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我相信你,所以不需要我的原谅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用他和乐乐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
  他不可能让点都不知情的老张在这里破坏他的计划,所以只能让他先离开下,会儿再来接乐乐,不能让秦语岑怀疑什么。这样的事情必须是由他亲口对秦语岑解释清楚才能得到原谅,若是让自己猜到或者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的话,这都会让她受伤,会伤心,会用不样的眼神看他。那种眼神是心碎,是被欺骗。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欺骗她,本来是想早些告诉她,也有两次机会在她的面前提到了乐乐的事,可有时候话到了嘴边却又被些意外的事情给打断。这计划真的比变化快。
  关昊扬让她伤心了五年,让她五年把关家的切都给抗起了起来,最后还把她推到了人生的深渊里。她依旧是那样坚强地站了起来,他欣赏她,也喜欢这样倔强的女人。可以温柔也可以强大,所以他从不想让秦语岑伤心,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份感情和她,他不会让自己成为关昊扬那样的没有责任担当的男人,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乐乐的事情走到这步,总是要坦白的,他知道这到最后才解释,多少让人感觉到诚意不足,可是总比直瞒着她,或者让她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这件事情好。那些有心之人他不得不防,比如霍靖锋就是他最大的敌人。若是他从中插脚,说出乐乐的事情也会变得不样。他也不可能让他再伤害自己最亲爱的人。
  “哦……走了,走了也好,免得直跟着我,这样我也轻松自由了。”乐乐看着外面的院子里只停着爸爸的车,开心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霍靖棠没有听清楚。
  “我说走了就不用叫他吃饭了。”乐乐扬起笑脸,关上了门,重新往餐厅而去。
  霍靖棠折身跟了过去,乐乐对秦语岑道:“张爷爷他可能有事离开了,会儿会来接我的。我们就不管他,吃饭吧。”
  秦语岑把碗饭放到他的面前:“乐乐,坐吧。”
  “姐姐,我要和你坐起。”乐乐站在那里。
  秦语岑本和霍靖棠坐起的,听他这么说,霍靖棠冷了张俊脸:“吃饭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话。”
  乐乐扁了下嘴,秦语岑伸手轻拍了下霍靖棠的手背:“个孩子儿子,你干嘛摆这张脸,小心吓到我的小客人了。”
  “他有那么不经吓吗?”霍靖棠微微扬眉,“你太小看现在的小孩子了。”
  秦语岑轻瞪了他眼,然后对乐乐道:“乐乐,你别在意他,就是会摆脸色吓人,有姐姐在,你别怕。”
  “姐姐……”霍靖棠这才后知后觉地抓住了重点,“叫阿姨!”
  “霍靖棠,你有完没完,让你别吓到孩子了。”秦语岑蹙眉,很是不悦,准备绕过条桌走向乐乐,却被霍靖棠拉住,“你去哪儿?坐下吃饭了,他和小轩坐起不是挺好的吗?”
  秦语岑挣扎了两下,挣不开手,伸过另只手去掰开他的手,走向低着头的乐乐,伸手抱起了他:“乐乐,我们不怕,他就是只纸老虎,姐姐陪你坐。”
  “姐姐你真好,乐乐最喜欢你了,你喜欢乐乐吗?”乐乐的两只手臂顺势圈住了她的颈子,眨巴着那比葡萄般的大眼睛。
  这样的眼睛是无比纯真,无比地让人心疼,秦语岑的心就会轻易的柔软起来:“姐姐当然喜欢你。”
  “那会直喜欢我吗?”乐乐追问她。
  “会的,你这么可爱,想让姐姐不喜欢都难。”秦语岑伸手,手指弯曲轻刮了下他的鼻尖。
  乐乐听着也是心里很开心,他长这么大,从没有在个年轻的女子身上感受到这份温暖,好像他直渴望的母爱的感觉,可以给他保护安全,对他十分的宠爱,满满的都是爱。自己的大姑姑霍靖娴太高冷,小姑姑霍静柔脾气太坏,虽然有太奶奶和奶奶宠着他,可是那种感觉和秦语岑在起的感觉是不样的。她的双手紧抱着他,就像他看到的其他小朋友那样被自己慈爱的妈妈抱着,仿佛母亲怀里的宝贝。
  “乐乐也会直喜欢姐姐的。”乐乐的眼睛里微微湿润,他凑过粉嘟嘟的小嘴,亲在了秦语的脸上,心里十分的满足。
  霍靖棠看着秦语岑和乐乐抱在起,看着乐乐亲着秦语岑,看到他们相处得这么好,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他的心里也是安慰的,他也希望秦语岑在知道乐乐是他的孩子后能够接受这个孩子,这个无辜而又缺乏母爱的孩子。如果可以,他们可以是快乐的家人。他期望着秦语岑有这份大度,这份宽容。
  秦语岑和乐乐都开怀笑,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孩子的纯真和秦语岑的善良,样美好。
  “乐乐真乖。”秦语岑把乐乐放到了靠椅内坐下,“我从在这里陪着你。”
  乐乐和秦语轩坐在起,而她坐在前方的主位上,这样也算挨着他坐。霍靖棠这个应该是男主人的男人坐在秦语岑的另边,正对着乐乐。
  “乐乐,你这么喜欢我姐姐,那你喜欢我吗?”秦语轩担心自己被他们给忽视了。
  乐乐转过头来,向秦语轩伸出了手,“我也喜欢你,在我眼里我们早就是朋友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不让别人欺负你。”
  听到乐乐这么说,霍靖棠漫不经心道:“你保护他,你拿什么保护他?你把自己保护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乐乐收了收目光,转过了头,看向了秦语岑,即便他不说话,可个受委屈的小眼神做,就能把秦语岑的心打动。
  “这是乐乐和小轩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插话,就算是小孩子也是需要尊重的。”秦语岑转头,瞪着右手边的霍靖棠,“所以你能少说句话吗?或者吃饭。”
  但秦语轩听到乐乐把他当成朋友,眼眸亮,握住了他的小手:“我也是,乐乐,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不过我比你大,保护你不受欺负是我的事情。”
  他豪气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xiōng口,仿佛顶天立地的英雄般。那模样真是让人觉得是哭笑不得。
  秦语岑看着两个孩子这么友好,她笑着看着霍靖棠,并给好心情的给他夹了菜:“多吃点,下午还要上班。”
  霍靖棠的唇角几不可察的轻勾了两下,他想家人的温馨不过就是如此。真希望以后都是这样,能天天做吃到秦语岑亲手做的饭菜,家人开开心心的。
  秦语岑吃饭的时候也把乐乐照顾得很好,替他夹菜:“多吃点青菜,对身体有好处。”
  “姐姐做的菜真好吃。”乐乐赞扬着。
  秦语岑看着他仰起的小圆脸,脸上那两颗葡萄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粉润的小嘴边还沾着饭粒。乐乐的模样是让人起越看越是喜欢,讨人欢心。
  “你看吃得脸上都是饭粒了,来擦擦。”秦语岑后扯了张面纸给他擦着脸上的饭粒,小心而温柔。
  “谢谢姐姐。”乐乐眉眼笑得弯弯。
  饭后,秦语轩收拾餐厅,乐乐还要帮忙,秦语岑制止了他:“乐乐,你还小,不会做这些,让小轩个人做吧。”
  “姐姐,我会很小心不把盘子给摔坏的。”乐乐仰着张可爱的小脸保证着,“我和小轩哥哥是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想到帮忙。”
  “乐乐真乖。”秦语岑伸手揉着他发顶的柔软发丝,“那定在小心,盘子摔坏了没有关系,只是怕让你受伤。”
  “我知道了。我会加倍小心的。”乐乐双手捧着盘子,谨慎小心。
  秦语轩洗着碗,乐乐还去搬了个小凳子去靠在了橱台边上,站在了小凳子上,然后把秦语轩洗干净的碗擦干净。两人看起来十分的默契,画面看起来也很和谐。
  霍靖棠坐在沙发内休息会儿,秦语岑走过去:“你不上班吗?”
  “还没到时间,过会儿就去。”霍靖棠靠在沙发内,双手伸展开搭在了沙发背上。
  “你说乐乐是哪家的孩子,这么乖巧懂事。有这样的孩子真是福气。”秦语岑坐下,他便手拉着她:“看你这话应该是很喜欢孩子。”
  “那你喜欢吗?”秦语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们的孩子我当然会喜欢,很爱,像宝贝样爱。”霍靖棠的大手掌心抚上了她的小腹上,掌心的温暖透过布料传递到她的肌肤上。
  秦语岑脸上浮起了红晕,把他放在自己的腹部的手给拿开:“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是多放些心思在工作上。”
  “我是工作生活两不误。”霍靖棠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你要相信我的能力。”
  “快去上班了。”秦语岑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别在这里废话了。”
  霍靖棠被她给拉了起来,然后她把西装外套从沙发内拿起来,塞到了他的怀里,连带着把他给推到了门口,还亲自给他打开了门。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霍靖棠挑眉。
  “乖乖上班,努力挣钱。”秦语岑伸手在他的冷毅的俊脸上轻拍着,像是用对小孩子的口吻道。
  霍靖棠脸色明显不悦了,把抓住她的手:“我可不是乐乐,不是三五岁的孩子!”
  “你看你和个五岁的小孩子较劲儿,这么幼稚,还不是小孩子的行为吗?”秦语岑轻讽着他,怎么能有这么小气量的男人。
  “我可真没这么幼稚!”霍靖棠握紧她的手,黑色的眸子渐渐幽深,眸光认真而坚定,“今天晚上到我家,我有事要和你说。”
  “今天晚上?那小轩怎么办?个人在家?”秦语岑连连问他,“在这里说不行吗?”
  “不行!你若不放心小轩个人在家里,那我让阿làng或者席言过来陪他。”霍靖棠如此道,在离开之前再三的叮嘱着,“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得来。”
  “知道了。”秦语岑轻咬着唇,“好了,快去挣钱好养我。”
  “我挣的钱已经够养好几个你了,我没必须这么拼命了吧?”霍靖棠看了下腕间的手表,“我觉得我下午半天不去也没关系。”
  “不行,你堂堂公司的总裁,怎么可以无故旷工,你得以身作则,你的员工才会更有动力。”秦语岑轻瞪着他,“反正今天必须得去上班,少在这里废话了。”
  “还没嫁给我就把我管得这么严厉了,等你嫁给我了,那我不是点人身自由都没有了?”霍靖棠英俊的脸上浮起无奈的浅笑。
  “谁说要嫁给你!”秦语岑娇嗔了下,又推了他把,“好了,别耽误时间了。”
  霍靖棠拉过她在怀里,个吻轻印在了她的洁白和额头上,这样定格了好会儿,才松开了她:“记住了,晚上定要来。”
  “嗯,我记住了。”秦语岑脸的片燥热,连耳根子也是。
  霍靖棠的眼里有不舍,有挣扎,他怕今天过后,这样的美好温馨将不复存在。他再深深地眷恋地看她眼,她的微笑刻在他的心版上,直到永远。霍靖棠有些难受的离开了这里,开着车往公司而去。
  路上,他给司机老张打了个电话过去:“张叔,我去上班了。你看看时间去接乐乐,今天乐乐出来到秦小姐那里的事情你回去要三缄其口,在我爷爷奶奶他们面前都不要说个字。知道了吗?”
  “少爷,我知道了。”老张在那边应着。
  “那辛苦你了。”霍靖棠便挂了电话。
  霍靖棠到了公司,乘电梯上了楼,刚进了办公室,就接到了江书燕的电话,话筒里就传来她温软的声音:“靖棠,打扰你了,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面。”
  “我在上班,没有时间。”霍靖棠直接拒绝了她,“有什么事,你可以在电话里和我长话短说。”
  “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十分钟……不,五分钟也可以。我已经在你们公司楼下了,靖棠,只是面而已。”江书燕低声请求着他,希望他能给她次机会。
  “抱歉,我马上就要开会了。”霍靖棠还是没有给她希望,“没事我先挂了。”
  “靖棠……”江书燕急急地呼唤着他,耳边却只传来了忙音。
  江书燕站棠煌集团楼下,看着大厦的最高层,心里荡漾着圈圈失望的涟漪。她收回视线,握紧了自己的手机。她鼓起了勇气,踩着黑色的长靴走进了公司的大厅,走向了前台。像江书燕这样美丽又有气质的女人多少引来了众人的回头,纷纷在猜测这位女子是谁。
  江书燕径直走到了前台,前台小姐微笑服务:“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你好,我是江氏的江书燕,我想和你们霍总预约见面。”江书燕想只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才能预见到霍靖棠吧,否则这队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
  “江小姐,你好,我得向总裁秘书室报备咨询下,看你什么时候给约见到霍总。”前台小姐拿起了电话,打给了秘书室。
  上面的接电话的个小秘书转给了席言:“席秘书,这里有位江氏的江书燕小姐要约见霍总,请问什么时候给见到?”
  席言让他等下,然后去问霍靖棠:“霍总,江氏的江书燕小姐要约见你,你见吗?”
  “江书燕……不见。”霍靖棠冷冷拒绝,“只要是她都不见。”
  席言能感觉到自家总裁的情绪不好,也不敢多言,准备转身的时候,霍靖棠叫住了她:“今天你早点下班去岑岑那里陪下小轩,我和岑岑有事。”
  “好。”席言点头。离开后回复了下面:“总裁没有时间,你想办法打发掉她。”
  这个江书燕就是江家的大小姐,曾经的第名媛是吗?她也曾经听说这个小姐和他们霍总之间的关系不般,但到底是怎么不般,她却不清楚。这会儿找霍总是为了什么事情?而他却又拒绝见面呢?不知道秦语岑知道这件事情吗?
  她是不是要给秦语岑提个醒呢?可是还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这样就对秦语岑说这件事情,总归是不妥的。免得让她疑心加担心。
  下面接到席言指示的前台小姐对江书燕道:“霍总最近很忙,这年底了,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时间,江小姐请下次再来看看。”
  “我知道了。”江书燕并没有过多的纠缠,转身离开。
  她心里明白霍靖棠并不想见她,不想和她有过多的联系,她都明白。可是她压抑不住那份想要见他的渴望,哪怕是眼也好。可是他都这样冰冷的拒绝了,让她死了这份心是吗?
  可是江书娜的事情她总是要找到他,见上面才行。
  若不是因为自己,江书娜也不会遭遇这样的变故吧?这样的变故只要是个女人都无法承受的。她要做的只能是尽力帮她把伤害减到最低。
  霍靖棠离开棠煌碧景后,乐乐在秦语岑家里玩了好会儿,老张便按霍靖棠的吩咐来接乐乐。
  老张按了门铃,秦语岑便上前开门:“张叔,你好。是来接乐乐吗?”
  “是,秦小姐帮我叫下小少爷。”老张站在门口,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秦语岑往回走了几步,冲客厅里的乐乐道:“乐乐,张爷爷来接你了,你该回家了。”
  乐乐和秦语轩在玩跳棋,这会还舍不得离开:“哦,我就来了。”
  秦语轩也舍不得乐乐,他离开了就没有人来陪他玩了:“乐乐,我舍不得你走。”
  “我小轩哥哥,我也是,舍不得你和姐姐,不过我还会来看你们的,定会的。”乐乐临走前抱着秦语轩,两个玩伴就这样舍不得对方。
  秦语岑走过来,让乐乐记得带上他的小乌龟起,两姐弟将她送到了车子前面,看着他上了车。
  乐乐的眼睛里都浮起了泪雾,冲他们挥手:“姐姐,小轩哥哥,再见。我下次还会来的。”
  秦语岑和秦语轩也向他挥手,送走乐乐后秦语轩觉得少了份快乐。
  “走吧,进去了。”秦语岑扶着秦语轩的肩。
  还没回身,他们就看到了辆计程车开到了院门口,看到席言从车上下来,玫色的大衣磨砂的黑色长靴,身姿窈窕地她迎风而来,短发的发尾被吹起。
  “敢情你们两姐弟知道我要来,所以特意在门口迎接我吗?”席言把被冷风条在脸上的发丝别到了耳后去,“这里这么冷,进去吧。”
  “你怎么来了?”秦语岑看时间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
  “当然是霍总给我的权利。”席言微笑着挽起了秦语岑的手臂,“霍总今天是要和你约会吗?他让我来陪着小轩。”
  秦语岑和席言起进屋,屋里要暖和许多:“他是说有重要的事情。”
  席言换上了棉拖,比穿高跟鞋是要舒服许多:“霍总今天问我你喜欢小孩子吗?你说他……该不会今天是要向你求婚?要给你个神làng漫的惊喜?”
  秦语岑顿时就睁大了眼睛,盯着席言脸得意:“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席言反驳着她,“否则弄得怎么这么神秘呢?还问我你喜欢小孩子吗?”
  “他们今天中午跑来吃饭,也问了我这个问题。”秦语岑与席言对视着。
  “他可能是怕你有了小孩子奉子成婚,所以要先向你求婚,不想你受这份委屈。”席言觉得自己猜中了七八分的可能,“所以你今天定要打扮的漂亮点,化个妆什么的。走,我带你上去挑衣服,定要给霍总个惊喜。”
  “言言,不用这样了。”秦语岑现在的心思不想花在这上面。
  “记住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是没错的。”席言把她给拉到了楼上,然后到了更衣间里替她挑衣服。
  “这套衣服挺好的。”席言从衣架上取下了套黑底提宝蓝色花比方的裙子,外套件蛾黄色的大衣,蓝色和黄色是经典又鲜艳的色彩搭配,十分的漂亮又时尚。
  秦语岑在席言的装扮下,替她化了个精致淡雅的妆面,长发放下,柔顺而雅致。平时的她秀丽清纯,而化妆后的她就凭添分妖娆,更有女人的成熟妩媚。
  霍靖棠也提前下班,去买了些食材回到了棠煌帝景,刚把车停好,就看到了江书燕站在他的门口,这让他十分不悦地蹙了下眉。她还真是无孔不入,竟然跑到他的家门口了。他下了车,走到了门口,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江书燕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冰冷的侧颜:“靖棠,你不见我,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到你家门口守株待兔了。我知道这样会给你带来困挠,但也只能这样了。抱歉。”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非要见我?”霍靖棠的眉峰紧蹙着,“电话里难道就讲不清楚了吗?”
  “靖棠,电话里讲不清楚,我无法判断事情是真是假。”江书燕美丽如水的眸子盯着他,仔细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有事快说。”霍靖棠本不想这么不近人情,可是毕竟曾经的关系摆在那里,而且也已经断了这么多年,加上他现在和秦语岑在起,如果看到他和曾经的未婚妻在起的话,定会让她心有芥蒂,他不想她因为他而有丝的不快乐。他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保护她。
  “靖棠,娜娜她失踪那天发生了和我当年样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江书燕鼓起了能气,质问着他。
  她在心里捏紧了把汗,她看着他,不想自己心里那么优秀的男人会做这样的事情,毕竟曾经她也经历过,他应该明白女人受到的伤害是多么的巨大,所以他不会这么样的。她也不希望是他。
  “你就是想问这件事情?”霍靖棠转眸,墨眸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是,是我让人做的。江书娜她是咎由自取,她不应该挑战我的底线,就算她是为你好,也不该做得过份!”
  江书燕听到他不避讳的承认,深深地受到了震撼,眸光不可置信的晃动着,连身体都因为这样的震惊而颤抖着。她的眼底浮起了悲伤,握紧了手中的包包,低哑着声音道:“靖棠。在我的心里,你直都是那么优秀而高贵,你竟然为了秦语岑而贱踏自己,去做这样的低级的事情,那么你和当年强暴我的人又有什么区别?你用人的手中的权利伤害了个弱小的女人,让终身都活在痛苦之是,生都烙下耻辱的烙印!靖棠,你明知道这样的伤害可以毁灭个人,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你怎么可以毁灭你在我心里的高大形象,怎么能把自己变成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仅仅只为了个秦语岑吗?”
  江书燕的心在抽痛,她那纤长的羽睫像是花丛中飞舞的蝴蝶,轻轻的忧伤的舞动着。她的眼底片黯淡,她含着泪水,轻咬着唇瓣,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才好。
  “靖棠,她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把你的这个人都变得这么恶劣!你伤害了我的妹妹,我恨……你!”她眨动了羽睫,晶莹的泪水像是珍珠样断线……从眼眶里跌落,然后淌过了她白皙的脸庞,“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霍靖棠看着她的泪水,并没有因此而心软半分,脸色依旧是阴冷的,连眼底都是黑色旋转:“江书燕,我霍靖棠也从不屑这样的手段,但是为了我爱的人,我不介意让自己变得恶劣。”
  他轻吸口气,然后淡淡道:“我不可能容忍别人伤害我的女人!对于江书娜,我不是没有不给她机会,只是她自己不珍惜。她用言语羞辱岑岑时我就已经给过她次警告,可是她还是不吸取教训,竟然趁岑岑离开这里去采风的时候收买她的同学,在她的感冒药里下迷药,找个低下的男人去强暴她!她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推到了同样的路上,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她逼我的,也是她自作自受的,而她必须得受起。江书燕,多年前,你出事的时候就已经让我很遗憾了,现在,我就是拼了命也会护秦语岑周全。我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那样只会证明我的无能!也只有这样深刻的教训才能让江书娜记清楚不该用这样恶毒的方式去害人!我字字如实,有人证物证。”
  “江书燕,你和我之间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是怎么分开的,这和秦语岑半点关系都没有,她何必这样针对伤害她,她又是何其无辜?我们之间的事情只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参与,而你的妹妹也不例外!我们多年前已经说好结束,拿起得就该放得下。江书燕,不要怪我无情,我只是不想我的过去影响到我现在的新生活。”霍靖棠说了太多的话,都是在提醒着江书燕他们之间早就结束,谁也不要留恋过去,也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让她自己去辨别是非,“我知道你是好女孩子,那些伤害我已经尽我的可能去弥补。希望你不要被有心人利用,也希望你能找到属于你新生活,我会祝福你。”
  江书娜竟然用这样的残忍方式去害秦语岑?
  她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想到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去害人?她怎么可以?
  最终她是相信霍靖棠的,他为人直正面正直,她可以相信他的。如果不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知道霍靖棠是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只能怪江书娜搬起石头砸到的是自己的脚!她总是以为她年纪小,出身好,所以总是会骄傲了点,脾气大些,嘴上要好胜些,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丑恶,她绝对不能原谅她!
  这不仅仅是在伤害秦语岑,在挑衅霍靖棠,还是在羞辱她。因为她曾经受过这样的痛苦,所以被她欺骗更是让她心痛。
  “靖棠,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这样来质问你,说这样的话,对不起……我也替娜娜向秦小姐道歉。”江书燕抹去脸上的清泪,深吸口气,挺起了背脊,“我会给你个交待的。”
  “交待就不用了,只是希望你们江家不要再管我霍靖棠的私事,让江书娜离得远远的,如果再有下次,我有的是手段让她消失。”霍靖棠想他的手段应该已经可以给江书娜教训了,那些拍下的视频足够威胁到她,让她安份下来。
  “我知道了。”江书燕觉得自己在霍靖棠的面前完全无地自容,她愧对于他,转身离开。
  江书燕没走两步,就看到了走来的秦语岑,今天的她特别明艳动人。两人擦肩而过时,江书燕微微颔首,步履匆匆。
  秦语岑走到了霍靖棠的面前,他握起她有些冰冷的手:“打扮这么漂亮是给我看的吗?”
  “江小姐找你有事?”秦语岑看到他们站在了起时,觉得好般配,所以曾经才会走在起,被人们称赞为郎才女貌。
  如果不是他们之间发生了变故,若不是她要求结束和霍靖棠的婚约,可能他们早就已经结婚生子,哪里还有她的位置。其实有时候她想该感谢她的不嫁之恩,所以才能让她拥有霍靖棠这样优秀的男人,经历过感情的男人才能有更丰富的情感,才能拥有更疼爱和呵护个人的能力。她不介意她曾经有过段感情,那样才能让个男人更加的成熟。
  “没事。”霍靖棠揽过她的肩,然后在输入了门锁密码,带着她进了屋子里。
  霍靖棠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厨房里,秦语岑脱下了大衣:“刘妈不在吗?”
  “今天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晚餐。”霍靖棠也脱下了外套,她接过去搭在了沙发背上,“我和你起做。”
  “不用了,你到楼上去帮我收拾下卧室,今天我做西餐,吃饭的时候我叫你。”霍靖棠想来点làng漫的。
  秦语岑便依了他的话,因为她根本不会做西餐。她便上了楼,却收拾他的房间。
  霍靖棠则在厨房里做晚餐,他找到银制的烛台,点亮白色的蜡烛,布置好妖艳的红玫瑰,把牛排红酒,蔬菜水果沙拉放好,还有玉米浓汤。看着自己布置好的成果,他欣然的勾唇,接着去把屋里的灯都关上。便往楼上而去,秦语岑把她的衣服都整理好,替他换了床单,准备抱到楼下的洗衣房里清洗。
  “吃饭了。”霍靖棠拉过她,“这些先放着。下楼前,不许睁开眼睛。”
  “做什么啊,这么神秘?”秦语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不会真如席言猜中的那样,他是要给自己惊喜,要向自己求婚吗?可是她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择。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啊……她想在自己能够配得上他的情况下再和他步进婚姻的殿堂。这样会让她紧张,会措手不及的。
  霍靖棠找了张手帕蒙上了她的眼睛,扶着她下了楼,她把自己交给他,任她牵着她走到了餐厅。霍靖棠摘下了她的手帕:“可以睁开眼睛了。”
  秦语岑睁开下时感觉到片漆黑,只有丝光亮的眼中闪过。她闭上,再次缓缓地睁开,然后看到了làng漫的烛光晚餐……这真的有让她惊喜到。
  “这些都是你亲手布置的吗?”秦语岑心情愉悦,仿佛被他捧在掌心的宝贝。
  个男人能为个女人放低身段,如此上心,那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她感动感激都来不及。
  在她星光闪烁的目光里,他微笑着点头:“岑岑,你喜欢吗?”
  “我很开心。”她上前,伸手拥抱了他,他身上那独特的冷香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幸福。
  “我只想你开心。”霍靖棠也回抱了她,然后松开她,把她身边的椅子拉开让她坐下。
  烛光摇曳,红酒飘香,悠扬的曲子,心爱的人就在眼前,空气里都是浓浓的幸福感。
  霍靖棠起身,走到秦语岑的面前,弯腰伸手:“我可以请美丽的秦语岑小姐跳支舞吗?”
  秦语岑将手放到他的掌心,他握起她的手,两人在这样làng漫的夜晚伴随着悠扬的曲调相拥而舞。
  霍靖棠将薄唇轻贴在她的耳边,压抑着丝痛苦:“岑岑,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请你定要原谅我。”
  “什么事,需要我原谅你?”秦语岑捧起他的脸,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陷入阴影里,“是和江书燕有关吗?还是背着我做了坏事?”
  “你会原谅我吗?”他固执地追问着她。
  “我相信你,所以不需要我的原谅。”她微笑着,这样的笑容可以感染别人。
  “你跟我来。”霍靖棠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楼上而去,而每走步台阶,就觉得脚下万分的沉重,呼吸也就越急促,心跳也有加快。
  不管前面是什么,都必须要带她看到真相。
  欺骗,只会让他的心不安,让自己无法面对她的微笑。
  霍靖棠把秦语岑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里,来到了办公桌前坐下。霍靖棠站在她的身后,双臂的姿势像是环抱着她。
  “这是要做什么?”秦语岑看着他凝重的脸色,却不明白。
  桌上的电脑是打开的,霍靖棠的右手挪动着鼠标,手指竟然不自觉的颤抖着。
  他点击着电脑,进入e盘,点着名为照片的文件,里面就有个是乐乐。接着点开,里面全是照片,也全是同个人,就是乐乐。她才认识的乐乐小朋友。
  “你可以看看。”霍靖棠不知道自己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把真相摆明在她的面前,如果他得不到她的原谅也许就会永远的失去秦语岑。
  秦语岑看着里面的乐乐,心才开始不安起来,紧张起来。
  她拿过鼠标,把照片张张点过去,从乐乐婴儿开始到这五岁这五年之间成长的照片,全都记录在这里,到后面终于看到了乐乐和霍靖靖在起的合影,虽然不多,但也有好几张,这似乎在说明个问题……
  ------题外话------
  这个问题二霍准备坦白了,明天继续,不知道小岑岑能不能承受,也不知道她不会不会放弃……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