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和你的吻都接了,还怕共用一个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觉得经过这么久的努力,终于可以和自己的亲人,这个可爱的弟弟有属于他们的家。虽然这个家只是租的房子,但是只要他们生活在起,每天早上起床能看到彼此,晚上吃过饭能起散步,就是幸福,就是家。
  秦语岑想着这些经后快乐的画面,心里不仅仅是开心,还有泪意,不知道为什么想想就觉得美得会哭。她紧紧地抱着秦语轩,眼角的泪意的沾在了他的细嫩的侧脸上,让秦语轩觉得痒痒的。
  “姐,你怎么了?哭了吗?”秦语轩觉得脸上肌肤湿湿的,“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我没事,我就是今天太高兴了,所以这是幸福快乐的眼泪。”秦语岑扬唇微笑着,“所以没有不开心,我很开心。”
  “开心就要笑啊,为什么还会开心得想哭。”秦语轩很是不明白的用手抓了下头发,觉得自己姐姐的想法太复杂了,“真是不懂。”
  秦语岑也只是笑,水气已经渐渐风干:“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这些天忙都没有去看你。”
  她转移开了话题,松开了秦语轩,然后双手捧起他的脸,很是仔细地看着,秀气的蛾眉蹙:“是不是好像瘦了些?你在钟làng家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小岑岑,你可别说这么没有良心的话。”钟làng听,整个人都不好了,上前解释着,“小轩在我家被照顾得日三餐都定时,还有水颗,宵夜,你说怎么可能长瘦,你这眼神也太不好使了吧?小轩,你说你姐是不是冤枉我没有把你照顾好,你自己和她说说,还你làng哥我的清白。”
  霍靖棠则站在秦语岑这边:“阿làng,岑岑你话你还顶嘴?”
  “二哥,你这哄小岑岑也不能不让我替自己说句大实话吧?这小轩是谁啊?是小岑岑的亲弟弟,也是你二哥的小舅子,我是这拍马屁都来不及,我能不照顾好吗?”钟làng挑了挑眉,那表情动作可真够丰富的。
  “什么是小舅子?”秦语轩单纯问。
  众人都愣住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钟làng,那意思都是指责他祸从口出。
  以秦语轩现在的情况来讲,有很多事情他都不太清楚,自小单纯惯了,世界也很简单。
  “小轩,你别理钟说的废话。”秦语岑拉着她的手,“你告诉姐你在钟làng家吃什么,怎么过的?若是他欺负你姐给你做主,把他收拾回来。”
  “姐,làng哥每天都让人给我准备我爱吃的菜,我特别喜欢吃他们家做的那个糖醋排骨,太好吃了,吃着甜甜的,心里也觉得好开心样。”秦语轩的小孩子心性也转移得快,“还有水果布丁这些的,每天的生活好开心。这是我从没有体会的,我都不想回老家了。”
  “你呀,这是个小吃货,你才钟làng家住多久啊,就这么乐不思蜀了。”秦语岑宠溺的语气,伸手指推了下弟弟的额头,“太没出息了。”
  “小岑岑,二哥,你们看我没有说谎吧,我把小轩轩照顾得很好的,他的精气神可好了。”钟làng得意的勾唇,“二哥,你是不是该犒赏我。”
  “这是你该做的。”霍靖棠甩了笑脸相迎的钟làng个冷脸。
  “二哥,你是不是太了抠门了。”钟làng直有些不满的撇唇,“你不给我向小岑岑要去,她比你好说话多了。”
  说着,钟làng便上前拉了下秦语岑的衣袖:“小岑岑,看在我把小轩轩照顾得这么好的份上,是不是该给我个爱的拥抱啊?”
  秦语岑转眸看向已经张开双臂等待着她主动投怀送抱的钟làng,她是掩唇浅笑。在他们这个朋友圈里,钟làng直扮演的就是积极向上的暖男,也是可爱的逗比,有他在,欢声笑语是少不了的。
  “好,看在你把小轩轩照顾这么好的份上我就满足你。”秦语岑点头同意,准备张开与钟làng拥抱个。
  结果霍靖棠把她的衣服给拉住,副牺牲自己的模样,代替自己给了钟làng个拥抱:“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岑岑主动,阿làng,就由我代替岑岑了,我可是不抱男人的,为了岑岑我也只有牺牲自己了。”
  钟làng咬牙:“二哥,我也对男人没兴趣!我可不想被别人误会是gay,别毁了我了。你倒是找到媳妇了,我可还没目标。”
  直在旁看着他们的白雪霄和席言都没有插话,静静地感受着他们那活跃无比的气氛。
  白雪霄侧眸看着席言,而席言而侧眸对上他的目光,两人相视笑。
  这动静,显得白雪霄和席言之间的气氛似乎也有些异样的变化。
  白雪霄大碰上胆子,默默地伸手过去,指尖点点地靠近了席言垂放在身侧的手指。他像是沉学生时候的羞涩大男孩子般,连牵女孩子的手都很不好意思样,就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太放肆,那样怕会吓到自己喜欢的姑娘样。
  他的指尖轻触到了她的手指尖,席言感觉到他指尖上的温度,仿佛触电般,脸上竟然发烫。她本能地想缩手逃避开,他的手指已经勾缠上她的,不给逃开的机会,就这样紧紧把她的手指扣住,轻握在掌心里,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心,仿佛是在写着什么字样。
  是这三个字吗?
  席言抬眸,眼底有些疑问。
  白雪霄冲她拉开了温暖如三月春风般的笑意:“就这样静静的让我牵着你的手,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片刻也是好的。”
  “他们都在看着呢。”席言轻挣了两下,他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我们只是牵手而已,他们看到也很正常的。”白雪霄好像比她更脸皮厚般,“这样的感觉真好。”
  只是个简单的牵手,就有种找到幸福,心灵平复的感觉,仿佛这样就是天荒地老,就是永远。
  说说笑笑的几人帮着把秦语岑的行礼都从车上取下来,推开了院口的雕花小门,入眼的是卵石铺成的小路,两边栽种着鲜花树木,还有竹子,白色的花园小别墅,欧式风格,屋里的设计是简单明快的地中海风格,蓝白两色,很温馨又很宁静,像是置身于大海中。
  后院有个不规则形状的游泳池,非常的漂亮。
  “真漂亮。”秦语轩开心极了,“我喜欢蓝色,像是大海样,我从小在海边长大,看着就像回到了自己家样,太好了。姐,我喜欢这里。”
  秦语岑也喜欢,蓝白两色都是她喜欢的,就像秦语说的样,仿佛看到了家乡的大海般亲切。
  “喜欢就好,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霍靖棠把行礼箱放好。
  “我们的家?真的吗?以后我就和姐直住在这里了?”秦语轩意外极了,他们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家了吗?
  “当然,住辈子的家。”白雪霄也附言道,反正这里是霍靖棠的房子,他们想住辈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太好了。”秦语轩坐进了沙发里,“沙发好软,好舒服。这真像个梦啊,会不会醒了之后,全都消失了?”
  秦语轩睁大了漂亮的眸子,从沙了内站了起来,走到了秦语岑的面前:“姐,你掐掐我,是不是在做梦?”
  秦语岑伸手去轻轻掐了下他,让他能感觉到疼痛的力道,她见他蹙了下眉:“不是在做梦吧?”
  “真的不是。”秦语轩又坐回了沙发里,“姐,什么时候奶奶和爸爸也能过来起住呢?”
  “这个……我们以后再说。”秦语岑知道他们两人是不愿意生活在这城市里,习惯了家乡生活。
  “小轩,你上楼去挑间你喜欢的房间。”霍靖棠转移着话题,“让你姐好好给你布置下。”
  “好。”秦语轩便往楼梯而去,脚步轻快地跑了上去。
  霍靖棠看着秦语轩跑开的身影,对白雪霄和席言道:“你们两个都在那里腻歪了,阿làng买了食材,你们两个去做饭,阿làng打下手,我和岑岑去收拾房间。”
  席言脸蛋白里透红,不好意思地把手从白雪霄的手里抽了出来:“霍总,你别胡说,我们……我们不是你想那样。”
  白霄将空空的手插在了自己的裤袋里,语气里都是失落:“哥,你不能不要打扰这么美好的时刻。”
  钟làng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在了牵手又分开的两人:“雪霄和席言……你们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我都不知道你们就在起了?这太不够义气了吧?”
  “谁规定他们恋爱要向你报告,如果你羡慕的话,就去找个女天天腻歪我们没有意见。”霍靖棠指了下厨房的方向,“很闲的话,去帮忙弄晚饭。”
  “二哥,我才不要去当他们的电灯泡。”钟làng不满地撇嘴。
  “钟少,要不你个人做饭我们也没有意见。”席言盈盈微笑着。
  “我个人?我连稀饭都不会做,竟然还要我做顿晚饭,不如直接叫外卖得了。”钟làng说着往楼梯而去,“我还是去看小轩轩选了哪间房间,我帮他忙。”
  钟làng便逃上了楼。
  霍靖棠和白雪霄对视眼,白雪霄清了下喉咙:“哥,这阿làng的厨艺你知道的,我的你也别指望了。真不如叫外卖……”
  他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厨房里的事情真与他无缘。霍靖棠竟然要他做饭,这不是在为难他吗?
  “我的般般。”席言说得也是实话,在她的意识里只要能吃,不饿死人就好了,“小岑岑做饭好吃。”
  “哥他做饭也不差。”白雪霄推荐着。
  霍靖棠冷面盯着两个人:“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这会儿连说话的语气都样了,还想抵赖,有意思吗?特别是你席言,你个女人除了工作上要有能力,厨艺方面也不能落后。今天反正就看你们两个表演了。”
  秦语岑则道:“你别为难白少和言言了,还是我来做吧。”
  霍靖棠拉着她:“我们还要收拾房间。”
  “收拾房间也得把饭吃饱了,有力气才干活啊。”秦语岑不想计较这么多,“这房子是白少给我住的,我还怎么好意思让他做饭给我吃。你吃得下我可吃不下,只是顿饭而已,我做起来也快些。”
  “什么是他的房子?”霍靖棠听激动了,完全忘了当初极力隐瞒这房子是他的真相,差点就说漏了嘴。
  秦语岑眨了两下清澈的眸子:“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是白少租给我的房子,租金给我打了折的。我做顿饭回报他也是应该的。你就不这么计较了好不好?”
  其实这是他的房子好不好。她该报答的人也是他好不好?
  霍靖棠的薄唇抿成了条直线,他是有话不敢说出口来。他抬眸瞪着旁的白雪霄,还有别开脸的席言。
  席言看着自己顶头上司那副表情,她真的快撑不住要笑出来了。只好背过身去,白雪霄抬手,轻抚着她的背。她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防止自己笑了出来。她拉着白雪霄,对秦语岑道:“我们不打扰你们了,我们上去看看房子。”
  席言可不想在这里当电灯泡,便拉着白雪霄上了楼,楼便只剩下了秦语岑和霍靖棠两个人。
  空气里下就静了很多,秦语转身往厨房而去,钟làng已经把买来的东西放在厨房里了。
  她在把袋子进的食材取出来,把肉放旁,把菜放边。
  霍靖棠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放到了客厅的沙发里,走了过来,挽起了袖子:“我来吧。反正我也饿了,我动作快些。”
  “别,你这身昂贵的衣服,特别是这白色的衬衣,若是沾上了点什么污渍洗不掉的。况且就是做几个家常菜而已,我个人很快就能做了的,个小时内保证开饭。”秦语岑摘着菜,“你还是去客厅里看电视,或者是去楼上看看小轩选的房间,然后你帮我挑间,把我的行礼放到屋里去。”
  “你个人真的行吗?”霍靖棠不想她逞强,本来是想让大家起做饭,结果全落到了她个人的肩上,这让他很心疼。
  “行,我个人做起来还有条理些。”秦语岑看了他眼,脸色不好,“干嘛又板着脸?”
  “算了不做了,我们出去吃吧。”霍靖棠把她手里的芹菜给抽走,“要么我让钟làng去佳珍楼弄外卖。”
  “我知道你心疼我,怕我累着了。可是我至于这么脆弱吗?”秦语岑反握着芹菜,“顿饭的事情,难不倒我的。大家在起就是图个开心快乐。就算他们不吃,我们也要吃饭的嘛。别这么小气了,其实他们跑开也是想给我们二人世界,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他们个个的话里的意思她都能听出来,他们也是好心,想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给他们空间。
  “可是我不想个人在这里忙碌。”霍靖棠伸手将她圏在自己的怀抱里,埋首在她的颈窝间,“你要做也只能做饭给我个人吃。”
  “你别小心眼儿了,以后我都做给你个人吃行了吧?”秦语岑觉得他在这里,她真办法安心做饭,“你别抱着我了,我这样做不了饭。我想把我给饿坏吗?”
  这个厨房是开放式的,对面就是餐厅,餐厅前面就是客厅,客厅边就是楼梯,他们虽然都在楼上,但是走到走廊上来就能看到他们在这里。这里人多,还有自己的弟弟秦语轩在,若是被看到了,她可是会很不好意思的。
  “我也饿了,真想口把你吃掉。”霍靖棠坏坏地在她雪白的颈子上咬了口。
  力道不大,却让人痒痒的,秦语岑挣了挣:“你别闹了好不好?小轩在家里,他看到了,可真不好。你快去把我行礼箱拿到楼上去。”
  霍靖棠这才不舍得松开了她:“遵命。”
  他趁机在她的脸上偷了下香,秦语岑吓坏了:“说好小轩在这里,不能乱来的。”
  “我觉得亲这下脸好像远远不够,怎么办?”霍靖棠把给扳过来面对着自己,指腹在她细嫩的脸庞上轻轻摩挲着,他的潭底幽暗了起来。
  “别……不行的。”秦语岑伸手抵在他坚实的xiōng膛之上拒绝着他的亲近。
  “亲下下就好了。”霍靖棠的大掌扣住她的腰侧,掌心滚烫的温度在她的肌肤上漫延着,这种温度让她身心在融化,有些无力人抵抗。
  她的背抵在了厨台边缘,根本没法退后,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越来越近的俊脸,将她的瞳也占满,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清晰。
  他的唇压下来,热切到夺走了她的呼吸,像是狂风过境样,而她也无力地在他的高超吻技下沉醉,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不想,只是随着他的吻而起伏,也随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觉走。
  两人在厨房里火热缠绵的激吻,而白雪霄和席言站在正对着厨房的走廊上,看着这幕。
  他们都没有说话,空气里静得有些慌慌的,颗心也有些蠢蠢yù动了。
  席言不敢再偷看下去,个是自己的好闺蜜,个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她转开了身,准备往里走。
  白雪霄却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他们亲吻你脸红做什么?”
  “这样偷看是不道德的,若是被霍总知道了,他定会在工作上压榨我的。”席言觉得还是逃得远远的好些。
  “我哥有你说的这么恐怖么?”白雪霄浓眉挑,“其实有个办法让他不这么压榨你。”
  “什么办法?”席言丝丝分明的纤长羽睫扬,晶莹的瞳孔与他的相对。
  白雪霄的潭底如月亮映照下的湖面,星芒闪闪耀,好美的眼睛,也好温暖:“你凑过来点,我只告诉你个人。”
  席言仿佛被他好听的声音催眠样,她的理智告诉她应该退开,和白雪霄保持些距离,但是她心里的另个声音却告诉她要靠近些。她向他走过去步,倾身向他。
  白雪霄也倾身过来,他的薄唇贴在她的小巧莹白的耳朵边,声音如悠扬低沉的大提琴般悦耳:“就是做我的女朋友,当他的弟媳……”
  仿佛被电击到样,席言的身体震,盯着他俊雅的脸,潭底荡漾着温煦的涟漪。
  她猛地惊醒,整个人就要退开,可是白雪霄却不容她后退,将她搂在怀里,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唇压在了她的唇上,他轻轻吻着。她的唇比他想像还要柔软美好,仿佛是美丽的罂粟花,沾就离不开。
  他灵巧地撬开她的双唇,任他攻城略地,唇齿间弥漫属于他的味道,让她竟然这样轻易地就沉沦了。
  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人,若是被人看到……
  席言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并不敢完全敞开感觉去感受这个吻。
  她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将白雪霄推开,他向清明的眼底幽暗莫测。
  席言的心跳好快,她伸手按在自己的xiōng口,也止不住心跳的加快的频率。她连着做了几次深呼吸,都似乎无济于事。她抬起水漉漉的眸子,看着白雪霄。
  而他眸底也渲染着浓墨般的黑色,疯狂地旋转着,这样的白雪霄和平时那个芝兰玉树般温润的他完全不样,化身成了暗夜里优雅的猎豹,是狂野而放肆的,而她成了他犀利的目光中的猎物吗?要将她生吞般。
  席言退后步,白雪霄伸手撑在墙面上,把她困在自己的双臂和xiōng膛里,不给她逃走的机会:“承认你对我还是有感觉的是吗?言言……”
  这是多么诱人而好听的声音,点点摧毁着个女人理智。可是席言心中也有属于她的执念,她又怎么会轻易的放下。
  “我会当成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以后演戏不要太过了。”席言抿了下唇,唇上还残留着属于他的味道。
  “演戏?”白雪霄轻笑了下,好像是明白了什么,“这里没有任何人,我不必要演戏。你可以当我假戏真做。”
  “我不懂。”席言摇头,“我们是有约定的。”
  “约定作废。”白雪霄身上好闻的薄荷清香让席言有些头晕。
  明明说好是只是演戏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节奏快到让她根本就受不了。
  她抬手揉着自己的额角:“什么假戏真做?白少,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吗?”
  “我只看新闻。”白雪霄本正经,脸的严肃。
  他高出席言半个头,为了和她的视线亮齐平,他放低了自己的身子,灼热的目光将她牢牢的锁定住!那种压迫和窒息感都不给她逃避和喘息的机会。她觉得自己本来都在恢复到正常频率的心跳又有加快的迹象。她怕自己承受不住而破xiōng而出。
  “我们当初说好为了霍总和岑岑的幸福假扮情侣,刚才发生的事情不在我们约定的范围内,以后白少不要这样做就好了。还有岑岑现在已经搬家了,以后我会慢慢告诉她我们‘分手’的事情,你不用感到困扰……我也不会多想的。”席言极力地解释清楚,也想让他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关系。
  “我可以说我后悔了吗?”白雪霄叹息下。
  “后悔什么?”席言问出来后,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应该转移这个话题的,而不是和他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的,她怎么就这么笨!
  她在心里把自己都骂了个遍。
  “我后悔答应你假扮情侣了,所以……”白雪霄的双手扶在她的肩上,清俊的脸上扬起阳光般的笑脸,“我决定来真的。”
  他说他决定来真的?这……这什么意思?
  假情侣不过瘾,想来真情侣是这个意思么?
  “白少--”席言的话没说完,她的唇上被他的根手指压着,他纠正着她,“叫我白雪霄,雪霄都可以,就是不能叫白少。”
  “白雪霄,我们……我真的没有想过。”席言有些凌乱了,向会说话的她,竟然就有些舌头打结了,“我真没想过要给你带来困扰。我们都把过去忘了,就身轻了,回到属于彼此的世界里,就当切还和原来样,不好吗?”
  “你已经闯入我的世界,留下了的足迹,又怎么能说回到原来样?这很矛盾的,言言,不如就从了我吧?”白雪霄看着她不能淡定的模样,心里却浮起开心,这样的席言不再是向她看到的那个冷静从容的干练严肃的秘书,原来她也可以有属于很女人,很女孩子的面。他庆幸自己能看到这面的她。
  席言也被白雪霄给惊吓到了,这样哀怨的,像是抛弃的人是她认识的白雪霄吗?说得她好像欺负她样……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不见面,不联系,然后就能回到以前样的,不信你可以试试。”席言很认真的建议着。
  “可以试试,但是我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你。”白雪霄站直了身体,退开,给了她分喘息的机会。
  他知道不能逼她太急,她属于那种慢慢渗透的女人,他要点点侵入她的生活工作,让她的圈子无法逃开他,这样她就会慢慢的习惯这样个人的存在。
  席言觉得自己头又晕又疼:“我头晕,让我静静。”
  白雪霄扶住她:“我扶你到客厅里坐会儿。”
  “不用了,我自己走走。”席言躲开他,低着头,往楼下而去。
  席言的身影晃过,吓得秦语岑都不能呼吸了,她个心慌,咬在了霍靖的舌头上,他才松开了她。他不满的看着她:“你还真狠得下心。咬我……”
  “言言刚才走过去了,还有白少……”秦语岑吐着气,“看到我们在这里……真的很才丢人!”
  “我们又不是偷情,有什么丢人的,我们是正大光明的。”霍靖棠抬手,轻揉了自己的舌尖。
  “这里是厨房,本就不是该做这种事情的地方,所以你就别抱怨了。赶紧去做正事。”秦语岑推着他。
  霍靖棠这才去客厅里,把她的行礼箱搬上了楼。
  秦语岑打开水龙头,双手掌心沾了些水,往自己的脸上拍了几下,缓解着脸上的滚烫。
  她开始个的忙碌,个人动作很是利落,个小时内就做好了四菜汤。
  虽然六个人吃四菜汤有些少,但是她想大家都已经饿了,加上菜的份量也足,应该是够了。
  霍靖棠下来,秦语岑让他去把其他人叫来吃饭。
  霍靖棠去楼上叫钟làng和秦语轩,没想到两个人已经在卧室里安上了游戏,打得正不亦乐乎,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胃。
  “阿làng,小轩,收拾下吃饭了。”霍靖棠站在门口。
  “好的。”秦语轩放下了游戏,从地毯上站了起来,“二哥,你好久没有陪我打过游戏了,你吃完饭陪我?”
  “好啊。”霍靖棠还正愁今天没有借口留下来,这会儿秦语轩都开口了,相信秦语岑也不会赶他走的,这正全他的心意。
  而秦语岑则在客厅通往后面的玻璃双扇门外看到了白雪霄,个人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衣袋里,玉树临风的感觉。
  刚才席言说想静静,便往后院来,想吹吹冷风,让自己冷静下。
  白雪霄则跟在她的身后,站在远处看着她个人围着游泳池散步。
  “白少,吃饭了……言言呢?”秦语岑只看到他个人。
  他们不是两个人起出来的吗?
  “她在那里,我去叫她。”白雪霄指了下坐在游泳池边发呆的席言。
  “你们吵架了?”秦语岑觉得哪有有些不对,两人个在这里站着,个在那里发呆。
  “没有。”白雪霄摇头,其实算不上吵架。
  秦语岑与他并肩站着:“言言这个人就是嘴上倔了些,你和她也相处了这些时间了,也该看出来。她表面上很坚强,其实她的内心也是有脆弱的地方。她可能还有属于她的很多想法,可能说话会很直,希望你不要介意,多包容下她。”
  “其实这样的人才是最真实的,我不喜欢虚伪阴险的人。”白雪霄侧眸看着身边的秦语岑,“你放心把言言交给我,我不会欺负她的。”
  “嗯。”秦语岑点头,“你回屋吧,我去叫她。”
  秦语岑便走向了席言,快走到了她的面前:“言言,你个人在这里干嘛?”
  席言将自己的目光从游泳池的平静的水面上收回来,看着站在面前的秦语岑:“就是想出来吹吹风。”
  “你吹风倒是不打紧,你让白少直站在那里看着你,担心着你。”秦语岑上前扶她起身,“你也不是三岁的孩子,有些事情不能任性,特别是感情的事情,旦任性过了头,就会失去。有些人不要失去才后悔。白少在我看来没有什么缺点。他比霍靖棠脾气好,又温柔,对你也上心。你能不能听我次,不要任性。”
  “岑岑,其实我和他……”席言有些话已经抵在了舌尖上,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才不会让秦语岑生自己的气,况且现在她才搬家,她怕再说她和秦语岑的事情,她会接受不了,“我和他没事,我们都好好的。”
  “好好的就好,别让我多操心好吗?”秦语岑拉起她的手,“走吧,吃饭了。”
  秦语岑和席言走过去,白雪霄也没有走开,直在那里等着。
  秦语岑把自己手里牵着的席言的手将到了白雪霄的面前,叮嘱着他:“来,牵好了,别让她迷路了。”
  白雪霄伸手过去,从秦语岑的手里接过了席言的手牵的手上:“牢牢的牵着,我不放,你也不放。”
  席言纤长的羽睫颤动了下,像是蝴蝶美丽的翅膀。
  三人回到了屋子里,看到餐厅里已经热闹了起来,秦语轩正乖巧地摆放着碗筷,钟làng在盛饭,霍靖棠把最后道汤端到了桌上。
  “就差你们三个了,快坐下来。”
  秦语岑走去,坐下,霍靖棠递了碗饭给她。
  白雪霄和席言也走过去坐下,看着桌上争香味俱全的菜品。白雪霄称赞着:“看起来就很好的样子。”
  “我说过岑岑做的菜很好吃的。”席言接过碗。
  “就是些很家常的菜而已,希望大家不要嫌弃。”秦语岑倒是谦虚了。
  “姐做的菜我最爱吃了。”秦语轩道。
  “看着这些菜我才发现我饿了。”钟làng已经开始夹菜了,“我就不客气了,先吃了。”
  白雪霄替她先盛了碗汤:“先喝点紫菜蛋花汤。”
  “谢谢。”席言接过来。
  霍靖棠也早给秦语岑盛了碗汤:“快点喝汤,饭前喝汤是好习惯,才不会冲淡胃液。”
  桌菜,六个人,吃得干干净净的,也没làng费点。
  大家吃好后,全都主动告辞了。
  霍靖棠就说着他们:“吃了就想跑,还想有下次吗?”
  他这么说却是换回了离开的三人句:“我们是不想打扰你们恩爱。”
  幸好秦语轩在收拾着餐厅,没有听到他们的话。
  霍靖棠和秦岑回到屋里,看到秦语轩已经把餐桌收拾半了。
  “姐,二哥,今天我来洗碗,你们去客厅看电视吧。”秦语轩自告奋勇着。
  “你别弄了,让我来。”秦语岑对他道,“今天姐来收拾,你去把自己的房间弄好。以后还有你洗碗的机会,好吗?”
  “嗯。”秦语轩也听话,刚顾着和钟làng起安装游戏试打,所以他的东西还没有放好。
  他便上了楼了,秦语岑放着水在洗碗槽里,准备洗碗。
  霍靖棠上前:“我帮你。”
  “算了,我自己来。”秦语岑拿起刷碗的泡沫布在流水下冲洗着。
  霍靖棠这种人,生活上优越的人总是有洁癖的,秦语岑把他的碗洗了又洗:“你的碗,够干净了吧,以后这就是你专属。”
  “不必要这样了。”霍靖棠拿着干净的方巾擦着碗上的水渍。
  “为什么?”秦语岑不解地看着他。
  “和你的吻都接了,还怕共用个碗?”霍靖棠把擦干净的盘子放到了架子上,“这不是矫情吗。”
  秦语岑完全无语了,她是在为他着想,没想到他却扯到接吻上面了。
  “我是为你好。”
  “我知道。”
  “那……”
  “你用过的我都不介意。”
  这是有洁癖的人说的话吗?真怀疑以前他都是装的!
  洗完了碗,收拾好厨房,霍靖棠坐到了客厅的沙发内,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着今天的新闻。
  秦语岑上前:“时间不早了……”
  他自然地冲她道:“切点水果?”
  她便去洗了苹果,削了皮,切成了小块,叉上了牙签。端到了客厅的茶几上:“水果。”
  霍靖棠还是比较喜欢吃水果的人,所以盘子里的水果他就吃了半。秦语岑盯着盘子:“你还不回去?”
  霍靖棠转头看她:“这么急着赶我走?”
  “不是,天黑开车很危险。”秦语岑咬了口苹果。
  “你不叫小轩吃水果吗?”霍靖棠转头看向楼上。
  秦语轩正好收拾好了房间出来,就在走廊上对霍靖棠道:“二哥,我真怕你走了,你说好吃过饭要陪我起打游戏的。你快上来啊,这关我怎么都打不过的。”
  霍靖棠收回目光,然后对上秦语岑的眼睛,无奈的耸了下肩,那眼神是在说不是我不想走,是你弟弟要我留下来陪他打游戏。他优雅在从沙发内起身,那模样得意得想让秦语岑撕碎了他的笑。
  秦语岑揪紧了自己的手指,冲秦语轩道:“小轩,天色不早了,他明天还要上班,得回家休息,这游戏改天打行吗?”
  秦语轩听,有些失望:“是这样啊?”
  “明天我没事,工作早就安排好了。”霍靖棠看到了秦语轩眼底的失落,“别听你姐说的,我自己的事情我才最清楚。我陪你,我也很久没有打过游戏了。”
  “真的吗?太好了。”秦语轩两眼又发光了,“姐,你就是不想我玩游戏。还是二哥最好了。”
  “小轩……我没有。”秦语岑觉得秦语轩中霍靖棠的毒太深了。
  “没有的话,就帮我们小轩切点水果来就行了。”霍靖棠迈开大步往楼上而去。
  秦语岑站在原地,咬了咬唇,有些无语望天,霍靖棠这是搬家第天就想赖在这里不走的节奏吗?那以后可怎么办?
  ------题外话------
  二哥好阴险啊,第天搬了家就不走了。
  亲爱们的票票投给我吧,不要叶子不要票,你们就不投票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