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哄自己的女人,丢脸面子算什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席言还是会挑时候趁机赢取属于自己的利益。
  霍靖棠盯着席言映在电梯金属面板上的脸,冷艳高贵,姿容秀丽,这样的女人跟在他的身边久了,也学会了他的手段了。竟然还敢用来对付他--她的顶头上司,可谓真是大胆之极。
  “你就这么缺钱?”霍靖棠微微挑眉。
  “霍总谁会嫌钱多啊,况且这是我是有正当理由要求加薪,并不是无理取闹。”席言把自己的理由说了出来,“这公事私事我都管了,只拿了公事的薪水,这私事的事情最不好解决了……霍总你也明白是不是?”
  “席言,我不就是看在你处理私事这点能力上比别人强么,你就这点优点才能直待在总裁秘书的位置上,你不知道么?”霍靖棠也不客气地打击她。其实在他的心里,对她的公事处理能力也是很称赞的,可是她竟然敢威胁他了,总不能给她太多的优越感。
  “霍总,你这就不对了,就算你找个公事能力等的,而对于私事完全不在行的。你觉得你能忍受吗?像我这样既能办公事又能解决私事的人真的不好找,重要的是我能把你的私事处理得很好不是吗?我也是不希牺牲我的好闺蜜站在你这边,我对你的忠心是日月可表,就冲这点,霍总你也该替我加薪吧?”席言微笑得体,句句有理。
  霍靖棠话锋转:“小霄他养不起你吗?需要你这么拼命?”
  “霍总,这和我和他的事情没有关系吧。”席言说道,“个女人如果不能学会,不能拥有挣钱的能力,就是没有的人格和尊严,我并不想做个依附于男人的女人。我不管再累再辛苦,但花着自己挣的钱心里就踏实,这感觉我想你应该明白。”
  席言的眼底闪过抹让人不易觉察的黯淡与薄凉。霍靖棠当然也是明白这种感觉。
  “霍总,你别说到加薪就这么小气好不好?我可辛苦了,买房买车花了大笔钱,现在还没有还完贷款,你说我个柔弱的软妹子都被逼成了女汉子了。”席言又恢复着惯的常态,开着小小的玩笑。
  “那嫁给小霄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住别墅开豪车,他可以给你没有透支限额的副卡,想买什么轻轻刷就有了--”霍靖棠又把话绕回了白雪霄的身上。
  “霍总,停停停--”席言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霍总,刚才我那番热血之词是白说了么?我只想自己养活我自己,花自己挣的钱,就ok了。和白雪霄真没有关点关系!我是不可能花他的钱。”
  她和白雪霄只是相到演戏的对手,可不是他们想像中的真情侣。
  电梯到了负层,电梯门打开,霍靖棠率先迈开了脚步走出去,边嘱咐着席言:“会儿搬家把小霄也叫上,把样子给我做像点,你个人‘赶’她走是很没有说服力的,有小霄和你起她自己都会搬的。多个人搬家也好。”
  “霍总,说好的加薪呢?”席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了,加薪什么的可以考虑。”霍靖棠走到自己的宾利欧陆前,“看你的表现了。表现得好,你知道我向很大方的。”
  席言站在那里,看着霍靖棠解了门锁上车,然后看着他的车子缓缓开走。她有些不满道:“大方的话还和我谈条件?白雪霄……我果然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什么人不好找,偏找了霍总的弟弟来演戏。如果让霍总知道我和白雪霄之间是演戏的话,他会不会把我给开除了……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堆做不完的公事也就罢了,这感情的私事也归我管,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席言边念叨着,边往自己的车位而去,解了车锁,上了车。
  她把车开出了停车场,行驶在路上,她直在犹豫着要不要找给白雪霄,让他过来趟。挣扎了许久后她掏出了手机,熟练地输入了白雪霄的号码,看着那串熟悉又好记的号码,她咬着唇又思考着该不该打出去。最后还是深呼了口气,打给了白雪霄。
  白雪霄看到是席言打给她的,目光闪了闪,指尖在屏幕上滑,就接了起来:“席言,找我有事吗?”
  “嗯,你下班了吗?有时间吗?”席言的语气轻柔询问。
  “嗯,下班了,准备出办公室。”白雪霄关着电脑。
  “有空的话来我家趟吧,今天霍总要帮岑岑搬家,他说人多力量大,而且……”席言说到半顿了下,“他说有你在,岑岑自己都会走的……所以希望你能再配合次,好吗?”
  “好啊,这没什么问题。”白雪霄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我来接你,还是……”
  “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有开车,你就直接到我家,我们在楼下汇合。”席言总觉得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好像对白雪霄变成了利用。她最痛苦这样的利用别人的人,可是如今自己却成了这样的人,她真的很不舒服。
  “好。”白雪霄步出了办公室,对她轻声关怀,“路上开车定要小心。”
  “好……”席言的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她和白雪霄结束了通话后,国为自责的原因有片刻的恍惚,在转弯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信号灯和车子,前方的车子也没有想到席言会不按信号灯行驶开了过来,对方把方向盘往左打。席言慌了神,只是踩着刹车,却还是撞在了对方车子的尾部,造成了交通事故。
  虽然不是太惊险,还也让席言吓出了身的冷汗,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失魂,开车总是小心翼翼的。她坐在车子里,脸色已经吓白,双手死死的扣着方向盘,指甲都扣痛了。洁白的额头也在滴着细汗。
  她整个人都傻了,埋头在了方向盘上,xiōng膛不稳的呼吸起伏着,颗心烦乱不堪。
  直到有人敲响了她的车窗,她惊地从方向盘上抬起了头来,转眸,看着车窗外的人。那人又敲了两下,席言这才把车窗按下,这才看清楚外面的的人,让她惊,瞪大了眼睛。
  而对方也显然很惊讶车主会上席言,潭底也闪过惊讶:“席小姐……怎么会是你?”
  “沈警官……是你的车?”席言有些怕怕地指了下和她的车亲密接触的那辆黑色的陆虎。
  “嗯。”沈淳点头,看着她苍白的脸,关心道,“你没事吧?没有有哪里受伤了?”
  “我……我好像没有。”席言尴尬笑,怎么就把沈淳的车给撞了,她真的太不小心。
  “你下来,让我看看。”沈淳不放心,去拉开她的车门,伸手去扶席言下车,“你站好,我看看。”
  席言下了车,因为脚软而有些没站稳,幸好沈淳扶着她,所以没有栽倒。
  “是不是脚上受伤了?怎么站不稳?”沈淳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她穿着杏色的平底短靴,她开车都会把高跟鞋换成平底鞋。
  “我没事,就是吓到了,腿软了,让你见笑了。”席言自知自己是理亏,这态度挺好的,“你的车……真的不好意思?修车的费用我会出的。”
  “席小姐,我发现今天你可是第次对我这么温柔的说话,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了。”沈淳觉得今天这样对她轻言细语的席言像是变了个人样。
  席言只是笑了笑:“今天是我不对,没注意到,沈警官,真的很不好意思。你看我们要不私下解决,就不要心动警察叔叔了,好吗?”
  他是警察,她是老百姓,她可惹不起。还是态度乖乖的好些吧,至于在赔偿问题上,也许他见自己态度这么好,也不会找她麻烦。
  “唔……这种事情还是按程序走比较好,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沈淳为难的皱了下眉,这让席言心里暗自敲鼓。
  “沈警官,你就通容次嘛。我今天有急事,得赶快回去,你的车我会赔的,只是今天没有时间和你慢慢说了。”席言指了下手腕上的表,“时间紧迫。”
  “如果你按我说的做,我可以通容次。”沈淳看着她。
  “什么事?”席言问他,有些警惕。
  “我不会把你卖了的,你用看坏人的眼光看着我。”沈淳打了个电话出去,“小张,你过来下,帮我处理下事情。”
  没会儿,沈淳手下小张赶来了,看着车祸现场,傻眼了:“这是怎么弄的?”
  “是我……”席言不好意思地低头。
  “小姐,你是怎么开车的啊?”小张心疼着自己上司的车子被撞了个坑,还擦花好长的漆面。
  “少费话了,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了,我先走了。”沈淳伸手向他摊开了掌心,“车钥匙。”
  “哦……”小张把车钥匙送到了他的掌心里。
  沈淳接过来,然后拉着席言就要离开,她反拉住他:“我的车怎么办?我得打电话给4s店,送去修理,你的车……”
  “车子的事情交给小张处理,我们都保险,不会让你吃亏的。”沈淳把她给带到小张开的本田车上,推了进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席言此时心情焦急,“车子……”
  “车子是小事,倒是你没有受伤才好。”沈淳把车子迅速开离了去,“你开车怎么没有看信号灯吗?就这第直冲过来,要不是我反应快,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当时走了下神。”席言被他说的句话都不敢回。
  “开车还走神?”沈淳不禁有些生气,“这走神秒,你知道会发生多少悲剧吗?”
  “我也不想……”席言拨了下垂下来的短发,盯着车窗外。
  沈淳也不想多说她,把她给弄到了医院去,要她做个全面检查。
  她急了:“我真没什么事,真的不需要做什么检查。我家里还有事,我得回去了,没有时间在这里耗了。”
  如果霍靖棠把秦语岑接到回了家,白雪霄也在那里等着,她么重要的人物却在医院里,那得坏了她老板的好事。那她加薪的事情就成了泡影了,况且重要的是她真的没有受伤。
  “还说没事,你看你额头都有点擦伤。”沈淳抬手,抚开她额前的发,有点破皮泛红,并不严重,“有什么事情比你的身体还重要?”
  “和朋友约好要搬家,我总不能失约啊。”席言都没注意到自己额头上有伤,抬手就要去mō,沈淳却拍了下她的手,“别乱碰,手上细菌那么多,小心感染。”
  “这么小的伤,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席言揉着自己被他打红的手背,“你还真是用力!”
  沈淳只是轻瞪了她眼:“去处理下。”
  席言看着他那模样,撇了下嘴:“就处理下我就要回家。”
  “先处理了再说。”沈淳把她给带进去。
  席言的额头在医生那里做了简单的处理,又被沈淳弄去照片,看看她有没有什么脑震荡。
  沈淳替席言拿着包包在放射科外面等着,她的手机就响了,他把握有手里的手机拿起看,是面闪烁着是白雪霄的名字。沈淳的眸色在那刻变深变暗。他没有接,直到音乐声停止。
  席言出来,沈淳把东西给她:“有人给你打电话。”
  “是吗?”席言心里能猜到了不霍靖棠就是白雪霄。她回了个微信过去
  她也不想自己出车祸的事情节外生枝,让白雪霄无故担心。
  检查结果出来没有大碍,这让沈淳也放了心。
  席言咬唇瞪他:“我说了我没问题,你偏要这么麻烦。”
  “我不是怕你给撞傻了,我可就难以推卸责任了,万让我负责,那可多不划算……”沈淳边说,唇边扬起了笑。
  “你才有脑子有问题,你才有脑震荡!”席言却被气得不轻,“就算我真成了傻子,也不会让你负责的,谁稀罕!”
  “是,你不稀罕,稀罕你的人多,这我知道。”沈淳试探着她,“白少他好像很关心你?”
  “是吗?”席言有些不自然地轻问着,指尖把发丝轻别到耳后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异样,“好像没有吧,我和他也不是很熟,就是最近因为些事情所以接触上比以前多些。你想太多了,他是名门贵公子,我个小秘书,不值得他关心。他是有修养的人,所以这个人就是对谁都比较平易近人,比较关心,就是这样。”
  沈淳反呛了她句:“我就问句话,你就解释这么多,你这是传说中的越描越黑吗?上次在警局我看折少挺紧张你的。对别人我可没看到过。”
  “沈警官,你是情感专家吗?在做访谈?你有这么多时间关心这些事情,不如去多抓几个坏人!”席言和他说不到几句话,这火气又上来了。
  席言往外走去,沈淳抬手从鼻端擦过去,这在他的眼里看到的席言就是脑差成怒。
  他举步追上去:“好好的怎么就又翻脸了?”
  席言不理他,直往外走去,走出了医院大厅,下了台阶,沈淳道:“我在这里等我,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的。”席言其实就气那么分钟的事情,“沈警官,谢谢我,耽误你这么久的时间了,你快回家吧。我打车很快的。”
  “真的不用了吗?”沈淳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生气会变老变丑的,我可不想得不偿失。我就是不想再麻烦你了,车子的事情处理好了给我打电话。”席言做了下打电话的动作。
  “那我替你招辆车。”沈淳大步走到了医院门口,替她拦了辆车。
  他看着席言上车,冲她挥手再见,看着车子远去。
  而霍靖棠去接秦语岑也没那么顺利,秦语岑提着自己的工具箱走出了校门。
  霍靖帆也背着包包出来,看到她:“等人还是打车?”
  “等人。”秦语岑回答着他。
  刚说完,就见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校门口,从车上下来个戴着酒红色框的墨镜,长发是妩媚的大波làng,微风吹,飞扬起来的感觉很美。这个女孩子骨架高挑而纤细,时尚而冷艳。
  她那双美丽的细长腿迈动走到了霍靖帆的面前,涂着粉色蜜彩的小巧唇瓣像是初绽的玫瑰花,然后将抱住,声音柔柔浅浅的,如此冷艳的个女人突然就像是个小女孩子样:“霍靖帆,我回国了。这些年你想我吗?”
  “你……你是……”霍靖棠的手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
  女人听到他竟然不认识自己的话,突然就生气地松开了他,然后摘下了墨镜,蛾眉轻蹙着:“看清楚了吗?是我--白雪菲!”
  白雪菲--白家的千金小姐,白雪霄的亲妹妹,自小就高挑骨架优美,加上良好的出身培养出的高贵气质,她便往模特这行发展了,这些年都在国外发展,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已经成了非常年轻的国际超模。
  “雪菲,你回来怎么都没有说声?”霍靖帆有被惊讶到了,“姑娘十八变,四年不见,变得这么漂亮了,我真的没认出来。”
  “那你是说我以前很丑吗?”白雪菲挑了挑眉。
  “以前很漂亮,现在是更漂亮了。”霍靖帆说得也是心声。
  “这话我爱听。”白雪菲挽着他的手臂在,“走,陪我吃饭去,我饭了。”
  “我……”霍靖帆看了眼站在边直都没说话的秦语岑,“我朋友在。”
  刚才说要送她回家的,这会儿白雪菲竟然跑到这里来找她,他真心没想到。白雪菲有工作回国时,才会见到,她对霍靖帆自小就缠得紧,对霍靖帆特别依赖,要不是这些年去国外发展事情,她才舍不得离开有霍靖帆有城市。不过她只要回国就会找霍靖帆,两人的感情也十分好。
  白雪菲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秦语岑:“你朋友?”
  “嗯,也是我学生。”霍靖帆向白雪菲介绍,“雪菲,这是秦语岑,语岑,这是雪菲。我从小到大的好妹妹,也是白雪霄霄哥的亲妹妹。”
  “你也认识我哥?”白雪霄笑了,她笑起来就没有不笑的时候那么高冷了,就像是邻家小女孩子样可爱,“真是缘分,要不起去吃饭?”
  “不用了,我今天有事,就不打扰我们了,你们快去吧。”秦语岑细细地打量着她,这种极品美女竟然是白雪霄的亲妹妹,不过丙兄妹有个共同的特质就对人没有架子,很亲和。
  “那下次起吃饭,最好叫上我哥。”白雪菲都想着下次了,“霍靖帆,走啦。你今天若是不陪我吃饭,我定会给你好看的。”
  霍靖帆和秦语岑说着再见,边被白雪菲给拖上了自己的车。
  秦语岑看着两人离开,觉得特别温馨,那刻。
  “别有那么好看吗?”个冷漠的声音突然就在她的身后冷不丁的响了起来。
  秦语岑回头,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霍靖棠,他是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的,他走路都没有声音吗?吓得她真不轻,她暗自吐出口气来,并不给他好脸色:“你来干嘛!”
  “雪菲回来后,小帆就没有时间缠着你了。”霍靖棠扣住她的手腕,“走吧,上车。”
  “你什么意思?”秦语岑蹙眉,没懂他话里的意思,“霍靖帆他没有缠着我。他只是把我当成朋友,是你太多心了,是你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弟弟!”
  “对,我不相信他!”霍靖棠承认了,“雪菲直很喜欢小帆,所以我告诉她回国把小帆给看紧点,否则小帆了有她哭的。所以你也不要和小帆走太近了,这会让雪菲吃醋伤心的。”
  白雪菲喜欢霍靖帆,她自然是能看出来,她个女孩子,不避讳别人对他又抱又挽的,那撒娇的语气和方式都是个小女孩子,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这样很小女人。
  “我可从没想过去破坏谁,就是心眼儿最小了。”秦语岑白了他眼,“就外乌龙相亲,你就搞出这么多事来,你是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已经体会过了,不会忘了吧?我可以帮你日日加深记忆。”他说得痞气,也不脸红。
  秦语岑上了他的车,他开车回了星光小区,秦语岑下车前坚持自己之前的决定:“如果你想我搬家,我的回答还是不搬。”
  “上去再说。”霍靖棠也没有多说,也不计较她的小性子。
  楼上,白雪霄把席言按坐到了沙发里,看着她额头上那小块白纱布:“这怎么回事?”
  “我没事了,去医院检查过了。”席言打车回来就看到白雪霄直站在门口等她。算算时间也等了很长的时间。
  她若是不请他上楼坐下,喝杯水的话,她这心里真的更是过意不去。个尊贵的男人就这么等待着她,真的该是受宠若惊吧。
  “你坐好,我看看。”白雪霄借着光,仔细地看了下,看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他蹙眉,“你出车祸了怎么不第时间打给我去处理?车子呢?让交警和保险公司去看了吗?和谁撞到了起?”
  “私下协商好了,车子已经送4s店修了。”席言抱着外抱枕。
  白雪霄倒了杯水给她:“人没事就好。”
  席言去接水杯,抿了口。
  秦语岑和霍靖棠上楼,她有钥匙开门,开门进去,就看到白雪霄背对着他们,两人的姿势从他们进门这里的角度看上去亲昵而暧昧,像是在依偎又像是在亲吻,让秦语岑不好意思地垂下了视线。
  “这样子,你真好意思不搬吗?”霍靖棠低声在她的耳边道,“看多了不该看的,小心长针眼。”
  “霍靖棠--你的嘴里就不能有句好话吗?”秦语岑被气得咬紧了唇,但因为白雪霄在,她又不好冲他发火,只能咽下去,提着工具箱往里走去。
  席言推了下白雪霄,竟然脸红了。
  白雪霄难得看到她脸红次,像是荷花染红的荷尖,晕着淡淡的红晕,水灵而美丽。他回头看到秦语岑和霍靖棠进来了:“哥,你们回来了。”
  “嗯。”霍靖棠的心情大好,眼底都是笑意流转。
  霍靖帆和搬家两件重要的事情今天之类全被解决,以后就能和秦语岑拥有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不被外人所打扰,这样的感觉真好,就像是温暖的春天就要来临了,百花盛放的赏心悦目感。
  席言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从沙发内起身,而白雪霄收回目光回头,没想到她会起身,她的头撞在他的下巴上,疼得他难受,感觉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席言吓坏了,扶着他坐下,伸手要去揉他的下巴:“白雪霄,你没事吧?”
  白雪霄这会儿疼得话都说不出来,只脸隐忍着疼痛,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真没注意到。”席言深知这样被撞的疼痛比手刀子割伤还痛,看着他疼得有些青白的脸,她是急得都快淌出眼泪了。她伸手去捧着他的脸,小心地看,“张开口,我看看你是不是咬到舌头了。”
  白雪霄拉下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冲她微微浅笑:“没……没事。”
  “真没事吗?”她很是担心,这么撞,她的头顶都发麻了,他怎么会没事,“要不我去给你找找药?”
  白雪霄拉住她:“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我觉得这点疼不算什么,什么药都比不上你的关心。”
  “白雪霄……这是我撞到你,是我应该的。”席言被他握着,手心有些发烫。
  “我去给你找找冰袋去……”心跳像是小鹿般狂跳着,完全是席言hold不住的节奏。
  霍靖棠不在这里做电灯泡,往秦语岑的卧室而去,伸手把门关上:“你看人家多恩爱,你在这里住天就让他们不方便身心上的沟通天,你真忍心看他们因为你而无法进步深入了了解彼此而增进感情吗?”
  秦语岑坐在床铺上:“说得我好像是破坏人家的第三者样!你想我搬是吧?好,我搬,我搬到那天桥下面去住,这样我就不碍谁的眼了是吧?”
  “你看你就是在说气话。”霍靖棠走过去,看着她因生气而涨红的小脸,知道她心里因为昨天他弄相亲那么出让她很生气,可是他也没有起什么坏心思,就是想让他知道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该坦白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我知道昨天我那样你很生气,我已经倒过歉了,你就别生气了。”
  “哼!”秦语岑别开脸去,才不理他。
  “好,是我小心眼儿,我太霸道了,太了,可是我这么做是太在乎你了。我怕你对我不够坚定……”霍靖棠坐在她的身侧,“以后我们都好好说话好吗?”
  “这样承认自己缺点是不是太没面子了?”秦语岑都有些忍不住抿唇想笑了。
  “哪里会,哄自己的女人,丢脸面子算什么,是不是?况且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就该坦白从宽。”霍靖棠搂着她,见她笑了,就知道她是故意和自己对着干的,就是想看他能纵容她到什么地步,“所以呢,你就大人大量不和我呕气了,你看看席言和小霄那么好,你也该替他们高兴。席言什么都替你着想,你也该替她着想次,不是吗?”
  是啊,每次都是席言在帮她,把她的感情迷惑解开,每次都鼓励着她。这次该换自己帮助她认清楚自己的感情,她的离开便给他们私下相处的空间,让他们好好的培养感情。
  秦语岑依靠在他的怀里:“我希望言言能真正的幸福。”
  “会的,他们会的。”霍靖棠抚着她的手臂,“把家搬了,我们还得吃饭。别耽误时间了。”
  霍靖棠和秦语岑出来,白雪霄的下巴用冰袋敷了下,感觉好多了。
  “别腻歪了,赶紧行动起来。”霍靖棠催促着还沉醉在席言温柔体贴中的白雪霄。
  两个男人拿比较重的箱子,事架画板这些,席言和秦语岑就拿包包和袋子。秦语岑的东西并不多,两个箱子就把衣服和生活用品装完。
  白雪霄和霍靖棠站在车子的备箱边,往里面塞着行礼。
  霍靖棠看着白雪霄的下巴好会儿:“那么点伤,至于你憔悴成那样?”
  “是不至于,但是看到她替我差点急出眼泪了,这也没有白痛。”白雪霄其实是被撞到了,虽然是很疼,但也还是能忍着,“这就是被在乎的感觉。哥,你懂吗?”
  “你小子也会使诈了?”他挑眉轻笑。
  “你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这叫将计就计。”白雪霄放好东西,轻拍了下双手,“比起你来,我可自叹不如。你想秦语岑搬走也绕了这么大个弯儿,我和席言的力可没少出,以后你们结婚了,我和席言居等功。”
  “我还会让你给你发奖杯的。”霍靖棠把后备相给关上,心里也落下了块大石头,“终于大告成了。”
  席言和秦语岑还有舍不得,在边说着知心话。
  “言言,我搬走后你可以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有什么自己处理不好的,定要找白少帮你忙,你个女孩子也不是铁打的,总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强撑成个女汉子,白少很不错的。我希望我们都能幸福,以后能起办婚礼该多好。”秦语岑紧紧地怀着她的手,“也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言言……”
  “说这些做什么?”席言感觉到鼻尖酸,有泪意就上涌起来,“你只是搬家嘛,又不是去国外了,又不是见不到了,你这么酸,把我惹哭了,哭花了妆可会变丑的。”
  “那就别哭啊,你看,我都不哭呢。”秦语岑深呼吸着,不让自己伤感的泪水流淌下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果然不假。”白雪霄轻声道,手扶在席言的肩上,“我们还要送语岑过去,你现在就哭成这样……”
  “我就是舍不得岑岑,住这么久了,她突然走了,我会很不习惯的,个人直孤单着我不怕,可是习惯了个人,又变回了孤单,这种感觉很不好受的。”席言以前个人习惯了,现在习惯了两个人,和要秦语岑分开,自然是万分难过。
  白雪霄轻轻扶住她的肩,将她拥在怀里:“你不是孤单的个人,你不是还有我吗?语岑搬走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
  席言靠在他的怀里,双手揪住他的衣服,泪水突然就跌落了下来,百般的滋味在舌尖漫延开来。
  秦语岑看着白雪霄:“白少,以后言言就麻烦你了,她这个人就是嘴硬心软。有些话说过她就不会记在心里了,脾气又硬,你就多多包涵她。”
  “我会的,你放心吧。”白雪霄点头。
  席言从白雪霄的怀里直起身子,看着秦语岑,不满道:“我有你说的那么差吗?”
  “没有没有,你是最温柔最漂亮的大美女了行吧?”秦语岑否认着,“好了,我们走吧。”
  席言和白雪霄辆车,霍靖棠和秦语岑辆,往棠煌碧景开去。
  席言看着白雪霄认真开车的侧脸,在他说他会照顾她,她不是个有时候,她突然有种心动的感觉,好想不再孤单个人。可是理智又告诉她她想得太简单了,他们都是在演戏而已。他的演戏太好了吗?让她感觉到他们有种真的是在谈恋爱的感觉。
  “有话想对我说?”白雪霄用眼角余光扫过她那张犹豫不决的脸。
  “嗯……谢谢你说的那些话,可以让岑岑安心的搬走,让她不用太挂心我。”席言双手扣在了起。
  “说的哪些话?说照顾你的话吗?”白雪霄薄唇染着温柔的笑弧,伸手去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如果我说这句话不是在演戏,是发自内心的的话,你会愿意吗?”
  你会愿意吗?
  席言突然就有些懵了,他在说什么?不是在演戏,那是在认真的?
  “白雪霄,我--”她的手想从白雪霄的手里抽回,他却紧紧地握着,并打断她,“我不是在逼你,你也不用现在给我回答,我可以给你时间,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给我个回答。”
  席言沉默了,那些想要拒绝的话突然就抵在了舌头上,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柔软了起来。
  她明知道他是她不可以沾染的男人,又怎么能这么强硬的拒绝呢?
  看着他俊雅的脸,温润的笑意,瞳孔里的温暖,她就说不出那些话来。
  霍靖棠和秦语岑在起,两个人的手十指相扣着,两人是把性子较完了,这会儿又甜甜蜜蜜的。
  “以后就自由了。”霍靖棠笑了起来,“你在席言那里住真的很不方便,我想亲你都不行,以后是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你就想这些?”秦语岑竖起了眉,“不要忘了,我要把小轩给接过来,我总不能让他直住在钟làng那里。现在有房子住了,我自然要把小轩接过来。”
  “小轩就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霍靖棠让她安心。
  “就是因为她是小孩子,我才担心你这样把他给带坏了。”秦语岑担心的就是这个,张纯白的纸,她不希望他染上污渍。
  “我保证不会把小轩带坏的。”霍靖棠道,“他那么相信我这个姐夫,我怎么也不可能害了他,是吧?我已经让阿làng把小轩送到了过去,让他买了菜,会儿我们男做事,你们女人自己做饭,大家起好好吃个饭。”
  “嗯。”秦语岑点头。
  很快,他们就到了家,钟làng已经把秦语轩给送到了,两姐弟见面,又是阵拥抱。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