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我们准备休息了,关总就不要打扰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关昊扬并不想秦语岑因为这点针对安倩妮。虽然事情是安倩妮从国内到国外直追着他的脚步,可是他和秦语岑结婚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她,所以她是不知情的人,不知者无罪不是吗?况且对安倩妮他也是动心的,至少她比起秦语岑来就对他更温柔更在乎,而不是像她那般对自己漠在不乎。想要温柔体贴的不仅仅会是女人的想法,男人也会有。会想在自己工作累了天后回到家里能有贤惠的妻子替自己送是碗热汤,有人放好了洗澡水准备好的衣服……这些都是秦语岑无法给予她的,从不曾给予他的。
  而且最让他生气的是秦语岑竟然背着她和其他男人那么亲密,她竟然还那么有心计,用钟làng做幌子,而真正却是和霍靖棠纠缠不清,简直是在羞辱她,玩弄他,这让他无法接受,这也是他会用那样残忍的手段报复她的原因。
  “和她有没有关系我不乎,只是我不允许你们欺负我弟弟。”秦语岑早就不在乎以前的事情,只是若是用以前的事情来针对她的亲人和朋友,她绝对不会姑息,“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秦语岑,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明明是语轩撞到了妮儿,你怎么能不分是非!”关昊扬觉得秦语岑向明理好说话,只是今天怎么就这么带刺,“而且我们只是让语轩道歉就好了,这个要求并不过份!”
  “该道歉的是安倩妮,我弟弟凭什么要向个走路不长眼睛,没有道德观念,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道歉!”秦语岑不会让秦语轩受这样的委屈。
  “秦语岑,明明是你的弟弟撞到了我,你看这就是证据,奶油抹了我身。”安倩妮指责着她。
  “秦语岑,你不能为了维护你弟弟就这样颠倒是非,这对于语轩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做错了事就该正视,并道歉。”关昊扬的眼里是对他们的失望,“今天你只要对我们道歉,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衣服也不会让你他们陪,这件事情就这样平息。”
  秦语轩有些害怕事情会闹太大,又扯了扯秦语岑的衣服:“姐,我道歉就是,你不要和他们吵了……”
  “小轩,这不是你的错,谁都不可以强迫你做不该做的事情!”秦语岑轻拍着他的肩,“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可是没有错我们为什么要低头?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你低头道歉。听姐姐的话,没事的,有姐在,你别怕。”
  “姐,关少爷他……还有那个漂亮的姐姐好凶,我不想他们伤害到你。”秦语岑拉着她,眼睛是纯真的,“其实我也想要保护你……”
  “小轩……”秦语岑被弟弟这句给感动,心里是温暖的,也是欣慰的,眼眶就这么灼热着,“姐……”
  阵脚步声传来,走到了秦语岑和秦语轩的面前,声音是低沉而安定人心的:“小轩,保护你和你姐都是我的责任,有我在,我自然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霍靖棠站在那关昊扬和安倩妮的面前:“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律师沈清谈,大家在这里扯也扯不出什么结果。关总,安小姐,以为怎么样?”
  沈清是本城有名的律师,他接手的案子都没有输过,也是个很麻烦的人物。惹上他并不会是件好事。
  可是安倩妮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关昊扬也是眉头蹙紧,似乎在权衡利禆。
  “霍靖棠,你是在欺人太甚!”安倩妮不甘心的咬唇,却是怎么也不敢和霍靖棠来真的。
  “我欺你了吗?我是在用事实说话。”霍靖棠轻轻笑着,“安小姐,我这里还有你上次把语岑的衣服弄脏的视频,你至今还没有向岑岑赔礼道歉,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看来我必须把这视频放到网上去,你的心里才会舒服点。而我倒不介意帮你的忙。让大家看看安家的小姐是怎么样欺人太甚。”
  “你--”安倩妮被他堵得脸色涨红到句反驳的话都说不了出来。
  上次的事情的确是还没有算清楚,加上今天的事情,真的很糟糕。
  “霍总,你个大男人这么威胁个女人不好吧?”关昊扬扶着安倩妮的肩,替女朋友说着话。
  “没有个大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欺负而不说句话。”霍靖棠自然地牵起了秦语岑的手,“关总,你不也是在替你的女人出头吗?只是出这个头也要分清是非黑白吧。”
  “我们并没有过份的要求。”关昊扬明显居了下风。
  “那这个歉该谁道呢?”霍靖棠看着关昊扬和安倩妮。
  “今天算我倒霉,不就是件衣服,当我今天少买了件。”安倩妮是不会在样的公众场合低头的,她也有属于自己的那份千金小姐的骄傲,“昊扬,我们走,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安倩妮拉拉关昊扬,不再和霍靖棠争执下去,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安小姐,你好像没有弄清楚,错的人是你,你再这样无理怪闹,我只能让我的律师发律师函给你了。”霍请棠保持着俊脸上的微笑。
  本想离开的安倩妮和关昊扬都顿住了脚步,回头,霍靖棠的笑意落在他们的眼里觉得特别的刺眼。、
  关昊扬抿紧了唇,回身站在了霍靖棠的面前,目光又轻扫过了秦语岑:“霍总为个女人出此出头真的值吗?她在和我有婚姻的时出轨于你,这样的女人难保以后遇到个比你更好的就会把你脚给踹了。霍总,还是不要太过认真,认真的话你就输了,输得比我更惨!”
  霍靖棠并不以为意,也并没有因为他的番话而被激怒:“关总,我相信在感情方面我会比你做得更好,会让她因为我的好而不会离我,如果她真的离开了我,这只能说明我做得不够好,她才会弃我而去,所以,关总,犯了错也要懂得自我反省,而不是把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若不反思,这个世界上没有个女人会愿意会陪你走过这生!”
  “不会的!我会和昊扬起走下去!”安倩妮坚决道。
  关昊扬压抑着心里的不快,牵起了安倩妮的手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他们狼狈的离开,秦语岑的心里别提有多愉悦了。这深深的压抑在心里的那口恶心好像也抒散了。
  “谢谢你,靖棠。”秦语岑知道用感谢二字根本无法表达自己心里的感激。
  “说什么傻话。”霍靖棠揉了下她的头发,“走吧。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秦语岑开心地挽着秦语轩的手臂。
  “真的可以回家了吗?没事了吗?”秦语轩有些傻气。
  “当然。”霍靖棠冲他微笑,“小轩,以后你若是没有做错事,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有二哥在。”
  “不怕。”秦语轩得到了鼓励拍了拍自己地xiōng脯。
  三人回到了家里,秦语岑把霍靖棠今天买的生活用品放到他的卧室里,整理好,他在这里也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了,以后,她也不会太避讳而把他赶走了。反正秦语轩那么喜欢他,直都想让他做他的姐夫,现在终于如愿了。
  她的心里也像是抹了蜜糖样,甜甜的,被人呵护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好。
  秦语岑说好今天晚饭包在她的身上,看到时间差不后,她便在厨房里忙碌着。
  秦语轩则缠着霍靖棠在房间里打着游戏。
  中途休息时,霍靖棠下来倒水,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秦语岑,走过去:“我帮你。”
  “不用了,我们三个人又吃不多少,所以我就简单做三菜汤。”秦语岑切着西红柿,用手肘推了她把,“你还是上去陪小轩吧。”
  “岑岑,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情。”霍靖棠看着她。
  “什么事,你说。”秦语岑把切好的西红柿装盘里,接着洗着菜板和菜刀。
  “小轩这样天到晚在家里玩着游戏也不好吧,他虽然是有些……但是就因为这样的原因直在家里这么荒废自己也是不行的。你总有天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总在,没有人谁他辈子的。我这么说并不是对小轩有什么意见,我可以和你起照顾他,但是想要他能还是要进入社会学习。就算只有十岁的智商,他也是有更多的可塑性的。你也不希望他这么直沉迷在游戏里吧。”霍靖棠的说了自己心里的些看法,说得也委婉,他怕秦语岑因此而生气,毕竟那是他最爱的弟弟。?
  “我也想过,只是我不知道该让他做什么?”秦语岑双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把,羽睫微垂,有些迷茫,也有些担心,“社会上的人很复杂的,不会都像你这样包容着小轩,我怕别人会把他当成怪物样看,明明是成年了,却像小孩子样。我怕他在乎别的说法而受到伤害,像今天这样受到安倩妮这样的女人的欺负,我怕他无法适应……我怕的太多太多了,所以我不敢让他迈开步子走出去……我知道我不是个好姐姐,我只能把他保护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他受伤害,其实这样只会让他更加的脆弱易碎,轻不起风雨……”
  秦语岑说着这些话,眼眶开始发热,双手扣在了厨台的边缘,很是自责,很是难过。
  霍靖棠拉过她将她拥在了怀里:“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是个好姐姐,你爱他可以,但不能害了他。你之所这样是你不敢让他尝试走出人生的重要步,也是怕他受到伤害。其实只要经历过后,那些伤害就再也伤不了他的,事情总是要需要个过程的。如果你相信我,交给我来做。”
  “那要怎么做?”秦语岑在他的怀里仰起自己的头,看着他,“你的工作已经很忙了,你告诉我,交我怎么做,好吗?”
  “虽然说上大学对于小轩来说很难,但他总该要有知识,懂得最基本的常识,所以第步就是让他去上学,让他获得丰富的知道,学会做人的道理,也让他能先从学校开始接触人群,慢慢地走向社会。他必须要学会和坚强,他是男人!你不可以把他想像的太脆弱。”霍靖棠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会让人找找适合小轩这类的学校,让他慢慢地适应,慢慢地成长。”
  秦语岑点了点头,霍靖棠说得都对。她爱他,却不能害了他。她早该让秦语轩走出这步了,医生的检查结果也说过秦语轩这样的其实就是智力发展缓慢,但是他的智商是正常的。他某些方面是智弱儿童,也许另方面是智优儿童。他可以在某优智方面做到最好,人有很多的可能性。
  还有医生说秦语轩接触的环境太少,所以知道的太少,而造成他的信息太少,从而做事与看法与同年纪人,不同。从而显的智力低下。他应该多学着和社会多接受,要成长。现在是该他成长的时候了。
  就像小孩子学走路样,总会跌倒,会让人心疼,但总不能直抱着他,成长是每个人的必须过程。秦语轩也不例外。她又怎么可以束缚他。
  晚餐是三菜汤,秦语轩喜欢的番茄炒蛋,霍靖棠喜欢的素炒青菜,还有份是回锅肉,大家都喜欢,加上份冬瓜汤,简单又美味。
  饭后,秦语岑让秦语轩收拾洗碗,他弄好好,秦语岑让他看会电视,吃点水果。
  “小轩,你不能天天在家里没做事,姐姐在上课,二哥要上班,我们都没有时间陪你的,所以姐姐想你也能找点事情做好吗?”秦语岑觉得说到就要做到,现在可以开导他慢慢接受,等过完年,明年开春,就送他去学习。
  “嗯,那我在家里洗碗,打扫卫生,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秦语轩吃着苹果。
  “姐姐说的是去外面……就是像小孩子那样去上学,多学点知识,让自己成长,让自己变得聪明。”秦语岑用他能理解的方式告诉他。
  “变聪明?”秦语轩蹙眉细细思量,“你的意思是我像姐姐样去上学就能让自己变聪明吗?别人就不会说我是傻子了吗?”
  别人总说他笨,说他傻,久而久之,他也觉得自己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真的是有些笨。
  “只要你努力学习当然就能变聪明。”霍靖棠也鼓励着他,“二哥相信你做得很好,可能比别人还好。”
  “我可以学习游戏吗?我很喜欢làng哥哥开发的那些游戏。”秦语轩似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游戏……”秦语岑觉得那是很复杂的东西,以秦语轩的智力恐怕不行。
  霍靖棠轻拍了下秦语轩的肩:“学游戏当然是可以的,但是你先要把最基本的学好,等自己已经拥有够多的知识后我们再学这个也不迟。”
  “嗯,听二哥的,我会努力地学习的。”秦语轩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小梦想,并想为之奋斗了。
  霍靖棠的话秦语轩都能听进去,所以今天他没有打游戏,而是早早的睡下了。
  秦语岑从替秦语轩理了理被子出来,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出来,就看到霍靖棠坐在自己的大床边上,他用勾人的眼神看着她,并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床边:“过来……”
  这种低沉而磁性的声音简直蛊惑人心,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秦语岑紧张地擦着自己的湿发:“干嘛?”
  “让你过来就过来。”霍靖棠似乎没有耐心,“你不过来我也不介意过去抱你。”
  被威胁之下,秦语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躺下。”霍靖棠拍着自己的双腿,她却紧紧地盯着他,他笑,“你湿着头发睡觉以后会头疼,我只是想帮你吹干。”
  秦语岑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他要兽兴大发:“哦。”
  她乖乖地躺在了他的腿上,霍靖棠拿起吹风,用暖风吹着她的长发,手指在她的发丝中穿梭着,体贴又帅气的完美男人,说的就是霍靖棠这种。
  “别以为我会放过你,头发干了才好睡觉。”霍靖棠她的头发吹到八成干的时候,看着她放松的模样,忍不住逗她,“说好你今天是我的夜宵。”
  “我又没有答应你。”秦语岑耍赖。
  “反正你已经到我怀里了,我可没有放过你的理由。”霍靖棠关掉了吹风,低头下来,就压上自己的吻,把她的呼吸都夺走了。
  卧室里很安静,晕光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柔和异常,也暧昧十分,这样的感觉好像很适合孤男寡女之间发生些什么激情荡漾的事情。
  他薄刃的唇瓣,带着灼热的温度,在她的唇上辗转,狂野中又不失温柔,与她极尽的缠绵。
  他的手掌扣住秦语岑柔软的腰,而她本能地伸出纤细的藕臂圈住他的颈子,主动的回应着他。与他亲密的次数已经让她害羞的时间不会太长,很快就能被他热情,渴望的自己爱的那个人用爱和温暖填满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霍靖棠将她抱到床上放好,大手开始解开束缚,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听到自己手机响了。
  可是霍靖棠却没有理会的意思,继续忘我。
  秦语岑则推了推他:“我电话……”
  “谁都不能打扰我们。让它响着,没有人接,他自然就不会打来了……”霍靖棠声音染着情动的沙哑。
  “不知道是谁找我,也许有重要的事情,这要过年了,不会是奶奶打电话给我吧,我得看看。”秦语岑就怕是这个可能,而他的吻落在她的雪颈了,似乎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她捧起他的脸,“我长话短说行吗?”
  霍靖棠听到这句话这才没有再有动作,只是伸手去拿起了床头的手机,屏幕上面跳跃着关昊扬的名字,眉头不悦的皱:“这么晚了,他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怎么知道?”她的确是不知道。
  “他的电话我接。”霍靖棠说着指尖已经滑过了屏幕上,接了起来。
  对面的关昊扬听到手机通了,就开口道:“秦语岑,我说过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不要扯到妮儿的身上。她是无辜的。霍靖棠说的视频……你不能让他放到网上去,你想办法劝劝他行吗?如果让大家看到了,这对于妮儿来说是伤害。她是安家的千金,她的形象关系着安安集团,你不能让霍靖棠毁了她,也损坏了他们家的公司。”
  关昊扬回来后听安倩妮说了上次她开车把水“不小心”溅到了秦语岑的衣服上,霍靖棠把过程拍下来的事情。
  “关总,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霍靖棠听他静静说完,这才淡淡的开口。
  关昊扬听到他的声音时,整个人都石化了,手掌握紧了手机,语气带着愤怒:“怎么会你?”
  “怎么不能是我?”霍靖棠轻讽出声,“不是我那你希望是谁?岑岑吗?她在洗澡,没有时间接你电话。我和她之间不分彼此,接个电话也不是什么事儿。你说是吧?”
  “你们……你们……”关昊扬虽然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才是真正的情侣,但在这深夜里,他明明是打给秦语岑的手机里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时他还是感到震惊了。
  他们是情侣,住在起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就算发生什么也是正常。就像他和安倩妮样,他们早就在起了,发生了许多次的亲密关系。他们又怎么可能是例外。可是为什么他却多想自己没有打过这个电话,也就不会知道他们已经住起的事情。
  “我们怎么了?”霍靖棠轻笑着,也隐隐感觉到对面关昊扬的异样,“我们准备休息了,关总若没有其他事情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说罢,他把手机点了下扩音随手丢在了枕头边上,边急切地重新吻上了秦语岑的唇,吻得更加的投入和热情,这让秦语岑从喉咙深处忍不住地低吟声,柔媚酥骨,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软了身子。
  她的声音更是从没有结束通话的手机里传到了关昊扬的耳朵里,刺激得男人眼眸幽暗如夜。
  听着她这另个男人绽放着自己的娇吟,他的心里莫名的烦躁着。
  他握着手机不知道是该挂还是该听。
  “宝贝,你真热情……”霍靖棠的声音再次传来。
  “唔……”她被他吻得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男人和女人欢爱的声音次次的撞击在关昊扬的耳膜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挂,为什么要这样握着电话直听着,他听到的好像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他把手机重重地往地上摔,脸色铁青,十分的难看。他坐在床边,埋头,双手插过自己的黑发。
  “霍靖棠--”
  关昊扬愤怒地站起来,在原地走动着,xiōng膛剧烈的起伏,非常的生气,看着要地上手机,仿佛幻化成了霍靖棠那张得意的脸,似乎还不解恨似地,他脚踢飞了手机,手机砸在了墙上,掉下来,已经分成几块了。
  安倩妮看到发火的关昊扬,温柔地从他的后背贴了上来:“你这是怎么了?谁惹到你发生这么大的火?”
  关昊扬把扣住她手腕,力道没有控制好握疼了她,安倩妮叫道:“昊扬,你握疼我了,你是怎么了?”
  他的眼潭好深,浮着阴戾森然,让看到有些可怕,让安倩妮缩了缩身子。
  关昊扬什么都没有说,便将安倩妮推倒在了床上,发了疯似在吻着她,手上也开始撕扯着她那轻薄的粉色睡裙。安静的空气里只听到布料破碎的声音,格外的刺耳清晰。
  安倩妮觉得这样的关昊扬有些怪,可却又说不上来。
  他像是发狂的野兽样折腾着她,那样的发狠用力,让她几乎都承受不住他的力量而昏厥过去。
  关昊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把心里的那无名的怒火发到了安倩妮的身上。
  第二天看着她身上的青青紫紫的,看着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他有些懊悔自己昨天晚上的失态。
  “妮儿,对不起,昨天晚上我没控制好自己,弄疼你了,我给你上些药。”关昊扬抱着安倩妮,柔声地哄着她。
  “昊扬,你昨天是怎么了,你真的吓到我了,以后别这样好吗?我怕……”安倩妮觉得身体好疼,好像被撕裂了般,可是关昊扬现在这么哄着她,她也觉得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我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我会对你温柔再温柔的。”关昊扬紧紧地抱着她,歉意地吻了吻她的鬓角,“对不起,别轻易说离开我好吗?”
  “昊扬,我爱你,你是我第个也是唯个的男人,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会直陪着你,你也会的是吧?”安倩妮将自己的脸深埋在他的xiōng膛里。
  “嗯。”关昊扬紧紧地闭了眼睛。
  而今天秦语岑早上有课,这周上完课,她们学校就要放寒假了。
  她到了教室,把上次采风的三张风景作业准备了下,会要交给霍靖帆。自从他知道了霍靖棠和她的关系后,他们之间的相处好像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明明是师生却又不像师生。本来是她该对霍靖帆尊敬的,可她却感觉到他处处对自己更加的尊敬。
  而班上的同学也都知道了她和霍靖棠的恋人关系,也不再有人会说她勾引霍靖帆了。这也让她觉得轻松。
  秦语岑上完课,准备离开教室,霍靖帆却拦住了她:“语岑,你等我下。”
  秦语岑站在原地,他依旧地讲电话,正是奶奶阮丽芬:“小帆啊,再两天就周末了,这周你姑父姑姑都会过来吃饭,你记得把岑岑带来,奶奶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岑岑介绍给大家认识下。”
  霍靖帆听着阮丽芬那开心的语气,这边因为受到霍靖棠威胁而不敢把真相告诉她而为难:“奶奶,有些事情我不好和您说,反正我不会约她来的。”
  “不是说好了试试嘛,我就想她做我孙媳妇嘛,我可不想这么好的姑娘给别人了。”阮丽芬惊诧。
  “奶奶,她会是你的孙媳妇,你放心吧。”霍靖帆这个可以保证,但这个让她成为霍家孙媳妇的人绝对不是他。
  “让你约她到家里来吃饭,你不约,会儿你又保证她会是我的孙媳妇,你这小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把奶奶给弄糊涂了。奶奶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你能不能和奶奶直说。”阮丽芬觉得孙子这话好晕。
  “奶奶,天机不可泄露,反正你会知道的。”霍靖帆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秦语岑,“奶奶,如果你真想约她,她就在我身边,你自己和她说吧。”
  “那好,我自己说。你这个没出息的小子。”阮丽芬是怒其不争,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霍靖帆把手机递给了秦语岑:“我奶奶的电话,她有话和你说。”
  秦语岑接了过去,其实刚才听他们的对话,她也知道是霍家奶奶。她把手机放到了耳边,轻轻柔柔地唤了声:“奶奶好。好久不见你,你还好吗?”
  “听到你的声音奶奶就很好了。”阮丽芬笑呵呵地,“我最近段时间随我家老头子出国去了,所以没时间找你聊天逛街,我走的这段时间你还好吗?和小帆还好吗?”
  “我……我挺好的。”秦语岑看了眼霍靖帆,“他也挺好的。”
  “你们好就好。”阮丽芬把话题往重点上说了,“我听小帆说你不愿意答应他陪奶奶吃个饭是吗?”
  “我没有啊,能陪奶奶吃饭我很高兴的,怎么会不愿意呢。”秦语岑摇头。
  “那你就是答应了?”阮丽芬得意的挑眉,她就知道自己出马,肯定能搞定事情,“这个周末和小帆起到家里来吃饭,奶奶好久没见你,想好好看看你。”
  “奶奶,为什么要去你家里啊?这样恐怕不好吧?”虽然正如霍靖棠说的那样奶奶会让霍靖帆带她回霍家吃饭,但秦语岑还是有紧张,毕竟霍家是名门望族,并不起眼的她与那里是格格不入的吧。
  “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家里的人起吃饭。奶奶这次出国都感冒了,得在家里养着,不能出门,所以只能麻烦你来看我了,奶奶不会让你带礼物的,你放心地和小帆来吧。”阮丽芬找着各种借口,就是要让秦语岑进门,“你不来的话,奶奶的心可会挂念着你。你忍心吗?”
  秦语岑假装思索挣扎了下,这才缓缓开口答应:“我来就是了,奶奶你可要注意身体。”
  “那奶奶等着你,把手机给小帆,我和他说说。”阮丽交待着。
  秦语岑把手机还给了霍靖帆,阮丽芬又对他番教导:“小帆,岑岑已经答应我来家里吃饭了,记得周末去接她,还有奶奶这么努力地替你制造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不能辜负了奶奶。”
  霍靖帆在心里默默回道,奶奶,我是注定要辜负你了,但是二哥不会的。
  “奶奶,我知道了,我还有事,不和你多说了。就这样了。”霍靖帆便把手机挂了,他看着秦语岑,有些不明白,“你没听到我已经拒绝了奶奶要我带你回去吃饭的要求了吗?你为什么要答应奶奶和我起回吃饭?二哥他知道吗?你明明已经和他二哥在交往,而奶奶想要撮合我们的意思你不会看不出来,奶奶这次叫你去吃饭也是想把你介绍给家里人认识,你说你这样做是几个意思?”
  她是想脚踏两条般吗?是他看错了她,还是二哥看错了?明明个很美好的女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
  他的眼底复杂之极,多少是浮起了对她的失望。
  “霍靖帆,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秦语岑也不能把霍靖棠的话告诉他,“是奶奶说她感冒了,身体不好,我就去看看她老人家,没有别的意思。至于你二哥,他会相信我的,也会相信你。霍靖帆,我和你二哥的事情你也知道,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我想你也该相信我。”
  “我就是不明白。”霍靖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转身离开。
  秦语岑叹了口气,也从教室里出来,外面的天阴阴的,冬天,总是这么阴冷潮湿,连带也会影响人的心情。
  走出校门,她没想到又遇见了两天前在超市见到的那个小男孩。他今天穿着件黑红两色的羽绒服,牛仔裤,黑色的皮鞋,看起来既可爱又帅气。他的手里抱着只可爱的吉娃娃,双圆圆的眼睛中处看着,眼睛里都是好奇。
  当他看到秦语岑的时候,眼睛老眼笑得了弯弯的新月,跑上前来:“姐姐,我又看到你了。”
  “是啊,我们还真是有缘。”秦语岑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又是个人?”
  “姐姐,我是和司机起来的。”小男孩指了下停在路边的辆黑色的卡宴。
  “这里是学校,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秦语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车边还站着个中年和司机,这才有些放心。
  “我小叔是里的老师,我就是想来看看我小叔当师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很厉害。”小男孩子解释着,“那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是这里的学生。”秦语岑盯着他红扑扑的可爱的脸蛋,“天好冷,你还不回家吗?”
  “在这里关着好无聊,我静不下来,就是想到处走走。”小男孩子看着她手里的工具箱,“姐姐这是放学了吗?”
  “嗯,下午没课,我就准备回家了。”秦语岑点头。
  “姐姐怎么回家?”
  “我坐公交车或者打车。”
  “正好,我有司机,我可以送姐姐回家。”小男孩子拉着她的手,“我也想到姐姐家里参观下,可以吗?”
  “欢迎之至。”秦语岑唇角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小孩子好可爱的,越是看越是喜欢,“你就不怕我把你拐去卖了吗?竟然敢跟着我走。”
  “我知道姐姐是好人,我相信姐姐。”小男生拉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而去,并对司机道,“张爷爷,我要送姐姐回家,麻烦你了。”
  “小少爷……”老张有些为难,毕竟是陌生人,他怎么能做主。
  “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就打车,我好像还有点钱。”小男孩子在身上的包包里去翻找着钱。
  “张叔,我是秦语岑,是这里的学生,我想说我不是坏人。”秦语岑也不想为难他,便对小男孩道,却不知道怎么叫他,“姐姐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是乐乐。”小男孩子报上名字,“姐姐叫秦语岑,名字真好听。”
  他拉着秦语岑就要往路上走:“姐姐,张爷爷不送你,我送你回家。”
  “小少爷,别胡闹了。”老张拦着他们,最后只能妥协着,“秦小姐上车吧。”
  乐乐冲秦语岑调皮的眨了下眼睛,原来这全都是他的苦肉计,他深知这么做会让老张着急,不得不答应他。
  两人上了车,老张就问道:“秦小姐住哪里?”
  “棠煌碧景。”秦语岑答着。
  老张便安静的开车,而乐乐对着秦语岑好像有问不完的问题,秦语岑也很耐心地回答着乐乐。
  而且老张也看出来乐乐很喜欢秦语岑,而从这路上也看出了了秦语岑这个人的品性有几分。这也说明乐乐喜欢她是有原因的,这个姑娘有耐心有爱心。
  三十分钟到了家,乐乐从车上下来,抬眼看:“哇,好漂亮。”
  “张叔,乐乐,谢谢你们送我回来。要不进屋坐坐吧,喝杯水。”秦语岑热情的邀请着他们。
  “小少爷,我们出来好半天了,该回去了,否则老夫人和夫人会担心你的。”老张提醒着他。
  “姐姐都这么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若是不答应不是很不礼貌?奶奶和爸爸从小就教导我要做个有礼貌的人,所以我要进去坐坐。”乐乐说得头头的理,不过是想替自己留在这里找借口。
  ------题外话------
  这下气到关渣了,不好好珍惜小岑岑。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