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我都会尽力为你做到,让你感觉到幸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白雪菲看着自己的表哥霍靖棠,轻咬着唇,漂亮的眼睛里浮起的是生气的颜色。她不允许霍靖棠,就算是她的表哥,也不能这么欺负霍靖帆,欺负她喜欢的人。她看到霍靖帆硬生生的受了这么拳,比打在她的身上还有疼。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最好乖乖给我坐在边,否则我连你起收拾。”霍靖棠眸色透着无情的冷漠。
  “好啊,你边我起收拾好了,别人都怕你,我可不怕你。”白雪菲站了起来,站定在霍靖棠的面前,目光认真而倔强,“你有你想保护的人,我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人。你不允许你在乎的人受到伤害,我也不允许你伤害我在乎的人!”
  霍靖棠紧紧地盯着白雪菲,眉头蹙起。这个表妹对霍靖帆的心思他是知道,否则也不会亲自打电话给她让她从国外回国,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国内,他告诉他霍靖帆现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如果她这么放心在直在国外,那么霍靖帆被人抢走了她都不知道,就等着哭好了。
  他让白雪菲回来,也不过是想牵制着霍靖帆,想让她缠着他,他就没有时间对秦语岑有什么三心二意了。这样的方法是减少伤害的最好办法,他可不想自己的弟弟对他的女人上心。这是不允许的。
  “雪菲,他是男人,他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学生,还是他的嫂子,这拳上该受的。”霍靖棠淡淡开口,“还有你,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你搅什么局。如果你今天没有把靖帆拉出去,也就不会让语岑被那个男人羞辱了。个女人最宝贵的除了生命就是贞洁不是吗?难道你不在乎你的洁白吗?你可以忍受自己被羞辱后还能活下去的勇气,若无其事的面对自己的爱人吗?雪菲,如果今天出事的是你,我也会这么做!不会放过伤害到你的人!”
  白雪菲听着霍靖棠的话,抿了抿唇。他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个女人想为自己爱的男人保持的清白如果被别人拿走了,换成是她也会痛不yù生的。
  霍靖帆走到了白雪菲的身后,扶住她的肩:“你别多说了,这件事情我是推卸不了的责任,就算秦语岑不是我哥的女朋友,我也是她的老师,必须负责她和所有学生的切安全。雪菲,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这次我无话可说。”
  如果他能坚持上来看下,也许就不会让那个男人趁机而入。
  秦语岑站在那里,看着自责的霍靖帆,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她上前,伸手,轻拉了下霍靖棠的衣袖:“靖棠,你别再责怪他们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的。不过还好事情并没有发生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你就不要再说他们了。这也有我的责任,是我自己太过疏忽了,没有防人之心。你要怪也就怪我吧。”
  “怪你有什么用。”霍靖棠面对秦语岑的语气则才有丝的温柔,又看了看霍靖帆和白雪菲,“现在怪谁都没有用,重要的是找出那幕后的黑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如果这次还是霍靖锋所为,那么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他也不会冷静!
  可是以这样拙劣的手段来看,不像是霍靖锋贯的做风,可是也不能排除他的智商有问题。因为面对他在乎的人,他总会不留情的摧毁。
  霍靖棠走向了缩角旁的林芝:“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我没有太多的耐心让你好好地站在这里,明白了吗?”
  林芝直都低着头,不敢看霍靖棠,身休也直在发抖,无数的害怕让她的心惊恐。
  而白雪菲看着霍靖帆受伤的脸,心疼地抬起手来小心翼翼地抚上他的脸,疼得他蹙眉:“我让服务生取出冰袋来敷下。”
  “没事的。”霍靖帆拉下他的手,“不用了。”
  就这让份痛让他记住这交分生的意外,下次不能再这么疏忽。
  “可你这样出去让你学生看到了可不好。”白雪菲抱怨着,“哥这下手也太重了。”
  “别说了。”霍靖帆淡然道,“你去拿冰袋,别让进来。”
  白雪菲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而正在被霍靖棠质问着林芝的连大气都不敢出,霍靖棠的眉心越加的蹙紧:“我的话没听见吗?还是觉得我这样的方式太过温柔了,要不要试试其他的方法。我相信你秒都撑不住就会吐出所有的事情来。”
  林芝双腿软,再也撑不住地跌坐在了地上:“霍先生,我也是受人骗的,我真的不知道她会这样对秦语岑。如果我知道,我定不敢这么做的。”
  “说清楚!”霍靖棠咬牙,“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是江书娜……”林芝的声音小到有些听不清楚。
  霍靖棠吼了她声:“给我大声点。”
  “是江书娜,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林芝被吼,吓得眼泪都出来,果然是个胆小的女生,这么不经吓的就哭了。
  霍靖帆,秦语岑都很意外,竟然是她。
  “江家和我们霍家之间相安无事这么多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霍靖帆不解,看着霍靖棠,“难道是因为燕姐回来了,她江书娜因为当年的事情而报复你吗?她又怎么知道你和语岑之间的关系?从你身边的人下手?”
  “她怎么会……这么残忍?”秦语岑想就算是有人想报复她,这个人也该是安倩妮……毕竟在她的眼里,她是她的情敌!而她和江书娜之间……就因为替自己的姐姐报不平,就要对她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吗?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和霍靖棠在这起?
  霍靖棠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对于江书娜这个女人的性格,他多少有些了解,就这么个冲动莽撞的女人,有xiōng无脑,才会做这么低级的事情。
  “江书娜,我上次给她的教训似乎还不够,这次是在找死。”霍靖棠坐了下来,姿势优雅,瞳孔里却张扬着恶魔般的笑意,“你说我要怎么处置你才能让你对这次犯下的记忆深刻,以后都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林芝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她跪在地上,向霍靖棠磕头:“霍先生,我错了,请你放过我。我已经把要害秦语岑的人说了出来,你看在人老实交待的份上放过我吧。我以后都不敢了!求求你了……”
  林芝苦苦地哀求着,希望霍靖棠能心吹,放过她次。
  “你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你!”霍靖棠的眸光是那样的阴冷,仿佛要将人冻结般,“每个人犯错都这么放过,那么每个人都可以报着这种侥幸心理!所以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犯的错付出供代价,不管大小,才会深刻!而你--”
  “霍先生,我真的是被逼的,我真的无心害秦语岑。”林芝抹着脸上的泪水,“我爸爸是在江氏集团上班,我妈妈在家照顾老人,我家里就我爸就是我们全家人的经济来源。她说如果我不帮她把迷晕秦语岑的药给她吃下的话,她就会让他爸爸把我爸爸开除,如果我爸爸被开除的话,我们家人就活不下去了。我再三问她只是把药给秦语岑吃就好了吗?不会对她做什么吧,她向我保证不会做其他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让男人来伤害她。我也是受她骗的,我也被威胁的,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
  林芝哭得是满面潮湿,双眼睛都哭红了,看样子是真的知道错了,是害怕了。
  霍靖棠看着她:“我从不是个同情弱者的人!”
  秦语岑是个普通人,所以她更富有同情心,听着林芝说着家里的苦难,还有被江书娜威胁的事情,换成任何人都会被迫不得已,可是这样的做法……
  林芝看着旁站的秦语岑和霍靖帆,她跪走上前,在他们的面前磕头:“语岑,老师,我知道我错了,请你们帮帮我,求求霍先生……我美术专业花了家里的很多钱,家里的条件不好,父母都等着我能快点毕业,找份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定会让他们对我失望的,会气死他们的。我求求你们了,可怜可怜我们吧……”
  秦语岑看着林芝悔恨的眼泪,对霍靖棠道:“靖棠,算了吧,不要再为难林芝了,她也挺可怜的。她是想保全她爸爸的工作,想保住他们的家。她也是逼不得已的。”
  “哥,看在她初犯的份上,还是学生的份上原谅她次吧。”霍靖帆也替林芝求着情,“她也是无心之过,要怪就怪江书娜欺人太甚了。她才是罪魁祸首,林芝也算是半个家害者的。”
  “是啊,靖棠,她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才会连累了林芝的。如果我的家人也被威胁的话,换成是我,我想在我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会做这样的错事。况且林芝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她只是屈服于现实,这不是她本来的意愿。”秦语岑看得出林芝并不是像江书娜那样的女人,“我觉得以宽容对待个人,给予机会让他们楞以改过自尊。比毁掉个人或者个家更让人记忆深刻。靖棠,你说呢?”
  霍靖棠抬眸,看着眼底染着笑意的秦语岑,最后对林芝挥了挥手:“你走吧。今天算你幸运,以后若是让我再知道你心术不正,我就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林芝听到霍靖棠要放过她,立即破涕为笑,她感谢着他:“谢谢霍先生,谢谢老师,谢谢语岑,我再也不会了。谢谢你们……”
  “好了,起来了。”秦语岑将她扶了起来,“你回去整理下自己吧。”
  “语岑,对不起,你的恩情我记住了,以后若是有让我帮忙的地方,只要你开口,我定不会推辞。谢谢。”林芝紧握着她的手,深深的感谢着。
  秦语岑轻拍了下她的肩“去吧。”
  林芝点头,然后匆匆离开了这里,能逃此劫,让她心有余悸。
  这时白雪菲也回来了,手里拿着冰袋,看着脸色凝重的三人:“看样子是知道结果了,是谁?”
  霍靖帆拿过她手里的冰袋,小心地敷着自己的脸,没有回答她。
  “怎么都不说话,是谁啊?告诉我,我定会撕了他,竟然害了靖帆白白受这罪,被哥你揍了拳。换做是别人,我肯定不依不饶。”白雪菲看着霍靖棠,“哥,到底是谁?”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我自己知道处理。”霍靖棠也没打算告诉她。
  “怎么会是你自己的事情,这件事情还连累到靖帆了。这就是我的事情。”白雪菲看向沉默不语的秦语岑,“语岑,你告诉我。”
  秦语岑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她:“江书娜……”
  白雪菲怒了:“竟然是这个贱人!我定要让她好看!竟然这么歹毒!”
  “你别冲动。别坏了我的好事,你要收拾她等我先下了手才能轮到你。”霍靖棠警告着白雪菲,然后起身对秦语岑道,“你在这里等我,我有事出去下很快就回来。”
  “你要去哪儿?”秦语岑有些不放心他。
  “那个对你施暴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放过他!”霍靖棠扶着她的肩,“乖乖在这里等我。雪菲,靖帆,你们帮我看好她。”
  “哦。”白雪菲点头。
  霍靖棠便离开了,开车去了临县某处僻静的地方,废旧的仓库里前。守在外面的人看到霍靖棠来了,恭敬地将生锈的铁门打开,发出声尖锐刺耳的“吱呀”声。他迈步跨入,高高的屋顶,锈迹斑斑,还结了厚厚的蜘蛛网,四周堆满了废弃的木材。而中央却挂着盏灯,束强烈的白炽灯灯光就打在那片空地上,白炽灯的下方掉着个人,惨白的灯光自他头顶落下,打出了阴影。男人低着头,脸部被阴影覆盖,他的嘴里塞着布,脑袋还歪向旁,很显然是在昏迷之中。这个地方看起来那么阴冷而潮湿,让人打心底感到恐怖。
  “天都亮了许久了,是时候叫醒他了!”霍靖棠冷冷地勾唇,向身后的人微微勾手指,吩咐道,“用加冰的水。”
  站在旁的两名手下便将大盆冰水端了过来,水面上还浮着块块冰片。那盆不的温度可想而知,定是冷彻心房的。
  “泼准了。”霍靖棠说着话,也往后退开些距离。
  那两名手下端着冰水站到那个吊起的男人面前,然后对准了他的脸和上半身,用力地将那盆冰水泼到了他的身上,冰冷的水像是场倾盆的大雨还夹着冰雹艉,瞬间将他淋湿。冰冷的感觉将昏迷中的他惊醒,他只觉得阵寒冷将他紧紧地包裹,极速地沁入了肌肤骨骼里,冷得他硬生生地打了个冷颤。
  冰水顺着他的黑发,衣角,脚尖流淌。而他所在的下地湿了大片。
  清醒的男人摇了摇头,黑发上的水珠随之甩落,有些许飞溅到了在了空中。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直到看清楚面前的人是霍靖棠后,瞳孔害怕地收缩着,他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激动晃动身体,嘴发出呜咽地声音。
  想到昨天被霍靖棠收拾的场景,和在这里整整吊了个晚上同,他的内心就充满了无尽的恐惧,因为现在的他是鱼肉,任人刀俎。
  “是有话想说吗?”霍靖棠的双手悠闲地插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那人点了点头,“好啊,在你死之前完成你个心愿。”
  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有人上前把他嘴里的破布给扯了出来。得到自由的他咳嗽了两声,然后清了清喉咙,这才发了话:“霍先生,我知道错了,我悔后,你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不知道秦小姐是你的女人,知道的话,就算错我万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她根头发。”
  “你碰别人我管不了,可是你却碰了不止她的头发,你让我有什么事由放过你?”霍靖棠唇边的笑意凝固,“今天我听到太多有这么对我说错了,后悔了,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厌烦了!”
  “霍先生,只要你放过我,我替你做牛做马都行!”男人乞求着。
  “你连给我做牛做马的资格都没有!”霍靖棠边说着边脱下了大衣,“就不要说什么废话了,早点把事情解决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可没有那么多时间làng费在你的身上。”
  “不,不要,霍先生,求求你放过我吧……”男人还是低声哀求。
  可是霍靖棠却无视着他的求情,而是把大衣递给旁的手下,然后是西装,还优雅地挽着白色的衬衣袖口,灯光下的他明明是个优雅的贵公子,可是是眼里的冷厉却是那样的浓。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霍靖棠两手相握,似乎在做着热笛运动般。
  只见有人端上了盆水,又只人递上根细长的鞕子,鞕身通体黑亮,上面有扎人的倒刺,泛着阴森的冷光。看着就让人觉得身体上好像被万箭刺穿。而那个男人已经害怕到说不出话来,脸庞泛起白纸般的白。
  可是他的反驳抗议已经无效,霍靖棠将手中的鞭子往那盆水里浸湿:“鞭子加上盐水,是不错的东西。可以让你有前所未有的痛苦体验。”
  霍靖棠手腕震,鞕子抖动飞舞,打在地上,带起响亮的声音,还有弥漫的尘埃。
  这样的声音是人胆寒,男人心脏猛地收缩:“霍先生,这是犯法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说完他挥动着手上的鞭子,寒光闪烁,直直地切割在了男人的身上,力道十足,像是凶猛的野兽,用锋利的牙齿把他的衣衫撕碎,把肌肤撕裂,血肉翻飞,痛苦的伤口仿佛燃烧着火焰,把他的身体至于烈火之中灼烧,肌肤寸寸暴裂,如万蚁噬心,生不如死。他惨叫的声音在这阴冷的空旷地方久久不散。
  霍靖棠和在场有人对他的惨叫置若罔闻,外面阳光正好,而这里却是人间地狱。
  “和我谈犯法,真是愚蠢!”霍靖棠狠狠地又是鞭,“你做的犯法的事儿少了吗?需要我件件地帮你记起来吗?就算我今天把你打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怀疑的。”
  男人已经无力再说什么,正承受着身体被寸寸撕裂的痛苦。
  霍靖棠过瘾后,把手里的鞭子丢给了下边的人:“好好地让他享受下,想办法把他给丢到局子里,让他辈子都别想出来。”
  “是。”
  霍靖棠在那人阵阵的惨叫中又优雅地放下衬衣袖子,把西装和大衣件件穿回去,扣着扣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再次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霍靖棠回到了霍靖帆的客房里时只看到秦语岑乖乖的坐在那里,正和白雪菲聊着天:“语岑,你和我哥是怎么认识的?我哥那脾气,你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靖棠吗?他挺好的。”秦语岑微笑着,抬眸就看到了霍靖棠。
  “我看只有你会说挺好的。”白雪菲托着自己的脸。
  “我才走会儿,就在这背后说我坏话,白雪菲,你是在国外几年是长了几个胆子?”霍靖棠不声不响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白雪菲惊吓得伸手拍着xiōng口:“哥,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你想吓死人啊?”
  “谁说我坏话就是谁。”霍靖棠环视了圈儿,“靖帆呢?”
  “你走后,他也带学生去海边采风了。”白雪菲本想跟着去的,可是他让自己留下来陪秦语岑。
  出了这件事情后,他们都得留个心眼儿了,不能让秦语岑再遇到危险。白雪菲反问他,就不怕她遇到危险吗?霍靖帆竟然不客气的说危险见了她白雪菲都会闪得远远的。这话太损人了!气得她跺脚。
  秦语岑站了起来,走向霍靖棠:“我也想去写生。”
  “得我陪着你,才能放心。”霍靖棠不想限制她的学习,只能委屈自己曝光于众人眼前。
  “我也要去。”白雪菲凑了上来,“我要去看靖帆。”
  “要去自己去!”霍靖棠拉过秦语岑,冷脸对着白雪菲。
  “哥,你太没人性了,我可是你妹,小心我回去告诉给姑姑听,说你欺负我。”白雪菲抱怨着,“对语岑说话就温柔,对我就这么凶,我是哪儿招你惹你了。”
  霍靖棠没理她,带着秦语岑离开,而白雪菲抓起帽子戴上,就跟了上去。
  秦语岑回到自己的客房取了要去写生的用具,出来,白雪菲就帮她提过手里的工具箱:“语岑,这个我帮你拿吧。”
  霍靖棠帮她拿了画板,三人起离开,上了车,他打给了霍靖帆:“在哪里?”
  “码头。”霍靖帆简短道。
  霍靖棠开车到了码头,学生三五成群的画海,霍靖帆自己也选了个位置做画。
  白雪菲下去就跑到了霍靖帆的身边:“靖帆,我来了。”
  “不是让你要酒店里待着吗?”霍靖帆回头,看到霍靖棠和秦语岑也走了过来。
  “你看哥和语岑都来了,我个人在酒店里不是太无聊了吗?”白雪菲看着他画的海,“真漂亮。靖帆,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画张。”
  “有时间再说吧。”霍靖帆放下手里的油画刀,看着秦语岑,“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下。”
  “我没事了,也不想因为我有特殊待遇,在这里我是你的学生。”秦语岑把自己的东西放下,“学生就该做学生做的事情。”
  霍靖棠却握着她的手:“跟我去游艇。”
  “干嘛?”秦语岑看了下周围认真作事的同学,“我不想大家看到。”
  “都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想要撇清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人,谁也别想再动伤害你的心思。”霍靖棠道,“你在游艇上作画,视野更好,我在边钓鱼,会儿我做鱼给你吃。”
  “我也要吃。”白雪菲总是爱凑热闹。
  “没你的份。”霍靖棠冷脸。
  “我还是不去了,这里就挺好的,老师还能指导我。”秦语岑还是不想太高调了。
  “你必须让我陪着你,你得在我的视线范围之类,嗯?”霍靖棠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答应他就别想采风了。
  “去吧。”霍靖帆也同意,“我哥愿意帮我分担,我感激不尽。”
  秦语岑这才和霍靖棠离开,上了不远处的白色游艇。秦语岑就在甲板上把自己的画架画板摆好,寻找着她眼中的风景。
  霍靖棠则把自己的钓鱼工具拿出来,安静地钓鱼,两人互不打扰。
  白雪菲看着远处游艇上的两人,真是羡慕极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起,哪怕是只是看着对方都是快乐的,就像她现在能待在霍靖帆的身边样。这样陪着他作画,就是件快乐的事情。
  “想去就去,你不用在这里陪我吹风。”霍靖帆从她的眼睛看到了羡慕的颜色。
  “我才不要去做他们的电灯泡。”白雪菲收回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泛起了小女生的温柔,“为你我宁愿受冷风吹。”
  “小心感冒了我还要照顾你。别吹了。”霍靖帆的视线却落在了远处的海面。
  “感冒有你照顾也是幸福。”她美滋滋的。
  下午五点,霍靖帆带着所有的学生起收拾了东西,乘车离开,白雪菲也起。
  自然那些学生也认出了白雪菲,竟然是超级名模,他们都纷纷签名,她都配合。
  有人问她:“白小姐,你和霍老师什么关系?男女朋友?你们站在起好配啊。”
  “是啊,今天我的画里面有你们呢。仿佛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
  霍靖帆向霍靖棠确认了秦语岑不回去的事情后,最后个上车,听到这些话后,斥责着:“你们都在八卦什么?有这个心思还是多担心下你们这次的作业。”
  “我和你们老师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而已。”白雪菲回答了那些充满好奇心的人。
  现在是朋友,但是她会努力的向他的女朋友靠近的,她喜欢了霍靖帆这么多年,只是没有捅破那层纸而已。她也不敢,怕捅破了两人会尴尬,连做朋友都不行,还是先这样吧。也挺好的。
  因为吹风吹久了,加上爱美的白雪菲穿得要少些,所以她是真的感冒了。这样她是真是如愿被霍靖帆照顾了,端饭送水的,帮她洗脸,替她盖被子,反正成了二十四小时的保姆了。而白雪菲则是心里乐开了花,能被自己喜欢的人像是宝贝样放在掌心里呵护。她想要这种幸福的感觉辈子。
  “听你学生说校长的女儿和系主任的千金都在追你?”白雪菲背靠着枕头,手里拿着药。
  “没有的事。”霍靖帆把温水递上去,“吃药就好好睡觉。”
  “你喜欢哪个多点,我也好帮你参谋下嘛。”白雪菲水灵灵的眸子看着他,想知道他的想法。
  “我个都不喜欢,行了吧?”霍靖帆坐下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喜欢听这句话。”
  “不,我更喜欢你说你说喜欢的人是我。”白雪菲捧着杯子,自己都在笑。
  “你能不能长大点。”霍靖帆的眼里,她依旧是小时候那个人人都喜欢的小公主,只是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长大了,出落得这么美丽动人。
  “我都二十二了,有些女人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白雪菲看着手里的药,“我最讨厌吃药了。”
  “讨厌也得吃,赶紧的,吃了好休息,我也累了天了。”霍靖帆有些疲惫了。
  “为了你,我怎么也得吃。”白雪菲皱着眉,勇敢地把药吃了。
  霍靖帆给她盖好了被子,叮嘱她晚上不要打被子。自己也睡到了自己的床上去,关了灯,室的宁静。
  “靖帆,你有没有想过交个女朋友啊?”白雪菲的声音在黑暗里低低散开。
  “你都生病了,怎么还那么多话,还是好好休息吧。你若是不想休息,也别打扰我了,好吗?”霍靖帆依旧是背对着她,闭着眼睛,呼吸在安静的室内散开。
  而在游艇的霍靖棠和秦语岑此刻正恩爱甜蜜着。
  霍靖棠把水桶提到了秦语岑的面前:“你看,今天可以好好的吃顿了。你最喜欢吃鱼了。”
  “说得我好像吃货样。”秦语岑看着暗下来的天,收拾自己的东西,“你怎么不让我回去呢,这样和你待在这里不好吧?”
  她怕同学间会有闲言碎语传开,如果大家知道她的男朋友竟然是霍靖棠,她怕回到学校后就不会像以前那好样安宁了。
  “有什么不好?”霍靖棠挑眉,“反正我不是不放心你个人和林芝住起。”
  毕竟那样的事情就像是恶梦般,直到现在都好像没有醒样。他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可以重新开房自己睡或者和白雪菲睡间啊,她是你妹妹,你总该放心了吧。”秦语岑把事板取下来,准备拿游艇里放着。
  “除了我自己谁我都不放心。总之,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霍靖棠帮着她拿画架,两人往游艇里走去,“你看不出来雪菲喜欢靖帆吗?你跑去和雪菲睡,你是不是想破坏他们相处?”
  “雪菲喜欢靖帆?”她还真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离他们远点,不做电灯泡。”
  “所在在我这里最合适了。”霍靖棠把水桶提到了厨房里。
  今天钓的鱼便准备今天吃丰富的鱼餐,而秦语岑则收拾着她的东西。等她放好东西,洗手出来,看到霍靖棠高大的身影正在狭窄的厨房里忙活。虽然这不是他第次为她下厨,但是每次看到他在厨房里的样子就让她感到无比的温暖,她觉他不是高高在上的霍家之后,而是她的爱人,和她是这世界上最平凡普通的恋人中的对。
  她走到厨房,站在她的身边:“要帮你,起做。”
  霍靖棠把鱼杀了:“不需要了,这点鱼我会儿就做好了,你只管品尝就好了。”
  秦语岑也不喜欢见血,也就退开去了,坐在餐厅里,托着香腮看着霍靖棠个人忙碌的样子。他在她的眼里就是独特的风景,就是幅赏心悦目的画。是完美到无人可以比拟的。他的她的眼睛里,也在她的心里,装得满满的都是他。
  霍靖棠的动作很快,做好两种味道的鱼,加上个紫菜蛋花汤,看上去还挺不错的,闻着香味就觉得食yù来了。
  他就是那类最优秀的人,不管做是工作还是做饭,都能做到最好。
  “尝尝。”霍靖棠把碗碟给她。
  秦语岑夹了条煎好的小鱼,霍靖棠让她慢着:“怎么了?”
  霍靖棠从她的筷子上夹把鱼夹了过去,放到自己面前碟子里,帮她把鱼肉给剔了下来,鱼骨保留得很完整。
  看着他这么体贴细心,秦语岑的心湖荡漾。
  “可以吃了。”他把装鱼的碟子放到她的面前。
  “谢谢。”她的扬起了唇角。
  “干嘛和我这么见外?”霍靖棠伸手轻捏了她的脸蛋,“能为你做的,我都会尽力为你做到,让你感觉到幸福。”
  秦语岑因为他的话而有些湿润了眼睛:“霍靖棠,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我觉得我好像捡到宝贝了。”
  “傻瓜!”霍靖棠宠溺地笑,“既然我这么好,那可别把我看牢了,否则把我弄丢了,有你哭的。”
  “嗯,看得牢牢的。”秦语岑重重地头。
  饭后,两人起收拾,她洗碗,他擦碗。
  饭后,两人在甲板上散步,站在围栏边吹了吹风,直到她的手都冰冷了,霍靖棠把她给拉进了舱内。
  他握着她冰冷的手:“看你手冰得像冰块,得给你暖暖。”
  “不用了。”
  “这必须得暖。”他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
  秦语岑这才明白他嘴里所说的暖暖是什么意思,整白皙的脸都红了:“你流氓……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将她的的嘴封住,把她下面的话全吞没了,他的吻是多么的疯狂,将她逼到墙角,把她扳过身去面对着墙壁,十指与她相扣在起,而他的吻落在她的颈间。
  不同与以前,这次,他带给她是更刺激的疯狂,彻底地放开了自己,在他面前盛开成朵最妖艳的诱人的玫瑰。
  五天的采风时间,霍靖棠都陪着她,白天她写生,他钓鱼,晚上他们就在小小的游艇里放肆着彼此的,像是火山的炙热,融化着彼此的灵魂与身体,那就是他们小小的安乐窝,每夜都不知满足地缠绵在起。
  这也是秦语岑从未有过的体验,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第天每刻都是甜蜜的,成为他们人生最美好的记忆。
  但是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五天,弹指之间,美好的梦也醒了般。
  他们就要回到京港市,去面对那些丑恶的人心。
  秦语岑多想时间能再久点,哪怕再多天也好。
  “以后有时间,我会带你出海的,像这几天样,只有我们两个人。”霍靖棠轻拍着她的手。
  她舍不得这样的美好,他也怀念着。可是有些事情他得回去处事,有些人也人好好的收拾下。
  秦语岑没有和霍靖帆起,而是随霍靖棠的专车起回去的,到了家里。
  “你走了,那这几天谁照顾小轩的?”秦语岑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弟弟的事情。
  “是阿làng。反正小轩也喜欢他。”霍靖棠帮她把行视箱放到了楼上,“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明天小轩才回来。”
  秦语岑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那今天晚上你可以不用走了。”
  “嗯,这句话我最爱听了。”霍靖棠拉过她拥在怀里,“看来这几天是被我调教乖了。”
  “霍靖棠,少胡说。”秦语岑用指尖不满地戳着他的xiōng膛,“我是不想你再跑去折腾而已。”
  “你知道你是想我折腾你。”他坏坏笑。
  ------题外话------
  恩爱后回来收拾坏人了哈。记得有票就投,感觉好久没有收到大家的奖励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