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兄长和弟媳之间男女有别,要保持距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锋在霍靖棠离开之后,愤怒地低骂了声。他虽然是占了江书燕的身体,却没有打击到霍靖棠,没有让他们分开,竟然还有了孩子。他的心里点也不开心同,不痛快,他的心更多是愤怒,在霍靖棠刚手地刺激下更是燃烧成了熊熊大火。
  他的眼底猩红狰狞,随手操起了茶几上只顶极的红瓷茶杯便用力往地上掷,便被砸得粉碎,弹跳在地板上,似乎这才也还不解气,他把套杯子都砸了,却里还是那么的不痛快,像是压着座巨大的山样,极重极沉,让他无法喘气。他烦躁难受地跌坐进了沙发力,十分的无力无奈。
  之后,霍靖棠没有说出这件事情,他想第是顾及到了江书燕的名誉,第二是因为他没有直接的证据。
  他们之间更是开同陌路,零交流,能在同是场合出现就不会起出现。
  而时间的流逝很快,江书燕的怀孕的月份越来越大,转眼冬去春来,她已经快九个月了。
  江书燕身体不好,所以怀这胎让她也很辛苦,但能熬到快九个月,她庆幸着自己就在解脱了,可又是怕生下这个孩子。她比谁都清楚这个孩子不是霍靖棠,而他却为了她宁愿背负这切。她心里对他是充满感激,又是深深地愧疚。
  为了方便有人照顾她,霍靖棠和她还是搬回了霍家。
  她很多时间都坐在霍家花园的椅子上不断的想着孩子的事情,还有她和霍靖棠之间的事情。
  这次产检,霍靖棠出差在首都,没有回来。
  她是自己去的,没有让别人陪她。
  因为这个孩子不是霍靖棠的,所以当霍家的人对她好的时候,对她无微不至的时候,她除了感动更多是愧疚。她无法自己心安理得的享受这样份好。她好了对霍请棠道:“靖棠,我心里难受。爷爷奶奶,爸妈都对我太好了,我……受不住。我骗了他们……”
  “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吧,你受得起。记住我说的话,这是霍家的孩子就好。”霍靖棠安抚着她,“其他的都不要去想就好了。”
  江书燕很无措,但也努力地让自己不去多想。
  她去检查的时候遇到了当时还是个实习医生的简希,他们本就认识,关系还不错。
  “燕姐,你看你和二哥都要生孩子,看着你这么幸福,我好开心。”简希拉着她的手,眉笑弯弯,是真心地祝福着她,“不过二哥太委屈你了,你都有孩子都不和你结婚。这样就有点点的小遗憾。”小希,这和靖棠没有关系,是我坚持要生了孩子再说结婚的事情。“江书燕解释着,你不能误会他。他是好人。”
  “你看你就是这么在乎二哥,我说说了他句不好,你就这么护着他。谁娶到你就是谁的福气。”简希有些不满。
  “他是真的好。”江书燕再次强调着。
  “是,他不好的话你也不会生他的孩子。我知道了。”简希也不再逗她了。
  离开医院,江书燕个在街上逛着,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家婴儿店,营业员热情的接待了她。
  她看着宝宝衣,件件都好可爱啊,她拿在手里有些爱不释手。
  “小姐,你喜欢哪件?”
  “我只是随便看看。”江书燕放下了衣服,她其实并不期待这个孩子,如果是她和霍靖棠的骨血,她想她会很开心,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更多的是惆怅。
  江书燕的眼底的星光黯淡下去,然后放下衣服,然后就出了婴儿店。她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她站在那里有些呆,然后就看到个年轻的男人向她走来:“江小姐,你想去哪里?霍总让你上车。”
  男子指了下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他们霍家都喜欢这个牌子的车。
  “霍总……”江书燕迟疑了下,难道是霍靖棠回来了。
  她的唇角扬起了丝的发自内心的笑弧,刚才还无光彩的眸子立即盈上了星光,迈开步子走向了车子,那个跟在她身后的年轻司机便是阿强,替她打开了车门:“江小姐,请上车。”
  他的手放在车门顶挡着,怕她会碰到头,而江书燕再看到车内的霍总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原本盈着光彩的眸子也瞬间浮起了失望。她在站在车门前,不知道该不该上车。
  而车内的霍靖锋西装笔挺,眸光犀利,转头看着她:“江小姐,看到是我有那么让脸失望吗?”
  “大哥……不是的,我……我……”江书燕抿着唇,手抚着自己的肚子,竟然无言以对。
  “我刚看你个人站在那里,而且你又快临产了,你是老二未婚妻,我是他的大哥,我们就是家人,帮他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反正我也是要回家,你就上车,起也是顺便。”霍请锋说得很理所当然。
  江书燕无法拒绝他的好意,只好上了车,阿强便关了门。
  狭窄的车厢顿时觉得有些拥挤,加上他强大的气场。她尽量让自己往车门边靠过去,怕碰到他。
  “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霍靖锋有些自嘲道。
  “不是,我怕挤到你。”她小声道。
  “我没事,你是孕妇,坐好就是。”霍靖锋将目光调向了窗外。
  车子平缓地行驶地了马路上,他们两人没有再交流句。霍靖锋将她平安的送回了家,她道了谢便往里走。霍靖锋也往里走,他腿长脚快,在她上台阶的时候,因为心急而踩滑差点栽倒。霍靖锋在她的身边适时的扶了她把,这扶正好让白沐兰看到了,她看着两人,目光别有深意。
  “燕儿,你怎么个人出去天才回来?”白沐兰上前,不着痕迹地把霍靖锋挡开,扶住了她。
  “妈,我就是去医院产检。”江书燕并没有告诉他们。
  “你怎么不说?”白沐兰盯着她,有些担心,“燕儿,你怎么和老大起回来?”
  “妈,我在街上偶遇的,他就顺路把我载回来了。”江书燕与她起进了客厅,然后又上了楼,进了她的卧室坐下,挺着个肚子确实是太不方便了。
  白沐兰让她休息下,然后下楼,正好与上楼的霍靖锋遇上,他恭敬地叫了白沐兰声,然后就要越过去,被白沐兰叫住:“老大,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招惹燕儿。她是个孕妇!怀着我们霍家的孙子!”
  霍靖锋勾着唇浅浅笑,眼底却是冷淡的疏离:“妈,你多心了,我只是顺路送她回来。况且老二不在,我这个做大哥理应照顾弟妹不是吗?这何错之有?”
  “燕儿是靖演棠的妻子!”白沐兰说完说下了楼,心里有些胀痛。
  她从厨房里端了碗上好的燕窝,放到她的面前:“这是我亲自给你熬的,你的身子弱,得多补补。”
  “谢谢妈。”江书燕感谢笑,自从她怀孕了后,白沐兰对她更是无微不至,就像对亲生的女儿那样疼,就连霍静娴都会吃醋,说白沐兰偏心。
  “燕儿啊,有些话,妈想了想还是不得不说。”白沐兰深呼吸口,看着喝着燕窝的江书燕,“你是靖棠的妻子,老大和你是兄长和弟媳的关系,始终是男女有别……你们之间得懂得避嫌,可不能让别人说了嫌话,你懂妈我意思吧?不是妈不相信你,而是老大,他从小就和清棠之间磁场不对样。”
  江书燕默默地听着,舀着燕窝的手也顿了下,然后低垂下羽睫:“妈,我知道了,是我考虑不周,下次我会注意的。不会给他添麻烦了。”
  “我知道你最懂事了。”白沐兰欣慰样,“快喝吧,厨房里还有。”
  第二天早,专门服侍江书燕的个女佣拿着份快递上来,敲了江书燕的卧室门,得到允许便进去。
  “少奶奶,这是有人送来的快递,是给你的。”女佣走到了江书燕的床边,把快递放下。
  江书燕还没有起来,女佣扶着她坐了起来,然后离开了。
  江书燕把快递拿起来看,这心里十分的不安。她小心的拆开来,打开,从里面取出了叠照片,就是她几个月前受凌辱的照片,她躺在沙发上,身的红色痕迹。那些已经远离她的恶梦般的回忆像是回涌的潮水极速回笼,鲜明而深刻地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倾刻的时间就将她整个人淹没灭顶,快到她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
  她紧捏着那些照片,脸色苍白像是鬼样。她死命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泪雾已经湿润了她的眼睛。
  最后还有张纸条
  她把那张纸和那些照片全部撕碎,发泄着心里的痛苦,但却依然无法止住她的心痛!
  惶恐不安的江书燕痛苦的扯住头发,埋头进了双腿间!
  这时白沐兰叫她吃饭,她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应了声好。
  她收拾好下去时,心神不宁,在最后两步时脚下踩空,摔倒在了楼梯边,顿时阵尖锐的刺痛传到了小腹处,硬生生的撕裂着她的身体般。
  ------题外话------
  叶子电脑出问题了,所以借了人家的,勉强码了这点点保证不断理,明天会多更的。抱歉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