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在生孩子方面我会多多努力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江书娜像是个破败的布娃娃般。美丽的秀发凌乱而肮脏,发丝拨开后看到脸上红肿片,身上的衣服破裂不堪,隐隐可见她雪白的肌肤上斑驳的青紫痕迹,看上起来是那样的怵目惊心,明眼人看就知道发生了多么惨烈的事情,这让人的心瞬间被撕裂般得疼。对于个女人来说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
  特别是江书燕,看着这样的江书娜,好像看到了许多年前的自己,也这样的肮脏的模样!这样的恶梦直到现在她都无法忘记,总会在睡梦中把她惊醒。她已经很努力地去记忘记过去,想要开始新的生活,可是依然摆脱不了。现在她的妹妹也变成了这样,这让她如何是好?
  她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生点声音来。可眼眶泛红,泪水就流了下来。
  叶眉看着自己的女儿惨遭这样的蹂躏,做为母亲仿佛感同身受其遭受的痛苦般。她只觉得道晴天霹雳打来,让她头昏,脚下晃了晃,整个人就倒在了沙发里。
  江志涨海去扶着心痛流泪的叶眉,将她紧紧地护在怀里:“别哭了。孩子这样,我也心痛。只是娜娜现在还没有醒来,我们不能从这表面现象就往坏处想。等孩子醒来,我们问问她也不迟。”
  “你看看娜娜身上那些痕迹……我已经不敢想像了。你让怎么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切?”叶眉紧紧地攥着江志海的衣服,眼底是对女儿无尽的心痛,还有自己无力能为的痛苦,“娜娜还这么小,她是女生,你让她怎么去面对这样的恶梦。到底是谁要这么对她?是谁……”
  叶眉质问着,牙齿将唇瓣咬疼,却怎么也抵不上看到女儿遭受如此羞辱的心痛。
  “志海,你定要查是谁要这么对娜娜,对我们江家,找到这个人定不能心软,定要让他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叶眉的第个字都是从她的齿缝中挤出来的。
  自己的亲生女儿遭此万剧变,做为母亲更是痛上加痛。如果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收拾下,她的心里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好,我定会查清楚是谁,定会把她大卸大块,碎尸万段。但是现在赶紧把娜娜扶上楼上,帮她清洗整理下。”江志海承诺着妻子,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江书玮愣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又胞胎姐姐身的狼狈,他个男子汉,握紧了拳头,眼底翻涌着愤怒。
  他咬着牙从江书燕的身边擦过,大步往外走,江书燕拉住他:“小玮,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去伤害我姐的人找出来,狠狠地揍他顿!否则我咽不下这口气!”江书玮向冷静懂事,可是这件事情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他承受不了。
  “你知道伤害娜娜的人是谁吗?”江书燕问他。
  他摇头:“我会尽力去找,我不信找不到这个做坏事的人!”
  “你连人都不知道是谁,你到哪里去找你,你别冲动好吗?”江书燕蛾眉忧伤地轻蹙着,“娜娜这才出事,你这出若是有什么意外,你让我们怎么办啊?奶奶还不知道呢,若是知道指定会受到打击。小玮,冷静点,做坏事的人定会受到惩罚的,老天爷不会放过这种人的!”
  虽然她这么说,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对她做出如此禽兽之事的人却还没有受到惩罚!她坚信着,总有天会看到对方的下场,所以她才让自己忘记伤口,努力地活着。
  “小玮,你姐说的对,别冲动了,娜娜已经这样了,我们不想你再出什么事。你是我们江家唯的儿子,千万不能有事!知道吗?”江志海看着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更是倍加的爱护。
  叶眉松开了江志海,抹了下脸的泪痕,深吸口气,把那份伤痛压下去,她抓紧儿子的手:“小玮,听话,娜娜的事情爸和妈会处理的,你别插手这件事情,好好读书,别让我们操心,知道吗?”
  江书玮抿着唇,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不想父母再为他担心分心,所以点头:“嗯。”
  叶眉这才放心的微展笑容,然后对江书燕道:“燕儿,帮我起把娜娜扶上楼去。帮她洗洗。”
  “嗯。”江书燕点头。
  叶眉和江书燕两人起将江书娜从箱子里扶了出来,江书玮上前:“让我背她上去吧,你们两人扶着不方便。”
  两人觉得江书玮说得有道理,便将江书娜小心地放到他的背上,他搂着她的双腿,叶眉扶着江书娜,准备上楼。江书燕却发现了箱子里有张纸,她弯腰从箱子里拾了起来,上面写着:“自作自受,咎由自取!”八个粗体黑色大字!
  江书燕将纸递给了江志海:“爸,你看……”
  江志海看,眉心紧紧的蹙着。叶眉把拿过来看,更是气愤:“这是谁这么恶毒!伤害了娜娜还留下这种字条!让我知道是谁,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叶眉将纸揉成团,扔在了地上。
  江书玮把江书娜送回了房间,叶眉扶着江书娜躺好在床上,江书燕则去浴室打了盆热水来。江书玮出去时带上了门。
  江书燕和叶眉两人替江书娜把破碎的衣服给她小心的脱了下来,她雪白的身体上那些红痕地灯光下更加的清晰明显,让叶眉的疼痛点点的增加。她却让自己咬着唇,让自己镇,现地重要的是把女儿收拾干净,不能让她醒来后看到自己如引的肮脏不堪。
  江书燕能深深体会这种痛,她用温水浸湿的毛巾小心的替江书娜擦着身体上的脏污,越是这样越是心疼着。
  清理干净后,他们替江书娜换上了她的睡衣。
  叶眉伸手把女儿脸颊边的上的发丝轻轻地拨开,指尖都在发抖:“娜娜,好好睡觉,把恶梦忘记吧。”
  “妈,娜娜这么开朗活泼,她定会忘记的。”江书燕扶着叶眉的肩,安慰着她,“你今天也累了,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她。”
  “燕儿,我得陪着她。”叶眉摇头。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你,如果你累倒下了,奶奶和爸,小玮都会担心的,还是我这里守着吧。”江书燕劝着她。
  叶眉再陪了江书娜会儿,这才离开去休息的。
  江书燕坐在床边,握着江书娜的手,过去的幕幕像是过电影样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用力地所了下头,不让自己去想曾经的恶梦。
  她关了灯,趴在江书娜的床边,直到清晨开亮,江书娜才有醒来的迹像,羽睫轻颤着几下,睁开眸子,看到了江书燕正对自己微笑:“娜娜,你终于醒了。”
  “姐……我这是在哪里?”江书娜转着眼珠打量着周围的切。
  “在家里。你放心吧。”江书燕轻拍着她的手,“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端早餐上来。”
  江书燕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江书娜把抓住了手,脸色泛白:“姐,你别走,别丢下我个人。”
  “娜娜,你别怕,我不走,姐直在这里陪着你。”江书燕见她的眼底都是无尽的恐惧,她这个反应和她当初是样的。
  她心痛,为什么他们姐妹都要遭遇这样悲惨的事情,被人蹂躏,人生被毁。
  有个她就够了,为什么江书娜也要这样!他们江家到底是怎么了?
  “姐……”江书娜把抱着江书燕,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样。
  那些被男人羞辱的的记忆像是潮水回笼,下把她的脑子充盈丰满。她的脑子里全是那些不堪的画面,充斥着男人放荡的笑声,仿佛魔音穿脑般,让她得不到片刻的宁静。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可依旧清理不了那些羞愤屈辱,她狠狠地咬着唇,尝到了鲜血的腥甜,在她的口腔和喉头漫延开来,她的十指紧紧地抓握成拳,修剪精致的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的细肉里,疼得她不能呼吸。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为什么?
  她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她哪里受过这样的伤害。她虽然骄纵了些,可是在男女之事上,她还是很有分寸,在学校里虽然追求者众多,但从没有和哪个男生真正的上过床。她的心里直有个人影,他在她的心里像是天神样完美而神圣,他是如此的优秀,让她不敢上前,总是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和成为自己的姐夫,即使这样她还是会对他心动。直到他和姐姐分开,她更是想要把自己的最好的切都留给为他保留。可是现在她就连这点点留给他的东西都没有保住。她堂堂江家大小姐竟然被那些下贱的人给占了清白,她哪里还有脸!
  可是那个伤害她至深的却也是她直藏在心里偷偷喜欢的姐夫!他竟然为了个下贱的女人这么对她,把她的清白撕碎!她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了这样的痛,想到这些,她悲愤痛苦,颗滚烫的心像是进入了严冬,纷纷扬扬地下起了白雪,冰封了她的世界。
  “啊--”江书娜xiōng口胀痛,酸涩浮起在鼻尖,她再也忍不住的悲怆大叫,发泄着内心的绞痛。
  急急浮起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滔滔不绝,瞬间就湿了面颊,像夏日的大雨倾盆落下。她将自己整个脸埋进了江书燕的腹间,指尖扯着她的衣服,里失声痛哭,肩膀颤抖不止,那么伤心,那么绝望。
  她被霍靖棠打得无力还手,她只能在这里低声哭泣。她不甘,她真的不甘心!
  “娜娜,我知道你的心里难受,哭吧,哭出来会好些。”江书燕抱着她的头,因景生伤,也红着眼睛落下泪来。
  “姐……”江书娜不断在叫着江书燕,好像这要就能得到安慰般,“我好痛好痛……”
  “有姐在,姐会帮你的。”江书燕的声音哽咽着。
  “姐,我的身上好脏,好脏,我被那些臭男人给……”她始终说不出最疼的“强暴”二字,度失声,“姐,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活下去?”
  “娜娜,别这样悲观,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好,就会有希望。”江书燕捧起她的脸,看着她满脸的痛楚和泪痕,“我们就当这是个恶梦醒了就忘了,别往心里去,那样只会让自己这生都快乐不起来!要相信再大的困难也打不倒你,要相信那个真正爱你的人不会介意你的切,只会给你温暖,只会给你幸福。相信姐,好好的活着!”
  江书娜除了哭还中哭,她才是个二十二岁的花样女孩子,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剧大的变故!
  江书娜不知道哭了多久,她从床上起来,江书燕问她:“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洗澡,我把我洗干净,我不要别的味道留在我的身上。”江书娜咬着唇是,“那比死还难受。”
  江书娜直奔了浴室,打开花洒,就站在水下,冰冷的水淋湿了她,让她感觉到好冷,她咬着牙承受着,直到水温回暖。她用力的洗着自己。
  她洗了很久,把身上的肌肤都搓红搓疼了才肯罢休,含着屈辱的泪把恶心的气息给除去。她的清白被自己喜欢那么多年的男人因为别的女人而毁灭,这种痛苦,没有人可以承受!
  她不会这么甘心的,她不会!她要报复!既然已经把她最珍贵的东西都毁灭了,她也要把他最珍贵的东西毁灭,这才公平!
  叶眉端着早餐上来时没有看到江书娜,却看到江书燕站在浴室门前:“娜娜呢?”
  “她在洗澡,洗了个小时了。”江书燕担心在敲着门,“娜娜,你洗好了吗?妈给你送早餐了。娜娜……”
  这时江书娜拉开了门,湿着发走了出不,江书燕替她拿了浴巾擦头发:“小心感冒了。”
  “娜娜,来吃早餐,补充下体力。”叶眉把早餐放到了茶几上,微笑着,不想让她担心。
  江书娜走过去坐下:“妈,我想安静待会儿,让姐陪我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叶眉看了眼江书燕,江书燕点了下头,她便点头离开了,给她空间冷静。
  江书燕劝着她:“娜娜,多吃点。”
  江书娜没有看江书燕端起的那碗粥,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在某处:“姐,你知道是谁这么害我吗?”
  “是谁?”江书燕的心里不安地跳了下,紧紧地盯着江书娜那张苍白的脸。
  “是你的前未婚夫,是霍靖棠!是他要害我!”江书娜转头,目光紧紧地锁定着江书燕,看着她眼底的震惊层层荡漾开去,是不可置信,她冷笑了声,“不可思议吧?不能相信吧?在你心里最美好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毁灭人的清白的恶魔,你不能接受是吧?”
  “娜娜,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靖棠……他不会这么做的,他绝对不会的!”江书燕摇头,就是不愿意相信。
  曾经她经历过这样的痛,而他亲眼看到受伤的她,他当时很是自责没有保护好她。他能体会个女人这种痛,他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方法去摧毁其他的女人!她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她的脸上有表情有些狰狞,咬着牙关,她伸手拍着自己的心脏部位:“是啊,我也不能相信!可是就是他做的!你知道为什么吗?那因为你!就是因为我次次为你报不平,想帮你回到乐乐的身边,让你们家人团圆,所以说了秦语岑的坏话,所以他便记恨我在心里,便对我做这样残忍的事情!我却不敢对别人说,只能告诉你。那是因为他手里握着我的不雅视频!他把别人欺负我的过程录了下来,用这个来威胁我,他就是魔鬼!”
  “姐,我的清白毁了,难道我这辈子都要毁在他的手上吗?你让我怎么去活?”江书娜握紧她的手,请求着她,“我为你落得这样的下场,你必须要帮我,帮我把那些视频拿回来!否则我生都会被他威胁!我就彻底的毁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娜娜,不是这样的,靖棠他……我还是不能相信他会这么做,定是别人陷害他的。”江书燕依旧不能接受这样的真相,“也许是别要想害他,所以冒用他的名义伤害你,娜娜,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能胡说的!”
  “他的声音我不会听错的,他亲口承认他是为了帮秦语岑而这么对我!不信你去问他,你就知道了。”江书娜把碗摔碎在了地上,捡起片,就要自己的手腕上放,“姐,我做的切都是为了你,你难道就这么忍看着我这样痛苦吗?如果你不帮我,我就只有求死了!死了就了百了了!”
  江书燕把握住她的手,只能点头答应:“好,我答应你,我去问问他。如果是他做的,我定帮你把视频拿回来,你别做傻事!”
  “姐,谢谢你……”江书娜含泪感激着,“我只有你可以倾诉和相信了,姐,我只有你了,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定不会做势不管。可是我要提醒你,姐夫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秦语岑这个狐狸精害的。我说了她两句坏话,她定没少在姐夫面前吹枕头风,我落得这样,她定功不可没。这个恶毒的女人对我这样就算了,我是大人,我还能承受。可若是她进了霍家的门,和乐乐生活在起,她若是对乐乐下什么毒手,那要怎么办?姐,乐乐是你的孩子,而你和姐夫这样分开,你没有陪在乐乐身边,你想要护着他也没有机会啊,所以你不要对这个女人心软,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该为了乐乐争取次不是吗?”
  “秦语岑看样子不像是这样有心机的女人……”江书燕和她虽然只有面之缘,但没感觉到她有这么恶毒。
  “姐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样的女人能攀上姐夫,不用些手段行吗?你离开这里太久了,不会明白的。”江书娜继续给江书燕洗脑,“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像你这样心地善良吗?说得不好听你就是傻。姐夫这么优秀的男人你怎么就舍得把他让给那样处处不如你的女人!你想想你和姐夫曾经的关系,加上个乐乐,你觉得她秦语岑会点都介意你们的曾经吗?姐,她也怕,怕你会把姐夫从他的手里夺回去,她自然也会玩手段破坏你们,所以你定要小心她!你看我就是个例子……”
  江书燕的心被江书娜搅乱,秦语岑真的有那么坏吗?这件事情真的和她脱离不了关系吗?如果她也对乐乐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的颗心就揪紧了。
  虽然她离开乐乐五年了,可是他毕竟是自己辛苦生下的孩子!她的心里多少对他是有牵挂的。
  “我知道了。娜娜你放心休息吧,我会儿就去找靖棠说说这件事情。”江书燕拍着她的手,“你吃早餐吧,我先去收拾下。”
  “姐,我是支持你把姐夫夺回来的,你们有乐乐,你们才应该在起,是天造地设的对。”江书娜向她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江书燕回以浅笑,她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心情特别的沉重。
  如果秦语岑真如江书娜所说那样会介意她和霍靖棠的过去而伤害乐乐的话,她该怎么办?真的要努力次把他重新夺回来,给乐乐个完整的家吗?
  江书燕觉得头好疼,眉心都是忧愁的细褶,仿佛被压出伤痕的百合花瓣,那样的忧伤。
  她想了好久好久,才去洗漱,换了身衣服,下楼吃了早餐,开车出了门。
  没有目的,她个人在城里逛着,对于霍靖棠……她是放不下,可也知道清楚自己现在的自己,还没有想过要打扰他的生活。可是他们的生活却总是要纠缠在起。
  每个周末秦语岑都会去超市购物,加上她才搬家,家里还有些用品不齐全,她例了个购物清单,这样就不会漏买东西。秦语岑带着秦语轩起出来的,两姐弟个拿着清单选东西,个推着推着,周末超市里的人多。外形姣好的两姐弟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而秦语轩这样的仿佛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更是让那些萌妹子频频回头,这样的美男人堪比当红的小鲜肉。
  “那是哪个明星,知道吗?”
  “不知道啊,不过好帅吗?而且自带呆萌气质,好可爱,真想捏捏他的脸,有木有?”
  “他们是男女朋友吗?真是俊男美女,好配。”
  ……
  竟然还有大胆的妹子是前:“帅哥,能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我……”秦语轩害羞的脸红了,拉了拉身边的秦语岑,“姐,我怎么办?”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弟弟他很害羞的,也不喜欢陌生人打扰她,希望你能理解。”秦语岑替秦语轩解围着。
  “你们是姐弟?不是男女朋友了?”那个女孩子惊讶着。
  “是啊,他是我弟弟。”秦语岑解释着,“那我们走了。”
  她挽着秦语轩,拉着车子离开,却不知道身后已经有人闪了好几张照片。
  “姐,人好多,我有些怕。”秦语轩不太适应陌生人太多的地方,总觉得好压抑,好不安。
  “小轩,你也不小了,姐姐不能直陪着你的,也该学着适应社会,和不同的人交流,姐相信你可以的。”秦语岑也想过直把他保护好,可是霍靖棠说过这样更是不利于秦语轩成长。他是男人,终于是要长大的。
  她觉得霍靖棠说得对,所以就开始带他多出来走动,白接触下外面的世界。
  “姐,我想吃果冻。”秦语轩爱吃的零食里就有果冻和薯片。
  两人转到了零食区,秦语岑和秦语轩的目光就被道小小身影吸引了目光。
  个小男孩子站在货架前,穿着当下最流行的熊出没的黄色卫衣套装,脚上是双杏色的短靴,西瓜盖式的浓密黑发,齐朵圏下面都剃得光光,十分的可爱,白皙的圆脸上镶嵌着双忽闪忽闪的黑亮的大眼睛,精致得像是橱窗里的洋娃娃,天真的表情,只手指还点在自己的唇下,眉头纠结在起,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小朋友,需要我帮忙吗?”秦语岑走过去,弯腰对上小男孩子的眼睛,像是泉水样清澈纯真。
  小男孩子转头,看着面前的秦语岑,眼睛闪了闪,这个姐姐好漂亮,还有那个哥哥,好像漫画里的王子。看他们都对他微笑,定是好人。
  “姐姐,这里的果冻好像没有我要的牌子……”小男孩子噘着自己的小嘴,脸失望的样子。
  “你要的是什么牌子?”秦语岑微笑着,觉得这个孩子好可爱。
  小男孩子说了个牌子,还是英文的。这听,应该是外国的牌子吧。
  秦语岑看向秦语轩:“你爱吃果冻,有听过吗?”
  “没有。”秦语轩摇头,然后拿了自己喜欢的牌子绘小男孩子道,“其实这个果冻也不错的,很好吃。”
  “是啊,小朋友,你吃的可能是国外的牌子,这里好像没有,不如试试这个,换个新口味。”秦语岑把六盒个包装的果冻拿给他,“怎么样?”
  “可是买这么多,我爸爸会说我的。”小男孩子有些犯愁了。
  “你爸爸对你很严厉吗?”秦语岑竟然不忍心看着小孩子这样不开心的表情。
  “嗯,他都不许我零食,说是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只让我多吃水果,多吃饭。”小男孩子说到自己的爸爸却带着股自豪般,“我爸爸虽然对我很严厉,但是他很爱我的,只是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陪我。其实我想他多多陪陪我。”
  “那你妈妈呢?”秦语岑多问了句。
  “爸爸我妈妈出国学习去了,等我长大了她就会回来。”小男孩子眼睛笑得晶亮。
  长大才能看到妈妈……这就好像是对小孩子说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样。他妈妈不会是不是在了吧?
  “那你就快快长大,就能看到妈妈了。”秦语岑心疼得揉了下孩子的发顶,鼓励着他。
  “所以我每天都有乖乖吃饭,吃很多菜,这样就能快快长大了。”小孩子对于母亲,似乎很期待。
  秦语岑看了下四周,他身边没有大人起:“那你是个人吗?你这样大人找不到你会很急的。”
  他要不就是个人跑出来了,要么就是和大人走丢了。
  “我和奶奶起来的,还有家里的张奶奶起来的。”小男孩子回答着。
  “那我带你找你奶奶。”秦语岑牵起他的小手。
  接着就看到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找来了,戒备地看着牵着小男孩的秦语岑,把将小男孩子抱住:“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夫人没看到你,急得不行。”
  小男孩子搂着女人的颈子:“张嫂,姐姐和哥哥不是坏人,他们正我帮我找你们呢。”
  “那谢谢这位小姐了,我们走吧。”张嫂抱着他转身离开,小孩子冲他们挥手:“姐姐,哥哥,再见。”
  “小心少爷知道了会狠狠地训你。”张嫂提醒着他。
  “张嫂,别告诉我爸爸啦,他好凶凶的,我怕怕。”小男孩子对张嫂撒着娇。
  看着这可爱的孩子,秦语岑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这时手机响了,她立即接了起来:“我在超市里,零食区这边……”
  “二哥,这里。”秦语轩已经看到拿着手机走向这边的霍靖棠,冲他挥着手。
  霍靖棠收好手机走了过来:“今天家里有些事情耽误了。”
  “没事,反正我们该买的东西都买的差不多了。”秦语岑把清单往他面前递,上面已经划满了叉叉,“你有什么想买的?”
  “睡衣拖鞋洗漱用品套……”霍靖棠道。
  “我看你家里这里都还有。”秦语岑知道他有习惯就是家里会有备用的套。
  “当然是放在你家里。”霍靖棠牵起她的手,“那里也算我半个家好吗?”
  “你还真厚脸皮,谁答应让你住进来了。”秦语岑轻咬了下唇,故意这么说。
  “也好,反正这段时间我也忙,可能没有时间和你见面了。”霍靖棠似乎在提醒着她上次把他惹生气的事情,结果也是有段时间没见到他。
  “我快放假了。”秦语岑转移了话题,“过年我想回家看奶奶和爸爸。”
  “好啊,我也尽量抽空陪你回去。”霍靖棠现在还不能确定自己的时间,毕竟霍家的规矩是过年必须家人在起吃年饭,再大的事情都不能缺席。
  “别……我和关昊扬的事情才没几个月,我就带你回去了,我奶奶会吓到的。”秦语岑怕奶奶不能接受她这么快就和另外的男人开始段新的感情,在她的心里是向着关昊扬的。不知道为什么奶奶就那么喜欢他,尽管他做错了事情,还是要让她原谅和宽容。
  霍靖棠挑眉:“你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不是,就是时机还没有成熟嘛,等再过些时间吧。老人总是需要比我们年轻人更多的时间去适应,委屈你下下好吗?”秦语岑知道这样不好,可她心里有担心,希望他给理解。
  “为了你委屈下也值。”霍靖棠也是理解的,“走吧,去结账。”
  “你不要买东西吗?”秦语岑道。
  “那些东西我用专门的牌子,这里没有。”霍靖棠在生活品质方面的要求是很高的,都是名牌,怎么可能在这里买。
  霍靖棠他们三人去结了帐,袋是生活用品,袋是零食。
  霍靖棠要刷卡,秦语岑要给现金。
  “花的钱就这么不情愿?”霍靖棠坚持刷卡出来。
  “是啊,那样会让我觉得我是被你给养着的。这种感觉很不好。”秦语岑摇头,她想的是两人在各方面的,至少结婚前应该这样。
  “如果你连你都养不起,那我挣那些钱给谁花啊。”霍靖棠收好钱夹。
  “我能自己养自己,干嘛要让你养?”秦语岑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她不想和他在金钱上分不清,这样只会让这份感情不纯,也会让她觉得仅有丝尊严没有了,“我只想我们之间的感情纠缠不清就好了。”
  “我的都会是你的。”霍靖棠许诺着,“等我们有了孩子,以后你想分清楚都不可能的。”
  “谁要和你生孩子,谁答应你了。”秦语岑害羞地侧开了脸去,脑海里却浮起了今天的超市里遇到的那个可爱小男孩子。
  如果他和霍靖棠能生个这么可爱天真的孩子该多好?
  她想到哪里去了,现在还不他们要孩子的时候,很多事情她都还没有完成,不能只沉溺于儿女私情里。
  “不生?”霍靖棠的目光落到她的小腹上,“反正我会多多努力的。”
  两人提着袋子,走在后面,边在孩子的问题上较劲儿。
  秦语轩提着他的零食走在前面,接着个戴着黑框眼镜,打扮时尚的男人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让他有些害怕地退了步:“你……要做什么?”
  那个男人掏出张名片给他:“这位先生,明经纪人,看你的条件很好很适合往娱乐圈发展,不知道你有什么兴趣?”
  “我没……没有。”秦语轩摆头。
  “先生,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多考虑下,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这名片上有我的号码。”男子塞到了他提着的口袋里。
  霍靖棠和秦语岑走上前来,那个男子已经转身离开了,他们关心着问着秦语轩什么事情。
  他如实说道:“我也没有答应他。”
  “上次我们在车站时也遇到过,小轩还真是人见人爱。”秦语岑觉得自己的弟弟其实也有这个条件,只是身体方便。
  “也不怕遇上骗子。”霍靖棠带他们走到了自己停在超市前的地面停车场,把东西放好。
  此时江书燕刚停好车,就看到了和秦语岑直甜蜜的霍靖棠。她急急下车想要走过去,他们却已经上车,开车离开。她站在原地,视线直追逐着霍靖棠的车影,直到消失在她视线范围之类。那瞬间,泪雾有些模糊了她的眼睛。
  曾经她也让他陪她去逛超市买东西,可是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理由是他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却陪着另个女人来了人多的地方,秦语岑对他来说就这么的不同吗?可以让他做些不愿意做的事情,改变他向的原则吗?
  而她在他的世界里又算什么?有没有存在过呢?
  江书燕觉得自己的可悲的,怎么就把霍靖棠给推开了,怎么就让给了别人。现在想要再回到他的身边,还有希望吗?
  乐乐……将是他们之间唯的联系,也是她唯的筹码了,是吗?
  “看到别人恩爱受刺激了?”阴冷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来。
  江书燕猛地转身回头,看着不知道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霍靖锋,她不自觉的退了步:“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谁都可以来,你不会认为我在跟踪你吧?”霍靖锋勾着唇,眼里都是讥笑,“江书燕,你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第媛,别太自以为是了。”
  江书燕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服,她没有接他的话,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他给扣住了手腕:“就这么害怕我吗?我不会把你吃了。”
  “霍靖锋,这里是公众场合,请你放开我!”江书燕瞪着他。
  “不愧是美女,连生起气来都这么美,真不知道老二他是鬼迷了心窍,怎么舍得放弃你。”霍靖锋的指腹摩挲着她手背肌肤,触感柔滑,“这感觉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
  “霍靖锋,别太放肆了!”江书燕想要挣扎,可又怕引来太多人的注意,“我知道你和安家大小姐在交往了,你这样对我不怕她知道生气吗?”
  “江书燕,我们很久没有叙旧了,起喝杯咖啡吧。”霍靖锋松开了她,“我们虽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是在老二这个话题上肯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可谈,你有兴趣吗?”
  ------题外话------
  好多的坏人啊,都在算计二霍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