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姐会努力让二哥成为你的姐夫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安倩妮跑来秦语容的病房,是不是因为她知道了什么?知道秦语容与关昊扬之间的纠缠,还是她肚子里有关昊扬的孩子?不管她知道了什么,都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秦语岑有些替秦语容捏了把汗,现在的她不被关昊扬承认,加上安倩妮的背景,她要想在这个城市安稳的过日子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安倩妮这个人千金小姐脾气大,又很在乎关昊扬,这次来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的。
  秦语岑拉着秦语轩上前,来到了病房门口,也没有进去,只是贴着门板仔细地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秦语轩看到秦语岑那小心的模样:“姐,你在做什么--”
  “嘘--”秦语岑伸手把秦语轩的嘴给捂住,示意他小声点,“你说别说话就好了,知道吗?”
  “哦。”秦语轩点头,似懂非懂。
  “要不你坐在休息椅上等我。”秦语岑把秦语轩扶住在了病房门边的长椅上坐下,“就在这里乖乖坐着,不允乱跑。”
  “知道了。”秦语轩乖乖地坐着。
  秦语岑重新回到门板边上,耳朵紧贴着上去。
  而里面的秦语容和陈桂秀看到进来的安倩妮,她戴着黑色的小礼帽,还有黑色的墨镜,柔软的唇瓣涂着粉色的唇彩。身的名牌昭显着她贵气。
  “你是谁?”陈桂秀盯着安倩妮。
  “我是谁不重要。”安倩妮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走到了床尾,目光落在了秦语容的脸上,“长得并不怎么样啊?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爬上了昊扬的床!勾引了他!”
  这种姿色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关昊扬喜欢的那种类型。她安倩妮根本就不相信,关昊扬会主动和她上床,还会有孩子。
  当她通过调查得到了这个叫秦语容的女人竟然是秦语岑的堂妹,还在关山集团工作过段时间,还是关昊扬的小助理。当地知道秦语容怀的孩子竟然是关昊扬的时候,她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她以为她和关昊扬之间的感情够深,她不过迟他几个月回国而已,收到的不是他隐婚五年的消息就是另外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她发了疯似的把那些照片给撕了,心里像是绞碎了般的疼。她咬着唇,忍着那上涌的酸涩泪意,却怎么也撑不下去,跌从在了地上,捂洋着默默地流眼泪。他怎么可以瞒着她这么多事情!结婚就罢了,还在外面搞出了个孩子!这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威胁。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安倩妮先是去了关昊扬的公司,关昊扬正在开会。
  她心里有团火在烧,她执意想要冲进去,可是被关昊扬的私人助理拦下了,提醒着她:“安小姐,今天我会议很重要,如果你这样进去打断会议,关总他会怎么看你?所在高层又怎么看关总?你如果真的在乎他,就应该多替他着想,而不是整出乱子来,这样于你们的感情是错误的做法。关总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在你执意进进前先三思再行!”
  安倩妮虽然很愤怒,但丁树说的话也很对,如果她这么闯进去,关昊扬定也会很生气的!可是让好了等,她等不了!这xiōng口的火焰狠狠地灼烧着她的心脏,让她疼得难受,不发泄出来真的要死人样。
  “可是我有很急的事情要见他。”安倩妮让自己隐忍着要暴发边缘的怒火,“这会要开到什么时候,我等不急了。”
  “你先去总裁的办公室等着,我会进去向关总说下的,不会让你久等的,你看这样行吗?”丁树保持着微笑,“我让人替你泡杯茶,去去火。”
  “好,不过你要让关昊扬快点,我的耐心有限,最多十分钟,我看不到他我就会到会议室找他。”安倩妮用力握了握手里的包包,转身往关昊扬的办公室而去。
  丁树跟着上前,走到了总裁秘书室时,让里面没有参加会议的小助理给安倩妮泡了杯茶:“总裁的会议至少还有半个小时。你好好安抚下安小姐,若是出了乱子,让你走人,知道了吗?”
  小助理战战兢兢地点头。
  丁树离开,回到了会议室,在关昊扬的耳边私语:“安小姐找你有很急的事情,我让人先安抚了她。”
  关昊扬点了下头,会议半个小时后结束了。关昊扬往办公室而去,就看到了安倩妮甩开了身后苦苦哀求她的小助理怒气冲冲地跑出了办公室。结果就撞到了关昊扬。
  “为是怎么了?”关昊扬扶着安倩妮,手揽着她的肩。
  小助理脸色白,弱弱道:“总……总裁,安小姐要见你。”
  “你下去吧。”关昊扬冲小助理道,然后拉着安倩妮回了办公室,“这大清早的我开早会,你急着跑来做什么?”
  安倩妮把推开了关昊扬,站在他的面前,受伤而疼痛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告诉我秦语容是谁?”
  关昊扬怔,没想到她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是不是怀了你的孩子?”安倩妮追问着他,目光里是挣扎与矛盾,她多想听到从他的嘴里说出不是的答案。
  可是她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种美好的想法,因为切证据都说明那个孩子是他的,就是他的!
  安倩妮咬着唇,看着言不发的关昊扬:“你怎么不说话?是默认了还是无话可说?”
  关昊扬把手里的文件随手丢在了桌上,然后扯了扯领带,有些不耐烦:“我不想和你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关昊扬,你为什么要骗我?”安倩妮想要忍住自己的眼泪,可是还是浮了起来,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晃动着,“你和秦语岑五年前说结婚了,你说我要离婚了,会给我个交待,我原谅你了。可是现在为什么她的妹妹又怀上了你的孩子?你告诉我是为什么?你给我个解释啊!哪怕你说句话我的心里都会好受些,可是为什么都不说话?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我对你真心真意,可是你呢?你真的点都不爱我了吗?所以才会这样对我,是不是?”
  安倩妮质问着他,咬白了唇瓣,也有泪水流淌了下来,顺着她泛白的脸颊流到了下巴上。
  关昊扬看着默默流泪的她,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孩子是个意外!我对秦语容根本没有点感情,和她上床都是她算计好的,我才是受害者!这个孩子我也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也不会承认!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比你还感到头疼,我也已经想法设法处理掉这个孩子,而秦语容方面不同意,就是想用这个孩子来狮子大开口!我也不可能让他们这么luǒ的敲诈我!我不可以脑颅算计我的人还能从我这里得到太多的利益!妮儿,你能明白吗?”
  “是真的吗?你点都不喜欢她?”安倩妮在乎是关昊扬对她的这份感情。
  “当然,我如果喜欢她的话为什么不选择和她在起,而是你。”关昊扬从办公桌上抽取张面纸上前,用纸巾替她把脸上的泪水给拭干净,“我不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怕你知道受到伤害,我想我把事情简单低调的处理,可是你还是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秦语岑。”安倩妮深吸口气。
  “她告诉你的?”关昊扬抿了下唇,“我和她离婚,我们之间就存在着敌意,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她自然是看不得我们好,以此事来挑拨我们的关系而已,你可不能上了她的当。如果你和我大吵大闹就是如了她的意,你想这样吗?”
  “我不想和你吵,可是那个替你怀孩子的女人不是我,而是别人,还是秦语岑的妹妹,你让我怎么冷静?”安倩妮被他拥在怀里,脸蛋贴在他的西装衣襟上,“没有个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上床,而且还有孩子!昊扬,我的心好痛好难受!我想到那个孩子,我就心如刀割!”
  “对不起,让你难受了,其实我也很苦恼!我也在想办法让秦语容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口里急,给我点时间。”关昊扬轻拥着她,大手温柔地抚过的长发,“妮儿,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的我心里的位置。”
  “昊扬,我知道我还该不该相信你,因为你又骗了我。”安倩妮内心在做着斗争,“我心里好乱。你说如果让我爸妈知道了,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他们不会接受我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有孩子的!可是我又不想失去你,你让我怎么办?”
  “别担心,他们不会知道的,只要你站在我这边。”关昊扬吻了吻她的发,“我说了这是意外,我是被她害的,我也永远不会原谅她!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她要怎么才同意拿掉孩子?”安倩妮自然是不想秦语容,这个秦语岑妹妹的女人生下孩子。
  “这些你就不要插手了,我会处理的。”关昊扬不想她搅进来。
  “你告诉我,也许我可以帮你。”安倩妮在他的怀里仰起了头来。
  “她们要五百万和帽别墅。”关昊扬对上她的视线,“我最多给他们五十万和套房子,我绝对不能纵容他们这种威胁敲诈的行为!太贪婪了!必须要给他们点教训才好!”
  安倩妮没有再说话了,静表地趴在他的xiōng口,指尖却已经揪紧了他的衣服。
  思索了会儿,安倩妮才淡淡道:“是该给他们点教训!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妮儿,别胡思乱想了,只要记住我在乎的人只有你而已。”关昊扬握住她的手。
  “嗯。”安倩妮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吻。
  而他扣住她的腰,让她贴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把她吻得有些意乱情迷,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身体才能站稳。
  “别……你在上班。”安倩妮感觉到他的手钻入了她的衣服,“影响不好。”
  “今天就放过你。”关昊扬松开了手。
  安倩妮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和长发,关昊扬点点头。她才敢出门,她坐进自己的车内,想到自己收到的消息说秦语容在医院里调养。她忍不住就是想去看看,便开车直奔医院。
  就这样,安倩妮出现了秦语容的病房里,带着轻蔑与敌意。
  “你胡说什么,谁勾引关昊扬了,是他毁了我女儿的清白,让我女儿怀了他的孩子竟然无耻的不承认!”陈桂秀激动就说出了安倩妮想要的答案。
  “你们用了卑鄙的手段怀了这个孩子,谁会承认算计自己的人!”安倩妮的目光扫过秦语容的小腹,在厚厚的被子掩盖下并不明显。
  “我……没有,我爱他,我才会怀这个孩子,想替他生孩子!”秦语容不承认自己的算计,双手紧紧地揪着被子,“你是谁?你出去!”
  “你没有资格生他的孩子!”安倩妮变了目光,又冷又利,像箭样直射过来,“你以为你什么东西!”
  “看你这身打扮出身应该不差,可你怎么骂人呢?”陈桂秀看着那些穿在安倩妮身上的名牌就羡慕着。
  “算你有点眼光。”安倩妮得意笑,“我今天来就是来帮你们的!”
  “帮我们?”陈桂秀不解,“什么意思?”
  “你不是向关昊扬要五百万和套别墅吗?他好像是不同意你们这么狮子大开口,只给给你们五十万和套房子。”安倩妮漫不经心道,还轻拨了下自己垂在xiōng前的长发。
  “你是关昊扬找来和我们谈判的吗?”陈桂秀问,那天是秦语岑,今天是换了个人吗,“是关昊扬的什么人?”
  “我是可以帮助你的人。”安倩妮轻笑着,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要你们答应不要这个孩子,你们不仅可以得到我给你们的五百万和套别墅,你们还可以从关昊扬那里得到五十万和套房子怎么样?这个生意对你们来说是非常划算的。看你们的样子好像辈子都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陈桂秀听到安倩妮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眼睛都有些放光了,她吞咽了下喉咙,反问她:“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从不说谎。”安倩妮挑了挑秀气的蛾眉。
  “你都不告诉我你是谁,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不是在骗我们?”陈桂秀还是长了个心眼儿。
  “我会证明给你们看,但不是现在。”安倩妮从自己的包包取出了张卡出来,扔在了床铺上,“这张卡里的十万块,密码是6个0,这是先给你们花的。”
  陈桂秀捡起那张卡,他们又有免费的十万块钱了吗?
  她拿着卡放到了秦语容的面前:“容儿,考虑考虑吧,你若是要这个孩子,以后吃苦的只是你。”
  “妈--”秦语容低声道,“我说过我要这个孩子,不管他关昊扬承认与否,我都要这个孩子,你别说了,也别想了。”
  “秦小姐,不要这么固执,你个年轻的未婚妈妈带个孩子,以后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安倩妮想到秦语容竟然这么执着于生下这个孩子,心里就有把火在燃烧着,“没有孩子以后你还可以嫁个好男人,而这些钱够你花好阵子了。这个社会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不要为么愚蠢和钱过不去!”
  “是啊,容儿,你就算生了他的孩子,他也不会领情的,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陈桂秀也劝着女儿。
  可是秦语容很坚持自己的选择:“妈,我想清静下,让她出去!”
  “秦语容,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以后就分钱都别想得到。我倒要看看你个人带着孩子,又没有钱没工作,怎么活下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安倩妮也变了脸。
  秦语容抓起了床头的花瓶就往安倩妮砸了过去,幸好她闪得快,退开了几步,花瓶摔碎在了她的脚下,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破裂了地。虽然她没有被花羡慕给砸到,但是却被花瓶里的洒出的水湿了衣服和头发,沾着此事花瓣,有些狼狈。
  “你闭嘴!滚!”秦语容指着门板。
  “秦语容,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安倩妮心里更是不爽了,“我们走着瞧!”
  而在门外听到里面发出声音的秦语岑也推门而入,看到了地的碎片,激动的秦语容和愤怒的安倩妮。
  “这是怎么了?”秦语岑问着秦语容,又看安倩妮,“安小姐,她是孕妇,请你不要打扰她休息。”
  “秦语岑,你来得正好!我还有帐要和你起算!”安倩妮的目光在秦语岑和秦语容之间来回的移动,她是恨死了这对姐妹,个和她最爱的男人结婚五年,占了关太太的位置五年,她竟然不知道,而另个怀了关昊扬的孩子执意要生下来,两人都是她的敌人,她真恨不得让他们消失,“秦语岑,你真是好样的,你自己抓不住昊扬的心,就把你妹妹给推上了昊扬的床是吗?你们两姐妹共侍夫,你真的太恶心太无耻了!可是就算你这么做,昊扬还是不会承认你们,你们就是被抛弃的命!这就是你们夺我所爱之人的报应!”
  “安倩妮,你是疯了是吧?”秦语岑嗤笑了声,她这个故事可编得真好,“我秦语岑坐得端,行得正,不怕你,你若是再胡说我会告你诽谤!”
  “请你不要污辱我姐,是我自己喜欢昊扬,是我伤害了我姐,这和她没有关系!”秦语容知道自己当初做错了,可是现在除了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外,她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份对秦语岑的愧疚让她现在深深自责。
  “呵--还真是让人感动的姐妹情深。”安倩妮冷冷道,“深到可以共用个男人!你们这样对昊扬,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姐,她到底是谁?”秦语容听她口口声声叫着关昊扬的名字,十分的亲热,还说是她深爱的男人,那她和关昊扬之间……
  她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是冷了寸!他果然是为么无情无义!
  “她是关昊扬现在的女朋友,安安集团的小姐。”秦语岑如实告诉秦语容安倩妮的身份,就算她不说明,她想秦语容也能猜到,她总会知道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你说她是关昊扬的女朋友?”秦语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这才多久,关昊扬就和别的女人在起了吗?不念她对他的情也就罢了,秦语岑可是为他付出了多年心血的结发妻子!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是,我就是关昊扬的女朋友!”安倩妮大方的承认了,“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我和昊扬之间的感情!”
  “如果你的感情够坚定,那么谁也破坏不了。”秦语岑走到了秦语容的床边,“我们也没有这个兴趣。安小姐,病人需要静养,请你马上离开。”
  怔了好会儿的秦语容把母亲手里的那张卡夺了过来,掀开被子走向了安倩妮,把那张卡砸向了她的面前:“我告诉你,我不会打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要你们的钱!别以为你们有钱就了不起,我的孩子谁也别想碰他!请你马上滚出去,以后我都不想看到你!只会让我更恶心!”
  那张卡打疼安倩妮的脸,她把那张卡握在了手里,卡棱割痛了她的掌心:“我就要让你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直着瞧!”
  说罢,安倩妮依旧高扬起自己的下巴,不让自己在敌人面前失态,踩着高跟鞋离开。
  看着安倩妮离开,秦语容失去了刚才的勇气了,无力地蹲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痛哭,非常伤心。
  秦语岑弯腰去扶她:“这样种人掉眼泪不值得。别人越是伤害你,越是瞧不起你,你越是要站起来,挺直你的背脊,活得更好!”
  “姐,我真的错了,我以为孩子可以挽留住他,可是现在看来我太天真了,他根本就是冷血无情的人!你和他才离婚多久,他转眼就已经和千金小姐在起了。姐,这些年你的付出算什么?”秦语容悔恨着,“以前我还和你做对,姐,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错事了。”
  秦语容向秦语岑道着歉,她对她造成的伤害,现在看来真的是太年轻不懂事,太幼稚了,太自以为是。
  “好了,切都过去了,你能及时明白也好,既然伤害难免,那就把它当成你成长的经历,长大了就不要再那么不懂事了,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定要走正确的路。”秦语岑也不想再追究过去的事情,“好好把身体养好了,才能考虑下步怎么走。”
  “嗯。”秦语容抹着脸上的泪水。
  秦语岑扶着秦语容,让她重新躺回了床上:“这个孩子……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真的要生下来吗?虽然孩子是无辜的,可是以你自身情况来看,真的适合走这步吗?”
  “姐,虽然我现在恨他,可是却也爱着他,让我打掉这个孩子,我……我真的舍不得。”秦语容也很矛盾纠结,她的手颤抖着抚着自己的小腹,“你知道吗?他已经四个月了,我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了,他已经成形了,他就在我的肚子里与我血脉相连,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我……做不到……”
  看秦语容在说着孩子的时候,脸上就会泛起了那种慈爱的母性光辉,整个人都会变得不样。
  可怎么会在这么傻的女孩子,明知道那个男人并不爱她,也不会感谢她替他孕育了孩子,而且还会责怪她,看不起她。可是她却依然这么执着的努力地保护着这个不被他父亲欢迎的孩子,这就是爱吗?比起秦语容对关昊扬感情,她觉得自己是对关昊扬的感情只能算是年少的迷恋和惊艳吧。她自知比不上秦语容,也没有这份执着的勇气。
  秦语岑看着眼睛里又泛起伤心泪水的秦语容,眉心也染着轻愁,伸手扶着她的肩,转移了话题:“小轩也来了,我带他进来见你。”
  “不,姐,不要让小轩到我这个样子,我不是个好姐姐,不要让我教坏他。”秦语容拉住了秦语岑的手腕。
  “那如果你想见他了,我就让带他来看你。”秦语岑也不免强她,“那你好好休息,小轩在外面,我先带他回去了。”
  “嗯。”秦语容点头。
  秦语岑让陈桂秀好好照顾秦语容,然后就转身离开,秦语容扣眸轻轻唤她:“姐……谢谢你……”
  秦语岑安慰的扬起唇角回以个微笑,离开了秦语容的病房。
  秦语轩坐在休息椅上,阳光轻染在他的身上,白衣黑发的少年是安静的美男人,引来了护士小姐的关心:“帅哥,我看你坐在这里许久了,你应该口渴了吧?这是我替你倒的水。”
  “谢谢你。”秦语轩听到别人叫他帅哥,害羞的红了脸。
  “不谢不谢。”护士小姐高兴地双轻摆,“你在等人吗?等谁?你女朋友……还是……”
  “女朋友?没……没有的事。”秦语轩更是红了脸蛋,看起来好想让人扑倒蹂躏的可人模样。
  秦语岑无奈地摇头,这医院里的小姑娘都这么悠闲没事做吗?竟然来逗她那单纯像白纸样的弟弟。
  “小轩,我们走吧。”秦语岑清了清喉咙。
  小护士看向了秦语岑,眸光亮,扎着马尾,穿着白色衬衣和格子大衣的秦语岑,看起来高挑有气质,五官素颜也很漂亮。
  “谢谢你照顾我弟弟。”秦语岑句话就让小护士没有胡思乱想,笑着,“原来你上他姐姐啊,你们姐弟真漂亮。”
  秦语轩站起来,秦语岑挽着他的手臂便走到电梯边乖电梯离开了。
  她看了下手表,快中午了,今天霍靖棠是没有时间陪她了,那回家做饭吧。
  “今天想吃什么?”秦语岑带着弟弟打了车,在车上问他。
  “今天二哥来吗?”秦语轩关心的就是这个。
  “他有工作很忙的,不是每天都会来陪你打游戏的,你也不能太缠着他了,知道吗?”秦语岑握着他的手,“要给他些个人的空间和时间。”
  “姐,我就是想和二哥在起嘛。他工作是累,可是打游戏就是放松啊,这就是劳逸结合。”秦语轩想着霍靖棠教他的话,“姐,你是不是不太喜欢二哥到家里来啊?”
  秦语岑愣,问他:“谁说的?”
  “那你为什么不让二哥做我姐夫呢?”秦语轩有些替霍靖棠感到抱不平,“那个关少爷,我不喜欢他,你都要他做我姐夫那么多年,为什么我喜欢的二哥,你就不同意呢?你若是不让二哥做我姐夫,万他去做别人的姐夫怎么办?我可不想这样,那样我会哭死的……姐,我真的很喜欢二哥,如果他做我姐夫就可以和他生活在起,天天见面,多好啊?重要的是有二哥他可以保护我们。”
  保护我们……
  秦语岑听着心里也是甜蜜的,只有他愿意和她起保护秦语轩。也只有他得到了秦语轩的欢心。
  如果她不抓紧他,想他做姐夫的人大有人在吧?那个江书燕的妹妹,江书娜上次不就是口个姐夫的叫吗?他和江书燕的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江书娜都改不了口,可是见们江家是很喜欢他这个人的。她虽然也明白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也许江书娜那么叫他也是故意让她心里不舒服,可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舒服,毕竟他不再是江书燕的未婚夫了,他和江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也不该叫他这么亲切亲密了。
  “嗯,姐会努力让他成为你的姐夫,好吗?”秦语岑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是在给自己打气。
  那些过去,就不要想了吧,让它随风最好。
  到了周末,霍靖棠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来过棠煌碧景了,秦语岑给他打电话,他就个字,忙。
  她打给席言问情况,她也说忙,毕竟马上就到年关了,公司年底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结算,做好放假前的准备。
  她还能说什么,也只能给予支持和理解,毕竟她也是在关山集团里待过的人,公司在年底都是很忙的,处理好事情后才能过个好年。
  晚上,秦语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给霍靖棠发了微信
  霍靖棠忙中抽空回了她。
  秦语岑今天和秦语轩起去超市采购了些生活用品,还有出去要带的东西。
  秦语岑心里喜,他还是关心自己嘛
  第二天,秦语岑早早起来做了早餐,做好后,门铃就响了。
  秦语岑急急地擦了擦手,开了门,看到门外的是徐锐后本来盈着喜悦的目光渐渐有些失落:“你来了?”
  “嗯,是霍总吩咐我来把你送到学校,再把小轩接到公司里去。”徐锐自然也看到她眼里的失落。
  “你吃早餐了没有,起吃。”秦语岑请他进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徐锐这么早起来,还没有吃早餐,既然有免费的,还是他们总裁女朋友的亲手做的早餐,真的是太棒了。
  秦语岑打装了份给徐锐:“这是给你们霍总的。”
  徐锐不客气地吃着早餐,心里美滋滋的,他可是和他们总裁享受的可是同待遇。
  早餐过后,秦语岑和秦语轩都徐锐的车离开,秦语岑到了学校,冲秦语轩交待着:“这几天你可以好好听二哥的话,姐很快就回来了。别太想我。”
  “姐,我会的。”秦语轩冲她挥手。
  “徐助理,麻烦你了。”秦语岑向他微笑含首。
  “这是应该的,秦小姐不用客气。”
  秦语岑看着他们离开,这才往学校里去,8点钟集合到位,8点半出发。
  霍靖帆点了下名,都到了齐了,便上大家把东西放到大巴车上。秦语岑是最后个,她不想去和他们挤,所以是最后个上车的。霍靖帆坐在第排,见她上来,拍了下自己身边的坐位:“坐这里吧。”
  秦语岑会过去,他道:“你脸色不好,是不舒服吗?”
  秦语岑伸手mō了下自己的脸:“有吗?有些小感冒而已。”
  “不舒服的话就睡觉。”霍靖帆建议着。
  到临县的距离只在个多小时的车程,并不是太远,临县面海,天空总是湛蓝的,海水也是深蓝的,空气里都是海水的咸湿的味道。
  秦语岑觉得到了临县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样,心里感到十分的亲切。
  他们下榻的酒店是临县最好的,两人间房间。
  秦语岑在班上不爱说话,上课来,下课走,所以和班上的女生不太不熟悉。今天她才知道和她起住的那个女人生叫林芝。
  大家休息了下,中午在酒店的餐厅里吃饭。
  秦语岑这次却有些晕车,虽上感冒,她有些头晕无力地躺在床上,都不想动,林芝见她没起来:“秦语岑,你不去吃午饭吗?”
  “我不去了,我就是想躺会儿,你帮给向霍老师说声好吗?”秦语岑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好。”林芝便离开,却了酒店的餐厅。
  霍靖帆点了下人数:“秦语岑呢?”
  “霍老师,秦语岑她好像不舒服,她说她让我给你说声不下来吃饭了。”林芝上前道。
  “我知道了。你们先吃吧。”霍靖帆取了份午餐去了客房,按了门铃。
  秦语岑撑着身体不的适,上前打开了门,霍靖帆见她这样,扶她躺回了床上,把午餐放到了床上:“你都这样了,还不吃午饭,怎么能恢复体力?多少吃点。”
  他抬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学好没有发烧:“吃了饭,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没事,就是有些点晕车了,睡睡就好了,不会耽误明天的采风的。”秦语岑看着他带来的午餐,“谢谢你。”
  “谢什么,我是老师,照顾你们都是我的责任。”霍靖帆道,“吃吧,我给你倒杯水。”
  秦语岑看在霍靖帆的心意上,撑着吃了些饭,又喝了些水。
  “好生躺着,我去给你买些药回来,有事就让林芝找我。”霍靖帆替她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不用了,我带了些感冒药。”秦语岑早准备好了。
  霍靖帆帮她取来,兑了包冲剂,加上感冒胶囊。
  林芝吃了饭上来,看到霍靖帆他们的房间,他起身对林芝道:“林芝,你和秦语岑个房间,就麻烦你多照顾她下,如有事就找我。”
  “好的。”林芝乖巧的点头。
  秦语岑吃了药,便睡了下去,晚饭前她的精神好了许多。
  和林芝起下去吃饭就听到了闲言碎语。同学正在自助餐前取菜。
  “听说霍老师亲自给她送饭去,还喂她吃药,你说她凭什么?”
  “上次在教室里,我看到她故意摔倒在霍老师的怀里,别看她张玉女的脸,其实就是个心机婊。”
  “就是就是,霍老师那么帅,人人喜欢,她自然也不例外,就想着用些卑鄙的手段勾引呗……太不要脸了。”
  林芝听了,上前道:“你们别胡说,霍老师关心每个人的,你们不要乱想好不好?”
  “林芝,你别被他骗了,她们这种人最会装了。”
  “反正我相信秦语岑不是那样的人。”林芝拉拿过个盘子递给秦语岑,“你别在意他们说什么,吃饭吧。”
  秦语岑摇头,接过盘子:“我不在意。”
  她经历多了,这些话根本就伤不她。她和霍靖帆之间是清白的,她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吃过饭后,大家约着去外面逛,秦语岑回了房间,林芝替他兑了感冒药:“记得吃药,你不出话的话,我和他们出去玩了。”
  “去吧。”秦语岑喝了半杯的药
  林芝看着她喝完,也就安心地离开了。
  秦语岑个人在房间里,迷糊中感觉到有人压在了她的身上,扯着好的衣服。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