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你还有我,我们要一起面对一起走下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和秦语岑番温柔缠绵后,她无力地躺在他的臂弯里,而他的手指在她的浓密的黑发里穿插着,感受着她发丝的柔软。
  “你不是上班没空吗?连周末都没有时间陪我去超市买东西,你怎么就跑来临县了?”她只手臂轻揽着他的肩,“你不生我的气了?”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可能她就要失去自我,失去和他之间最宝贵的东西。直到现在想到那种感觉都觉得后怕,觉得身都不舒服。
  “我其实早就不生你的气了,就算我再小气也不可能气那么多天。公司最近真的是很忙,我周末加班把工作提前做完,就是想今天赶到这里来给你个惊喜,陪你在临县待五天,有机会的话也陪你回家去看你奶奶和父亲次。没想到我没有给你惊喜你到是惊吓到我了。”霍靖棠庆幸自己幸好把事情处理好了,赶到这里来,否则后果难想。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可是在正规的酒店里,怎么会有人跑到我房间里来,对我施暴。”秦语岑也想不通,蹙着眉道,“怎么会有那么猖狂的人或者说是笨的人,像这样的事情般都是把要给打晕了,拖到很隐蔽没有人的地方才做坏事啊。在酒店里他就不怕有人来吗?就算你没来,林芝和我是室友,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的,这个人就点都不怕吗?我真的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这么笨跑来。”
  秦语岑这席话说得很有道理,让霍靖棠想到了什么:“他是怎么进来的,你不知道吗?”
  “我因为感冒有些晕车,所以晚上吃了饭,吃了药就睡下了,他进来我根本点都没有察觉。”秦语岑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直到那个她衣服压着她时才有感觉。
  “吃药?什么药?”霍靖棠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定是有人设计好的,否则不会这么大胆,“谁给你吃的?”
  “就是感冒药,我室友帮我准备好了。”秦语岑眨了两下羽睫,却看到霍靖棠的脸色很凝重,“怎么了?”
  “定在问题,否则那个人不会笨得到酒店里做这样的事情。”霍靖棠伸手去拿床头的电话,拨了个号友过去,“帮我去酒店秦语岑的房间取她今天用来喝药的玻璃杯……”他看向秦语岑,用眼神询问着她,见她点头就知道自己说的没错,是下玻璃杯,“把杯子收好,送去医院检验下,看看杯子里的残留的药物有哪些,明天早我要看到检验报告。”
  霍靖棠吩咐了下去,秦语岑的眼里浮着不相信的星光:“你的意思是林芝害我?”
  “任何人都有可疑,可是她是能最亲密的接触你的人,自然更容易被怀疑,只是检查了那个杯子,她不是真的害过你,结果出来就知道了。”霍靖棠伸手轻抚在她的脸上,“不能对周围的人,特别是看起来表面友善的人掉以轻心,也许他们就是最咬你的毒蛇。”
  秦语岑听着霍靖棠这么说,她的脑海里浮起的是林芝关心和羞涩的笑容,那么年轻的个小姑娘怎么会是伤害她的人?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温热的血液正寸寸的冷却。
  “别害怕,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霍靖棠见了她脸色发白,亲了亲她的脸,“不是累了吗?睡吧。”
  “我突然点都不困了。”她哪里还有睡意,现在是十分的清醒,“到底是谁想害我?林芝她不可能,她没那个胆子吧。”
  “她可能没有,但是总有人人,这个人也许就是幕后的主谋,我定要把他给揪出来,我不会让伤害你和企图伤害你的人逍遥。”霍靖棠的眸子也凝结着霜。
  以前江书燕被伤害,是他的疏忽。他不有想到敌人会那样的残忍。现在,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重复发生在秦语岑的身上,那样,他就无法原谅自己。因为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说不谈不是给她幸福的资格。
  当时是有部分人知道江书燕是他的未婚妻,所以企图借伤害她来打击到他。可是现在他和秦语岑的关系还没有公布于众,又会是谁在背后玩花招,如果是霍靖锋,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你说我又没有招谁惹谁,为什么对方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这对于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伤害,可以因此毁灭个人的人生或者生命,个人怎么可以残忍到这样!如果我知道他是谁,我也不会放过他!”秦语岑将脸贴在他的xiōng膛之上。
  “都交给我来做就好。”他不想她的双手沾染上黑暗的东西,“有时候他们不是想伤害你,而是想通过伤害你来打击到我,让我痛苦,因为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到无法抹去的创伤,那比伤在自己的身上还在痛,你能明白吗?身在上豪门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心与心之间也是虚假的,我身在霍家,站在这样的高度上,难免会有敌人,有看得见的,有看不见的,他们都会用各种方法来打击伤害我,如果伤害不到我,就会从我身边最亲最爱人的下手,造成间接伤害,所以和我在起会有你看不到的困难和伤害,你还有勇气和我起走下去吗?”
  秦语岑微微扬起头,羽睫掀起,视线与他的相接:“这就是豪门里的人心险恶吗?”
  “对,为了名利,就没有所谓的亲人亲情,也没有真正的爱人!”霍靖棠深有体会。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不管前面是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秦语岑与他十指相扣,坚定而认真,“你也不要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独自个人抗着,记住,你还有我,我们要起面对,起走下去。”
  霍靖棠满意的笑了,将圏着她的手臂渐渐收紧,将她亲密地锁在自己的怀里:“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她不是江书燕,也不会成为第二个江书燕。他相信她说到做到,而他也会尽他所能保护好她。
  “那休息吧。”霍靖棠抱着她,“好久没有抱着你睡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下安稳觉了。”
  “我也是。”秦语岑在他的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两人是如此的亲密契合,似在把对方揉为为身体的部分,两人再也不分开。
  而在酒店里,现在已经乱成了团。
  林芝回到房间里,没有看到秦语岑,床上收拾得很整洁,不像是有人睡过样。而地毯上则有滩血迹,看着那抹迹。本来就胆小的林芝吓得都不敢深呼吸。
  她轻声唤了两声:“秦语岑,你在吗?你听到了就回答我?”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人的回答,只有她个人的声音,空荡荡的回响着。
  她跑浴室,推开门空空的,她又到衣厨边,拉开,也没有人。
  她有有些急了,秦语岑会去哪里?
  林芝让自己不要慌,她想秦语岑定是出去透气了,定是。
  她出了客房,来到了酒店的前台,她询问有没有看到秦语岑这个人出去过。
  前台服务人员看到她手里的合照上的秦语岑,立即有了印象,毕竟秦语岑是被霍靖棠带走的时候还他们酒店的工作人员给阻止了,想不记住都难,那样漂亮的姑娘,加上那个身散发出尊贵气质,给人强大压迫感的男人。
  “个多小时前她被人带走了。”前台人员回答她。
  林芝急,脸色惨白,心想糟糕了,这下不会是出大事了吧?她又追问着:“她是被谁给带走了?”
  “是她的男朋友。”
  “男朋友?”林芝更是惊。
  秦语岑从来上课后从没有听她说过有什么男朋友?难道是那个让人把秦语岑她带走了?还是那个人对她说了谎,并只是帮他点点小忙?
  现在秦语容失踪了,她怎么办?
  “你知道她被他男朋友带去哪里了?有没有说过什么?比如今天是晚上还会回来吗?”林芝双手撑在前台的柜面上,急急地问。
  “他就说他是她的男朋友,要把她带走……”前台人员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他说他是霍靖棠……谁也不敢拦!”
  霍靖棠!
  这个名字对于整个京港市都不陌生,甚至很熟悉,谁都知道名门霍家,也知道棠煌集团!而他是本城经济命脉的主宰!没有谁可以惹得起他!而他竟然是秦语岑的男朋友?这怎么可能……
  就算秦语岑长得很漂亮,从没看过他们在起过……
  林芝的脸比刚才还有白,心里说不出的害怕与恐惧。如果霍靖棠真的是秦语岑的男朋友,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定不会对伤害秦语岑的人手软的!她该怎么办?
  林芝咬紧了唇,站在原地像是雕像样动不动的。
  服务人员见她脸色不好,关心道:“你怎么了?脸色不好,需要我们帮你叫医生吗?”
  “没……我没事。”林芝扯了扯笑,却很难笑出来。
  她咬着唇,硬着头皮回到了屋里,她想秦语岑被霍靖棠带走了,定是安全的,他是男女朋友也许是去约会了。她就不要担心她了,可是她现在担心的却是自己。
  林芝无力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却点困意都没有。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盯着门板,哑着声音:“谁啊?”
  “林芝,我是霍老师,我想看看秦语岑怎么样了?”霍靖帆陪白雪菲看了半的电影,她说困了,便提前回来了。
  他进了酒店就想起了秦语岑的事情,所以就赶紧上来看看。白雪菲非要跟着他上来,非要黏着他,就像牛皮糖样甩不掉了,和小时候样。她不去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表哥霍靖棠玩,却总是拉着他不放。他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被她给吃得死死的。
  “哦,是霍老师啊。秦语岑她睡了,我也睡下了。”林芝紧张地抓着被子,“她吃了药,好多了,你不用担心她,回去好好休息吧。”
  “她没事我就放心了。那林芝,你就费点心,好好照顾下她。”霍靖帆也不好这晚进女房间查看,听到林芝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我和她是同学,相到帮忙是应该的。”林芝因为撒谎,心跳得很快。
  她庆幸自己没有和霍靖帆面对面对的说话,否则他眼就会看穿她在说谎。
  “那我就放心了。”霍靖帆对着门板和林芝对话,“那我先替秦语岑谢谢你了。你早些休息吧,我也去了。”
  林芝轻轩走到了门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到有脚步声离开,这才放了心,伸手抚着自己的心脏,感觉心都要跳了出来。她也无力地顺着门板跌坐在了地上。
  林芝现在只能乞求着老天爷秦语岑会回来,而那些不好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而霍靖帆和白雪菲起离开,乘电梯上了层楼,步出电梯:“你怎么这么关心秦语岑,不会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吧?”
  霍靖帆看了眼白雪菲:“我和她就是朋友关系这么简单。”
  “我看到你很关心她,很着急她,比对我还在意,你不会是喜欢她吧?”白雪菲有些吃味了,毕竟她对霍靖帆从小说有好感。
  “你真的想太了,你从哪里看出我喜欢她的?”霍靖帆站在自己的门前,“我说了她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学生,他们随我出来采风,我就要负责他们人切,明白了吗?”
  “只要你不喜欢她就好。”白雪菲听他这么说,扬起了笑容。
  “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霍靖帆准备开门。
  “那我能去哪儿?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白雪菲又撒娇在挽着他的手臂,“你不会这么残忍地把我给丢在这里吧?”
  “我要休息了。难道你也要跟着进去?”霍靖帆把自己的手从她的手臂里抽了出来。
  “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要知道我们小时候我们也是睡起啊。怎么,现在长大了你就不敢了?”白雪菲挑了挑眉,有些激将法。
  “是,我不敢,行了吧?”霍靖帆真是语了,“你都说那是小时候,现在都是成年人了,男女授受不清了。”
  白雪菲不在意地“切”了声:“你这是什么古板思想啊?什么不清了,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点。我们也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怎么就不清了。你是教书教成书呆子了吧?”
  她从他的手里抢过了房卡往门锁贴,解了锁,点也不客气地推开了门走进去,更是不客气地把头上的帽子和墨镜摘就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整天这么武装,活得不像我自己,真是累死我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