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徐恩藜躺在主卧室的大床上痛哭了一场。
  这几天来,她一直压抑着难受的情绪,然而这些紧绷压抑的难过心情,终于在回到这间屋子后溃了堤。
  她裹着薄被,蜷着身子,整个人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眼泪早已把枕头染得湿透,她哭得凄惨,心情无比悲伤,完全没听见有人进房的脚步声。
  唐柏轩站在床边,听着她悲伤的哭泣声,看着她因哭泣而微微颤抖的粉肩,心都揪了起来。
  早在房门外他就己经听见她的哭泣声了,一颗心几乎要碎掉。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自责地来到床边,缓缓躺在她的身侧,伸手将背对着他的纤细身子拥进怀里。
  “啊?”徐恩藜惊吓地一僵,但旋即知道拥着她的人是谁,那熟悉的气息她一辈子都不会错认。“柏轩……”
  “我收回那些话,我不会逼你用孩子来交换金钱。”他的手臂圈着她细致的腰肢,轻轻将她翻过身来,高大的身躯覆上她柔软的身子,低头吻去她脸颊上的泪痕。“我改变主意了。”
  “你、你说什么?”还沉浸在痛苦情绪中的她,现在完全无法思考,情况的转变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要你,我也要孩子,我们……复合吧。”他抬头与她惊愕的眼对视,温柔说道,修长的手指将她凌乱的发丝勾到耳后。
  她更加地震愕,脑袋直接当机。
  面对她惊愕的神情,他只能苦笑。
  “恩藜,我可以吻你、爱你吗?”他低声祈求,想抚平她内心的哀伤。
  当机的脑袋缓缓恢复运作,她终于接收到他的讯息了——他说要复合,他想要吻她、爱她。
  “哦,柏轩,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徐思藜眼眶又飙出泪珠来,她激动地攀住他的颈,主动献上粉唇。
  他立即反客为主,热烈地吻住她被泪水沾湿的唇;她的泪咸咸的,但他的心很甜。
  这六年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终于散去,总算拨云见日了。
  他迅速小心地褪去两人的衣物,温柔地占有了她,用温柔的律动,用最炙热的渴望,带领她一起幸福徜徉……
  激情在许久后平复。
  唐柏轩小心地抱起浑身是汗的她,踏进浴室里。
  宽敞的浴室采干湿分离的设计,右边临窗的位置有一座嵌入式的按摩浴缸。
  打开水龙头注入温水,启动按摩浴缸,香槟气泡由回流按摩浴缸的气孔里窜出来,将两人团团包围住。
  因激情而感到疲累的徐恩藜,窝在他的怀里,头枕在他的肩头。
  他隐忍着再要她一回的渴望,与她一起享受此刻温馨的时光。
  即使没有过多的言语交谈,但这沉静的气氛很甜蜜、很幸福,让他禁不住低头轻吻她luǒ露在水面上的肩。
  这一晚,因为宗允爵的点醒,让唐柏轩顽固的想法大大的改变。
  她主动来到他面前报到,他却一再地推开她,试图用冷漠无情伤害她,但这么做并没有让他得到报复的快感,反而让他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若不是宗允爵的一番分析,他恐怕又将错过她一次,甚至错过了孩子。
  “恩藜,我很抱歉说了那些伤害你的话,让你哭泣……我要孩子,我也要你,我一直都要……”他在她耳边低喃认错,伤害她是他这辈子最不想做的事。
  “该道歉的是我,如果当时我不要那么坚持,不要那么急着到法国去,也许我们根本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她捧着他英俊的脸庞道歉认错。
  错全都在她,所以她在知道怀上孩子的那一刻,急着来到他的面前认错,要求复合。
  “柏轩,求你再抱我一次!我必须再一次感受你,才能确定我真的能够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虽然心被狠狠的伤了一回,但她不怪他,她依旧认为镨的是自己。
  他将她轻轻拉了起来,两人一同离开了浴缸。
  拿来浴巾将彼此擦干后,他将浴巾抛开,将她打横抱起,再度回到卧房的大床上。
  这一晚,他温柔地又爱了她一回。
  激情过后,两人相拥而眠,就像六年前两人新婚时那般的恩爱,一起迎接崭新的一天。
  “恩藜,这次研发出来的新口味大受欢迎,让这个月门市的业绩成长两成,这全都要归功于你呦。”章书柔语气很开心。“老板说明天要举行员工聚餐,顺便庆祝业绩成长,你有没有想去哪间餐厅吃饭?老板说由你来指定喔。”
  提到吃,章书柔最开心了。
  “明天晚上吗……我没空耶。”明天晚上她要搬家,她跟唐柏轩约定好了,她将搬到他现在的住处。“书柔,麻烦你跟老板说一声,这次我不去,下次一定不会缺席。”
  她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你不去多可惜啊,我们可是托你的福才捞到这次聚餐的机会耶。”章书柔一脸泄气。“你有很重要的事吗?真的不能去吗?”
  “我……明天晚上要搬家,已经跟朋友约好了。”其实她只是把行李拿过去而己,其他东西都不必搬动,因为唐柏轩现在住的地方很宽敞,应有尽有。
  但她既然已经跟他约好了,不想临时改期,现在她只想好好经营两人的感情,换她好好地爱他。
  “搬家?你不是才刚搬到新租的公寓去吗?怎么,那里住不习惯?”徐恩藜来公司上班前才刚找到住处搬进去,她的公寓离公司并不远,交通很便利的说。
  “并不是住不习惯,是……书柔,其实我是打算搬去跟我前夫一起住。”
  “前、前夫?”怎么可能?!徐恩藜看起来还像个学生,一副青春无敌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有过婚姻!“你结婚了?”
  “我在六年前离婚了,那时候我跟我前夫都太过年轻,太过执着于自己的想法才会走上离婚这条路。”现在,她的想法变成熟了,相信这次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我还是不相信,你竟然结过婚……”真是令人不敢置信。“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的前夫是怎样的一个人?要不,你明天带他一起来聚餐好不好?带他来跟大家认识认识嘛。”
  章书柔有够好奇的。
  “不好吧?他跟你们又不认识,何况我跟他才刚复合,新的生活才刚要展开……”徐恩藜很犹豫。
  “你说得也对。”还是别勉强人。“那下个月的聚餐你一定要到喔。”
  “好。”徐恩藜点头答应下来。
  既然答应了,章书柔也不再缠她,徐恩藜便继续进厨房忙着。
  前阵子老板接到了一笔饭店的订单,指定要由她亲手烘焙她在法国得奖的面包,在每天下午两点半前送五十个面包到饭店的咖啡厅去。
  饭店原本只是搭配下午茶套餐做试卖,没想到一推出就很受欢迎,现在饭店除了原本的订单外,还增加了早餐面包和午茶蛋糕的订单,而早餐面包和午茶蛋糕的口味,饭店方面要求要以健康为走向,且指定要徐思藜研发。
  研发面包跟制作面包当然没问题,但一天的出货量很大,光靠她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老板体谅她的辛劳,愿意加派人手帮她的忙,但因为公司的几个面包师傅工作量本来就不小,光是应付门市的供应大家就快忙不过来了,所以老板在仔细衡量之后,又征了一名新的二手师傅帮她的忙。
  “恩藜,香柚蛋糕出炉了,你要尝尝看吗?”讲话的是一名十分年轻帅气的面包师傅,他叫祁成凯,今年二十五岁,年纪仅比恩藜小一岁,正是老板刚征进来的二手师傅。
  “好。”徐恩藜放下手边的工作走过去,尝了一口刚出炉的手作香柚蛋糕,这是她特别为饭店下午茶研发的新鲜水果蛋糕。“很棒,完全跟我要的口感一样,成凯,你做得很好。”
  徐恩藜很提携后进,一向不吝于赞美。
  “谢谢。”平时并不多话的祁成凯,一脸爱慕地看着漂亮的徐恩藜。他进公司才一个星期,徐恩藜仅问过他的经历便放手让他做,这一点让祁成凯很惊讶,也更加努力地去达成她的要求。
  “以后这个蛋糕就由你来负责,另外我打算推出一系列的水果派,你如果有想法的话也可以跟我说,我想集合大家的意见再来做研发。”徐恩藜对祁成凯很看好,他很勤快,很有想法,对烘焙非常有热情,在他身上她看见自己的影子。
  “好。”他帅气地笑了,而他的笑容只给徐恩藜。
  直到徐恩藜走开了,他还是一直看着她。
  至于徐恩藜,她对祁成凯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在她的眼里、心里,从来没有其他男人进驻过,她只爱唐柏轩一个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对于其他追求者所投注的爱慕目光,她一向很迟钝,就算接收到了也一律不予回应。
  她的心里始终只容得下唐柏轩一个人。
  才刚走出门口,已脱下厨师服换上黑色T恤牛仔裤的祁成凯,骑着重机帅气地出现在她面前。
  “恩藜,我送你回去。”他决定将爱慕转为追求行动,特地为她准备了一顶新的漂亮安全帽。
  “不用了,谢谢。”徐恩藜停下脚步,笑着婉拒祁成凯的好意。
  虽然她今天穿得很轻便,对于重机的速度感她也不会感到害怕,但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能轻易尝试。
  “你不敢坐机车吗?”祁成凯一脸泄气。“要不明天开始我开车过来……”
  “不,真的不用了,我……”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