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不如我们做点费力的事情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帆吃过晚饭,准备去看看秦语岑的病情怎么样。
  他刚走到电梯时,就被人给拉住了,颗头颅就靠在了他的肩头上:“你到临县来怎么都不跟我说声?”
  霍靖帆看着紧紧的挽着自己手臂的白雪菲,戴着黑色的毛线帽子和大墨镜儿,遮住她半个漂亮的脸:“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你啊。”白雪菲诚实道。
  “我是来工作,不是玩,你跑来找我干嘛。”霍靖帆蹙了下眉,“赶紧回去。我回去后会联系你的。”
  “你走都声不吭的,回来你会主动联系我吗?”白雪菲不悦地噘起了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霍靖帆无力扶额,他伸手去拉她的手:“你不能站好好好说话。你个明星这样搂着个男人,被人拍到了不好。对你的形象的损坏。”
  “我才不怕,他们爱拍就拍,反正我不会不放开你的。”白雪菲也不在意了,“反正这次回国我是不会离开了。你必须得好好陪我,否则我告诉奶奶去。”
  “雪菲。”霍靖帆心里有些担心着秦语岑的情况,不过林芝告诉他秦语岑吃药后休息了。他也不知道去看她会不会打扰到她,“别这样好吗?若是被我学生看到了可不好。”
  白雪菲站直:“那陪我出去逛逛。”
  “临县没什么地方好逛,我也不知道哪里好玩。”霍靖帆与她四止相对。
  “我好久没看过电影了,我们去看电影,享受下普通人的正常生活。”白雪菲拉着他便往外走,“我可是放下了工作来找你,你可不能对我不好。在看电影之前,我得吃饭。好饿……”
  “你说你这么瘦,你还这么能吃,你是属猪的吗?”霍靖帆跟着她的脚步,往外走去。
  “你才是猪呢。”白雪菲不满地掐他的手臂在。
  “你干嘛呢……疼……”霍靖帆叫着。
  两人出了酒店后,霍靖帆完全忘了要去看秦语岑的事情……
  秦语岑在睡梦中听到自己的衣服被扯破的声音,这个声音传进耳膜里刺得好可怕,让她想要尖叫,可是喉咙像是卡住了样,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声音般,她张了张口,却怎么也发不出点声音。她觉得头好晕,眼皮子好重,她想要睁开眼睛去看看身上这个人是谁。她努力再努力才将自己沉重的眼皮子打开了打缝,视线有些模糊,黑暗里虽然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全貌,但是她借着微光还是能辨识到自己身上男人那张陌生的轮廓!
  她本能地伸手去阻止这个男人撕扯她的衣服,用尽全力去抓住那个男人的手,却阻止不了那个男人的粗鲁和放肆。她心急,口咬在了那个男人的手上,这口很用力很狠,咬得那人手腕流了血,疼和他咬牙缩回了手。
  男人松开开了手,秦语岑咬牙双腿蹬,将没有注意的男人踢痛。她也得到片刻的自由,赶紧将自己破烂的衣服拉起来遮住露出来的雪白肌肤,边也不松懈地从床上起来,因为头晕的缘故,她差点栽倒在地上。但她不能待在这里,不能让这个男人对自己为所yù为,如果她没有感觉到,那么她现在肯定已经……她不敢想像下去。她不能让别人碰自己,她是属于霍靖棠的,她要为了自己,也为了她守住这份清白。
  “妈的,竟然敢咬我?”男人看着流血的手腕,上面几个深深的牙印,愤怒异常。
  他快步上前,把就揪住了秦语岑的马尾,将她拖住:“你想往哪里逃?我告诉你,今天你是逃不掉的!”
  男人阴冷笑,扯得秦语岑头皮阵刺痛。她伸手去紧抓住自己的头发。她根本敌不过男人的力气,被他把给重新扔到了床上,点都不怜香惜玉,加上身体的不适,她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眼前阵阵的发黑。
  她咬着牙,忍着痛,想撑起身来,结果那个男人已经将她压住,低头靠近,恶狠狠警告着她:“想从这里离开,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放开我!”秦语岑挣扎着。
  可是男人的力气天生就比女人大,无论她怎么挣扎抗拒都是无能为力。
  “你竟然敢咬我,真是欠收拾!看我不好好地教训下你,你是不知道爷的厉害!”男人抓住她的双手,扯下了自己的皮带将她的手腕给绑住。
  “不要--”秦语岑的手被束缚,她就更难逃脱这场危险。
  “现在叫这么大声太早了,留点力气会儿好好在叫给我听。”男人笑得好银荡,而且又伸手扯她的衣服,本来已经很脆弱的衬衣这下已经被他全部给扒了,黑色的内衣衬着她雪白的肌肤,更是激发这个男人的兽性。
  秦语岑手是使不了力气,双腿也压着,想要蹬人也不可能。
  男人压下头来,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肌肤上,她咬着牙,闭着眼睛,以头向男人撞去。
  “妈的!”男人痛得捂着自己的左眼,她撞竟然撞到了他的眼窝,疼得他呲牙裂嘴的,加上之前的手臂受伤,他已经是怒火熊熊
  “你别碰我!不许你碰我,你再碰我,我就咬舌自尽!”秦语岑威胁着他,可是身体却在害怕地颤抖。
  “想死是吗?等我上了你,想怎么死都行!现在少给我折腾,规矩点!”男人个扬手就是个耳光扇在了她白皙的脸上,细嫩的皮肉怎么经得起他这么用力打,脸上立即就浮起了五指红印,肿了起来。
  秦语岑被扇得别过脸去,发尾也覆在了脸上,她感觉到脸上片火辣辣的疼,像是针刺般。唇角也破裂开来,鲜红的血丝流淌下来,看起来分外的惊心。
  男人把捏着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这是给你的点教训,你若是再不规矩就不是个耳光了!”
  秦语岑瞪着眼睛着他,而在黑暗里,她根本不能完全看清楚这个男人,但她就是要这么瞪着他。
  “再瞪着我我小心弄瞎你这双漂亮的眼睛。”男人被秦语岑瞪得很不舒服,指尖摩挲着她的肌肤,“真是柔滑。”
  他边说着,把就扑倒了秦语岑,抓紧时间想要放肆。
  秦语岑虽然敌不过她,还是极力在反抗,心里的恐惧更是层层堆积。让她崩溃得落泪,泪水顺着眼角不断地流淌着,她低声哀求着:“求求你,不要碰我,不要!”
  “我要的就是你!”男人不让她逃避。
  秦语岑哭得悲伤,可是对方显然也没有心软,她虽然在绝望,但也在努力地反抗,不让对方得逞所愿,哪怕是拼上好的性命!
  “找死!”男人不做,二不休,再个耳光,将秦语岑扇晕过去。
  秦语岑在最后失去意识,坠入无边黑暗的时候,轻声呼唤着:“霍靖棠,救我,救救我……”
  男人看着晕过去的秦语岑:“这样就可以让我为所yù为了。”
  而与此时门外,霍靖棠拿着束不玫瑰花迈出了电梯,走到了秦语岑的客房门前,他把花藏在了身后,正准备伸手去按门铃的时候,看到门把上挂着的牌子。
  他低头,伸手去拿着那个牌子,看了两眼。
  接着他还是去按了门铃,却不见人来开来,他又按了两下,还是没有人。既然挂了这个牌子,就证明屋里是有人的,而且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睡下了吧?
  霍靖棠是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泛起了不安。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用身体去撞门,门只是震动了下,没开。
  他急得扔了花,退开身好几步后,奋力脚往门上踹去,用尽了他全部有力气,门终于开了。入目的是片狼藉,床上睡着秦语岑,身上的衣服已经扯落,被子退下,而那个男人正急急地提着裤子,准备跑人。
  他看到突然出现的霍靖棠,也是傻了眼,没想到有人竟然敢踹门进来。
  霍靖棠看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仿佛回到了曾经,当他冲到包厢里时看到江书燕身无缕躺在地毯上,那腿上的鲜血凝固。而现在是他爱的女人,除了愤怒还有心痛,仿佛漫天的潮水向他涌来,把他整个人都卷到了水底,冰冷的感觉灌进了他的四肢百骸!他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新上演次!绝对不!
  俊脸瞬间就黑暗了下去,目光倏地冻结成了冰,冷锐如箭地向他射过来!他身都环绕着寒气,那种冷气仿佛要把个人给冻结。
  男人被霍靖棠强大的压迫感给吓得直咽口水,站在原地完全不敢动弹下!
  霍靖棠冷静的随手关上了门,然后步步地走向那人,墨眸微眯,阴冷如从地狱里走来的死神,他握起拳头就挥向了男人的脸,接着抬腿踢,男人抱着自己的胯部痛苦地跪在地上,然后倒在了地上打滚,疼得脸的扭曲,哀嚎连连,可见霍靖棠这脚是下了十足的力道。
  霍靖棠走到他的面前,身体的阴影将她覆盖,声音冰冷如十二朋的霜风:“你在做什么?”
  “我……”男人疼得舌头打结,根本说不出个字来。
  霍靖棠的眼底黑色涌动,片阴鹜:“敢动我霍靖棠的女人,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霍靖棠……”男人瞳孔收缩,害怕之色漫起来,身都在发抖。
  他就是那个被外界传方冰冷无情的男人吗?对付敌的人手段阴狠残忍……
  他怎么就惹到这个男人……她明明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他男朋友的小三,让他睡了她就给他五十万的。可是惹到了霍靖棠这号危险的人物,这五十万他可能都没有命拿到了!
  “若是不想连累你的家人朋友,就给我乖乖在这里等!”霍靖棠霍靖棠打了个电话出去,报了酒店地址和门号,让他们抓紧时间立即过来。
  男人慌了,忍着钻心的痛楚,跪在地上,向霍靖棠磕头:“霍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是有心的,我也是被人骗了。我若是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我连她根头发都不敢动的。看在我也是被人骗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霍靖棠根本没有看他眼,转身走向了床边,看着秦语岑脸上和唇角的伤,那红肿的脸,那唇角的血丝,那赤露的雪肤,上面还有属于他手指留下的抓痕……这些都让他些愤怒到想杀人!此刻他也深深要自责着自己差点晚来了步,否则那将是他们生都无法面对的痛。
  霍靖棠小心替她整理好头发,在她的行礼箱里找到了她的衣服给她穿上。
  霍靖棠脱下自己的大衣,然后他走到男人的面前:“想必她也是求过你的,可是你在放过她吗?你竟然还敢把她伤成这样子!我手里有把枪的话定崩了你!”
  说着他把掐住男人的颈子,卡得他无法呼吸,涨红了脸。他的心中是痛与怒的交织,用自己的拳头狠狠地教训了这个人渣,打得他伤痕累累,最后倒在地上,吐了几口血,染红了地毯。
  霍靖棠可是进过军校的,格斗技术方面是十分强悍的,曾经个人和十个人赤手较量,他是最后个倒地的。
  收拾这个男人是错错有余,而这个男人也根本不敢还手,否则会死得更惨。
  霍靖棠的得手骨都疼了,他甩了甩手,看着倒下的男人却还是不解气。他无法做到心平气和,他无法冷静无视。
  他不敢想像若是迟了步,该怎么办?
  他的心都在害怕和颤抖着,手也在抖,根本控制不住。
  他越是握紧拳头,手就抖动得越厉害。
  没有多久时间,就有人赶来,恭敬道:“霍少,有什么指示?”
  “把这个男人给我绑起来!关好看好,不能让他死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霍靖棠的眸光都泛着从未有些的嗜血之色。
  “是。”两人将那个男人给带走。
  霍靖棠把大衣盖在了把秦语岑的身上,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看着她脸上的伤,他蹙紧了眉头,都是因为他,所以才会让她受到伤害,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他把秦语岑带离开了这里,来到酒店大厅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到这样,有人拦住了他:“这先生,请出示身份证明,你不能这么随便带人离开。”
  这可是要负责任的,怎么可以让人随便从酒店里带人走。
  “我是霍靖棠,她是我女朋友,你们有意见吗?”霍靖棠冷眸扫过那些人,吓得他们低头,后退。
  “霍靖棠……棠煌集团的总裁……”有人道。
  这怎么可能,他们这个三星的酒店竟然能有这样的大人物出现,众人都震惊了。
  “还有谁有意见?”霍靖棠抱着秦语岑大步离开。
  酒店外已经有人恭敬地守候在那里,看到霍靖棠上前,便开了门,然后车子扬长而去,那些人挤到了门口,看着离开的车子,个个都没有回过神来。
  车子直开到了临县的码头,白色的游艇待命在岸边,霍靖棠下了车,抱着秦语岑上了游艇,将她抱到了卧室里,小心地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他却打了水来替她擦了脸上的血污和身体,然后替她换了真丝的睡袍。脸上的伤痕,他也替她抹了药。
  霍靖棠坐在床边,直这样盯着秦语岑看着,直盯着,直到他的眼睛都有些丝的模糊。
  他才站起身来,出了卧室,在厨房里熬了粥。
  而睡在卧室里的秦语岑,不安的摆动着头,额头上也沁出了冷汗,双手紧紧地揪着被子,那样子好像是做了什么恶梦般难受。突然她大叫了声,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整个人因为害怕而呼吸剧烈。纤弱的双肩不停地颤动着。
  她mō着自己身上的睡袍,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穿,她被那个肮脏的男人碰了吗?
  她闭上眼睛痛苦地咬着被子,双手紧紧地揪着,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脸去面对霍靖棠。她紧紧地咬着,直到霍靖棠走进来都不知道。
  “你在做什么?”霍棠看着她在咬着被子,上前伸手握着她的手,“松开啊。”
  秦语岑怔愣了秒,这个声音,这手掌和温度……都是属于霍靖棠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侧头,看着面前的霍靖棠,真的是他!
  她眼底的晶莹汹涌而来,她松开了被子,把抱住了霍靖棠的靖襟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结实的小腹上,泪水就再也忍不住地流水下来。有他在身边的感觉真好,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就充满了力量。
  “想哭就哭出来吧。”霍靖棠伸手抚上她柔软的发。
  “你都知道了?”秦语岑抬眸,水光晃动,楚楚动人。
  “嗯。”霍靖棠点头。
  突然间,秦语岑眼底冷,反常地把将好推开,而没有心理准备的霍靖棠被她这么用力推,撞到了后面的柜子。
  “你走,你不要管我,你走啊,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也不想看到你。”她的羽睫微微颤动,声音里带着痛苦。
  她定是看到自己的糟糕和肮脏,她无法接受自己在乎的男人看到她的狼狈。她无法他的面前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和他亲亲热热。
  “岑岑,你看睁开眼睛看清楚,是我,我是霍靖棠。”霍靖棠上前,不顾她的拒绝,却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伸手抚着她的背脊,去驱赶着她的不安与痛苦。
  “我知道是你,我就的也正是你,你走,不要管我,不要看着我这个样子--”秦语岑在他的怀里挣扎着身体,可他却不松开手。
  她的声音都是破碎的黯哑的,脸庞上落下成串的泪滴,如滚烫的岩浆流淌过她的脸肌肤,灼痛了她,可是这样的始终不及心里那被掏空的痛,痛到想要死去。
  “别这样,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和你生气,是我没有保护好好你,让人欺负了你,如果你要打就打我,只希望你的心里好受些。”霍靖棠抓住她的手,让她打自己。
  她却紧紧地握住拳头,根本就下不去手,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瓣,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鼓起了无尽的勇气才说出下面的说话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是我……是我脏了,我配不上你了,霍靖棠,我们分手吧……”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虽然很痛很不舍,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不是吗?她个离婚的女人和他本就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她以为自己可以给他的就是自己的清白,他可做自己唯的男人,可是现在连这点点可以和他匹配的东西都没有了。她真的没有脸再在他的身边继续待下去了。
  “分手?为什么要分手?”霍靖棠扶起她的授信,看着她眼角的水气,“你别胡思乱想了,你还是我的岑岑,那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他发生的!”
  “那样的事情?没有发生?”秦语岑不解地眨了下眼睛,“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让我以外的男人碰你根手指头的,这样的意外绝对不会发生。”霍靖棠坐了上来,眸光里含情带柔,“我会保护好你的。相信你,所以以后都不能轻易地说分手!而是牢牢的抓住我的手,不离不弃!”
  霍靖棠将手指与她的和指相扣,牢牢地扣住,让她看见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能把他们他分开。
  “你的意思是我什么都没有发生吗?”秦语岑眼底的痛苦渐渐消散开来,“我没有脏?”
  “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也不会让它发生!”霍靖棠点头,“所以不要再多想了。看看这是哪里?”
  秦语岑把抱住了霍靖棠,蛾眉虽然轻蹙着,可是心里却是拨云见日,心情明朗了起来。她用力地紧紧地抱着他:“谢谢你。”
  “你是我的女人,保护是我的责任。”霍靖棠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刚才还要推开我,这会儿把我抱这么紧?”
  “我……”秦语岑羞得不好意思,想要松开她,却被他给扣住,“这辈子都别想推开我。”
  霍靖棠将她压在床上,大手抚上她的额头,两人深情凝视着对方。
  他们也有些时间没见了,这会相见,分外的思念。
  他小心地吻上了她的唇,给予温柔,两人缠绵相吻,用这样忘我而美好的吻来消除她脑海里那些不美好的记忆。
  她阻止着他想要得更多:“我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我不想这样,我我洗澡。”
  霍靖棠松开了她,尊重她的意思。
  秦语岑冲进了浴室,站在花洒下,用沐浴rǔ狠狠地揉搓着自己的肌肤,仿佛在搓掉层皮样。虽然她没有被那个男人给真正的占在,可是那个人还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味道,留下了痕迹,让她觉得恶心。她的心里接受不了……她想要自己是干干净净的。
  不知道洗了多少遍,秦语岑才出来,白皙的脸蛋都被热气醺得通红,看起来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我熬了粥给你,要吃点吗?”霍靖棠见她出来,取了毛巾给她擦湿发。
  “我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酒店吗?”秦语岑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不是在酒店里,而是好熟悉的地方,可却想不起来,“这是哪里?”
  “是我的游艇,你来过,怎么就忘了?”霍靖棠拉她坐下。
  “就那次,我也没记住。”秦语岑自己擦头发。
  “那我以后得多多带你啊这里熟悉熟悉。”他看下时间,“今天就不回酒店了,就和我住这里。”
  秦语岑也不敢回去了,她的心里还有巨大的阴影:“那我不见了,你弟弟霍靖帆会急的。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放心。”
  她起身,准备去取自己大衣里的手机,霍靖棠拉住她:“坐好。”
  “做什么?”她跌回到他的双腿上坐着。
  “他把你带出来,却没有尽到保护好的责任,必须让他急下!这是对他小小惩罚,我还有帐回去再和他算。”霍靖棠圈着她的细腰,不让她动。
  “他是你弟弟,你这么让他急,不好。”秦语岑替霍靖帆担心着,并不忍心他着急。
  “你就这么关心他?”霍靖棠有些不满意了,“不会还想着奶奶撮合你们的事情吧?”
  “都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拿来说,有意思吗?”秦语岑纤长的双臂搂着他的颈子,“就算霍靖帆不是你弟弟,他也是我老师啊,我也不能让他这么着急的。”
  “既然有力气去关心别人,不如我们做点费力的事情。”霍靖棠在她颈间亲吻,眸是笑意荡漾开去,“我要让你的眼里心里只有我个人……”
  而他抱着她个翻身就把她给压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欣赏着她的美好。而这样的美却只能为他个人绽放。
  他双手扣住她的腰,被他死死地压着,他的吻绵密如雨地洒落下来,点燃了彼此身体里的火焰,她在他的怀里被他折腾得脑子里片空茫。只有他的俊脸在自己眼前晃动,还有从他额头上滴下的汗水落在了她的眼角。
  ------题外话------
  坏是谁呢,是谁呢?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