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我在为我们幸福生活着想,最正经不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因为要去采风,所以秦语岑觉得有些事情她该趁采风之前处理下。这两天都是上午没课,她到是有时间办些事情。
  奶奶交待她的关于秦语容的事情,她必须要面对关昊扬,可说实在话,她真不想和他见面。第二,她若是去见关昊扬,那么霍靖棠会不高兴的,她们之间的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总有小问题。霍靖棠这人就是小心眼儿,连自己弟弟的醋都吃,何况是关昊扬,这个以前是她名义上,曾经拥有过她的男人!换成谁都会生气的!
  秦语岑想在电话里解决就好了。她打了个电话给关昊扬,开门见山道:“我找你是和你说秦语容的事情。”
  “好,不过我现在在开会,你到我公司来,我的会议差不多就结束了。”关昊扬看了下时间。
  “不用了,我们就在电话里说就行了。”秦语岑因为吃过两次亏了,也把霍靖棠说的不能单独和关昊扬见面的话记在了心里,所以拒绝了他,“如果你在开会,会议结束后你打给我。”
  “秦语岑,这样的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谈会方便些。”关昊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坚持和她见面,“如果你怕到公司被别人认出你来,那就在关山旁边的咖啡厅见可以。”
  秦语岑沉思了下,她知道关山集团旁边有个咖啡厅,以前上班时她会去坐坐,那里人多,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敢乱来。而且上次吴婶借给她的雨伞她到现在都没有机会还,今天就并带过去好了,她也不想属于他们关家的东西放在她这里。
  “好。”秦语岑这才同意。
  她收了线,拿起了雨伞,背上包包,便出了门。
  她打车到了关山集团旁的咖啡厅,点了杯咖啡,坐了会儿,就看到关昊扬从她所坐在位置外的玻璃墙经过,他顿了下脚步,盯着她手里的咖啡眼,又迈开步子往店门而去。
  关昊扬很快走到她的面前,拉开了沙发坐下,盯着她打量。
  现在回归校园后,她就穿得很简单,素颜朝天,扎着马尾,穿着雪地靴,看起来青春无限,朝气蓬勃,加上爱情的滋润,她的气色十分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的小姑娘样惹人多看两眼。
  她脸上的,瞳也里的笑意都是她和他在起时他不曾看到的。而给予她最纯真笑容的那个男人却不是他。
  这让他的心似乎有些异样的感觉浮起,他不及细想已经压制住。
  服务生上前:“先生,要点什么咖啡?”
  “你没帮我点?”关昊扬惊讶。
  “我不知道你要喝什么。”秦语岑自顾自地抿了口香醇的咖啡。
  “我喝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他微眯起了眼睛,这么多年的习惯怎么可能轻易就改变了,她竟然说不知道。
  “我该清楚吗?”秦语岑犀利地目光对上他的,“那些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情我何必记在心上。”
  “你--”关昊扬突然就泄气了,她在暗示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之于她已经不重要,所以也不会记得和他有关的事情,“都把你的心思放到霍靖棠的身上了。”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秦语岑冷淡道,“还有今天我是来谈你和秦语容的事情,不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的事情已经翻篇了,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提起。如果可以我宁愿我们是陌生人!我想这样谁也不会打扰对方的生活。”
  关昊扬伸手放在桌面面上,灰色格子的西装袖口有截白色的衬衣露了出来,钻石的袖扣在灯光下折射着璀璨的光束:“你是怕我打扰你和他的生活吧……”
  关昊扬侧眸看了眼旁还等待着他点咖啡的服务员:“杯蓝山咖啡。”
  服务员便离开了,秦语岑脸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关昊扬的话而有所慌乱:“我想安小姐也不希望我出现在你们的生活里。关昊扬,如果你还有心,就善待下爱你的女人!不要伤害了个又个!”
  “你是在说我伤害了你吗?”关昊扬却总是揪着她和他的以前说事,让秦语岑很不悦,“如果你再这样说话,我就离开了。”
  “秦语岑,这样就生气了吗?”关昊扬冷冷笑,手指在桌面面轻敲着,“无论你怎么逃避,过去我和你是紧紧纠缠在起的,我们是夫妻,你结过婚,又离了婚,离了婚的女人就掉价了,想要再嫁好点很难,何况是霍家。你是怕我们的过去让霍家人知道让你豪门梦落空吧?秦语岑,你竟然也虚荣到了如此地步!你越是这么小心,我就越想看看霍家人知道你曾经的切后有‘惊吓’表情,我就是想想都觉得很有趣。”
  关昊扬不自觉得轻笑了两声,然后反问她:“你说是吗?”
  “关昊扬,如果你是想羞辱我,那我真没时间奉陪你!”秦语岑松开扣着咖啡杯的手指,yù意起身。
  关昊扬幽暗的目光看着她:“言归正转,秦语容要怎么样才愿意打掉孩子!”
  秦语岑压抑着那不悦地心情,重新落坐在沙发内:“我小婶说要你给五百万和幢别墅,她才会同意……”
  关昊扬听,脸色拉黑,手指停止了市场,定定地看着对面的秦语岑:“陈桂秀她是想钱想疯了吗?我们关家就算有钱,不可能这么给她!她这种有就是最贪得无厌的,再多都嫌少!我告诉过你她当初从我们关家得到的好处可不少!那会儿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肯定不会这么做的!现在我和你已经离婚了,和她就是更没有关系了,你告诉她最多五十万和套三居的房子,让她好好考虑下,否则孩子我不认,钱我也不会给!”
  关昊扬的拒绝在秦语岑的意料之是,她知道关昊扬不会容忍陈桂秀的狮子大开口的:“不过秦语容却说要生下那个孩子!”
  这对于关昊扬来说应该是个更不幸的消息吧。他的想法就是处心积虑的把秦语容肚子里的孩子弄掉,又怎么可能允许秦语容这么做!
  果然又不出她的所料,关昊扬的脸又黑了几分,放在桌上的手收握成拳,显得是生气了:“我让你和秦语容谈,就是想你是她姐姐,你可以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结果却是这么地让我失望!”
  这样愤怒的语气像是在愤怒,又像是在指责!好像是她做的不对样!
  秦语岑蓦地站了起来,端起咖啡杯便往关昊扬的脸上泼去,深色的咖啡顺他那张俊脸往流淌,汇集于下巴下,然后滴落下来,咖啡渍染在了他白色的衬衣上领上,还有灰色的西装前襟上面也是大片的污渍。
  关昊扬完全震惊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秦语岑竟然会拿咖啡来泼他,泼得他如此的狼狈不堪,引来了众人看好戏的目光。他铁青了张脸,咬此牙关,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你竟然敢这样对我!”关昊扬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来。
  他扯出桌面上的纸巾,从容地擦着自己脸上的咖啡。幸好咖啡已经不怎么烫了,否则这张俊脸就要毁在了她的手上!这个女人太无视太恶毒了!就是因为有霍靖棠撑腰就这样无所畏惧了吗?
  “关昊扬,我不是你的下属,你没有任何资格来指责我!秦语容的事情是你自己犯下的错误,凭什么让我帮你处理?你是我什么人?我能心平气和地和你见面谈事完全是看在我奶奶的份上,是她请求我帮帮秦语容,否则我才懒得管这样的闲事!我不是圣母,任你没有底线的贱踏我!”秦语岑的眼神是那样的冷锐如锋,是勇敢坚强的神采,脸上盈着淡淡的微笑,“关昊扬,我真是庆幸自己早把你看清,而不是像秦语容这样疯魔般的爱上你,否则落到如此下场的人就是我!当然,我相信自己不会把唯的尊严都抛弃,能把女人的尊严踩在脚下的男人也不值得爱!”
  “关昊扬,你是人,别人也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视别人的尊严!秦语容就算再不好,可是他对你的片真心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试问你若是脱下关家给予你的光环后,还有几个女人愿意为你付出真心!”
  秦语岑对他番臭骂,这样关昊扬真是眼里除了自己别人都是垃圾般!她看不惯他这个样子!
  秦语岑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要离开,刚转身走了两步,她折回来,把雨伞放到了关昊扬的面前:“这是吴婶给我的伞,现在还给你。再见,最好永远不见。”
  关昊扬更是脸色阴郁到冰冷,他霍地站了起来,伸手指着秦语岑:“你好样的!”
  秦语岑也无惧他的凌厉的目光,傲骨的抬起了自己的巴。
  个人影上前,也端起了桌上的关昊扬的咖啡往秦语岑的身上泼,秦语岑就愣了那么秒,想要避开已经不容易,咖啡大多泼在了她的衣服上。她抬眸看着冲她泼咖啡的安倩妮。
  安倩妮焦急地看着身边的关昊扬,关心着:“昊扬,你没事吧?你干嘛要和这种疯子见面,你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
  她去他的公司找他,秘书说他不在,好像是在咖啡厅,她就试着找来,看到秦语岑和关昊扬坐在起,她心里就别扭得难受,恨极了秦语岑。这时就刚好看到秦语岑用咖啡泼关昊扬,她心里的气又变成了对关昊扬的心疼,这才匆匆地跑了进来。
  “我没事。”关昊扬淡淡道。
  “秦语岑,这咖啡的味道好喝吗?”安倩妮看着身污渍的秦语岑,得意地微笑着,“你泼昊扬,我就要让你也尝尝这种当面丢丑的滋味!”
  “安倩妮,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弄脏我的衣服,加上上件,你还没有赔偿给我。我不介意你多赔件新的给我。”秦语岑用纸巾擦着身上多余的污渍。
  安倩妮想到了霍靖棠那天对她的威胁,心里就百个不痛快:“秦语岑你就因为有霍靖棠替你撑腰,你就可以胡来吗?你的名声臭就算了,竟然还要把人家霍少的名声也起染臭吗?你这个女人真是太无耻了!”
  “那些不承认自己亲生孩子的人才是最无耻的!”秦语岑挑眉看着关昊扬。
  “什么孩子?秦语岑……你怀孕了?”安倩妮的目光落在了秦语岑平坦的小腹上,个可怕的想法在她的脑子里的浮起来,让她的脸色瞬间惨白,“你和昊扬都离婚这么久了,又和霍少纠缠不清,谁知道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你别无耻得跑到昊扬这里来求名分!你该找霍少负责去,少在这里恶心我们。”
  安倩妮又看向身边的关昊扬,心里因为没有个准确的答案而揪痛:“昊扬,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怀了孩子让你承认?你千万别这么傻,这她说就算有孩子也不可能是你的,你别心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关昊扬拉着安倩妮就要离开:“我们走。”
  秦语岑上前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安小姐,不是我有孩子了,是我堂妹有关昊扬的孩子,他却不承认,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今天可以这样对我堂妹,那么明天他也可以这样对你!”
  “秦语岑!”关昊扬咬牙咬着她的名字,呼吸有些透不过来。
  “关昊扬你敢做就该敢当,你这样欺骗安小姐是不对的,不是大男所为。”秦语岑看到两人复杂多变的表情觉得心里有丝的快意。
  “你胡说!”安倩妮脸色更是白到不堪击,“我不会相信你的,你不过是想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不会让你的当!”
  她伸手要去推开秦语岑的时候,秦语岑已经记让开了身体,安倩妮咬着唇,挽着关昊扬离开了这里。
  服务员上前拦住了他们恭敬道:“先生,你的咖啡还没有付钱。”
  安倩妮指着与他们护肩而过的秦语岑:“为什么不拦她?”
  “那位小姐来的时候就付钱了。”服务生解释着。
  安倩妮跺了下脚,冲秦语岑吼道:“秦语岑,你就想让我们出丑是不是?”
  “咖啡aa制,我没有义务为你的男人买单!”秦语岑回头,笑容里是动人的神采,“我怕你会吃醋。”
  关昊扬觉得自己竟然拿秦语岑点办法都没有,股挫败的感觉自心底升起来,他竟然不是秦语岑的对手!他把她狠狠地打击到深渊谷底,以为她会爬不起来,没想到再次见到她,她身上没有丝的自卑,更多的是自信是神采!那双眼睛里蕴含着的是智慧与坚定!
  安倩妮从包包里掏出百块给服务员,豪气道:“不用找了。”
  却不知道他们已经被众人嘲笑。
  安倩妮和关昊扬出了咖啡厅,关昊扬的脸色直不好看,他轻甩开了她的手臂:“你别跟着我了,我要回公司上班。”
  “昊扬,我这几次找你,你都避我不见!到底是为什么?”安倩妮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忍不住就泪雾上涌:“你难道点都不爱我了吗?”
  关昊扬顿住了脚步,回头:“上次你把我推进了游泳池里,让别人以为我是自杀,让我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你这样满意了!”
  安倩妮有些不好意思地咬唇,上前了两步,像是小女孩子撒娇般,伸手抓住他的衣角轻扯了两下:“你还记着上次的事情啊?生气生这么久?昊扬,我承认是我的错,是我太冲动,把你推下去,可是我也没过会是这样的后果啊。如果我知道我定不会这么做的,而且你当时对我的态度太不好了,我心里也难受嘛……你就不要和我计较了嘛,好不好?”
  关昊扬依旧冷着张脸,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你回去吧。”
  “昊扬,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不会再乱发脾气了,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安倩妮更是揪紧他的衣服,生怕她说跑了,“昊扬,这些天我在家想了好多,我们好不容易才在起,我们都不能这么轻易地放弃这段美好的感情。昊扬,你说过你是爱我的,我直都相信你说的话。我以后我们都好好的好吗?”
  关昊扬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却也没有推开她,任她上前扑进了她的怀里。安倩妮柔软的肌肤与他阳刚的身体相贴合,她声音如轻软:“还有,我姐和姐夫在起都见家长了,我也想把你介绍给我爸妈认识。昊扬,你说好吗?”
  “我知道我身上还有很多的缺点,给我时间我会慢慢改的,可是爱你的这颗心不假。昊扬,关家人少,爷爷病了,伯母个人把你带大,都很辛苦的,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以后我会替你孝顺他们的,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会做到的。”
  今天的郁苡薇穿了件象牙白的大衣,眉眼弯弯,五官清秀而精致,长长的卷发编成鱼骨辫搭在左肩上,露出弧度优美的白皙脖颈,身材纤细匀称,双黑琉璃般美丽的眼睛含羞地望着他。
  几日不见安倩妮的性格脾气都有些改变了,不再那么任性耍脾气了。她在他的怀里仰起白里透红的小脸,美眸闪烁着星辉,深情地望着他,长发垂落在xiōng前,发尾卷起,依旧是那个让人怜爱的甜美女子。
  有关昊扬看着她,那些过往的岁月破土,从心底浮起,这个女孩子陪伴了他许多年的岁月。因为出身好,所以脾气有些千金小姐的通病,但她对他的感情真的是很真挚的。
  关昊扬想到秦语岑说的,如果他褪去了关家给予的光环,是否还有人能单纯的只爱她这个人。他伸手抚上她的脸蛋:“如果我无所有了,你还会爱你吗?”
  “当然爱,我只爱你。”安倩妮在他的怀里扬起了柔软的唇瓣。
  关昊扬似乎满意了笑了,他吻了个安倩妮的眉心:“好了,回去吧。我得去工作了。”
  “那我不打扰你了。”安倩妮知道关昊扬的心情不好,所以也不不多加纠缠,“注意身体。”
  “嗯。”关昊扬点头,便往公司而去。
  安倩妮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英挺背影,她的手指紧紧地揪着自己的包包,阴冷的表情取代了她甜美的微笑。
  她往自己的车子而去,上了车,掏出了电话打了出去:“帮我调查下秦语岑这个人的堂妹是谁?是不是怀孕了……越快越好,报酬我可以多给。”
  秦语岑下午刚下课,就接到了霍靖棠的电话:“放学了吗?我来接你起去席言那里帮你搬家。”
  “是吗?昨天不是脾气挺大的,说没空吗?”秦语岑和他计较着。
  “有吗?我有说过不搬吗?我是想越快越好,怎么可能说不搬啊。”霍靖棠假装失意,“这拖再拖的,就算我不介意,小霄和席言之间也会恨死你了。别人想亲热,你在那里杵着当电灯泡吗?搬走了,他们想怎么亲热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也方便了。”
  “谁和你方便了,你能不能想些正经的事情。”秦语岑反驳着他。
  “这是人生大事,我在为我们的幸福生活着想,最正经不过。”霍靖棠语气严肃。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不搬。”秦语岑突地就脸红了,为什么他两句话就会让她心跳加快。
  “真不搬?”霍靖棠没想到自己竟然踢到了铁板。
  “不搬,谁让你昨天那种态度,我就是想让你急,怎样?”秦语岑用的是耳机通话,也边收拾着东西。
  “我不敢把你怎么样。”霍靖棠放软着语气,“反正今天必须搬。”
  “我也说了我不搬,你就别折腾了哈。”秦语岑蹙眉摇头。
  “那我主动承认错误,我向你道歉,行吗?”霍靖棠低声下气的,讨好着她,“你就别折腾我了好不好?”
  “谁让你昨天那么小心眼儿!”秦语岑就是不依不饶的,“我想搬的时候你不同意,现在你想我搬了,我也不会那么乖乖的配合!”
  霍靖棠急的是个头两个大,这女人还挺记仇的:“我都道歉了,你就不要和我生气了好不好?昨天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你也会向你道歉啊,不会觉得特没有面子吗?”秦语岑是抓着机会不给霍靖棠台阶下,“你想搬就搬,你不想就不想……”
  “我昨天也只是说昨天没有时间,又没有说今天没有时间不搬,你还真是咬着字眼儿不放了?”霍靖棠的心里秦语岑直是通情打理的,今天倒是和他使小性子了,“在我心里你可是美丽动人,善良可人,今天怎么就不可人了呢?”
  “我就是这样,后悔了可以去找你以前的求未婚妻啊,人家都出国五年了,都还对你念念不忘了,你说你该多庆幸啊,心里是不是还偷着乐啊?”秦语岑边说边就忍不住笑起来。
  霍靖棠沉下了脸,他可不想提过去的事情:“哎哎哎,你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你再这样说可就没多大意思了。都说了是过去的事情,我和她之间也没有真感情,她想怎么样是她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心里想着的人是你就行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把我骗出席言家就完事了。”秦语岑收拾好后,提起了箱子,准备出教室。
  “你是不是不把我气吐血,你就不乐意了?”霍靖棠真的快被这女人给折磨够了,“校门口等着我。”
  “你别来!”秦语岑拒绝着他。
  “怕我撞见你和小帆……”他的尾音拉长,那里面是几个意思,大家都清楚。
  “我突然觉得还是你弟弟这种类型的温柔体贴,哪像像霸道。”秦语岑不满意的撇唇,“难怪学校里那么多人都喜欢他。这也是有道理的。”
  没有几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去称赞别的男人,所以霍靖棠冷笑了声:“是啊,很多人喜欢他,明天开始他就忙不过来了。”
  “你想干嘛?”秦语岑反问。
  “你这态度就是欠收拾。”霍靖棠霍靖棠再次叮嘱着她在学校门口等他。
  然后他拿起了大衣搭在手腕上,抓住车钥匙便步出了办公室,刚好遇到了背着包包出门的席言。
  “霍总好。”席言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起下去,我有事儿和你说。”霍靖棠让她坐他的总裁专属电梯。
  两人进去,霍靖棠直接按了-1层,电梯缓缓下降:“今天我要替秦语岑搬家,回去你帮我把她的东西给我扔出来。”
  席言怔,她没有听错吧?要她把秦语岑的东西给扔出去:“总裁……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扔东西……岑岑不恨死我了。”
  “这是上司对下属的命令,没有为什么。”霍靖棠站得笔挺,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让她知道,“我去学校接她,你就按我说的做。有什么事儿我抗着。”
  席言也不敢再多问,只是在心时感叹着,这下属的活儿真不好当。她清了清喉咙:“总裁,我给要求加薪吗?”
  ------题外话------
  二霍你也有今天啊……小岑岑可不是好欺负的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