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你是我晚上的宵夜,我得想用什么法吃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是他们共同的话题?
  江书燕有些不明白地盯着他幽暗的眸子,笑意都在眸底浮着,面对霍靖锋的时候,总觉得他的给人很阴冷的感觉,让人害怕。她抓握紧了手里的包包,脑海里浮起了霍靖棠对他的警告,见到霍靖锋定要躲得远远的。他这么说定是有他的道理,她自己还是相信霍靖棠的话多些。
  江书燕收回了视线:“不好意思,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先走步了。”
  她说罢,便转身离开。
  霍靖锋也不急,只是唇角擒着抹玩味的笑意:“江书燕,你就点也不关心老二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还有你的儿子乐乐……你就不想他,不想见见他吗?”
  果然,此话出,江书燕踏出去的步子就收住了,她背着着他,心里很是矛盾纠结。她知道这个男人定是不怀好意,明明她该离他远远的,可是他说的话正中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她是很想知道这五年关于霍靖棠和乐乐在切……她很想很想知道。
  她深呼吸着,在想该怎么办?
  以前她和霍靖棠是未婚夫妻时,他就让她和霍靖锋保持距离,那个时候她想他们是兄长和弟媳之间有别。她只想做霍靖棠的好妻子,所以直都是尽守本份的。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是吗?她和霍靖锋也不存在以前那种关系了,坐下来喝杯咖啡好像也并不为过。
  “正好我今天有时间,又遇到了你,刚好有这个机会和你说说他们的事情。”霍靖锋盯着她的背影,纤细而优美,这气质真的不是般的女人可以相比,“咖啡厅就那边,跟我来。”
  霍靖锋迈步越过她,向左边的家高档咖啡厅而去,江书燕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跟了上去。两人前后进了咖啡厅,服务生微笑着上前:“先生,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还有包间吗?”霍靖锋问。
  “大厅不是有位置吗?为什么要包厢?”江书燕心里很紧张。
  包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并不想和他单独相处,这样只会让她害怕,让她不安。她从来就不是善于面对霍靖锋的人。
  “这里是市中心,又是周末,出行在外的人很多。如果你想被人看到我们在起的话,我也不介意坐大厅。”霍靖棠淡然地解释着。
  江书燕就没有再说话了,是啊,如果被有心人看到或者拍到,她是无法面对。她也不想霍靖棠知道她不听劝告竟然私下了霍靖锋见面。这样会让他很失望吧。她不想让他知道不想让他失望。她轻闭了下眼睛,点了点头。
  服务生带他们去了个包厢,霍靖锋和江书燕对坐着,都没有开口说话,空气里是安静的,有些压抑,有些难受。
  江书燕把头转了窗外,看着这冬日里难得有好天气,阳光明媚从云层里洒落,柔和而温暖,让人感觉到好像春天已经不远了。
  霍靖锋盯着江书燕,细细地打量着她。从二十到二十六岁的她脱去了少女的羞涩,焕发出民成熟的面。即使是这样,她的眉眼都是如曾经那般细致秀雅,永远给人柔弱怜人的感觉,是风中飞舞的飘絮,是美丽的,是足够吸引人目光的。
  她这样安静的坐着,也是动人的。像是静静开放的莲花,素雅柔和。
  直到服务生送上了咖啡退出去,霍靖棠才开口:“看来这五年你在国外过得挺好的。”
  “你知道这不是我想听的。”江书燕收回目光,落在面前的咖啡杯上,热气正枭枭上浮,薄薄如云烟,模糊着她的视线,也模糊他的面容。
  “五年了,难得有机会我们能坐下来说说话,你何时变得这么急躁?”霍靖锋只长腿驾在另只上,双手交扣着放在膝盖上,“这可点都不像你。”
  “你想听实话吗?”江书燕微微抬眸,纤长的羽睫颤动了下。
  她是个直性子的人,有些话是藏不住的,就像她的情绪般,总是那么明显得表现在了脸上。
  “直说无妨。”霍靖棠的唇角依旧染着淡淡的笑意,好像他只有这个表情样。
  “我不喜欢和你单独待在起,如果你叫我上来只是逗我玩,那么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奉陪于你。”江书燕身体微动,似乎在起身离开的意思。
  霍靖锋慢条斯理的执起了勺子搅动着面前的咖啡:“乐乐回国了。”
  江书燕的心脏猛地跳,瞳孔微微放大,抓紧了手里的包包。乐乐回国了,这五年过去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成什么样了。至今都没有留张属于他的照片在身边留念,她这个母亲真有很失职。只是离开他让她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关爱他。
  “爷爷的八十大寿你也知道是正月初六,今年会大办,你们江家也会在受邀之列,到时候你就有机会看到乐乐了。”霍靖锋长指端起咖啡抿了口。咖啡的馥郁醇厚在他的唇齿之间漫延,深入肺腑,“只是他可能不知道你就他的母亲。至从你离开霍家后,霍家人都不会在乐乐的面前提到你。有次他问别人都有妈妈,为什么他没有,只有个你爸爸。老二对他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学习,要他长大,妈妈就毕业回来,他就可以见到妈妈了。可以说乐乐对于你是他母亲这件事情是根本没有记忆的。老二可以随便带个女人回来,告诉乐乐那就是他的母亲,我想乐乐就会认那个女人……所以江书燕,你对于乐乐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
  他的语气里多少有些嘲讽的味道,仿佛是在看她的笑话样。
  江书燕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自己有存在感被他人轻易地抹去了,而属于自己的东西好就轻易地被别人拿走了。而她两手空空,什么都抓不住,这种无力感让她很难受,很难受!她好难过她失落,好想看看自己的儿子,把他抱在怀里,听他叫她声妈妈,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江书燕,你就舍得让你的儿子叫别人妈妈蚂?而你永远都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乐乐的面前吗?”霍靖锋似乎嫌她还不够痛,便添了把柴,让这把痛苦的火焰燃得更凶猛,“乐乐他怎么说都是你的儿子!你想要自己的儿子,想回到他的身边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不可能。靖棠不会这么做的,你这些只是想挑拨我和靖棠之间的关系。我不会相信他会让乐乐叫别的女人妈妈,因为我才是乐乐的妈妈。”江书燕有些激动,有些愤慨地瞪着霍靖锋,“我相信他!”
  那是她的孩子,那个孩子只能叫她妈妈。就算她当时并不想要这个孩子,想尽办法打掉他。不想带给霍靖棠耻辱时,但她终究还是生下了他。她无法面对这个孩子,所以她逃了,离开了。五年的时间已经够了,现在她回来了,就准备做了个好妈妈,承担起切,面对切。
  “不相信?不要对老二抱着太高的期望,毕竟你们之间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家里可没少给老二介绍女人。”霍靖锋的手指摩挲着咖啡杯的手把,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这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人很多事。恐怕他会让你失望,让你难受!如果你不相信,看看爷爷的生日,他的身边肯定是那个姓秦的女人,你就这么甘心她光明正大的站在老二的身边吗?看着她把原本属于你的位置占据吗?你也知道后妈直都是不太好的名称,你就不怕她会对乐乐不好。就算她现在对乐乐好,可以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还能点都不偏心吗?书燕,别太天真了!你这个做母亲不担心,我倒是先忧心了。”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的。”江书燕压抑着xiōng口的闷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和靖棠五年前说分开了,他现在交什么朋友是他的权利,我不想过问,也无权过问。只要他开心幸福,我也会替他开心的。”
  她还有什么脸回到他的身边?如果有脸,就不会亲口解除婚约。她那个时候有多爱他,离开时就有多痛。
  她的右手抚上自己的左手腕……那里有道疤,提醒着她以前是怎么样的惨烈!
  “我都被你的善良伟大而感动了……你说老二怎么就这么不懂珍惜你,偏偏找了个处处不如你的女人!”霍靖锋轻轻叹息,“我真是替你不值啊。江书燕,你说你经历了老二,还有心去找别的男人吗?他到是幸福了,你就这么孤独终老吗?”
  “我个人过辈子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你担心。”江书燕脸色很不好的起身,连看咖啡都没有动下,便要离开。
  霍靖锋依旧漫不经心地啜着咖啡,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低沉而蛊惑:“如果你想要回到乐乐身边,回到霍家,我可以帮你,你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要想钓到大鱼,就要舍得下饵,而江书燕就是最好的饵料,可以让霍靖棠头疼的人物。
  他绝对不会让他霍靖棠能有幸福美满的生活!他不曾有过,他也别想有!除非他们之间有个人倒下!、
  江书燕头也没回的离开了,霍靖锋的耳边传来了门板落锁的声音。
  他依旧坐在那里,从落地窗这里看向外面,没会儿就看到了江书燕离开的身影,刚好安倩美也走了进来。
  江书燕有些失魂,所以没有注意到安倩美进来,便撞到了她身上,把她手里的个盒子撞掉在了地上。
  江书燕赶紧蹲下身去捡盒子,里面是套变形金刚的玩具,她递还给了安倩妮,并连声道歉:“对为起,我没注意到。”
  “没事,只是你下次走路要注意了。”安倩美接过了盒子,便往里走。
  江书燕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是在哪里见过样,这个身影好熟悉。只是在这刻她想不起来。
  安倩美往二楼去,到了霍靖锋所在的包厢,推门而进,走过去,把盒子放在了桌上:“说好起逛玩具店的,怎么个跑来这里轻闲了,倒是把我个人丢在了那里。”
  “这不是看你累到了吗?所以帮你叫好了咖啡,你喝口解解渴。”霍靖锋倒好杯咖啡递到她的面前。
  安倩美把咖啡端起来抿了口,拿起玩具:“你看这个玩具行吗?给乐乐买的,我想男孩子都喜欢这个玩具。第次的见面礼,我不能太失礼,所以买了这个全套的。”
  “挺好的。”霍靖锋拿起玩具看了下,“你挑东西的眼光我满意。乐乐也定喜欢的。”
  “他喜欢就好。”安倩美满意笑。
  霍靖锋沉吟了下,抬眸问她:“你好像很喜欢孩子。”
  “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孩子呢?每个女人都会做母亲,这种喜欢孩子的能力是与身俱来的,你们男人是不会懂的。”安倩美伸手过去,将掌心覆在他的手背上,“看样子你好像不太喜欢孩子。”
  “我还好。只是不想太早要孩子而已。”霍靖锋反手轻握着她的手。
  “霍家需要继承人,你也需要属于你自己的血脉,这孩子早生些比较好。你看霍靖棠都的儿子都五岁了,你还不急吗?”安倩美觉得今天的霍靖锋好像的些怪怪的,“就算他早生了乐乐,而你生了孩子总比不生的好。”
  霍靖锋唇角轻勾:“他的血脉……”
  “你怎么了?”安倩美觉得他在冷笑,在嘲讽。
  “没什么,只是觉得乐乐没有母亲挺好可怜的。现在老二好像要给他找后妈了,乐乐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有些担心而已。”霍靖锋缓了口气,把些负面的情绪扔掉。
  “你是说秦小姐吗?”安倩美起身,坐到了霍靖锋的身边,手轻挽着他,“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霍靖锋侧眸,对上她轻笑的眸子,感觉到有些好奇。
  “知道关山总裁关昊扬的婚礼的事情吗?”安倩美眼底的笑越发得浓厚了。
  “关昊扬不是你妹妹倩妮的男朋友吗?”霍靖锋并没有参加那场婚礼,他们霍家和关家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并不熟悉所以没有去观礼。
  “对,他和我妹妹从学生起就认识了,我妹妹直很喜欢他。只是他们的感情敌不过关昊扬爷爷的句话。”安倩美将头轻靠在他的肩上,有些替自己的妹妹愤懑,“关昊扬的爷爷让关昊扬娶的女人就是秦语岑,如果不娶就得不到公司的继承权,所以关昊扬娶了秦语岑,结果在婚礼上曝出了秦语岑的丑闻,你说这样的女人能进你们霍家的门吗?”
  霍靖锋眸也收缩,眼睛微眯,没想到秦语岑就是关昊扬的前妻,当天她戴着头纱,所以很少人见到她的直面目,现在看来还真是精彩。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没想到老二竟然会找这么个女人!这不是在自贬身价,也把霍家的层次拉低!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霍靖锋的手旨轻挑起安倩美的下巴,“你说若是让我爷爷奶奶爸妈知道了,他们会有什么感想?秦语岑真是张好牌,都不用我亲自收拾。这张好牌我得好好打出去,才能让老二输得失去霍家的切!看他是要江山还是美人!”
  安倩美看着他瞳孔里张扬的笑意,像是水纹样层层荡漾开去:“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而我想要的,你也不会忘记是吧?”
  她的指尖从霍靖锋的喉结处划过,直往下停在了他的左心房处。
  “你帮了我,我自然也会帮你。”霍靖锋捏住她的下巴,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她的双手攀上他的双肩,回应着他这个吻,那样的用力,啃得她好疼,却也享受。
  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对,如此般配。
  而离开超市的霍靖棠和秦语岑起去买他用的东西,市中心的专卖店里。
  霍靖棠是会员,所以进去,服务员都认识:“霍先生,需要些什么?”
  “我平时用的洗濑用品套。”他刷卡签单都那么潇洒。
  然后是是睡衣拖鞋这些,全都置备齐了。
  路过了家奢侈品男装店,秦语岑看着门口研究里的男模特身上穿的那套宝蓝色的西装配着纯白的领结,十分的好看。
  “你看这衣服好像是爱穿的那个牌子。”秦语岑拉住他。
  “嗯。”霍靖棠点头,“你想给我买衣服?”
  “这衣服很好看,我是想看你穿起来是什么样的,可是应该蛮贵的,以我现在失业加上学生的份上好像是买不起。”秦语岑瞅着那衣服,目光转向霍靖棠,“要不我们试下,我看看你穿是是什么样的。”
  “西服都那样,而且这个颜色太亮了,我不喜欢。”霍靖棠的西服大多为深色,素色,这个宝蓝色更适合年轻些的男人。而他已经三十岁了,奔四的了,已经不适合了。
  “可是我喜欢这个颜色,我最喜欢蓝色了。”秦语岑拽着他的手臂,不放他这么轻易就走了。
  “你喜欢的蓝色的话,我可把这里的女装,只要是蓝色的都给你买件送给你,可好?”他就是想求放过。
  “你以前也不喜欢我的,现在还不是喜欢得不得了。人的喜欢是会变的嘛,你不适下你怎么知道不合适。”秦语岑用她那无辜的眸子看着他,眸光温柔似水,让人多看两眼都会醉了。
  霍靖棠蹙眉抿唇的,原地不动,只好看向直只知道吃东西的秦语轩:“小轩,你累了吗?我们回家好吗?”
  “不是要买新衣服吗?挺好的啊。”秦语轩自他的零食里抬头,“二哥穿起来肯定帅呆了。”
  霍靖棠搬救星也没有搬到手,彻底的希望破灭了,而秦语岑则冲他展颜而笑:“你看小轩都支持,我们是二比,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你就不能委屈下吗?走啦--”
  秦语岑将霍靖棠拽了进去,并对身后的秦语轩道:“小轩,快点进来。”
  三人进去,霍靖棠的存地感让服务员无法忽视,店长亲自上前:“霍先生,需要我们为你服务吗?”
  “那个模特上的西装来套给他试下。”秦语岑指了下那个模特。
  “霍先生,小姐,你们稍等。”店长声音温柔,态度良好,让客人听都觉得舒服。
  店长取来了套西装,包括里面白色的衬衣,衣襟两边压着几道细褶子,看起来更加的时尚。
  秦语岑接过来,递给了霍靖棠:“去啦去啦,穿得帅帅的哦。”
  他也没办,只好接了过来,去了更新室内换衣服。
  服务员送上了两杯水给等候的秦语岑和秦语轩,那些人没见过霍靖棠带过女人来,就对秦语岑特别的好奇,想要打听什么,却又不敢上前打听,就在那里私下议论着。
  “那位小姐是霍先生的女朋友吗?挺漂亮的,和霍先生很配。”
  “霍先生挑衣服和挑女人的眼光都很好。”
  “霍先生这交女朋友了,会碎了全城女人的颗芳心。”
  等霍靖棠换上衣服出来,秦语岑就迎上去,店长上前亲自要替霍靖棠整理衣服,他见秦语岑来了对她道:“让我女朋友来吧。”
  在公众场合,霍靖棠随口的承认证实了那些刚才那些人的猜测,果然,她是霍靖棠的女朋友。
  而秦语岑则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些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带着羡慕嫉妒恨。
  “你干嘛啊……这下别人都知道了。”秦语岑站在他的面前,替他整理着衣服,有些抱怨着。
  “知道就知道了。”霍靖棠转念想,薄唇轻勾,笑得有些坏,“难道你喜欢和我偷偷mōmō的?这样才刺激……你的口味可真重。”
  “我哪有这么说!”秦语岑不满地伸出手指去戳他坚硬的xiōng膛,他却纹丝不动,“我只是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并不是重要的人,没有必要弄得人人知道,只要我们最亲密的人知道就好了啊。”
  “但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就是想把你贴上我的标签,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霍靖棠伸手握住她的手握住,向冷漠的脸庞浮现了温柔。
  这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众人的眼里像是在打情骂俏般,看得人都羡慕,两眼都成了心形。
  秦语轩也适时地跑上来插上句话:“二哥,你说我姐是你的女朋友,那你就是我的姐夫了?”
  “小轩,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去旁边坐着当你安静的美男子就好了。”秦语岑怒眸轻瞪了眼自己的弟弟,没事跑来搅什么乱啊。
  “当然。”霍靖棠把他和秦语岑十指相扣的手放到他的眼前,“以后我就从二哥转变成姐夫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姐和你的。”
  “真的吗?那么我们就是家人了是不是?”秦语轩天真可爱,“我二哥终于是我姐夫了,终于美梦成真了,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秦语岑和霍靖棠看着秦语轩因为这件很小有事情而这么满足快乐,他们也感染到他的快乐,从心里深处释放出来的快乐!
  秦语岑替霍靖棠正了正领结:“站好,我看看。”
  这件西装仿佛是为霍靖棠量身订制般,剪裁贴合他的身体曲线,他也把这件西装撑得很饱满,黄金比例的好身材,俊美的超高颜值,配上这让人眼前亮的宝蓝色的西装,rǔ白色的领结,将他那份与身俱来的优雅和矜贵得到更完美的衬托。他把这个颜色驾驭得很好。
  “长得帅就是这么任性,你看穿起来多好看!”秦语岑双手掌心贴合在起,用那崇拜的目光看着霍靖棠,像是犯着花痴的小女孩子样。
  “那有没有迷晕你?”霍靖棠是第次穿这种颜色,虽然不太喜欢,但看到秦语岑很喜欢,他也觉得高兴。
  他能做的就是让他每天都开心快乐!能为她做到的,他说过都会努力地做到!
  “有啊,超迷你!迷到没有你不行的。”秦语岑激动的点头,“我是你的头号粉丝!”
  她就是他忠实的崇拜者,他就是她的全部所有。而他也只想她做他的唯!仅仅个她就够了,这生不完美了,就不会的孤独,也不会有缺憾了。
  霍靖棠宠涨溺的伸手捏着了下她的鼻尖:“快收起你的口水,都滴下来了。”
  秦语岑捂着嘴开心的笑了,眼睛晶莹剔透。
  霍靖棠重新回到更衣室,把身上的西装换了下来,店长收拾好:“霍先生,要替你包起来吗?”
  “不用了--”秦语岑的脸被霍靖棠捏了下,接下她的话,“嗯,包起来。”
  “你不是不喜欢吗?”秦语岑拉着他小声道,“何以买回去,你买了又不穿,多làng费钱。”
  “我在家里天天穿给你个人看,彻底的满足你的好奇心,你看我的牺牲这么大,你该奖励我什么?”霍靖棠倾身,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嗯?”
  他霍靖棠是那种试了衣服不买的人吗?说出去也会笑死人的!还会以为他堂煌集团要破产了,连件衣服都买不起!
  “晚饭包在我身上。”秦语岑举手。
  霍靖棠掌拍在她的掌心上,然后握住:“你是我晚上的宵夜,我得想想用什么法子吃。”
  秦语岑伸手把他的嘴给捂住:“这种事情我们回去说好吗?你不要脸,我还要活。”
  “和你小轩也选点衣服吧。”霍靖棠扫了右边的女装。
  “我们不缺衣服,而且我们买般的衣服就好了,穿在身上不会肉疼。”秦语岑摇头,“况且现在我们也用不上这么好的衣服了。”
  以前是因为在关山上班,她是高层,是公司的形像,所以在衣着上都很严格的要求自己,自从离开了职场,她对那些品牌追求也就没有了热度。还是那些居家服穿起来舒服。
  “这个周末奶奶可能会让靖帆带你回霍家吃饭,所以买两年衣服以务你的不时之需。”霍靖棠觉得这次她该有勇气走进霍家了。
  “霍靖帆不是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吗?他又怎么会听奶奶的话把我带回去呢?况且我也不会同意的。”秦语岑摇头。
  她不是已经把话和他说清楚了吗?她和霍靖帆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现在霍靖帆也知道了他们在起了,她又怎么可能掺和进去。
  “如果奶奶让你去,你答应就是了。”霍靖棠将手掌轻放在她的肩上,鼓励着她,“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而且有我在,听我的就好了。我不会让你个人面对霍家的。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秦语岑知道他们走到这步,已经不容许她逃避和后退了。
  “乖女孩。”霍靖棠满意的浅笑,“去吧,挑衣服。”
  秦语岑挑的是件纯鹅黄色的双肩礼服,虽然这不是霍靖棠第次看她穿礼服,但是依旧从他的眼底看得出惊艳。
  流的剪裁和柔软质的礼服将她玲珑的曲线勾勒得惹火撩人,衬得肌肤莹白如雪。长卷垂下落,慵懒搭在曲线优美的肩颈上,是那样的风情万种,妩媚性感
  再配上那姣好的容颜,那勾魂的眸子,饱满粉红的唇瓣,她的美就是在这样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她就是生来收拾他的妖精。
  除了这件礼服,还挑了其他平时穿的衣服,还给秦语轩买了些,特别套纯白的西服,让他高兴极了。
  “姐,我也可以穿西服了吗?”秦语轩不敢相信,仿佛是在做梦。
  “嗯,但必须是在重要的场合才穿,知道吗?”秦语岑叮嘱着他。
  霍靖棠刷卡买单,秦语岑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怕他觉得她和他分得太清楚而生气。
  “这些当我送给小轩地礼物,还有你的。就心安理得的收下。”
  买好东西,他们三行出了店,出来逛了许久,都没有喝过口水,他们准备找张饮品店坐会儿,来可以歇腿,二来可以喝口水。
  但是在他们前脚离开时,有人后脚就进来了。
  “关先生,安小姐欢迎光临。”
  安倩妮挽着关昊扬进来,骄傲得像个公主样。
  “给我看看最新季的女装。”安倩妮往四周扫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正在整理模特身上西装的上,宝蓝色的颜色很时尚,“昊扬,那套西装不错,要不试试?”
  关昊扬坐在沙发里,随手翻着茶几上的杂志,“我不喜欢那种颜色。”
  “不喜欢也可以试试嘛,不好看我们就不买就行了。”安倩妮坐在他的身边,紧挨着他,并招呼着服务员,“把那套宝蓝色的西装取过来试下。”
  “安小姐,这里都是最新款的女装,请您到试间试试。”服务员拿着好几件衣服。
  安倩妮把包包给了关昊扬,然后起身去试衣服。
  有服务员把宝蓝色的西装取下来,走到关昊扬的面前:“关先生,你的衣服,请到试衣间。”
  “不用了,拿回去放着吧。”关昊扬翻着杂志,连眼皮都没有抬下,点兴趣都没有。
  “关先生,这套西服上我们今年的新款,全球限量的。霍先生和他女朋友刚才买了套。”服务员得意的推销自己的产品。
  霍靖先生和他的女朋友?
  关昊扬听到这几个字时,手里翻书的动作顿了下来,这才抬起眸子来看着那套西装:“霍先生,哪个霍先生?”
  “棠煌集团的总裁。”服务员解释着,“这套西服是他女朋友帮他选的,他女朋友眼光真好,而且还很漂亮,他们看起来很般配--”
  “叭”的声,虽然力量很轻,但是在这安静的店内发出这样的声音还是有些惊悚。
  关昊扬的目光从衣服上扬起,落在了服务员的身上,那眼神很冷,又很阴,像是飘雪的冬天样。这眼神看得那个服务员发怵,心里浮起不安。
  正在这个时候传来的安倩妮的声音:“昊扬,你看我穿这件衣服怎么样?好看吗?”
  关昊扬收回目光,从沙发内起身,走到了更衣室那里,看着镜中甜美的安倩妮:“很漂亮。”
  “昊扬,你这是在敷衍我。别以我听不出来。”安倩妮有些不满他的没创意。
  “你长得这么漂亮,气质又好,穿什么都漂亮,难道我有说错吗?”关昊扬站在她的身后,从面面拥着她。
  安倩妮早已经融化在了关昊扬柔情里,哪里还和他计较太多:“就会花言巧言。”
  “把这些衣服都包起来吧。”关昊扬松开她,“咱们买回去件件的试。”
  关昊扬和安倩妮买了衣服出来,两人牵手走着,路过家饮品店,店外专门有设个窗口卖冰淇淋。安倩妮拉住关昊扬:“我想吃冰淇淋。你要不要?”
  “你吃就好了。”关昊扬道。
  安倩妮正准备上前买,这时手机就响了,她掏着手机边前并没有注间到前面个人取了冰淇淋转身,然后就撞在了她的身上,白色的奶油就抹在了她的衣服上,看到自己那件才买不久的红色大衣上,看着团白白的奶油说不出的生气。
  她匆匆结束了和姐姐的通话,并指责着那个撞到她的人:“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把我衣服弄这么脏,你知道这衣服有多贵吗?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方连连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啊!”安倩妮不依不饶的,她转头看向关昊扬,却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在方,“昊扬……”
  关昊扬回过神来,上前:“这是怎么了?”
  “是他撞到我了,把我衣服弄脏了。”安倩妮委屈地扑进他的怀里寻找着安慰。
  关昊看着那个直低头道歉的男子,有些吃惊:“语轩,你怎么在这里?”
  秦语岑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抬头看竟然是关昊扬:“关少爷……是我不小心把他的衣服弄脏了,可是我不是故意的。”
  关昊扬安抚着安倩妮:“他都说不是故意的,这奶油很好洗的,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你认识他?”安倩妮打量着秦语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是……”
  而看到这幕的秦语岑结了店里的账出来,看着委屈的秦语轩,把他护在身后:“关昊扬,安倩妮,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我不许你们欺负我弟弟,有本事冲我来。”
  “我就说看着眼熟,原来他是你弟弟,上次吃饭见过。”安倩妮看到秦语岑才想起来,“秦语岑,现在不是你们欺负他,是你弟弟撞到我,把我衣服给毁了,我要他陪我!”
  “明明是你打电话不看路,自己撞上来的,凭什么让我弟弟赔你?安倩妮你不会是穷疯了,想要讹我们吧。”秦语岑在里面看见她在打电话。
  “秦语岑,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关昊扬盯着她,“注意你言词。”
  “你听听你女朋友是怎么说话的,她怎么说话的我就是怎么回话的。欺负我弟弟还有我态度好!我办不到!”对于这个弟弟,她绝对不会让他受欺负。他们可以欺负她,但秦语轩绝对不能。
  “谁讹你,我们安家还缺这点钱吗?我看你是想耍赖吧?”安倩妮咬了咬唇,语出惊人,“刚才你弟弟撞到我,还mō趁机了我的xiōng,我要告他非礼!”
  “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秦语轩轻拉着秦语岑的衣角,替自己辩驳着。
  “乖,姐相信你。”秦语轩握住弟弟的手,“姐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羞辱你也不行!”
  “还真是姐弟情深。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们吗?”安倩妮步步想逼,“不想坐牢就向我道歉,也许我会原谅你们的无礼。”
  “安倩妮,你这么说就太过份了!我弟弟是单纯人,不要把他给污染了!”秦语岑的眼睛里浮起了怒火,“看来你没有搞清楚状况。我弟弟天天有人追在他面让他却当明星,他会扑倒你!对着他流口水的女孩子多的是,你这种小三不配!”
  “秦语岑,不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情扯到这件事情来!”关昊扬提醒着她,“我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情和妮儿没有关系!”
  ------题外话------
  渣男贱女无处不在啊!要要叶子灭害,就主动交票,给点钻钻花花的哈。
  推荐柠檬笑女强爽文《卿本无赖之驸马不好惹》
  这是个地痞女恶霸穿越成国公主,碰上了青梅竹马,调戏美男的故事。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