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在我的眼里她是最有魅力的女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容看到秦语岑来到自己的身边,并且关着心着,她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做得真的大错特错。,心里悔恨交加。她苍白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脸的冰冷,唇瓣也失去产了鲜艳的色泽,看起来非常的可怜,却又让人觉得可恨。
  秦语岑听着她的悔恨,心里却没有丝半点的高兴,她只是紧紧地盯着她惨白的脸。
  秦语容以不秦语岑不相信她真的是知错了,伸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袖:“姐,我真的是知道错了,错得离谱。我不该和你抢昊扬的,我不该爬上他的床,不该让自己走到这步,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他。可是他却不爱我,也不接受这个孩子,这是我自己的报应。姐,你原谅我吧。我是时糊涂……”
  她那个可怜的模样就像个被人丢弃的孩子。她只是淡淡对她说:“如果你真的知道错了,那么听我的话跟我走,以后都不要再站在这里。”
  “姐,我不走,也不能走。”秦语容摇了摇头,“他可以不承认我,不接受我,可是孩子真的是他的,我希望孩子能有个爸爸。”
  “语容,你到现在还看不明白吗?”秦语岑叹了口气,眉心拧在起,“如果他对这个孩子哪怕有点在乎,他也不会让在这么冷的天里在这儿吹风淋雨。你的死活他根本不管不顾,你就不能睁大眼睛看清楚吗?”
  “我看不清楚,我只知道自己的这里像是被人掏空了样,好痛好痛,痛到都想死去了。”秦语容伸手按着自己的xiōng口位置,“这里的疼超过我的想像,让我在每夜都睡不着,我直掉头发,吃得也很少,我不到这里来,我觉得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我想我直在这里站着,总有天他会下来看看我,看看这个孩子……”
  “你能不能别做梦了!”秦语岑觉得秦语容比他陷得更深。
  她至少还愿意去看清楚关昊扬给予她的残忍,因为这份痛她停止了对他的幻想。她当然也痛,可是却咬着牙站了起来,而秦语容却不愿意清醒,不想看清楚这切。那么就只能直在痛苦的旋涡里苦苦挣扎。
  秦语岑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她在电艰难地时候遇到了霍靖棠,他就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天使!她想到这里突然就唇角莞尔了起来。霍靖棠那么冷酷的个男人,怎么也和纯洁可爱的天使搭不上边吧。
  而秦语容则比她可怜,身边没有帮助她,给她温暖,治愈她伤口的那个男人,她就要比她更痛苦些。比起秦语容她真的好幸运,这份幸运是遇到了霍靖棠,而不是其他人。
  “姐,除了做梦,我别无选择,不做梦,我就要死!”秦语容已经不可自拔了。
  “你如果执意这样,只能这样痛苦下去,我帮不了你。”秦语容抿了抿唇,抬眸看向关山大楼的最高层,那里是关昊扬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只是现在的他知道秦语容在这里吗?能体会到她的痛苦吗?
  “姐,你不要管我,就任我这里自生自灭。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如果不是有肚子里的孩子支撑着,如果不是对关昊扬还报着那份飞蛾扑火般的爱,秦语容可能早就倒下了。
  “你的命是你自己的,别人不珍惜你也不要了吗?”秦语岑突然觉得好心酸,从小起长大的妹妹,虽然小时候总是和他相处不融洽,彼此长大了也看不对眼,可是现在看到秦语容跌到如此的人生惨培里,她竟然点都恨不起来她了。她想上天已经代她给了她惩罚,她个孕妇都这样了,她也不想和她计较太多。
  “如果你愿意离开这里,重新振作起来,我愿意帮你。”秦语岑的心还是软了,只因为她不是无情残忍的人。
  “姐,谢谢,我不会离开。他会看到我的,定会的。”秦语容依旧这么倔强。
  “秦语岑,如果你真的这样,就算你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管的!关昊扬不会为你掉滴眼泪珠。你别天真了!”秦语岑只能放狠话,希望能把她的念头打消。
  秦语容只是微微浅笑,笑容里更多的是疼痛和无奈,还有种释然:“若真能死下去,也就干净了!我也不欠你了!”
  这个时候去买雨伞过来陈桂秀看到秦语岑在对秦语容说着狠话。她听怒气涌上了心头,她手打仗着伞,手拿着把伞,便上前冲着秦语岑发怒:“秦语岑,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容儿现在还不够惨吗?你还要跑来落井下石!你这是安的什么心!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罢,就要去拉扯秦语岑,而她却答她:“小婶,我说的是实话!让语容在这里直站着,迟早会出人命的!”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滚,滚啊--”陈桂秀红着眼睛,事情走到这步,她们都已经回不了头了。
  “如果不是奶奶打电话给我,让我来看看,你以为我想来吗?”秦语岑躲开他。
  下秒,秦语容也抱着母亲的腰:“妈,你不要这么说姐。她都是为我好,妈,这段时间我终于想明白了,是我做错了,是我对不起姐。我不该破坏她的婚姻,否则我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妈,姐没有恶意的,她是来帮我的。你不能再这么说她了。这切都和她没有关点关系,都是我自作孽。在这件事情里她也是受害者,是我给她的伤害,是关昊扬,是我们都对不起她!她今天能来,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我知道姐她定是原谅了我。妈,求你了,不要这样……”
  陈桂秀看着脸苍白的女儿,她眼里深深的悔意和着泪水在眼眶里涌动:“妈,这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是关家的错,是关昊扬的错。”陈桂秀还是不愿意去正视这切,“关家无情无意,是他们把你害成这样的!我们必须要让你们给我们赔偿!”
  “小婶,是不是你让出的主意,让语空到这里直站着,你以为这样就能让关昊扬心软吗?他这个人的心比任何东西还要冷硬!你们这样下去受伤的只能是你们自己!”秦语岑认为只有陈桂秀才能想到这样的主意,“你让个孕妇天天在站在这里,怎么吃得消?比起你想要的虚荣,你女儿的命就这么不重要吗?”
  “关家这么欺负人,如果就这么放过他们,那不是便宜了他们!既然得不到名份,就该得到钱,总不能人财两空!这和傻子有什么区别?”陈桂秀扶着女儿,目光里带着恨意,“秦语岑,你和关昊扬离婚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好处,你若是那么清高,就把钱给我们啊,我们点都不嫌弃!我们就是俗人!”
  秦语岑紧抿着唇,她知道这样劝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那你们好自为之,我先走了。”
  快到十点了,霍靖棠就要来帮她搬家了。她们既然都不听她的话,那么她在这里和他们多说也是làng费时间。
  秦语岑面无表情的转身,也许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注定了个人沉沦。想要站起来,除了依靠别人的帮助,更多是还是自己的坚强。而秦语容缺乏这样的坚强,这样的勇气,所以她注定要受到更多的苦痛。
  秦语容看着秦语岑转过去的背影,咬着唇道:“姐,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这就是我的命!我不是为钱,我真的只是想他能认这个孩子,请你想信我……”
  秦语岑顿住了脚步,想起关昊扬说的,只要秦语容打掉这个孩子,他就会补偿她。只是用条经幼小而无辜的生命替陈桂秀的虚荣心买单,是不是太过残忍了。而秦语容又真的割舍这个孩子吗?
  她握着伞柄的手加重了力道,她回过身来,走近两步,雨水成线从雨伞的四方落下,切割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小婶,语容,关昊扬他说,只要你们不要这样孩子,他就会补偿你们?”
  “补偿?如果只是点点的话,我们是不会同意的!”陈桂秀现在还是贪心不足!
  “我不要,我要孩子,我不要他的钱!”秦语容和陈桂秀想的不样,“妈,我只孩子。”
  “容儿,现在关昊扬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都在这里守候了这段时间,他从没有出现过。他的心有多硬,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不会认这个孩子的!趁你年轻打掉这个孩子,你还能重新来过。如果你要留下这个孩子,就是毁了你自己,如果不要这钱,你就是傻!”陈桂秀的眼睛里只有钱,她起向往有钱的生活,这会儿有有这个把柄,她又怎么会不多加利用,“孩子没有了你以后可以再生,也许他给的钱你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我们不能这么这么便宜了他!”
  “妈,我不要这么做!”秦语容摇头。
  “告诉关昊扬,我们要五百万和幢别墅!否则我们是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陈桂秀是狮子大开口。
  秦语岑觉得这太多,关昊扬肯定不会给的:“小婶,你再考虑下。”
  “这分不少!”陈桂秀坚持自己的想法。
  “妈--”秦语容咬着唇,突然感觉到阵晕眩晕了,眼前黑,就无力地瘫软。
  陈桂秀立即替把秦语容扶住:“容儿……你怎么样了?”
  秦语岑见状,立即在街边拦了辆车:“小婶,你赶快把语容送回家去,替她泡个热水澡。至于关昊扬那边我替你好好争取。”
  陈桂秀扶着秦语容上了车,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秦语岑站在原地,雨水有增大的趋势。她的鞋面都已经溅上了泥点。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霍靖棠打来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我……我不在家。”秦语岑看着不停落下的雨水。
  “那你在哪里?”霍靖棠正开着车从公司地下停车场出来,这天气,真是让人心中不愉快。
  “在关山大楼。”她并没有隐瞒他,坦诚对于两个人是很重要的。
  霍靖棠听,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直觉就会想到关昊扬:“你在那里做什么?”
  他想她去那里定是有原因的,否则不会去,可是会是什么事让她跑到那里去。
  “说来话长。”她简洁道,“我打车回去再说吧。”
  “你在那里等我,我很快就过来了。”他从公司到关山集团并不远。
  “好。”秦语岑就站在那里等着,她无聊得开始数着雨滴。
  而在关山顶楼,关昊扬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肆意打落在玻璃上的雨水,双手背在身后。他的脸上是向的冷酷,不有半点情绪,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丁树站在他身后,抬眸看了看老板,觉得他身上的冷气比这大冬天还冷:“关总,秦语容已经走了。少夫……不,秦语岑小姐还在楼下没有走。”
  “知道了。”关昊扬从这里看下去是看不到秦语岑的,特别是这样恶劣的天气,只能看到个模糊的人影。
  她还是来了,还是把秦语容给劝走了,只是不知道秦语容到底同意打掉这个孩子没有。如果当初没有这个孩子……他和秦语岑也许就这会走到这步,她就不会和他离婚了是不是?
  只是现在已经找不到这样的答案,他们也已经不再是夫妻!五年……就这样从他们的生命里逝去。
  丁树见关昊扬沉思着,也不多打扰,默默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关昊扬就直盯着那个白色的影子看。
  秦语岑等着霍靖棠来接她,这个时候辆红色的奥迪开向秦语岑,辗过积水的地面,她躲避不及,被轮胎带起的雨水溅湿她浅色的身,那脏污的泥点在白色的羽绒服看起来很刺眼。
  红色的奥迪嚣张地停在了秦语岑的面前,打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下来的正是安倩妮。
  她身的光鲜亮丽,和此刻显得狼狈不堪的秦语岑相比,她美丽而动人,但秦语岑却依旧气质姣好,点也不因此而影响。
  “安小姐,你是瞎子吗?看不到这里有人吗?”秦语岑抬眸,冷冷道。
  “秦小姐,谁让你挡在路边,障碍我停车!”安倩妮的眼里都是讥讽,“这只能怪你自己!”
  “安小姐,你这样真的好吗?”秦语岑柔软的唇角是抹看穿她心思的轻笑,“就因为我曾经是关昊扬的前妻,所以你就这么幼稚的溅我身水?你这是是介意什么?还是对你和关昊扬的感情没有信心所以才会用这招出气?”
  安倩妮似乎被说中了心事,她脸色变,狠狠地瞪着秦语岑:“你不过是昊扬不要的破鞋而已!现在我才是他的正牌女友!我是安家的千金小姐,你个离婚又声名狼藉的女人拿什么和我比,你连我根头发都比不上!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既然安小姐有如此自信我也就放心。”秦语岑笑得很漂亮,仿佛从没有受过伤样,“我希望安小姐能直这样自信下去,任何人值都插不进你们中间最好。”
  “哼--”安倩妮不屑地冷哼声,“你以为我是你吗?是你自己没有魅力抓不住自己老公的心,这怨不得别人!以后你不要来这里纠缠昊扬,你这样是没用的!他爱的人从不就不是你!你是想抓住都抓不住!就连人你也抓不住,秦语岑你是失败的!如果我是你就没脸活下去,不如死了了白了。”
  “只要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人才会不想活,而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开心。”秦语岑那也是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想安小姐若是有我这样的遭遇恐怕早就倒下了。”
  她这个千金小姐就像上养在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的吹打,遇到小小的挫折就会失去生活的信心。而她则会越挫越勇,她不会放弃自己。她只会活得更好。让那么看不起她的人看到她的潇洒!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
  安倩妮真想撕碎了秦语岑那张笑意渐染的脸:“哦,我忘了告诉你,你嫁给他五年,个人很寂寞吧。而我和他在这五年里在国外胜似夫妻,热情似火。你知道他左大腿内侧有颗黑痣吗?知道他最敏感的地方是耳窝吗?知道他和我在起最喜欢什么姿势吗?知道他喜欢在浴室里折腾吗?”
  她好看的眉眼都染着得意和挑衅:“你对他是无所知,你不知道是因为他从来就不屑碰你。”
  她看着对面的女人如数家珍般说着她曾经老公的喜好,她笑得完美,因为她已经不在乎,所以也就不会痛:“你说的我的确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做人不能太无耻,去做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
  “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小三。”她强调着他们是真爱,“我们相爱,而你是他爷爷硬塞给他的!如果不是他爷爷的命令,你根本没有资格嫁给他!只有我有,我才是他想要娶有那个女人!是你破坏了我们!我不是小三!”
  “不管你承认与否,你和她在起的时候,我正是他的合法妻子。他的配偶栏上也写着我的名字,而不是安倩妮。”她现在根本点也不在意了,这么说只是不想她羞辱自己,“无论你怎么否认,你做了小三该做的,真是委屈了安小姐。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们是真爱,我定会可怜你的。”
  安倩妮,脸色瞬间惨白,羞辱难受。
  “秦语岑,你这个不脸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她气愤难当。
  “这世上能让我不好的人绝对不是你!”秦语岑自信强大。
  秦语岑的身后,个黑色的身影渐渐走近,强大的存在感和压迫感让她感觉到了他的靠近。而安倩妮却因为霍靖棠的出现微微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神太过犀利,让她是个字都说不出来,全卡在了喉咙里。
  秦语岑回眸,而他已经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让她贴近自己,彰显着他们之间的亲密:“安小姐,你说让谁不好过?”
  “你们……”安倩妮震惊了,不敢相信秦语岑会和霍靖棠之间的什么关系。
  霍靖棠的大名她已经渐渐清楚了,这个男人可是全市女人的梦中情人!而想要和他攀上关系的男人比想上他床的女人更多。只要能和他沾上点关系的人,做什么事都好办。而他更是如传闻中冷酷无情,从没有对谁柔软过那颗冷硬的心,也不是可以得罪的狠角色。可是他怎么会把秦语岑搂在怀里,是她眼睛看错了吗?
  “我……我……”安倩妮舌头都有些打结,话锋转,“霍靖棠,你别被她那可怜的外表给骗了。她不是什么好女人!她离过婚,还名声不好,你怎么可能和这样的女人纠缠在起。她和你在起定是想图你的钱。我是看在你是锋哥的弟弟份上给你的忠告!”
  霍靖棠薄唇如刃,看着秦语岑的目光里泛起了温柔的连漪:“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霍靖棠的女人!在我眼里她比谁都有魅力。”
  “你说什么!”安倩妮更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切,“不可能!”
  “走吧,我不想和没脑子里的费口舌。”霍靖棠拥着秦语岑,让她躲在自己的怀里,不再去和安倩妮多说。
  秦语岑觉得在他的怀里身心都是暖暖的,她依赖着他的怀抱。
  霍靖棠刚才了两步,回眸盯着安倩妮,眸光凌厉如刀:“对了,安小姐,岑岑身上的这套衣服是你弄脏的,你得赔给她。如果三天内你没有赔偿,那么就得罪了。我会寄律师函给你。而且我手机里有刚才发生切的视频,如果你不想在网上看到安家小姐欺负人的画面,那就动作快点,因为我从来就缺乏耐心!”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安倩妮觉得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痛得她咬牙跺脚!
  ------题外话------
  记得投票投票,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关于正版粉丝福利:
  1每个月1号抽取全文订阅图,粉丝榜前三名的粉丝,奖励99币币!(从8月开始)
  2正版群里有正文没有的阔长版福利文,要看的亲们请加群哦!
  3关于领养榜,60万字后开启,粉丝值高者优先领养!
  4要想在文里客串角色的亲们可以留言告诉叶子角色的姓名、性别、身高、长相、怪癖、三围、身份、职业等等,叶子会尽量满足,每个正版订阅者有次机会。(*^__^*)
  ps:
  1、以上所有只针对支持全本订阅的正版读者,正版读者,正版读者!盗版请止步!盗版请止步!盗版请止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本福利直到本文完为止,最终解释权归叶清欢所有。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