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只有你在我的生命里描绘属于我们的美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那个雍容华贵的漂亮女人在看到霍靖棠时眼睛里亮了亮,抹着鲜艳口红的唇瓣扬起个柔美的弧度,浅浅笑意盈在瞳孔和那张美丽的脸上。她真的很漂亮,很妖媚。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霍靖棠,这五年来他们江家和霍靖虽然交情还在,可是霍靖棠这个人性子太冷,对于江家的人遇上了也只是表现上的客套礼貌,那便是疏离与距离。
  “靖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她盯着霍靖棠,目光又落到了他身边的秦语岑身上。
  她看着秦语岑的目光不同时对霍靖棠的温和,而是带着挑剔的打量。从秦语岑的头发到脚尖,仔细到不放过任何处。这让秦语岑感到很不适应,她的眉心轻蹙,表示着自己的不悦。可是对方却显然不在乎,因为对方的目光深处隐藏着对她的不喜欢。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对她有这样的目光?她从不认识她,也没有得罪过谁。
  但是从她称呼霍靖棠的名字来看,两人应该算是熟悉的,否则也不会去姓叫名,叫得十分的亲切。
  霍靖棠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对方目光里的那种挑刺,他浓眉蹙:“江太太这样似乎很失礼,不合乎你的身份。”
  江太太?
  秦语岑在心里的寻找着这号人物。在京港市的上流社会里好像是有姓江的,只是她从未有打过交道,所以知之甚少。只是听说江家的现任家主已经五十岁了,这位江太太看起来好年轻,保养到根本看不出实际的年龄。
  “我只是多看了两眼这位小姐罢了,又不会吃了她,靖棠你不用这么紧张吧?”江太太--叶眉连笑起来都是那么地勾人。可以说她的笑是让男人臣服的最佳武器。这世上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这样勾魂的笑。
  霍靖棠牵着秦语岑的手,也不再和叶眉多说,就要越过她而去。她与他擦肩时:“你们在这里吃饭吗?”
  “难道不可以吗?”霍靖棠站定,脸色冷漠。
  “靖棠说的这是什么话。”叶眉转身过身来,目光落在他冷毅的侧脸上,“今天我请客,你和这位小姐慢慢吃。”
  “不用了。”霍靖棠不想和江家的人有什么联系,“在这里我都是签单,感谢你的好意。”
  “靖棠,燕儿已经从法国回来了。他爸说家人在聚起吃个饭替她接风洗尘,交给我办这事。我想你们这么多年没见过了,希望你能赏这个脸和我们起吃饭吧。我想大家都会很开心的,特别是燕儿。”叶眉盯着他搬挺直的脊。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你们的家庭聚餐我出现很不合适。”霍靖棠冷冷的拒绝叶眉的提议,“告辞了。”
  霍靖棠拉着秦语岑要离开,可是秦语岑的脑子却只盘旋着“燕儿”两个字,细细的沉思着。这明显是个女孩子的名字,而这个名字和霍靖棠有关系,这是她的直觉!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
  秦语岑没注意到霍靖棠拉她,她个不小心就向前跌倒,霍靖棠是眼明手快,把她给紧紧扶住,而她也只是跌进了霍靖棠的怀里。
  “怎么这么不小心?”霍靖棠的语气虽然是责备的,但也是宠溺的。
  “就是走神了。”秦语岑有些俏皮地吐了下粉舌。
  这样的她看在霍靖棠的眼里就是个可爱的孩子,个长不大,没心眼,需要他保护的女孩子。
  叶眉看着他们亲密相拥的模样,眼底有丝的冷漠,却很快闪过,又浮起了笑意:“看来是我多事了,自古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所以倒是我厚着脸皮自讨了个没趣。靖棠,就算你和--”
  “江太太,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觉得现在再提起来有意思吗?”霍靖棠打断她后面的话,“每个人都的属于自己的新生活,时间在流逝,不可能停留在五年前。而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请你不要再提没有意义的事情。这样只是无理取闹!”
  叶眉见霍靖棠如此冷绝,漂亮的瞳也缩了缩。他这样的态度不免让人生气,加上他竟然在秦语岑面前点都不顾及她的面子,点也不顾及江家和霍家的情谊,这更是让她心里不痛快。
  “霍靖棠,你不要忘了,燕儿她是乐--”叶眉的话又再次被霍靖棠打断,“江太太,你说得已经够多了!这些都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如果你很闲的话还是多操心你的事情吧。”
  霍靖棠扶着秦语岑便匆匆离开,叶眉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眸间光泽流转。她是第次看到霍靖棠这样的紧张和在乎个女人,看他那样子,她想那个女人应该还不知道霍靖棠和江书燕过去有婚约,在起过的事情。而他极力地保护着她,不想她知道吗?
  叶眉正在沉思时,感觉到自己衣袖被人拉。
  叶眉回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双双胞胎儿女江书娜和江书玮。都是二十岁的年纪,青春正成长。
  叶眉的脸上堆起了慈母般的笑意:“就你们两个来了?你姐姐和奶奶呢?”
  “姐说陪奶奶起过来。”江书玮答着母亲。
  “还是你姐孝顺。”叶眉点点头,“你们先去包厢吧,点些你姐喜欢的菜,还有奶奶,牙齿不好了,点些适合她的。”
  江书娜却顺着母亲刚才看过去的方向道,“妈,你在看什么?刚才那个人的背影好面熟,是谁啊?”
  “什么人啊?你看错了吧。”叶眉推了她把,“去和小玮点菜去,别在我耳根边唠叨了。让我清静会儿。”
  “妈,那个人是不是姐夫?”江书娜把心里的猜想说出来,“妈,你说话啊,是不是啊?”
  “他和你姐已经解除婚约了,他和你姐和江家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第了,以后不要再叫他姐夫了,引起别的的误会不好。”叶眉纠正着女儿的称呼。
  江书娜听到母亲话里点明是霍靖棠,气就不打处来:“原来真是他啊!我这就去找他!”
  “你找他做什么?”叶眉把拉住就要冲过去的江书娜,“我刚才说了他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妈,他当年对不起我姐,在我姐生下乐乐后还要和我姐解除婚约。我就是想问问他的心是什么做的?他为什么要那样残忍的伤害我姐?”江书娜漂亮的眸子里写满了愤怒,替江书燕打抱不平,“别人都说他是好男人,可是在我眼里他就是坏人!把我姐逼得出国孤苦伶仃这么多年?他的心里就点愧疚都没有吗?就这么心安理得!以前若不是你们拦着我,若不是看在姐的面子上,我肯定不会这么算了!早找他算帐了!”
  “你胡闹什么,这是他和你姐之间的事情,我们外人插不了手。”叶眉轻斥着她,“就你这个火爆的脾气,给我好好收敛下。”
  “妈!你们不去,也不能拦着我啊。你们都怕他,可是我不怕!”江书娜知道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霍家的地位,在这个京港市里无人能憾动。也没有人敢和霍家的人作对,那只是自不量力的做法,“小玮,你去不去?”
  “姐,妈都说了这是大姐和姐夫之间的事情,我们做弟弟妹妹的不该插手。”江书玮的脾气就很好,不像江书娜的个性火爆,“大姐和姐夫之间的婚约当初是大姐先提出解除的,和姐夫是没有关系的。姐,你不能无理取闹。会让人笑话你的。”
  “我才不怕被人笑话。”江书娜满不在乎,“姐当初那么爱姐夫,她怎么可能是主动加心甘情愿提出解约的,她定是被他逼的!连乐乐都有了,他还这样做,他就不是男人!”
  “好了好了。”叶眉拉着她不松手,就怕她跑去找霍靖棠理论,“这管这件事情谁对谁错,反正不关你的事情。今天你是给你姐接风洗尘,你可不能胡来,你姐回后来都没有提过这个人,你也别在他面前说漏嘴!揭她的伤口!今天这顿饭大家好好的吃,你可不能添乱!除非你还想你姐再次出国几年。”
  “就是,大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别惹大姐伤心了。”江书玮也觉得母亲说得对,站在母亲这边。
  叶眉瞪了瞪江书娜,她才勉强地点头:“这次就放过他……”
  “走吧,去包厢,看看我点的菜上了没有。你们想吃什么就加菜。”叶眉拉着江书娜起往包厢里走去,江书玮在后面跟上。
  没多久,江志海也到了,和死去的前妻生的女儿江书燕起扶着自己的老母亲到了包厢里。
  叶眉笑着上前从老公江志海的手里扶过江老太太:“妈,燕儿回来后,你的气色很不错。”
  “是啊,我盼着燕儿回家已经很多年了,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前能看到燕儿回来,我真的很开心。就算是死了也瞑目了。”江老太太是欣慰地看着右边扶着自己的乖孙女江书燕。
  “奶奶,我可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都回来了,你就要努力地活,好让我多陪陪你。”江书燕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似微风吹拂。
  “好,奶奶就努力活到百岁,烦死你们。”江老太太今天是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天,看着从小疼爱的孙女回来了,这心里真的很开心很开心,那是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她拉着江书燕仔细看着,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了,“这些年你在国外受苦了,孩子。你看瘦得让奶奶心疼。若是再不回来,奶奶也要不顾切飞过去看你了。”
  “奶奶,是燕儿不孝,让你担心了。”江书燕责备着自己,“我以后都不走了,定陪着奶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奶奶握紧着江书燕的手,眼眶泛红,水气浮起,“奶奶让人把你好好补补,还是那个最漂亮的的孩子。”
  “妈,燕儿出国是瘦了点,但是这气质比以前更好了。”叶眉宽着老太太的心。
  “对。”老太太也点头着,“我家燕儿就是最漂亮最有气质的仙女。”
  江书燕眉眼生得秀气灵动,那种美如湖边那飘荡的柳条,有种纤细柔弱的美,亭亭而玉立。仿佛生在江南水乡里温婉脱俗的女子不食人间烟火,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绝非般的庸脂俗粉可以比拟。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了霍家的眼,真正走进过霍家,也只有她有资格站在了霍靖棠的身边。她就这么安静地不语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叶眉想到起她二十岁进的江家门,当时的江书燕才五岁,却长得特别可人。这个女孩子很懂事,对于她这个继母没有点的排斥和厌恶,还体贴关怀她。叶眉也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直到生了江书娜和儿子江书玮,三个孩子都相处很好。二十年的情谊,这对于这对继母女来说,就像是亲生的般。
  “妈,你看说了这么多话,也渴了吧,让燕儿给你倒点果汁润润喉。”叶眉冲江书燕眨眼。
  江书燕起身,取了果汁壶替江老太太倒了果汁:“奶奶,喝点果汁。”
  “好。”江老太太接过来,看着叶眉,“眉子,这个家多亏有你,这么多年辛苦你了。燕儿的妈死得早,你待她如亲生,我也替燕儿的妈感谢你把她教养得这么好。”
  “妈,你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我也是这个家的分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燕儿那么小就很懂事,说我照顾她不如说她太贴心了。”叶眉在这个家里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我是从心里喜欢燕儿,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
  “妈,谢谢你。”江书燕感激笑。
  连江志海也上前拥着她的肩:“老婆,辛苦你了。”
  “你怎么也肉麻起来了。”叶眉娇嗔在拍着江志海的手臂,“孩子们都在呢。”
  江志海今年已经五十有,而叶眉正好比他小整整十岁,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婚姻和爱情。两人这些年都恩爱有加,儿女可爱,这个家十分的美满而温馨。
  虽然叶眉有四十了,但因为她勤于保养,很重视自己的外表,花了很多钱在那张脸上,所以看起来最多有三十五六多,肌肤白皙柔嫩,加上她特别有女人味,身材也火辣,更是把五十岁的江志海的心紧紧抓住,迷得他晕头转向。
  “夫妻恩爱很正常嘛。”江志海还在她额头上亲了口。
  江书娜拍手称赞道:“爸,你太man了,太帅了。”
  “好了,今天是给燕儿接风洗尘的,别抢戏了。”叶眉拉着江志海坐下,也招呼着三个儿女,“你们也坐吧,今天就我们家人吃饭,没有外人,好好吃。”
  江家家子个都不少,其乐融融的,气氛十分好。
  可就是这气氛最好的时候江书娜却直接地来了句:“如果乐乐也在就好了,就真的个都不少了。”
  乐乐……
  江书燕握着筷子的手顿,瞬间,江脸色明显变得暗淡了,眼底也浮起了丝哀伤。那是她心底最深最隐晦的痛,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在出生后,在他满月后,她就离开了他。
  这些年过去,她次都没有见过他。她都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了,长得有多高,像谁……
  坐在江书娜旁边的江书玮在桌下踢了她脚:“你看你……让你不要乱说话,你又胡说?”
  “我哪有胡说,我说的是实话,乐乐是姐的孩子,流着我们江家半的血,也是我们江家的人啊。”江书娜不觉得自己有说错。
  “娜娜!”叶眉斥责着女儿,“闭嘴!吃你的菜!”
  江书娜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起身:“我出去拿点水果。”
  说完,便走过去,拉开门出去了。
  包厢里原本轻松快乐的气氛下就子沉重凝滞了,江书燕缓缓地放下了筷子,心里的伤口撕裂开来。
  江老太太第时间伸手去握着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住:“燕儿,听奶奶的话,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
  “燕儿,你别听娜娜胡说,她就是这样,不该说的话都不经大脑思考就冲出来了。你别难过了,我回去会好好收拾她的。”叶眉安慰着江书燕。
  “燕儿啊,来,爸爸和你喝杯。”江志海拿起果汁要与她撞杯。
  江书燕举起杯子与江志海撞了下杯,然后喝了小口:“奶奶,爸,妈,小玮,你们都别担心我。我很好,真的很好。其实娜娜也没有说错,如果乐乐在这里,我想就真的是个都不少。你们也没有见过乐乐吧?想必也很想他。其实我也挺想他的。生为他的母亲,我却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什么样了,我真的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江书燕虽然说得这么轻松,可是心里的痛就像曾经那般深刻。她之所以这么伤,也是太过重感情。
  江志海和叶眉对视了眼,他们都能感觉到江书燕的心里并不如表面那么坚强。
  叶眉站起身来,上前扶住她的肩:“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人不能过于沉溺于过去,总要学会向前看,往前走,前面的风景才是最好的。燕儿,你也不是个人,你还有我们。”
  叶眉不想让江书燕知道霍靖棠和别的女人在起,她定会伤心的。
  这个孩子就是认死理,爱上个人就不会改变,如果能变,这出国这么些年,也不该是个人回来,可见她人在国外,可是那颗心直在霍靖棠的身上,她对他用情至深。
  叶眉看着脸色阴暗下去的江书燕,知道她的心因为这个名字在疼痛。
  “是啊,姐,你还有我们。”江书玮也给她打气。
  “如果你真想看乐乐,我去找霍家。”江志海看着女儿这般疼痛,心里也难受。
  “爸,不用了。”江书燕摇头,忍着泪意上涌,“至少现在不用了。等我想见的时候我会自己去面对的。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个躲就是五年。”
  “燕儿,你长大了,也坚强了,爸很为你高兴。”江志海心中甚是安慰。
  “这才是奶奶心里那个燕儿,做自己就好。”江老太太眼里片称赞。
  叶眉的眉心蹙了下,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江书燕和霍靖棠当初为什么会解除婚约。如果说没有感情了,那分开也是好事。可是她从江书燕的眼睛里能看到她对霍靖棠深深的爱意,还有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几乎让江家都陷入悲伤里。幸好江书燕站起来了,她自己提议要出国去。当初家里人都不放心,这么个柔弱的女子在外国个人生活是有多辛苦,也怕她会做傻事。
  她却很坚持,淡淡地丢下句话:“如果让我继续待在国内,我永远都忘不了他。我总是会不自主地关注他,我的脑子里全是他,我没有办法呼吸!这样下去,我只会被折磨死的!出国后,在那里至少听不到看不到他,我想我才有机会清空我的心,才能得到平静!才有线生机!”
  她说的话很对,直待在国内也不是办法,那个深爱的人就在她的世界里。她每天都会因受折磨而哭泣,伤口无法愈合,人也越来越憔悴。他们把江书燕送出了国,这去就是多年不回。连过年都没有回来,可见她的心结有多重。
  他们也直劝她,叶眉有时间就会飞到法国去看江书燕,开导她劝慰她。
  而她要决定回国也是最近这段时间,她说已经逃避了这么多年,也该回来了。
  然而时间却依然没有把她心里的感情消磨,现在霍靖棠身边又已经出现了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并不简单,江书燕和霍靖棠之间……不知道会有机会吗?
  另边的包厢里,霍靖棠和秦语岑对坐着,他翻着菜谱:“你想吃什么?”
  “随便。”秦语岑握起水杯送到了唇边抿了口。
  霍靖棠顿住翻菜谱的手指,抬眸直直地盯着她:“你没听说过女人不能说随便,男人不能说不行吗?”
  “没有。”她说话都那么简单。
  “你是怎么了?好像很带情绪。”霍靖棠把菜谱往她的面前推,“你点吧。”
  “我能说我点都不饿吗?”秦语岑把水杯放下,连眼菜谱都没看过。
  刚才她坐在这里,盯着窗外,看着外面街上的人来人往,她脑子里竟然还是只有“燕儿”两个字。她直在想这个叫燕儿的人和霍靖棠到底是什么关系?那个叫江太太的女人与霍靖棠又是什么关系?她怎么知道霍靖棠和这个叫燕儿的事情?
  她告诉自己不要去在乎,可颗心却还是失落,还是要在乎。可谁以前没有爱过个把人呢?而她曾经喜欢过关昊扬这个人渣呢。而霍靖棠好像也没有在意过?可是他真的是点都不在乎吗?他们说不爱这个人的话就什么都不在乎。那他对自己是仅仅停留在喜欢上面,还是爱她?
  这些她都问不出口,她不想做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女人。她不想自己无理取闹。其实她是不想和他吵架!
  然而对于他,她觉得自己还有太多的不知道,这种对他不了解的状态让让她感觉到自己好不安。
  “生气气饱了?”霍靖棠认真地盯着她,眸潭漆黑如墨,“为了替我节约这顿饭钱就这么折腾自己?”
  “霍靖棠,我没有胃口。”秦语岑突然就不饿就不想吃饭,就像他说的那般吧,她可能是真的气饱了,“我想回家躺会儿行吗?”
  说罢,她便起身,就在离开,霍靖棠把抓住她的手,而她却想要挣扎,用尽力气的挣扎。他也不放手,她用力分,他就加力分。让他无法挣脱开来,她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要被她折断了。
  霍靖棠冲服务员挥手,那服务员立即知趣地退下了。
  他起身,瞳孔幽暗:“疼吧?别闹脾气了。”
  “我没有闹脾气。”秦语岑不去看他的眼睛,别开,目光却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霍靖棠把她按坐到了沙发里,然后自己站着,低眸:“岑岑,刚才那位江太太就是京港市南边的名门江家。你多少应该听过。她的老公的大女儿,也就是她的继女江书燕,曾经是我的未婚妻。”
  刚说完这句话,秦语岑低敛的羽睫就突地颤动了下,眼底莫名的忧伤流转着。她放在沙发上的双手,用力地紧紧地揪着沙发,把指甲都扣痛了。可这点痛根本敌不上这意外的“惊喜”。
  霍靖棠默默道:“五年前,我爷爷因为要做个手术,很危险,稍有不慎的话他就可能死在手术台上。他怕自手术会失败,所以想趁他还活着想看到我结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为了让爷爷安心上手术台不得不答应他的请求。他把曾经战友江老爷子的大孙子江书燕介绍给我。在准备手术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在双方家长的见证下订了婚。知道我和她订婚人并不多,当时也只有最亲密的亲友两桌。我和她只是父母之命,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后来处了年多年,我们就解除了婚约,然后她就出国了。我和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直到今天遇到了江太太。”
  秦语岑也静静地听他简单的说完了她和江书燕之间的事情。他原来是为了自己的爷爷,这份孝心难得。她就更不该介意他的过去了是吗?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啊,说她小家气也好,她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舒服。她咬了咬唇:“是不是今天没有遇到江太太,她没有提起过去,你是不是就准备瞒着我,辈子都不告诉我?不让我知道你也有过去?为什么不能对我坦白?”
  “是,我瞒着你是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只是那些过去,已经尘封了这么多年,我和他们也没有任何的交集,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只是怕你胡思乱想,这像现在这样开始对我不信任了。”霍靖棠伸手扶住她的肩,掌心稍微压了点力道,“女人总是会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你敢说你没有胡思乱想,没有往复杂的方向想吗?我就是怕你这样……你的小脑袋瓜不应该装这些过去,只该装我对你的好,对你的疼爱。”
  “可是你把我蒙在骨里,看着我像个白痴样听着你们说着我不知道的事情,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不愿意让我了解你的全部,不愿意我走过去的世界,不愿意让我与你分享切。这说明你也没有对我有多上心!”秦语岑怕的就是这个。
  “这你这句话就不对了,我绝对的反对!”霍靖棠抬起手来轻捏了下她的脸蛋,“不让你知道,那是怕你多想,现在你知道了你就真的是多想了。我和她已经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站在我身边,上了我的人,偷走我的心的人叫秦语岑。就是我面前这个爱吃醋的小女人!”
  秦语岑抬手点也不客气地拍在他的手背上,力道有些大,打红了他的手背肌肤。她心里还是有些心疼,但却硬着嘴:“谁吃你的醋了?你的那些破事,我会吃吗?不要把你想得太好了。”
  “真的不吃醋?”霍靖棠也不顾手背上的红痕,坐到她的身边,“不吃醋就是原谅我了是吗?”
  “你想得美。”秦语岑别开脸,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气不起来,可xiōng口却依旧涨涨的。
  “那些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根本就影响不了我们。”霍靖棠赖皮地搂着她,把她的头往自己的xiōng口贴着,“那些过去,只要不提,我觉得我的世界就从来就没有变过。我就可以假装我的人生从来就没有这个人的出现,而只有你在我的生命里存在着,描绘着只属于我们的美好,只有你是我的天使。”
  ------题外话------
  记得投票,二霍不说以前,是因为那也是他的人生的耻辱。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