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答覆应当会令他震怒的,但唐柏轩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如果答应了,不就证明她是想拿孩子来跟他交换金钱吗?但她拒绝他的提议,不愿意跟他有任何纠葛,宁可一个人生下孩子,甚至宁愿跟他对簿公堂也不愿接受他的照顾。
  “该死的!”他觉得自己根本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天前的那个晚上,他说出了那些话之后,就懊恼悔恨至今,偏偏说出口的话他无法拉下脸收回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脸色苍白如纸,和那心碎的眼神。
  在那一瞬间,他多想拥她入怀,就像两个月前一样爱她一整个晚上,安抚她的伤心难受。
  但他终究在冲动地上前拥她入怀之前,逼自己转身离开,搭乘上周五的晚班飞机飞往香港,直到今天才回国。
  他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却同时也被压抑的感情折磨着。
  “允爵,有空出来吗?”恶劣的情绪让他想借酒浇愁,他在车上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好友宗允爵。“我正要去‘迷幻’,你忙完就过来吧,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好,我等你。”
  约了宗允爵之后,他立即吩咐司机将车开往他和好友常去光顾的迷幻酒吧。
  他踏进迷幻,酒吧老板马上过来打招呼。
  他无心跟老板攀谈,点点头算是回应,一个人独自坐在吧台前,喝着威士忌。
  当宗允爵来到迷幻时,唐柏轩几乎已经半醉,而他正仰头又喝了一杯威士忌。
  “借酒浇愁?”最近爱情事业两得意的宗允爵,已经很少涉足夜店了,若不是好友约他,他现在一定乖乖在家跟女友电话热线,不可能跑来夜店瞎耗。“你约我出来,不会是要我载酒醉的你回家吧?”
  宗允爵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也点了一杯威士忌。
  “我的酒量并不差。”不过几杯威士忌而已,还不至于让他醉倒。“再给我一杯。”他又点了一杯威士忌。
  “干么把酒当白开水喝?心情郁卒?”唐柏轩非常注重形象,就算在外聚会也向来不贪杯,但今晚他很不一样,已经喝得半醉了。
  这情形其实以前也发生过一次,就是他和前妻离婚的那段日子,他总是借酒浇愁,用酒来疗情伤。
  “岂止郁卒,简直呕得要死。”他冷哼地承认,接过酒保递来的威士忌,他突然冷静下来,没有再贪杯。
  “呕什么?谁有这种本事?”宗允爵很好奇,是谁让冷静又注重形象的唐家大少爷呕得要死?
  “哼,还会有谁。”他的前一段婚姻其实鲜少人知情,只有至交好友和唐家亲戚知道。
  因为当时他太想独占她、太想保护她,在她还没适应名流社交圈和生活之前,他小心翼翼地将她纳在羽翼下,为了避免被多事的媒体sǎo扰,他一直不太敢让她曝光。
  “……徐恩藜?”转头看着唐柏轩更加阴郁的神色,拿起酒杯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宗允爵立刻知道自己猜对了。“真的是她?!”
  “她回国了,回国第一天我们就上了床,那一晚……我让她怀孕了。”唐柏轩紧紧握着酒杯,几乎快要把酒杯给捏碎了。
  “好样的,看不出你这么厉害!以你凡事都很小心谨慎的个性,我可不可以大胆推测,那晚你其实并不想做防护措施,而那女人轻易就让你失控,让你失去判断和理智了对不对?”
  “那晚心情乱,我只是一时疏忽。”这六年来,他不曾被哪个女人惹得失控,也不想让其他女人怀上他的孩子,他一直很小心翼翼没错。
  但那晚,他的确是失控了,可是他就是不愿承认。
  “好个一时疏忽。”宗允爵的语气不是嘲讽,而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既然徐恩藜怀孕了,那接下来你们两个怎么办?我看你根本就还深爱着她,既然如此,那干脆就复合吧,等生下孩子后,一家和乐过日子。”
  一家和乐的日子……那是他曾经非常渴望的梦想。
  “你说得简单,你能保证她不会像以前一样,任性地又为了一个奇怪的梦想从我身边飞走吗?”
  她曾经因为追逐梦想而舍弃他的爱,难保不会再来一次。
  “我不能保证,但我必须劝你一句——徐恩藜是人,不是金丝雀,你爱她、想呵护她的出发点没错,但你不能老想关住她,把她绑在身边哪里也不准去。当时她那么年轻,有理想有抱负是理所当然的,任谁都不想在年轻时就失去实现理想的机会,只是你太过坚持了,当年你若是支持她,也不至于搞到离婚的地步。”
  宗允爵深知这一点,就像他不敢绑住女友苏芠绮一样。她有能力在商业界取得一席之地,他就该让她好好地冲,而不是埋没她的才能,只想用爱情将她捆住,让她失去机会。
  “你真的认为当年……我做错了?”难道他用爱之名约束她,自认给她最富裕幸福的生活,其实只是将她关在一个金色牢笼里?
  “如果需要我直接说明的话,我告诉你,你真的做错了!女人也有自己的理想抱负,你如果爱她,就不该绑住她。我觉得你该彻底好好反省一下,现在徐恩藜都已经主动回到你面前,好不容易上天又给了你们复合的机会,你要是不把握住,让它错失了,恐怕……”后面的就不多说了,宗允爵仰头喝掉威士忌。
  她主动回来了没错,但他却冷漠无情地将她给推开……
  宗允爵点醒了他,唐柏轩几乎是立即放下酒杯,脸色发白地站起来,抓起放在一旁高脚椅上的西装外套就往外冲。
  “喂,你可别开车啊!”宗允爵大声交代,一边掏出皮夹付帐。
  唐柏轩脚步匆忙地离去,跑出巷子,在路口拦了一辆计程车。
  “先生,要去哪里?”
  “去……”他这才想起,他并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他根本连该到哪里去找人都不知道。
  唐柏轩丧气地往后倒,靠坐在皮制椅背,试着打手机给她,但她关机了,打了两次没打通他便放弃了。
  “先生?”计程车司机纳闷地从后视镜看着这位瞪着手机的客人。
  “麻烦到淡水……”他不想返家,他想到那充满两人甜蜜回忆的地方去。
  计程车在夜里急驰,随即将他载往淡水去。
  下了车,他拿出钥匙想开门,却发现门并役有锁上,只是虚掩着。
  他推开门,急急走进屋内,在门口看见了一双粉橘色蝴蝶结包鞋。
  她在这里。
  唐柏轩再也无法多等待一秒,他走进屋内,决定为那天他所说的话,向她道歉。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