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厚重的窗帘掩住外面的月色,偌大的视听室里没有开灯,一身浅灰色西装的唐柏轩,坐在融合现代与欧式古典风格的米白色绒布沙发上。
  与白色大理石墙壁呈现强烈对比的五十寸黑色液晶萤幕,是室内唯一的光源。
  萤幕上正播放着一段由新闻节目录下来的报导——世界面包大赛的面包组个人赛冠军得主,徐恩藜上台领奖致感谢词的画面。
  手里拿着遥控器的唐柏轩,不厌其烦地频频按下播放键,将短短两分钟的新闻画面,一看再看地看了十几遍。
  这段影片是魏子航看见新闻报导,特地透过记者朋友取得后寄给他的。
  六年了,她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终於实现了她自认伟大的梦想,在法国摘下了世界面包大赛的冠军。
  但为了获得这个奖项、实现这份理想,她在这六年里所失去的跟付出的,通通都值得吗?
  唐柏轩很想亲口问问他的前妻徐恩藜,问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但他绝不可能拉下面子去问她,因为当年在她要去法国学艺时,是他递出了离婚协议书并撂下狠话,要她一旦决定离开台湾,就得放弃唐家少奶奶的头衔,跟他从此形同陌路。
  他当时以为,她既然爱着他,绝对舍不得离开。
  但没想到,她最终还是去法国实现她的理想,选择了抛下他……
  想到这里,俊雅的唐柏轩蓦地用力按下遥控器的红色按键,将电视关机。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黑暗将拧着眉头、一脸讥诮神情的唐柏轩包裹住,将情绪混乱的他掩埋起来。
  这时,有人轻轻打开视听室厚重的隔音门。
  “唐,你在里面吗?”一道矫揉造作的女声亲昵地喊着唐柏轩。
  “有事?”唐柏轩皱着眉头,这才想起今晚他带了女伴回来公寓,刚刚她去洗澡时,他便过来视听室看魏子航寄来的片子,这一看便忘了这件事。
  “我洗好澡了,换你喽。”在社交圈小有知名度的社交名媛秦小悦,这阵子跟唐柏轩往来还挺密切的。“我帮你放好洗澡水了,等一下你洗完澡,我再帮你用精油按摩全身。”
  秦小悦一直希望能抓住这位餐饮集团小开的心,有朝一日可以一跃成为唐家少奶奶,因此每次跟唐柏轩约会时,她总是卯足劲取悦他。
  为了他,她特地去学了按摩,还跟着精油调配师学习各种精油调配技巧,做了很多的功课,专程替唐柏轩调配出一种很独特的精油,按摩之后可以让他全身放松,纾解一天的压力。
  “你回去吧,今晚我突然没兴致了。”他没有起身,在黑暗中,从口袋拿出手机。“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他即刻打了电话给司机。
  “为、为什么?”听着他打电话通知司机后,秦小悦脸上的笑容僵掉,很困惑又不甘心地问。“今晚明明是你约我来……”
  结果突然说没兴致的人也是他。
  “我改变主意了。”他的声音顿时冷硬起来。“司机二十分钟后会到,或者你等不及司机过来载,要自己搭计程车回去,我可以让楼下的警卫帮忙叫车。”
  对於一向能够取悦他的秦小悦,唐柏轩突然感到厌烦起来。
  当他对一个女人厌烦时,就是该结束关系的时候了。
  “好、好嘛,我回去就是了。”唐柏轩的脾气就是这样,好的时候温和好商量,一发起脾气来就冷硬强势。
  跟唐柏轩已经来往一阵子的秦小悦,精明地mō透了他的脾气,一听他口气突然变冷,立即顺从地答应离开。
  她关上视听室的门,迅速回房间将刚刚洗澡时脱下的洋装穿上,花了十来分钟化了淡妆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拎起包包离开卧房,离开这间位於精华地段的豪华公寓。
  虽然心有怨言,但秦小悦很懂得掌握分寸,她一点也不想“呷紧弄破碗”,反而弄拧了她和唐柏轩的感情。
  嗯,说感情好像有点太过一厢情愿,不过秦小悦就是这么有自信的女人,她相信自己绝对有能耐可以抓住唐柏轩的心。
  就算最后的结果令人失望,她相信他应该也不会亏待自己才对!
  当秦小悦离开唐柏轩的豪华公寓后不久,唐柏轩也离开了。
  他开着昂贵的朋驰跑车离开台北市区,一路向淡水方向急驰而去,他要去一个他已经六年没踏进的地方。
  今晚,他突然很想去看一看。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屋里的装潢摆设一如六年前那样。
  唯一改变的是,她和他都不再住在这里了!
  刚从法国回来的徐恩藜,拉着一大只硬壳行李箱,搭着计程车来到这栋位於淡水的独栋小洋房。
  拿出钥匙打开雕花大门,她mō黑踏进庭院里,轻轻地朝屋子走过去。
  走上两个阶梯,她从抓在手上的钥匙串,找出了另一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打开了白色大门。
  她没有开灯,就着由整片挑高落地窗所透进来的希微月光,拾级走上二楼起居室,往上来到三楼的主卧房。
  主卧室的窗幔没有拉开,她将行李箱搁在门边,mō黑走过去将窗幔拉开来,让淡淡月光洒进房间内。
  瞬间,希微月光包裹住穿着一身白色洋装的她,她情绪翻腾地站在窗边眺望着外面。
  这栋透天洋房位於比较高的地势,正面面海,从房间往外看,可以看见淡水河的渔火点点。
  这里是最佳赏景位置,在她跟唐柏轩离婚前,他们每晚都会相偎站在这里欣赏美丽的夜色,然后他会吻她,将她抱上身后那张特别订制的大床,缠绵一整夜。
  在那短短半年多的婚姻生活里,他们是多么的恩爱。
  然而,她却任性自私地破坏了那份恩爱幸福,坚持要离开台湾,到法国追求她的梦想,她以为疼宠她的唐柏轩会妥协、会支持她,结果他没有。
  他提出离婚要求,让她离开。
  当年决意为实现理想,放弃那么美好的幸福,值得吗?
  早在六年前她孤单一人抵达法国时,她就知道答案了。
  为了理想而放弃幸福、放弃一个爱你的男人绝对不值得,但冲动之下答应离婚的她已经没有后路可退,这六年来她只能咬牙撑下去,不敢一事无成地返回台湾,直到实现了梦想才给了自己回到台湾的理由。
  花了六年的时间,达成rén生的梦想是绝对值得的,但为此放弃美好幸福的婚姻,则是令她感到相当后悔。
  她当初应该再多花一些时间说服他,而不是双方都在气头上的时候,赌气地签下离婚协议书远走高飞。
  她早就后悔了,但她一直不敢示弱哭泣。
  直到返回台湾的这一刻,直到她再度回到曾经充满两人甜蜜回忆的屋子里,徐恩藜再也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泪。
  “谁在那里?”厉喝声一落,一片漆黑的卧房瞬间明亮起来。
  “吓!”蓦然转身,徐恩藜惊讶地瞪着按下电灯开关的男人——一脸怒气腾腾地站在房门口,手上高举着球棒的唐柏轩。
  这样的见面太突然,徐恩藜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整个人傻住,惊愕地微启粉唇,但却说不出话来。
  “是你……”以为有小偷闯空门的唐柏轩,特地悄声走到地下室找出球棒才上楼来。
  他俊雅的脸庞同样也是一片震惊。
  没想到入侵的人不是小偷,而是严重扰乱他今晚好心情的女人,徐恩藜。
  一小时前,他还坐在公寓的视听室看着萤幕上的她,现在她却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抱、抱歉,我以为这里没人住,因为刚回国没订饭店,本、本来打算今晚先住这里……”但现在恐怕是得走人了。
  恩藜惊慌地低下头朝他所在的房门口走过去,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估算错误,还以为在离婚后他应该不会住在这里。
  但当她走到房门口拉起行李要离开时,他高大的身影却占据整个白色门框,一点让路的打算都没有。
  徐恩藜不安地停下脚步,空着的另一手紧张地抓着裙摆,慌乱地抬起头来。
  “抱歉,能不能……能不能请你往旁边移开一下?”她连声音都微微颤抖,一说完话立即又低下头。
  她好想念他,她想好好看看他,但她没有这个勇气,只能低头瞪着他发亮的黑色菱格纹皮鞋。
  “这栋房子的产权是你的,你何必走?”他语带讥诮,依旧没有移开半步。
  这是他送给她的结婚礼物,让她在最喜爱的地方拥有一栋属於自己的房子。
  婚后的那八个月,他们在这里一起度过了甜蜜的新婚生活,只不过甜蜜幸福的生活只维持了短短的八个月,她便急着前往法国,甚至不惜离婚也要达成目的,毫不留恋地离开。
  他只要一想起当年她毅然离开的决定,就觉得自己像是踏进一场早已设定好的骗局——她用甜美的外表和令他无法抗拒的纯真引诱了他,等他上鈎后再将他抛开!
  当时的那种痛,让他的心碎裂,至今仍旧无法癒合。
  “我……愿意将房子还给你。”当年离婚时他并没有要求归还房子,离婚当天他随即搬离,而她也在离婚的隔天,伤心地飞往法国。
  “我送给女人的礼物,从来不会收回。”他冷冷地看着她,但在冷漠的眼神底下,有着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压抑和极度渴望。“不过,送你的这个礼,算是我送过的最大礼,却也是最后悔莫及的一次……或者我该跟你讨一点补偿,好让我心理平衡一点?”
  这六年来他跟不少女人来往,为的就是要摆脱她深印在他脑海里的身影,但是从来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她。
  而今,她再度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心依旧有着当年见到她的震撼和惊艳,以及无法克制的占有慾,让他无法压抑地想要她。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