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等他们生子,你就没有胜算的机会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填山盯着自己的的孙子,就这么盯着,霍靖棠也直这么淡定着。
  霍填山突然就笑了,然后伸出手指指着霍靖棠:“你小子,就是会算计啊。好,爷爷答应你,给你们时间了解对方。不结婚可也以,但先订婚。不过爷爷告诉你了,订婚在爷爷眼里和结婚没有区别,你别想忽悠爷爷用订婚稳住我,等我病好,最多半年我就会让你们结婚。你不能对人家书燕始乱终弃,我们霍家不允许这样。否则爷爷绝对军法处置你,对你不会客气的。”
  霍填山让了步,但就是认定了江书燕。
  “爷爷,你这话就说早了,万了解后,我并没有江小姐想像中的那么好,她想解除婚约,难道我还要拦着她不成?这样可不是男人所为!”霍靖棠打假设着以后的事情。
  “胡说什么,书燕不是这样的女孩子,她看就是从而终的好女人。你小子就偷着乐吧,睡着都会笑醒的。”霍填山瞪了他眼,“订婚的事就这两天办了,我也好安心地进手术室。想到手术后能喝上你们的喜酒,我怎么着也会撑过去的,不会让自己死在手术台上的。”
  “爷爷,你还有精神胡说,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霍靖棠安慰人的方式果然不样,“奶奶呢?”
  “书燕来了,你奶奶就回家趟了,会儿会过来的。”霍填山吩咐着他,“会儿,你会儿就送书燕回去时问她吃饭没有,没有话话你请她吃饭,并说好订婚这件事情,越快越好。”
  “嗯,你放心,我可不敢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全家人都会杀了我的。”霍靖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答应了,自然会履行,说到做到是他的性格,所以有时候会吃亏些,“订婚宴不能铺张,只请江霍两家最亲密的亲友。结婚再大办吧。”
  霍填山有条件,他也有。
  虽然霍靖棠是这么说,但他根本没想过结婚的问题。他才二十四岁,是感情不稳定的年龄,所以他才会心扑在工作上,心如止水。他人生他有自己的规划,三十岁前是打拼事情的时候,三十岁时自己也够成熟,有能力担起切责任的时候,他才会考虑结婚。
  “好。这些都依你吧,看在你片孝心的份上。”霍填山点头,“靖棠,不要觉得爷爷是在逼你,等你和书燕好好相处后,你会发现爷爷没有替你选错人。你会明白这样的女人很少很少。”
  “爷爷,我知道了。”霍靖棠也能接受了,“我知道你为我好,你放心吧,我不会欺负她的。我会尊重她。”
  “要对她好,以后她就是你的妻子。”霍填山加着条件。
  “嗯,对她好。”霍靖棠依旧点头同意,并不去反驳他。
  这会儿阮丽芬来了,看到霍靖棠在,就过去:“你们爷孙聊什么呢?”
  “老太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家要办喜事了。”霍填山坐起身来,拉过阮丽芬。
  “喜事?”阮丽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什么喜事?你还是多操心你自己好了。”
  “靖棠已经同意和书燕交往了。”霍填山说得很得意。
  “真的吗?”阮丽芬也喜出望外,看着霍靖棠,“你真的答应了吗?”
  “嗯,答应爷爷了。”霍靖棠点头。
  “真的是太好了。”阮丽芬激动地握住霍填山的手,“果真是喜事啊。”
  “所以我再怎么样,也会撑下来,喝我孙子的杯喜酒。”霍填山的心里就是抱着这样的念想。
  而洗手碗后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江书燕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有些失神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碗,心里荡漾着了微甜的涟漪,他真的同意和她交往了?那他那天那么义正严词的拒绝她算什么?
  “书燕,你过来。”霍填山看到了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江书燕,冲她招手。
  江书燕走了过去,站在霍填山的床边,与霍靖棠相对,却不敢抬眸去看他:“爷爷,有什么事?”
  “好女孩子,我的孙子想追你,你同意吗?”霍填山慈爱微笑着地看着她。
  江书燕依旧不敢看霍靖棠,她抿着柔软的唇瓣,并没有立即答应他:“爷爷,这件事情我可以和他单独谈谈吗?”
  “也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是该你们单独去谈。”霍填山只当是江书燕在这么多人的害羞的表现,他对霍靖棠吩咐着,“靖棠,书燕照顾应该还没有吃饭,你也刚下班来,想必也没吃,你就带去书燕去吃饭,然后好好谈谈你们之间的事情。”
  霍靖棠点头,现在的他没有说不的权利,只能切顺着自己的爷爷。
  “江小姐,走吧。”霍靖棠叫她。
  江书燕对霍填山和阮丽芬道:“爷爷,奶奶,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嗯,你们好好谈啊。”
  随后两人离开了病房,到了停车场取了车,霍靖棠看着正在系安全带的江书燕:“江小姐喜欢吃什么?中餐西餐,日式或者韩式料理?”
  “都可以,地方你选吧,我对吃的也没有什么研究。”江书燕温柔浅笑。
  “那我就做主了。”霍靖棠带她去了自己的的棠煌酒店。
  江书燕看着酒店名便知道是他的产业,最近风头正劲的便是她身边的霍靖棠,刚被评为最具价值和潜力的青年企业家。
  霍靖棠带她进去,要了个包厢,让她点菜。她也就点了几个清淡口味的菜色,有两个辣菜。
  “带你来这里是想让你尝下我新请的厨师的手艺怎么样,吃后提点意见,我们也好改进。”霍靖棠边着,还亲自替她倒了杯菜水,“先喝点菜水润喉。”
  “谢谢。”江书燕拿过杯子轻抿了口。
  “我想我和爷爷的谈话你也听到了些,是我准备和你交往试试,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霍靖棠有话直说,“我这个人很直,也不会说话,不会逗女孩子欢心,不làng漫又乏味,我还有堆的工作要做,比如今天试菜也是工作,到是委屈江小姐你了。就是这样的我,你可以考虑下要不我和交往。”
  江书燕见霍靖棠把话说得这么清楚,她轻扬唇笑:“霍少,每个男人都会在女人面前说自己的优点,而你说的好像都是缺点,你真的有想和我好好交往的意思吗?不会想以此为借口,让我主动退让吧?”
  “江小姐,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不想等你和我交往后发现我表里不,我不想欺骗别人,当然别人也别想欺骗得了我。”霍靖棠修长的手指端起了白净的茶杯,优雅的轻抿了口。
  “个人有缺点,也有自己的优点,你能说说你的优点吗?”江书燕突然想了解下他。
  “优点,工作狂算优点吗?”霍靖棠勾唇轻笑了下。
  “看来霍少并不了解自己的优点。”江书燕想了想,“你知道吗?你在本城评选十分最梦中情人中排名第,网友给你的评价是英俊高贵,低调认真,三百度十度无死角的极品男神。”
  霍靖棠难得的惊讶:“这说的是我吗?”
  “难道你还有双胞胎的弟弟或者哥哥?”江书燕轻轻扬眉,那表情很动人。
  “那就勉为其难的接受这样的赞美吧。”霍靖棠的目光落到了门口。
  服务生把做好的菜送了上来,霍靖棠招呼着江书燕:“你可要认真品尝,会儿给我意见。”
  “好。”江书燕点头。
  他们还算相谈甚欢,像朋友样。
  他们边吃着,边说着品后感,霍靖棠身边有个秘书,便记下他们说的重点。
  顿饭下来,吃了有个多小时,江书燕觉得今天她是放开了胃去吃,特别撑。
  霍靖棠送江书燕回家,路上没有多言,直到了江家。霍靖棠在江书燕下车之前问她:“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答应你。”江书燕羞涩地低下头轻言。
  其实她这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她该不该答应,霍靖棠的条件很容易让个女人动心,而她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她也是生长在豪门世家里,受到过良好的教养,有自己的想法,不是芭芘娃娃。可她还是动摇了,因为他太过光芒耀眼,她宁愿做那个仰望他的女人。
  “爷爷希望我们能在他手术前订婚,我是因为让爷爷安心才同意和你交往的,你也同意吗?”霍靖棠再次问她,也是在确定。
  “诚如你说的你有很多缺点,但能大方坦白自己的缺点的人是真诚的,所以我相信你。”江书燕这才勇敢的抬眸,对上他凌厉的视线,“我也想让爷爷安心的上手术台,想他好好的。我们本就算不上熟悉,彼此没有感觉也是正常,我相信只要我们多想处了解,定会有所改变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陌生。”
  “谢谢你。”霍靖棠唯有这样表达自己的谢意和歉意,“如果你觉得与我在起是没有意义的,你随时可以提出分手离开我。”
  “我既然答应你开始,就没想过要轻易结束。”江书燕也是有个性的女人,“我希望在我们交往的这段时间里彼此忠诚信任,不能背叛对方,你能做到吗?”
  “我能。”霍靖棠本就没有儿女方面的心思,心静如水,自然能做到。
  “那以后多多关照。”江书燕说完便下了车,冲他挥手,“小心开车。”
  “那让你父母准备下,明天下午我来拜访,把事情订下来吧。”为了不了爷爷多等,他只能抓紧时间。
  “好。”江书燕的瞳孔里染着笑意。
  霍靖棠也点了下头,便调头离开,江书燕看着他的车影消失在了黑暗里。
  她准备转身的时候,突然身后的人惊吓到,她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后的江书娜:“娜娜你太淘气了。”
  “姐,刚才送你回来的人好像是霍家二少。”江书娜现年十五岁,刚上高中,已经是个含苞待放的甜美少女,整个身上都弥漫着青春的气息。
  “嗯。”江书燕也没有隐瞒,然后往屋子里去,江书娜追在后面问她,“姐,你和他是不是在谈恋爱?”
  “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么干嘛。”江书燕走到客厅,看到爷爷、奶奶,江志海和叶眉都在客厅里,“奶奶,爸,妈。”
  “你去看霍老爷子怎么样了?”叶眉起身拉过她坐下,“鸡汤喝完了吧?”
  “他要做手术,不过他很乐观。”江书燕把手里的保温桶放下,“他喝完了,说很好喝。谢谢妈你教我炖汤。”
  “谢什么,我是你妈。”叶眉轻拍着她的手。
  江志海从电视上收回目光:“霍家都挺喜欢你的,可惜霍靖棠太冷漠了。我女儿这么好配他是差,怎么就看不上呢?”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要看缘分的。我家宝贝燕儿这么好,嫁人定不会差的。”奶奶是最疼爱江书燕的。
  江书燕的母亲早逝,都是她手带大到的。直到叶眉嫁进来,帮她分担了些。
  “人家霍二也不差。”爷爷江剑直欣赏霍靖棠,“只能说没缘分。”
  “爷爷,奶奶,爸,妈,刚才我看到二少送姐姐回来的。他们说说笑笑的,就像情侣样嘛。”江书娜把看到的说出来。
  “是吗?”江志海眼底绽放丝希望之光,看着江书燕,“燕儿是真的吗?是靖棠着送你回来的?”
  “爷爷,奶奶,爸,妈,我正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江书燕压抑着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调整着情绪,“我和霍靖棠在交往,明天下班后他会上门来拜访你们。”
  江剑夫妇愣,江志海是喜上眉梢,而叶眉也有分的错愕,还江书娜有小小有失落。
  “我就说我家燕儿定会抓住霍靖棠的人,果然是这样,燕儿最棒了。”江志海给了女儿个拥抱,“爸爸看好你。明天他就要来,我们得准备准备,不能失礼。”
  “真是高兴的事情。”叶眉也是面带笑容,“明天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江剑夫妇则欣慰笑,这是好事。
  第二天,霍靖棠如约而至,而江书燕则早早打扮好,依旧是她喜欢的旗袍,白色的的面料上绣着翠绿色的柳枝,十分的的漂亮。她提前等在了门口,站在那里仿佛美丽的水墨画。看着她便是赏心悦目。霍靖棠拿了许多礼物来。
  江书娜通知的江志海和叶眉也出来相迎,看到霍靖棠带了许多东西来:“靖棠,你真是太客气了,来吃饭还带这么多东西。”
  “第次上门拜访,这是礼节。”霍靖棠的车子后面塞了满满的,都是霍家精心准备的。
  江志海点头:“那下次就不要这客气了。”
  叶眉吩咐着家里的佣人把礼物都拿走,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堆了满满桌。
  霍靖棠随江书燕进去,向江家爷爷和奶奶致意,江家人看霍靖棠哪里都觉得好,热情周到的招呼。
  接着便是晚餐,江书燕帮他盛汤夹菜,非常的体贴,两人坐在起俊男美女,江家看着他们互动,都是面带笑意,点头称赞。
  顿饭吃得是其乐融融的,饭后,在客厅里坐着聊天,似乎什么话题都难不到的霍靖棠。
  “爷爷,奶奶,江叔,叶姨,我想和书燕尽快订婚,虽然时间很赶,但你们也知道我爷爷的情况,他很喜欢书燕,所以希望你能同意,我别的不能保证,但我答应你们不会让别人欺负她。”霍靖棠说到了正题上,不想làng费太多的时间。
  “这是有些太急了,切都没时间准备。”江志海道,“这要请客,还要发请帖,也得好些时间。”
  “你爷爷的意思是订婚就请江霍两家的亲朋密友,等结婚时再大办。”霍请棠看了眼身边的江书燕,她笑意盈盈,表示支持,“我们霍家不会委屈了她。”
  江家人都互看了眼,江剑问了江书燕:“书燕,你的想法呢?”
  江书燕伸手轻挽着霍靖棠的手臂:“但凭靖棠作主,我相信他。”
  “既然你们年轻人都没有意见,我做长辈的只有送祝福了。”
  就这样,江霍两家都达成了共识,也尊重年轻人的意见,所以就在棠煌酒店开了两大桌,请的都是很亲密的亲友到场,办了个简单的订婚仪式。自然,这样的场合免不了被人起哄,要求霍靖棠亲江书燕。
  两人也不算太熟悉,霍靖棠性子冷淡,当众做不出这么亲密的事情,江书燕是女人,矜持又害羞,自然也不会主动。
  最后霍靖棠只好亲了个江书燕的额头作罢,而她的心里却开出了甜蜜的花朵。
  订婚后,江书燕成了霍靖棠的未婚妻,在本城相当于出嫁,就要搬到夫家去住,霍家也邀请了她,所以她便从江家搬到了霍家去。江志海对她道:“燕儿,好好地和靖棠过日子,他那么优秀,想和她沾上关系的女人多的去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他的人他的心,尽早怀上他的孩子,你的地稳就稳固了。我们江家就靠你了,只要在霍家地,我们江家也会沾很多光。我出去说霍靖棠是我女婿,那些人更是巴结我巴结得不得了,生意也更好做了。这全靠的是霍家,所以你生是霍家的人,死也是霍家的魂是知道吗?”
  “爸,我既然选择了靖棠,我自然会做个好妻子,照顾好他。”江书燕并不想父亲利用和霍家结亲的关系到处炫耀,“爸,你做事还是低调些,不要给靖棠添堵。”
  “你看看,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出这个家门,就护着你老公了,不过这也是应该的。”江志海伸手轻放到她的肩上,“爸相信你会做到的。”
  江书燕便搬到了霍家,和霍靖棠并没有睡个房间,而是他的隔壁。她也不想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太快,这样的安排其实也是她想要的。她虽然已经入了霍家的门,但有些底线她还是想要再坚持下,等到他们的关系熟悉后,该发生的些事情的到时候她也不会去拒绝,但现在也不会刻意去做。
  他们订婚后第三天,霍填山就要进手术室了。临进去时,他把霍靖棠和江书燕的手放在起:“爷爷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爷爷,我们什么都听你的,你只要安心做手术。”霍靖棠当着爷爷的面,握紧了江书燕的手,让他安心放心。
  霍填山手术那天,霍家人都在外面等着。手术需要十个小时,所以很让人担心。
  江书燕去买了水来,分发给每个人,而霍靖锋在走廊的尽头吸烟,抽完后折回去来。江书燕上前,把瓶水递上去:“大哥,喝水。”
  霍靖锋并没有立即去接过水来,而是盯着她看了下,江书燕觉得他这眼好冷,让她有些莫名的害怕,这才接过去,江书燕细白的手很好看,很白很纤细。
  江书燕发完水,便坐到了奶奶身边,安慰着奶奶,十分贤惠体贴的个女人。
  霍填山的手术是有惊无险,手术成功。接下来就是住院观察恢复。
  霍靖棠的工作很忙,每天早出晚归。而她也理解他为事业打拼,她就替白沐兰分担,照顾霍填山。每天都跑医院,偶尔会碰到有空到医院看爷爷的霍靖棠,两人就会说会儿话,或者起吃顿饭。
  这天,家里只有江书燕个人在家里,她在厨房里熬汤,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有人在背后看她,但她回头却没有看到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好怪,她只能深呼吸口,让自己别怕。
  熬好了汤,她已经热得出了身的汗,她便上楼冲澡。关了水后,她看到浴室的门上有个人影晃而过,很快,快到她都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她穿好衣服出来:“谁?”
  可是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她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的,霍家太大了所以没有人就觉得很空荡冷清,才会让她生这样的错觉吧。
  她找了t恤短裤换上,下了楼,看到霍靖锋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束花,两人要客厅相遇,气氛顿时觉得有些凝滞。他们两人平时交流几乎为零,所以严格是来说他们是陌生的。特别是单独相处的时候更是有些不自在。江书燕总觉得自己有些怕他,因为他的眼睛里总是片阴冷。
  “大哥,你回来了?”江书燕出于礼貌唤他。
  “嗯。”霍靖锋淡淡应了声,便越过她,准备上楼。
  “我要去医院看爷爷,所以家里就你个人。”江书燕好心告诉他,“所以午饭……我熬了鸡汤,你可以吃点。”
  霍靖锋顿住了脚步,看了下手里的那束花,随手递到她的面前:“别人给的,送给你好了。”
  “送给我?”江书燕看着包装得精致的红玫瑰,妖冶动人的绽放着。
  “看来老二还没有送过花给你,今天是七夕情人节,你不知道吗?”霍靖锋把花塞到她的怀里,“祝你节日快乐!”
  “这……我不能收……”江书燕想要把花还给他,但他已经上楼上,“若是不喜欢就扔垃圾桶里吧。”
  江书燕看着那束新鲜的玫瑰,觉得扔了也可惜,就拿到楼上的书房里放着。看着花朵,想到刚才,她觉得霍靖锋并不如他给人的冰冷印象那么难以接受,他还是挺好说话的啊。可能是以前交流很少,所以总给人种以接近的感觉。
  她想到中午没人,他也没有饭吃,所以就下去给他做了个简单的蛋炒饭,做了个份蕃茄汤,给他送了上去。
  敲门后得到他的允许,她打开了门进去,去看到霍靖锋刚洗了澡,正在穿衬衣,只是无意的匆匆眼,扫过他那精壮结实的身体,没有丝的赘肉,腹肌八块,人鱼线若隐若现。她都不好意思了,低头把午餐放好:“我给你做了简单的午饭,你就将就着吃吧。”
  霍靖锋看到放到茶几上的饭汤,又看了下她:“我回来换衣服还要出去。不过还是感谢你。”
  “不谢不谢,那我去医院看爷爷了。”江书便不再多做停留离开了这里。
  霍靖锋穿好衣服,边扣着袖扣,边走到茶几边,低头看着那简单的食物,回想起小时候,母亲带着他个人生活,很是艰辛。本来母亲是有大好的前程,可是因为出了场车公祸个整个人不好了,所以无法做那些体面的工作。他小时候也最喜欢吃蛋炒饭,不是因为好吃,而是有时候穷困到吃蛋炒饭都有些奢侈。可母亲总会尽量实现他的愿意,那个时候觉得是最美味的食物,那也是因为母亲的爱心在里面。
  自从回到霍家,他吃穿住行都是最好的,他远离了以前那样穷困的生活。可是回家这个家的代价却是母亲的生命。后来病体缠身的母亲再也不想让他跟着她受苦,所以她事先安排好了切,然后选择了自杀。她知道有她的存在,让父亲领他回霍家是难题,她也不想有家的父亲为难,让他的妻子介意,所以才走了这最后步。她也叮嘱他要好好的听父亲的话,要留在霍家,这生都不用愁了。父亲赶到的时候她只剩只最口气,把他的手交到父亲的手里,含着泪让父亲好好的照顾他,她就没有遗憾了。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在和母亲分手没有去找过母亲,哪怕是次,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就不会是霍家的私生子,也不会用领养的方式回霍家,他也是霍家的子孙,为什么霍靖棠永远都是最宝贝的,永远那么高高在上。现在爷爷挑江书燕这样的第名媛都没有考虑过他,都是配给了霍靖棠,江家与霍家联姻,全都是为霍靖棠的铺路。
  而这切原本都应该是他的,也该是他母亲的。
  霍靖锋坐下来,心潮起伏,他端起那碗蛋炒饭,口口的吃下去,好久好久没有吃过这饭了。今天吃起来竟然有属于妈妈的味道,感动到让他竟然有流泪的冲动。
  后来霍填山出院,回家休养,身体慢慢恢复,他便开始催霍靖棠和江书燕结婚。
  江书燕坐在霍靖棠的身边羞涩含笑。
  而霍靖锋却觉得刺眼,很刺眼。耳边回荡起那次爷爷要把江书燕配给他时,在书房外他听到霍靖棠说的话:“如果他想要就给他吧,我并不在乎,我需要商业联姻!”
  给?这是在施舍他吗?他不要的东西给他?他也不要!
  那晚,江书燕到了霍靖棠的书房,送上碗冰梅汤:“靖棠,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什么日子?”霍靖棠这才看到江书燕在整理着玫瑰花。
  “情人节。”她盯着花朵,有些失落,这么重要的日子他都忘了。
  “那花是谁送的?”霍靖棠放下手里的工作。
  “是……大哥给的,他说扔了,我觉得可惜就插了起来……”江书燕的话还没有说话,霍靖棠已经上前把花给扔到了垃圾桶里,“我不喜欢他的东西放在我的书房里!”
  “你怎么了?”她被他阴郁的脸色吓到了。
  “以后离他远点!这样的事情不要再人下次!”霍靖棠警告着她,“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还有把花拿走!”
  江书燕觉得莫名地委屈,但还是把花拿走了。她出去丢花的时候遇到了霍靖锋,他看了眼垃圾桶里的花,又看了她眼。
  “大哥……”她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说。
  “早让你扔了,也不会这样。”霍靖锋淡看了眼书房的方向,然后离开。
  江书燕有些搞不懂两兄弟,不爱交流,即使坐起吃饭也不说话,彼此视对方为空气般不存在样。
  某天,霍靖锋刚到公司,秘书便上前:“总裁,有位女士要见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关于霍家的事情。”
  他握着笔的手顿,思忖了会儿:“让她进来。”
  秘书出去后,领了那位女士进来。女人戴着黑色的超大墨镜,戴着大荷叶边的帽子,衣虽然看不出样貌,但妆容精致,那鲜艳的红唇像是最最热烈绽放的玫瑰花。她衣着得体,名贵的首饰更是添分高贵。
  霍靖棠蹙了下眉,盯着对方:“你是谁?”
  “霍大少爷,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女人笑得优雅,然后落坐在旁的沙发内。
  霍靖锋起身,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你帮我?真是笑话,我们霍家的人还需要别人的帮忙吗?”
  “那好,是帮我又帮你的事情。”女人把手里的手包放在了茶几上,“霍大少,有水吗?”
  霍靖锋亲自给她倒了杯水,放到她的面前:“如果你不说正事,喝完这杯水就滚!我很忙,没有时间làng费在你的身上。还有不敢以真实身份见人的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
  女人也不生气,端起水杯,慢悠悠地抿了口,放下:“那先说正事。”
  霍靖锋轻靠在沙发背上,不言不语,只是盯着她。
  “霍大少,我真的只是想帮你。你想想你是被霍家领养的孩子,虽说是领养,但很多人都猜测你是霍家的私生子,否则怎么会在短短的时候创造出星锋娱乐,而且成为本城第娱乐公司。不过这可能只是对你种金钱上的补偿,这根本算不了什么,真正是替你着想的话,你也应该有资格和霍二少爷竞争本城的第名媛江书燕!”女人说到这里顿了下,然后对上霍靖锋的墨眸,“你想想江家在本城虽然比不上霍家,但也不差。霍老爷子想都没有想过你就把江书燕配给了霍二少,这其偏心的意思很明显,在他的眼里霍二少才是霍家的正统嫡孙,他才是霍家的荣耀,加之他本是霍白两家的后人,这样的身份已经无人可及,与江家联姻更是锦上添花,让霍二少与三大家庭都有关系,他未来的路没有人谁可以阻挡,就连你也不行!想想你也真是可怜,私生子在那样的家里本就很不受重视,现在更是无视你,霍大少爷你甘心直这么被人压着吗?如果霍家真的是把你当成他们的孙子,就该给你个好的婚姻,而不是让本就优秀的二少拥有更多。把江书燕配给你那才是公平不是吗?江书燕嫁给了二少后,这霍家以后便会是他的,你还有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霍靖锋知道这前面的话全是铺垫,女人真正的意图是在后面。
  “如果江家和霍家的联姻不成,你说对你是不是很有好处?”女人红唇勾着丝恶毒的笑弧,“如果是我绝对不会让二少更加的强大,而是把他的羽翼折断!”
  “你以为江霍两家的联姻是那么好破坏的吗?”霍靖锋心里是有芥蒂,“你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有很多,但有个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女人轻推了下脸上的墨镜。
  “什么办法?”他问。
  “江书燕是名门闺秀,她自然是自爱守礼,只会把自己给自己认定的那个人。而男人都会在乎自己的女人是否从而终,而毁了江书燕的清白便是最好的办法,霍家是不会允许是个身子不干净的女人不说,霍二少也无法再要个脏了的女人,加上江书燕自己也过不了自己那关,这联姻便不攻自破。”女人说着自己的建议和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霍靖锋深深地看着对面的女人,说这些话时竟然那样自然轻松,完全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是那样的残忍。他交换了下自己的双腿,换了个姿势:“你也是女人,怎么想到这么恶毒的方法?”
  “恶毒吗?我只不过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东西而已,所以就要有所牺牲。”女人面不改色,“没想到大少竟然会有慈悲之心,那外面传言那个狠辣果决的人是你吗?大少,如果你这么仁慈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现在他们都住在起了,如果有了孩子,霍大少,你可就毫无胜算了。”
  是啊,江书燕和霍靖棠已经住在起,虽然是分房睡的,可谁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分开睡。这晚上,谁会到他们的房间里查看。再说了年轻的男女,又已经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加上江书燕长得漂亮,身材也是等的好,能坐怀不乱的男人那该是性取向不正常吧。如果他们真的有了孩子,就像她说的他可点胜算都没有了。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霍靖锋的眸底的黑色渐渐幽深。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女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轻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把自己的脸曝光在了他的面前,“这样你可以相信我了吧?我们联手后这是双赢的局面,于你于我都是有好处的。如果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如果你不想做,那就当我从没有来过。”
  说完,她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下给他,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霍靖锋的拿起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看了许久,在这件事情上他竟然有了丝的犹豫。因为他想到江书燕替自己做的那碗蛋炒饭。
  可这是很有力的可以把老二打倒的机会,即使她是无辜的人,他也不能犹豫,在这样的大事上不能犹豫。他收紧了手掌,把那张纸条紧捏在了掌心里。谁都不可以阻拦他!
  霍靖棠自知也是抵不过爷爷,江书燕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同意了爷爷准备婚礼。
  “书燕,我能给你的不多,能给你物质方面的,能给你婚姻,不能给你爱情,这样你还愿意结婚吗?”
  “靖棠,我知道你心扑在工作上,我什么都帮不了,你能为你做的便是做个好妻子,你要这样的我吗?”
  她轻依在他的怀里,生平第次带着如此的不自信,她怕他会推开她。
  ------题外话------
  票票给来哦,看在叶子最近那么拼命更新的份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