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为所爱之人,宁愿化身为魔(虐渣)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洒在了秦语岑的脸上,暖暖的明亮的光芒换醒了她,她睁开眼睛,眨了两下,然后翻了个身,身这已经空空的。她伸手mō,还有属于他的温度,那让人感到心里安定的味道,这就是幸福的味道。
  她闭着深深的呼吸口,然后满足的睁开了眼睛。他抱着枕头,这才想起来,今天不是周末吗?他竟然还是起这么早?
  秦语岑套了自己的白色袍,踩着可爱的棉拖起床,在更衣室内看到霍靖棠从,换上了浅蓝色的衬衣,衣领和袖口却是白色的。他手里拿着条墨蓝色的领带往自己的衣领上套。
  她走过去,从他的身后将抱住,脸贴的他的背上:“今天周天,你还起这么早,是要上班?”
  “嗯,五天不在公司了,有些紧急的文件需要我去处理。”霍靖棠为了她可是丢下公司五天,只为了给她个惊喜。
  “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秦语岑有些自责着。
  “是我想陪着你。”霍靖棠转拉开她环着他的手,转过身来,看着她,“时间还早,你多睡会儿。”
  “我要帮你打领带。”秦语岑伸手抓住他的领带,灵活的手指认真的绕着圏,穿插,收紧,服帖地贴在他的衣领处,然后又把领带整理了下,看着满意了这才道,“第次替你打领带,好像还不错。”
  “以前有替别人打过……”霍靖棠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的目光抬起,与他的对视着。
  “没有。”她摇头。
  “他也没有?”霍靖棠好像有些在意。
  秦语岑认真地点头:“真的没有,你是第个。”
  他和关昊扬之间虽然是夫妻,但更多的时候像是陌生人样,没有太多的交流,也少了分亲密,所以那样的婚姻点温度都没有。
  “那我得好好奖励下你。”霍靖棠低头下来,在她的唇上狠狠地亲吻。
  “这就是奖励,好像吃亏的还是我。”秦语岑拉着他的领带,微微踮起了脚尖,“如果是给我的奖励,应该是我主动!”
  说罢,她主动吻上了他的薄唇,她的吻是轻柔的,唇瓣也是柔软的,像是可口的果冻般,香甜可口,让人yù罢不能。
  这也是秦语岑的大胆突破,竟然敢主动调戏霍靖棠了。
  “看来我这几天的调教真的没有白费。”霍靖棠的指尖抚上她微微红肿的唇瓣,妖艳如花,“我期待你以后再给我惊喜。”
  “想得美。”秦语岑笑意在瞳孔里层层渐染着,然后松开了他的领带,“今天是我奖励而已。”
  “以后我天天奖励你。”霍靖棠取下旁的西装,拿在手里。
  “那可就没意思了。”秦语岑与他起出了更衣室。
  “我会让你觉得有意思的。”霍靖棠的话里似乎更有深意。
  他将她扶坐到了床边:“你还可以再睡会儿,今天我可能不会来,你和小轩先吃饭,别等我。有事电话联系。”
  “嗯,你放心工作吧。我会乖乖的。”秦语岑对他比个ok的动作。
  霍靖棠伸手宠溺疼爱的揉了下她的头发:“那我走了。”
  “去吧去吧。”秦语岑冲他挥手。
  霍靖棠看了下时间,临走前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离开了棠煌碧景。
  他上了车,将车缓缓开出去,边用车载电话打给了徐锐。
  徐锐就算是周末也会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可以让霍靖棠随时找到他:“霍总,有什么吩咐。”
  今天是周末,霍靖棠的通电话打来,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了,不过霍靖棠这在的这五天,他们顶层的工作人员都很轻松的度过了周,这也是托秦语岑的福啊。
  “想办法把江书娜给我带来,先把她关天,晚上再说。”霍靖棠的眼底都是危险的光芒,这就意味着有些人要倒霉了。
  “是。”徐锐在那边点头。
  霍靖棠和徐锐结束了通话,又给席言打了电话过去,而此时的席言还在被窝里。
  她听着刺耳的手机铃声,烦躁地拉起了被子盖了自己。可是还是阻隔不了那直不断的铃声。
  她掀开被子,吹了吹贴在自己嘴上的头发,然后坐了起来,伸手去把床头的手机拿过来,看,顿时就惊住了,竟然是自己家顶头oss的电话。她竟然敢怠慢。接着便急急地接了起来:“总载,有什么事?”
  “接个电话需要这么久?”霍靖棠的语气带着丝不悦。
  “刚才上厕所,没听到,不好意思。”席言撒了个谎。
  “马上到公司来加班。”霍靖棠声令下,让席言绷紧了神经,“好,我马上来。”
  这么美的周末,本来还想上街逛下,买点新衣服的,这下就这充泡汤了。她匆匆起床,洗漱收拾,化上淡妆,穿着套装,套上大衣,踩着高跟鞋便出门。她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棠煌集团。停好车,乘着电梯上了顶层。
  霍靖棠已经先她步到了办公室,席言放眼望去,好像整个公司,除了保安在上班外,就只有她和总裁。
  席言先去泡了杯他喜欢喝的西湖龙井,敲门进去,把茶水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你的茶水。”
  “把这周需要加急处理的文件给我,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向我报告下。”霍靖棠把大衣脱下来搭在了椅背上,然后坐了下去。
  “嗯,我去给你拿来。”席言转身回了办公室,把这几天的重要文件从文件柜里取出来。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从衣袋里掏出来,是白雪霄打来的。她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起来:“你……找我有事?”
  “今天不是周末吗?天气也好,我想天天在办公室里坐着也枯燥,所以我想带你去爬山。”白雪霄湿润的嗓音像是悦耳的琴弦在耳边弹奏。
  “爬山我也想去,可是今天我加班。”席言有些无奈。
  “加班,今天不是周末吗?”白雪霄微微惊,“没有听你说过呢?”
  “霍总回来了,他今天早给我打的电话,你说我能不加吗?”席言觉得自己好命苦啊,加薪的事情没有着落,这加班却来了。
  “那好吧。明天也可以去爬山。”白雪霄安慰她道。
  “明天也有没有时间,明天再说了。”席言对他道,“我现在正忙,不和你说了。”
  席言放好手机,抱着叠文件去了霍靖棠的办公室,把文件放到了他的面前:“这些都是这个星期的重要事情,会议上由副总主持的,都记录了下来。”
  “嗯。”霍靖棠把面前的文件打开,开始浏览着。
  席言也没走,替他解释着那些文件。
  霍靖棠把两份文件给她:“上面需要修改的我都用红线标下了。”
  “是。”席言把文件接过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开修在电脑上修改着文档。没想到的是白雪霄竟然跑来了,她诧异要盯着他:“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早餐啊。”白雪霄把手里的早餐袋放到了她的面前,“工作再忙也没有身体重要。快点吃些填填肚子。”
  “这里是公司,我在上班,这么做不合适,早餐你还是自己吃吧。总裁急着用这些文件,我得去送文件。”席言把打印好的文件装订在了文件里,然后起身,抱着文件绕过办公桌就要离开。
  白雪霄挡住了她的去路,掌心在她的面前摊开:“让我去给你送吧。”
  “不行,这是我的工作,怎么能让你去帮我做。”席言拒绝着,并道,“虽然你是总裁的弟弟,但你是白氏的总经理,属于另外的公司高层,就算白氏和棠煌的业务范围不同,但是毕竟是两个公司,我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地把我们公司的重要文件给你,所以还是我自己去送比较妥帖。”
  白雪霄并没有因为席言的拒绝而生气,倒是很欣赏她:“你的话说得没错。”
  席言微微浅笑迈开步子,白雪霄跟着她去了霍靖棠的办公室。
  霍靖棠看到了和席言起进来的白雪霄走有些意外。待席言走近,把文件放下后,他收回目光落在了席言的脸上:“就加会儿班,你就找雪霄投诉我了?”
  席言连连摆手:“霍总,我没有,我不是你想那样,他打电话约我去爬山,我就这么随口说今天要加班,没想到他会来这里。也许他找你有事呢。”
  “你这么急着跑来,难道是我怕虐待席言?”霍靖棠双手在办公桌前交叉在起。
  白雪霄坐进了霍靖棠办公桌前的靠椅内:“哥,这和席言没有关系,我就是给她送送早餐。你不会因为我没买你那份就生气吧?我知道你有秦语岑替你准备爱心早餐,我就不多此举了。”
  “还真是重色轻兄的。”霍靖棠轻讽着他,“你都这么疼你的女人,我又怎么舍得让她这么早起来给你做早餐。”
  席言接过话去:“总裁你也没吃早餐啊?那我把早餐给你拿来。”
  白雪霄把拉住要回办公室拿早餐的人席言:“那是我买给你的,你吃就好了。他没早餐有人会心疼,轮不到你。你别理他。”
  “今天工作很多,爬山是没什么希望了。”霍靖棠低头,视线重新落回了文件上。
  “以后有的是机会。”白雪霄起身牵起席言的手,“我们不打扰你了。走,吃早餐去。”
  席言被白雪霄给带回了办公室,她挣开他的手:“你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谁让他让你加班。”白雪霄坐进沙发里。
  “他是我上司,我是她下司,加班很正常的。”席言盯着他,要不要这么小心眼儿。
  白雪霄才不这么认为,毕竟霍靖棠破坏他的约会,明知道席言很难追,还给他设障碍,他能不生气吗?况且他消失五天去陪美女,玩够了回来让他的女人加班?他就是心里不平衡。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他看着她,“还有赶紧把早餐吃了。”
  这天白雪霄都没有走,在这里帮席言打下手,复印东西之类的。
  席言也催过他离开,可是白雪霄说反正他也没事,就找些事做。
  席言对着大堆文件,认直工作的样子很有女性坚强的魅力。只是白雪霄发现他的右侧的发丝总会在她低头的时候垂落些下来,似乎有些不方便。
  下午5点,霍靖棠敲了她的办公室门:“下班了。席言,辛苦你了。”
  能得到上司的肯定,这自然是开心的。席言也不会例外。
  霍靖棠离开公司,给徐锐打了电话:“事情办好了吗?”
  “嗯,已经按你的吩咐做了。”徐锐能感觉到自家老板话里的阴狠冷,看来今天是出大事了。否则他不会这么对江书娜的。
  霍靖棠开了个小时的车到了郊区的处别墅。
  徐锐早就等候在那里,见到霍靖棠到来,他恭敬的鞠身,跟随在他的身后:“人在地下室里。”
  霍靖棠和徐锐起顺着楼梯往下,步进了地下室,从楼梯到双扇门有三米的距离。
  徐锐上前把门推开,霍靖棠往里走去,越往里走越是昏暗,只是有晕黄的灯光微弱地亮着,更是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地下室有五个男人,都站得笔直,看到霍靖棠十分的恭敬,他们五人中间是口箱子。
  “江书娜就在里面。”徐锐盯着那口箱子。
  人抬上了张靠椅在霍靖棠的身后,他优雅地落坐:“打开。”
  他坐在那里,犹如刀雕的的脸庞,异常的俊美,优雅地坐在那里,尊贵如王者,给人压迫与强大的感觉,在他的面前不得不低下头来。
  箱子旁边的人把箱子给打开,江书娜狼狈地躺在里面,双手双脚被绑着,眼睛也蒙着,嘴也被堵上了。她向整洁的衣服已经发皱,长发也凌乱不堪,脸上的妆也有花了,看起来有些落魄,不复那个千金小姐高高在上的样子。
  江书娜虽然蒙着眼睛,但箱子打开能让她呼吸到更多的新鲜空气,眼睛处也觉得有微微的光亮。她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在霍靖棠的指使下,有人替她取了嘴里的布团。
  江书女娜害怕地瑟缩着:“谁,你们是谁?竟然敢这样对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江家的小姐,我江书娜,你们最好根头发都不要动的我的,现在把我乖乖放了,否则我绝对不会让我爸放过你们。”
  “真是好大的口气!”霍靖棠冷冷笑,“谁不放过谁还不知道!”
  江书娜侧耳听,这个声音好熟悉:“姐……姐夫是你吗?”
  霍靖棠使了个眼色,有两人上前把江书娜给从箱子里拽了出来,还她却挣扎着:“你们放开我!拿开你们的脏手,不要碰我!”
  然后霍靖棠便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别墅的客厅里,坐在了早已经布置好的电脑前,可以从电脑里观看到地下室的切情况。
  江书娜被拽出来后,有人把她的手脚上的绳子给解开,得到了自由后,她自己匆匆把眼睛上蒙着的黑布给扯了下来,眼睛有些不适应光亮的闭了闭,这才睁开,扫过在场的人,最后落在了坐在她前方早已经空空的靠椅内。哪里有霍靖棠半点影子,刚才她是产生的幻觉吗?不……明明是他的声音……
  周围的人都是陌生的,让她觉得极度不安。她吞了吞口水:“我姐夫呢?你听到他的声音了,你们知道吗?霍靖棠是我姐夫,你们还不放开我!”
  “霍靖棠是姐夫,那我爸就是元首了。”其中人的眼里充满的讥笑,笑她的无知,笑她的可怜。
  江书娜急了,起身就想往门口方向而去,刚迈开两步就被人给拦了下来。江书娜看着阻拦着她的人,愤怒地指责着他们,并对着空气大声地吼着:“别碰我!”
  两人将江书娜的肩被两人左右的按着,坐进了椅子内,江书娜咬着唇:“姐夫,我知道是你,他们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你定要帮我好好教训他们!”
  “江小姐,这里没有你姐夫,只有我们几个兄弟,定会陪你好好玩玩玩,所以你还是省点力气,会儿再放声大叫也不晚。”有人说得邪恶,“我最喜欢听女人叫了。那样我会更兴奋。”
  “我做什么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江书娜脸的不解,“如果你敢对我无礼,你定会死得很惨!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不介意提醒江小姐你做过的事情。”有人拿出个资料袋,走到了江书娜的面前,从面取出了叠照片,全数扔到了她的脸上,“你自己看清楚这照片上的人!”
  江书娜的脸被他用力掷过来的照片的边缘割疼,她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照片,上面个男人吊在半空中,细长的血色鞭痕布满全身,以致没有处肌肤是完好的,血迹斑斑,看起来十分的吓人。她的心猛地抽,倒吸了口冷气,吓得身体都在哆嗦着。她别开了眼睛不敢去看。
  “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吗?”人的脚尖踩在了照片上,声音像是恶魔的呼唤般。
  “我不认识这个人,你定是误会我了。”江书娜别开着脸,不敢看他的表情。
  见她依然这么嘴硬,那人的唇轻舔了下唇角:“本来是想给你机会坦白的,可是你还是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们辣手催花了!呵呵……”
  “我要见我姐夫--”江书娜还想争辩着什么,却被那人反手狠狠给了个耳光,表情阴霾,“我不喜欢有女人在我面前叫别的男人,你若再叫声姐夫听听!如果还不长记性,我就要你的舌头!”
  江书娜从没有看到过这样恐怖的人棠,眸子里凶光乍现,这样的恐怖的感觉让她都不敢用力呼吸。而脸颊上传来的火辣疼痛让她半边脸都麻木了,她觉得那边脸都不属于自己身体的部分了。唇角也传来撕裂般的疼,脸颊边发丝凌乱地贴着。
  江书娜句话都不敢说,被人给从椅了里扯了起来,丢进了旁的铁艺床上,整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头昏眼花的。
  “你要对我做什么?”江书娜好不容易双手撑着床铺坐起身来,却看到那个男人正在脱衣服,顿时觉得背脊发凉。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你才能体会到被人害的人的痛苦感觉!”霍靖棠通过电脑薄唇轻启,长指在扶手上轻轻地拍打。
  江书娜再次听到霍靖棠的声音,四处搜寻,却看不到人,瞳孔收缩成针尖样细,说话的时候连牙齿都在打颤:“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既然你这么能装,那我也不介意提醒你下。”霍靖棠似乎还满的耐心的,“你竟然趁语岑去写生,找个男人去想强暴她!不幸的是我正好赶上了,把那个男人给抓住狠狠的收拾了顿,现在他已经待在了局子里,这辈子都别想轻易出来!敢动我最在乎的女人,江书娜你这是自寻死路!上次我让人给你教训,似乎并没人让你长记性,所以你才会更加地放肆,做出这样残忍而歹毒的事情来!而今天如果我不给你来个致命的击。你是不会知道我有多生气!如果你收拾你,那么就配不是谈保住她不受伤害!江书娜,你有今天全是你自找的!”
  “不,你最爱的人是我姐姐!你怎么可以爱上那个女人,她有哪点能和我姐姐相比?她连我姐的根头发都比不上,你怎么就那么在乎她!她不过是看上你的光环,你不要被他骗了!我是为你好,所以才会找人吓吓她,让她主动离开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姐是真正对你好的。”江书娜替自己的罪行辩驳着,“我姐这次回来就是想和你和好的,你和我姐都有乐乐,她还要从中插脚破坏,她也太不要脸了!”
  “我的事情从来都轮不到你,还有你们江家指手划脚!”霍靖棠眼中的阴柔在扩散开来,有霜花地飞舞着,“就算没有秦语岑的出现,我和你姐姐也永远不可能的!所以江书娜,触碰我的底线就意味着你的死期也到了!你既然能对她如此恶毒,那么我也不会心慈手软!你就尝尝掉进了地狱的滋味。”
  “不要--你能这么对我!这是犯法的,你就不怕我出去告你吗?说你霍靖棠仗势欺人!”江书娜看着那个脱光只剩条四角裤的男子,惊恐的后退着。
  “我有办法让你说不出去!”霍靖棠点都不在乎,副看好戏的模样,“就算你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你,而我会让你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不--不要……”江书娜摇着头,不停的退着,直到身体抵在了床头边,再没有退路。
  男人步步上前,根本无视着的她拒绝,把握住她的脚祼,用力拖,把她给拉躺在了床上,接着便是把她的手脚给压住,让她动弹不得!她只能狠狠地瞪着身上这个男人,用她的那些嘴发泄着她的愤怒与痛苦:“你放开我!你若是敢碰我根头发,我会让你爸让你不得好死!”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已经摆放好了高清的摄像机,正对着床上的江书娜,准备把这切都记录下来。江书娜看着那个那个摄像机,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有血液在身体里逆流!
  “霍靖棠,你不能这么羞辱我!好歹是我江书燕的妹妹,是乐乐的小姨,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样冷血!你放开我!”江书娜紧咬着唇,咬白了唇。
  “我不过是想给你留下个美好的纪念而已,让你以后都能长记性,记住什么事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霍靖棠的语气里都不带丝的感情,更是提醒着掌镜的人,“可要把江小姐的脸拍清楚了,拍得美美的,特别是的表情,定要精彩!”
  “是。”
  江书娜身体上每个毛孔都在愤怒,她说不出痛苦与恐惧,身体在男人的身下瑟瑟发抖:“霍靖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霍靖棠点都不在乎,为了心爱的女人,他宁可化身成魔。就让她见识下魔鬼的厉害。
  “快点,我都迫不及待看这场精彩的好戏。”霍靖棠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江书娜根本无力反抗,就算再愤怒死心塌地害怕,还是只能任身上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烙印。她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了丝的声音,泪水开始堆积,模糊着她的视线,然后决堤流淌下来,泪水是越淌越多,直到面满潮湿。她闭着眼睛,不想去看这切,心往无尽的深渊坠落而去,仿佛快要死去般。她就这样也能听到自己的衣服被扯破的声音,在她的隔膜里放大尖锐,她感觉到想吐的恶心感觉,她的身体怎么可以被这样的下贱和男人玩弄!她不甘心,她恨,直到牙齿把嘴唇都咬破!
  而霍靖棠只是冷眼旁观着这切,看到江书娜痛苦不堪的模样,他也深深体会到了秦语岑当时的无助与恐怖:“江书娜,被自己想出来出对付别人的手段收拾的感觉是产是很无奈很痛苦,这就对了!”
  她就这样伤害秦语岑的,没想到会还给自己,而且比对秦语岑还狠!这也让她深深地感觉到了霍靖棠的恐怖!他能看到她,而她却看不到他!
  在江书娜失踪这天的时间里,江家已经乱成了团。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人。
  叶眉更是担心得不得了,她再也坐不住了:“志海,娜娜出去天了,她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这心里好不安,我必须要报警。”
  “这人口要失踪二十四个小时小进才能报警,现在还不到时间,警局不会受理的。”江志海坐在沙发里,蹙紧了眉头,“我已经找关系去找人了,你就坐下来,别走来走去了,我头都昏了。我们再等等消息吧。”
  “你能等,我不能等,那是我女儿,是女孩子,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我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叶眉双手不安地攥在起,接着拿起了电话要打。
  江志海把按住了她的手:“娜娜不见了,我这心里也急,可是除了等消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而且小玮和燕儿都出去找人了,你就耐心等等,也许很快就找到了。”
  叶眉是愁眉不展,这时江书燕回来了,因为跑着进屋,所以喘得有些厉害:“爸,妈,娜娜回来了没有?”
  “没有。”江志海摇头。
  “我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她。”江书燕已经尽力了,“娜娜再怎么玩都会在晚上回来的,今天……”
  “我也找了许多人去打探,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江志海的心里也担心着会出事。
  “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绑架了娜娜,想要钱?”江书燕惊醒,“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提条件我都答应说好,只要娜娜能平安回来。”
  “可是我们都没有接通到绑架者打的电话。”叶眉的眼底都是痛苦的水纹,她把抓住了江书燕的手,“燕儿,现在只有个人可以帮我们了。”
  “谁?”江书燕的手被叶眉都握疼了。
  “霍家,霍靖棠!”叶眉渴望地看着江书燕,“燕儿,只有你去求他帮忙了,在本市霍靖棠有这个本事轻易地找到个人。燕儿,我知道这样做让你很为难,可是我们在他的面前根本就说不上话,只有你和他还算熟悉,毕竟曾经是未婚夫妻,还是乐乐是你们之间的联系,凭着你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开口的话要比我去求有更大的机会。他也许会看在你们曾经的感情上而答应你,燕儿,妈求你了,娜娜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妈这心里不安,求求帮帮我。”
  江书燕咬了下唇,眼底黯然:“其实他也不定会听我的,他和我之间早就没有关系了。”
  “燕儿,现在是非常时间,你就去试试吧,就算不能成,我们也不会怪你的,万他愿意帮你不是更好吗?娜娜她毕竟是你的妹妹,她都愿意为你出头,你做姐姐的也该为她委屈次,算爸爸求你了。”江志海虽然对这个女儿有意见,但现在除了她,没有人可以向霍靖棠说情了。
  叶眉见江书燕不开口,她急得要跪下去:“妈给你跪下了。”
  “妈,你这是在折煞我。”江书燕赶紧扶住她,“你别这样,我答应去试试。”
  “好好好……”叶眉这才微微松了些眉头。
  接着江书玮也回来了,也是没有找到江书娜。
  江书燕拿起手机,调出了霍靖棠的手机号,这么多年这个私人号码他都没有变过,也许他是无心的,但是她却心里有那么丝的起伏,似乎这也是他们之间仅有的联系般。叶眉看着她对着手机发呆,用手轻触了她个:“燕儿,你快点打,问问他。”
  江书燕就才点了下号码,拨了出去,放在耳边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音,这等等的时间并不长,却让她的心跳渐渐加快,期待着听到他那低沉而磁性的声音。
  霍靖棠正看着电脑,放在桌上手机突然响了,竟然是江书燕打来的,不出他的所料,定是为找江书娜打给他的。他指尖在屏幕上轻点,接了起来,没有慌乱,是无比的镇定:“这个时候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江书燕想到他现在已经有了秦语岑,他们……
  “没有,你话就说。”霍靖棠身体轻靠着沙发。
  “靖棠,是这样的,我妹妹娜娜今天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她的手机也打不通,问了她最亲近的几个朋友也说没见过她,爸妈都急坏了。这事还不敢告诉奶奶,我就是想请你帮帮忙,帮我找找她,好吗?”江书燕低声乞求着,连求人的语气都是那样的柔软好听。
  如果是其他的男人听到她这样的声音定会心软的,可是霍靖棠却还是那样的平静冷漠:“她是不是玩得太疯,忘了时间?”
  “她向懂事的,有事会给我们打电话的。可今天……总让我感觉不安,我怕她会出事,毕竟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还回来。靖棠,我知道这样很麻烦你,但是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找你帮忙的,希望你不要推辞,尽力帮帮我们。”江书燕希望他给看在以往的情份答应她。
  霍靖棠沉吟了好会儿,这才勉为其难道:“我尽力找找,但也不定会帮上忙。”
  “你能帮忙就已经很好了,我先谢谢你。”江书燕沉重的心情因为他的承认而放松了些,脸上也浮起了笑意,连连感谢着,“谢谢,真的谢谢……”
  江书燕觉得鼻尖有些酸涩,水气就浮起了来,她压抑着那份荡漾的情感,深吸了口气。
  “燕儿,他怎么说?”叶眉见他们已经结束了通话,这才问她。
  “他说会尽力帮忙。”江书燕握着手机,眼里的晶莹与笑意起交织,“爸,妈,你们就别太担心了,我相信他能找到娜娜的。”
  “是啊,爸,妈,有棠哥句话,娜姐应该不会有事的。”江书玮也安抚着父母。
  而在另边,看着黑屏的手机,薄唇冷勾:“事情办好,定会把她送还给你们江家!”
  霍靖棠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江书娜的情况,她竟然不安份地踢人,被那人狠狠地甩了几个耳光,加上她饿了天,现在已经是体力不支,加这么扉,她眼前黑就晕过了去。这样更是方便得手。
  霍靖棠没再看下去,关了电脑。
  他坐在那里,伸手揉着自己的眉心。他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徐锐从地下室来到了客厅里,把手里的个优盘放到了他的面前:“总裁,切都办妥了,你放心吧。就算她猜到是你也没有证据,她不会知道是你。”
  “她知道了也没关系。”霍靖棠没有亲自面,也是不想惹麻烦上身。
  他把优盘收好:“把她送回江家,让他们江家好好享受我送的这份礼物。”
  “是。”徐锐便出去办事了。
  霍靖棠把优盘收好,便起身离开了这幢别墅,仿佛不曾出现在这里。
  而江书娜在半夜时分也被放回了箱子里,被抬上了面包里,接着往江家城北的江家而去。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熟睡了,他们轻手轻脚地把箱子放在了江家的门口,按了门铃,便快速的离开,消失在了暗夜里。
  等江家人出来时已经看不到车子的影子,他们只看到个大箱子放在门口。
  江志海,叶子,江书燕和江书玮都盯着那口箱子,怔愣在那里,谁都不敢上前打开来,就怕会看到不好的东西。
  叶眉咬着牙,鼓起了勇气,步步,沉重无比,她站在箱子前,伸手要去打开,江志海却握住她的手:“还是我来吧。”
  江志海把叶眉拥在怀里,手mō在了锁扣上,手指尖都在颤抖着,他用力点点地把箱盖给抬起来,光明点点洒落进去,直到他们看到里面的是个人时,这才把盖子给立即掀了过去,江书娜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她躺在箱子里,安静的睡颜,柔顺的发丝落在xiōng前,身上盖着她那件出门时穿的粉色大衣,依旧是那样甜美的姑娘。
  明明看到她好好的,可心里却怎么也不踏实,也松不下那紧绷的神经。
  叶眉顾不上想那么多,上前轻拍了下江书娜:“娜娜,你醒醒?”
  江书娜却点反应都没有,江志海道:“先把她抬进去再说。”
  “妈,爸说得对,若是让别人看到了可不好。”江书燕也觉得有理。
  接着四人合力把箱子里的江书娜给抬进了客厅,叶眉和江书燕起准备把江书娜给扶起来时,江书娜身上那件粉色的大衣掉落下来,让他们都震惊地放大了瞳孔!这是他们不敢想像的结果!
  ------题外话------
  的亲亲说小白和言言几天不见了,今天让他们出来溜达下,以解相思。
  重点是虐贱人了,大家如果还满意的话,请不要吝啬你们的票票和花花钻钻打赏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