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他值得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珍惜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江书燕躺在上,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仿佛张单薄的纸,随时要被吹走般,她咬着唇,隐忍着钻心的疼痛,只是感觉到热流从腿根处顺着大腿的肌肤流淌着。
  众人都纷纷往江书燕这边跑上来,看到她痛苦而扭曲的脸,额头上浮起层层冷汗。白沐兰上前扶住她,然后握住她的手:“燕儿,你怎么样了?”
  “妈,我疼……”江书燕咬白了唇,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燕儿,你忍着点,我们把要把你送到医院里去。”白沐兰看着她双腿间流出和鲜血把地毯染红,其实也很害怕,但却表现得很镇定
  “快……快打120急救。”郑芳华的目光扫过已经已经吓傻的众人,“都还愣着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个人影上前,蹲在江书燕面前,要把她给抱起来,白沐兰却却把他的手给握住,警戒地盯着着他看:“你要做什么?”
  霍靖锋冷眸盯着白沐兰,温声道:“在这里等着120来,你觉得适合吗?如果你想她因为大出血而死在半路上的话,那孩子也别想活了。我只是想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如果你不愿意我这样做的话,那我就去上班了。”
  霍靖锋说着便要松开抱着江书燕的手,霍仲明道:“沐兰,锋儿说的对,时间就是生命,在这里坐等着120来,怕是等不及的,所以还是我们自己送去医院要首时间些。你赶紧让锋儿把燕儿抱到车上去。”
  白沐兰纠结了下,她知道人命关天,若是江书燕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气有什么闪失的话,他们这家子都没办法向霍靖棠交待的。她放下了成见,松开了自己人的手:“麻烦你了。”
  “你相信我就好。”霍靖锋立即抱起了江书燕,匆匆地往外面走去。
  阿强已经来霍氏庄园接他上班,门前宽大的喷泉广场前停着他的车。阿强看到霍靖锋抱着身是血的江书燕出来,瞳孔里浮起了震惊。然后他很是机灵地上前把车门打开。霍靖锋抱着江书燕坐进了车内,冷声对阿强道:“快上车,开快点!”
  “是,霍总。”阿强赶紧绕过车身上了车,把车子开了出去。
  车厢内的气氛有些低,江书燕被霍靖锋抱着,疼痛让她几乎都快昏过去了。他看着她深深蹙着的眉头,苍白的脸庞,咬破的唇瓣,很是痛苦的模样。她染着血的苍白手指紧紧地揪住他的深灰色的西服:“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你别胡说。”霍靖锋安抚着她,“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是吗?”江书燕凄然笑。
  在这个时候了,不要怪她心狠,因为这个孩子不是霍靖棠和她的,所以她还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把这样的遗憾放在心里。
  她的眉心又是狠狠地蹙,好像很难受:“好疼……”
  阵阵钻心的疼,让她手指尖都麻木了。
  霍靖锋的眉心拧起:“阿强,开快点!”
  阿强紧盯着前方,他又踩下油门,车子飞快地往市中心开去。车子到了医院刚停稳,霍靖锋让阿强先把车门给他打开,他抱着江书燕下了车,大步往向了医院大厅,大家看着满身是血的江书燕,还是个孕妇,医护人员立即把推床推上前来,霍靖锋把她放到床上,江书燕现在很无助害怕,不敢松开他的衣服。
  “我怕……”她真的好害怕。
  “别怕,我不会走的,而且家里人很快就到了。你放心吧。”他看着这个花样娇艳的女子失去了明艳,显得可怜,不由地便说着安慰人的话。
  她半信半疑的松开了手,放开了霍靖锋。她便被送推向了电梯,霍霍靖锋也随行着。
  十楼是产房,江书燕被推了进去。
  阿强对霍靖锋道:“霍总,你要去公司吗?还是回去换衣服?”
  “等会儿,他们来了我再走。”霍靖锋看着自己身上的血,他这样子走出去定会吓到人的,“通知各部门,今天早上的会议延迟。”
  阿强领命,然后去走廊的尽头去打了电话。
  十多分钟后霍仲明,白沐兰赶来了,没来的不是上班就是去上学了。
  这时简希也赶来了,看到白沐兰,便握着她的手:“白姨,我听说燕姐送到医院里来了,她怎么了?”
  “她摔了跤……”白沐兰很是担心,“这可怎么办啊?”
  “白姨,你别担心了,帮燕姐的人是我们医院最好的荀医生。”简希扶着白沐兰坐下,陪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
  霍仲明看着身是血的霍靖锋,拍了拍他的肩:“锋儿,辛苦你了。”
  “爸,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我就去上班了。”霍靖锋没有必要在这里多待了。
  “去吧,回去洗个澡把你这身衣服换了。”按着老人的说法,男人沾上女人这血,总归是有些不吉利的。
  “嗯。”霍靖锋便离开了这里。
  白沐兰的心里片乱麻,请求着老天爷的保佑,希望大人和孩子都没有事情。
  简希倒是想起了什么:“白姨,二哥呢?怎么没看到他?”
  “他出差去了首都,还没有回来。”白沐兰叹了口气,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你不说我都忘了要给他打个电话说说燕儿的事情。”
  “白姨,现在这个时候,燕姐最需要二哥在身边支持着,她想到二哥,也会加油努力让自己渡过难关的。”简希做为医生,看得太多,也明白病人的心情。
  “嗯,我这就打给他,让他快点回来。”白沐兰便从自己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手机,打给了霍靖棠。
  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是霍靖棠低沉的声音:“妈,打给我有什么事情?”
  “靖棠,燕儿她从楼梯上摔了跤,这孩子肯定得生下来了,你快回来啊!燕儿这个时候最需要的人就是你!”白沐兰焦急而担心。
  “妈,我刚下飞机,我马上就来。”霍靖棠本来是想昨天晚上回来的,可是对方请客吃饭,也不好拂了别人的热情和面子,可是改成了今天最早班的飞机,这会儿刚出来。
  “你回来了?太好了,快点来。”白沐兰的心情因为儿子的回来而稍笛放晴,她觉得她能依靠的就只有他的孩子了。
  霍仲明也听到了电话的内容:“靖棠回来了?真是及时。”
  “靖棠不像某些人无情无义。”白沐兰不悦在回了他句。
  因为有简希在这里,所以霍仲明的脸色有不好:“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
  公司时的司机来接的徐锐和霍靖棠,先把霍靖棠送到了医院来,再把徐锐送回了家休息下,让他明天再去上班。
  霍靖棠来到了十二楼,看到父母和简希都在:“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说了燕姐大出血情况不好,要剖腹产。”简希回答了他。
  “那就好。”霍靖棠知道他们母子安然,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只是等待的时间却很煎熬,这时霍靖锋去而复返,他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左手提着个红色的小行礼包,右手提着个保温桶,他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霍靖棠冷锐的目光扫过他,然后错开。
  “爸,妈,这是奶奶让我拿来的东西,是大人孩子要用的,这是煮的红糖荷包蛋,奶奶说会儿江小姐出来后给她吃的。”霍靖锋把两样放东放在了休息椅上,又看了眼霍仲明,“爸,我走了。”
  话音刚落,护士从里面出来,对着他们道:“医院的血库不足,你们谁和产妇的血型样,去检查下,抽点血过来。”
  霍仲明、白沐兰、霍靖棠和简希都对视眼,摇头,他们都和江书燕不样。
  “要不打电话给他的家人,他们家里应该有和她样的。”霍仲明提议。
  “可是等江家人赶来,时间上就拖延了,如果也没有适合的那不是白跑白等吗?”霍靖棠觉得这个方案有些太费时间了。
  “那到哪里去找人?”白沐兰回想着有哪些认识的人和江书燕的血型样。
  “我的……可以吗?”霍靖锋沉默地看着他们会儿,终究还是开口了。
  刚才医生拿了江书燕这段时间的产检报告来,他看到了上面她的血型。
  “那还犹豫什么,快去吧。”简希便道,“锋哥,随我去采血室。”
  谁都没有阻止,因为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们已经找不到别的人了,只能接受霍靖锋的血。
  而霍靖棠想的便不样,那个孩子应该是霍靖锋的,他替江书燕抽点血也是应该的。他更没有阻止的道理。
  霍靖锋采了血便离开了,没有随简希上来。
  随后护士出来来报喜:“恭喜霍先生,是个男孩。”
  “是男孩子,真是谢天谢地。”
  差不多两个小时,江书燕被推出了产房,安置到了病房里。孩子已经洗得很干净,穿上了他们自己给孩子准备的衣服,包得只剩下张皱巴巴的小脸。
  “燕儿,你看,这个孩子长得多可爱,上半部份像靖棠,下半部分像你。”白沐兰抱着可爱的软软的婴儿,真是爱不释手。
  江书燕听着,心里却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微微的扬着唇,水亮的眸子看向了霍靖棠:“靖棠,你回来了。”
  “嗯。”霍靖锋把保温桶里的荷包蛋倒了出来,坐到了床边,“这是奶奶做的,你吃点,生孩子很伤身份的。”
  “奶奶做的?”江书燕眼里的晶莹剔透,“帮我谢谢她。”
  “谢我什么呀?”阮丽芬的声音传来,老太太可有精神了。
  “奶奶,谢谢你做的荷包蛋。”江书燕很感激。
  “这么小的事情你都要和奶奶客气吗?”阮丽芬有些不悦,“你替我们霍家生下了长孙,是我们霍家的大功臣,奶奶高兴还来不及呢。现在你就要好好在修养,把身体养好了,就和棠靖把婚事给办了,以后再给我们霍家多生几个孩子,家里就热闹了。”
  “对,你奶奶说的对。”白沐兰也附议着。
  江书燕听到阮丽芬这么说,心里却像是被鞭子抽打着样,疼得她指尖抓紧了被子,羽睫落寞地垂下,掩饭着眼底汹涌地让人窒息的痛苦。
  她还有机会吗?
  和霍靖棠结婚生子……这都是她不可奢望的梦。
  沉浸在喜悦里的阮丽芬和白沐兰根本没有看到她眼里的的变化,阮丽芬接过了白沐兰怀里的婴儿:“来,让太奶奶看看,这小模样和靖棠小时候模样啊,真是个标致的孩子。”
  说着他们她和白沐兰便到了外面的休息室里逗孩子,把里面的空间留给他们。
  霍靖锋则把江书燕的表情尽收眼底:“你别多想,现在最重要的把月子坐好,知道吗?”
  江书燕点头,霍靖锋体贴地喂她吃荷包蛋,口口的,吃在她的心里是开心的,也是酸涩的,吃着吃着,她的眼底便水气浮起来。霍靖锋扯了张纸给她:“这个时候不能哭,很伤眼睛。”
  “靖棠,在我从楼梯上摔下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如果能把这个孩子给摔掉有多好?”江书燕的声音带着哭声的沙哑,难受的哽咽着,“你说我的心是不是太狠了?不是个好妈妈。”
  “孩子都平安生下来了,你就不要多想了。以后就做个好妈妈。”霍靖棠把继续喂她,她摇头,“我吃不下,我想躺会儿。”
  “那你好好休息,不许再折腾自己了。”霍靖棠安慰着她,然后放下了碗,去了外面。
  阮丽芬看到霍靖棠出来,招呼着他:“靖棠,你们给孩子想好名字了没有?”
  “没有。”霍靖锋坐下。
  “这得想好。”白沐兰道。
  “是啊,都当爸爸的人了,得更有责任感了。”阮丽芬把手里的孩子抱给了霍靖棠,“来,抱抱这个孩子,增进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霍靖棠从没有抱过刚出生的婴儿,这会儿抱在怀里,哪里都不自在,这孩子好软好小,让人觉得稍用力,好像就要把他给捏碎样。他是手足无措的,万分紧张。看得阮丽芬和白沐兰都笑了起来。
  霍靖棠把孩子给了母亲,被母亲说道:“多抱抱就习惯了。”
  “靖棠,你也这么小长大的,可不能嫌弃孩子。”阮丽芬也道。
  霍靖棠看着孩子的红红的小小的脸:“小名就叫乐乐吧,我想他能快快乐乐长大。大名叫霍逸泽,逸有超凡脱俗,卓而不群的意思在,而泽有恩泽、仁慈的意思,我希望他能做个真正的人。”
  “好,这个名字好。”阮丽芬和白沐兰想对,笑着对孩子道,“乐乐,小逸泽,将来定是个正直又优秀的人,因为你爸爸就是你的榜样。”
  江书燕坐月子都是在月子中心过的,四十天坐满后回到了霍家。这段时间她已经想了很多遍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从这场漩涡里抽身而出,才能解脱吧。虽然会很痛很痛,痛到连死的心都有。可是这样的她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而且她知道自己无法面对这个孩子,看到这个孩子那些不堪的记忆就会像条绳索样将她紧紧地缠绕,让她透不过气来
  所以她回到了霍家,之后的两天的晚餐前,霍家所有人都在,她便提出了和霍靖棠解除了婚约,让所有人都大跌了眼睛,久久在震惊里回不了神。
  霍靖棠不是不想挽留她,只是她做了这样坚决的约定,他只是尊重她。
  在只有他们的房间里,江书燕对霍靖棠道:“靖棠,对不起,也谢谢你。孩子就是我的恶梦,我不会带走他……至少现在我无法正视他。既然你已经帮了到这个地步,就请你委屈再帮下去好吗?还有发生的事情希望你帮我保密,永远都不要告诉别人……真的对不起!”
  霍靖棠的眸光没有温度,盯着她说:“书燕,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我只能尊重。孩子我可以养,你的事情我可以不说,这算是我对你的补偿,以后谁也不欠谁的。但是你要明白你只要走了霍家的门,以后我和你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了,我们就会有属于彼此的新生活,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好了。无论发生什么,我不会落井下石,但也绝对不会雪中送碳,不要怪我狠心,因为我就是这样个人,没有关系了,对方的切都不会再关心。”
  “靖棠……我……”江书燕抬着水润的眸子,喉咙里卡的厉害,最后还是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心口的位置已经掏空了。
  江书燕离开了霍家,回到了江家,本以为她生了乐乐被父亲江志海顿怒骂:“你都生了孩子了,竟然个人做主,把婚约给解除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真是想抽你两个大耳光!你说哪个女人不是费尽了心思想当上霍家少奶奶,你倒好,拱手让人了!你说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和霍家没有姻亲关系,我们江家就马上就掉了个档次,而且还会被人嘲笑!你马上回去给霍家给靖棠道歉!说你只是时脑热说的胡话!你若是不把靖棠给我追回来,我就不是我江志海的女儿!”
  “爸,我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改变了。你不要逼我了好不好?”她的心已经碎成了片片。
  “你真的是想气死我!我怎么有这么个不孝逆子!”江志海扬起了手,却没有打下去。
  江志海气得真是想是想捶心口,他似乎比江书燕还难受。他还以为
  叶眉温柔的抚慰着他,伸手在他的心口抚着:“你消消气,孩子这么大了,知道自己做什么,你这样气也是于事无补的。燕儿,你也是,明知道你爸很在乎你和靖棠的婚事,你怎么能这么糊涂?”
  江志海突然想了起什么样:“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靖棠的事情!所以你才解除约的是不是?”
  “爸……我……我没有。”江书燕揪紧了颗心,没想到父亲会猜到。
  “燕儿,你让爷爷说你什么好,哎……”江剑只能叹气,这个孙女早早没有了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不忍心多说她,“还的志海,靖棠打过电话书燕和他是和平分手,希望我们都不要责怪她。”
  “志海,他们年轻的人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相信燕儿。”奶奶是站在江书燕这边。
  江书燕很是感激爷爷奶奶,只是惹怒了父亲,以后的日子肯定是很难过的。
  她以为分开就会死心,没想到对霍靖棠的依恋那么深,像是入骨的毒,每到夜晚就会发作,让她如万蚁噬心般痛苦,加上总是做着那个不堪的恶梦,生不如死,她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这天,她在泡澡的时候,拿起了水果刀划下了左手的手腕,鲜血染红了池水和地面。
  她被及时发现,送到了医院里,虽然被救了回来,可是她的灵魂已经死了,左手腕留下了个丑陋的疤痕。
  奶奶抱着她,老泪纵横:“燕儿啊,我苦命的孙女,你吓死奶奶了。”
  “奶奶,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江书燕看着奶奶哭,自己也是泪流满面。
  她不想再受这样的折磨,她对不起她爱的男人,对不起孩子,对不起亲爱的家人,她还有什么脸面活着?活着只是受罪而已,不能这样的解脱了也好,她真的是生无可恋。
  “燕儿,你没有失去切,你还有奶奶。”奶奶捧着她的脸,“奶奶爱你啊,你这样,只会让奶奶更加心疼,你若是再这样,那奶奶也只好随你去了。”
  “奶奶……”江书燕扑进奶奶的怀里,闻着她儿时熟悉的味道,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我错了错了……”
  后来,没有办法的江书燕只能选择出国,换个新环境,换个陌生的国度,去接受陌生的人,不听关于他的消息……她这出国就是五年。
  时间过得真快,切从回忆里拉回了现实。
  秦语岑和白霄从始至终都没有插过句话,都静静的听着,就算是听到很震惊的强暴那段故事都只是瞳孔里闪着震惊,没有打断过江书燕。他们两人真的很震惊,江书燕为了自己的心爱的男人竟然把自己最不堪的面说给自己毫无关系的人,还是她爱的男人的现在的女人说,就是在揭自己的伤疤,让自己再疼次,这样的做紧紧是为了解决她和霍靖棠之间的误会。这份难能可贵的勇气了,这份无比的善良都是无人可比的。他们点都不怀疑她说的话,他们的心也因为她的破碎的过去而心疼,而难过。她那么个柔弱的女子所承受的痛苦是他们远远所不能想像的,如果换成别人可能早说疯了。她是坚强的,是美好的。她真的不愧第名媛之称,她像是白净的莲花,经历过风雨的洗礼后开出最美丽动人的花朵来。她美丽的让所有人在她面前自惭形秽。
  “刚开始我还需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我不停地看心理医生,后来慢慢的,终于不再借助药物了。我没想过五年后,我还会回来,而回来就给你和靖棠带来这么多的困扰。秦小姐,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要求靖棠不要把人的过去与旁人说,当时我没有想过这么多,没想过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靖棠并不是存心要欺骗你,都是为了保护我的,谨守对我的承诺。也许他做的泽,但他的心是好的。这和靖棠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乐乐的关系而对靖棠有全都偏见,他真的是个好男人,我们在起,他都谨守礼仪,他没有碰过我次,亲他都是我主动,秦小姐,他值得这个世界任何个女人珍惜,而你却幸运的拥有了他。”江书燕虽然没有流泪,但眼睛里已经积聚了泪水,笑得起来都是忧伤的,“秦小姐,不要你学我,以后日日夜夜都在后悔里渡过。”
  “江小姐……对不起。”秦语岑觉得自己和她相比,好像经历的那次破败的婚姻已经不足为痛,因为她比她的人生还要艰难,而她还是站了起来,她还有什么资格叫痛,她真应该好好向她学习什么是坚强,“让你说这些,就是在你的伤口上洒盐。”
  她觉得自己好像太残忍了,执着于为了乐乐这件事情,而让江书燕撕开伤口。她的心里很是难过,也很自责。听了她的过去,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太复杂太复杂,乱成了团麻,她必须要好好的清理下才行。
  “这都是我自愿说的,没有人逼我,靖棠也不知道我来找你。我欠了靖棠很多,他也帮了我话多,这次该是我帮他了。如果你们之间因为乐乐而分开,我觉得最不能心安的人就是我。我会更加的内疚,因这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你明白吗?”江书燕端起咖啡,优雅地喝了几品,补充着刚才说话流失的水份,直直地盯着秦语岑。
  ------题外话------
  终于回忆完了哈,记得投票哦。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