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我是幸运的,因为拥有了你的爱和在乎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并不想见江书燕,也不想秦语岑见她,想带她远离他们江家,所以也就没有停下脚步,秦语岑觉得他是大长腿,迈步的频率又比她快,她根本就追不上他的步伐。而霍靖棠可能是觉得到了这点,放缓地脚步。她节奏大乱差点绊倒,霍靖棠才顿住了脚步。
  “抱歉。”霍靖棠自责着。
  “没事。”秦语岑可能是有些理解他的心情,“我知道你不想见与自己过去有关的人事物,我能理解。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自从关昊扬离婚后,她也不想见他,包括和他有关的人,如他的母亲赵玉琳,还有自己的妹妹秦语容,只是有时候是迫于无奈才必须要面对。
  “你怎么这么懂事?”霍靖棠扶住她,心里很欣慰,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懂事到让我心疼?我觉得我怕是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也舍不得。”她与他面对对,扬起了春日里蔷薇绽放的美丽。
  霍靖棠的双手捧着她的脸,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香腮边的柔嫩滑肌肤。
  而两人对视的恩爱模样落在了直在后面追赶着的江书燕眼里。这样幕狠狠的刺痛了她的眼睛,如此温柔的霍靖棠她从没有看到过,更别说是对个女人温柔的霍靖棠,她都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她伸手轻轻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痛感传来。这不是梦,是真实的。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在用力的收缩。她以为自己在这国外几年已经学会了释然与放下,可是在见到他的那刻后,她所有的伪装都粉碎了,只留下个真实的自己。
  她还是忘不了他,这颗心依旧会为他疼痛。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疼?
  她的手指绞在起,微微敛下了羽睫,不去看这样让她难过又受伤的幕。可是脑子里却还是他们恩爱的温馨画面。她不看他并不代表看不见他,因为他直就在自己的心里,从没有离开过。
  可是他的身边却已经有了另外的女子相伴,而且他对这个女子露出了难得的微笑。那种温柔得如泛着波光湖面的眼神是她从没有拥有过的遗憾。
  霍靖棠和秦语岑也感觉到了离他们几步之遥的江书燕。
  秦语岑拉下好捧着自己脸庞的手,站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江书燕的身上,这个女子好美好仙,她连拧眉的动作都那么地让人心疼,眉眼精致如画,纤细而柔弱的美,像是风中飘荡的柳枝,却又是带着比倔强的柔韧。她果然和江书娜,安倩妮这样的类型的千金小姐不同,没有他们身上的骄纵拔扈,而是温婉娴雅,大气高雅。也只有这样真正的名门闺秀才能入得了霍家的眼,进了霍家的门。难怪她能成为霍靖棠的未婚妻,果然不是般的女人。
  秦语岑突然觉得自己又心底泛起了酸意,她竟然嫉妒这样美丽有气质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也曾经拥有过霍靖棠,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她忍不住会介意。她完全不明白像这样美好的女子怎么就没让霍靖棠动丝凡心?还是他说谎骗自己以给予她安慰。而他又有什么理由和她分开?
  秦语岑在心底苦笑了下,看来她是太认真了。
  “我们走。”霍靖棠无视着江书燕的存在,紧了紧握着秦语岑的手,准备离开。
  江书燕见他在离开,急急地叫了他声:“靖……靖棠,等等。”
  秦语岑看得出来江书燕是有话想对霍靖棠说,可是因为自己在场,可能不方便。她对霍靖棠道:“要不我下楼等你,你们聊聊。”
  “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就算要聊,也不会避开你。”霍靖棠不松开她的手,他转眸看向江书燕,“有什么话就说,我还们还有事情。”
  江书娜则看不过去了,她冲保安道:“你们再不让我过去,我就让我爸妈来收拾你们。”
  因为霍靖棠还没有离开,加上她的刁蛮,经理和保安都有些不安,冷汗直流。
  江书娜任性地抬脚人踹了脚,用尽她全身的力气,疼得两个人也只好放水让她过去。、
  江书娜跑上前去,叶眉拉住了她:“让你姐和靖棠好好说下话,你跑去凑什么热闹。”
  “我这不是怕我姐受欺负嘛。”江书娜伸手要去拨开叶眉的手,脸的担心,“他们两个人不知道要怎么欺负我姐。我不能让我姐个人面对他们。我得帮我姐。”
  叶眉看着江书娜身的狼狈,不悦地皱眉:“你看你这身都成什么样了?这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弄成这样?你刚才是不是在他闪的包厢里捣乱,才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模样?”
  叶眉从手包里取出纸巾把沾在她头发后面的菜叶子,还有些酱料给拿下来,眼底都是丝的嫌恶。
  “妈,我就是气不过他抛弃伤害我姐!你们咽得下这口气,不和他计较。我咽不下去,我就是讨厌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看他把我姐伤成什么样了?你们还护着他!”江书娜看着自己这身,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这是她人生的次耻辱。
  “这是他和你姐的事情,我不能让你瞎搅和。”叶眉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去把你这身给我换了,真是丢光了江家的脸!”
  江书娜的眸子转了转,低低的应了声:“哦……妈,你得放开我啊,我才能进包厢啊。妈,还有帮我打电话让那家店给我送套衣服来啊。”
  叶眉见她也乖乖的答应,便松开了手准备打电话出去。没想到江书娜得到自由就跑到了江书燕那里:“姐,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娜娜,不可乱说话。这里没有谁欺负我,你想太多了。”江书燕看着脸愤愤不平的江书娜。
  “姐,你没听到他说的话吗?五年前你们还是未婚夫妻,同床共枕,这五年后,他竟然说和你没什么好聊的!这种薄情寡义之人,你还对他客气什么!”江书娜言词激烈,加上看不惯霍靖棠身边的秦语岑,心里更是怨恨之极。
  “娜娜,别说了!”江书燕洁白的眉心像是揉皱的百合花瓣,“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说是非。娜娜,你回包厢里去陪奶奶。”
  “姐,你太没出息了!”江书娜见江书燕不领情,又轻弹的模样,气愤地咬唇,脚下跺。
  “你能不能安静点。”江书燕觉得头都疼了。
  江书娜这才抿着唇,不言不言,到要看看江书燕想怎么样。
  “靖棠,我没有什么恶意,你不用这样对我抱有敌意。”江书燕解释着,说话也很客气,“做为朋友,这么多年没见,我没相到会在回来的第二天遇到你,所以只是想好好的看下你,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江书燕说完还轻轻嫣然笑,好像她很好样。
  叶眉看着江书燕的笑容里却多几分隐忍,那些疼痛都被她压在了眼底心间,不想让霍靖棠看到。即使痛到呼吸不稳,她都让自己保持微笑。
  “你现在拥有了新的生活,我替你感到开心。”江书燕又加了句。
  秦语岑倒是觉得江书燕要明事理,识大体很多,性子柔软,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这样的名门千金真的太少了。
  “现在也看到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我们有事先走步了。”霍靖棠不愿意去面对江书燕,在他的心里早就结束了,什么朋友……都是他给她点面子。
  “嗯。”江书燕并没有再阻拦。
  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眼,也不满足的。她不敢再企求更多。
  江书娜见他们要走,她急急地拉住了江书燕的手臂:“姐,你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姐,其实就是那个女的,是他迷惑了姐夫,是她从中破坏!你怎么能这样轻易放他们离开!你怎么不去争取你该得的,否则哪有那个贱女人什么事儿!姐,你就是太善良了,这样别人都会以你好欺负!我说过有我在,有江家在,不会让你受欺负的!你既然还爱着姐夫,你就该去把他抢过来!他是你的,怎么能让那个女人站在他身边享受曾经属于你的温柔!”
  “娜娜,你够了好吗?”江书燕内心的伤疤因为江书娜的席话而撕裂开来,眼角浮起了水气,“能让我安静会儿吗?”
  她是对霍靖棠余情未了,可是又能怎么样?他早就已经不是她的未婚夫了。她在国外那些年,也知道霍靖棠自从和她分手后没有再有过女人。她起初以为他的心里还没有原谅她,她以为他对她还有丝的留恋。可是今天看到他亲密的扣住的那个女孩子的手,她所有的幻想都被粉碎!
  “姐,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换成是我,我就会走上去扇那个女人两耳光,告诉她那个男人是你的!”江书娜看着不争气的江书燕,这心里替她急得不得了。
  江书娜的话已经越来越过分,霍靖棠已经无法容忍。他松开了秦语岑的手,她想在拉住他却没有拉住:“靖棠,别去……”
  霍靖棠眼底阴霾浮起,眼底似有霜花凝结而起,身都散发着可怕的风雪气息,冷到让周围的空气都结冰。这样的他让江书娜感觉到了恐怖。她却不怕死地瞪大了眼睛,却害怕地咽了咽喉咙。
  江书燕拉着江书娜退后:“靖棠,娜娜她是有口无心,你别和她个小女孩子计较。”
  “她不是无心,是无脑!”霍靖棠阴鹜的目光紧紧地锁定着江书娜,“如果你们再管教不好她,我不介意亲自动手帮你们管教!”
  “我们会好好教训她的!”叶眉也上前求情,“靖棠别往心里去!”
  “靖棠,我代娜娜向你和那位小姐道歉,对不起!”江书燕把江书娜护在身后,“你快带那位小姐离开吧。”
  江书娜因为霍靖棠如此地在乎秦语岑,不容忍别人侮辱她!她就觉得难受,凭什么像霍靖棠这样好的男人就给了她,而不是自己苦命的姐姐。她心里是愤怒,痛苦,不甘交织在起,也让她失去了理智!
  “姐,我说的全是实话!你没有必要为我道歉,你不欠他们什么!他们就是对狗男女!在你面前秀恩爱,就是要折磨你--啊--”江书娜惨叫声,她抚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蛋,不敢相信地盯着向温柔疼爱自己的姐姐会当着霍靖棠和秦语岑的面打了她耳光。空气里似乎还回荡着这声清脆的耳光声,让江书娜觉得很没有面子!
  “姐,你竟然打我?”江书娜颤抖着声音,“我都是为你的好!你竟然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姐,打我你以为他们会领你的情吗?他们只会看我们的笑话!你太让我失望了!”
  江书燕觉得掌心发麻,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挥手过去的,怎么打在江书娜的脸上。她垂放在身侧的手也在颤抖!她掀起羽眰,看着江书娜红肿的脸:“娜娜,我……”
  她的喉间苦涩无边,所有的话都卡住,个字都说不出来。
  江书娜眼眶都泛红了,她别开脸去,不让霍请棠和秦语岑看到!她狠狠地咬牙,擦撞着叶眉的肩,跑向了包厢。
  “我去看看她。”叶眉的肩被江书娜给撞疼,她也担心着这个孩子,心高气傲的。
  江书燕转眸,对上霍靖棠的眸子:“靖棠,失礼了,让你见笑了。娜娜口不择言也是因为我,如果你有气都冲我撒,不要怪娜娜。她也是为我好,只是有些事情她不明白。我会好好和她说的,不会让她去打扰你和那位小姐的生活,真的很抱歉!我去看看她……再见!”
  江书燕说完,也优雅地转身离开,往包厢走去。她深深的呼吸着,每走步都觉得好疼。她双手在自己的身前紧紧地扣在起,尖锐的指甲都戳疼了她柔嫩的掌心,可这点痛远远抵不上心里的痛。她以为他们会是辈子,转眼,她爱的人已经心有所属。
  霍靖棠看着江书燕消失在包厢门内的身影,还没有转身,秦语岑已经走了前来:“江小姐……她还深深的爱着你。”
  “这只是她的事情,与我无关。”霍靖棠并不想江书燕活得这么累,“这世界上我只想你个人的心里有我就好,其他的都是多余,也是负累。”
  “她和江书娜完全不是个类型的,她很美好,值得任何男人疼爱。”秦语岑看到江书燕如此痛苦,竟然对她产生了丝的怜惜。
  “可任何男人并不包括我。”霍靖棠依旧很冷漠。
  “爱是你是件很不幸的事情。”秦语岑感叹着。
  霍靖棠听了这句话,瞬间就黑脸,抬起脚步就离开了。
  秦语岑知道他是生气了,她追赶着他的脚步,他走得很快,出了店,便上了自己的车。她也紧接着上了车,看着他阴郁的冷:“这样就生气了?我说的是实话,像你这样的男人,没有勇气是不敢轻易爱上的!但是我知道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拥有了你的爱和在乎!”
  霍靖棠也没有理她,只是把车开了出去。
  秦语岑挽着她的手臂,撒着娇:“好了,不生气了嘛。今天这顿饭好好的被江书娜这么搅和,肚子都没有填饱,你怎么还有力气生气?要不回家,我做给你吃?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嘛!”
  “松开!我在开车!”他的语气很冷,果然是生气了,“你这样挽着我的手臂很危险。”
  “你看看你皱着眉,冷着脸,这样很让人怕怕的,也不够帅了,我说过你笑起来最帅的。笑个嘛……”秦语岑伸出两根手指抚上他的眉心,想要把他眉心的皱褶给撑开,“你这样会吓到人家的啦,来,笑个,我没见过帅哥的,让我见见我们京港市女性心中第梦中情人的笑脸,别不给面子嘛……你若不是笑个,我就个星期不理你了……”
  秦语岑是撒娇卖萌打滚博帅哥笑,可是人家冰山大帅哥直都绷着那张脸,反正不给笑脸!
  “你是真的不笑了?”秦语岑仿佛做了个什么重要的决定,她伸手要解安全带,“你再不笑,我就从车上跳下去!”
  霍靖棠听,立即踩下了刹车!并手拉住了她的胳膊,以防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你是有完没完?是不想活了吗?”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跳车。”秦语岑顺势就伸过手臂勾住他的颈子,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xiōng膛上,倾听着那颗为她跳动的心脏,“有你在,我怎么会不想活了。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的活下去。我不会这么想不开的,若是要这样,我岂不是天下叫笨的傻瓜,这样轻易把你拱手让人了。我才不要把你让给别人!就算江书燕是很让人同情,但是爱情不是同情,所以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你放心吧,所以别生气了。”
  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他怕自己因为同情个人而放弃他们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她真没那么傻,同情是同情,爱情是爱情。
  “当年是她不懂珍惜把你给放弃了,这是她自己造成的错。而我不会像她那么傻的,这么好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放弃呢?是吧?”秦语岑在他的怀里扬起晶莹的眸子,“我还是要感谢她,感谢她的放弃之恩,才能让我和你在起。”
  霍靖棠听着她的心声,这才不生气了,圈着她的双臂嘏紧:“若是你敢我让给别人,我定会打烂你的小屁股!还好你不是这么没有良心的人,知道珍惜二字是怎么写的。其实……我就怕你会心软……她回来了,我最怕是会失去你。怕你计较过去,怕你小心眼……”
  如果秦语岑是个明事理,胡闹的女人,那么他真的会好难哄,幸好她能理解自己,明白自己。
  “靖棠,你知道吗?她回来了,而且还是那么美好的女子,我觉得我才怕失去你。”秦语岑多么的不安,“我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坚强和不在乎,但是我总觉得我和你在起好难。所有的人都不看好我们,都觉得你和江书燕才是对。现在她回来了,她是你们家承认过的媳妇。你爷爷会不会让她和你重新在起?”
  “不会的,谁都不会的,你别胡思乱想。”霍靖棠亲吻着她的额头,“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管我感情的事情。以前为了爷爷我已经付出了次,这次我肯定会以自己的感情为重。我会让他们知道我霍靖棠今生非你秦语岑不可!”
  秦语岑在他的怀里安心的点头。
  因为秦语岑下午有课,所以霍靖棠只好把她送到学校里去,至于搬家的事情只能延时到下午她下课。他便回了公司,经过席言的办公室时:“席言,徐锐去哪里了?让他到我办公室来趟。”
  “好。”席言便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了徐锐,“总裁找你,你死哪儿去了?快去他办公室报道。”
  徐锐很快就上来了,跑进了席言的办公室,探听着消息:“霍总他脸上今天刮什么风?”
  “台风!”席言整理着桌上的资料,白了他眼,“不去?”
  “我能敢不去吗?我就是想做好心理准备。”徐锐伸手在自己眉心,左右肩和心口点了下,“席言,祝我好运。”
  “你只要当炮灰的命,耶酥也保佑不了你。”席言泼他盆冷水。
  徐锐便去了霍靖棠的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敲开了门,谨慎不安的走进去,目光扫过坐在办公桌后面闭目养神的霍靖棠,脸色好像是有点不好。
  “总裁,找我什么事?”徐锐站定在办公桌前。
  霍靖棠缓缓地睁开了眸子,冷漠的眸子对上他的眼睛:“江书娜知道吗?”
  “嗯,知道,江家的二小姐……以前你未……不,是江书燕小姐的妹妹。”徐锐差点就说错了话,幸好及时纠正了过来,“她怎么了?”
  江家和霍靖棠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这会儿突然怎么就提到了江家的二小姐了?
  “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以后话不可以乱说。”霍靖棠眼神好冷,当时在那里他不好和个小女子计较,可是她说的那么多难听的话实在是触到了他的底线,伤害了秦语岑,“江家教不好她,那我帮他们好好教教她该做什么样的人。”
  徐锐能看出自己的老板生气了,而且很生气,眼底都卷起了黑暗的暴风雪,强大到要吞噬切。
  “是。”徐锐点头,“没有别的事情我就下去了。”
  他见霍靖棠点头,徐锐赶紧撤了,出了办公室,他才舒出了长长的口气。幸好他不是霍靖棠的敌人,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得罪霍靖棠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上次脱光勾引霍靖棠那个女人和她在的公司倒闭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还有今天这江书娜,这个千金小姐怎么若到了他们可怕的总裁大人了?
  而因为霍靖棠的出现让江家的气氛下子降到冰点,江家行人在包厢里坐着,谁也没有胃口吃饭了。
  江书娜气得坐在角落的沙发内,脸上疼得她难受。
  叶眉让服务员拿了冰袋和毛巾来,江书燕主动上前拿过来,用毛巾把冰袋给包好,走到了江书娜的面前:“娜娜,用这上冰袋敷下脸上就不会这么疼了,还能消些肿!”
  “我不需要你关心了,疼我算了,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多事。”江书娜别开脸,眼眶里都含着泪,他姐姐这巴掌可真够用力的。
  “娜娜,是姐不对,姐在这里向你道歉。你别和姐生气了好不好?”江书燕又耐心地坐到她的另边,看着江书娜脸红肿起来,那样漂亮的小脸蛋给毁了,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姐知道你是我为我好,可是那样的话你不该在靖棠和他的女朋友面前多说的。你这样会伤害别人!”
  “姐,你就这样软弱,就知道伤害别人,可你就没看到别人也伤害了你吗?”江书娜咬唇,“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定不是真的爱姐夫,她图的就是钱,霍家的财富!”
  “不管她图的是什么,那都是他们两人个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没办法去评断的,所以娜娜不要再去搅和了。你没看到靖棠今天那个脸色吗?你得罪谁不好要去得罪他!”江书燕和霍靖棠处了两年,也深知他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他无情起来,比谁都狠,“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愿意和谁在起是他的自由!以后也不要再叫他姐夫了。知道吗?”
  “姐,你就这样甘心吗?你真的甘心吗?”江书娜的泪就淌了下来,“你是乐乐的亲生妈妈,他是乐乐的爸爸,你们家人不应该分开,应该在起,应该给乐乐个完整的家庭。你不能这样放弃的,只要你坚持,姐夫他会明白你对他的爱是最纯粹的,也会明白你们家三口在起才是最完美幸福的!”
  ------题外话------
  小岑岑:后妈难当啊……
  记得投票哈。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