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你是第一个把我从床上踢下去的女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呢?如果霍靖棠真要赖在这里她该怎么办?
  秦语岑烦恼加纠结得咬手指,早知道他会这么放肆,那么她就不该这么快同意搬这个家。可是若是搬家的话,的确会影响席言和白雪霄之间的感情深入。真是让人矛盾啊!秦语岑无力的抬手,以掌心轻拍着息的额头。
  她再怎么烦恼也没有用了,现在已经搬家了,她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乖乖的去切苹果了。
  秦语岑把苹果拿出两个,洗净,削到,切成块,放上牙签,然后端着水果盘往二楼而去。
  秦语轩选的房间是第间,秦语岑推门进去,见到两个大男人盘腿坐在地毯上,对着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里的的游戏打得特别带劲儿。她是完全看不懂的那种。
  秦语岑把水果盘放在茶几上:“吃水果。”
  “姐,你放着吧,我们正打到最关键的时候。”秦语轩正激烈地打着游戏。
  “小轩,你……”秦语岑缓了下自己的语气,“你不能这么直打游戏,这样也很消耗体力的,听姐的话,吃点水果补充些体力,再继续战斗!你说是吧?”
  “姐,我知道了,我打完这关就吃。”秦语轩的眼睛没离开过电视。
  秦语岑轻叹了口气,自己的弟弟是迷上了游戏,这就是有钟làng家住的时候养成的坏习惯。她得好好说说钟làng了……才多久,把她弟弟给惯坏人这个样子!
  霍靖棠在打游戏时也在观察着秦语岑,表情都都是失落。他抬眸看向她,正好她也转过头来,看向他,两人似乎是心有灵犀般在同时间看着对方。秦语岑嗜嘟嘴蹙了下眉。
  霍靖棠看向了秦语轩,轻声道:“小轩,你姐说的对,吃点水果才能体力继续打游戏,你听话吃点。”
  “嗯,我听二哥的。”秦语轩笑着道。
  秦语岑眼睛瞪大了,她果然是没有想错,这秦语轩真的中霍靖棠的毒太深,比她还深。
  霍靖棠说句话比她说几句话都要管用,这弟弟她是该给教训了。等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她得好好教他些事情,不能让他这么任性下去。因为他总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
  霍靖棠冲秦语岑得意地扬了扬眉峰,似乎在说还是我比你行吧?
  秦语岑点也领他的情,轻哼了声:“小人得志!”
  “姐,我手没空,你就喂我块苹果吧。”秦语轩微微侧着头,把嘴张开,让秦语岑喂他。
  而秦语岑自然是疼这个弟弟的,她用牙签叉起了块苹果,然后送到了他的嘴里:“慢慢嚼,这苹果很脆甜。”
  “嗯。”秦语轩点头,“二哥,你也吃个吧。”
  “我又没第三只手,也没有姐姐喂我啊……”霍靖棠似在抱怨着,其实是要羡慕着秦语轩有秦语岑亲自喂食,多幸福的事情,对于他来说也是很简单的事情,而对于他来说,好像有点难。
  “姐,二哥的手没空,你也喂他块苹果啊。”秦语轩建议着。
  “啊……”秦语岑多看了几眼自己的弟弟,他心里好像只有霍靖棠样。
  “姐,你啊什么啊,反正你也没事做。”秦语轩觉得她大惊小怪的。
  霍靖棠倒是不客气在张开了嘴,秦语轩又催着她,秦语岑是很不情愿的叉了块苹果送到了霍靖棠的嘴里。
  他轻嚼着:“果然特别的甜。”
  秦语岑让自己努力板着张脸:“小轩,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否则我可以生气了。”
  “姐,你要上课,你先去睡吧。”秦语轩催着她,“我困了自己会睡的。”
  “我必须在这里看着你。”秦语岑也不走,就坐在沙发内,双手托着香腮,无聊地看着这两个人打游戏。
  秦语轩和霍靖棠的精力真是充沛,秦语岑是累了天了,坐下来没会儿,就困了。她不知不觉地就倒在了沙发内,轻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眠模式。
  霍靖棠虽然是在陪着秦语轩打游戏,可是眼角的余光是没离开过秦语岑,见她都睡过去了,他也就想抱她去休息。
  正好,他转过头来看到秦语轩也打了个哈欠,他道:“小轩,你看你姐都睡着了,你也困了,还是休息了吧?不然你会心疼你的。”
  秦语轩回头,看到倒在沙发上睡着的秦语岑,乖巧地点了下头:“嗯,我听二哥的。”
  霍靖棠从地上起身,谁要是知道霍大总裁这么没有形象地坐地上陪着个大小孩子打游戏,定会疯掉的。
  “姐她就睡下沙发吗?”秦语轩天真的眨眼睛。
  “我把她抱过去,你睡吧。”霍靖棠在沙发前弯下腰,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光线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将她本就细腻的肌肤映照得不见丝的毛孔。
  他小心地抱起她,便出了秦语轩的卧室,往他帮秦语岑选的房间。
  他用脚轻踢开了门,借着从落地窗照进来的淡淡光芒,将她抱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放好。这才开了床头的台灯,昏黄柔和而不刺眼。
  霍靖棠去浴室打开热水,拧了把毛巾过来,替秦语岑小心的擦着脸,没想到她被水沾,就颤动了两下羽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他那张棱角分明,英气冷硬的俊脸,阴影雕刻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五官立体深刻,也更加的迷人。
  “小轩呢?”秦语岑揉了下眼睛,她怎么就睡着了。
  “他睡了,你就别担心他了。”霍靖棠准备把手里的毛巾放回浴室。
  秦语岑见他往浴室而去,又看到他折回来:“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抱你过来的。”霍靖棠坦白。
  “你抱我过来的?小轩他看到了?”秦语岑可不想在弟弟面前丢脸。
  “没,他也睡着了。没看到。”霍靖棠是说谎都不眨下眼睛,这就是所谓的睁眼说瞎话。
  秦语岑在心底暗自松了口气,抬眸看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的霍靖棠:“你还不走吗?”
  “我去哪儿?”霍靖棠凝视着她那白皙精致的小脸,完全没有自觉性,在秦语岑搬家到这里的这刻,他就已经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了。
  “回你家,棠煌帝景,这里是棠煌碧景,虽然差个字,可不是你住的地方。”秦语岑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提醒着他,“而且小轩在这里……”
  她话没有说完,已经感受到他男人的阳刚气息铺面而来,让她的心跳加快,阵阵的晕眩感袭来。她被他禁锢在他温热的怀抱里,他的薄唇轻落在了她的莹白的耳畔边:“你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家。”
  秦语岑想退却退不开,水润的明眸转动了下,耳根子开始热:“这里是我和小轩的家,你别不正经了,乖,回你家。”
  他将吻轻落在她的脸上,大手已经扶在她的柔软的腰肢上:“刚才我抱你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想不正经的事情了……”
  他的声音带着勾人的性感沙哑,听得秦语岑的面红耳赤的,她咬着咬唇:“小轩在隔壁……有小轩在,我们不能……”
  “不能做坏事吗?”霍靖棠笑,“小轩地房间是第间,你是第三间,中间隔了个卧室,他听不见的。况且他又睡着了,更不可能听见。”
  “干嘛我们小轩中间要隔个房间?”秦语岑瞪着他,“你怎么能这样?”
  “中间的卧室是我给自己准备的,这不可以吗?”霍靖棠看着她有些染怒的小脸,“比如小轩要陪他打游戏的时候,天太晚,你放心我个人开车回去吗?”
  秦语岑摇头,好像真的不放心啊。
  “如果我喝酒了,你放心我个开车回去吗?”他又问。
  她又继续摇头,好像还是不忍心。
  “所以我就给自己准备了个房间,这样可经方便我在这里休息。”霍靖棠说得非常有道理。
  说着说着,他的吻又在她的唇上,反复辗转,又有些急切,带着急切的渴望。他的手不停,已经钻进了她的衣摆了。
  秦语岑被他给压着,根本没有力气去推开他。她只能手握成拳,捶打在他的肩上:“你要睡可以在这里睡,回你的房间睡,但是不能碰我!若是让小轩知道了,不,不能让他知道,霍靖棠……你混蛋……”
  “你这样对我不公平,那以后你和小轩都住在这里,我来了碰不了你,你也不去我那里,那我不是永远别想碰你了?”霍靖棠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件不利于自己的人生性福的事情。
  他处心积虑加不择手段的让秦语岑从席言那里搬了出来,就是因为有人在不方便,结果现在终于如愿在让她搬了出来,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可是却好像还是有不方便。他这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小轩很单纯,我不想影响到他,所以有他在,我们的言行举止都要谨慎注意。”秦语岑双手扶起他的脸,“这段时间就先委屈你,小轩能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去你那里了,你别这样嘛!”
  霍靖棠脸色冷郁了下来,有些难受:“门锁了,小轩也睡了,不会影响到他的。”
  “可是我心里别扭,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秦语岑还是摇头拒绝,没有让霍靖棠放纵。
  他的手在游走,掌心滚烫的肌肤触着她的肌肤,像是点燃了火种般。
  当他的唇再次压下来的时候,秦语岑紧闭上眼睛,他吻着吻着,以为她是顺从了他,可是没想到在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秦语岑双手加脚想推开他:“不……不行。”
  只听到“砰”地声,霍靖棠栽倒在了床脚边。
  秦语岑听到响声,吓得坐起了身来,惊地咬着手指,脸色发白,立即从床上下来,半跪半坐在地上,看着霍靖棠,灯光的阴影将他的脸模糊。
  “你怎么样了?有没有撞到哪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你给踢下床了……”秦语岑弱弱道。
  “你这么瘦,哪来的这力气。”霍靖棠轻笑着,“秦语岑,你是第个把我从床上踢下去的女人,你还真是能耐了。”
  “我说了我不故意的嘛,让你别胡来,你偏要来,活该!”秦语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还是自责着,“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头。”
  秦语岑把霍靖棠从地上扶起来,坐到了床边上,去检查他的头。
  他拉下她在他头上乱拨的手:“别闹了。让我静静。”
  “要不你睡这里,我去睡隔壁。”秦语岑坐下。
  “我回去睡。”霍靖棠也折腾累了,他起身,准备离开。
  秦语岑抿了抿唇,不知道是该挽留还是任他离开,只是心里十分抱歉又有些难过。最终,她还是追着他出了门,直到客厅里,他拿起自己的外大方穿上,慢条厮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他侧眸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秦语岑:“怎么,舍不得我走了?”
  “没有。”她道。
  “那我走了。”霍靖棠便绕过沙发,往外走去。
  “我……”她跟上前步。
  “上去睡吧。”霍靖棠回头,“我不会在这里打扰你了。”
  说罢,他便离开了,空气里下就冷了许多。
  秦语岑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抬手抱着自己的手臂,那句不打扰她了……他是生气了吗?她真是的,也不该用那么大的力,把他给踢下床啊。男人嘛,哪个不要面子的,她是伤到了他的自尊了吗?霍靖棠的人生里可能没有在个女人面前这么狼狈过。
  霍靖棠其实也不是生气了,就是身体里的那团火得不到纾解,肯定是难受的。自己想要的女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是看得着吃不到,他又不圣人,能忍受得住,想要冷静就只有离开,在看不到她的地方,慢慢地冷静,这团火就能渐渐的熄灭。
  不过对于碐秦语岑脚把他给踹下了床,这种滋味真的确不好受。他风光尊贵了三十年的人生里连大声对他说话的人都没几个,谁敢给他难堪?可是秦语岑做到了,而且让他也不起来,只能生自己的气。
  今天他为了给秦语岑搬家,都没有去参加个慈善晚宴,母亲肯定又会说他了。
  宴会会场,灯光璀璨,来参加的人都是做慈善的各界名人,其中属他们霍家是第大家。
  拍卖会上,霍仲明拍字画古玩,准备送给父母亲大家。
  而最出风头还是霍靖锋,他以千万的价格拍了套稀有的祖母绿首饰给白沐兰,让众人大赞他孝顺。
  当着那么多的人面子,白沐心里虽然明白霍靖锋只是做面子,但是也不可能撕破脸。
  霍仲明对白沐兰道:“你看锋儿对你多好,我这个做爸的什么都没有。他是真心孝敬你的。”
  是啊,谁会相信有人会拿千万来做演戏,而霍靖锋恰恰就是这样的人。因为他付出千万想要得到的是却是更多,这千万给来带来的利益也是更多的。他霍靖锋从不会打没利益的仗。
  拍卖会结束后是个自助酒会,霍靖锋被众人围着,霍仲明也大力地介绍自己的儿子,在本城,谁不给霍家面子,即使霍靖锋是养子,但得到霍仲明的重视,他们还是对其畏敬三分。
  白沐兰不想看这些人巴结的嘴脸,霍静娴站着母亲身边,完全承袭了母亲的高雅气质和绝丽容颜,眉眼宛如精心绘画,清澈的眸子如天山上的湖水,饱满的红唇似鲜红诱人的石榴,她的美是由内而外,是含蓄的,是优雅的。
  袭水蓝色的收腰礼服,没有花纹装饰,很简单的剪裁,只是腰上是腰着蓝色的水钻,勾出盈盈不握的腰,非常的漂亮。
  她和白沐兰站在起,两人美女,个有风韵,个灵气。
  霍静娴的追求者不少,只是她向高冷,不易轻近,也不是可以轻易玩弄的对象,所以那些男人也最多远看而不敢靠近。
  霍静娴看着母亲:“妈,要不我扶你去坐下,我去给你拿杯果汁。”
  “好。”白沐兰点头。
  霍静娴安置好母亲后,便往自助餐桌而去,取了两杯果汁,刚转身,就撞到了个人影,手抖,杯子从手里掉落,应声碎在了双锃亮的皮鞋前,果汁溅在了那人的皮鞋和裤角上,把那人酒红色的西裤给染上了果汁的污渍。
  “抱歉,我没拿稳杯子。”霍靖娴表现得很淡定,只是眸色微微加深,并没有太过惊慌。
  “霍小姐,抱歉的该是我,是我吓到你了。”那位男子温和笑,没有在意自己西裤上的污渍。
  “要不我赔你件。你可以留下你的名片给我。”霍静娴从他的裤脚上抬起头来,落到男人的脸上,才认出了对方:“是你?市场部的敖立远经理。”
  敖立远点头,他是他们霍氏集团的市场部经理,年轻风趣,绅士优雅,听闻很多女职员都迷恋他。他的工作能力也很出色,在霍氏工作五年的他每年的业绩都有增长,所以深受公司的重用。平时他们只是在工作需要上才会接触下,私下没有任何的交集,所以也算不上熟悉。
  “霍小姐,不用这样客气。”敖立远从桌上重新拿了杯果汁,递到她的面前,“拿去吧,别让总裁夫人久等了。”
  “谢谢。”霍静娴接过他递上来的果汁便离开了。
  敖立远看着她的背影,收回目光,也端起了杯金色的香槟酒离开。
  霍静娴把果汁端到了角落里,递给母亲。白沐兰刚接过来,就有群女人聚到了他们不远处,又在背后议论别人的是非。
  “你们看到了吗?那个女人就是当初被霍家二少抛弃的江书燕……没想到她还有脸回来,如果我是她没脸回来,就老死在国外算了。”
  白沐兰听到江书燕的名字,心脏颤动下,她握着身边霍静娴的手:“小娴,我听他们说燕儿回来了,你听到了吗?”
  霍靖娴不想承认,但还是点了头:“妈,这些都过去了,你别多想了。”
  接着那些人又道:“听说她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肯定是想重新回到霍二少的怀抱。这女人真是犯贱,霍二少都不要她了,还想着往床上爬!”
  “是啊,听说国外的男人女人都很随便的,什么夜情到处都是,她去那么多年不可能没睡过几个男人。这会儿还想回到霍二少的身边……也不怕脏了别人。”
  “真够恶心的!”
  白沐兰有些听不下去了,霍地站了起来:“你们在这里胡说什么!江书燕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随便的女人!虽然她现在不是我霍家的人了,可曾经也是,我们霍家不会允许别人欺负她!”
  众人回头,看到自角落里走过来的白沐兰,个个都变了脸色:“霍太太,我们就是随便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白沐兰的目光扫过他们:“谁恶心还不定!你们也不看看自己表现上高贵优雅,却在这背地里把别人说得如此不堪!这才让人恶心!我告诉你们江书燕和我儿子是和平分手,谁都没错,以后我若再听到你们胡说,自己掂量着点。”
  霍静娴也看着那些没事做就嚼舌头的长舌妇:“我妈说的话各位太太得记着了,可别不长记性,到时候若出了什么岔子,可就不好说了。”
  白沐兰和霍静娴离开这是非之地,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江书燕,她袭luǒ色的拽地长裙,轻柔贴服在她曼妙的姣好身段上。身材好到根本不看不出她已经是生了个孩子的母亲。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柔弱如风中柳枝般楚楚怜人的女子,也是美丽动人的。
  江书燕自然听到刚才的话,她主动走上前来,眼睛里是感激的泪雾:“阿姨,小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帮我,相信我。”
  “谢什么啊,我就是听不惯别人胡说。”白沐兰看着多年不见的江书燕,轻柔笑,“这些年你在国外还好吗?”
  “好,挺好的。”江书燕深吸气,把泪雾压下去,扬着笑意,“阿姨,你们好吗?”
  “我们也好。”白沐兰亲切地拉过她的手,“你看你这些年在国外都没好好照顾自己,都瘦了好几圈了。你回国怎么都不告诉阿姨,阿姨也好请你吃饭。”
  白沐兰从开始就喜欢江书燕,两人住在同屋檐下也没有红过脸,江书燕不像有些媳妇样坏毛病堆,反而孝顺体贴,大方得体。就算江书燕和霍靖棠分手后,白沐兰也没有怪过她,只是觉得份感情是他们年轻人的选择,她是有心无力,在她的心里对江书燕直都是挂念的。毕竟她是乐乐的亲生母亲。
  “阿姨,谢谢你的关心,我就是瘦了1斤而已,不多。太瘦了穿衣报也撑不起来,好不看的。”江书燕刚去外国时那段时间是暴瘦十斤左右,但后来她还是努力地让自己多吃些,保持自己的标准身材。
  “在阿姨心里你永远是最漂亮的。”白沐兰看着江书燕气色不错也放心了,“这次回来就不会走了吧?”
  “不会的,会在这里找份工作,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江书燕给了自己个规划。
  “很好,阿姨就是喜欢你这份心气。”白沐兰感慨着,眼眶有些泛红,那些美好的时光怎么就那么容易就消散了,“你回来见过他吗?”
  这个他自然是指自己的儿子霍靖棠。
  “嗯,无意间碰见过次,看到他挺好的,我也放心了。”江书燕脑海里闪过的是他和秦语岑十指相扣的画面,“阿姨,我过去了,有空我请你吃饭喝茶。”
  “好。”白沐兰点头,“记住了,你和靖棠虽然分开了,但你还是乐乐的母亲。”
  江书燕伤感的红了眼眶:“我记下了。”
  江书燕转身离开,往自己的父亲江志海和继母叶眉那边去了。
  白沐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绪起伏:“真是可惜了……”
  “妈,你这样若是让哥知道了,他会不开心的。”霍靖娴知道母亲还是希望自己的哥哥和江书燕能有复合天,“哥说过燕姐不以能见乐乐,你还这么说……”
  “你哥当年是气话,气你燕姐和他解除婚约的事情,现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淡了。他们始终都是乐乐的亲生父母,能和好在起自然是最好,对乐乐对大家都是好事。”白沐兰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的儿子对她说过有喜欢的女孩子的事情了。
  江书燕在父母的介绍下重新认识了下本城现在些名门,毕竟在国外那么多年没回来,这边的变化也很大。而那些人对江书燕的印象都特别好。
  但江书燕也许多年没有待过这种场合了,她有些不适应,透不气来,便想离开。
  她只对叶眉打了招呼,便个离开了。走出会场,呼吸着外面的冷空气,觉得好像好多了。
  她站在原地,个阴影缓缓地落在她的前面,将她完全覆盖。她冷不防地回声,看到完全背光的男子,身型高大伟岸。
  男人微微抬起头来,唇边勾着的笑有几分邪气:“好弟媳……哦,不,应该是江大小姐好久不见了。”
  “你……大哥……”江书燕双唇微颤,然后改口,“霍大少爷……”
  霍靖锋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落在她雪白的颈子上:“我还是喜欢你叫我的名字。你和靖棠已经没有关系了,叫我名字也没关系。书燕,你说是吗?”
  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是比这冬夜还有冷还要暗黑的感觉,让她在他的面前总是忍不住的颤抖害怕。
  这种感觉在她搬进霍家之后才感觉到的,这个人的笑仿佛永远没有温度。
  “我……我不舒服,我先走了。”江书燕不想和他单独待在起。
  她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却被他给扣住了手腕:“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是要去见靖棠吗?你不会忘了吧?当初是你提出解除婚约的,他可是直记恨着你,又怎么可能见你。不如我们好好叙个旧,怎么样?”
  “你……你喝醉了。”江书燕挣扎着,却怎么也抽不出手来,还磨得她手腕疼。
  霍靖锋看着她挣扎的模样,看着她急,他心里却有丝的畅快。他任她这么用力的挣扎,却在突然间松开了手,她整个人往后退去,他又及时的扶住了她,她撞进他的怀里。而她身体上地馨香蹿进他的鼻尖里,他用力吸。
  “真是香,让人意乱情迷!”霍靖锋冷笑着,“难怪这么想让人好好的蹂躏番,那滋味定很美。”
  江书燕听,脸色惨白:“你放开我!你是靖棠的大哥,你不能这样对我!”
  “你和他已经不是未婚夫妻了,你叫他也没有用!”霍靖锋眸光冷厉,“江书燕,你有今天完全是因为霍靖棠害了你,难还想着他,真是犯贱!”
  霍靖锋推开她,江书燕下不稳倒在了地上,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是冷漠的,不在意地伸手拂了下自己的衣服上的皱褶。他优雅地转身往会场而去,走到门口,个女子上前挽着他的手臂,两人说说笑笑进去。
  江书燕趴在地上,咬白了唇,泪雾迷上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深呼吸着,从地上起来,细嫩的掌心已经被粗糙的地面擦破了皮,渗出了血丝,但她却点都不在意,点也感觉不到疼。
  有出租车经过,她打了辆车,司机,问她:“小姐,去哪儿?”
  “就路上跑几圈吧,我想吹吹风。”江书燕红着眼睛道。
  司机没有多问,按她说的做。
  寂静的夜里,霍靖棠个人开车在夜晚的马路上慢慢行驶,车窗半开着,有冷风灌进来,冬夜的风冰冷如刀割,正好给他降降火也好。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霍靖棠看是母亲的电话,这个时候了,母亲还没睡吗?
  他戴上耳机接起了电话:“妈,你还没休息呢?”
  “今天的慈善晚宴你为什么不去?”白沐兰质问着他。
  “妈,我今天不舒服,头疼。”霍靖棠撒谎。
  “你看医生了没有?怎么会这样呢?”白沐兰听儿子说不舒服,语气也放软了。
  “我吃了药,躺了会儿,就好多了。”霍靖棠的确是头疼。
  “你知道吗?今天老大出了风头了,他拍了套祖母绿的首饰给我……别人都以为他这个养子孝顺,比你这个亲儿子对我还好。可谁知道他是我心里最深的根刺,我真想拔出来,这心里也不会疼了。”白沐兰感叹着,也了对儿子的责备,“如果是你送给我的该多好,他就不会这么风光了。他的形象又在世人的眼里提升了好多,这对于他的公司展,有也利于他在霍家的地位……以后就像爷爷,你爸不分给他遗产的话,社会的舆论也不会放过霍家的。他的虚伪那些人怎么就看不清呢?总被他蒙蔽呢,包括你爸,你爷爷……”
  霍靖棠低语:“妈,就让他风光,他越是风光以后他跌下来才会摔得越重,儿子不会让你直这么受累下去。但有些事情需要解决也是要个过程的,十年都熬过来了,也不怕多等些时间,不是吗?你就放宽心,别让儿子担心。”
  “嗯,妈知道。”白沐兰又想了件事情,“靖棠,我今天在晚宴上看到了燕儿……她回了,她说你们见过了。她瘦了许多,不过还是和以前样漂亮,气质好,人也好。靖棠啊--”
  霍靖棠知道母亲要说什么,立即打断了她:“妈,别说我不爱听的。我说过了,我和她没有可能,是不可能和好的。”
  “你们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乐乐想,为乐乐负责。”白沐兰拿乐乐说事,希望儿子给考虑再三。
  “妈,我说过她离开后不让她见乐乐,乐乐也不知道她就是他的亲生母亲。”霍靖棠这么做也是不想和江家有什么牵扯,断就要断干净、
  “总有天会知道的,乐乐总有长大的天,到时候是瞒不住的。”白沐兰担心着。
  “他长大了就懂事了,那个时候他要认他的母亲,我不会反对。只是现在乐乐还小,在他成rén懂事之前我不会让他知道。”霍靖棠冷声道,“妈,我以前为霍家着想,为江书燕着想,为乐乐着想,这次我要为自己负责,为我喜欢的人负责。我说过我有喜欢的女人了,谁我都不会要。”
  白沐兰也不多说了,收了线,不想惹急了儿子。
  霍靖棠把车停好在院子里,锁了车,便大步往别墅的大门回廊走去,走近,就看到个人蹲在门前,他站定,只见那人听到有脚步声后,缓缓抬起了头,竟然是江书燕,她的目光柔软如水,仿佛是九天上的银河,星光晶莹,就是样的眼神都是让人痴醉沉沦的。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仿佛他和秦语岑认识的最初里。她跑来找他献身那次,就是这样蹲在他的门前,可怜的紧,看到他回来后,她冲他扬起了个春花烂漫的微笑。她的笑是温暖的,让人无法拒绝的敞开了内心。他才会不忍心视她为无物,把她给抱进了家里。
  “靖棠,你回来了?”江书燕自角落里站起来,身上件luǒ色的柔软的拽地长裙,外面是件黑色的大衣,长发轻落下来,丝丝缕缕的散开,这样江书燕是美好而楚楚动人的,那双漂亮的眼睛好像会说话。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霍靖棠没想到她会在这里,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也该有十二点了,她不在家里,跑到他这里做什么?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来了。”江书燕握着手里的缀着水钻的白色手包,水钻折射着院子里的灯光,“打扰到你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她因为霍靖锋的羞辱,所以脑子里就想到了他,就想见见他,所以鬼使神差地就来这里了。
  江书燕提起拽地的长裙,方便迈开步子,可是没想到因为长时间蹲地那里,所以腿麻了,她刚迈步,就像是触电的感觉般,脚下无力,整个人就失去重心地往前栽倒而去。整个人就扑进了面前的霍靖棠的怀里,她本能的抱着他,才不至于摔倒。
  霍靖棠也总不至于避开让她摔倒在地上,只好伸手扶住她,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就是脚麻了。”江书燕的声音在这夜里听起来格外的柔软撩人。
  江书燕感觉到他有推开自己,她急,更是收紧了攀着他肩的双臂,低声乞求着:“靖棠,让我抱会儿好吗?”
  “江书燕,不行!”霍靖棠拒绝了她,不愿意同情她,更不想给她希望,哪怕丝毫都不可以。
  “靖棠,别这么残忍,下就好了。”江书燕的泪水已经湿润了眼眶,“我现在需要你。”
  “你需要的不是我!”霍靖棠还是将她推离开自己的怀抱。
  江书燕看着冷漠的霍靖棠,心如撕裂般的疼。堆积在眼眶里的泪水就这么夺眶而出,顺着她苍白无色的脸颊就流淌了下来,冷风次,就结成了薄霜,脸上难受的紧。
  “我知道你会说我无情,可这是当初说好的,我们谁也不欠谁,再见也是陌生人!”霍靖棠看着无声流泪的江书燕,“你需要的是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是啊,陌生人!我也做陌生人!可是上天并不如我愿!”江书燕抬手抹了下脸上的泪痕,长发贴在脸侧,“这次回来,我以为可以有新的开始,可是所有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你觉得跟过你的女人还可以有新的生活吗?我直都活在你的阴影下面,你让我怎么重新开始?”
  霍靖棠的优秀不是每个男人都拥有的。
  今天宴会上父亲让她见的那些人都不如他,她在那些男人的身上找到的只是落差感,她总会拿别人和他做比较,想要重新开始,真的很难很难!
  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身体,不停地流着泪水。
  霍靖棠就站在她的面前,不言不语。
  只有冷风呼啸……发出了如悲伤哭泣般的呜鸣!
  ------题外话------
  小岑岑这脚好猛,把二霍给踢下床了……闪到腰了,小岑岑你怎么办呢?
  记得投票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