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他只爱一个人,身心皆属于一个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关昊扬是铁了心不会要这个孩子,他要做的就是尽快让秦语容打掉那个孩子。他告诉自己而这个城市里只有秦语岑能帮忙劝说,否则他也不会跑来找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前妻。
  “关昊扬,你的破事凭什么让我去管?有本事你自己把她劝走!”秦语岑才不买他的帐,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以他为天的女人,他早已经被她踢出她的世界,“那是你的女人你的孩子!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她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坚决而不妥协,这样的秦语岑是让关昊扬无比的陌生,他从她的瞳孔里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切,哪怕是丝丝也没有。
  “你若是不劝她走,我就让警察处理!”关昊扬再次提醒她,“她是你妹妹,你的心就这么硬?”
  “从她爬上你的床那刻起,她就不再是我的妹妹!你见过有哪个做妹妹会处心积虑的爬上自己姐姐老公的床!现在就是你们的报应!”秦语岑轻咬着唇,她无法形容当她知道秦语容趾高气扬地跑到她的办公室说她怀了关昊扬的孩子时,那种被丢进北冰洋里的寒冷彻骨的感觉让她剧痛无比,“关昊扬,说好离婚后得走各路,以后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关昊扬xiōng口股气流蹿起来撞击着他:“哼!我纠缠你?秦语岑,记住是我先不要你的,我会纠缠你?别搞笑了!若不是我念立着秦语容是你的妹妹份上,我根本就不会无聊到跑这趟!”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那请回吧。”秦语岑冷漠地下着逐客令。
  她没有和他再多说句话,转身就要走进去。没想到关昊扬又次握住她的手腕,力道大得仿佛要捏碎她的手骨。她疼得蹙紧了眉,她瞪着他:“关昊扬,你想做什么?”
  “秦语岑,你现在有霍靖棠撑腰,说话果然是底气十足加目中无人!”关昊扬把她的手高举起来,双目染着赤红,“你不要太天真了!霍家不会是你想进就进的豪门!他是什么人,会委屈自己和个离的女人在起?他根小手指就能玩死你,到时候我看你是yù哭无泪!秦语岑,你给我记住了!”
  说完,他用力甩开了她的手,再也不做停留地离开,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秦语岑的视线里。
  她依旧拧着眉,手腕处的疼痛阵阵传来。她低眸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已经红了圈,这个关昊扬下手可真是够重了!
  秦语岑揉了揉两下,便上了楼。
  她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把饭做好,就等着席言回家就可以吃了。
  她坐在客厅里,拿起手机给霍靖棠发了条微信过动去
  霍靖棠正在办公室里刚把手里的东西看完,就收到了微信,他回了条过去
  秦语岑问他。
  霍靖棠有些无奈的揉着眉心。
  母亲的忧虑是这二十年和心病所致,其实他知道她有些抑郁,心结太重而解不开。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让才让她释然。不过连他都做不到对霍靖锋视而不见,母亲又怎么能做到?还要听个私生子叫她妈,这真的是硬硬的在她的伤口上洒盐。
  秦语岑相信亲情的力量会让个人开心起来。
  霍靖棠告诉她。
  秦语岑怎么也不会和霍靖棠的母亲争霍靖棠的。
  他在这边轻笑着表扬她。
  秦语岑咬着唇浅笑着。
  今天席言是按时回家,秦语岑招呼着她:“饭好了。”
  “嗯,我换件衣服。”席言便往屋里走去,脱下了上班穿着那身,换上了了套居家的卫衣。她路过秦语岑的卧室时,像是想到了什么样,推门走了进去,在她的衣橱里翻了翻,唇角扬起了满意的笑,转身离开。
  席言走到餐厅里坐下,秦语岑盛了碗饭给她,看她笑得那么灿烂,不禁好奇:“你是捡到金子了吗?笑得这么开心?”
  “我给你买的内衣你穿了,昨天霍总看到了是什么表情啊?”席言接过碗来,比起秦语岑更是好奇。
  “谁说我穿了?”秦语岑目光闪烁。
  “我刚才去你的衣柜看了,少了那套黑色的,你还想骗谁呢?”席言挑眉扬唇。
  “我……我拿去扔不不行吗?在太露骨了。”秦语岑低头吃饭,不敢看席言的眼睛。
  “那你怎么不起扔了?”席言盯着她,“你看你都不敢抬头看我,还想骗我吗?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就说说霍总看到是什么表情?有没有觉得很性感惹火而流鼻血了?”
  秦语岑手中的筷子顿,抿了抿唇,目光左右不定,心里虚着。她这个不善于说谎的人在面对自己亲近的好朋友更是说不出来谎话。可是她又不想席言知道霍靖棠的表情,那可是席言的上司,让她知道霍靖棠的丑事,那多不好。她心里真的好挣扎啊……
  “霍总真的流鼻血了……哈哈哈……”席言知道自己猜中了,这笑得可放肆了,“我看你这表情我就知道霍总肯定受不了那么大的刺激。”席
  “言言!”秦语岑白了她眼,“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夸张?”
  “岑岑,霍总这多么年清心寡yù的,他是处吗?有没有很厉害?”席言接着问她。
  处?他那么能折腾,技术好到她完全不听自己的主宰。他不像是张白纸!可听席言这么些年也没有女人,那他是怎么过的日子?
  秦语岑也有些糊涂了,他是不是曾经年少时候有过女人……像他这样优秀迷人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从来没有过女人?
  想到曾经会有女人享受过他的温柔与呵护,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就泛起了酸意。虽然那是在认识她之前的事情,但她还是会有些失落。谁都希望自己是对方的唯。
  “言言,霍靖棠他真的没有过其他女人吗?”秦语岑放下了筷子,心里那种好奇的气泡渐渐浮起来。
  “反正我跟着霍总这些年送上门的女人倒是不少,但是他从没有接受过任何人。有次别公司到我们这里找霍总谈生意,没想到他们的公关经理竟然跑到霍总所在的棠煌酒店专属套房里把衣服脱光了勾引她,霍总竟然无动于衷,把那个女人给赶了出去!直接给那家公司下了封杀令。他们得罪了霍总,和他们的合作商知道后纷纷在合约到期后终止了合作,没有生意。这没有多久,那家公司就破产了。”
  秦语岑惊地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我说的还能有假吗?这天底下的男人哪个对送上的门的艳福无动于衷,都会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心态。霍总真的是很洁身自好,不是他看上的女人,他是连对方根头发都不会碰的,所以你放心,跟着霍总不用防小三,省了太多的心。”席言用羡慕的语气道。
  “那他……”怎么会那么厉害?后半句话她是怎么也不好意思问的。
  “霍总属于天什么都厉害的人,学就会,而且个人技术经历多少女人应该没有必然的联系吧。”席言似乎看出她的疑惑。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秦语岑重新拿起了筷子,夹了大块排骨给她,“这么多菜还堵不上你的嘴。”
  “就是好奇嘛。”席言想到那么冷酷的男人流鼻血是什么样子的,那画面定是美到不敢看。
  “真想知道?”秦语岑扬起羽睫盯着她,席言认真的点头。她轻轻开口,“那你去找白少实战下就知道了,他们是兄弟,我想差不到哪里去的。”
  “说什么胡话。”席言也不再多言,“吃饭,吃饭。”
  她和白雪霄之间……她从没想过会有可能。她也没想过要进入豪门,她告诉自己想要的只是个简单的男人,平凡的生活。白雪霄不是她想的男人,他给不了她想的生活,那种平淡的生活。
  席言脸上突然就没有了刚才开心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
  “言言,你怎么了?脸色不好?”秦语岑见她低头不语,与刚才的她判若两人,“白雪霄欺负你了?”
  “我没事,你别多想。我是能这么轻易被人欺负的吗?”席言便开口吃起饭来,“你也快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了饭后,两人都起收拾了碗筷,然后下了楼去散步,消化下。
  席言和秦语岑刚下楼,就看到白雪霄的车缓缓停在了楼下。他也看到了席言和秦语岑,打开车门走了过来。
  他眉目俊雅,风姿翩翩:“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出去走走。”秦语岑接了话过去,“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
  “刚才从公司过来。”白雪霄看着席言,觉得她似乎不太高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手还疼,要不我带你去简希那里看看?”
  他说着便伸手去想拉她另只没受伤的手腕,席言却把手往身后背去,让白雪霄落了个空。如果他还看不出她的逃避和拒绝,那么他就太没有眼力了。席言似乎对他……可是他也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他微笑着把手收了回来:“是怕去医院吗?没关系,有我陪着你。”
  “我手没事了,不用你这么亲自跑趟。”席言看了下身边的秦语岑,不想她看出来什么,“岑岑,要不你个要走走,我和他说说话。”
  “好。”秦语岑也发觉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儿,“那个言言,白少还没有吃饭,你要不带白少上去下碗面也好。他直接从公司过来关心你,你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是吧?”
  秦语岑笑着把席言的手给拉过来,又把白雪霄的手拉着,把她的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里:“牵好了,快上去吧。”
  秦语岑亲自牵线,她席言也不好挣开,白雪霄也把她的手轻轻握在掌心:“不用上去了,我知道言言没事,我就放心,我回去了,我妈在家里给我留了饭。”
  白雪霄知道席言为难了,他不想让她反感,便主动松开了她的手:“那我走了。”
  秦语岑看着白雪霄轻微后的背影,轻推了下她:“你不说句话吗?人家辛苦的跑来关心你,你就这么冷脸对人家?你这是什么待客之道,何况他是你的男朋友。你这样冷淡太让人心寒了。”
  “秦语岑,你怎么这么啰嗦?”席言双手插大大衣口袋里,走向了白雪霄:“开车小心。”
  坐在车内的白雪霄听到她这句关心的话,也轻轻了下头,便开着离开了。他在倒车镜里看着她们的身影越来越小,眉心却轻轻拧紧,席言竟然比他更理智。
  秦语岑也跟了上去,挽上了席言的手臂:“你和白少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你话多,想得也多,以后霍总的日子还真不好过了。”席言取笑着她,“我从现在都开始同情霍总了。”
  “他没欺负你,你摆脸色给谁看?”秦语岑抬手轻掐了下她,“白少这么温柔体贴,你可别欺负人家。让你给吓跑这么好的男人,你看你哪里去找?言言,你不能任性,在感情上。”
  “我和他好好的,你就别瞎操心了。”席言的脸上又盈上了微笑,“我只是看着饿着,他妈就在家里等他,所以让他回家的。你怎么这也能多想。你有时间还是多操心你自己。”
  而在医院里陪着母亲的霍靖棠从佳珍楼带的饭菜给白沐兰,替她张罗着:“妈,简希说你贫血,把以今天特意给你炒了猪肝。”
  “还是我儿子贴心。”白沐兰欣慰笑。这些年若不是为了孩子,她想她可能撑不下去,那样的家,似乎已经失去了曾经的温暖和爱。
  “妈,快吃吧。”霍靖棠坐在了床边上。
  “你不吃吗?”白沐兰问他。
  “我吃过了。”霍靖棠想了会儿,“妈,我给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白沐兰吃饭的动作都是优雅的,而她也把这份优雅遗传给了霍靖棠,所以他的气质总是比别人好。
  “妈,我有想认真的女人了。”霍靖棠想这件事情应该能让母亲高兴起来。
  现在白沐兰最操心的就是想他能找个女孩子,谈个恋爱之类的。结婚生子,就是她盼望的,现在他已经找到这个人了,他想也该对母亲坦白,让她知道秦语岑的存在,也免他的担忧。
  白沐兰听,果然就惊讶了,眸子里浮起星星点点的喜悦,像是漫天的星光绽放开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有喜欢的女人了?告诉妈她是哪家的姑娘?什么时候带她来和妈说顿饭?这姑娘品貌怎么样?她多大了?漂亮吗?你看我问这个干嘛,我儿子眼光这么挑,定是个品貌俱佳的淑女名媛。”
  白沐兰口气问了很多个问题,这也让霍靖棠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而且母亲的重点是在她的印象里他就应该找个名门闺秀,这样的女人才能配上他,配上霍家的。
  “妈,我骗你做什么。”霍靖棠难得温柔笑,“她的确是很漂亮,心地善良,坚强。我只喜欢的是她的人,不是身份。”
  “她真有你说的这么好?”白沐兰有些不相信,“不过,我相信你定给妈挑下满意的儿媳妇。妈听了你这心里话,很开心。”
  白沐兰终于露出了难得的发自内的笑容,这样的笑霍靖棠也感受到了母亲的快乐。看来他猜对了,只要他谈恋爱了,白沐兰就能转移注意力了,不会直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妈,下次我会带她回家,你看了就知道了。”霍靖棠已经想好了,他们已经展到这步,也该向家里人个交待了。
  “好。”白沐兰等这天已经很久了,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有喜欢的人,这心里真的很替他开心,“乐乐要回来了,你也有女朋友了,妈这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妈,那你就好好养好身体。”霍靖棠拉过母亲的手,“以后每顿饭都要好好吃,不可以挑食。”
  “妈都听你的。”白沐兰也反握着儿子的手。
  白沐兰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今天吃得特别香,也很多,把盘炒猪肝吃完了。霍靖棠看着母亲也愉悦地拉开了唇角,母亲是他最重要的人,只要她开心,他就开心。
  白沐兰吃饭,霍靖棠提议带她出动去转转,活动下。本来她是想回去的,可是医生说最好观察个晚上,霍靖棠自然想让母亲多休养晚。
  她便和霍靖棠到医院的小花园里散了圏步儿,然后在长椅上休息会儿,霍靖靖便扶着她回了病房。只见霍仲明坐在在沙发里,手里还点着烟,她看到白沐兰回了,便把烟按熄在了烟灰缸里,又起身把旁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流动进来,把室内的烟草哧冲淡。他还是很在意白沐兰,能想到的都会替她做到。
  “刚才妈和芳华,锋儿、小娴和小帆都来看你了,你不在,妈年纪又大了,所以我让他们先回去了。”霍仲明站了起来看着白沐兰的脸色有些许红润,心里也安慰了不少,“你的脸色都比今天早上好看多了。”
  霍仲明准备从霍靖棠里的手里接过她扶住。她却白沐兰却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我自己能走!”
  她转身往里面的病床而去,霍仲明对霍靖棠道:“今天晚上我陪你妈,你回去休息吧。”
  “妈不能受刺激。”霍靖棠提醒着父亲,“她看到你很不开心。”
  霍仲明虎着张脸:“有你这么说老子的吗?我和你妈之间的事情我们大人自己解决。你个孩子管什么。”
  “都解决了二十年了还没有进展,就叫解决吗?”霍靖棠不禁蹙了眉,“这二十年我妈过得有多辛苦,你难道看不到吗?只要霍靖锋在霍家天,我妈就不会开心!她的心结就永远打不开。你若是在意我妈,就该让霍靖锋搬出霍家,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不是十岁的孩子。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公司,搞得还挺有模有样的,现在已经饿不死他了。难道就不能为了妈而做出决定吗?”
  霍靖棠质问着父母,以前是因为霍靖锋太过幼小,任他自生自灭会良心不安,可是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他已经可以独当面,他手里的花不完的钱,还有什么事由把纳在羽翼之下保护着。
  “他和你样是霍家的孩子,怎么能把他逐出霍家,爷爷也不会同意的!”霍仲明也不想,那毕竟是与他骨血相连的儿子,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把他赶出霍家。
  “我也不是让你不认他,让他搬出霍氏山庄,住外面也好,不用妈每天和他见面啊。”霍靖棠知道霍靖锋是故意这样的,他之所以直没有从霍氏山庄搬走,就是想在母亲的眼皮子底下晃悠,让他母亲看着他就心里难受,“他是没有房子住吗?我可能给他套,地方户型随他选。就当是给他和安小姐的婚房。”
  “现在他要住在霍家,也是为了能多点时间陪爷爷,爷爷喜欢和他下棋,你不愿意在霍家陪他,难道也不要你大哥陪他吗?你爷爷老了,能有多长的时光,就让他快乐地过每天吧。你这个孩子,总是对他有偏见,而他总是在爷爷奶奶,在我的面前说你的好话。让我们体谅你离家的原因。你怎么就不能宽宏大量点?在我的心里你们都是我的儿子,我样疼爱。”霍仲明表明着自己的立场,“如果他结婚后要搬出去,我自然不会拦着。”
  “呵……这工作真是做得到位!”霍靖棠不屑的冷哼着,“什么替我说好话,你们全都被他给洗脑了吗?被他迷惑,才会看不清楚他是虚伪面孔下的丑恶!爸,你老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大哥?”霍仲明时黑了脸。
  在他的的心里霍靖锋就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至少比霍靖棠成熟懂事。
  “我说过我妈只生了我个,我没有什么所谓的大哥。”霍靖棠也不顾父亲的脸色难看,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霍仲明,你够了!”白沐白出现在了门门,冷冷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如果你是来教训我儿子的,那请你离开!我的儿子是什么样的我自己最清楚,他不会无缘无故地诋毁别人,而是你看不清楚!”
  “沐兰……”霍仲明深深在吐出口气,这里心里真的很无奈,“孩子不懂事,连你也跟着胡闹吗?”
  “胡闹?”白沐兰也是冷笑声,“霍仲明,你走,我想静静!我不想和你吵。”
  他不想在孩子的面前失去母亲的慈爱形象,不想把自己的优雅给摧毁,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自己那可怜的丝尊严还需要维持。她不想自己变成泼妇,不想把自己变成那种恶俗的女人。
  霍仲明没有离开,反而走向了白沐兰:“我不吵你,你好好休息。”
  白沐兰被他打横抱起,抱到了床上去放下,他温柔地替她盖上了被子,白沐兰背过身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咬着自己的双唇,因为心中的苦痛哀伤,她只觉得鼻尖酸涩难忍,喉间也是苦涩漫延开去,像是黄连在口中化开,好苦好苦。
  霍仲明看着她微微颤抖的双肩,那样的纤弱,心里也不好过,十分的自责。他也不想造成这样的情况,也不想伤害心爱的妻子,可是却偏偏还是让她难过了这么多年。
  霍靖棠不想打扰属于父母的平静,他悄然的转身离开了这里。把安静的空间留给他们。他知道母亲是深深地爱着父亲,否则不会忍就是二十年待在霍家。她是白家的千金,她拥有的财富足够她是花不完的。她不是那些没有依靠的平凡女子,所以她想要离开霍家,不受这样的委屈,想要重新开始她的片新天地,是很容易的。只是她爱着父亲,所以才会选择吞下委屈,也会这样把自己折磨。
  他想他不要做这样的辜负女人的男人,他要爱就只爱个人,他的身心皆属于个人,也就不会像父亲这样陷入两难。
  霍靖棠回到棠煌帝景的时候,室内片漆黑,只有外面的路灯微弱的光茫洒落进来。他看到门口墙角的行礼箱已经不再原地了。她在家里吗?怎么点声音都没有,还是她已经睡下了?
  他快步往楼上而去,急切渴望地推开了卧室门,按开了晕黄柔和的台灯,他走向大床,却看到床铺平整,根本没有人。
  他又转身往更衣室而去,看到了那个黑色的行礼箱,他拉开衣橱的帘子,看到他的衣服整洁的挂在上面,他伸手抚触,平整到没有丝的皱褶,上面似乎还沾染着属于她指尖的温度。
  他出了更衣室,步到大床边,坐了下去,伸手抚着床单,指尖却感觉到了孤寂与冰冷。
  没有秦语岑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啊,感觉到又那么的空荡。
  她就像美丽的罂粟花,美丽,妖艳,诱惑,点就是毒,直到蚀骨。
  霍靖棠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秦语岑打了个电话,那边接起来,柔柔软软的嗓音撩动着他的心湖:“喂?”
  他就这么静静听着她轻薄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她的存在,仿佛她就在他的怀里,在他的身边。
  秦语岑见他久久没有回应,轻声道:“你怎么了?”
  “我……想你了。”霍靖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这么肉麻的话说得这么顺溜。
  她的呼吸在那里顿了下,心底浮起了许多甜蜜的小气泡,她也没有再接话,彼此都握着手机,听着对方的呼吸,好像就只是这样也很开心。
  “明天我帮你搬家。”他要把秦语岑从席言那里给弄走,他不能忍受想要见她的时候却不方便见她。
  只要她搬走个人住,他就能随意出入,就能与她缠绵无度。
  “明天你不是要上班吗?”秦语岑明天早午没有课,下午才有。
  “上班哪有我的性福重要。”他轻笑了下,和她说了些话,这心情也渐渐地转好,“明天我有个会议,开完我就过来接你,你就准备准备。”
  “哦……”秦语岑还有些傻傻的没有从他那句深情的“我想你了”的话里走出来。
  “好了,早点休息吧。”霍靖棠便结束了通话。
  他去洗了个澡,自己躺在床上,却点睡意都没有,总觉得少了什么?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依赖个女人,现在这会儿真的想她了,深到连自己都不知道。
  着不着的人不止霍靖棠个人,秦语岑也是,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天上的星星。
  第二天早,秦语岑和席言刚坐下来吃饭,她就接到了奶奶打来的电话:“奶奶,你在老家还好吗?爸……他怎么样了?天冷,让他出海注意安全。”
  “岑儿,奶奶的好孩子,难得你这么有心了。”秦奶奶听着孙子番关心的话,心里更是觉得对不起她,老泪就湿润了眼眶,“关昊扬的事情……你不会怪奶奶吧?”
  “你是我奶奶,我就算是生自己的气,也不会和你置气的。”秦语岑现在的心境已经比起以前豁然了许多,“奶奶,你和爸爸,小轩都是我在这个世界是最重的亲人!”
  关昊扬的事情其实该怪的还是自己,当初对关昊扬对心,年少的感情就是没有顾忌的,以为只要有感情就能战胜切困难,是她想得太天真了。她忘了,这份感情也是要两个人相到信任依赖,团结忠诚。他们彼此从没有做到过,所以才会走到今天分离的地步。
  秦奶奶再也忍不住,泪花从眼眶里滚落出来,打湿了长满皱纹的脸。她咬了唇,咽下口气,让自己表现得很平静:“听你这样说,奶奶心里很欣慰。那奶奶求你件事情好吗?”
  “奶奶,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什么事就说,只要是我能力到的,我都会尽我全部的力量。”秦语岑答应着奶奶。
  “岑儿,你能帮奶奶去劝劝容儿吗?”秦奶奶也是难以启齿,手心手背都是肉,纵然秦语容在秦语岑的婚姻里做了错事,但她这个做奶奶还是做不到对秦语视而不见。昨天当关昊扬打电话来告诉她秦语容直站在他们关山大楼外的事情,他给他们三天的时间,让秦语岑去劝秦语容离开,如果做不到他就只好将她送到警局里去,她自然不想看到秦语容落到这样的下场。
  “奶奶……”秦语岑拧起了秀气的蛾眉,她拒绝了奶奶的请求,“她的事情我不想管,我也管不了的。她应该是最恨我的,在她的心里直认为是我抢走了关昊扬,她又怎么可能听我的话?奶奶,我办不到。”
  “岑儿,我知道你对容儿心有介怀。可是对于奶奶来说你们都是奶奶的孙女,奶奶都疼。我也知道容儿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是她不知廉耻的破坏了你和昊扬的婚姻,现在落在到这样的境地都是她的报应。你看老天爷都惩罚她了,你就帮她次。现在你和昊扬也已经离婚了,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奶奶希望你不要恨容儿,她现在也挺可怜的,你小婶说她怀孕没有长胖反而消瘦了十斤,这对她和肚子里的胎儿都不好,人命关天。奶奶知道你是善良的好姑娘,你就看在奶奶的面子上,帮帮她吧。总不能让她死在关山大楼外吧……”秦奶奶劝着秦语岑,“岑儿,我不想你恨人,会扭曲你美丽的灵魂。”
  “奶奶……你这是在为难我。”秦语岑咬着柔软的唇瓣,“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该靠自己个人走下去,别人都帮不了她。奶奶,我还要去上课,先挂了。”
  “岑儿,奶奶求求你再考虑下好吗?她是妹妹啊……是秦家的血脉……”秦奶奶也是痛苦无比。
  秦语岑挂了电话,无力地坐在沙发内,有些痛苦的揉着自己的眉心。席言见状:“你这是怎么了?”
  “奶奶让我去劝秦语容。”秦语岑抬眸,“她每天都站在关山大楼外,想见关昊扬。”
  “关昊扬那没良心地怎么可能见她?她真是别傻了。”席言坐下来,“关昊扬这个人自私冷酷,他谁都不爱,只爱他自己。这秦语容怎么就还看不出来?如果真的想要承认这个孩子早就承认了。她以为这样天天站着就能让关昊扬妥协了吗?关昊扬这人渣到我看到他都想抽她。”
  “可是她看不清楚关昊扬那颗冷酷的心。”秦语岑叹息下,“如果能看清楚也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了。”
  “我看是不愿意看清楚!这是她自找苦吃,你和关昊扬都离婚了,她秦语容想怎么折腾那都是她的事情。别忘了当初是谁处心积虑的和你抢关昊扬,最后还抓上他的床,用怀孕和你示威!岑岑,现在你的属于你的新生活,让那些渣男贱女自己搅和你,就算个你死我活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席言轻拍了下她的肩,“别想了,该干嘛干嘛去。快去收拾吧,今天的会议十点就完了,霍总会来接你,你该想的就是怎么样和霍总甜甜蜜蜜。”
  席言说完,给了她个鼓励的微笑,然后便拿起外套披上,还有包包离开了家。
  秦语岑坐在沙发里,脑子里回想的是奶奶和席言的话,两方交织,让她倍感头疼。
  “不想了,做事。”秦语岑清空自己的心。
  她把早餐吃了,把属于自己的个人东西收拾打包。
  收拾完所有的东西也不过九点过。她走到客厅里,才发现外面又下起雨来了,这么冷的天,又下起了雨。
  秦语岑走到落在窗边,看着自己的脸庞映在了透明的玻璃上,她看着自己的脸,眉心带着忧伤,她的脑海里窜起了奶奶说的那句话:“……总不能让她死在关山大楼外吧……岑儿,我不想你恨人……”
  她的手指抚上自己映在玻璃上的脸庞,轻声呢喃:“可是奶奶,我不是圣人,我怎么可能点恨意都没有……”
  她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雨丝越飘越大,颗颗落下,像豆子洒落在地上,地上片潮湿,空气里都是冷冽的冰霜,像是刺骨的疼。
  她转身进屋取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套上,背上双肩的背包,在门口取了把伞离开,在外面打车,坐上去犹豫了会儿才报上地点:“关山集团。”
  司机往关山而去,很快就到了,秦语岑付钱下车,就看到秦语容站在棵树下,那么的瘦弱可怜,雨水还是从树枝间洒落到她的身上,长发都已经湿润地贴在了脸上。她脸色苍白,呼出热气在寒冷的空气里凝结成白色的烟雾。
  有过路的好心人想把伞给她,她却像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般,个字都回答,只是眼睛盯着关山大楼的最高层。
  她是恨她,可是却也没想过她死,所以她才来了。
  秦语岑打着伞急步走向了站在树下的秦语容,把手里的伞往她的头上遮:“秦语容,我送你回去。”
  秦语容听到秦语岑的声音眼珠转了转,盯着她久久才吐出话来:“姐……你怎么来了……”
  她看着秦语岑,仿佛是看到了丝希望般,她的眼里滚烫的泪水迅速积聚起来,漫出了眼眶,淌过她冰冷而苍白似鬼的脸庞。
  “奶奶让我来的,她不想看你这么折磨你自己。”秦语岑看着段时间不见的秦语容,竟然憔悴成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她竟然恨不起来了。她是不是太不有出息了,好了伤疤就忘了疼。
  “姐,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做,我知道错了……”秦语容承认着自己的错误,更是哭得悲痛之极。
  ------题外话------
  投票投票哈。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