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小气成那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蹙紧了浓眉,看着夜风里开始开始飘落着小雪花,这天气真的是够冷的。
  “天气不好,回去吧。”霍靖棠淡淡开口,准备抬起脚步往前走。
  蹲在他面前的江书燕伸手揪住他的裤角,冷得脸色都是苍白的:“靖棠,别走,陪我会儿,好吗?”
  他垂下自己的视线,落在她揪着他裤角的白皙手指上:“何苦这样?”
  “我也不想这样,回到这个城市,所以有的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可怕的。我爸爸直都怪我和你解除了婚约,他对我很失望。”江书燕咬了咬唇,“靖棠,这个城市里只有你对我来说还是亲切的,我可以在你的面前流泪,别人只会看我的笑话。靖棠,我受不了……”
  曾经本城的第优雅名媛,在经历过变故后,已经从云端跌下来,再也不复曾经的光彩。
  她轻颤着羽睫,仿佛眼前的霍靖棠就是她唯的稻草,是她唯可以抓住的人,她不想松开。
  而霍靖棠双手轻插在了大衣口袋里:“为什么要在意别的目光,努力做好自己就好了。你如果真的在努力,就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别人的说法。”
  他弯下腰下,把她的手指拨开,那瞬间她觉得自己掌心空空,她拼命想抓住他却怎么也抓不住。他已经成为了别的女人的男朋友,而她只是他的过去式。
  “快回去吧。”霍靖棠劝着她。
  “今天的慈善晚宴上我遇到了霍靖锋……”江书燕依旧蹲那里,阵阵冷风吹进她的心里,冷痛了她的心。
  霍靖锋这个人让她看见就害怕……仿佛要吞了她般可怕。
  霍靖棠迈开的脚子顿,眸光幽冷,盯着蹲在那里,环抱着自己的江书燕:“他不是好人,最好不要见他,见到他也要躲开,知道吗?”
  江书燕幽幽道:“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只是提醒你。”霍靖棠的语气里并不带个人的感情情绪,“如果你不想受到伤害就记住我的话,离他远远的。他不是你可以对抗的人。”
  霍靖棠上前,开了门,便进了屋里,只剩江书燕个人站在回廊上,冷风吹起她的发丝。
  江书燕抱着自己,埋首于双臂之间,默默地流淌下泪水。
  他果然是对自己没有丝怜悯之心了,他把自己扔在这冰天雪地里,扔在他的家门口,她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孩子,孤单地固执地守在这里。
  霍靖棠进了屋,感觉要暖和了许多,家里开着暖气,他把大衣脱下来放到了沙发里。然后去厨房倒了杯水,喝了两口。
  他往楼上而去,他身体的火是真的熄灭了,也不用再受折磨了。
  他进了卧室,取了自己的睡衣走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他站在花洒下,闭着眼睛,那些过去就在脑海里浮起。
  昏暗的会所包厢片凌乱,江书燕那白皙身体上青紫片,双腿间是暗红色的血渍,她像是虚脱般躺在地毯上,长发覆在脸上,眼睛被蒙着……
  后来他收到了叠江书燕羞人的照片,还有张纸,上面打印着
  霍靖棠当时觉得那猖狂的笑声就在她的耳边萦绕着,怎么也挥不去。
  空气里很静,只有水流的哗哗声,霍靖棠脸色很冷,拳打在了墙壁上。
  他关了水,擦了身体,披了浴巾,出了浴室。
  走到了床边,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有条微信,是秦语岑发来的。
  霍靖棠看着秦语岑发来的内条微信,看完了也没有回!他把手机重新丢到了床头柜上。是他是故意不回的,想让她着急。不能每次都这样低头。虽然他是个大男人,包容妥协点是应该的,可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也只是想静静。
  霍靖棠躺床上,却点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的,好像有什么心事般。
  他起身床,下了楼,又倒了杯水喝。
  他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冷见吹进来,冷得咬了下牙。而地上个人躺在那里,他瞳孔放大,没想到江书燕竟然没有走,而是固执地在屋外守候。这么冷的天,个大男人都受不住,何况她个弱女子,这晕倒也是迟早的事情。
  霍靖棠蹙了下眉,叹了口气,这是何苦?
  个大活人,他总不能扔在这里不管了。
  他只好将昏倒的江书燕从地上抱进了屋,关上了门。她的身体像是冰块样冷,隔着他单薄的睡袍冰着他的肌肤。
  他把江书燕抱到了楼上的客房里,替她脱掉了都结了箱了大衣外套,拉起了被子给她盖上。
  然后去浴室拧了把热毛巾替她擦了下冰冷的脸和手,希望这样她能好受些。
  霍靖棠准备离开时,江书燕的手抓住他的睡袍角,闭着眼睛,她呢喃着:“靖棠,别走,别丢下我……我错了,我错了……”
  江书燕眉心蹙紧,像小扇子样的羽睫不安的颤动着,整个人都有些害怕难受样。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角,不愿意放开。
  霍靖棠坐在了床边,看着她苍白的脸蛋,其实她又有什么错,都是因为他,她才会受到那样非人的伤害,才会生下乐乐,才会离开霍家,才会远走出国。他以为她的离开便是最好,辈子不回来就好。
  说他冷血无情,说他残忍自私都好,他不想她的身心再受曾经的阴影伤害。
  霍靖棠直坐到江书燕沉沉入睡,他才起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了灯,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努力地入睡。
  梦里都是过去,是江书燕的哭声,还有霍靖锋的笑声……
  早上六点半,霍靖棠起床,在院子里跑了几圏回了屋里,往楼上而去,冲了个澡,换了衣服,去了客房时,看到江书燕已经不在卧室里了,床上收拾得很干净。
  他手里拿着大衣下楼,随手将大衣放在了客厅的沙发内,才在厨房里看到了江书燕在做早餐。她穿着还是昨天晚上那套礼服,因为这里没有她可以换洗的衣服,只能将说着穿。可是看起来依然那么楚楚动人。
  她看到霍靖棠,微微浅笑着:“靖棠,早餐做好了。”
  霍靖棠走过去,看着餐桌上摆放着的三明治,还有牛奶,煎蛋,她的手艺向不错,以前在霍家就爱做早餐给大家吃。
  “谢谢你昨天晚上收留了我,不至于我让我在外面睡夜,谢谢你。”江书燕感谢着他,“你已经很多年没吃过我亲手做的早餐了,没什么可以感谢你的,所以做了早餐,希望你不要介意。”
  江书燕见他不开口,脸色也是冷淡的,心跳也不有些不规则。
  “以后不要这样了,你奶奶会担心你的。”霍靖棠拉开椅子坐下来,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胃口,“你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到市里。”
  江书燕眨着水眸:“你不吃吗?”
  “我的早餐,我助理每天会买到我办公室。”霍靖棠撒了个谎。
  江书燕盯着桌上盘子里的三明治,视线有些模糊。她深吸了口气,推开椅子起身,“我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她往客厅而去,拿起自己的大衣套上,眼里都是不争气的泪水浮起。
  “你为什么要回来?在国外不好吗?”霍靖棠坐在餐厅里依旧没有动,侧眸,缓缓看向了她。
  江书燕揪着大衣,狠咬着唇瓣:“我的家在这里,我的亲人在这里,我能在国外待辈子吗?我也有想他们的时候,我奶奶年纪也大了,她没有多少年可以让我陪着,我总不能在她百年的时候还不在她的身边。不管我怎么逃避那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五年的时间已经够了,我该回来了,不是吗?”
  “以后别像昨天那样,个女人在外面并不安全。”霍靖棠看着她,“如果不想悲剧再重演次,就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江书燕更是揪紧了自己的衣服,心潮起伏,难过的别开了脸:“昨天我喝多了,以后不会了。再见。”
  江书燕迈开步子离开,保持着属于自己的优雅。
  霍靖棠握起拳头,轻砸在了餐桌上,然后推开了椅子,走到客厅里拿起了大衣,便迈步出了门。
  霍靖棠在经过江书燕的身边,冷声道:“上车。”
  江书燕盯着他高大的身影,看着他走向了车子,上车发动了车子,开到了她的身边。
  江书燕也没有倔强着,毕竟这样走回去也不是不现实的。她拉开车门,坐在了后面,这样保持着距离,却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看着他。
  霍靖棠开车到了市区,将她放在了地段好的地方,亲自帮她拦了辆车,告诉司机江家的地址。
  “谢谢你。”江书燕看着车窗外站着他,感谢着他。
  “身体是自己的,好好照顾自己。”霍靖棠叮嘱着她,让司机开车。
  霍靖棠到了公司,上了顶层总裁办公室,他前脚进去坐下,后脚就有人来敲门。
  进来的人是席言,她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打着蝴蝶结,外面是玫红色的小西装,白色的臀裙,勾勒着他她的俏臀曲线。
  “总裁,这你的早餐。”席言把个保温桶放到了霍靖棠的面前。
  “你买的?”霍靖棠挑眉,不会这么巧,她竟然知道他今天产没有吃早餐吧?
  “不是,是岑岑让我给你送来的。”席言盯着上司的脸色变化,在心里猜测着今天的天气。心想今天他们霍总的心情应该会因为这顿爱心早餐而美好起来,应该是阳光普照吧。
  霍靖棠听到了秦语岑让她送来的,心里也有些讶异。难道是知道自己昨天晚上错了吗?所以就用顿早餐想安抚他受粉受伤的心灵?这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这次他定要让她知道自己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后果是很严重的。
  “她让你送的,你们不是分开住了吗?”霍靖棠把漫不经心地解开自己的西装扣子。
  “霍总,你就不知道了。是岑岑大早就打给我,让我去她那里取的早餐,然后给你送来的。你看岑岑对你多体贴多好。”席言脸的羡慕。
  霍靖棠抬眸看着席言的微笑,心里却在说让你被人踹下床试试,再给你送份早餐。
  但他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他怎么可能把这么私密又这么丢脸的事情说给自己的下属听,就算席言是自己弟弟白雪霄的人也样不能说。
  “你喜欢你吃。”霍靖棠把保温桶推到她的面前,请她随便。
  “我若是吃了,岑岑不拿刀杀了我,这可是给你的独家爱的蜜方。”席言可没那个胆儿,又郑重地把保温桶放回了老板面前,“霍总,你还是好好享用吧。”
  霍靖棠没有动早餐:“今天的行程。”
  “今天早上有个半个小时的早会,还有海三亚的酒店的事情需要你过目,下午和几个老总约了打球,可能要起吃饭。”席言报告完毕。
  霍靖棠点了下头,今天好像行程并不紧,抬眸:“你还有事?”
  “岑岑说让我看着你把早餐吃完,你不吃完,我敢走吗?”席言有些怕怕地抱怨着。
  霍靖棠脸色变:“席言,记住了,你是我花钱聘来的秘书,可不是让你来做秦语岑的眼线!出去!”
  席言知道她是扫到了台风尾,可是,他有句话要说:“霍总,你是我的老板,可是岑岑以后是老板娘啊,老板娘是要管老板的……”
  话音落,席言已经快速的闪人了。
  霍靖棠盯着保温桶……老板娘……
  他打开保温桶,上面煎蛋,做了个笑脸,还有用火腿做的爱心,下面是馄饨……这是什么吃法,中西合璧?
  闻着食物的香味,他觉得自己禁不住秦语岑的炮弹,觉得自己饿了,她做的早餐全吃光光了。他怎么这么能吃?
  刚吃完,他正好纸巾擦了下嘴角,电话就来了,他接起来,语气很冷:“有事?”
  “早餐收到了吗?我让言言特意带给你的。”秦语岑声音比平时甜了几分。
  “嗯,收到了。”霍靖棠轻声应着。
  “好吃吗?”秦语岑问。
  “般般。”他看着空空的保温桶,其实挺好吃的,但是不能让她知道,不然还以为他就这么原谅她了。
  “那我努力改进。”秦语岑听到他吃了,心里就很开心。
  “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霍靖棠看了下时间,该准备下。
  “嗯,就是那个,我不是要去采风吗?你能陪我去超市买些东西吗?”秦语岑咬着唇,就怕他会拒绝。
  “今天晚上的饭局。”霍靖棠答着。
  “那明天呢?”她不死心地追问。
  “明天再说。”他也回得很不上心。
  “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秦语岑小心地问道,个男人怎么可以小气成这个样子?
  “我工作很忙,没时间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làng费。”霍靖棠准备收线,“叫我开会了,先这样了。”
  霍靖棠结束通话,把手机往口袋里放。他就是小气成这样子,不可以吗?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对自己那样。
  霍靖棠起身,准备去会议室,在去的路电话又响了起来。他以为又是秦语岑打来的,掏出看,竟然是白雪霄的。
  “我要开会了,打什么电话?”霍靖棠语气不善。
  “哥,你大早的吃火药了。”白雪霄在那边轻笑着,“内分泌失调了?”
  “不说重点我挂了。”
  “你别啊……”白雪霄急急地叫着他,“听说今天几个老总约了你去打球,记得把席言带上。”
  “有本事你来把她接走。”霍靖棠就挂了电话。
  想在他面前秀恩爱吗?
  那边和秦语轩正在医院里的秦语岑看着黑掉的屏幕,有些失落:“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姐,谁生气了?”秦语轩坐在她的旁边,好奇着。
  “没谁。”她收好手机摇头。
  今天秦语岑有时间,所以就带了秦语轩过来做个全面的检查,他的事情也不能再拖下去了。早发现早治疗,这句话也是没有错的。
  凑巧的是她今天来就遇到了简希,热心的问了个他们的情况,就积极帮忙,这样也省去不了产时间和程序,让秦语轩在检查方面很顺延地做检查。
  “秦姐,你弟弟的检查结果我会帮你拿给专家看的,你就要等些时间,我会通知你的。”简希对她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简希,今天多亏了有你帮忙,谢谢你。”秦语岑让秦语轩也感谢着简希,“那我们走了。”
  秦语岑想到秦语容也在这里住院,过两天她就要去采风了,也没有时间来了。便想着带秦语轩起去看看她,现在秦语容真的很可怜。
  他们到了秦语容的的病房前,看到个戴着黑色小礼帽,穿着红色大衣的女子推门而入,那背影和侧脸看起来很像安倩妮。她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来做什么?
  ------题外话------
  感谢今天安慰自己的亲爱的们,心里很感谢。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