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我就跟你去临县你家,做上门女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也不想憋在心里和秦语岑杂绕圈子了,而经这么提醒她终于想起了霍靖帆和她那次因奶奶的好意而产生的乌龙相亲,其实那在秦语岑的心里根本算不上什么相亲,而在霍靖棠的眼里却是红杏出墙,对方竟然还是他弟弟他当然非常的生气。
  和霍靖棠起的那个女人看到他走到了隔壁桌,那里还坐着两个气质容貌上佳的女人,不免让她感到很大的威胁。霍靖棠看上的女人自然是不会差的,果然是天生丽质,连她都不免觉得稍差分。这也是霍靖棠对她连正眼都不看眼的原因。
  女人起身,装作大度地上前:“霍总,这两位美女不介绍下吗?”
  霍靖棠转身似乎就已经忘了这个女人,他直起身子:“这位就是我的爱人。”
  “爱人?”女人眨了下刷得浓密的羽睫,“你结婚了?”
  突然股怒气就涌上了心头,女人蹙紧了眉,似乎感觉到被欺骗了,愤怒地指责着他:“你都结婚了还来相什么亲呢?你玩我吗?”
  “你不是说不知道这是变相的相亲吗?那我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只是看在董总的面子上吃顿而已,你可能想太多了,想多了毕然就是失望的。”霍靖棠句话堵得那女人句话都说不上来。
  她气得脸色涨红,捏紧了手里的包包,又不好发作,咬着唇,气得失去了淑女的风度,转身就离开了。
  席言看着那个女人气成那样,见她走后这才忍不住笑了出来,冲霍靖棠举起了大拇指:“霍总,你太能损人了。佩服。”
  霍靖棠脸的自豪,对付这些女人他自然是有套,如果不把对方给气得吐血,那么就会对他纠缠不休,还是狠点才能把那蟑螂给打走,他才能涂个清静。
  “把喜欢你的美女给气走了,还不快去追?”秦语岑满不在乎地端起了水杯,抿了口。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霍靖棠拉开她身边的沙发单人座坐了进去,却往她这边靠近。
  “是吗?”秦语岑反问他,笑意在脸上,瞳孔却是冷漠的,“那美女xiōng大,腰细,腿长,你这样把人气跑可就做可惜了。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你看你这小心眼儿的,干嘛总往她身上扯?”霍靖棠瞄了眼席言,那可是她的下属,她就不能给她留些面子么?非要在这个时候在这件事情上和他较劲儿。
  “那你怎么就扯到霍靖帆的身上了?”秦语岑反问着他,不满他的的小心眼儿。
  霍靖棠突然站了起来,伸手去把秦语岑也从位置上拉起来:“跟我走。”
  他们之间有些事情得单独说,这俗话是家丑不可外扬,有席言在多少有些不方便。
  “我不走,点了这么贵的东西我还没尝上口。”秦语岑使着性子,今天她是就是想顺着他。
  “下次我请你,想吃什么都可以。”霍靖棠依旧不放弃,用力,就将她给带离了桌子边。
  秦语岑挣扎着,不满的控诉着:“你放开我,你这个的男人!”
  霍靖棠才不会这样松开她,黑着张脸,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讯息,谁都不敢上前。
  服务上把菜品上桌,席言看着桌三人份的餐点叹息又摇头:“我个人怎么吃得完啊!”
  “不介意的话,我陪你。”道温润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席言回头,看到白衣白裤的白雪霄,她抿唇:“怎么哪里都有你?你是在跟踪我吗?”
  “我今天有和客户在这里吃饭,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你个人坐在这里?”白雪霄自然也看到了霍靖棠把秦语岑给拉走的画面,“我哥和秦语岑怎么了?”
  “两人闲生活太清闲无趣,所以打情骂俏的打刺激呗。”席言把桌上的餐巾布铺好在自己的双膝上,抬眸盯着他,“你还吃得下?”
  “舍命陪美人。”白雪霄轻笑着,“是不是很感动?”
  “算了,你还是别吃了,万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可赔不起白家的独子。你爸妈还不把我杀了。”席言用勺子舀了口鱼子酱入口,细细地品味着,“吃不完,我可以打包回去。不能làng费!”
  “还不至于被撑死吧,这也太有损我的形象了。”白雪霄倒上红酒,“如果真不幸挂了,我爸妈就交给你了。”
  席言差点噎着,伸手拍着自己的心口:“白雪霄,你能说点正常的嘛。”
  “有哪点不正常吗?”白雪霄浅笑,眸中水纹愉悦的荡漾。
  “食不言,我不和你说了。”席言低头专心地吃起来。
  白雪霄就坐在她的对面欣赏着她优雅的吃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也是种享受。
  而被霍靖棠带走的秦语岑被他强迫推上了车,便开车离开了。秦语岑路上都没有说话,别开脸看着车窗外,她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受。是在生气,还是在吃醋?也许两者都有,这颗心有些烦乱不堪。而霍靖棠见她不说话,他要认真开车也没有说话,他们是路的沉默,直到霍靖棠把她给截往棠煌帝景。
  “我要回家!”秦语岑的心里很不舒服,现在不想和他单独相处,她怕管不住自己的脾气。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要好好谈谈。”霍靖棠把车停在院子里,熄了火,双手还紧紧地握着方向盘。
  “我们现在都不冷静,你觉得适合谈事情吗?”秦语岑的目光落在院子里的某处,“我想回去躺躺静静。”
  “是不是我今天不这样做,你永远都不会告诉我你和小帆的事情?”他已经暗示过她,可是她却好像并不放在心上,也没有主动向她说起这件事情。
  “我和霍靖帆之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你奶奶叫去吃饭的,没想到她会把霍靖帆叫来,我们就是起吃饭,什么都没有发生。”秦语岑耐着性子,声音淡淡的解释着,“我不想和你吵,这样不是我要的生活。我知道你不喜欢别的男人靠近我,我能理解。就像我不喜欢别的女人喜欢人样,在对对方的在乎,应该高兴的事情为什么要变成争吵和怀疑呢?就因为奶奶的原因我才和霍靖帆起吃饭,你就来了今天这出相亲宴,是在提醒我,你霍靖棠很抢手是吗?那些女人是排着对想和你在起是吗?霍靖棠,你真的很幼稚!”
  “是,我幼稚,那谁不幼稚?”霍靖棠薄唇冷勾,轻哼了声,“那对你最残忍的人就不幼稚,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后悔和我在起了?”
  “……”秦语岑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她拧了下眉,伸手就要去推开车门,霍靖棠长臂伸,拉住她:“话都没有说清楚,你要去哪儿?”
  “如果不能好好说话,但也不能相互相伤害。”秦语岑的手指还扣在推把上,“现在大家都在气头上,怕说出口的话都变味,变成刺,扎得对方生疼。我不想这样,因为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等气过了,也是收不回来的。那些伤害在以后的日子里也会像阴影样跟着我们。”
  她不想美好的生活因为时的冲动些无心的言语而染上阴影,后悔也怕是来不及的。
  她的羽睫轻轻低下,颤动了下:“我既然选择了和你在起,就没有想过在天会回头,哪怕有天你觉得我们不适合了,我们分开了,我也不可能去找他。是非对错,人心善恶,我还是分得清楚。”
  关昊扬对她的利用伤害是多么的残忍,她又怎么可能不吸取教训,还会傻傻地往他的枪口上凑去。个懂珍惜的人永远都不知道爱是什么。个不懂爱的人她又怎么可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他真的是多虑了。
  “我其实有想和霍靖帆说清楚,但是可是都被打断了,第二,他是你弟弟,我怕说出来他会让霍家人都知道,我怕他们知道我以前结过婚,我心里很不安。在看到江书燕之后,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能入你们霍家,她是名门闺秀,她有家世,她漂亮有气质,她还有清白……而我和她比,我好像没有哪点符合你们家挑选儿媳妇的要求。纵使我总是告诉自己不要怕,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可是真的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吗?我们可以不顾所有人的感受自私在凭着这份爱就在起吗?”秦语岑的语气里漫延着悲伤,“有时候很多事情不仅仅因为有爱就够了,你看那么多相爱的人最后还是得分天涯……我怕我和你也会走上这条路。就算有心理准备,可是若真的有这天的来到,我想我还是心有不甘!”
  “我也怕在必须结束这段感情的时候,自己会放不下,会像那些纠缠不休的女人样纠缠着你,变得俗不可耐,变得让你厌烦……变得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她的眸里的星光片黯淡,呼吸沉重,空气都因为她的沉默而静默起来……
  霍靖棠伸手,将她扣着门把的手和另只手都包裹在他的掌心里:“不会有这么天!我保证!”
  秦语岑抬眸,摇了摇头:“承诺越是美好,当破碎时就越痛苦失望。”
  “他们若不能尊重我的选择,我只能遵从自己的心声。”霍靖棠将她揽在怀里,“我就跟你去临县你的家,做上门女婿。奶奶和爸,还有小轩应该不会嫌弃我吧?”
  秦语岑被他这样的话给逗笑了:“你个大少爷,我们家伺候不起。”
  “洗衣做饭这些很简单,难不到我。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晚上好好伺候下我就行了。”霍靖棠的拇指摩挲着她柔滑的脸蛋。
  “你真的能愿意到临县去?放弃这里的切?”秦语岑还是有些不确定。
  “这怎么能说是放弃呢?棠煌集团本就是我手创建的,它只属于我,永远都是我的,不可能变成霍家的。至于霍家的切我爷爷我爸想给谁就给谁,在我自立门户的那天就没想过要争霍家的切。只要自己创造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所以啊就算我不要霍家的切我也能养活我,养活你。”霍靖棠早就想好了这切,否则也不会自己出来创建属于自己的事业,“我就算到了临县,我还是可以办公的,有徐锐在,还有那些公司高层主管在,我倒是可以清闲阵子,好好体验下上门女婿的感觉。所以你不必有这方面的担心。”
  “如果你真的到我家做了上门女婿,你家爸妈不恨死我才怪,肯定以为我是狐狸精转世把他们优秀的儿子给迷惑,竟然跑到临县的小渔村里去做平凡人。”秦语岑可以想像自己到时的处境会有多凄惨。
  “我爸妈还不至于这么无理取闹的,我爸心里就只有霍靖锋,只要他不去做上门女婿,我爸不会掀什么风làng的,至于我妈,她就是表面看起来很强大,内心其实很柔弱的,只要多说些好话,多顺着她点,她想明白就好了。”霍靖棠对父母还是有定的了解。
  如果说个男人愿意为你放弃庞大的家族财产,而只身和你去小小的村落点儿都不感动的话,那是假的。因为他把他们以后的路都考虑得那么长远。
  秦语岑想就算这话只是他安慰她,时兴起的玩笑话,她都是感动的。她忍不住水气浮上眼角,氤氲着黑白分明的眸子。
  “想要和你起去临县的话不假,不必有任何的忧虑。”霍靖棠总是能看穿她的心思,给她打上针强心剂。
  她想她该是心安的,他给她的是关昊扬都不曾给过的,若不在乎,又怎么会吃醋这么厉害,又怎么能发自肺腑。
  “既然知道那以后就要和小帆保持距离。”霍靖棠提醒着她。
  “这怎么可能?你忘了,他是我的老师。”秦语岑拉下他的手,视线与他的对上。
  “你是我女人,他是我弟,我弟竟然是你的老师,他以后要叫你声嫂子,这关系真是够乱的……”霍靖棠自嘲的轻撇了下薄唇,“你到是心安理得的,若是让小帆知道了,他肯定会受惊吓的!”
  “我也没想到他会是你弟弟。”秦语岑也叹息声,难怪她第次上他的课就觉得眼熟,原来还真的是兄弟。
  “就算他是我弟弟也不能给他任何念想!我奶奶也是,怎么就没把你介绍给我,竟然给小帆,如果他把你介绍给我,那么我们就能顺理成章了。我奶奶的挑的人,我妈也不会反对的。”霍靖棠觉得这真是阴差阳错。
  霍靖棠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奶奶说他的话,说他的性格冷,脾气差,这么好姑娘配他是糟蹋了。
  秦语岑的目光里都是嫌弃的颜色:“说明你在奶奶在心里形象不好呗。”
  “我哪里不好了?”他挑眉质问,想得到他的人的女人可如过江之鲫。
  “就你这脾气……除了我没几个人受得了。”秦语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这个男人有时候脾气真的很大很差,在言词上总是冷死人,可是他会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给她个怀抱,她就觉得这就是她想要的,不需要太多的甜言蜜语,要的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温暖而窝心。
  “这辈子你都这么受着。”霍靖棠收紧了双臂,他想永远把她圈在自己的怀抱里。
  “先受着,受不了再跑也不迟。”秦语岑则捂着唇角笑了。
  “你休想!”他捧着她的脸,眸色加深。
  她没有退缩,他口轻咬在她唇上,她也主动回吻着他,他们火热的唇舌就交缠的吻在起,缱绻而绵长。
  有些话说清楚了,那些介意,那么些疼痛似乎就渐渐消失了,对方的心尖上只有想要好好爱着彼此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生世……
  秦语岑被他吻得晕乎乎的,红着脸道:“下周到周五我们要去采风,霍靖帆带队。”
  “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白说了?”霍靖棠又黑了脸,“不许去!”
  他怎么可以给他们相处的机会,五天是什么样的概念,他不仅会想疯了,更是把她推到了自己弟弟面前,让他那傻弟弟心心念念吧?他不主动说出他和秦语岑的关系,那是因为他早已经计划好了切。要给所有人个惊喜。
  “那是我们的这学期的毕业作品,我不去的话,我就交不了作业,就是零分。我从小到大读书可都没得到零分!况且这是学习,你怎么可以这么。我答应你我会和霍靖帆保持距离的,我能感觉出来他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弟弟的为人吗?”秦语岑伸手拍着滚烫的脸蛋,“你若不放心,你就跟来呗!”
  “这个提议好像不错!”霍靖棠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笑得特让人想揍他。
  “不会吧?你真要来?你别打扰我学习,否则我跟你没完!”秦语岑蛾眉染怒,这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