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你自私没错,我也想为自己自私一次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点着鼠标的手都开始发抖,后面几张是霍靖棠抱着还是婴儿的乐乐,还有满百天,岁,两岁……到五岁的照片各张…虽然他们的合照少,但看出丝不对劲……可是有什么不对,她却又说不出来。
  秦语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张张照片,看着看着这些照片她的眼睛竟然湿润了,视线有些模糊起来,暗自深呼吸口,把眼睛里氤氲着的水汽给压下去。她努力的压制着心里开始荡漾起的不安和紧张。她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相信他这么做是想告诉自己些事情。
  她松开了放在鼠标上的手,准备从靠椅内起身,霍靖棠双手扶在她的肩上按着,让她坐好。而他则弯着腰,用那双黑矅石般的眼睛看着她:“我有个故事,想要告诉你,你想听吗?”
  他的表情也是凝重的,连呼吸都是轻柔的,就怕个大声了就把秦语岑给吓跑了。他的心忐忑不安的,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心跳的厉害,仿佛个犯错的孩子在老师的面前表现得很乖巧很听话。
  “你和乐乐是亲戚?”她抿着唇,唇上有些干涩,就连声间音也是哑哑的。
  “算,但比这个还要亲密。”霍靖棠的目光将她紧紧的锁定,扶着她双肩的手也加紧了分力道,“乐乐和我之间的关系,这也是我想告诉想告诉你的故事里的部分,你可以耐心地听我说完,然后再生气好吗?”
  秦语岑放在扶手上的双手手指紧扣着着,她不明白的晃动着眸光,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丝的答案,却又有些不想知道答案:“我为什么要生气?你真的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了吗?”
  她问着的同时心中突地抽疼下,她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可能。
  “你说过你不会像关昊扬那样伤害我的?你说到就不能做到吗?”秦语岑的眸光浮起了忧伤,还有矛盾的色彩在扩散,“靖棠,你答应过我的,难道就要不算数了吗?”
  “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也不会像关昊扬那样伤害你,但有些事情我迟迟没有向你坦白,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我要向你坦白的事情是在我们认识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现在才讲给你听,也是我无法以改变的事实,我们都无法逃避,只能勇敢地去面对它。”霍靖棠的手顺着她的手臂下滑,握起她扣在了扶手上的手,握在掌心,“岑岑,在说之前,我还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不是我存心隐瞒,而是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我鼓起了勇气要告诉你,只希望你能冷静的听我说完好吗?”
  秦语岑不敢去深想他和乐乐之间的关系,那张张的照片,好记录着乐乐从婴儿成长到五岁的点滴,让她震惊,也让她的心乱成了团麻。她已经很努力地逼自己不要去胡猜乱想,要相信他,要从他的嘴里得到最正确的答案。可是现在他真的要告诉她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却又有那么几分退却。她突然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今夜的làng漫直延续下去。
  秦语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挣脱开他的手,从靠椅内站了起来,就绕开办公桌要离开,她懦弱地选择了逃避。
  霍靖棠把扣住她的手腕,拉过她面对着自己,她的脸色很苍白,让他看着心疼起来:“岑岑,给我个机会……我不想再受这样的煎熬,也不想欺骗你……”
  “我不想听,求你,不要说……”秦语岑抬起星眸,里面水雾凝结,眉心蹙起,带着忧伤。
  霍靖棠伸手抚上她的眉心,指腹带着温暖点点将她的眉心的细褶抚平:“真的不想听吗?”
  “如果是对我们之间造成伤害的故事,我宁愿不听。”秦语岑咬着唇,重重地点头。
  她和他好不容易才在起,她让自己不去想太多她和他之间的差距,努力地站到他的身边,她不想因为其他的不美好的人事物来破坏。她想要直拥有有他的温暖,就让她驼鸟般的选择逃避,不知道便好,便能直这样幸福下去,是吗?
  秦语岑看着他,用所乞求的目光,希望他不要那么残忍打破现在的美好。
  霍靖棠心疼地回看着她,大掌抚上她白皙的脸蛋:“岑岑,不是我要残忍,如果可以我也想辈子都隐瞒着你,不让你知道。可是你好傻,就算我不今天不说,也许明天你就可能从别人的嘴里知道我曾经的故事。你是愿意从我的嘴里听到这个故事,还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
  她的瞳孔微微放大,他的意思是知道他故事的人不只他个人,还有别人……是啊,乐乐既然能和他有那么些亲密的合影,那么霍家的人也该知道乐乐的存在……她真的好傻,以为只要他不说出来,她不知道故事,他们两人就可以相安无事的直这样幸福下去。可是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别有用心的人也许明天就会跑来告诉她,可以比霍靖棠更加残忍。
  “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这全故事,而别人特别是别有用心的人可能就会不客观,就会添油加醋把没有的事情瞎编出来,到时候你会觉得更残忍,而我会考虑你的感受,我会把伤害减到最低……”霍靖棠的眼底都是真诚,都是满满的心痛。
  秦语岑低敛下了羽睫,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选择了?
  他说的对,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这样事情会更加的残忍,会让她更加无法承受。可是要从他的嘴里亲口听到她心中所猜测的切,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
  原来她对他的爱已经这么深,宁愿被欺骗,也不想彼此之间出现裂痕。
  她只想抓住现在的幸福而不想去在乎那些过去。
  “真的要听吗?”秦语岑反问着他。
  “岑岑,坚强点,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因为你有颗宽容的心。”霍靖棠的薄唇勾着浅笑,似在鼓励着她,“虽然我很不想告诉你,但我的事情必须得由我亲口告诉你,无论结果如果,我都不会有遗憾!”
  虽然他想过最坏的结果是失去她,得不到她的原谅,但他至少做到了没有欺骗,可以坦然的面对她。而他也会努力地挽回她,给她最深的爱。
  秦语岑不断地深呼吸,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冷静的面对他。
  她依旧止不住眼中浮起泪雾,黯哑着声音道:“好,我听,我听……”
  如果这是她必须要面对的,她怎么逃避也没有用的!不如勇敢地面对……
  霍靖棠的眸底黯淡无光,幽暗如千年的古井:“你也知道很多年前,我和江书燕曾经有份婚约,她是个贤惠的女人,即使我对她并不中意,对她直都很冷淡,她依然谨记自己的身份,她把我照顾得很好。我想这大概就是婚姻,夫妻间相敬如宾也不错。直到后来……江书燕怀孕了,她生下了个男婴,霍家都很喜欢,我想让这个孩子生开心快乐,所以取名为乐乐……乐乐他是我的孩子……”
  乐乐是我的孩子!
  这句放像是十颗原子弹在她的脑子里同时爆炸开来,把她的脑袋里炸得空空的,荒芜到寸草不生,片荒凉,且硝烟滚滚,漫天的灰尘把天空都染成了阴冷的灰色。她愣在原地,仿佛石化后没有生命的雕像,瞳孔无法聚焦,散落不知何处。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到了外太空,片茫然空白,连呼吸心跳都没有了。就这么漂浮在太空里晃晃悠悠不知道多久,她又被狠狠地掷到了地球上,魂魄回身,才转醒过来。
  她的眼眶无比的灼热,那些滚烫的泪水根本就不受她控制地流淌出来,就像是打开来的自来水龙头,就这么流淌着。她的脸色好白,又泛着青色。她看着面前的霍靖棠,直这样默默的流泪,无声的哭泣却比哭出声来更让人揪心心痛。她是风雨中的朵洁白的梨花,虽然不惧风雨,奈何风雨风情,还是残忍地将她打落在地,化落成泥。
  “你的孩子?乐乐竟然是你的孩子……”秦语岑有些失笑,表情痛苦又是无奈,“在看照片时我早就该猜到这个最坏的可能,可是我告诉自己要相信你,你和乐乐不会是父子!原来我的第感觉是对的,所以我才不要听,为什么要逼我听,为什么?我只想什么都不知道,只想和你好好的,为什么要在我觉得最幸福làng漫的时候告诉我这个无法接受的消息?为什么?连这点都是奢侈了吗?老天爷就是不想我好好的,不折腾我似乎很不开心……”
  霍靖棠说到这里,自知是犯了错,在秦语岑的面前垂眸低头:“岑岑,对不起,你别这样好吗?看着你这样比刀扎在我心上还要疼。你心情我明白我理解,我也想和你直好好的,不想和你有点的不开心。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乐乐的事情,我知道说什么都不能让你原谅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可以不原谅我,但对于孩子你不要记恨在心上,我也相信你不会--”
  秦语岑的脸色越发得苍白甚至是发青,她把推开了霍靖棠,冲他大声的吼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不记恨?霍靖棠,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可以当个瞎子聋子,看不到听不到,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你让我怎么不去想这件事情。我让我怎么不去想……乐乐他是你和江书燕的孩子,是你们的孩子,你们共同的结晶。孩子是无辜的,可是我在你们中间插脚……我是什么……我算什么?”
  秦语岑痛苦地咬白了唇,双眸子浸在了无限的悲伤里,勾着霍靖棠的心,也是疼痛无比。
  “岑岑,你冷静点,我和江书燕早就结束了,你并没有在我们中间插脚。最重要的你要记住,我和你是两情相悦,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我和她却是商业联姻,是没有感情的,所以我们之间和我和她之间是无法对等的。”霍靖棠抓住她的双臂,字字提醒着。
  秦语岑瞪着他:“对不起,我冷静不了,也理解不了!”
  “岑岑,深呼吸,放轻松!”霍靖棠知道说出乐乐的事情她定接受不了,看着她这么难受,他的心也同样难受,他恨不能连她那份痛起承担。
  秦语岑拼命地摇头:“霍靖棠,今天是你给我最làng漫的个夜晚,也是最残忍的。美好的东西往往都是淬了最浓烈的毒……”
  “岑岑,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让你放松,想营造个可以让我有勇气说出事情的氛围,所以我才这样做。我不想让你受伤,真的不想,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可别这样把疼压在心里。”霍靖棠见她的唇瓣几yù咬出了血来,却点都不松开,“把嘴松开好吗?”
  “乐乐是你们的孩子,是无辜的,那你就不该和江书燕解除婚约,你就该给乐乐个完整的家,给他父爱母爱,让他在健全的家庭里成长。”秦语岑的喉间苦涩漫延,却说着让自己都心痛的话,羽睫上沾染着泪水,楚楚动人,“我和小轩从小就在没有妈的家庭里长大,我很明白失去母亲或者父亲的孩子总会有丝的缺憾,也会比同龄的孩子更加脆弱敏感,你如果真的爱乐乐,就给他个完整的家啊,我……我可以退出。”
  她咬着牙,把这个决定说出来。也许还给他们家三口个完整才是最大的宽容。
  即使她是多么得不舍这个男人,可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她不可能再若无其事的享受他给予的温暖。可是她是大人了,乐乐是个小孩子,比她更需要他不是吗?她是不是很愚蠢,这个时候,没有替自己着想,而是想着别人怎么怎么样?
  她知道自己这是要逃避,是不敢却面对。只能把霍靖棠从身边推开,推得远远的。
  “我不同意!”霍靖棠将她抱在怀里,禁锢着她,“我和江书燕从结束的那刻就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而乐乐直不知道江书燕是他的妈妈……岑岑,是我自私,不想放你离开,我想你可以留下来吗?乐乐很喜欢你,如可以,我代乐乐请求你做他的妈妈,你的经历可以让你成为个好妈妈。岑岑,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
  我也不会免强你……
  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说出口的话他相信会永远的失去……
  秦语岑的鼻尖都是属于他的气息,让人晕眩,让人依恋:“霍靖棠,做人自私没错!我不怪你,因为我也会为自己自私次!我想我的修为不够,我做不到……”
  她做不到……
  侧他也无法勉强……
  他们之间产生了无法修补的缝隙了吗?
  秦语岑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霍靖棠,放开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他听到她这样说,赶紧松开了些圏住他的力道:“岑岑,我不敢松开你,我怕你就会消失不见。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可能得到你的原谅,我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只是只是请你不要这样轻易的把我从你的身边推开,我可以给你时间给你考虑,希望你能慎重的想想……我直希望能和你起好好的……”
  秦语岑也是泪湿面颊:“我的确需要时间……你让我回家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事情。”
  霍靖棠迟疑着,还是不敢松手:“我怕……放开你后连抱你都是奢侈。我能多抱抱你吗?”
  “请尊重我,我想回家,只想回家!”秦语岑伸手去推他,“我现在无法面对你。”
  霍靖棠最后还是不得不松开了自己的手,秦语岑得到自由后,转身就走,而他的怀抱因为她的离开而空荡荡的,冷空气把温暖驱走。
  看着她的背影,他握紧了拳头,击在了桌上。接着拔腿追了上去,下楼时秦语岑已经急急走到了客厅,跑到了门边,拉开了门,霍靖棠跟在后面,到了外面,秦语岑在下台阶时差点摔倒。
  霍靖棠伸手扶住了她:“小心点。”
  “放开我!”秦语岑挣扎着。
  不远处,个小小的身影跑上前来,站定在了秦语岑的面前,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秦语岑,关心道:“姐姐,你没事吗?老师说下台阶时定要小心,崴到脚可不好。”
  乐乐说着,还蹲在了秦语岑的面前,去看她的脚,孩子的天真和关怀让秦语岑心里暖暖的,可是想到他是霍靖棠和江书燕的儿子,她的颗心就揪疼着,在这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震惊的信息!
  她含着泪,轻声道:“我没事。”
  “姐姐,你哭了?”乐乐抬头,声音有些担忧。
  “姐姐没事。”秦语岑深吸气,把泪水压下去,“我手里回家了,再见。”
  她倔强挣开了霍靖棠的手,挺直自己的背脊往前走着。她让自己不要回头,不要流泪,不要在乎,直往前就好。
  “姐姐……”乐乐跟着她。
  “乐乐,你不要跟着我行吗?!”秦语岑紧紧地闭了下眼睛,不想把自己现在不好的情绪发泄在个孩子身上,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要心平气和的说话。
  “姐姐和爸爸吵架了吗?是因为我是吗?”乐乐站在她的身后,十指绞在起,很是难过,“姐姐,我知道自己拖累了爸爸,所以他这么多年都直个人。我听太奶奶说爸爸和妈妈其实是分开了,妈妈再也不会回到爸爸的身边了。但是爸爸需要人照顾,姐姐是爸爸喜欢的人,如果姐姐因为我和爸爸吵架了,那爸爸该有多伤心……姐姐,求求你不要离开爸爸。如果你不喜欢乐乐,以后我都不出现在爸爸身边,我让奶奶带我出国,去国外上学,你看不到我就可以当我不存在了,只希望你能好好陪着爸爸,这些年他为了我很辛苦很辛苦,姐姐,别离开爸爸……”
  秦语岑的心被个小孩子给柔软了,乐乐很懂事体贴,每句话都是在为自己的爸爸求情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小孩子面前竟然无地自容。
  秦语岑转过身来,蹲下来,对上乐乐装满着天真的眼睛:“乐乐,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会明白的,姐姐也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喜欢你和陪着你爸爸是两回事情。难道乐乐不想自己的妈妈回来陪着你爸爸吗?那样你和你爸爸妈妈就能在起了……你不开心吗?”
  “爸爸妈妈和我永远在起?”乐乐反问着。
  “对啊……你不喜欢吗?”秦语岑想她个陌生人,就算乐乐再喜欢,也不可能代替自己的妈妈的位置,永远不能。
  “我喜欢啊,可是我也希望爸爸快乐,爸爸说和姐姐在起才会快乐,爸爸开心乐乐也就快乐。况且妈妈是主动离开爸爸的,是他不要我和爸爸的……”乐乐说着,小脸就垮了下来,“况且那么多小孩子,又不是只我有个人没有妈妈在身边。姐姐,不要因为我而放弃我爸爸,我爸爸是好人,我太奶奶说的。”
  “乐乐……”秦语岑xiōng口有太多的情绪汹涌,她只是揉着他的发,“对不起,姐姐,现在不能答应你。外面冷,你还是回去吧。姐姐也要回家了。”
  乐乐见留不住秦语岑,有些急地叫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后霍靖棠:“爸爸,姐姐她要回家?”
  “那让她回家吧,天晚了。”霍靖棠把件外套搭在了乐乐小小的肩头上,顿时挡去了不少寒冷。
  秦语岑转身离开,乐乐看着要离开的秦语岑,愣了会儿,还是撒开了脚跑上去,从后面抱住了秦语岑的腿,不让她走:“姐姐,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求你不要丢下我爸爸,求求你了。”
  “乐乐,别这样好吗?”秦语岑心有不忍,可却也不会因为乐乐几句话而留下来。
  她的心很乱很痛,她想找个地方好好的静静。她怕自己会在霍靖棠的面前崩溃,会无法理智地果断,会怕自己失去自我,而切都顺从他。她也有属于自己的那点点骄傲,就让她维持下去吧,虽然可怜,但总比没有好。
  霍靖棠上前,把乐乐抱了起来,让秦语岑自由,没有束缚地离开。
  乐乐则抱着霍靖棠:“爸爸……姐姐还是不喜欢我,不接受我……”
  “乐乐,你没有错,都是爸爸的错,和你没有关系,你别自责了。”霍靖棠对他展现着父爱的慈爱,“姐姐出需要时间,就让她去好好想想吧。”
  开始,他从没想过会和秦语岑之间有感情的纠缠,而且还会纠缠这么深。本来有机会说,却被打断,拖到了现在到底是自己考虑不周。让她短时间内接受他有个孩子,并且这么自私的让她把乐乐当成自己的孩子看,真的是操之过急。对于她也是种为难。
  可如果秦语岑因为他就是有了个孩子而不再接受他的话,他无法勉强,可她对自己的情又有几分真挚深厚呢?
  乐乐的问题成了考验他们之间感情的个重要因素。
  有些事情他选择现在不说,也是因为他是个男人,有属于男人的担当,即使不爱,也不能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个因为自己受过伤害的女人身上。这对于江书燕也是不公平的!她因为自己而受伤,那么他会给予她最后的尊严。如果因为自己现在这份感情而打击个女人,那么他和霍靖锋关昊扬那样的男人又有什么区别!他不是想说自己有多伟大,而是他还有比属于人的良心!
  “爸爸,你说让我早些认识姐姐,让她喜欢上我她就不会离开你的,可是姐姐……是我做得不够好吗?”乐乐很伤心自责。
  “真的和你没关系,是姐姐和爸爸大人间的事情。”霍靖棠不想他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
  其实他坦白乐乐的事情之前,他是有计划的,就是让乐乐早些和秦语岑之间认识。
  乐乐回来后,霍靖棠便把他带到了棠煌帝景这边。
  “乐乐,爸爸想给你介绍个新朋友给你认识,你看行吗?”霍靖棠替他温了杯牛奶给他。
  “新朋友?是谁?”乐乐问。
  “她是个又漂亮又温柔的阿姨。”霍靖棠把自己的夹包打开,里面有张秦语岑的照片,也是他从她那里拿走的,就放在了钱包里,“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是爸爸喜欢的女朋友吗?”乐乐虽然才五岁,可是现在的社会风气和孩子的早熟,对于男女间的事情也敏感,第印象与女朋友划上了等号,“如果是的话,我会让她第眼就喜欢上我。”
  霍靖棠挑了下眉,看着自信满满的乐乐:“那让她先喜欢上你再说。”
  那次超市是无心偶遇。而在学校那次,则是霍靖棠让乐乐去的,他以为早点让秦语岑接受乐乐,在他坦白事情时候可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只是事情太让人超乎想像,所以才会无法接受,也许是因为太过在乎,所以才无法承受。
  无心的伤害还是给了她伤害,霍靖棠自责不已。
  他却只能抱着乐乐回到了屋里,打了电话给徐锐,让他过来把秦语岑送回家去。
  ------题外话------
  看了这章,希望大家理智,二霍是有良心的人,他这么做也有他的考虑。如果个男人对自己的前任插刀,你们觉得这样的男人值得女人去爱吗?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