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只想用行动告诉你我已经有你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02
  叶眉不是没有发现女儿的的不对劲,只是有时候不愿意往那些方面想,认为女儿也只是单纯地想帮江书燕抱打不平。可是当女儿被她拉进了洗手间换衣服,这里没有外人,女儿说话就更是放肆了,好像把自己放到了江书燕的位置上,好像认为霍靖棠是她的男人样,话语里的酸意让有听着就觉得不对劲儿,这让叶眉有些不安,所以才有了刚才的猜测和疑问。
  江书娜听到母亲这样问自己,她的心狠狠地跳了下,逃避似的拿起衣服,背着母亲换上,都不敢去看母亲犀利的眼神,怕被她看穿什么似的。
  “在我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叶眉看着女儿的背影,白皙的肌肤,姣好的身段,江书娜发育得很好。
  “妈,我在换衣服呢,没听见你说什么。”她低着头,整理着换好的新衣服。
  “我问你是不是喜欢霍靖棠?你老实地告诉我!”叶眉有些生气了,拉过她面对着自己。
  江书娜则有些耐烦地蹙了下眉:“妈,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别给我躲,告诉我是不是你也喜欢他?”叶眉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
  “妈,我怎么会喜欢他?他在我心里就是我姐夫!我怎么会喜欢上自己的姐夫,你真的太会想了。”江书娜否认着,却按捺不住自己那狂跳的心。
  “真的没有?”叶眉还是有些不相信,毕竟女儿的行为太反常了,“如果你没有你怎么那么激动?比你姐还在意?”
  江书娜又急急地重重的点头:“真的没有。我激动那是因为我姐抱不平嘛,我就是不想他们家三口分开,不想姐再受伤害嘛。你也知道她够可怜的,谁让我的心这么好,就是看不得这些薄情负心的男人!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而且我姐都替他生了乐乐,他还是这样无情,我怎么也看不下去的。妈,我是好心。我姐那个性子,她是说不出什么狠话的,所以只有我帮她了。”
  叶眉倒也是暂时相信了她,她抚过女儿的长发:“娜娜,你听妈的话,你姐的事情不要去掺和,惹得自己身腥。霍靖棠不是我们可以惹的角色。妈怕他会对你不利。还有你不能喜欢上这样的男人,就像你说的他太过冰冷无情,就算霍家家大业大,但是霍家太复杂了,妈不求你能找到霍家这么好的人家,只要能和我们江家差不多就好了,妈是不会让你嫁给没本事的男人让你吃苦,知道吗?记住妈的话,毕业后到公司上班,到时随我和你爸多参加些宴会就能认识些名门公子,嫁个好人安稳过日子就好了。”
  “妈,我才不要这么早嫁人。”江书娜不屑地撇了下嘴,“我这么年轻,才不要被婚姻束缚。”
  “你知道什么!妈是过来人,说的话都没错的,我告诉你只有趁年轻漂亮才能找到好男人,你才有资格去挑剔别人,等你不年轻了,就是别人挑剔你了。”叶眉伸手推了下女儿的额头,觉得她不争气般。
  “就算要嫁,好要嫁最好的男人,谁会嫁给那些没本事的男人!”江书娜又理了下垂落xiōng前的长发,让自己表现出最好的面,然后转开了话题,“妈,姐都二十六了,你还是多操心她吧。”
  “你都说她二十六了,年纪也不小了,加上她曾经是霍靖棠的未婚妻,谁敢要霍家不要的女人。你姐这辈子如果不能和霍靖棠在起,也别想再找个好男人!”叶眉叹气惋惜着,“就算你姐找了其他男人,那些男人和霍靖棠比,这其中的落差感不是每个人都可是以接受的。你姐是嫁不好了。”
  跟过霍靖棠的女人,还愿意跟其他男人吗?
  答案是肯定不会跟的,霍靖棠这样英俊多金的极品男神满足了所有女人的幻想,那些纨绔子弟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值提。
  “妈,那姐她不是要单身辈子?”江书娜咬了下唇。
  “还有个办法就是她还是出国,在国外找个男人,就不知道知道国内的事情。”叶眉掏出包包里的口红替自己补妆,“不过这得看你姐能不能接受。我看难,你姐对霍靖棠就是个死心眼儿,她可能是不愿意放弃的,可又没办法把他抢过来。”
  “听起来姐还挺可怜的。”江书娜看着母亲收好口红。
  “可怜吗?这世上比你姐可怜的女人大有人在,至少她还是江家的千金小姐,吃穿不愁。”叶眉拉过江书娜,“走吧。”
  “嗯。”江书娜把脏衣服丢进了垃桶里,点都不心疼那衣服是花了大价钱的奢侈品牌。
  母女两人重新回到了餐桌边,江书燕笑意盈盈地上前,用果汁敬了叶眉杯:“妈,这些年辛苦你了,为这个家付出太多,把奶奶和我爸都照顾得很好,没有你就没有这个家。谢谢你。”
  “燕儿,你都叫我声妈了,我又是家里的分子,我、经营这个家和照顾你们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就别这样说了,让我都不好意思了。”叶眉当真不好意思的浅笑,“这次你回来了就不要走了,在家多陪陪奶奶和你爸,毕竟这里才是你的家啊。在这里受了欺负受了委屈,还有家人给你依靠,你在外面就是孤单的个人,没个说心里话的人,日子不好过。”
  叶眉袭话是说到了江书燕的心坎儿上了,她意泪上涌,有些难受:“妈,你真好。”
  “傻孩子,我们是家人嘛,还和我这么见外。”叶眉拥抱着江书燕,像是慈母般用手轻抚着自己女儿的背脊,“这些年是辛苦你了,以后就好好在家里过日子就好了。”
  这顿饭虽然有波折,但最后家人还是开开心心的。
  吃过饭回到了家里,江书燕就上楼了,毕竟时差方面还没有倒过来,想要去休息下,家里人也理解,并没有多作其他想法。
  她个人躺在床上,其实怎么也睡不着。她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里面有她存了好多年的关于他们订婚宴上的照片,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保存着这些,实在忍不住相思之苦就会翻出来看看,心里就能平静些。
  她的指尖抚过手机屏幕上他的脸庞,指尖在感受着属于他的温度,却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她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在他名下的棠煌酒店里摆了两桌,只有两家的至亲好友。那天的他穿着白衬衣,系着黑色的领结,黑色的西装,虽然不是礼服那么正式,但他穿什么都那么得帅气,浓眉深目,鼻挺如峰,只是这样的喜事他依旧是脸的冷酷,轮廓依旧冷漠,点笑意都没有。这样的男人未免太过冷情。只是少女的江书燕已经被这样优秀又英俊的霍靖棠迷住了,仿佛眼里只有他的存在,而她是那个爱慕着她的单纯女孩子。
  她眼里的星光只为她绽放,是欣喜而愉悦的,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么优秀的男子,全城女子心中的梦中情人……就是她以后的丈夫了吗?她的颗心被快乐填满,她觉得上天是在优待着她,让她拥有这样幸运。
  他和她起端起酒杯在桌上敬酒,那种感觉她以为就是生世。可是这样的幸福却还不到整整两年,她就失去了他,这失去就是永远了是吗?
  她心如刀绞,不得不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让霍江两家都震惊,不知道为什么她已经在生了乐乐的情况下还要和霍靖棠解除婚约。可是她能怎么办?她没有脸待地霍家,没脸面对霍家人,特别是霍靖棠。离开,是她最好的选择,否则……
  晚饭后,霍家所有的人都在,江书燕站在客厅里,看着众人,脸色严肃,霍填山还正逗着刚满月的乐乐。
  “爷爷,有有话要说。”江书燕艰难地绞动着手指。
  “正好爷爷也有话要说。”霍填山笑得慈爱,冲江书燕招手,“燕儿,你过来。”
  江书燕迟疑了下,然后才走上前去:“爷爷……我……我想和靖棠--”
  霍填山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已经为我们霍家生了乐乐,你的功劳最大,你想和靖棠结婚,想给乐乐个家是不是?爷爷答应你,不光是这样,爷爷还会让你爸送你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别墅车子都会给你,还会给你张无限透支的卡,以后你买什么就买什么。”
  这样的待遇,若不是财大气粗也不敢这么做。霍家的财富无人可敌,想要什么都会给予。
  “谢谢爷的好意,燕儿不能收。”江书燕摇头拒绝着。
  “这都是你该得的,大方的收下,谁都不敢有异议。”霍填山把乐乐放到了阮丽芬的怀里,“你和靖棠的婚礼就在两个月后举行。”
  他想这应该才是江书燕最想要的名份,得到真正的承认。
  霍靖棠坐在沙发里,只是默默地听着,面无表情,白沐兰轻推了下他:“你怎么声不吭。”
  “妈,我当个听众就好了。”霍靖棠端起水杯喝了口。
  这时只听到江书燕道:“爷爷,对不起,我……我不能和靖棠结婚……”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不能和靖棠结婚?这是为什么,乐乐都有了,就该把这婚事办了。”霍填山惊,“你怀孕时说生了乐乐再办,现在乐乐都生了,怎么又不结了?燕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你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做主!我不给让别人欺负你!”
  “没……没有欺负我,我也不委屈。”江书燕摇头。
  “那是怎么了?”霍填山不解,与儿子霍仲明对视眼。
  “如果没什么事,燕儿就安心做靖棠的新娘就好。”霍仲明也很满意这个儿媳妇。
  “不……我不能和靖棠结婚,我要和你解决婚约!”江书燕鼓起所有的勇气,把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虽然只是简单的句话,但是却让她的心都绞在了,仿佛在滴血般。这些都不是她的心里底,可是偏偏必须要这么说这么做!
  她的眼角余光扫过坐在白沐兰旁边,直沉默不语的霍靖棠,他对自己就没有半点喜欢之心吗?想到这里,她的心更是抽疼了起来。
  江书燕这句话在偌大的客厅内仿佛投下了原子弹,在每个沉浸在有乐乐的喜悦中突然爆炸开来,炸得人灵魂脱窍,这肯定不是真的!他们都不相信这是江书燕说的话!
  “燕儿,你是怎么了?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霍填山从沙发内站了起来,紧盯着面前的江书燕,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自她的嘴里说出来的,“你这样做,你让靖棠怎么办?你让乐乐怎么办?燕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江书燕对霍靖棠的关心体贴,对他的爱意,谁都看在眼里,感觉在心里,明明是爱霍靖棠,又怎么会突然提出解除婚约,还是在有乐乐的情况下,这让人很不可思议。
  “爷爷,对不起,我知道我这做做让你们都很为难很失望,可是这是我的决定,请你们不要多问了,乐乐我不会带走,让她留在霍家。毕竟他是霍家的孩子,我知道你们都爱他!我不会残忍地把他带走。”江书燕想他们在乎的应该是乐乐,所以如此说,也打消他们的疑虑,“我和靖棠之间从今天开始婚约解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也许只要说得决绝就能无情,可是她却做不到,她的心随着她说的每句话则增加着痛苦。
  “燕儿,你可要想清楚了,这话不能乱说!我们霍家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这做样?”霍仲明也问她。
  白沐兰是看重这个人品气质上佳的儿媳妇,她上前拉住江书燕:“你不同意你这么做!”
  “白阿姨,对不起,我必须这么做!”江书燕对她的称呼已经从“妈”变成了“阿姨”,这让白沐兰有些无法接受,睁大了眼睛就这么看着她。
  江书燕退开,跪在地上向霍家的长辈都跪拜了三下,然后站起来,准备去收拾东西。
  白沐兰冲自己的儿子道:“靖棠,你就不说句话吗?”
  “妈,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尊重她的选择。”霍靖棠淡淡道,“我从来不会做勉强人的人。她想走就让她走吧。”
  江书燕听着霍靖棠无情的答案,心里说不出的失望,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会在乎他的挽留。明明知道他不可能挽留自己却还是抱了丝希望。这就是爱上个,就会在乎他的言语。
  “你……你总该为乐乐想想,乐乐还这么小,需要亲生母亲和父亲在起。”白沐兰又看向自己的婆婆阮丽芬,“妈,靖棠最听你的话了,你说说他啊?”
  阮丽芬抱着乐乐,看了眼霍靖棠:“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这也是燕儿自己的决定,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我把老骨头管不了。”
  “燕儿……你有什么委屈告诉我,妈帮你做主!是不是靖棠对不起你?”白沐兰只会想到这个原因才会让江书燕失望吧,可是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她也清楚,对不起人的事情他做不出来,可到底是为什么?
  “白阿姨,这和靖棠没有关系,是我的的错,我对不起他,我就是想分开了。”江书燕不再多作停留,匆匆地跑上了楼。
  众人都面面相觑,完全跟不是这逆天转变的节奏。
  而霍靖锋勾着唇,抹阴笑自唇角漫延,仿佛是在看笑话下。
  江书燕把自己早就收拾好的行礼拿下楼来,白沐兰还些不死心地上前劝着她。江书燕却依旧坚定,她冷漠地往外走,江家司机的车已经停在那里,她上了车,让司机开车离开。
  江书燕双手捧着脸,压抑许久的泪水终于决堤而落,从指缝间流淌而下。她哭得没有声音,却十分的悲伤难过。连司机都忍不住鼻酸,却不敢好说话。
  江书燕回到江家,天还没有黑下来,家人都在别墅前的院子里站着,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来。她拿着行礼箱,站在门口都不敢上前,她能感觉到亲人眼里的复杂。
  “燕儿回来了?”叶眉主动打破沉默上前。
  “爷爷,奶奶,爸,妈……我回来了。”她轻咬了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燕儿啊,你真的和靖棠解除婚约了吗?”爷爷就在站原地,眼里都是不相信。
  “爷爷,对不起,我和靖棠真的解除了婚约……”江书燕像是犯错的孩子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爷爷的眼睛,她知道自己让亲人,让爷爷失望了。她没有脸见他们,在他们的眼里霍靖棠是个完美的女婿。
  “你……你太让爷爷失望了。”爷爷从自己的亲孙女口中知道了确定的答案,这才从梦境是回过来,“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太任性了,你让我们江家的脸往哪搁?”
  江书燕也不说话,只任爷爷数落着。就算心里有太多的苦,她也不能说出来。只怕让他人们更是失望!
  “爸--”江志海见父亲摇晃了两下,就气晕了过去。他扶着父亲,“你看你做的好事!把你爷爷给气晕倒!”
  “爸,对不起!”她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好过,可除了抱歉也只能说抱歉。
  叶眉赶紧打了电话让医院来救人,江志海气得给了她个耳光,疼得江书燕只觉得脸上的皮肤像是被火烧了般。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霍家是什么样的家族不用我多说了,你要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进霍家的门吗?你倒好,竟然敢主动解除婚约,把你爷爷气倒下,人家霍靖棠哪里对不起你,你这个不孝不仁的人,你怎么还有脸回江家!”
  “爸……我真不想气爷爷的……霍家并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人与人之间太复杂了,我承受不了了。你们就成全我吧,不要再说了。”江书跪在了地上,燕狠狠地咬着唇,唇瓣都咬破了。
  奶奶护着她,大小她最疼这个懂事的孙女,因为母亲死得早,从小也是她带大的,这感情自然是特别深:“你打她做什么?燕儿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你不能把她当成进霍家的棋子,成为你们联姻的工具。她不想嫁就不嫁!”
  “妈,你就是惯坏了她,所以她才会这么任性,这样擅自作主!”江志海不好冲母亲发火。
  叶眉轻轻拉了下江志海:“你别生气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顺其自然吧,气也没用,现在要紧的是爸。”
  然后她又走到了江书燕的身边安慰着她,让她松开口别咬自己:“燕儿,你爷爷倒了,你爸也是心急,你别和你爸计较。走,我带你上去休息下。”
  “让她就在那里跪着,好好反省下自己!”江志海不同意,叶眉也不敢把江书燕扶进屋里。
  奶奶却执意要和儿子过不去,可是江书燕却摇头拒绝奶奶的好意:“奶奶,让我跪吧,这样我的心里也能好受些。”
  奶奶拗不过江书燕,只能抹着眼泪,心疼着她。
  那天,江书燕跪到了天黑,因为刚生了孩子出月子,经不起这身心上的折腾,便昏倒在了自家的门前。叶眉让家里的佣人把她给弄上了楼的。‘
  江书燕知道自己在这个家,在这个城市是待不下去了,便出了国。
  她都不知道这些年在国外是怎么过的,她以为能忘记,却在知道他直单身的情况下对他,对他们之间还抱着丝希望,她才愿意回来的,她想不他们之间的感情再努力次,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情,他真的有女朋友了。她回来了,在他那里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江书燕躺在床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羽睫柔弱的颤动着,然后两行清泪流淌下香腮边。
  她恨老天的不公平……为什么让她进了霍家门却成不了他的妻!
  现在却是另个女孩子拥有了他所有的温柔。
  霍靖棠和秦语岑重新吃了午餐,然后他送她去上课,到了学校,霍靖棠突然想起了那天奶奶在家庭聚餐时说的话,自己的小堂弟霍靖帆就是她的老师,而奶奶还有意搓和他们在起,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对自己坦白情况。
  “我到了,谢谢。”秦语岑提着工具箱准备下车。
  霍靖棠却拉住她:“你学校里有没有追你?”
  秦语岑盯着他冷毅的侧脸线条,好像还有点阴郁的感觉:“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事情了?”
  “有还是没有?”霍靖棠蹙了下眉。
  “没……没有。”秦语岑笑着道,“我班上我是年龄最大的个,那些小男生都比我小,他们怎么会追我这个老女人!要追也会追和自己同龄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是吗?”霍靖棠有些不相信的挑高的眉,“你看你的样子像二十五的样子吗?完全就年年十八岁的小姑娘,人见人爱,谁会这么没有眼光不追你。”
  “真没有,你别多想了。”秦语岑压根儿没把霍靖帆的事情放在心上,过了些时间完全忘了这么回事。
  “敢有事儿瞒着我,我有你好看的!”他伸手轻捏了下她的脸,现在他是捏脸捏上瘾了。
  “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秦语岑还神经大条的没往霍靖帆的事情上想。
  “最好是没有,就算是也要向我坦白从宽,如果是让我从别人的那里知道什么风声,我定会让你不好受!”霍靖棠的脸凑过来,带着强大的威胁,“你自己好好给我想想。下车!”
  秦语岑便被他给吼下车了,他没有多看她眼,开车就离开。看着他离开前有些生气的模样,秦语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真是奇怪!”秦语岑也没有多想,往学校里去了。
  今天只有两节课,霍靖棠的课,在上课前,他便通知大家:“在上课之前有件事情要和大家说下,下周到星期五五天,我们准备出去临县采风,希望大家周末的时候在家里准备好要带的东西。至于要交的费用大家交给班长就好了。”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开心,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秦语岑坐在自己的画架前,心是思忖,临县,那不是自己的老家吗?可以回去看看奶奶和爸爸了吗?
  要去五天,还不知道要怎么对霍靖棠交待呢?今天看他那张臭脸,肯定是不愿意自己离开这么久的,但这是为了学习,她才不管那么多呢。
  两节课结束后,秦语岑收拾着东西,霍靖帆走了过来:“对出去采风有什么看法?”
  “还好。”秦语岑微笑着,“我先走了。”
  霍靖帆见她似乎有些急:“你是在躲我吗?就因为奶奶乱点鸳鸯谱,所以对我有看法了?”
  秦语岑的脚步顿住:“没有……我这两天有些事忙,所以得赶紧回去。”
  “是吗?”霍靖帆看她那样就知道她不善于撒谎,“既然回家这么急,坐公车很快,我送你,反正我也没课了。”
  “不……不用了。”秦语岑抿了下唇,不知道要怎拒绝他的好意,“这样若是让其他老师或者同学误会了,对你的影响不好。”
  毕竟他是霍靖棠的弟弟,她若是和他走太近了,难免会让他知道,今天他在车上问她那些话是在暗示什么吗?还是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她都不想像下去。他作霍靖帆之间真没有什么的,他也不像是把什么事情都会乱说的人吧?
  “只要心中无鬼就没什么不好的。”霍靖帆很是磊落光明,并没有想太多,“怕是这样,我对你造成影响吧?”
  “不是的。”秦语岑觉得有些心虚,“我真为你着想,喜欢的人老师学生很多。”
  “这种喜欢我只当种朋友或者师长之间的喜欢,并不会往深处想。”霍靖帆轻声道,“只是旁人会比我想得更多更远,他们还真是能操别人的心。”
  “那是也因为他们喜欢你啊。”秦语岑提起箱子,准备离开,却因为心急,被面前的画架绊了下,整个人就往前栽倒。霍靖帆眼明手快的将她扶住:“你没事吧?”
  “没……没事。”秦语岑觉得这样男子温柔体贴,当然是现在最受欢迎的类型。
  霍靖帆将她扶正,因为栽倒的原因秦语岑的手本能在抓住他的外套,这才自知不妥,松开了手:“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给弄皱了。”
  “没关系。”霍靖帆帮她把掉在地上的工具箱提起来,“走吧。”
  秦语岑拗不过他,只好上了他的车,霍靖帆送过她次,加上记性不错,很顺利地将她送到了家。
  秦语岑路上都在想件事情,要不要把她和霍靖棠的关系告诉他,如果不说,只怕造成他的误会,如果说了,那他肯定不能把她当成普通的学生看待了。万给她特殊的待遇,那在同学的眼里恐怕会造成误会。而且她这么主说自己和霍靖棠的关系在他的眼里会不会变成炫耀。这让她也感觉到了头疼。
  “霍靖帆,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她也不管那么多,总比他对自己造成误会好。
  霍靖棠的手机又不适合的响起了,他接了起来:“好,我的姑奶奶,我马上来,你别乱跑。”他收了线对秦语岑道,“我这里有急事,得走了。”
  秦语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下车,冲他挥手。
  她上了楼,看着自己已经收拾好的东西,给霍靖棠打了个电话过去:“你下班了吗?”
  “没有。”霍靖棠的语气有些冷淡。
  “哦……”秦语岑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又说不上来,他就是这么个冷淡的人,“那你什么时候--”
  “我今天没有时间过来帮你搬家了。”霍靖棠知道她要问什么,“我今天有应酬,改天再说这事儿。好了,不和你多说了,记得吃饭。”
  霍靖棠收了线,冷眸寒霜,他的桌上丢着几张照片,上面的主角是霍靖帆和秦语岑,抱在了起,看在霍靖棠的眼里就是刺眼的。这个小女人今天他还提醒了她要坦白从宽,没想到转眼就自己的弟弟抱起了。
  霍靖棠坐在靠椅内,是无止尽的沉默。站在边的徐锐也字都不敢说,只觉得冷气缭绕。
  “今天董总的应酬替我答应了,约好是香榭丽法国餐厅。其他地方我不去。”霍靖棠吩咐着徐锐。
  “好。”徐锐点头。
  这时,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席言走了进来,看了眼旁的徐锐,走到了霍靖棠的办公桌前,站定:“总裁找我有什么事吗?”
  霍靖棠已经在席言进门时把桌上的照片收进了抽屉里,他抬眸,看着她:“今天我陪不了岑岑吃饭,你陪她去香榭丽法国餐厅。我已经在那里订了位子,你回去载她去好了,但是不要说是我请的,懂?”
  席言就算不明白也会点头说明白:“好。”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心里忐忑不安,难道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吗?
  就这样,席言先给秦语岑打了电话让她别做饭,她便开车回去接她,秦语岑则觉得破费了:“又没有什么事,干嘛去香榭丽法国餐厅吃饭?这不是破费吗?”
  “没事就不能去吃饭了?我们挣钱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享受啊,否则干嘛这么拼命。”席言边开车边解释,“况且是我请你,又不是让你请你,我怎么还这么啰嗦呢?”
  她们到了餐厅,席言说订了位置,报了桌位,服务生便领他们到了左边靠窗的位置。
  席言和秦语岑坐下,拿起了菜谱:“岑岑,我告诉你,别为了省钱而委屈自己,点最贵的吃,知道吗?”
  “言言,你是发财了吗?”秦语岑用菜谱挡着自己的脸,小声道,“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吃吧?你不吃得肉疼吗?”
  “有什么好疼的,你只管吃好了,我不会把你当在这里洗碗的。”席言指着菜谱上的图片,“法国鹅肝,红酒焗蜗牛,鱼子酱……”
  反正这顿饭是霍靖棠说了请客,又没有花她的钱,她自然是不会客气。就算要肉疼也不是她疼,若是让秦语岑知道这饭是霍靖棠请的,而她全点贵的,会不会怒得掀桌。因为她在坑她的男人!
  而完全不知情秦语岑听,都是上好的法国美食,还是有些替席言肉疼:“你没必须全点这些贵的吧……”
  “我点你吃就行了。”席言把菜点好,端起了水杯喝了口。
  而秦语岑则环顾了下四周,这转头,她就看到了背着自己那桌那个侧坐的男人不正是霍靖棠吗?他脱下了黑色的大衣外套,着寺墨蓝色的西装,里面是浅蓝色的衬衣,加上宝蓝色的领带,看起来时尚又帅气,难怪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女人眼睛都不转了,全落在他的身上了。
  那个女人穿着件黑色的抹xiōng裙,那雪白的肌肤,傲人的事业线十分嚣张地坦露在霍靖棠的眼前,她竟然还点羞涩感都没有,抬起手来掩唇轻笑,她没到霍靖棠说过句话,她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秦语岑用力揪紧了垂落在双膝上的桌面,席言似乎也看到了霍靖棠,再看看那女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样。他们那英俊帅气的霍总八成被家里人逼得又要相亲。可是他以前不都借口推掉了么,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相亲,并且还让她带秦语岑来这里吃饭,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怪她总是觉得不安。
  席言瞄了眼秦语岑的脸色,有些难看:“吃醋了?”
  “没有。”秦语岑收回目光。
  “那女的恨不得把自己的xiōng都抛出来,真够騒的。”席言冷眼看着,“不过多半是硅胶,霍总对假的东西不会感丝半点的兴趣。”
  “你怎么知道,男人不都喜欢大的么?”秦语岑反问她句。
  “不信,你问霍总。”席言挑眉建议。
  秦语岑低头,不想再说。
  只听那个女人说道:“我爸说带我来见识下,和他生意上的朋友吃个饭,所以我就来了。我不知道他还有另外的意思……希望你不要生气。”
  “不会。”霍靖棠声音轻浅,“你也知道,不能怪你。”
  这话说得好体贴好绅士,见了大xiōng美女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真是太气人了。
  竟然敢背着她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别的女人相亲,说什么没空帮她搬家,原来就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秦语岑在心里是越想越气。
  “那……你有女朋友了吗?”那女子小心地问,声音很柔,比江书燕还柔,但江书燕的声音柔软得很好听,而这个女人只会让人起鸡皮疙瘩。
  秦语岑听到这个问题时,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似乎也在等待着霍靖棠的答案。
  “有。”霍靖棠很坦白。
  秦语岑听了他的回答,心里的气下就消了大部分,还算他有良心,诚实,知道坦白,否则的话她不会饶了他!
  “我爸说你单身很久了……”女人的眼底有丝的失望浮起来。她父亲说她没有女朋友她才来的,没想到他竟然有了。
  “既然你不是来相亲的,小姐你关心我这些好像多余了。”霍靖棠其实早就知道了她是在装,这会儿真的套出了她的话。
  女人自知失言,有些尴尬地咬了下唇:“我爸在来的路上介绍了下你,所以我就知道了。我爸说你们这样优秀的男子有很多女人倒贴的,外面的那些女人都是不会领回家给家里人看的,都是在婚前玩玩图个乐子,不会是想结婚成家。他说名门里的婚姻都是门当户对的,而且你有眼光定会选我这样出身的女孩子,是不是?”
  “我的眼光的确向不错。”霍靖棠的薄唇角微微勾起,“所以我选的女朋友以后会是结婚成家生小孩子的那种。”
  女人很惊讶,有些不甘地咬唇:“她是哪家的千金?”
  霍靖棠却摇了摇头:“她是个很的女孩子,而且很合我心意,这点就够了!”
  “那她漂亮吗?”女孩子似乎还不死心。
  “想知道?”霍靖棠轻推开单人沙发,优雅的起身,手指轻扣着西装的钮扣,然后大步走向了秦语岑。
  他站在她的身后,倾身上前,双手撑在她沙发两边的扶手上,她整个人都被他轻拥在了怀里,他身体的阴影将她笼罩,如他的温柔般将她包围。而她动不动,任她在自己的脸颊上亲了下。
  这个餐厅里这么多人,现在又是用餐的高峰期,她想大家肯定都看着这里。他还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亲她,这让她感到很害羞,脸上开始发烫。
  “怎么在这里吃饭都不告诉我?”霍靖棠低眸,把她的羞涩尽心眼底,“你说你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他句句暗示,可是现在处于吃醋劲上的秦语岑根本就没注意到。
  “如果我告诉你了,就撞不破你的好事了,是吗?”秦语岑抬眸,对上他染着笑意的眸子,“明明是你瞒着我在这里和别的女孩子相亲,你还恶人先告状,反而说我?”
  “我和她都不知道他父亲的安排。”霍靖棠解释着,“你也听到了我承认我有女朋友了,断了她的非分之想,不给她任何点机会!”
  “我在这里遇到你了,你当然这么和她和,如果没有遇到那你是不是就会承认自己单身很久了。”秦语岑现在就觉得他是因为她在这里才会这么会说话,“你全都是做给我看的。”
  “我只是想用行动告诉你不敢谁给我相亲,我都不会要,因为我已经有你了!而你呢……”霍靖棠看着她生气的眸子,“没有背着我去相亲吗?”
  “我怎么可能!”秦语岑杏眸圆睁。
  席言见他们似乎要吵起来了,插了句嘴:“霍总,今天是我带岑岑来这里吃饭的,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在这里吃饭。是我的错,你们别因为这点小事而争执嘛。还有岑岑你怎么能不相信霍总的为人呢?他是不可能背着你胡来的!你可不能耍小性子。”
  霍靖棠却没理席言,只是盯着秦语岑:“真的没有吗?”
  秦语岑突然就放大了瞳孔,很是惊讶,他真的知道他奶奶手策划的那次和霍靖帆的乌龙相亲吗?所以怀恨在心?今天也给自己来了这么出!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报复心很强大!
  “霍靖帆!”两人异口同声。
  ------题外话------
  感谢留言给叶子祝叶子小宝贝生日快乐的亲们,感谢你们。记得投票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