啊。可是怎么不见他呢?如果她改航班了,定会通知她的。
  “岑岑……”多么熟悉的磁性声音。
  秦语岑转头,就看到站在vip通道处的男人,黑色的大衣衬得他更是英挺伟岸,眉目深邃。人来人往的机场轩为他的存在而静止了,切都变成了模糊的背景,只有彼此在对方的眼里是清晰存在的!
  她看着他迈着沉稳的步子向她走来,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可是却觉得他怎么走都走不到自己的身边,她盯着她,心里突然暖暖的,就有温热的液体酸涩了她的眼眶。
  她就站在原地,等待着这个男人,只是心跳在不受控制地加快。
  “我不是让你不要来机场吗?太晚了,让你在帝景等我吗?”霍靖棠看着出现在机场的秦语岑,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眨了下眼睛,她并没有消失,真的在那里,“怎么这么不听话?”
  “就是想快给你个惊喜。”秦语岑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三天不见而已,他好像更帅了样,这怎么让她移得开目光啊。
  “是惊吓差不多。”霍靖棠抬下手指轻点了下她的俏鼻,“我怎么可能从普通通道出来,若不是我看到你,看你得站多久。”
  “站多久都值。”秦语岑的心情很好,也不和他计较,她把手里的那束红玫瑰往他的怀里塞,“送给你。”
  “你买的?”霍靖棠其实早注意到这么大束花了,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她,她已经塞给他了。
  “嗯,卖花的小女孩说送给最亲爱的人……”她清澈明亮的眸子盯着他幽深的眸子,在这个城市里,他就是她最亲爱的人,“我特意买来送你的,你喜欢吗?”
  “……”他是男人好不好,不会像女人那么特意喜欢花,不过是她送的,他的心里也是满满的开心,但却没有说出口,“走吧,又下雪了,回家吧。”
  他牵起她的手,把花重新塞回她的怀里:“我个男人抱着束花怪怪的,你拿着。”
  机场外,徐锐已经把行礼放到了车上,依旧是上次送他们的那个司机来接机。
  霍靖棠与她上车,吩咐司机开车,先把他们送回了棠煌帝景。
  夜色渐浓,雪花飞扬,华灯璀璨,霍靖棠觉得还是回到这个城市的感觉好,因为这里有她在,所以特别思念这座城。因为个人,爱上座城,就是这种感觉。有她,才有回家的那种急切与归宿感。
  霍靖棠把她冰冷的双手握在掌心里温暖着:“让你别来,你看冻着了吧?”
  秦语岑却摇头“不冷,因为这里暖暖的。”
  她抬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这里因为装着他与对他的思念,怎么会冷。
  霍靖棠手揽过她的肩,把她拥在怀里,手把她的双手往自己的大前内塞,让她的冰冷的小手贴着他他的衬衣感受着他xiōng膛里的炙热阳刚,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
  “别……怕惊凉了你。”她想要缩回手,却被他紧紧地攥在了手里,垂眸看着她莹莹粉嫩的脸庞,“在你的眼里我的体质有这么弱吗?”
  秦语岑低眸摇头,他哪里是弱啊,根本就是强键到可怕。只要被他折腾,她就觉得自己浑身都痛,他的精力远比她想像中的旺盛,仿佛永远都用不完样,全部都往她的身上泄样。
  她就这样静静贴在他的xiōng膛,直到到了棠煌帝景。司机又开车送徐锐回去。
  霍靖棠打开了门,把行礼拉进去就丢在了门口。他搂着秦语岑就抵在了墙上,秦语岑边害羞的机会都没有,他便吻上了她的唇,给了她记缠绵炙热的吻,直氧气殆尽,直到她承受不住了,双颊上滚烫的,他松开了她,然后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眉心。
  “这三天想没想我?”霍靖棠挑眉问她。
  “想。”她的眸子因为这吻而水光潋滟,格外妩媚,却又如羞涩的花朵垂下了头。
  霍靖棠听,很是满意的勾了勾唇,眼底的笑意如水纹荡漾开去,层层扩大,喜悦也在增长。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往楼梯而去,几大步便上了楼,脚踢开了卧室门,又用脚背把门给带上,动作灵活而流畅。
  秦语岑被他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只觉得阵晕眩感袭来,他已经逼近:“这三天真像三年那么漫长。”
  “你吃晚饭了吗?我饭了,我去做饭……”秦语岑双手勾着他的颈子,撒着娇。
  接机时她想到要见到他了,以致于太兴奋不觉得饿,现在倒是饿了。
  “我就是你的晚餐,把我吃了你就不饿了。”他的手指抚过她娇艳动的红唇。
  “别……”她无法忽视他眼里的火焰已经燃烧起来。
  他已经再次堵上了她的唇,大手也开始剥落着她的衣服,他的指尖好烫,仿佛在把她的肌肤燃烧。
  她想要阻止他已经不可能了,那套席言买给她的惹火内映入他的瞳孔里,格致的纯黑下是白皙如脂的肌肤,透明的蕾丝遮不住傲人的事业线,他霍靖棠竟然感觉到鼻子里有温热的液体流淌而下,滴在她雪白和肌肤上。
  ------题外话------
  二霍:tmd流鼻血了……
  小岑岑:切,真没出息
  每日念:记得投票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